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3月9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二章

    现在,我们将谈论在世界上拥有东西和持有东西。首先,我们说,任何你有可能拥有的东西,都根本不可能与内识和智慧的价值具有类似价值或以任何方式相提并论。你必须发展智慧以体验内识并携带内识。当我们谈论财产时,不要认为我们在赋予它们这一价值。不要认为它们在我们看来拥有这种尊贵。

    我们谈论财产,因为拥有东西是身处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些东西是有用而且有益的,并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舒适和愉悦。当然,有很多东西是毫无用处的,只会成为纷扰或者其本身就是有害的。既然你们都必须拥有东西,那么让我们谈谈拥有,并给你们提供这一理解,即最重要的是你致力于内识的唤回,并发展能够有效表达内识的关系。

    在你的世界里,似乎有几乎无限多的东西可以去拥有和去做。当然,有足够的东西可以完全填满你的时间,并且这正在你周围到处发生着。人们执迷于东西。他们被东西所消耗。他们购买东西。他们拥有东西。他们修理东西。他们交易东西。他们卖东西。他们买更多东西。然后他们买东西来修理他们已经拥有的东西,这无限地继续下去。当然你拥有的越多,你就必须更多地支持你所拥有的东西,因此,你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以保持你所拥有的,并希望买更多。所以,这种购买和拥有完全变成了主导。它遮盖了生命的更伟大问题,并似乎减轻了人们因为过着一种不为他们以及他人所认知的生活所带来的痛苦。对于拥有的滥用比比皆是。它的显化就摆在那里让你去看。人们与他们财产相关联的方式以及他们如何为了他们的财产放弃他们自己,能够以很多很多的表现形式被认知。

    拥有东西是件坏事吗,当存在着那么巨大的滥用时?这是坏事吗?对此的答案需要一些解释。答案为是,这可以是坏事。拥有很多东西是一种巨大的劣势,不是因为它本身是坏的,而是因为它把你的思想从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那里带走了,并且它让你保持着从你自身的解离。你所生活的世界专注于拥有东西和买得起东西。事实上,对于人们的估价,是通过他们拥有多少东西,他们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以及他们是如何积累它的等等来进行的。对财富的积累是一种不断增加的负担和始终主导性的焦点,它遮盖了过一种真正生活的可能性。

    拥有东西可以是坏事。然而,拥有东西是生命的一个事实,你必须拥有一些东西从而能够成功地在世界上运作。在此,你认识到你不是一个苦行僧。你没有选择一种禁欲生活,你也没有生活在寺院里。你必须拥有很多东西以便在世界上运作,那么你在哪里划出那条界线呢?这是问题所在。问题不在于拥有东西是好还是坏。问题在于在哪里划线。

    在此我们必须再次回到内识,因为只有内识知道你需要什么以及你不需要什么。如果你对内识敞开自己、等待内识并坚守内识,那么你将有机会认知在哪里为自己划那条线。没有这一点,你就会根据无论何种你所认为的更良好价值观来试图模仿其他人。你又在试图活出一套生活标准,根据你自己的价值体系或是根据你认为比你更好的另一个人的价值体系。但是在此你无法划出那条线。在此你又是纯粹通过试验和错误在运作着。当你通过试验和错误进行运作时,失望不断伴随着你。如果这是你所选择的唯一手段的话,那么要想将事情理出头绪是非常困难的。

    谈到拥有,我不只是说物质的东西。我也在说想法。所以,让我来谈谈这一点,这样我们对于拥有到底是什么,能够获得一种更广阔的视野。有些人收集物品。其他人收集想法。收集想法的吸引力之一在于获得令人兴奋的思想以及获得拥有一种洞见的快感,这就和购买一件新东西的快感一样——或许是一件新衣服,你获得了几天穿着它的快感,然后它就变成了一件衣服,又一件东西。人们往往以同样的方式来看待洞见。他们拥有了一个洞见,哦,他们非常兴奋,并且他们认为它是如此有意义。他们骄傲地带着它四处走,热切地和他们的朋友分享它。过了几天之后,好了,它只是另一个想法,被添加在已然存在的数以百万其他想法之上。因此,拥有洞见就像买一件新衣服或一双新鞋子一样。那种快感很快消失了,而你拥有了又一件东西。

