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4月17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二十二章

金钱是大多数人思想里的一个主题。当你在生命里考虑尝试某种更重要和更宏大的事物时,这一主题将自然升起。因此,金钱怎么样呢?

首先,正如和其他一切事物一样,你必须获得和这一资源的一种新关系,并学习把它看做一个资源。为了和你自己、和生命拥有一种新关系,你必须重新评估你和构成你在世界上的实际存在的很多重要特定元素之间的关系——你和爱的关系,你和朋友的关系,你和你的思想及你的身体的关系,还有你和金钱的关系。

金钱是你生命的一个事实;你无法逃避它。你必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应对它,即使你采取一种非常禁欲的存在方式。它是你生命里的一个实际必需品。它呈现着它自己的问题,其中很多你能避免,而有些是无法避免的。金钱是一个资源,人们为之赋予了巨大的意义和重要性。

于是,金钱不是问题。问题是金钱的使用。在此,你必须检视你的动机、你的本质和你的准备。你对金钱的动机,将决定你如何看待它,你给它归结怎样的品质,你如何安排它在你生命里的优先次序,以及你试图用它做什么。你的本质将决定你的性情,并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你看待金钱的方式,以及你觉得它在你的生命里将扮演和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你的准备非常重要,因为这将决定你在处理这一资源上的成熟度,和你试图如何以及为何目的来使用它。

因此,这里有你的动机、你的本质和你的准备。你的准备越充分,你在内识之路上越进步,你将越把金钱用作一个资源,而不试图利用它来构建你的生存或福祉,你的社会地位或你寻求获得的超越他人的任何优势。

在此,我们再次回到动机上。要看待金钱,你必须看着你自己,并提问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事实上,最终你将必须提问最重要的问题,即:“我为何在此?我服务于什么?我必须奉献什么?”以及“我想交流什么?”除非你触及了关于你生命的这些根本性问题,否则你将为了各种混合原因来使用金钱,这使得你对它的感知和理解非常困惑,有时甚至自相矛盾。你将为了生存使用它;你将为了快乐使用它;你将为了打动他人使用它;你将为了获取事物使用它;你将为了摆脱事物使用它。金钱是服务于你的动机的一个资源。它示范你所珍视的东西。

一些人大大宣扬金钱的意义和价值。另一些人完全否定它,认为它是一种邪恶的物质,是某种腐败或把人引入歧途的东西,把人纠缠在危险和不幸的境况里。金钱被某些人赋予神奇的力量,而被另一些人赋予恶魔般的力量。一些人认为它是一种神圣的物质;另一些人认为它只会腐败一个人的福祉和正直。

然而,金钱不是问题,因为金钱只不过是一种传输工具,让一个人能够开展他所珍视的事情和他打算在生命里去做的事情。在此,正是个体的本质和他们自身的成熟度,将决定他们的动机和他们珍视什么。金钱将被用来服务于这个。因此,明智的做法是把金钱看做一种中性的物质,至少在你的关注范畴里。在此你必须理解你为它赋予什么价值。你无法简单地宣称:“金钱是中性的。”你必须理解你当前如何看待它并着手改变这种观点,通过收回你之前赋予它的重要性,并通过认知金钱是一种能被用于很多目的的重要资源。

现在,在此需要记住的一个重要事情,是其他人将继续赋予金钱一种过度的重要性,并为它归结巨大的力量,或神圣或邪恶。因此,即使你把金钱看做一种中性物质,你也必须认识到世界上的其他人并非如此,你将必须带着高度谨慎和考虑来应对它。金钱在世界上代表着力量。这一力量捕获了很多生命,并将继续如此。因此,即使你觉得你和金钱的关系终于到达了一个真正理解的基础,你依然将必须在世界上非常小心地应对它。

金钱是一个重要资源,因为它能推动很多有价值事物的实现。因此,认为它没有意义或没有价值是不明智的。还是如此,重要的是它被放在谁的手里,它服务于什么宗旨,以及它示范什么价值。你将需要它来实现任何事。你将需要它来供养自己,因为金钱是提供生活在世界上所需要的东西的一种传输工具。它注定要被奉献和被接收。

因此,当我们谈论金钱时,我们在讲述一个非常困惑和纠缠的主题,这里充斥着被归结于它的大量重要性——巨大的恐惧、误解、渴望和野心。其中一些关联是被认知和被承认的,而其他一些则是隐秘的,在不被个体认知的情况下施加着它们的影响力。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主题。从很多方面,金钱代表思想的困惑,这是世界上大量苦难和不幸的诱因和自然副产物。这是人们不带内识生活的结果。

