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4月14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十八章

     考虑到眼前的重大改变,以及此刻摆在人类面前的巨大要求,以应对它自身内在的需求和应对迈进大社区的挑战,非常有必要强调发展伟大慈悲的重要性。改变是艰难的,即使是在最寻常的境遇里。它往往受到抗拒,并通常会有恐惧。它涉及不确定性,并往往带来抱怨和谴责。人们很少自愿或有意志地开展改变,即使当他们开展时,它往往比他们所预料的挑战更巨大。

正因为这个原因,现在必须采取巨大的关怀,并且人们意识到他们必须对自己慈悲。他们必须发展一个自我信赖和自我激赏的基础,即使当他们不确定、恐惧或强烈质疑他们的动机时。尤其当你意识到你必须先于他人做某件事时,当你并不确定和保证每个人都会和你一起做某件事时,更需要如此。事实上,你们很多阅读这些话语的人,将是你们族群的先驱者,这意味着你将远早于人类大众开始经历一个深远的内在改变。

这是觉知的代价;这是进步的代价;这是与世界进化保持协调一致的代价——你将知道事情,看到事情,感知事情,认知事情,并将先于他人展开进阶。这需要极大勇气。你必须信赖这些更深刻倾向,然而伴随这一信赖,在其运用中还必须具备辨识力和智慧。你不能随意或自满。你不能把你的责任交付给一个更伟大力量,因为是你需要承担和开展它们。你不能逃跑,躲藏起来,因为你已经知道得太多。你不能说:“别人将去做它,我将为他们鼓掌。”因为它是被赋予你去承担的你的独特角色。你不能站在场边说:“我不想参与。”你在参与。你需要参与。你想要参与。你只是害怕。

因此,这需要巨大关怀,以及对你自己和对他人的理解。这非常真实,因为人们的无能——他们负面的想象以及他们不健康的性情——将在压力和改变的时代大大加剧。压力和改变的时代带出人们最好和最坏的一面。在此,人们将做出非常伤害他们的福祉以及他人福祉的事情。面对巨变,人们将采取荒谬的立场。人们将试图向后退,去重申一个过去的时代,它现在看起来似乎比它过去的样子远更美好。人们将试图再次体验早已远去的过去的史诗。人们将否认他们的体验。他们将否认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他们将否认他们所知道的。他们将否认他们真正的联盟。他们将因为他们的艰难而抱怨他人。

所有这些将会发生,并以非常强烈的方式发生。为什么呢?因为面对巨变,人们是无助的,这带出他们最坏的倾向,同时也带出他们的勇气和他们奉献的能力。在下个十年里,你将看到激烈的不和谐,因为部落性社会、伦理道德团体以及不同宗教说服下的民众彼此发生碰撞,为他们自己的身份进行竞争,而这一身份正在飞速改变。一些事件将非常可怕;一些将非常伟大和鼓舞。

对于你这个参与者、观察者和内识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召唤巨大自我克制,巨大耐心和巨大慈悲的时代。自我克制意味着你必须暂时搁置你自己的很多反应,从而让一种更深刻和更无所不在的回应浮现出来并指引你。很多情况下,你必须克制你愤怒的言论和你沮丧的话语。发挥这种克制,能够让你意识到你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知道的东西。这需要巨大耐心,因为你必须等待事情的发生。你必须等待确定性。你必须等待确认。你必须等待同伴关系。你必须等待你现在想要的结果。很多情况里,你必须意识到你为自己设立的某些目标将永远无法实现。因此,这里有失望。

正如我说过的,改变需要让某些东西离去,然后接收和发展某些新的东西,这中间有一段时期你一无所有。你可能在失去财产、财务安全或需要亲密伙伴的情绪保障。你可能在失去清楚你在做什么并看清你的生命和优先次序的理性保障。

将会存在失望。理想将会挫败。巨大期望将得不到应答。渴望将被视为无望。这把你带回你自己内在的真理,带回你必须学会等待的要求,带回观察,带回不评判,带回运用这种自我克制从而获得一种源自一个更深刻体验的更深洞见。在此,你必须放弃自我安慰的想法,去贴近生命、接触生命并在很多情况里对生命保持柔软易感。在此,你重新参与到与生命的直接关系里,而非站在一边明哲保身,当生命展开它的路线时保持观望,然后因为事情没有按照你的选择发生而感到愤怒和怨恨。