    拥有东西不只是收集物品;它也是收集想法。很多人收集想法。他们一直在寻找新想法,当他们找到新想法时,他们说:“哦,这太有趣了!多么有趣的一个想法啊!太棒了!”他们读一本新书,然后说:“哦,一本伟大的书!哦,多么巨大的洞见啊!”他们对这本书兴奋了几天,然后他们继续去找其他新鲜的、令人兴奋的和有趣的东西。这就像是买小摆设一样。唯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物质性的,另一个是思想性的。但这都是积累。人们可以拥有他们所收集的很多很多想法,甚至是针对一个特定主题的想法的巨大收藏。当然,总是有更多可以收集的,因为在想法的王国里,你不会穷尽。但是,你在想法王国里会发现,一段时间以后,大多数的想法和其他的想法类似。他们之间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它和物品是一样的。一段时间以后,一件就像另一件一样——它们都是东西!

    有些人认为拥有东西是可鄙的,所以他们去收集想法。有些人收集灵性修习。其他人收集灵性艺术品。收集、收集、收集——无论是物品还是想法——收集、收集、收集,直到你肿胀和充斥着所有这一切为止,并且所有这些似乎填补了你内在的虚空,而那虚空正是对内识的一个召唤。

    当有人来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时,他们往往渴望着新的想法。“哦,我想要新的想法!”他们阅读来自大社区的智慧。“哦,新洞见!新想法!太棒了!”或者他们说:“哦,我以前听到过这些。”它就像他们所收集的其他洞见一样。它对他们来说只是更多的想法。更多想法,更多想法。或者它是更多具有洞见的体验。“哦,我有了一个非常伟大的体验!”然后,当那种体验消褪后,他们说:“这里没有什么留给我的了。我要去找新的东西。”

    很多人以这种方式接触这一教程,带着收集更多东西的想法。又或者他们的追求是更不顾一切的。或许他们在寻找一个答案。他们必须得到那个答案。他们没有兴趣收集想法,但他们必须得到某种能够给他们解脱的东西。因此,他们阅读来自大社区的智慧,他们发现了某些给他们带来解脱的东西,但它只带来几天的解脱。然后他们的痛苦又回来了,他们说:“哦,好吧。这个教程不适合我。我必须找到别的东西。它没有消除我的痛苦。它没有给我带来解脱。”因此他们去找新的东西。

    有些人接触这个教程是为了收集新想法、新洞见等等。有些人甚至认为如果他们有了这些想法,他们就能赚更多钱和买更多东西。其他人来此是因为他们寻求解脱,一种从他们困难的逃避,他们拼命地寻求。奇怪的是,他们都将失望。内识之路不是关于积累东西或者逃避东西,根本不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把内识进阶,那第一层级的学习,提供给人们。它包含着足够的智慧,如果它能得到充分地学习、智慧地运用并被带入关系的领域的话,它能够超过人们大部分的需求。

    有趣的是,它还会暴露人们学习它的动机。如果你学习内识进阶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想法、新的洞见或者是保持兴奋的话,那么如果你继续进行这一准备,你将能够觉知你的动机。在某个时刻,你将认识到你的动机和内识进阶所提供的是不同的,所以要么你必须放弃这一准备以服务于你的动机,要么你放弃你的动机以加入到这一准备中。在某个时刻,人们到达了这个节点,他们的整个学习动机必须完全被重新评估。

    学习内识进阶的真正动机是神秘的。你这样做的真正原因是你必须这样做。这就是内识。唯有内识能够推动你去找到内识。其他的兴趣——积累、获取、逃避、兴奋、爱——无法带你走向内识。即使是爱,它在大多数人的心目里是一种比一个活生生的灵性临在更加让人兴奋的体验,但它也无法带你走向内识,因为你在内识之路上会发现你有着一些非常没有爱的、困难的体验。它并非都是美好的、荣耀的、令人兴奋的和灵性的。它是艰难的。“哦,我的上帝!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曾经是一个很好的人;现在我不知道我是谁!”