当我们讲述你和金钱的关系时,我们在讲述你的生命状况。我们在讲述你的动机,它代表你珍视什么和你在努力做什么。这都基于你认为你是谁,以及你认为你必须在生命里做什么来确保你自己的福祉。因此,当我们讲述金钱时,我们在以最深刻的方式讲述你。

重新评估你和金钱的关系,是一个内省和自我分析的过程。如果这能不带谴责并尽可能客观地得到开展的话,那么伟大洞见就能被得出,一种重要理解就能被确立,它使你能够以远更智慧的方式对待你自己,对待生命里的必要资源,例如金钱,以及对待他人触及你的方式。

现在我将给出一些关于如何有效运用金钱的概要想法。这里的起点是重建你和金钱的关系。为此,你需要知道你当前和它所处的位置。你对此的理解必须基于一个非常坦诚的评估。换句话说,你必须认知你究竟和它处于何种位置——不是你想和它处于何种位置,或你认为你应该和它处于何种位置,而是你究竟和它处于何种位置。如果围绕金钱存在着恐惧和焦虑,这必须被承认。如果你对金钱贪婪或自私,这必须被承认。如果你回避金钱,不想应对它,认为它太强大或太困惑,这必须被承认。在此,你必须拥有一个现实的起点。否则,你无法前行。除非你知道你当前的位置并用它作为一个起点,否则你无法重新评估任何事物。

现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太多或太少钱都不是好事。记住,金钱是一个资源。如果你的钱太少,那么你总是处于对它的需求里,它在你的生命里占据了太大的重要性。如果你的钱太多,那么你花费你的生命来保护它、管理它并避免他人触及它。事实上,在这种状况里,其他人应对金钱的方式是一种不断干扰并会危及你的生命,使金钱变成远比它应有的更为沉重的一个负担。正因为如此,富人通常被他们和金钱的关系所支配。不过,穷人同样被他们和金钱的关系所支配。

在此,重要的是寻求发展一种有意义的平衡。多少才足够呢?多大程度上拥有金钱,才能让它成为一个有用的资源,而不变成一个支配性的影响呢?在此,你必须确定你知道什么,而非你想要什么。如果你能遵循你所知道的,这将给你真正的洞见,并将平衡你和金钱的关系。在此,你想要的总是超过你需要的。人们想要的大多数东西,是基于他们当下对损失的恐惧,他们过去对损失的体验和他们对未来损失的焦虑。他们想为自己建立缓冲,来对抗生命的严苛现实,这以他们的内识、他们对自我的感知和他们的坦诚为代价。

因此,需要问自己的第一个基本问题是:“此刻我在和金钱的关系上处于什么位置?”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你需要回顾你过去的体验,并尽可能客观地看待你自己。在此,你需要问自己:“我给金钱赋予什么意义?金钱为我服务于什么目的?我如何能够有效地使用金钱来支持我自己并为世界做贡献?”这都是“此刻我在和金钱的关系上处于什么位置?”这个问题的组成部分。

需要问自己的第二个重要问题是:“我真正需要多少钱?”为了能有效回应这个问题,你必须在自己内在拥有对认知的一种更深刻感觉和体验。否则,你的欲望将决定答案,你将必然再次试图基于你的渴望来成就你的目标和期望,这会再次将你置于和金钱的错误关系里。

多少足够?如果你认真对待这个问题,那么你必然走向第三个重要问题,即:“我在努力实现什么?”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事实上,它是根本性问题之一。“我在努力实现什么?”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决定你需要多少钱,以及你将必须和金钱拥有怎样的关系。一些人需要很少钱来开展他们在世界上的真正贡献,只要足够维持他们的生计——食物、居所、衣服、一点儿娱乐以及一点儿为未来的储备。他们不需要很多。另一些人将需要更多。或许他们将要供养一家人。或许他们将要开设某种业务公司。或许他们将要在世界上成为某种重要事物的倡导者。在此,他们对金钱的需求更大,因为他们必须供给其他人。他们必须供给他们的业务建立。或者他们必须供给他们在世界上的倡导活动。

