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4月4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八章

解决问题并学习与内识进行参与,是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以及认知它在你生命中的完全应用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内识及其应用是如此完满,以至于当你前行时,你意识到内识与你无时不在。它只是非常安静,而你非常喧哗。在它的安静里去体验这个与你坚守的灵性临在,这会开始给你带来信心,即既然对于内识来说一切都是安静的,那么当你关照你生命中的平凡活动以及应对你正常的职责范围时,你也应该是安静的。

大大小小的问题在呈现着,在此内识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接收者来说这很困惑,因为内识的运作与人格思想非常不同。它长时间地安静着。它必须被它自身之外的东西激活,才会完全地揭示它自己。这如此有别于你的思考方式——总在琢磨、比较、好奇、创建小场景、回忆以前的场景、避开某些棘手问题,并对占用你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做出消极反应。工作、工作、工作。忙、忙、忙。就像一场永远开不完的会。

你的人格思想总是让发动机运转着。只有在它运转时你去到别的地方,你才开始意识到你内在还有着别的东西。那里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思想。这是一个重要发现,它来得很慢,因为从活在你的人格思想里到活在内识的思想里,是一个如此完全的转变,以至于这需要对待生命的一种完全不同的感知和方式,一种不同的身份认同感,并需要为你在世界上的关系和活动建立一个不同的基础。

那么,你如何解决问题呢?首先,让我们讨论一下你努力去解决的问题的类型。现在,存在着大问题、中等问题和小问题。偶尔,内识会帮助你解决小问题,但通常不会,因此你必须自己解决它们。这往往比人们意识到的要容易,但是因为他们常常不接受问题的存在,或者他们对它的出现存在某种抱怨,所以对他们来说,一个小问题会看似非常大。因此,人们不去简单地处理问题,或去辨识如何使境况得到改进,而是常常因为巨大的失望而困惑,并与不断充电、超时工作的人格思想进行着大量的对话。这是针对小问题的大反应。

这是在面对问题时的问题:小问题,大反应;大问题,小反应。这才是问题。这是“大”问题。如果你丢了汽车钥匙,或者如果你的轮胎瘪了,或者你犯了什么错,或者你忽视了什么,或者你忘记了什么,或者你的某个机器坏了,或者别人的机器坏了——所有这些都是小问题,但是它们常常引发大反应。它们引发大反应的这一事实,正是更大问题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先别忙着解决或左或右、或大或小的问题,让我们先阐明内识在应对的问题,以及你在应对的不同问题。

努力赚更多的钱,无论是出于必需还是喜好,这都是一个小问题。询问“我如何赚更多的钱?”或许花费了你98%的精力,但它仍然是个小问题。就算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时间和努力,它仍然是个小问题。

小问题构成了人们在努力着手或去解决或去避免的大部分问题。实际上,在面对问题时,无论大小,你只会有三种可能的反应。你可以逃避它,并且有许多途径可以做到,因为人类在逃避方面非常聪明。你可以抱怨它,这意味着你无法逃避它,但你也还没承诺去解决它,因此你抱怨它。或者,你可以解决它。在前两者中,存在着面对小问题时的大反应。大量的努力被用在逃避和抱怨问题中了。

现在,如果一个小问题被忽视了,它变成了一个更大问题,或者我们说它变成一个中等问题。这样,逃避它或不去解决它所带来的后果变得更麻烦,更困难,或许还更昂贵。一个小问题通常只会变成一个中等问题。大问题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一个问题被忽视了太久,它会变成一个更大问题,但就其本身来说,它不是个大问题。更大的问题是没有被解决的小问题,或是花费了太多精力。这是个更大问题。如果一个小问题久而久之变成了一个更大问题,它本身并不是个大问题。它是一个问题,但是更大的问题在于它在一开始没被认识到。

