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改变的巨浪
第四部 > 改变的巨浪 > 第四章

当今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感到巨变正在来临,不只如此,他们已经开始回应来自内识的讯息,他们内在的这个更深刻智能告诉他们去做某些事,在他们的生命中做出某些调整或改变,去采取某些形式的行动。

然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无法做出回应。他们感到了那个讯息的警示,或者他们看到了征象,但他们没有被推动着做出行动。他们认知了需求。他们认知了一个可能的危险。但他们没有回应。他们没有为此采取任何行动。

这代表着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内识在那个个体内在还不够强大,不足以推动他们。实际上,内识是足够强大的,但他们没有与它建立一个足够强大的联接,无法感受到他们内在的催促和运动。它就像一个遥远的声音、一个飘过的影像或一个瞬间的情绪,就好像内识在和他们沟通,然而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隔着一堵巨大厚重的墙。内识在他们内在是强大的,但他们还没有能力回应它。

因此这种无力回应,或者你可以称之为无-回应-能力(ir-response-ability),是一个根本问题。正因为如此,在学习内识进阶中,有一个建立桥梁的过程,从你的思维思想——从你的智力——它主要由社会熏陶和过往体验构建起来,通向上帝创造的内识的更深刻思想,它超越社会熏陶所及,它不会被任何世间或其他世界的力量所操控或改变。

建立这座桥梁非常重要,因为很多人将会看到征象,感受到他们内在的征象,看到世界上的征象,但他们不会回应。他们可能摇摇头,说:“哦,好吧,这是一个关注。”他们可能告诉他们的朋友:“哦,今天我有一个想法让我担忧,”或“我看到世界上在发生某件事,这可能会非常艰难。”他们在回应,但不是在行动的层面上。这些征象在引发关注。它们在引发质疑。它们在警示那个人,但那个人还无法真正做出回应。

因此,虽然这些征象被认知了,但那个人还是继续做他们通常做的事,继续他们的日常生活,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是的,存在着越来越多的关注。是的,他们感到巨变和艰难正在到来。是的,他们可能觉察到在某些特定领域里艰难已然出现。但他们没有以一种会推动他们生命的方式做出回应。

给你的征象不只是用来启迪你、娱乐你、激发警示或关注的。它们被赋予你是为了通知你,很多情况里是为了推动你做出某种行动。但你必须感受这些讯息。它们不能只是遥远的渺小影像、瞬间的情绪或飘过的想法。你必须更有力地参与它们,从而能够接收它们所包含的指示。

世界本身将告诉你什么正在来临,只要你知道如何解读它、辨识它的征象和讯息。你这样做时不带任何对你自身思想、空想或恐惧的投射。你只是观察和聆听着,画面一片一片地汇成一体。但是,为了拥有这种思想的明晰,你必须去观察,不做结论,不试图将事物联系在一起,不试图让事物简单化和可理解。相反,就像构建一副拼图一样,你让拼块逐一呈现并拼合在一起。

这称之为“看见”。大部分人看不见,因为他们没有带着这种专注去看。他们不耐心,他们想要结论。他们想要解决方案。他们想要答案。他们想即刻理解它。他们想让画面即刻显现——明明白白且可以理解。他们无法不加干涉地耐心等待和观察,让征象告诉他们,让画面变得清晰。这称之为“看见”。

“听见”也同样。你听到某些事,你不去下结论或用这些事来强化你当前的假设和信仰,相反,你让它们简单地留在你的思想里——进行构建。让它们通知你,而非努力利用它们来强化你自己的想法或立场。

显然,所有这些需要谦卑,需要自愿并承诺放下假设、偏见、预想等等。为了真正看见和听见,你必须采取这种方式。不过你必须热诚地看,你必须热诚地听。你必须承诺自己去看见和听见。它不是你偶一为之的不经意行事。它不是你定期去做的事,只是去看一下或听一下。而是要像动物们所做的那样。它们总是在看、在听,因为存在着危险,它们准备好做出回应,否则它们无法生存。