这是一个直接参与的时代,这将要求一种特殊的准备,伟大的同伴,以及你要做出的一个决定:以适合你的本质和更深刻倾向的方式,去参与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去参与人类社会的统一,去参与你们物质环境的恢复。在此,你不只是一个观察者,而且是一个参与者,因为你就是一个参与者。如果你想找到生命中的宗旨,认知你的更伟大资源和你真正的内在力量,你就必须做出这一决定,强化这一决定,并活出这一决定。它不取决于另一个人;它取决于你。你是正在阅读这些话语的那个人。你是有力量做出回应的那个人。

为此,你必须学习对自己慈悲。这意味着你观察自己,给自己时间去经历发展和重新评估,获得关于你到了什么位置以及你从你的早期体验里得出什么结论的一种感知,并要接受一个事实,即在很多情况里,你将必须改变你的评估并变得柔软易感,而且不带任何解释。你将必须重新定义你的生命、你的宗旨和你的天命。

这种开放和这种易感,体现着一种内在的自我信赖。这并非你某天突然就拥有或是别人赋予你的一种自我信赖。这是你自己必须去打造的一种自我信赖。它的铸就,是通过做出决定,这些决定看似与他人的决定相矛盾,或是针对你先前为自己寻求的利益来说似乎代价巨大。它的铸就,是通过真实面对你所知道的,而不添加你自己的任何假设或结论。是让自己感受失去的痛苦和不确定,而不把这种痛苦施加给别人。是发展内在体验的一种更伟大能力,而非试图活在他人的体验里。

慈悲是不带评判地观察自己,让自己与你体验能力范畴内的真理协调一致,做生命里一个直接的参与者,选择那真实的而非那看似舒适或顺应他人的,寻求真理而非利益。当他人在改变的时代里,为了利益而重新定位自己时,你能坚持真理,并因此摆脱很多的不幸与灾难,这会降临在那些为了自己个人利益而试图以计谋战胜生命的人们。在此,你选择遵循真理,而非寻求获得和获取。你的回报将是持久的,而其他人将会失败,他们找不到针对他们的需求和他们的失望的救助和救济。

慈悲意味着你从一个更伟大视角看向世界,不给自己进行谴责的奢侈,这是通过贬低他人来证实你关于自己的想法。在此,你甘愿犯错;你甘愿困惑;你甘愿不确定;你甘愿显得愚蠢;你甘愿认知你的错误;你甘愿接受耻辱,假如耻辱必须被接受的话。这是回归你内在的真理。

巨变带领人们来到一个巨大关口上,并迫使他们通过它。巨变正是伟人呈现的地方。巨变正是伟大事物被贡献给世界的时刻。还有什么改变比人类迈进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比和其他智能生命参与到有意义的关系中,比在一个更广大场景里辨识一种更广大互动——对此你既无法理解也无法掌控——更巨大呢?还有什么改变比人类文明最终实现团结,认知共同需求,并寻求合作以及能够带来共同受益和发展的解决方案更巨大呢?这必然伴随着人类向大社区的迈进。

人类向大社区的迈进,将给每个人带来更巨大的改变。这将改变他们的境遇,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他们的自我感知,他们的机遇,他们的风险,他们的友谊,他们的交往,他们的优先次序,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宗教和他们的上帝。当看着所有这些时,这看似是灾难性的,然而它对你来说是个机遇,让你最终超越你喜好和执迷的渺小而崛起,去过一种更伟大的生命——一个与世界以及与人们的真正需求和热望相维系的生命,一个能够容纳真正的关系、深刻的满足感以及与你的灵性生命进行充分重新参与的生命。如果没有这些重大境遇督促他们,如果不是穿越巨大关口,人们无法达到这种高度。

当世界为你提供你实现进步的唯一真正希望时,为何要抱怨世界呢?当世界改变时,你不能停留在你现在的位置上。无论你此刻舒适与否,你都不能留在你现在的位置上。你必须随着生命行进。生命在行进。你的想法、你的观点、你的偏见和你的信仰,正在受到一系列更巨大事件,对你提出的一种更巨大要求以及实现进步的一个更伟大机遇的阴翳。

