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改变的巨浪
第四部 > 改变的巨浪 > 第五章

为了开始面对你生命的更深刻意义,你生命的更伟大宗旨,一种深刻评估必须得到开展,并且这一评估是进行性的。它从根本上是一种针对关系的评估。不过在此,我以一种更全面的意义使用关系这个词,因为你所关联的任何事物都代表着一个关系——你的财产,你的家,你的工作,世界本身,正在世界上发生的改变,你生活的国家,还有很多其他事物。它们都代表着关系。

这是看待你在世界上的参与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因为它给了你一种非常明晰的路径去遵循,以辨识什么是有价值的,而什么不是,什么有帮助,而什么是一种妨碍,什么在未来将被需要,而什么将阻碍你。你的关系并非只是和人,而且是和地,和物,和事件,和国家,以及和整个世界本身。

人们往往不会在关系的背景里思考事物,因此这或许是一种看待你周遭世界的新方式。它的价值在于,它给你一种非常明晰的辨识力,因为在某个关系领域里运作的东西,同样可以转译到其他关系领域里。例如,如果你和你的工作有着一种有害的关系,它将像和某个人有着一种困难关系一样,在你的生命里造成很多同样的艰难和障碍。如果你和你的家有着一种困难的关系,它将阻碍你。它将限制你的潜能。

你甚至和未来拥有一种关系。这是事实,因为你被派到世界上来服务世界,因为世界正经历巨变的初期。你和未来拥有一种关系。你和过去拥有一种关系,或者更准确地说,你和你对过去的评估拥有一种关系。

于是,你生命的状况,作为一个整体,代表着所有这些关系的状况。你没有中性的关系,因为它们每一个要么帮助你,要么阻碍你和阻止你。你在每一个关系里,要么获得力量,要么丧失力量。当然,某些关系比其他关系更重要、更有力,不过它们都对你的生命造成影响。

因此,深刻评估实际上是评估你把你的生命奉献给什么,以及你在生命里把什么指定为你主要的影响力,因为每一个关系代表着一种影响力。影响力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可是大部分人没有觉知这点或它的后果。当然,你可以认识到,你结婚的那个人将对你拥有一种巨大影响,或许是你生命里的主要影响。可是人们对于婚姻和伙伴关系,很少想到另一个人会成为他们生命里的主要影响。假如这一标准被添加进来,以评估他们关系里的另一方,以及评估与另一个人实现结合和伙伴关系的可能性的话,或许你们将拥有一种与你们在当今世界所见非常不同的结果。

因此按照一切都是关系来思考一下。你和人、地、物、事件、过去、未来、世界事件以及你的国家拥有一种关系。你甚至和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区拥有一种关系,尽管你还不太可能发现这对你意味着什么,以及这对你的未来将有多么重要。

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每个关系都代表着一种影响。每一个都影响着你,并且你也影响着它们。从这方面来说,你在世界上拥有力量,并且世界对你拥有力量。力量向两个方向推动。这一力量给予你决策的力量,它可以被运用到超出你觉知的更多境遇里。这种决策力量,对你的成功以及你在一个将受到改变巨浪影响——受到环境破坏,受到你们基本资源的衰减,受到世界气候变化,受到不断加剧的经济和政治动荡以及这将制造的重大战争和冲突风险的影响——的世界上的未来来说,是根本性的。

重要的决策是你现在做出的决策,因为现在还有时间为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可是时间至关重要。你没有很多时间了,因为改变的巨浪已然在影响世界。然而在此,你有着你所有那些关系,以及它们对你施加的影响。

伟大评估开始于盘点你现在处于何处——你如何使用你的时间,你的精力,你的专注和你的兴趣。你的生命被交付在何处?它专注于什么?它被指派给什么?你每天只有这么多精力,每天只有这么多时间,你的思想里只有这么多空间去思考事情。现在这都去向哪里?你在做什么?你和谁在一起?你的优先次序是什么?在你的生命里,你在哪里获得能量,你在哪里丧失它?你对谁丧失它,你对什么丧失它?你在哪里感到确定,你在哪里感到不确定?你现在所处的什么关系给予你一种确定和方向感?哪些关系遮蔽那个确定性或完全阻断它?

