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1月26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一章

达到你的个人目标并获取东西是件很棒的事,但这只在短时期内。如果你想持续拥有这些东西,那么你需要付出巨大代价,一部分需要你现在付出,还有一部分你以后会付出。这些代价也许会以压力、不忠、失望、贪婪来衡量,也许会以伴随着任一目标达成的其他类似性问题和错误来衡量,即使那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但是个人目标和获取的最大代价还是造成你与你内在的内识脱离了。你的执迷掩盖了你真正的决心、真正的倾向和内心的声音,它始终在对你讲话,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能给你指引、保护和忠告。

当你达成愿望的那一瞬间你感觉会很棒,并对自己说,“我做了,并且做到了!”但是这一瞬间会持续多长时间呢?它带来了什么呢?难道接下来的不是你将如何为保护和扩展那个获取或成就而感到焦虑吗?难道它没有带来一阵空虚,让你觉得你必须为建立新的目标、踏上新的征途,为新的拥有而努力吗?在这里,你的成功很短暂,并且很快被新的问题和焦虑所代替。

是的,你可以从世界上得到很大的鼓舞,也有很多人为你的成功而喝彩,但是这种愉悦会持续多长时间呢?毫无疑问,它会昙花一现。而且难道当其他人认可你的努力时你的骄傲自大也是一种愉悦吗?难道当你的内心质疑和需求仍没有得到满足时你所得到的恭维也是一种愉悦吗?因此,你又开始了奋斗,应对很多困境、计划,情绪激昂地工作以获得更高的职位,而这只会带给你一个短暂的快乐和满意的感觉。确实,去考量这些代价,不管是获得成就之前还是之后的,假如它达成了的话,然后把它与由此产生的快乐或者满足进行衡量。

如果你能够坦诚而清晰地看待这些,用你自己的生命作为一个示范,还有他人的示范,很显然你会看到这些只不过都是徒劳和虚妄的追求。你所成就的持久而有意义的东西是多么稀少,给世界带来的幸福又是多么微茫。即使你寻求成就某种东西,并且尽可能以合乎道德的方式实现了它,并没有给其他人招致侮辱和伤害,而它又让你付出了什么代价呢?当生命从身边掠过——在分分秒秒中,那些简单的快乐和惊奇在你热切地全神贯注于完成你的目标时溜走了。而当你又试图完成下一目标时,你没有痛苦地感觉到你失去了什么吗?你没有痛苦地意识到最近的这个追求并不值得吗?毕竟占有那件东西或者拥有这种新能力并不真的是一项伟大成就。

你必须考虑这些问题,并且你会考虑这些问题,特别是在你感到失望的时刻,还有当你的成功——假如成功了的话——被接下来的空虚和可怕的质疑紧随着,“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我只剩下了什么?”确实,如果目标没有达到,你会质疑自己。也许一开始,你会质疑自己的价值观或与你相处的那些人的价值观。但是,如果你是坦诚的,你就会开始质疑自己的优先次序和动机。是什么导致你开始这种追求?是什么让你一直这样?它真的是有意义的吗?这真的是你来到这里的目的吗?这些最根本的问题用一种体验来解答了——一种在一开始非常痛苦的体验,因为触及到某种已经等待了你,哦,许久的东西时,那是痛苦的。但是一旦你碰触了一个根本真理时,这种痛苦很快就被更伟大的洞察力和内心的秩序重建所代替。这些体验是不断内省的结果,它们往往源于重大失望,随后在重新评估中展开。

为了走向一个新的方向,走向发现你生命中真正的深度和宗旨,你必须放下你的野心。在这里,你所面临的首要事情之一就是质疑,“我现在该做什么?”就好像你所做的代表着你是谁。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巨大困惑充满了焦虑和担心,担心没有了他们所有的那些个人目标,没有什么能被成就,没有什么将会发生,也没有幸福,没有成就,没有价值和关系——只有空虚和失望。如果内识没有活在你的内在,这就是事实。如果内识没有和你在一起,你所有的价值都源于你做了什么以及拥有了什么。但是内识的确活在你的内心,一个超越你个人渴望和恐惧,超越你个人野心和焦虑,甚至超越你的个性的活生生的实相。它活在你的内在,它是伟大的。它是安静的。

内识就活在你的内在,但是就像你正在跳动的心脏,正在活动的器官一样,你没有意识到它。你身体的工作贯穿于你整个的生命,却只得到了极少的关注、感激和理解。内识也是这样,它时时刻刻都在运作,但是没有得到你的关注,因为它不是你计划和野心的一部分。它不是你为了获得某些东西,为了成为某人以及为了保护自己以免受损而努力奋斗的一部分。它一直没有被认知。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它依然服务于你。尽管它的服务大部分被忽略掉了,它依然在保护你,甚至在关键时刻为了从巨大灾难中拯救你它会越过你的个人特权。然而,它不会打扰你的个人生活,它只是简单地行使它的职责来保护你、支持你,引领你达到自我实现的方向。它是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思想。