现在对整个人类来说,存在着越来越多的危险,大自然已然训练了你去回应它,为了生存你需要去回应它。然而人们不去看、不去听。他们忙着自己的事务,而不去看向地平线,不去聆听世界的征象。即使他们听到什么,他们也不去理会,或只是和他们的朋友谈论它,或是利用它来强化某些看法或他们对他人的评判,结果讯息在他们那里遗失了。他们将无法接收那个指示,它会提示他们必须做某件事。

如果人们看见、听见,但没有采取行动,那么他们就没有真正看见。他们没有真正听见。它没有超越智力触及他们内在的更深处。他们没有真正做出回应,因此他们没有真正负起责任。

为了对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你必将采取很多行动。其中一些在当时看来非常不合逻辑。你无法向他人证明或解释它们。但你依然必须采取它们,因为你内在的内识,你内在的更深刻智能,在催促你。如果你与内识的联接正变得更强大,那么你就能够回应它。现在,它不再只是一个细小的声音、一个瞬间的影像或一个片刻的认知。现在它是你内心正在呈现的一种更深刻确认,一种持续的关注或需求。你无法再忽视它、否认它或轻易地推开它,因为它现在在竞争着你的注意力。

一开始,你必须学习变得静心和观察——不带评判地看,不做结论地看,寻找征象。征象并非比比皆是,但存在着足够多的征象,如果你善于观察,并每天把自己投入到观察中,那么你将开始看到一些东西,它们将从其他所有事物中凸显出来。它们将会凸显。它们将给你留下深刻印象,而非只是你听到或读到的通常那些吸引人或令人不安的东西。它们将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留意它们。记下它们。记下日期、时间和地点,这样你就能开始将拼图的拼块凑在一起。

你应该多看少想,多听少说,不带谴责或评判地观察他人,放下你的评判和评估习惯而去聆听。记住,空中的鸟儿和地上的动物总是在听、在看。它们必须保持留心。

人类陷入它的巨大放纵、它的巨大冲突、它的巨大痴迷和沉溺里太长时间了,现在人类必须去听,去看,去留心,而不试图错误地强化自己,不试图给一切事物投以阴暗和恐惧。现在是聆听和留心的时候了。奇怪的是,人类作为世界上最智能的动物,却在以最不智能的方式运作和行动着。

因此,上帝必须给出一个重大警示。这一警示必须带着慈悲,但也必须带着明晰和力量被赋予,因为人们习惯于不去看、不去听、不去留意。他们不知道如何辨析世界的征象,或来自他们内在内识的征象。他们不够接近他们内在的内识,感觉不到他们内在内识的运动——内识在推动他们去做某些事,去采取行动,或以某种特定方式去改变他们的活动。

人们以为为了对艰难做出准备,你只需从外在强化自己。你在家里存储粮食,或者你只需采取一种更防卫性的位置。或者在极端情况下,你就像濒临战争时那样行动,搬到某个遥远的地方,武装起自己,恐惧地看着一切。

但这是愚蠢的,因为内在准备比外在准备更重要。因为你还不知道你在为什么做准备。你不知道事情将如何发展。还有,因为你在此最终是为了服务人类而非逃离人类,所以如果你只是努力为自己构建安全的话,你就没有真正和你生命的真相进行参与。面对改变的巨浪,你为自己构建的任何安全,将依然是不安全的。

你无法逃跑,躲到岩石下面。你将需要他人来帮助你。你将需要分享你的天赋和技能。你将需要他人的天赋和技能。你将需要有意义的关系,否则你将无法成功。逃到某个遥远的地方是极度愚蠢和极度危险的。

