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
在美国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十三章

           如果你充分参与生命,那么你将涉入两个领域。一个是生命的显化,即充满物质事物的世界;另一个是你生命的神秘,即深刻体验的王国。一个是客观的;另一个是主观的。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重要的是你不要混淆它们。至此,你对显化世界——物质世界知之甚多。可是你不太知道那个深远体验的世界。它是一个不同的领域。

关于宗教,没人想认为自己是迷信的。这意味着你在相信某种不存在的东西,这让你显得很愚蠢。实际上,如果你坚持这样的话,你会感到你在浪费你的生命。当宗教令人失望时,它被感知为迷信。关于某个东西是宗教还是迷信的争论,在你思想那个有意识的、智力的部分里永远不会停止,它在怀疑中成长,它害怕非常认真地涉入任何东西。这一争论在被称为内识的另一种思想状态里得到解决。

因此,别试图从你的人格思想理解我们所说的一切,因为你做不到。这种尝试是徒劳的。我们希望把你带到思想的一种更伟大状态,在那里事物能够被认知。在那个状态里,一切都是合理的,尽管当这种状态结束时,你很难去描述这一体验,因为它似乎非常空幻。

物质世界涉及事物的运动和互动。内识领域强调的是真正关系的本质,是事物真正相互关联的方式。为什么认知这点很重要呢?其重要性在于这是你的意义源自的地方。生命中任何真正的宗旨感均来自你生命这个神秘的部分。为了享受生命,就必须有神秘。为了在生命中成长,就必须有神秘。这意味着,你在参与你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你不理解它。

因此,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不断进化的人,就别让自己抱有对生命的一种结论性理解。一旦你开始认为你知道所有事物的含义和目的是什么,那么你就开始停止你的发展。你的安全感必须来自某种比你的思想体系和信仰更伟大的东西。如果信仰是你建立你身份认同的基础,那么你就不愿太多地探究生命,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将开始挑战和质疑那些你毫无疑问接受的想法。

对于内识的学生来说,他们所有的假设都将在不同的节点上受到质疑,直至他们找到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基础,一个不变的、并非基于流行观点或社会趋势的基础。在此,他们靠近某个超越世界,然而他们又能带进这里的东西。无论你在哪里贡献內识,它都有着一种持久和共鸣性的效应。它不同于为了人们的福祉去修建某种东西,某种他们能够使用一段时间的东西,直到它被用尽和丢弃。当你奉献內识时,它继续在人与人之间传动。

耶稣为何依然活在世上?因为人们依然在奉献耶稣,就像人与人之间流动的清流。你们都是灵性力量的管道。它将自然地产生共鸣,但它不会穿过那些没有做好准备或不愿深入思考事物的人。这导致一些不愉快的结果,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无知者将试图愚蠢地利用真理。那些不愿质询和探究他们生命的神秘的人,只会满足于让他们感到安慰的假设。这些人尽管一开始可能是好意,但他们可能成为破坏媒介,正如你们历史经常显示的那样。

宗教不是教堂。它不是一个神学思想体系。让我给宗教一个新定义,这样你就能理解我在说什么:宗教是深远的体验。由这一体验衍生出教堂和神学体系,但它们不是你能找到上帝的地方。你必须处于一种不同的思想状态才能领会造物主,否则你只会制造将成为迷信的信仰。

我们的目的,是引领人们走向真正的体验,尽可能减少错误结论、不恰当途径等的可能性。这不容易实现。你无法对所有人做到这点。你只能对少数人做到,但随后这少数的人能够奉献他们所学的一切给其他人,这产生了一种共鸣性效应。

你为何能享受你周遭所拥有的舒适呢?这是因为他人的奉献。我是指那些发明了电力和你们所有那些便利——一切东西——的人们!如果要说这个世界是什么,这是一个感恩的世界。如果你能真正体验这点,那么,你在这里很难不快乐。你在不知不觉中,每天每刻享受着你祖先劳动的成果。同时你也在体验你祖先造成的弊处,但是利远大于弊。