需求的范畴可以多种多样。如果你在努力为生命中一项重要活动筹集资金,来支持一个使命或一个倡导,那么你需要的资金可能远多于个人所需,然而你不想为金钱所累。因此,对金钱的个人需求差别很大,即使对那些正在学习过一个真正和真实生命的人们来说也如此。

当你问,“我在努力实现什么?”你必须始终意识到,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发展和变化。但是你的答案必须足够坚实,这样你才能立足其上,并用它作为一个参照。它必须是一个基础,即使当它在你的生命进程中进化和改变时。它不能只是一种揣测形式、一系列满怀希望的空想或是一些宏大的个人目标。它必须是某种非常坚实的东西。

同样,你必须评估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如果你决定要做某件远超出你的所及和当下准备的事,那么你关于“你在努力实现什么”的评估对你来说将没有用处。因此,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反映你现在的位置和你现在在做什么。或许你在努力达成某种你所理解的更伟大事物,更多情况下是某种你并不理解的事物。可是你依然处在你现在的位置,你现在在生命里有一系列问题要解决。你知道你必须去做的事,其中一些你正在做,另一些你在忽视或否认,这些是你现在必须去做的。所以,这并非唯有未来能够回答的一个终极问题。它是针对现在的一个实际性问题。

确定你必须实现什么,将帮助你确定你的动机是什么。如果你基于这一理解来重建你的动机,那么你将能重新铸造你和金钱的关系。人们总是拥有动机,可是他们很少负责这些动机的建立。他们只是从他们周遭的环境里接受它们。他们从与他人分享的文化价值观里吸取它们。他们附和着其他所有人所思考和想要的,以及其他所有人在努力成为、去做和去拥有的,等等。在此,你有机会基于你所知道的以及对你来说是真实的东西,来重建你对自己的定义。

金钱是服务于一个宗旨的一种资源。它在服务的宗旨是什么?哦,你可能会说金钱是生活在世界上必不可少的。你必须有饭吃、有地方住并有衣服穿。是的,可这无法解释人们对于挣得、保护和使用金钱的大量投入和参与。你可以过一个非常简单的生命,有足够的食物,有宽敞的居所,有好衣服,还有一点结余。世界上很多人,和你的生活资源相比,只是靠一点零头生活着。他们很多人并未因此而受难。可是当你想超越你自己时,于是这开始强调不断拥有更多和获取更多,于是你感到你必须保护你已经拥有的,并且你必须维护它。这需要越来越多的金钱。因此,拥有更多成为一个不断增长的强调重心,金钱对你来说成为一个更巨大、更黑暗的负担和阴影。

即使富人有时也感到他们很难在财务上跟上需求。他们的花费如此巨大,以至他们必须更努力地工作,花更多时间来保护他们的金钱,花更多时间来投资它、保障它并防止它的损失或浪费。可是从一个纯粹生活和生存的层面上,你需要很少的钱。当你思考它时,这显而易见,但随后你会说:“我不喜欢过一种如此简单的生命。”很多人将那样说。可是我说,为什么不呢?你在努力实现什么?你只想更舒适,拥有更多个人消遣,拥有更多玩乐,不断换更大或更好的房子和更多衣服吗?更多、更多、更多。在此,金钱成为你的一个巨大负担,你无法客观地使用它。它在喂哺一系列的渴望、野心和自我强加的要求,这些可能和你为何身处世界或你真正在努力实现什么毫无关系。

一些人在他们和金钱的关系上忽冷忽热。他们对它产生激情,他们想拥有它,他们要去挣得它,他们要去保障它,他们要去赚很多钱,这些钱将服务于他们,他们把它完全盘算好。然后,他们久而久之开始意识到,这种投入在越来越多地消耗他们的关注、他们的精力、他们的专注、他们的福祉和他们的时间。它在腐蚀他们的关系。它在支配他们的专注和优先次序。于是,他们远离金钱,说:“我要去做非常不同的事。”因此,他们试图在没有钱的情况下生活,或者他们否认它。可是,这正是一个人试图调整他或她和已然成为一种瘾品的东西的关系的做法。看看瘾君子的行为。他们对他们成瘾的东西忽冷忽热。他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和辩护来把自己奉献给它,然后他们否认它,声称他们将解脱自己。之后,他们又说:“哦,我做不到。何苦呢?”他们再次屈服。