正因为如此,内在准备是根本性的。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解读世界的征象,你就不知道在变动的环境里该做些什么。你将出于恐惧或攻击而行动,或者你将信任那些你不该信任的事物,或者你将把自己交付给那些只会引领你进入更巨大危险的人,或者你把自己交付给其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政治说服里。如果你无法看见、无法认知,那么你将不知道该做什么,你将追随那些宣称他们知道该做什么的人,但他们大多情况下会引导你走进更大的危险中。

上帝已经给了你一个答案。但你必须开始认知这个答案,和这个答案一起生活并运用这个答案,不改变它,不否认它,不试图将它和其他事物结合起来。你必须在谦卑和耐心里,但同时必须带着承诺和坚持,和它一起生活。

如果你只是强化你自己,并且这就是你从外在所做的一切的话,那么其他人将会来拿走你所拥有的东西。如果你只是储存食物和其他必需品,并且这就是你所做的一切的话,那么其他人将会来拿走你所拥有的东西。无处可逃可躲,你看。当你最终开始意识到这点时,你将认识到你没有答案,或许那时,唯有那时,你将转向内识。你将祈求上帝的指引。你将祈求上帝的帮助。你将祈求上帝的解救。或许你将拥有一个开放的思想,并意识到:如果没有真正的内在确定性,内识提供的确定性,那么你就没有优势。你没有安全。你没有明晰,没有确定的方向。

这种看见、认知并感受内识运动的能力——接收你内在内识和世界征象的指示,它将推动你采取行动或重新思考你的行动、你的行为、你的目标和你的目的——这是真正的转折点。

当今越来越多的人——很多很多人——在担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真的关注,但他们没有行动。他们没有随着内识行动。他们没有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他们只是关注。究竟需要什么,才能带他们到达那个真正采取行动、改变他们生命路线、改变他们目标的节点呢?究竟需要什么呢?

如果他们能够接收来自内识的指示,并能在那个层面上做出回应,那么他们将能提前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他们将有时间进行准备,做出有时是非常艰难的必要改变和调整,以重新定位他们自己——获得一个更强大的位置,让自己远离有害方式,减少他们的孱弱易感,由此增加他们为他人提供服务的可能性。

可是如果他们等到改变的需求变得铺天盖地时,那就太晚了。那时所有人会惊慌失措。他们像原野里的一群野兽一样惊慌失措。他们将四处逃窜。他们的行动将没有任何确定性或任何原因。他们的行动将不顾一切。

如果你等到证据铺天盖地时,你再想进行任何明智的准备已经太晚了。那时你的位置将无法维续。你将处于一个极度无力和易感的位置上。那时你的选择将少之又少。商店货架上将没有食物。银行将关闭。人们将惊慌失措。制造这种惊慌失措并不很难。

你不想处在这个位置上。你必须在他人行动之前采取行动。你必须在他人准备之前进行准备。你必须基于你内在内识的力量和基于世界的迹象采取行动,而非基于他人的共识。因为当每个人都同意改变的巨浪已经临头时,要想准备就太晚了。你必须拥有这一力量和这一诚实。

正如开始提到的,在对内识的运动做出回应的能力方面,存在着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没有能力回应,因为你对内识的觉知及你与内识的联接还不够强大,因此你无法感知它在你生命里的运动、接收它的讯息并据此采取行动。

第二个问题是你对他人的义务和承诺。这代表着非常普遍的情况。每种情况都和其他情况有所不同。不过这给很多人提出了重大难题,他们或许有一个处于巨大麻烦或艰难中的家庭成员,他们感到有义务有责任供养这个人。那么该如何看待这种情况呢?这里的指导方针是什么?该如何前行呢?每种情况都有几分独特性,因此这里的指导方针非常笼统、非常概括,但有些事情你必须在一开始就认知。

在生命里,你的首要责任是对内识负责,因为这是你对上帝的责任。这是你遵循你的良知的责任——遵循你的良知,超过你的想法、你的信仰、你对他人的妥协;超过你对快乐的渴望和你对痛苦的恐惧;超过你对财富的获取和对贫困的恐惧——超过一切。这是你的首要责任。