“大”问题是人们没有对内识做出回应。内识在摇着旗子,在给出提示,在做一切事来警告那个人,但是那个人没有觉知,或是在逃避着什么。这是大问题。人们回应生命的方式——不去参与生命,不去和生命建立关系,奋力实现他们自己的野心,努力活出他们自己的想法和理想——这是个大问题,并且它也带来了大部分的小问题。

因此,让我从总体上再更多地谈谈关于问题,然后我们将探究解决小问题、中等问题,接着是大问题。首先,别试图没有问题。这是不明智的。因为你在与物质世界打交道,有许多实际的问题要解决。因为你有一个与生命解离的人格思想,它有着许多问题。因为你没有和内识完全参与,你有着问题。因此,我们有着很多问题。试图没有问题,或者试图寻找乐趣而不去解决问题,制造了更大的问题,或者,我应该说,强调了那个大问题。内识每时每刻都在解决问题,但它只解决中等问题和大问题。为什么?因为其它问题注定要由你的人格思想来解决。

很多人说:“我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会使用常识。”例如,如果你不刷牙,它们会烂掉,这变成个大麻烦。这是常识。常识就像幼儿园的内识。它就像非常初级水平的内识。也就是某些事情是显而易见的,它不断撞到你。如果你不付账单,你将失去东西。如果你对人们撒谎,麻烦会紧随你而至。这都是常识,或幼儿园的内识。换句话说,大多数人知道这些事情,但他们选择不去关注,因为在那个时刻不太方便,或者可能会花些钱,或者他们必须面对由此带来的某种不适,或者不过是在日常生活中需要更多的努力。

因此,你将会有问题,它们将存在于所有三个层次,因为它们已然存在于所有三个层次了。小问题是问题,因为你生活在一个物质宇宙里。中等问题是未得到关注的小问题。大问题是你与内识解离,以及由此带来的你与其他生命体的解离。这是每个人的状况,因此显然学习解决问题是很重要的。

大多数小问题能够用你的人格思想来解决。这并不意味着它们都是简单的。这只是意味着它们能够被解决。换句话说,如果你开始发动你的汽车,结果发动机没有启动,这不是一个大问题。它可能是个大麻烦,但它不是个大问题。它很少有生命危险。所以你需要去冥想来知道要做什么吗?或许需要。但将会帮助你的是常识。有时,如果你丢了你的钥匙,通过冥想你会知道它们在哪里,但其它时候你可能必须去找遍整个屋子。它是个小问题。通过一而再、再而三地解决这些小问题,你在物质世界里变得更高效,更能干,更有能力。

大多数教育在于学习如何解决问题。那么,人们为什么要为了舒服而努力摆脱他们的问题呢?这就像在说:你不想接受教育。现在,如果小问题可以在不带太多逃避、否认和抱怨下得到处理,那么它们就不会占用你很多的生命,并且它们使你变得更觉知、更认真、在实际事务中更有能力。这给你自由去承担生命的大问题。

大问题提出的是这些问题:你是谁?你为何在此?你在此要实现什么?你如何与你的更深刻思想重新进行参与?这需要通过不同的方式来问同样的问题。这需要从很多不同的角度来审视大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如此巨大,以至于人们以不同的方式观察它,并有着非常不同的诠释。这就像在看一个庞然大物,但你不能窥其整体。你只能看到一部分。因此,一些人在这边看着这一部分,一些人在那边看着那一部分。如果他们碰巧沟通了,他们对于他们体验到的东西会有完全不同的故事。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说:大问题是努力实现灵性觉知,或者大问题是努力实现对自己的真正坦诚,或者大问题是关系中的辨识力。这都是同一个问题,但你从不同的观测点在体验和观察它。这是大问题。即使你解决了所有的小问题并使自己在生活中非常舒适,可是如果没有参与大问题的话,你将无法感到任何释怀,并且小问题将依然占据着你。