    所有这些学习内识之路的其他动机都必须被重新评估,因为它们无法带你走向内识。你走向内识是因为你必须走向内识。这就像一个深深的本能,超越你的希望、恐惧和个人偏好。它就像一种归乡。你被吸引进来并愿意做出牺牲。你愿意接受挑战并且愿意做出重新评估。为什么呢?因为你必须这样做。这一准备不会为你承诺一个伟大的爱情生活、富足、一辆新车或一个新个性,在此你用旧人格换来一个新人格,一个更有趣的人格。不!那是在获取财产。

    获取财产就像吃食物:如果你吃得太多,你会很饱并患上胃病。如果你买太多的东西或想法,你会很饱并出现健康问题和心理问题等等。无论你正努力寻找真理还是寻找刺激,获取东西开始让你生病,你必须回归简单,即和内识坚守在一起。和内识坚守在一起是如此的简单,以至于它彻底地挫败人们,因为他们在努力得到某些东西、拥有某些东西、逃避某些东西或是体验某些东西。内识即“是”。它不是一种商品。它不是一堆带来快感的想法。它不是一组灵性物品。

    在内识进阶的开始,它说:“内识和我在一起。我在哪里?”如果你能充分理解这一课,你就即刻学到了整个准备的一半。“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因此,当我们谈到财产时,我们在谈论每个人在试图从生命里获得的一切。当你努力从生命里获得东西时,生命逃离了你。这是令人沮丧的!

    某个晚上,当天空晴朗、星星在明亮地闪耀时,抬头望向天空,并问自己:“我想从那里得到些什么?”对星星讲话,并说:“好吧。把它给我吧!我想要宇宙智慧的体验或是和生命的完全亲和力。把它给我!”而星星就在那里。它们既不会走向你也不会离开你。它们既不屈服也不撤退。它们就在那里为你存在着。

    人们学习内识进阶,他们说:“好吧!我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它?回报在哪里?我在这里!我在修习,在一定程度上吧。回报在哪里?”在某个时刻,如果他们坚持他们的准备,他们将认识到问题不是那个准备;问题是他们的动机。你看,没有了它的那些财产,你的人格思想确实没有了任何东西能够把它合成一体。它整个的身份认同感是基于它拥有什么,它思考什么,以及它和什么相关联。因为它是人造的,它必须拥有所有这些东西并不断更新它们,否则它就开始收缩并瓦解。因此,我们让它收缩,不是猛烈地而是慢慢地,不是去惩罚它,而是简单地对思想进行重新导向,去发展一组不同的能力并逐渐获得一个不同的焦距和朝向——一个远离累积走向深远体验的朝向,这样有一天,当你抬头望向星星时,星星在那里为你存在着,而你在那里为它们存在着。

    顺便说一下,财产问题造成了人们在关系体验里的大部分困难。在此,人们进入关系,他们有着所有这些期望,关于他们将要得到什么、他们将如何得到它以及他们应得些什么等等。因此,他们实际去体验另一个人以及去体验亲密关系的能力变得非常有限。毕竟,如果你对于你将得到什么、你将成为谁以及这将如何实现等等怀有如此巨大的动机的话,你怎么能够拥有对亲密关系的体验呢?