现在为了让它成为你的一个有效实相,它必须被慢慢地应用到很多境况里,正因为如此,你需要时间进行准备。你不想当巨浪来临时还站在海滩上。

但接下来是依赖关系问题。这代表了很多种状况,不过在首要指导方针即你的首要责任是对内识负责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则和境况。抚养你的孩子长大成人是你的责任。你不能遗弃他们。你必须守在他们身边。只有在极度特殊的情况下,例如他们有着严重的自我破坏性或不可管束,那么你不得不和他们分开。但这只适用于他们发展的后期阶段,并且只是非常罕见的特例。

如果你的父母没有能力自我支持,那么在某些情况下,你必须供养他们,这是一个责任。这对很多人来说显然是事实。别以为未来政府或养老系统将会供养老年人,你不会有任何责任。很多人将必须面对这个,这必须成为他们准备的一部分。

还有些情况里,你确实必须服务另一个人。你在那里就是为了服务他们。你必须照顾他们。通常,这涉及严重残废的人,你会感到你对他们有种承诺。尽管这会很困难,有时会极度难以忍受,但你知道你必须留在他们身边。这很明确。

然而在众多其他实例里,情况则不同。如果你和某人处在关系里,那个人不会为改变巨浪进行准备,或者还贬低你为此所做的努力,那么你最好离开他们,并且迅速离开,因为他们挡住了你的路。他们在阻碍你。他们在破坏你的进程。他们在贬低你以及你和内识的关系。在此,你必须切断绳索,让人们离开——不是出于敌意,而是出于你们无法共同前行的确定性。

如果你有一个配偶,或与某人处于一个认真的关系里,那个人有精神障碍或有任何形式的不健全,那么你是否留在他们身边,将取决于内识。但你必须做好准备在必要时离开他们——为了保护你自己,为了保护你的孩子,或者为了保护你年迈的父母,你的责任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你不应该被某个不会或不能在生命中前行的人拖累。

对很多人来说,这代表着他们的第一个重大关口,因为这是一个极大的障碍,它已经拖住了他们的生命,并且可能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因此当他们成为内识学生时,会立刻面对这个问题。“我的生命里有一个我与之绑在一起的人,但我们没有结合。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们建立了一种不健康的彼此依赖。”

大部分情况下,你必须摆脱这些境况。除非内识,你内在的更深刻真理,对此做出特例处理,你才应该对此做特例处理。如果你被他人阻碍着,你就无法前行。如果你为了他人而滞留在后面——以启动他们;支持他们;努力说服他们、劝说他们、教育他们或改变他们——那么你就无法攀登高山。你必须切断绳索。生命要求这样。内识要求这样。你知道这是事实。它将赋予你更伟大力量,它将构建你的正直,它将通过采取这些行动把自信归还给你,即使这些行动非常艰难。

如果他人注定要失败,或决心要失败,那你必须让他们失败。你无法托起他们。你必须让他们遵循他们生命的路径。你不对他们负责。只有当他们是你的孩子或你年迈的父母时,才会例外。但即使在此,在某些极端情况里也必须破例处理。

如果你的首要责任是对内识负责,那么你是自由的。但自由必须被挣得。自由必须被赢取。你必须战胜你思想里的其他倾向性——内疚、义务、他人的谴责、对认可的需要、对财务安全的需要、对社会认同的需要。现在这些必须被克服,就好像你在和敌对力量作战一样。它们必须在你的内心被克服。你无法拥有一切。你不能既呆在你现在的位置,又同时前行。你不能既赢得他人的认可,又遵循你内在的内识。

你可以赞美上帝。你可以崇拜上帝。你可以屈膝匍匐。你可以在寺庙里敬拜。但是如果你不去开展上帝给你去做的事情的话,那么你就不尊重上帝。你不珍视上帝。你没有履行上帝派你到此要做的事,它在大多数情况里,完全不同于你对你生命的想法以及你对成就和幸福的理解。