正如你能够看到的,这里有很多问题,这些还不是全部。正因为如此,这一深刻评估需要时间。你无法把它当作一个过程或一个练习在一小时内完成。你无法用一个周末来思考它。相反,你必须把自己奉献给它,把它作为你生命的主要优先次序之一,尤其在这个时候。这应该成为你的一个主要专注。因为如果你不以这种方式来发挥你的专注,如果你没有获得一种更伟大辨识力,那么你将不知道今天或明天该在世界上做什么。当改变的巨浪到来时,你的不确定和你的孱弱易感将大大加剧。

因此,你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你必须从你所在的地方开始——不是你想要的,或你相信的,或你认为接下来将发生的,或你的目标,或你的野心,或你的梦想。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和谁在一起?你和他们做什么?你拥有什么,它给你力量还是从你拿走力量?你相信什么,你的信仰给你明晰,还是取代了内识本身?你的时间到哪里去了?你的思想到哪里去了?如果你静坐冥想,什么在占据你的思想?你的思想到哪里去了?它在解决什么问题?

显然,这是一个非常巨大且困惑的任务,因为它要求你对你的生命变得客观。在此,客观是核心重点。别受这种想法影响:即你必须表现出爱而非恐惧,因为这完全是偏好性思考。它根本不代表思想的明晰或真正的确定。别陷入是表现爱还是表现恐惧的二元陷阱里。在此,客观性是明晰地看。真正的二元性,在于你拥有智慧与否,你负责任与否,你为未来进行准备与否,以及你看到什么正从你生命的地平线上到来与否。

因此从简单的事物开始。检视你拥有的每样东西。你拥有的每样东西,哪怕不重要的东西,都对你来说有着某种价值,并以一种些微方式代表着一种影响力。如果你的生命充满没有用处或宗旨的东西,那么它们在一定程度上浪费着你的时间和精力。你依然拥有它们,因此你依然和它们处于关系里。它们占据着你家里和你思想的空间。你拥有的每样东西,确实应该要么有着基本实用性和必要性,要么对你个人来说非常有意义,并且这一意义必须来自于它支持着你现在是谁,以及你感到你在生命里正去向的地方。

代表旧日记忆的东西,拥有一种影响力,把你向后拉,而实际上你必须面对未来,并学习如何充分活在当下。放下东西,要比放下人或放下保障更容易。因此这是开始的地方。这个过程是一种梳理,它给你的生命带进一种更伟大客观性——看着你拥有的每一样财产问:“这真的对我有用吗?它对我个人来说有意义吗?它提升和强化我对自己的觉知和理解吗?”

你将发现,你的生命杂乱无章,东西重压着你,你生命里有很多你或许从未想到过的旧东西。可事实上,它们对你有着一种影响。当你让它们离开时,你感觉更轻松更良好,不知怎么,慢慢地,你的思想变得更加明晰。这是开始的一个好地方。它不是很挑战,但它是发展辨识力的一个起始步骤——关系里的辨识力——因为你所做的一切,你拥有的一切,以及你与之关联的一切,都代表着关系。所有这些关系都对你拥有一种影响——对你的觉知,你的决定,以及你知道你必须遵循的方向。

因此开始清理你的生活,简单化。你不想背负着很多额外行李走进未来,因为面对改变的巨浪,未来将非常不确定。你想要灵活性,你想要轻松地行动,你不想被很多财产拖累。在此,你必须对自己非常坦诚,关于你拥有什么,和你不拥有什么,什么有意义,和什么没有意义。

在内识的层面上,这非常明晰。要么是,要么不是。某些情况里,将是中性。可是针对你拥有、你持有和你负责的那些东西,通常你会发现在你内在,将有一个是或不是。这让决策变得非常容易,只要你据此行动,抛下那些你不再需要或不该拥有的东西——或送出,或扔掉,根据具体情况需要。这是一个有价值的练习,因为你需要解放你的时间和你的精力给更伟大的事。在此,你从最简单的东西,最简单的关系开始,因为当你前行时,你将会有更巨大的挑战。

未来你将需要大量的精力,并且你必须把你的资源聚合在一起。你必须聚合你的实力,构建你的专注。如果你的时间和生命被不动脑筋地用在所有方向上,你将没有力量这样去做,因为在此力量代表专注。如果你的生命不聚焦、不专注,那么你的精力就被丧失在很多不同的地方。现在你必须堵住缝隙。现在你必须唤回那被丧失的东西。现在你必须汇聚你所有的实力,因为你将在前方艰难的时代里需要它。你将需要它来推翻和克服你生命中其他那些影响力,它们劝阻并阻止你去做你知道你必须做的事情,以及去辨识当你前进时你内在内识在努力提供给你的一个更伟大方向。