伴随慈悲而来的是智慧,因为慈悲确立了智慧得以呈现的条件。对自己和他人保持慈悲。保持开放。寻求一种更深刻理解。别通过评判他人和通过试图根据或许不再适用的系列标准而生活,来强化你先前的想法。

事实上,在未来的岁月里,富人和穷人,隶属所有宗教说服、所有社会次序和代表所有个人利益的民众,都将越来越多地与彼此进行参与。这将中和人类的极端倾向,并将制造一种更一致的身份感知。尽管文化多样性还有个体表达必将继续,但是人们将被迫与他人实现整合,以他们喜欢的方式和他们不喜欢的方式。将有更多的人口;将有更少的资源;将有更少的个人自由,将有关于何事必须得到决策的一种更广大共识。在此,不只是什么有利于一个团体而非另一个团体的问题;而是什么有利于所有人的问题,因为共同需求将会增长并变得远更强烈。

你无法停留在你现在的位置上——思想上,有些情况下,是身体上。面对一个巨变,你必然崛起或失败。很多人将会失败。他们将无法适应它;他们将无法接受它;他们将无法让自己与之整合。他们将无法成为改变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将成为阻碍改变的组成部分,因为改变必然发生。问题是,改变如何能以最有益的方式发生呢?你无法改变人类的命运,但你能够决定它结局的品质。

慈悲是针对一个更伟大问题选择一种更伟大回应。它是选择一种更伟大回应,比你因为一个新的或严苛的体验而自动感受到的回应更加伟大。在此,学习不评判非常重要。还要学习观察,学习安静思想,学习在聆听他人时聆听你的内在,学习耐心,学习放弃自我安慰的想法,学习放弃先前的结论而等待一种更伟大认知,学习不带很多自我定义地活着,学习接受你的问题并与它们有建设性地协作。这包括给他人保持怀疑的权益,学习理解他们为何以他们的方式做出反应,因为很多人没有做好准备成为一个正在迈进大社区的世界的一份子。挑战的时代,既能带来谴责和愤恨,也能带来慈悲和智慧。你必须有意识地选择,并一再一再一再地选择你将做出何种回应,因为这两种回应在你内在都有可能。

因此,当我讲述眼前的改变,以及处于人类存在这一重大转折点上的挑战时,不要偷偷溜走;不要被压倒;不要寻求逃离或否认。相反,要认识到,这里所呈现的一切,不过是让你起而面对境况的一个召唤。你不知道这看起来将是什么样子,或它将如何发生。或许你关于你将贡献什么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当境况要求时,其它的东西将被你贡献出来。在此,你意识到你必须成为一个更伟大的人,拥有一种更巨大的智慧和理解能力,并拥有一种更伟大的奉献能力。

你怎样实现这些呢?首先,你必须接受你生命的现状做为起始点。然后你必须开展某种形式的准备,这种准备大多非常特别,要确保你不去发明它们或修改它们以符合你当下的喜好,因为这将使你无法提升自己。你必须重新评估你的关系,包括现在以及在未来的很多节点上,以看清它们是否能够支持你的努力,无论这一努力在那个时刻看起来是多么不清晰。

此时很多人在想并问到:“什么是我生命里的召唤?什么是我的灵性宗旨?”他们常常想到一些精彩的东西,例如成为一名疗愈者,或成为一名神父或女祭祀,并拥有喜悦和灵性狂喜的神奇体验。或许他们看到自己在疗愈病者,庄严宏伟,生活在美丽的地方,过着一个美丽的生命等等诸如此类。哦,非常重要的是,你要认识到这是一种童话,鲜有例外,所有这些想法都必须被摒弃。

为了找到你生命里的召唤和灵性宗旨,你必须学习进行准备。在此,你学习基于你所知道的做出决策,而非你所想到或想要的。在此你卷起袖子,开始参与到生命里。在此,你变得基本、坦诚、简单和直接。你的荣耀将来自于此,而非来自活出空想。这是过一种真正灵性生命的实相。回报是深刻和无所不在的,但它们很少被那些寻求荣耀和狂喜做为他们体验基础的人们认知。有做事者和做梦者。成为一个做事者。梦想只是在浪费你的生命,除非它们能够被做到,并且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必须由你来做。