你必须接受你并不知道你的更伟大宗旨,并放弃猜测它是什么的所有企图。最好是带着一个开放的思想并向前行进,而不是抱持着宏伟的结论。

在对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中的真正问题在于,你是否能看到它们,听到它们和感受它们,以及你是否能迈出这个准备可能要求你的很多步骤。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你的政治观点、你的社会地位、你对自己的评估、你的兴趣、你的爱好、你的朋友、你的联系、你的天赋、你的技能。如果你不能看见、认知和回应,那么所有这些东西现在都无法帮到你。

你在进入高度不确定的时代。事物将加速变化,有时是以非常不可预料的方式。内识现在在推动你,但你必须回应内识以感知你必须做什么。本书提供了一系列“建议”。如果你能遵循它们的话,它们将能带你走很远。除此之外,你必须成为内识的学生,学习内识之路,遵循你内在和他人内在的内识的力量和临在。

不过,你必须拥有自由去回应内识,并跟随内识行动。任何想法、任何信仰、任何对他人的承诺,以及任何其他义务,都不应该挡住道路。或许你会觉得你自私和自我为中心,并且他人可能会指责你自私和自我为中心。但如果你的行动是正确的,那么你就是在服务上帝。你在开展上帝给你的指导,你这样做时,不会为满足他人的需求、期望或认可而做出妥协。在此,你遵循内识行动的自由将来之不易。别以为它很容易,否则你将低估对手,你将高估你成功的希望。

上帝赋予了你内识的力量和临在。你可以向上帝要求奇迹。你可以请求上帝从你的沉船上拯救你。你可以祈祷所有的事。可是如果你无法回应上帝赋予你的东西,那么实际上你的祷告和祈祷是不坦诚的。它们源自无知、自大和愚蠢。上帝不会惩罚你,但你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道路上,你将面对不断减少的选择和机会。

新讯息的目的是辅导你、警示你、鼓励你和准备你。它让你做出准备去应对的东西,完全不同于你过去的体验,它是一个更广大规模的东西——这一规模如此宏大,以至你难以想像。

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一个威胁,如果你认为这只是黑暗和末日预言,那么你就没有认知它实是爱的礼物,你还没有对活在你内心的,上帝置于那里以指引你、祝福你和准备你的更伟大力量做出回应或负起责任。

现在是去看、学习、聆听和遵循的时候了。看向世界。聆听它的征象。学习它在教导你和告诉你的有关什么正在来临。开始准备你的生命,简化你的生命,减负你的生命。现在每个人都能这样做。简化你的生命。那些不必要的东西——财产、义务、拥有、甚至那些对你来说不必要的关系——都只是在耗用你的精力、剥夺你的动力、纷扰你、占用你的时间、让你的视线脱离世界并脱离你的境况。如果你的思想执迷于其他东西,那你将无法在困难和危险的事情发生之前看到预警信号。

因此在一开始,必须做到简单和明晰。你与任何物、人、地的不必要的或起反作用的关系,将剥夺你的远见、精力、宗旨和意义。你可以从你的财产开始,然后你必须检视你的关系、你的活动和你的义务。解放你的时间。解放你的精力,从而能够开始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因为这将要求你极大的专注和勇气。

很多人住在他们不该住的地方,从事着他们不该从事的事。富人把他们的时间和生命浪费在无意义的追求和攫取上——浪费着他们所拥有的大量资源,这本能用于服务世界和服务他人,他们以丧失他们生命的焦点和意义为代价,把自己投入到沉溺、放纵和娱乐里。从很多方面来说,他们比穷人更可悲,因为他们体现了人类为自身制造的真正浪费和傲慢,通过它对世界的破坏,通过它对资源的破坏,通过它对自然遗产的耗竭。

你必须从深刻评估开始,这一评估将涵盖你生命里的一切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