因此,当你忙于你的计划、目标、恐惧、焦虑以及伴随它们的所有梦想和理念时,内识仍在你的内心。但是你没有和内识在一起。失望会带你走向内识,即使是那惊鸿一瞥,它是在向你阐释你的那些追求是毫无价值的。这是给你一个停顿让你重新思考你的动机和主要努力。随之,这种重新思考会引领你体验你内在一直存在的某种新东西。

这种发现会给你指明一个不同的方向,一个很少有人涉足的方向。因此,它是神秘的。其途径是未知的,然而由于已经有人踏上这条路,尽管他们在旅程中摔跤无数,仍为你铺就一条路。为了走向这个方向,你不能拥有野心,因为一开始你不知道会往哪里走,你将要做什么,甚至为什么你要做。尽管你会给出个人理由来证明你的参与是值得的,你的理由和说辞也将早晚会不足以证明你为什么选择这条路。

选择了内识之路,你就进入了神秘国度。选择了野心之路,你就会追随他人的野心。在这里,你将会有许多同伴。当你追随你的野心时,你会尖锐地评判自己和别人,称这个团体是胜者、那个团体是败者,这个团体是好的、那个团体是坏的,并始终想加入到赢的一方。

为了选择一条不同的路,就必须先停止——停止不断地想拥有这个、想成为那个、想达成这个、想避免那个的那些奋斗。你必须停止鞭策你自己,静下心来,直到你感觉到要走向一个不同的方向。这会开始一段临界融合的时期。很长一段时间你会徘徊在沙漠中,也就是说,不确定你要去哪里,在做什么。然而,如果你不干涉的话,实际上你正在去往某处。

这条真正的路不是通往个人野心之路,因此它很难定义。每一个踏上这条路的人都会经历一个迷惑的时期,与事物发生冲突,不确定他们去哪里,为什么要去。没有人能勾勒出他们旅程的这个部分。根据你以前的野心和所有过往的标准和价值观,你也许显得非常傻——愚蠢而且傻,像迷失了的灵魂。但是,你并没有迷失,你远不像过去那样迷失,当你每天挣扎于自己的时候,当你屈服于为了幸福认为必须拥有、必须要做、必须成为那些东西的时候。那时你是迷失的,因为你对内识是关闭的。即使你珍视坦诚,但是过去你无法对自己充分坦诚,因为你无法感觉到你更深的倾向。你只能对自己以及对他人歪曲你自己。

现在你感受到了更多的坦诚但是更少的确定性。也许你现在感觉和自己联接得更多,但却有着更少地关于如何去生活的定义。这是一个不要做太多决定的时期。这是一个保持开放和维持简单生活的时期——简单的就业和简单的参与。如果你是单身,这是一个要保持远离主要关系的时期。如果你身处一个主要关系里,这是一个避免去改变这个主要关系的时期。这是一个内在重新评估的时期。但这不是一个思维过程。

当你四顾心茫然,或者看似如此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正在遵循一个特定的方向,并且沿途有些特定的线索,也有一定的向导和事情在帮助你。尽管你的路依然定义不清,并似乎难以理解,其实你正在走向一个特定的方向。

人们在这里会犯的错误是他们努力将他们的野心带到这种情境中。现在他们认为他们将要获得精神的高度。现在他们认为他们将会有灵性的关系。现在他们认为将拥有精神财富、精神力量和精神声望。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人们再一次重新定义自己,并且迷失了。现在他们双重迷失,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在做着某种非常真实的事情,其实他们仅仅是再一次展现出他们的野心。现在这更加难以被认识到,因为每件事看上去都是有益的。但这与一个人想赚到一百万美元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仅仅是看上去更有益,因此这更难看出这不过是另一种自欺欺人。

如果你能够抵制野心,并保持在一种未知和不确定的状态下,那么你的路将会显现出来,你会慢慢地遵循它。当你继续前行,你会认识到你正在走向明确的方向,你去那儿是为了你可以体验到的那些宗旨,即使你现在仍不能定义它们。你也将认识到你不是单独前行,因为同伴将会到来加入你。如果你能在这里避免野心和自我定义,你将会更有力地前进,你内在的内识也将越来越成为你能够体验的指引、灵感和保护的源泉。没有了你控制和规划你人生的企图,内识将会显现出来。这并不意味着你的无能和被动,它仅仅意味着你参与到了更伟大的事物当中来。在这里你带着你以前的独立自主,并将它运用到你对拥有内识和对过一种更真实生活的渴望里。那是一个承诺。如果这能够得到坦诚和真诚的遵循,如果你愿意为之而奋斗,你将能够产生足够的能量走上内识之路。

在这个变迁的时期,一切都被重新定义。然而,仍有许多事情在一段相当长的时期内还不能被定义。在这个时期内,你必须从你的自我定义中解脱出来,获得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你必须从你关于世界和关于他人的所有信仰和假设中解脱出来,从所有伴随它们的评判和不满中解脱出来。这是一种你能够体验到的自由。只有在这里,一旦你完全踏上了这条路,你才能够看清野心不过是人间地狱的一种形式。不管他们是在巨大的追求中成功了还是失败了,都只有很少的快乐,对生命很少的同情心,和他人很少的亲和力以及很少的满足感。这一切都是很悲惨的。