在世界上的一种理想和纯粹的生活状态里,是不存在中等问题的。只有小问题和大问题,并且大多数小问题可以用常识解决。如果它们被忽视或逃避,或者如果你没有觉知它们,它们就会变成中等问题,然后内识将会帮助你。例如,如果你因为病痛觉得需要去看医生,而你并没有得到这个讯息,你告诉自己,“哦,我支付不起。我会用其它办法解决。”或者类似这样的一些事情,最终它变成了一个中等问题,内识将开始催促你去做些什么。你会开始感到你必须做些什么。你会感受到内识的内在催促。为什么内识不更关注那些日常问题,哪怕是严重问题呢?为什么?因为内识致力于解决大问题。大问题非常巨大,影响着你生命的每个面向。如果你在那里向着解决方案行进的话,你就会进入一个新生命。在此,小问题还会继续,但它们保持着渺小。

是什么取代了问题呢?是自由。如果你的小问题保持在巨大和争议的状态,并吸取了你所有能量的话,你就无法达成自由。什么是自由?自由是回应并遵循你内在的真理。你的自由在于你能够这样去做。这解决了大问题,并使你能够体验你在世界上的价值和宗旨。当这发生的时候,自爱是自然而然的。当自爱发生的时候,你的关系进入了正确的秩序。这是自由。人们认为自由是能够在最小障碍或阻挠下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这不是自由。减少阻碍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但这不是自由。想想某个生活在一个政治自由度很低的国家里的人,和一个生活在有着高度政治自由的国家里的人。后者有着更多的优势和机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比另一个人更有效地解决着生命的大问题。这仅仅意味着他们的小问题不同而已。

记住,内识着眼于解决大问题,并通过让你能够在小问题发生的水平上解决它们来让小问题保持渺小。因为每个人都有大问题,它导致了很多否则并不存在的小问题。例如,思考一下把问题解决在它们发生的水平上这一理念。这很合理,但是很少人能做到。让我给你讲个例子。如果你丢了钥匙并发疯地满屋子找,你在想,“这件事对我来说肯定具有某种灵性意义,”或者“这一定代表了我心理的某个面向。”并且你开始进行各种揣测,然后你的小问题开始代表比它大得多的事情,你完全陷入关于它的重要性里。与此同时,你的钥匙还没有找到。它们正呆在某个地方等你去找,但你的思想却转而在做其它的事情。

当人们以一种有意识的、积极的方式涉入他们自己的个人发展时,他们经常极端夸大事情。每一件发生的事对他们来说都很重要。他们觉得每件事都必然很重要。他们的所有问题都代表着生命中的更伟大真相或更巨大无能。丢钥匙是很正常的事。不管你是谁这都会发生。即使内识的男女也会丢钥匙。内识的男女也会生病和死亡。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对内识的体验以及他们把精力投向何方。世界上大部分在涉入及掌控人们的事情,都是那些变大了的小问题。它们要么被忽视了,要么被赋予了太大的重要性。

内识致力于大事情,但它会跟踪其它一切事。因此,当你丢了钥匙,你走向内识说:“我的钥匙在哪儿?我要冥想。”有时这会呈现给你到某个特定地方去找,于是你说:“啊!太棒了!内识这么好。”而其它时候你努力专注,可那儿什么也没有,结果你还是必须满屋寻找。然后你想,“嗯,也许内识没有功效。”内识在参与着比这类事要大得多的事。

人们一开始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时,往往不停纠缠于问题中:他们针对这个应该做什么,他们针对那个应该做什么,他们怎样赚更多钱,他们怎么找到真爱,他们如何去除疼痛和痛苦等等,等等。当没有内在回应时,他们就说,“要么是我太笨了所以无法获得内识,要么或许内识根本不存在。”内识在参与比这些问题大得多的事。它就像一个致力于一项重要发现的科学家。

你必须解决你90%的问题。保持智谋。寻求帮助。学习事物。这是你做为一个人所需要的教育。这是你做为一个人实现成熟的方式:通过接受这些问题,通过学习变得足智多谋,以及通过解决问题。但是你不想要中等问题,因为它们会剥夺你生命里的时间、精力和注意力。