因此,宗教同时也是实用性的,因为它应对事物的意义,而意义决定了你想用你的生命做什么,以及你将珍视什么。你珍视什么,决定着你的行为和你与他人的沟通。你珍视什么,对于你在此地的体验来说是绝对至关重要的。

现在,我想做出一个重要区分,这需要加以思考。别混淆神秘和显化。这意味着,当你应对物质事物时,要物质性地应对它们。理解它们运作的过程。当你思考这点时,这非常显而易见,但不可思议的是,人们并不经常这样做,结果他们非常没有效力。如果你的车子坏了,别从灵性上应对它。别把它当做一个宗教性体验!你或许拥有一个与车子坏掉相关的宗教性体验,但这不会修好车子。如果你折断了手臂,别把这当做一个宗教性体验应对。它是一个机械性问题。或许你折断手臂的原因更加深远,但从修理角度来说,快去修理它。别把机械性事物想成神秘事物。这给它们赋予了它们并不拥有的一种价值和一种意义,因为神秘远远伟大并超越于显化事物之外。

你知道当人们混淆显化和神秘时会发生什么吗?他们着迷于非凡事物,而错过了显而易见。他们的想象力占了主导。同样非常重要的是,别用一种逻辑方式应对神秘。别客观地对待神秘。它要求一种不同的方式。每个领域要求一种不同的方式。如果你科学性地对待上帝,那么你将制造关于上帝的大量想法,可是你依然远离体验,你会走向错误的方向。这不是科学途径的领域,你不能逻辑性地应对它。上帝是不合逻辑的。

你的生命中有很多神秘!这与你每天的决策和体验有多少相关呢?非常多。因此,这里要做出的重要区分是:别神秘地对待显化,别逻辑地对待神秘。它们要求不同的方式。当你把一切神秘化时,你失去了与显而易见之事的联系,你将生活在对一切的空想里。这对你和你的族群来说,都是悲哀和危险的。

你真正的思想状态——內识,通常以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应对物质事物,而自然地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应对超越物质的东西。这里不存在对层次或不同领域的混淆。

上帝就像你去体验某种非凡事物的一个地方,这一体验的结果,影响着你生命的方向,你生命的表达,以及你珍视什么。上帝无处不在。上帝是一个永恒的临在,永恒地奉献着,奉献着,奉献着。

宗教是迷信吗?是人们因为不安全感而自我愚弄吗?他们在寻求逃离吗?他们是因为他们的生命没有意义而只是想要相信某种东西吗?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么虔诚,你都会在某些时候思考这些问题。是的,你会,这没什么。你可以说:“下地狱吧,上帝!我和你一起进了地狱!我要走出去,去挣钱,变得聪明起来。”你看,你那么爱上帝,以至有时当你拒绝上帝时,你反而更靠近祂了,因为当你拒绝上帝时,什么也没发生。你总是回到上帝,因为祂是唯一能回归的地方,因为显化世界是暂时的,而神秘世界是永恒的。

当你身处这个世界时,你对神秘只能知道这么多,但这足以接收它的裨益。如果你有能力充分理解神秘,你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了。你的思想就会太广博、太伟大。你无法应对特别事物。因此,我并不是说你必须理解神秘。我想让你觉知它,并允许它在你的生命里拥有一个位置。

你的上师知道你想要的一切——你所有的喜好,所有一切。你不必说:“我想找到我的丈夫或妻子。”他们已然知道这点。或许你需要说出来,以向自己确认:你终于甘愿为此做些什么了,或是你想要别的东西。在此,你可能在鼓动自己进入积极行动中,不过上师们已然知道这点了。