金钱是一个工具。除了满足基本生存需要之外,它是一个工具。它服务于什么宗旨呢?你在努力用它实现什么?在此你不仅必须检视自己的目标、优先次序和价值观,你还必须检视世界在要求什么。如果你在认真地寻求领悟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宗旨,那么不要只看向你自己。看向自己并看向世界。世界说:“我需要这个,我需要这个,我需要这个。”你能满足哪个需求呢?确实,需要对世界真正需求和苦难的认知,来引领人们走出对他们想要和不想要之物的陶醉——他们的自我专注。

有时需要一种非常猛然的觉醒。要么是某种非常强有力的事发生在你身上,将你摇晃出你生活其中的这个梦境,这个梦境是关于你想要什么,你必须拥有什么等等诸如此类,要么是你开始和某人参与,这个人的需求非常真实,远比你的需求切实得多,以至它将你摇晃出这个迷雾。这个梦境确实是一种陶醉形式。例如,你可能在考虑购买下一件你喜欢的物品或一橱新衣或一辆新车,然后你遇见某人需要钱来买食物,或是因为没有财务资源而无法就诊健康问题。他们的需求远比你的更正当、更真实、更紧迫。你在琐事上花费大量金钱,而他们需要钱来获得基本和重要的东西。正是需要这种类型的生命遭遇,来把你摇晃出你的自我专注,并让你感到你有某种重要的东西去奉献。

那些只是致力于自我满足的人们,是如此不快乐,如此被驱使,如此沉迷,以至于虽然他们能够示范美丽、权力、影响力和练达,可是作为人,他们真的很悲哀。他们投资在那些无法为他们或他人带来任何真正益处的东西上。

这里的问题并非在于一个人是否有钱。问题在于:“金钱是在服务于一个真正需求吗?金钱是在做为一种有用的资源吗?”看看你们的社会。年轻人想要钱来寻找乐趣和玩乐。老年人想要钱来满足他们巨大的医疗需要,并且假如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话,他们还想要更多的乐趣和玩乐。到处都是这种对乐趣和玩乐的强调。

因此,当我们应对金钱时,我们在应对宗旨。当我们应对宗旨时,我们在应对人们珍视什么以及人们觉知什么。把人们带回到和生命的一种真正参与里,更新他们的感知,即他们来此是为了贡献某种东西、奉献某种有价值的东西并留下一个重要遗产——这是强调重心。除非这是强调重心,否则金钱将是一个问题,而非一个解决方案。金钱将是一个神明或一个恶魔,一个诅咒或一个赐福。它将被灌注神奇和神秘的力量,人们将对它是什么以及用它能做什么感到深度困惑。

你的需求是渺小的。世界的需求是巨大的。当你到达这一领悟时,你将处在奉献并认知你必须奉献什么的位置上。这将被从你的内在拽出来。你不再边穿越生命边问:“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如何能够快乐?我应该做什么?我不应该做什么?”相反,你看向世界,并说:“我不能做这个,但我能做那个。我感到我可以在这里帮忙。我可以在这里做有意义的事。”

你想体验真正的灵性吗?你想拥有有意义的关系吗?你想拥有生命中的方向感吗?你想拥有一种自我价值感吗?那么贡献必须成为你的强调重心。思想的病态源于自我专注。它源于自私。当金钱服务于此时,它成为苦恼的一部分。你只需看看你周围,就能看到无数这样的示范。每个人都在努力拥有更多,然而他们感到痛苦,害怕和自己相处,害怕和其他任何人相处,害怕静心,害怕安静,害怕亲密,他们被驱使着拥有更多、更多、更多,远远超出他们合理的需求。

在本书的很多讲座里,我讲述了世界的状况——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以及正在当今世界上运作的更巨大影响力,这些正决定着世界的进化,控制着它的整体走向。你无法思考这些,如果你依然深陷于你的自我的话——你的欲望,你的需求,你的恐惧。答案不在那里。答案是重新和生命、和智慧、和内识、和内在指引进行参与。很多人迷失在世界事务里,这也很常见。这不是我所讲的。你必须做你内在的工作,你也必须做你外在的工作。在某个节点上,你无法再做更多的内在工作,因此你必须做你的外在工作。这意味着你找到世界上的一个真正需求,并为满足它而努力工作。

我已经阐述了世界更伟大运动,你必须开始意识到它的需求是巨大的。人们问:“我的召唤是什么?”我说:“看向世界。”他们问:“我的宗旨是什么?”我说:“看向世界!”睁大眼睛!不是带着恐惧或空想,而是睁大眼睛!思考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思考恢复环境的需要。思考文化间的相互浸透。思考社会所有的巨大和紧迫需求。哪个在召唤你?