当你在大社区内识之路上前进时,你将会看到,特别是在鼓舞着你的那些人的生命里看到,当人们允许一个更伟大内识在他们内在显现,并将它与他们各自奋斗领域的实际技能结合在一起时,伟大的事情被成就了。这会产生一些具有持久价值的东西。他们的活动消耗着他们,但是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你可以看到,有时候他们取得了一些对他们成就的奖励和承认,但是往往得不到。他们在追随着某种其他东西。他们正在参与到一个更伟大实相里去成就某些东西。有时他们创造了一些有实际价值的东西,有时他们创造的仅仅是神秘。他们的个人目标不是驱动力。他们做什么、成为什么、拥有什么的渴望并不是他们力量的源泉。这不是他们参与的原因。是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部分个人野心会参与其中,但它们不是主导性的。个人野心在这个世界上从不能创造什么价值,只有一个更大的主动性,它源自于个体内在的内识,并和与他们共同协作的那些人的内识相结合,才会产生更大的价值。

     对于那些选择了内识之路并仍处于内心荒漠徘徊期的人们来说,几乎没有什么能保证他们将能在任何时候为任何人制造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里没有成功的保证。没有名誉、没有荣耀、没有财富。他们不会获得爱和金钱。他们不知道他们将从这种境况里获得什么。他们做这件事仅仅是因为他们必须这么做。或者是他们以前的生活太痛苦或者他们体验到有什么在召唤着他们——往往是两者合一。他们将会制造出什么,他们无法说。他们将成为谁,他们无法说。他们将拥有什么,他们无法说。现在有赖于那个更伟大力量来决定。他们现在站在那儿,愿意做任何需要做的事情。他们是真的想做,他们的结果超出他们自己的决定。他们现在可以是能实现具体结果或神秘结果的主要参与者了,不管是什么,但是他们不知道正在创造什么。他们现在只是参与到创造中。现在他们有一个更大的前途。然而在前行的路上仍有许多陷阱,他们会犯各种错误,尤其当他们试图重新掌控和决定他们追求的性质和方向的时候。但是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将会了解内识的实相,内识的方向和内识在他们个人生活中的表达。

为了体验内识,你必须遵循内识。为了珍视内识,你必须遵循内识。为了理解内识,你必须遵循内识。你根本不可能远离它而对它有所理解。你不能准确地说,“嗯,我有一个直觉的体验,这就是全部。”内识要更加伟大,伟大得多,你必须遵循它才能认知它。为了认知它,你就必须没有野心地前行。

    为了开始这一旅程,你必须让你的野心破灭。实际上,它们不会破灭。你仅仅是开始认识到它们是什么以及会带来什么。这看上去是破灭,因为如果没有野心,你会认为自己什么也不是,不知去何方。因此,失败的感觉会注入到你生命的伟大重塑过程中。当你前行时,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思想将会浮现,并将成为你的方向、成就和意义的源泉。你无法发现这些。你只能在你前行时去参与和学习。

    这对于人们来说,是多么简单又是多么困难,因为他们已经与上帝解离了,并试图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上帝。不管他们是执意要掌控自己的生活还是要把自己交给一个关于上帝的想法,一个遥远的上帝,一个不会给他们忠告的上帝。不论是这两种极端的哪一种,或者介于之间的任何一种境况,都是由野心来支配的。那些统领者愿意承担负责,而那些顺从的追随者不愿承担负责。但是由于他们的动机,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

    为了了解内识是真实的,为了理解它在你生命中的临在和表达,你必须遵循它——不要认为它会为你做任何事情,而是要意识到它将会给你需要去做的事情。它会将带你到特定的事物中,而远离一些别的东西。它会带给你一个机会,让新的人加入你,让旧的人离开。这些都没有野心的参与。

    像这样来思考野心:它是试图让分离得以运作。它是试图让你个体性的、自己创造的自我得到满足。这种追求必须失败,才能让你开始意识到,你拥有一个更伟大的生命,它不因你的自我定义而存在,但是它需要你的帮助和你所有的能量来实现它的表达。这是一个新的生命,新的冲动,新的动机。它稀有是因为很少有人开展它。它伟大是因为它的领域超越了人类野心的范畴。它神秘是因为它的起源来自世界之外。它有益是因为它产生了一个更伟大的效果,并使人们感到满意。

    下一次当你再询问自己:“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询问你自己一个不同的问题:“如果我什么也不想要,我在寻找什么?”问你自己这个不同的问题,新的问题就会接着到来。这是一个不同类型的问题,并且会引领你到一个新的方向。如果你相信你对于成就的努力是让你满意的话,那么请花一些时间关注那些比你更执著于追逐的人,看看他们有什么结果。看看他们的生命质量,看看他们的满意度,看看他们的人际关系能力和体验亲和力和社区的能力。他们启迪你了吗?或者他们所拥有的启发你了吗?这将对你没有什么不同。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你都错过了你生命的本质。这就是你为什么必须重新选择,重新询问自己新问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