你知道,当人们开始他们的灵性发展时,在早期阶段他们就像孩子。他们想要一切,可是他们对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只拥有很可怜的能力。“我想要上帝!我想要一个神圣的婚姻!我想要灵性力量和辨识力,并且现在就摆脱冲突——或是至少在今年年底。”可是针对这些东西的能力尚未被发展起来。当能力得到发展时,那么,事情会自行发生。因此最好是发展人们的能力,这样他们就能实际体验这些事物。

我为何在这里?因为我提醒着你:你来自何方,那并非显化世界。既然人们那么智能,为什么人们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才能在世界上开始运作呢?为何如此呢?毕竟,其他动物在一两天或一周内就开始四处活动行事。你可以称之为本能,然而这要智能得多。为什么人们要花那么长时间来学习这些基本技能呢?这个世界对于一个拥有良知的存有来说,是一个非常不自然的地方。你们都是这里的到访者。你们有必要忘记你们来自的地方,从而能够身处这里。这是身处此地的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可是你们显然是到访者。你们在这里停留非常短的时间。你们离开这里之后将会继续。对此你没有选择。你可以选择你以何种状态继续,但你将继续这一事实,是超出你掌控之外的。

我代表着你生命的神秘。你不必理解我,但你可以体验我,如果你足够多地体验到我,那么或许你将学习信任我。你能信任我的唯一途径,是通过看清我是良善的,并通过让这一点在你的生命中被证实。这非常重要,因为这向你敞开了你无法为自己提供的整个层面的支持、帮助和指引。现在你拥有了一个伟大资产,你生命的神秘能够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为你在这个世界里的生命提供指引。神秘将为你提供一种新的应对你所见所感之世界的方式。这是极其实用和有效的。

很多人在谈论宗教,认为他们自己是宗教性的,可是他们只是接受了宗教的假设,并没有迈入真正的体验。对他们来说,他们所寻求的是自我安慰,他们将把他们的自我感知建立在这些假设之上,当这些假设受到任何人或任何事的挑战时,他们会惊恐不安。正因为如此,非常重要的是你要敞开接触事物,学习辨识事物,并允许你对生命的假设受到质疑。这是你前进的方式。毕竟,如果我是真实的,那么你的许多假设就不是真的。

你无法找到一种途径来利用神秘帮助这个世界,因为你无法掌控神秘。你只能控制你对神秘的敞开和你对它的接受。你无法让它去做你想让它为世界做的事情。世界需要很多,但你只能根据你所拥有的能力对它进行奉献。因此,如果你发展了一种更伟大能力和一种更伟大体验财富,那么你将能贡献更多。能够给予这个世界的最伟大贡献,是內识。在此,某种更伟大的东西在通过你奉献它自己。并非你在试图根据你的好恶改善现状。某种更伟大的东西在自然地推动你做这做那。然后,某种更伟大的东西在人与人之间被奉献和传递着。无论你在建造一所医院,还是在喂哺一个病人,某种更伟大的东西被传递着。那清流正通过你流淌。你是它的见证者。你依然做着实际性的事情来帮助世界,但有一个灵性临在通过你流动。你在传导它的流动。这是非常神秘的。你对它的理解只能到这里。它是深远的,你的疑问依然存在。

正因为如此,在大社区內识之路里,我们带领人们来到某种思想状态,接着他们内在的某种东西开始主导。那是他们的核心,他们的核心开始显现。这个准备是让他们的外在生命变得足够自由,足以允许这个发生,并让他们的思想足够明晰,足以让那个光明能够照射出来。这需要一个内在和一个外在的准备。

在此非常重要的是,你在生命里保持实际的能力,因为你不想让你的外在活动妨碍了内在正在发生的事。内在和外在发展是相互关联的,但让我告诉你,影响力只是单向的。显化不会影响神秘。事物的显化——事件的进程,你们的历史,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无法影响神秘。