这一深刻评估,接着指向更重大事物:你的工作,你的关系,你和你身体的关系,以及你和你思想的关系。在此要想带着客观性是更困难的,因为你会更多地认同这些东西。认同某些事物,意味着你失去对它们的客观性。为了检视你的工作,为了检视你的关系,为了检视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的身体的关系——这代表着你和你自己的关系,这要求一种非常巨大的客观性。不过在内识的层面上,回应是根本性的。

例如,在你的关系里,你必须检视每一个关系,以看清它们是在帮助你还是在阻碍你,你所交往的人们在生命中是否在向前行进。某些境况里,例如在你的工作里,你可能无论如何必须和人们一起工作,不过你如何与他们参与,将在他们对你生命造成的影响上,带来巨大不同。

针对你为自己选择和挑选的关系,你必须评估每一个:“这个关系是在强化我还是在削弱我?这个人是在走向我必须走向的方向吗?我们共同拥有一个更伟大天命吗,还是我应该放下这个人,让他们去遵循他们自身生命的旅程?”

这些是有价值的问题。你必须获得力量、勇气和客观性,去提问它们,并据此行动。你生命中的某个人,可以阻止你,并改变你生命的天命和路线。你绝不要低估你关系中影响力的力量。即使一个随意的友谊,这个友谊要么帮助你,要么阻碍你前行。当你在前行中迈出进阶时,你很快会看到,这个友谊是在帮助你还是在阻碍你,那个人是否在你努力聚焦你的生命并让自己为未来进行准备时,质询你、贬低你或怀疑你。

你将需要强大的同伴。你无法负担在你的生命里拥有批判者。你可以从他们的挑战中学习,可是如果你和他们紧密联系的话,你将对他们失去阵地。

在此,发展实力和辨识力,将需要时间,并且在某些境况里会非常艰难,因为有些人你认为你必须获得他们的认可。有些人你依然在试图打动他们。有些人你认为你需要他们,为了安全,为了保障,为了爱,或为了快乐。可是在内识的层面上,将要么是,要么不是,因为内识在努力带你去向某个地方,你生命中的每个人和每个事物,要么帮助你,要么阻碍你去发现和遵循这个方向。

面对改变的巨浪,你的工作要么有未来,要么没有。这你可以通过智力来评估。然而,在内识的层面上,将依然要么是,要么不是。或许你将需要留在这个工作上一段时间,以给你提供稳定性,在你做出其他决定的时候,在你针对你必须去向的地方,以及你在生命里必须遵循的下一步上,获得一种更巨大确定性的时候。可是别把自己过度承诺给一个没有未来的境况,一个将无法在将要来临的巨大艰难中存在的境况。

别把自己过度承诺给任何人或任何事,直至你完成了这一深刻评估。别制定任何宏大计划。别试图重新绘制你生命的路线。别把自己承诺给婚姻或关系,直至你随着时间推移开展了这一深刻评估。

别在你认知你的生命是为了什么,以及它必须遵循的方向之前,把你的生命交付出去。如果你能遵循这个,这将拯救你。因为把你的生命交付出去太容易了——把自己承诺给一个行业,或是去建立将永远阻止你认知和记起你来到世界的更伟大宗旨的一系列境遇。

人们运用非常软弱和暂时的标准,随意地建立关系。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参与的严肃性,以及它对他们造成的影响。这是因为他们缺乏辨识力。这是因为他们不珍视他们的生命,所以他们会如此轻易地把自己交付出去,不甚谨慎地承诺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所以他们会对自己如此粗心大意。

这是深刻评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在此,你不能遵循你的智力,因为总是存在着充分理由,让你把自己奉献给永远不会对你有价值的事物。总是存在着强有力的理由,让你把你的生命交付给并非代表你天命的人或境况。

并且还有社会性力量在鼓励你,在你做好准备之前结婚,在你做好准备之前拥有家庭,在你做好准备之前把自己承诺给一个事业。所有的社会力量——来自你家人的力量,来自你朋友的鼓励——往往引领你走向对你的生命来说完全错误的方向。别谴责你的家人和朋友,因为他们不知道。可是你必须知道。你必须获得这一内识。上帝赋予你的内识让这成为可能。否则,你将在世界上迷失,将永远找不到你的路。