    怀有所有这些期望以及这种积累动机,使你失去体验另一个人的能力。它使你失去你的辨识力;它使你失去你的洞察力;它使你失去基于般配和共同方向的真正评估能力。如果你不带所有这些积累动机地进入关系里,事情对你来说就会是清晰的,非常清晰。但是对于一个受这些动机支配的人来说,则需要很多年才能领悟到这种显著性——而且只有在很多期望和愿望受到挫败之后。因此,你可以看到失望是学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不可能是学习的唯一部分。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对于拥有东西该在哪里划线。如果你跟随我到了这里,并在思考我告诉你的东西,思考它是因为它与你相关而不是与他人相关,那么你就可以说:“我在哪里划线呢?我必须拥有一定数量的东西以便在世界上良好运作,并且我必须拥有一定数量的想法、洞见和美好体验以便在世界上运作。现在,我在哪里划线呢?因为我知道我可以继续买东西,把它们带回家直到我家被东西填满到屋顶为止。我可以继续积累想法、洞见和快乐体验直到我的思想被填充到顶,装满了东西为止。我知道我能那么做。我在哪里划线呢?哪里是平衡点呢?”

    首先,找出你真正需要什么以及你真正使用什么。你真正使用的和你真正需要的是非常相关的。这既适用于物质财产,也适用于想法财产。你真正使用什么?你真正需要什么?人们评估他们对于给他们带来舒适的东西的需要,他们往往认为他们的一些财产将在有一天会被需要,但不是今天或近期。你现在需要什么?当你开始问这个问题并认真思考它时,你会看到你并不需要很多。然而,你确实需要的东西,应该是制作精良而耐久的。你与之相关联的想法应该是持久而有益的,这样你就不会轻易地耗尽它们。人们为他们自身熏陶所积累的很多想法和洞见是非常容易被耗尽并且没有持久价值的;它们没有深度并且无法提供意义。它们要么是自我陶醉的,要么只是一开始具有刺激性,而除此之外它们无法提供更多。

    你所需要的是基于你所使用的。这是第一准则。如果你拥有30件衣服,而你只穿5件,那么其他那25件有什么用处呢?它们为什么要占据你生命里的时间和精力呢?这同样延伸到关系里,因为某些人收集关系,就像其他人收集书籍、硬币、植物、绘画、衣服或其他东西那样。什么关系对你是真正重要的?这个根本性问题需要一个坦诚的回应。

    接下来,问问自己,拥有这个思想、这件物品或这个洞见或处于这个关系里对你来说是否是感觉正确的?并非问“我可以因为它的益处而去维护它吗?”而是问“这感觉正确吗?”这是在呼唤你的体验,不只是你的想法,因为很多被维护的东西对你并没有好处,并被证明只是个负担。

    第三个准则是诉诸内识来向你示现该怎么做。这是很重要的,如果前两种方式无法产生一个果断决定的话。在此你要求被示现:“告诉我我需要做什么。告诉我什么是重要的。”记住,你只需要一定数量的物品、想法和关系,但它们都必须是非常重要的并且必须拥有巨大价值,因为它们将在思想上和身体上支持你。因此,问题不在于否认所有财产、所有关系和所有想法,又或是对一切来到你面前的东西敞开自己。这是两个极端。哪一个都不是健康的方式。学习辨识力和识别力是每个人发展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如果这是建立在真正关联的基础之上的话。我讲的是真正的关联。

    你真正使用什么财产?哪些是你真正需要的?为何要拥有其他东西呢?什么想法真正对你有帮助?哪些想法是有深度的和重要的?你为何需要抱持其他想法呢?什么关系对你的发展以及支持你的灵性成长来说是真正必不可少的?你在关系中做的哪些事情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这种梳理创造了真正的经济性。经济性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给你带来足够的活力储备——时间、精力和动机——以指引你走向更伟大的事情。