神秘影响着显化。上帝影响着世界。世界不影响上帝。世界大大影响着你,因此你很难理解世界不影响上帝。然而,当你在你的思考里更靠近上帝时,世界将更少地影响你,而你将更多地影响它。正是这时,你的贡献能力变得更伟大,你能够超越你的行动传递某种东西。你能够超越你身体所为,传递一种深远品质的爱,它对他人的生命造成一种伟大影响。实际上,它能点燃另一个人内在的內识火花。我无法给你任何想法,来启蒙你进入內识。只有我自己內识的力量能够做到这点。我可以为你做各种事,可是內识只能被点燃和传递。你必须对此做好准备。

现在,你必须对我告诉你的这些给予深思。别说:“哦,我相信这个,但我不信那个,”或“我想这个是真实的,但我拒绝那个。”当你这样做时,你只是在维护你的假设。这是不动脑筋的。你有一个良好的思想。现在你必须运用它来做点探究。当你探究时,不要试图做出结论。如果你在地上挖掘埋藏的财宝,或在一个考古遗址挖掘一座隐秘的城市,你不会立刻做出结论。你会继续探究——直至你得出这一探究的结论。

快乐的人在他们的生命里总是拥有神秘,因为他们总是高兴地学习新事物。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是场探险。它是艰难的,但它同时也是神奇的。

宗教必须是神秘的。如果你要拥有一个宗教性的生命,你必须允许神秘存在。它就像地上的一口深井,它很深以至你看不到底,但从它的深处发出那些重要的事物。如果你在你的生命里拥有神秘,那么你依然能做一个以实际性方式应对世界的理性的人。这里不必有任何冲突,只要你理解你需要以有形的方式应对有形事物。然而,你的生命里就是有另外一个部分,它代表着你生命的宗教,它是你意义、宗旨和方向的源泉。

重要的是你要保持实际,因为这让你能够成就事情。你在此是为了做事。这是一个做事的地方。这个地方不是你来自的地方。你不会在这里做你在那里做的事,因为“那里”不是一个做事的地方。它是一个存在的地方。这是一个做事的地方。正因为如此,你拥有一个身体,正因为如此,你拥有一个人格思想来指导身体。因此,做事是这里的强调。你越能干,你就越能成就事情。可是如果你只是能干,而没有别的,那么你的生命将是空虚和孤寂的,你将无法在显化世界里找到很多安慰,因为它能提供的东西,比起生命的神秘能够给予你的来说,太有限了。

你只需想想你来自哪里和将去向哪里,就能看到神秘在你的生命里是多么大的一个组成部分。实际上你对任何东西知之甚少,除了那些就摆在你面前的机械物质之外。这没关系,因为存在着大量神秘。神秘能被认知。你知道某个东西,因为你和它处于关系里。你理解某个东西,因为你和它分离。当你理解某个东西时,你可以弄清它的过程,它的运作方式,它的发展阶段,以及它如何影响其他事物。然而,当某个东西被认知时,那是因为你在体验和它的关系。这是一种不同类型的互动和参与。

有些人非常理解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影响力,他人的影响力,他们如何互动,他们的倾向性,他们的恐惧,他们的冲动,他们的优势,他们的弱点。或许他们花了十年的分析来理解有关他们关系的一切。然而他们彼此不认知。你可以在不知道关于他或她的生命的任何事情的情况下,认知某个人。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和这个人结婚。别这样做!人们往往因为他们拥有这种认知另一个人的体验而结婚。这是因为他们混淆了神秘和显化。“哦,如果我拥有对另一个人的这种深远认知,那么他(或她)必然是我的伴侣。”这并非一个正确的假设,可是许多人这样认为,而不质疑它。然后,他们在后来才发现到底是否存在任何关系。

没有理由说一个科学界的男人或女人不可能在生命里拥有深远神秘。没有理由说一个深入神秘的人不能成为一个能干而有效力的人。通过这样,你能够为世界奉献那属于世界的,你为上帝奉献那属于上帝的。这毫无问题,除非你试图把它们等同起来。那么,所有形式的矛盾和困境就出现了。