现在我们谈谈大问题。大问题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你无法将它全部归于一个单一的定义。如果你已经学会有效地解决小问题,或者当它们呈现时能够跟踪它们,那么或许你将穿过另一个关口,进入你生命的一个更伟大维度。这里有一个更伟大问题,这里有着回报,除非你在生命中寻求着这个更伟大解决方案,否则你是得不到这些回报的。这里不仅有解决方案,这里还有成就,以及伴随成就而来的你来到世界要服务的所有一切事物。内识在这里。意义在这里——关于你做事方式和你是谁的根本意义。在此,关注点并不着重在小问题上,而是在它们所存在的整体环境上。改变了这个环境,那么所有一切将随之改变。问题不会消失。它们只是最小化了并变得更有趣。极少人能进入这种解决问题的层次。这代表着进步。

在大社区里,大部分的竞争是关于智能的。智能既是在一个个体的生活背景里发展起来的,也是他或她的特定族群在几个世代里通过解决问题而发展起来的——那些小问题,某些情况下是大问题本身。内识在那里。内识在着手于大问题。内识在指引你解决中等问题。对于小问题,内识对你说:“解决它。解决它。解决它。”在此你能看到,为什么人们无法理解内识——它的存在,它的实相或它的智慧。他们有那些变大了的小问题。他们请求内识去解决它们,内识说:“解决它。解决它。”他们说:“我解决不了。它太大了!它太难了!”内识说:“解决它。”在此内识得不到理解,因为人们认为小问题是如此巨大。

当你解决问题并且你清除了大部分问题时,你剩下什么呢?你有了空性。这是走进你生命神秘的邀约,但很多人意识不到这点。当没有问题需要解决时,他们变得沮丧,焦虑涌上心头,然后是空性。

在大问题的领域里,你与内识一起工作,你遵循内识,内识教你如何处理所涉及的一切实际困境。它教你如何处理你在自身思想和感情生活上需要做出的调整。当你与内识一起工作时,你接收着内识的伟大、内识的安静、内识的神秘、内识的辨别和内识的和平。

确实,当一个人变得越智慧,他们拥有的小问题就越少,他们就越珍视空性,这样他们就能以一种博大的方式与内识进行参与。刚开始时,一个人被小问题和中等问题困扰着,因此遵循内识之路中所发生的第一件事,往往是学习如何解决这些事情以便你自由地走向更伟大的事物。有趣的是,你必须自己去做。你可以得到帮助,但是你必须自己做。正是当你跨过那个关口、进入你生命的神秘、承担更大问题而不忽略小问题时,你才进入了大问题的领域。正是这时,内识成为非常真实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你能坚持,你将感受它的伟大,你将开始理解它的意图。在此之前,内识不过是个奇怪的、有趣的想法,但在解决那些往往被当作大问题的小问题方面几乎毫无用处。

换种说法,当你学习有效地解决小问题,这样你在任何时候都只有很少问题,并且你能尽可能迅捷地处理小问题时,那么你就毕业了,升入生命中一种解决不同问题的状态,同时也升入一种不同类型的生命。在此,你能够开始看到内识初级学生的问题。这几乎包括了世界上的所有人,因为内识的高阶学生通常甚至不在这个物质层面里。因此,高兴地做个初学者吧。你可以看见内识初级学生的问题。他们认为他们的小问题是巨大的;他们认为他们的大问题是渺小的或者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它。他们寻求神圣干预或神圣辅导来服务他们的利益。他们寻求智慧,但他们的整个方式是错的。他们的整个评估是不正确的。因此,会发生什么呢?误解、困惑、焦虑和怨恨。他们不理解。内识本该来帮助他们并示现它自己的!甚至往往常识都超出了人们的所及。他们甚至无法运用常识,那么何必去寻求更伟大的东西呢?