因此,关于你对你的灵性召唤或灵性宗旨是什么的期待,你必须擦净石板,抹掉所有那些形象,放下那些空想。保持开放、慈悲、耐心、观察并做好行动的准备。等待行动真正被召唤的时刻,并抵御所有促使你去行动的不成熟动机。承诺去学习、去摒弃、去发现真理,无论你必须在你内在直面什么,无论你可能必须去做什么。正是这种坚守慈悲、坚守慈悲所要求之一切的承诺,将让你能够向前发展,跟上世界运动的节奏,这样你的真正礼物就能通过你而找到它们的呈现。

你无法从你自己拽出你的真正礼物;你无法通过对话或灵性修习将它们带出来;你无法勒紧自己而把它们挤出来。你必须处在正确的思想框架里,正确的环境里,与正确的人在一起。然后它们将会产生,它们带着如此大的威力产生,以至你无法否认它们或误解它们。然而,要到达你处于正确思想状态、与正确的人在一起并处在正确环境里的这一位置,需要进行准备。这需要慈悲以及我所讲到的一切。

因此要耐心。你在缓慢地成长,因为你在发展某种重要的东西。成长迅速的东西会迅速死亡。就那么发生的东西,在一下刻就逝去。伟大的成就源于伟大的准备。当你问自己:“我能做什么来支持这里生命的进化呢?我能做什么来找到我宗旨的基础呢?我能做什么来发展必要的思想状态呢?”我说准备,观察和保持坦诚。当那个准备形式来到你面前时,你将认知它,尽管你可能会抗拒它或试图否认它。它对你来说是正确时间的正确东西。或许你在开始你的准备时想:“这只是短时间。它不会要求我太多。我只会奉献一点点,直至我确定为止。”然而,如果它是正确的准备,那么它所要求的将比你计划奉献的更加多,你将通过奉献发现你有更多可以奉献。奉献是这里的强调。

你或许会问:“我怎么可能开展你所说的所有这些呢?”我说,变得坦诚,变得简单,变得耐心。进行准备。接受那个为你制作的准备。别为自己发明一个准备。去参与。没人能替你做这个;你必须去做它。如果你寻求认知真正的宗旨是什么,那么去贡献给某个已然为他们自己找到宗旨的人,他们将帮助你找到你自己的道路。如果你感到你的生命里拥有伟大,那么去阅读,去了解,如果有可能的话去与伟大的人联系。如果你希望认知大社区内识之路,那么你必须研习它、整合它、消化它并活出它。你不能涉猎它、游戏它、试试它的尺寸。你必须接纳它!如果你这样做,那么它将为你产生它的回报。你与生命的关系也同样。你接纳它;你不游戏它或取样它。你接纳它!你与你的思想和与你的身体的关系,你与内识的关系——你接纳它们!

这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不是左右矛盾的时候。这是承诺的时候,内在决心的时候,向前行进的时候。有很多事情你已经知道你必须去做。是时候去做它们了。这是你的起点。做你今天知道的事情,那么明天你将知道某些事情。做你明天知道的事情,那么后天你将知道某些事情。这是内识被唤回的方式。

无论你做什么,无论它是一个智慧的决定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无论你是崇高地行动,还是以不利方式行动,总是回归到耐心、谅解、克制、观察和重新评估——所有这些构成了慈悲。看着他人,不带批判或自以为是,而是带着理解,理解他们也在挣扎着学习面对生活在一个改变的世界里。他们也在学习面对他们自己的失败和他们自己成功的可能性。你越多地看到你自己的挣扎,你将越多地理解他们,你将不会那么轻易去谴责他们或遣走他们。

那些智慧和慈悲的人们已然面对了他们自己的苦难,并穿越了它。现在他们能够面对世界的苦难,并为它的解决做贡献——不仅是因为他们有好主意,而是因为他们已走过那条路,并已找到了解决方案和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