世界上存在着痛苦和不幸,这对上帝来说不是问题。这并不意味着上帝不帮助你们,但这不是上帝的问题。这听起来不是很无情吗?这并不意味着上帝不关心。上帝就是上帝,无论这里发生什么,因为上帝是那么伟大。可是上帝也会给上帝内在的一切事物,带来解决、平衡和和谐。那么,如果上帝是那么强大,或是看似如此,为何世界上存在冲突呢?如果上帝给所有事物带来解决方案,为何这里没有解决方案呢?答案在于你与上帝的关系。如果你只想让上帝在你的生命里占百分之十,那你生命的另外百分之九十是什么呢?如果你生命里有百分之十的上帝,就有百分之九十别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上帝大约是百分之二。我所说的是做为一种神秘、深远、直接体验的上帝。

上帝无法拿走你想在这里做的事情,但是上帝可以影响你来回归内识。内识是一种非常不同的思想状态。我想明确这一点,这样你就会思考:“我如何达到这种思想状态呢?”而非“我如何能利用它在世界上做到某些事情呢?”从你的人格思想上,这个世界是无法被认知的。冲突的源泉、本质和解决方案是无法被认知的。

人们成为内识的学生,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没有什么别的激励。我不会向人们承诺:“如果你学习这个,你就会拥有财富、爱、更伟大力量或比他人更好。”这些不是激励。激励超越所有这些。你走向内识,是因为内识在引领你,因为你被某种更伟大的东西推动着。

一开始,人们怀疑并与这个伟大倾向做斗争,因为它将改变他们的生命。它看似非常不切实际,他们无法理解它。我的上帝!如果你必须充分理解你在做的事,那你永远无法做任何新的事情!理解总是与过去相关。它总是试图通过过去理解现在。所有的科学进步和任何层面上的所有真正进步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某些个体在不理解他们所做的事情的情况下继续前行,结果发现了某种新东西。

非常重要的是对自己足够坦诚地说:“在那种情况里,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但在这种情况里,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你不知道你在那里做什么,这不意味着你不知道你在别的地方做什么。因为你在这个世界上发展,所以你生命的一大部分,总会无法得到解释或尚未被发现。因此,为何要对任何事情做出宏大结论呢?你必须放弃这样!这样想是没有任何安慰的:“我终于理解了事物的道理!”你只是终于短暂地理解了事物的道理。

你要知道,开悟并非一次性的事。你将一次又一次地开悟。存在着一些重要突破。一个引向下一个。当你突破一个时,你成为一个新领域的初学者。这是如此令人兴奋!我很享受这样!可是毕竟我没有你所拥有的实际负担。总之现在没有了。然而,我所拥有的责任,对你来说会压垮你,但是你知道,我对此不担心。正因为如此我非常有效力。如果我担心你,我能为你做什么呢?我会变得绝望,那么你就有了两个绝望的人!不过,我所关注的是你找到你的财富并且不浪费你生命里的时间。你的财富是你来此要奉献的东西,但为了找到它,你必须建立你在神秘里的基础,并且你必须在世界上变得能干。

你在寻找的不是一个答案。它是一个发现和一系列与那个发现相关的能力。别以为我会到来说:“你要成为这个!”然后这会解决问题。当人们这样想时,他们是在保持懒惰;他们是在保持被动。为了做你未来必须做的事情,你就必须成为比你现在更伟大的人。你必须更强大、更开放。

顺便说一句,别担心世界会爆炸。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是人类正处在成为统一族群的进程中,我的上帝,这将经历可怕的事情才能实现。但这是它的进化,它必须通过。正如青少年必须长成成年人,无论痛苦与否,你们族群的进化不可能停下来。冲突有可能被缓解,很多情况下可以被消除,但这需要一个拥有非常伟大觉知的人,才有能力把这一观点赋予其他民众。