在此有很多问题。例如,当人们开始探求他们拥有一个灵性生命的可能性时,他们常常以为,如果他们在做正确的事,那么一切都会很好地解决。大门为你敞开。没什么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有困难了,嗯,那么一定是你的方法出了什么错,或诸如此类。这是完全错误的!当你在做正确事情时,有时事情会很容易、很棒。而有的时候,当你在做正确事情时,事情会非常艰难,存在很多障碍,你必须非常努力去克服它们。有时当你在做错误事情时,一切事看上去都解决了,都很容易,直到有天你认识到这是多么错误。有时当你在做错误事情时,它很困难而且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此处不同的是,你无法克服它们。因此,不要被事物的表面所愚弄。单单因为某件事是艰难和麻烦的,并不一定意味着它对你来说是不正确的参与。对你而言生命的真正道路有时会非常容易,而其他时候则会很难。错误的道路有时看上去容易,但它将总是艰难的。

因此,构建智慧的方式,是学习在小问题发生的水平上解决它们,并避免它们演变成中等问题或长期问题。让它们保持渺小,但不忽视它们,然后开始参与你生命中的真正问题,即遵循一条通向实现和贡献之路。两者都是必要的,缺一不可。如果你开始走向一个灵性生命,而你忘记了支付账单,或留意你的钥匙,或保持你的身体健康,那么你会遇到很多困难,并且你不会走很远。因此,你必须两样都做。当你学着不去逃避小问题,而是一察觉就处理时,你的小问题会减少。这样,你就能自由地省下你部分的时间、注意力和专注给大问题。

当你应对大问题时,你会发现你无法定义它,并且你的定义将不得不改变。这将引领你去坚守存在于你内在和世界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力量。你被召唤着与这个更伟大力量合作,而非只是成为它的一个接收者。大问题可不是你只要去解决就能结束的。它是你与之共同生活的东西,当你学习以一种有意识和有效的方式与这个问题一同生活时,你也在学习活在解决方案里。你无法逃离大问题。你要么生活在它的未解决状态里,要么生活在解决方案里,但你总是和它在一起。它总是为你守候在那里。

当你在这条路上前行时,你以前的很多结论、假设和信仰会远离,取代它们的是开放。真正的开放,而不是伪装的开放。真正的开放。这意味着你可以空性地、开放地面对一种境况,仔细观察它,并对你所知道的负责。如果这是你的方式,那么问题就能被避免。你会希望尽量减少你对生命的抱怨,因为抱怨使你无法解决你能力范围之内能解决的问题。你能独自解决的问题是小问题。你不能独自解决的问题是大问题。对于小问题,你偶尔需要内识的帮助。对于大问题,你将完全需要内识。你不仅需要内识,你还必须加入内识。你必须与内识联合。你必须让内识掌握你、教导你、准备你。正是在此,你的思想生命和灵性生命实现了连接、缔结和联合。这完全改变了做为一个个人的你,这样你就能开始活在大问题并活在它的解决方案里。

对于一个不经意的观察者来说,你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你仍需要寻找你的钥匙;你仍需要修理你的汽车;你仍需要关照你身体的病痛,并且你仍需要赚足够的钱过活。然而,相似性到此为止,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带着不同的思想生活在一个不同的宇宙和一个不同的生命里的人——那是如此不同,没有任何可比性。

这对你来说是可能的。今天就开始接受你生命中所有小问题的存在,接受它们被赋予你,让你在他人的帮助下去解决它们和减小它们,这样你就能承担起正在召唤着你、等待着你的大问题,它的解决方案在等待着你,带着超越人类估量的回报。在此,你学习支持你自己。你学习了解你的本质,即你做事、思考和行为的方式。你学习了解他人的本质,以及他们与你自身本质的相似性和不同性。你认识到你的内在力量。你的优先次序开始发生改变,你在寻求更伟大的事物。为了触及这些更伟大事物,你将寻求一个更伟大力量,因为更伟大事物只有通过一个更伟大力量才能获得或接收。承担起你生命的大问题,别忽视小问题,那么你将打开等待着你的大门,因为它们已然敞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