    那些被太多想法、太多关系或太多财产所主导的人,无法进入理解或成就的一个更伟大舞台。他们承载着太多的行李。他们的生命是满的。他们的关注压倒了他们。他们无处可去。他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服务于他们的财产。他们不会再往前走了。他们会被认同为他们的财产,无论它们是物品、想法还是人。他们会被100%地填满。你无法给他们添加任何东西。没有任何新东西能够进入。他们对生命关闭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照看着他们生命的博物馆。他们是他们自己生命的博物馆馆长,记录着至今为止所收集的一切。一个多么满布尘埃而沉闷的存在啊!他们仰望天空,却没有看到它。毕竟,如果你的生命是为了维护你的个人博物馆的话,那为什么还要一个宇宙呢?它只是风景而已。为什么问更伟大的问题呢?为什么感受到你的痛苦和你对更伟大事物的向往呢?

    内识的男女希望经济性,因为他们需要时间来专注于内识以及专注于学习更伟大事物。他们不能因为那些不属于他们更伟大追求的物品、想法或人而陷入停顿。这就是经济性,并且这是重要的。当你在大社区内识之路上前进和学习时,各种东西会逐渐地离开你,并非因为它们是坏的,而仅仅是因为它们不再被需要。你无法使用他们。你不想背负大量额外的行李。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的生命变得更加流线性。你的负担越来越轻。现在你能够承担更巨大的责任。

    正如你从我的陈述里可以看到的,关于财产的想法比你以前可能考虑过的要更加包融。这一新理解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大社区内识之路代表着关系的转化以及向一个新生命和一种新体验的迈进。如果你背负太多的行李,你就无法进行这一旅程。你只能携带你真正需要的东西。这样你就能够进步得越来越快、越来越轻松,并更少地感受到你抛下的东西的压制。

    当你被呈现一些新物品,或者被赋予机会去购买新东西、获得新想法、结识新朋友或参加新活动时,问问自己:“我真正需要什么以及我真正使用什么?什么是必不可少的?”这其中的一部分你能够回答自己。有时你必须诉诸内识,不只是简单地告诉你答案,因为内识不会参与大量的对话,而是示现它。尤其在做非常重要的决定时,该怎么办必须被示现给你,因为一个想法是不够的。你必须看到它,知道它的价值并看到它和你生命以及你的需要的完全相关性。这是通过示现而到来的。

    人们用各种各样的问题来纠缠内识。他们往往想要积累更多洞见、更多想法和更多人。更多、更多、更多!但是内识是沉默的。内识将要做的,是建立一种学习情境,它将帮助那个人与需要解决的真正问题达成协议。这是因为内识不会像一个跑腿儿的小男孩那样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一切——就像是客房服务!内识是大师。你是学生。然而,人们往往在开始学习时,表现得好像他们是大师而内识是学生。在学习进程中的某个地方,整个权威次序会颠倒过来——这往往是非常缓慢的,而有些时候则出现非常大的跨越。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第一部里指出,上帝的第一个宗旨是让你放下负担。这听起来像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仔细想想它真正意味着什么。它的真正含义是整个的获取动机必须被扭转。如果你在生命里要去向某个地方,你就不能随身携带一切东西。你只能带着你需要的东西,这会让你放下负担。这带给你时间、精力、思想自由以及建立新想法和新联盟的能力。这重新定义并重新导向了你与物质世界里的事物的整个关系。现在,这种新关系不是基于空想和过去的联系。它是基于实用性和真正的价值。这创造了一种与物质世界、与人以及与想法的健康关系。

    有些人在想:“我为什么要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呢?我真地不想再读书了。”其原因是内识之路给你提供了几件事情去深刻思考,而不是仅仅给你的思想泵入更多的想法让它保持刺激。思考这一想法:“内识和我在一起。我在哪里?”你可以在这一个想法上花上很多年。一个想法!你无法穷尽这个想法。它是革命性的。“一个人我什么都实现不了。”这是另一个革命性的想法。它能够改变世界,如果它能被深思并被允许去改变你对你自己和对世界的体验的话。这样,你不再是你所拥有的东西。你在向某种作为所有生命的指导原则的隐形而神秘的东西看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