未来,每个人都必将与每个人处于关系里。这对一些人来说是可怕的,因为当这发生时,人们开始牺牲他们的国家身份,他们的等级意识,和其他所有的差异性因素,有些他们可能从来未曾想到过。“和这些人拍肩膀?哦,我的上帝,不!”可是每个人都必将直面每个人。在此,差异将开始瓦解。并非每个人都将变得平等,因为这永远不会发生,反正在这个层面上不会。可是人们将需要发展出彼此关系的一种更伟大能力。他们还将需要发展出一种更伟大水平的辨识力,因为当更多地暴露于任何事物之时,你必须拥有更伟大辨识力和更伟大教育。

因此,存在着冲突,它们将继续,但世界不会爆炸。世界上存在着防止这发生的力量。这些力量有可能失败,但这尚未发生。别以为这个世界的命运只是依赖着民众自身。

上帝始终在那里。然而,在世俗存在的领域里,你可以拥有上帝,也可以不拥有。你可以自由地不处于这个关系里。当你不在这个关系中时,你迷失在你的思想里。你生活在你的思想和他人的思想里。毕竟,为了不做你自己,你必须做别的东西,对吗?为了不服务上帝,你必须服务别的东西。你必须服务某种东西,但这不意味着那真实的东西改变了。那个不变的,是你能够拥有的最伟大基础,但是你必须不断地体验它,你必须避免对它下结论。这让通向上帝的大门保持敞开。

即使显化也是一种神秘,但是为了实用性的考虑,我们不把一切宗教化。这样做会有问题。影响和显化之间存在着差别,并且显化很少完全示范神秘,因为它是一种物质性的东西。

如果内识推动你发明某种东西,你会去发明它,你会经历一个物质过程去做到。你发明的东西能够被理解,可是那推动你这样做的东西是神秘的。这必须给予思考,因为那推动人们做事情的东西和他们所做的事情是相关的,是起因和结果,但它们是不同的。推动个体在生命里创造一个新显化的那个纯粹体验,可能是他们永远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的,然而他们能够通过他们的创造来传递它。无论他们被推动着去做什么,那都是一个暂时性的事情,可是它被某种永恒的东西推动着。那个永恒的东西,似乎很难与世界上的东西区分开来,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在运动,都是不恒久的。

因此,这个世界上什么是不变的呢?那个不变的,拥有一种影响力,它带来良好的结果,但是它带来的结果依然无法等同或例证神秘的全副力量。带着神秘,你将贡献世界,因为你快乐,而非因为你害怕。如果你认为世界将会爆炸,你在绝望地为此做些什么,那么你的贡献将是暴力的。你将被迫选择支持一方,你将拥有敌人。神秘不会像这样思考。它没有敌人。它只是有那些不愿意行动的人,因此它绕开他们工作。它就像通过所有缝隙渗入的空气。

宗教的问题在于它们与彼此的显化和假设做斗争。这对于那些扎根于宗教体验的个体来说不是问题。可是那些只是与显化相关联的人们,将彼此竞争,彼此威胁,因为在这个存在层面上只会认同想法。在此他们不想挑战他们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样他们身份认同的整个基础将会受到威胁。这是一种非常不动脑筋的状态,很多人生活其中。如果你只是根据宗教的显化去思考宗教——这是那些自称信仰它、信仰它的教义和它对人们生活的影响的人们所展示的行为——那么你只是把宗教当做一种政治力量看待。

现在,我知道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最终都会有一种政治表达,任何被赋予这个世界的好东西都将被某些人用来制造伤害。我知道这点。我知道,甚至我所呈现的大社区内识之路将被很多人滥用。这意味着我不该提供它吗?不,这只是在这个世界上奉献所带来的弊处。我知道这点,我为此做好了准备。耶稣基督为此做好了准备。有多少人以耶稣基督的名义杀戮其他人?有多少暴力以耶稣基督的名义被制造出来?如果你的名字像这样被诽谤,你会喜欢吗?这意味着耶稣基督不该奉献他的礼物吗?我向你保证他知道将要付出的代价。这就是冲突。