如果你想让自己迷失在奢华和快乐里,你将找不到释怀。随之而来的将是内疚,因为你在浪费世界上的一个巨大资源。可以拥有快乐,可以做有乐趣的事。但是要保持你的责任感。你在此是为了对世界做贡献。世界在此不是为了纵容你并让你感到保障。你将会死。因此,你要做什么来让这次生命成为一次有意义的体验呢?拥有更多乐趣吗?放更多假期吗?买更多东西吗?如果你认为这将满足你的需求的话,那么去和那些比你拥有更多的人相处一下。如果你这样做,你肯定会确信这不是路径。

在自然里,一切事物都是有用的。没有任何东西被浪费。一切事物都在为其他所有事物做贡献。没有任何东西被挥霍。向你们的自然界学习。重新和它参与。你将看到。所有动物都需要某些东西来满足它们的生存和福祉。可是你不会看到它们为自己积累巨大的财富。世界上所有的动物,在世界上都是易感的。除了它们的保护性本能和它们为自己准备的庇护所之外,它们对世界是易感的。它们在世界上参与着。

别迷失在金钱是好是坏或快乐是好是坏这样的想法里。这总会把你引入歧途。转回来问:“我必须做什么?”在此,你看向你的天然倾向性。你评估你的天然能力,同时你看向世界的需求。你将需要做非常简单特别的事,它或许看似不相干,可对于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以及人类社会的统一来说,它依然是做贡献并且是必要的。找到你的角色并履行它,那么你将找到你的成就。不存在其他道路。如果你想知道你的价值、你的礼物和你的本质,这是道路。试图寻求逃离世界、回归上帝的超脱体验,并非道路。上帝派你到此来做事,然而你却想回到上帝那儿!

身处世界,并非仅仅是身在一个你必须找到逃路的监狱里。你将不会在世界上停留很长时间,所以你的逃离是肯定的。你并非永远被派到这里。你来自某个地方,并在回归某个地方,那里非常不同于这个世界。所以,你的逃离是肯定的。可是,当你身处这里时,你能拥有对你的古老家园的一种感觉吗?

得到疗愈的人,是进行奉献并找到场所去奉献的人。如果你知道你必须奉献,但你在找到奉献场所上有困难的话,那么开始对那些需要你所拥有之物的事或人进行奉献。它不必是你将奉献的最终场所,可它是一个起点。你通过奉献来了解你的礼物。你不是等待最终状况的到来,那时,如果代价不太大的话,你或许将奉献。你现在就开始奉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能减轻神经症或自私。在此,你的奉献并非为了你的荣耀,甚至并非为了你的灵性救赎。你奉献,是因为你被需要。你将找到你被真正需要和你能真正奉献的地方。

未来,那将是你的未来,世界的需求将变得更巨大且更紧迫,人们将被迫和彼此分享世界资源,这将远比他们现在所做的更多。他们将被迫和彼此分享他们的传承和他们所知道的。富人将变得更贫穷,穷人将需要更多。你现在所见的人们财富的很多严重不公正将得到平衡,因为资源将缩减,人口将更多。拥有巨大的个人财富,将变得越来越不恰当。除非你在生命里的角色是做一个捐助者,并且你最终把大部分财产捐出去,否则这不恰当并将越加如此。

记住,奉献并非放弃。奉献是将你的资源和你的关注导向需要你的东西。正是这带来福祉和进步,并且你的奉献将远超出它被导向的特别需求。它将提升思维环境。它将对他人投射灵感之波,让他们奉献并逃离他们自身的悲剧。

未来,那是你的未来,将需要越来越多的你。这对你是好事,但如果这一需要没有得到应对的话,这对人类将不是好事。可这对你是好事。它为你提供了真正的可能性,来唤回你的真正价值、你的真正意义和你的真正能力。你的未来意味着你将无法拥有你想拥有的所有事物。如果你想要的东西不恰当,那么你将知道。如果你把自己承诺于此,你将随身带着一种内疚和不负责任感,没有任何人能为你减轻它。