如果少数人的水平能够得到提升,那么所有人将会受益。人类总是因为少数人的努力而向前行进着。他们把神秘带到世界上,然后其他所有人去显化它和运用它,然而很少人知道它来自何方。

如果人们不成长,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尽管这使我的工作更艰难。我只是想让他们的生命更轻松,可是我要说,有时和人们协作是非常挫败的,因为他们不断回到不奏效的旧事物,他们不去尝试新事物。因此,有时我需要来自我的朋友,还有我的上师的支援。我的上师在一个不同层面上运作,让我们这样说。我是他们的显化。在这个世界上这很难以理解,甚至这不重要。毕竟,什么样的神秘宇宙学能让人们度日呢?因此,上帝不需要被理解,但上帝能够被体验。这就足够了。

大部分人希望上帝是某个就在附近的人,以防事情出现差错,就像家中的妈妈一样。哦,当你跑出去玩时,你不想让妈妈管,但是你想确保如果你摔倒了,受伤了,你总是能够回家找妈妈。妈妈总在那里。

因此,你必须以一种新方式看待宗教。我想谈谈它真实的样子,而非人们为它制造的样子。人们为它制造的样子并非它真实的样子。因此,如果你想把一种新远见带进生命,你就必须做好准备面对人们将用它来做什么。正因为如此,这里必须很少涉及个人投资,因为某些人将利用它来制造伤害。这并不意味着你失败了。这只是意味着一旦礼物被奉献了,你一定不要干预它。

成就有两个不同领域:有神秘中的成就,有显化中的成就。神秘中的成就总是提升关系的品质。它总是对沟通或共享身份的一种更伟大体验。这本身对显化世界里的成就有着巨大影响,因为神秘总是在影响显化。

大部分人专注于显化世界里的成就,这很好,因为这同样需要发生。他们开展着他们关系领域里所发生的事。每当你被任何事物启发时,你都在那一刻体验着对关系的一种更伟大能力。

如果你想停止体验神秘,那么就为它制造一个定义。坚持那个定义,这样那道门将会关上。那么你将体验你的定义而非神秘,你将维护你的位置,而神秘对你来说将会丧失。这里的问题在于,人们把他们的身份认同建立在他们的假设之上,而非基于真正体验。内识总是带你超越你的假设,可是如果你的身份认同是基于你的假设,那么这对你来说太可怕了。

为什么人们不想体验上帝呢?为什么存在深刻的抵制呢?这是因为他们害怕挑战他们关于自己的想法。可能他们并非他们以为他们是的人。他们能接受这点吗?上帝给了某种更好的东西,可是人们害怕放弃他们为自己创造的东西。我不是指你放弃你的汽车,像个和尚一样生活。这是荒唐的!人们害怕放弃的,是他们关于自己的想法。这是真正的放弃!真正的放弃不是放弃世俗事物。而是放弃想法。它们是你牢狱的栏杆。

为了放弃想法,你必须甘愿在一段时间里不带想法,直至你能发现某种新的东西。你的安全感必须基于别的某种东西。无论你相信什么,内识是你的基础。你所相信的,将决定你能多大程度地体验你的基础,可是内识依然是你的基础。当你知道这是你的基础时,那么你就会非常快速地前进,因为你将不惧怕新信息。你将不惧怕新体验。你将不惧怕发现新事物。你发现得越多,你奉献得也将越多,因为这是自然而然的。

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因为我在讲述神秘,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把你抛回神秘里:它真正的样子,甚至超越爱。它比那更美好!

我们说上帝是一种吸引力,是一种推动你并刺激你内识的力量。以这种方式思考你生命中的神秘。神秘是一个活生生的灵性临在。你在你的生命里要么觉知它,要么没有。把宗教当做一种神秘,而非一个哲学,或一个政治运动,这样你就能在你的内在靠近它。人们创造教堂是因为他们想创造一个拥有一种体验的机会。当神秘存在时,那么你将知道上帝就在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