拥有太多和拥有太少一样差,因为你失去了平衡,你和生命及生命资源的关系不正确并需要改变。和金钱保持正确的关系,意味着你和你生命中的真正目标保持正确的关系,并和你周遭的世界保持正确的关系。如果你拥有太多,你将受难。同样,如果你拥有太少,你将受难。两种情况都需要改变和重新调整。你的内识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在你和金钱、和人、和生命的关系里,以及在涉及这些领域的所有特定事项里。失衡召唤着重新调整、重新评估和对你自己的一种新应用。就此而论,富人和穷人一样差。然而,穷人比富人拥有获得幸福的更大可能性,因为富人往往无法被触及。他们已经太多太多地交出了自己,他们太放纵。或许如果他们一下子变得极度贫穷,他们将能重新过他们的生命、觉醒并重新评估他们真正的需求。

拥有太多或太少,都造成不平衡并需要一种重新调整。那些富有并已然意识到这种失衡的人们,可以致力于捐出他们的资源,不是变成穷人,而是变成一个捐助者。富人的角色是成为捐助人。除了成为捐助者之外,没有任何原因变富。如果你在生命里的设计和角色是成为一名捐助者,那么你将需要大量的财务资源,你将需要其中的一小部分来继续你自己的工作,一小部分用于你的快乐和幸福。可是运用这一资源的主要焦点,是对他人奉献,并使他人能够去奉献他们自己。为何让那些生活在贫困里的人变得更富裕呢?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奉献!当富人不奉献时,他们没有为此做出一个典范,结果他们的生命变得颓废和自我毁灭。正是奉献启发着人们,这里必须出现很多伟大典范。对一些人来说,奉献将需要大量的教育。他们必须完成一种非常实用性、学院性的教育。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将需要一种不同类型的教育,一种不同类型的敏感。

金钱,如同智能一样,是一个资源。如果它得到智慧地使用和正确地导向,它能被用于一个更伟大的灵性宗旨,这将赋予它真正的意义和价值。在现实中,世界上几乎每个人都需要调整他们和金钱的关系,因为他们需要发现他们为何在此以及他们在努力实现什么。针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并非是静态的定义;它们是一种不断增长的领悟。即使你发现了关于你当下境况的真理,你也将意识到,当你前行时,对于真理的应用将需要被调整。或许你对金钱的需要将变得更大;或许这将变得更小——这有赖于你在努力实现什么。如果你在建一所医院,或再植一片森林,你将需要很多钱。在此,你给他人机会去奉献,并在他们的奉献和他们的接收里申明真正的价值。而其他一些人,将只需照顾病人和濒死者。他们可能不需要那么多钱。一些人将需要辅导。一些人将需要建造。

有太多的示例,太多以至这里无法详述。但有必要再次确认这一想法,即金钱是服务于一个真正宗旨的有用工具。如果它服务于一个不真实的目的,它将有着一个不真实的意义,并将成为人们困惑和无能的一个源泉。自我放纵地使用金钱的时代结束了。现在是贡献的时代。唯有这才能确立你和金钱、和他人以及和自己的正确关系。

因此,金钱是表达一个真正宗旨的载体。在此,它找到它真正的价值。那么,抓住这个机会,来评估你当下的需求,尽你所能来确定你现在在努力实现什么。让这基于内识,而非仅仅基于你的愿望清单。然后决定你对金钱的真正需要。这将决定你必须在世界上多么努力工作,以及你必须做什么来保障你所需的资源。如果你要求的比你需要的更多,你的工作将比你需要的更多,结果你的生命将失去平衡。有时,你为了一个重要项目必须去赚钱,并且你必须为之非常努力地工作一段时期。但它是值得的。这里的问题并非在于它的难易。而是在于它是否正确。在此,内识是你的指引,因为在你自己内在,你将知道。当事情不正确时,你将感受到。你将知道。当事情正确时,你将感受到。你将知道。你需要被暴露于正确和不正确的事,从而能够拥有这一对比。然后,你能开始感觉或感受你自己的这个“知”的更伟大部分,我们称为“内识”的你自己内在的这个重要参照点。

你将在世界上看到很多错误的事。别谴责它。让它教你来反思你自己内在的内识。让那正确的来启发你。让那不正确的来将你重新导向内识,把你带回内识。世界包含正确的和不正确的。二者都能引领你走向真正的关系。和金钱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等同于和另一个人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以及和你自己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如果它服务于一个真正的宗旨,并满足一个真正的需求,那么它的表达将是真实的,它的价值将得到确认。这是存在于所有类型的关系里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