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的身体的关系,代表着新讯息提供的一个非常伟大的教程。你的心理健康和你的身体健康很重要。可是为了有效应对它们,你必须运用同样的客观性去面对它们。当然,你认同你的思想和你的身体,甚至到了你认为这就是你的程度。可是你的思想不是你,你的身体不是你。相反,它们代表着表达的载体——你通过这些载体能够参与世界,在世界上拥有一种影响力,并在世界上表达自己以及和他人交流。

它们是载体,带你去向某个地方,带你在这个世界上穿越生命,在这个时代里生活,对这个时代拥有一种影响力。它们是载体。因此,你必须照顾它们。你必须培养它们,它们必须有能力让你成就你在世界上的使命。如果你的健康垮掉了,或是心理上或是身体上,那么你将无法遵循一个更伟大宗旨,并且大多数情况下,它从来不会被揭示给你,因为你没有做好准备去遵循它。

因此,让你的生命实现秩序,也涉及应对你健康的需要——你的心理健康和你的身体健康。思想需要某些结构。它需要享受。它需要同伴。它需要纾解和休息。你能够辨识这个,通过你的活动,通过你带进家里的影响,通过媒体,通过你的关系,通过你读的书和你思考的事情。

大多数人从未发展起对他们思想的任何控制。对于他们思想想要思考的无论什么事情,他们只是不知不觉的奴隶,因此在这方面,他们感到非常无助。可是在深刻评估——这是一个把明晰和客观带进你生命的过程——里,你能够获得对你的思想和思考的越来越强大的掌控,通过决定你将思考什么,你将对什么做出回应,你将聆听什么,你将阅读什么,什么将留在你家里,什么将是你活动的焦点,等等。你必须获得这种掌控,因为如果你不控制你的思想,其他人将控制它。如果你不在你的生命里确立一个真正的方向,其他人将为你确立方向。这的确是当今世界大多数人的悲惨境遇,无论他们贫富与否。

很明显,那些非常贫穷的人是他们境遇的奴隶。可是,并不很明显地是,那些更富裕,甚至非常富有的人,同样是他们境遇的奴隶。尽管他们拥有巨大享乐和时间自由,可最终他们像他们周遭最穷的人一样迷失和贫困。面对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巨浪,他们不会走运。他们没有优势。他们的财富很容易丧失,并且他们将成为猎捕他们的其他人的目标。他们将生活在巨大恐惧和焦虑里——害怕失去他们所拥有的,害怕他们认为会夺走他们的快乐、他们的自由或他们的机会的每个人和每件事。

因此,这是认知你的思想需要什么以及你的身体需要什么的时候——非常简单。这里没有任何复杂。如果你遵循内识,这里没有任何复杂。你拥有简单的指引,你必须遵守它们。

一开始,针对你的深刻评估,无论是针对你的财产,你的关系,你的活动,还是你的参与,重要的是你要在你的生命里创造空间,让事物离去,敞开你的生命,允许你的生命里拥有空间,而非用其他事物来填充。通过这样,你将看到,你一直在多么努力试图获得确定性,通过拥有事物,通过你的关系,通过你的参与等等。或许你对你的生命将感到更少的确定,更多的易感,可这是好事,因为这创造了一个空间,让一个更伟大力量去填充,这创造了自由,让你去设立一个新的历程,它将把新的人和境况带进你的生命。如果你的生命已然被填满,那么任何新东西都无法到来。不可能有新体验,新启示,新关系,新机遇。

因此在一开始,深刻评估是一个辨识和释放的过程。你在辨识什么是真正重要的,释放那不重要的。你在改变你和物、和人、和地、和参与的关系。通过这样,你在一种微妙然而又越来越强大的层面上,改变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的身体的关系。在此,你在获得实力,学习实现内在指引,而非只是受到外在指引。

很多人问:“哦,面对改变的巨浪,我该做什么?”从这个深刻评估开始。这是根本性的。如果没有开展这个,你将没有认知的自由,你将没有行动的自由,你将没有跟随内识行动的自由。你将被固定住,就像你被拴在墙上——无法移动,无法重新思考你的生命,无法设立一个新方向。因为你的生命已然被承诺出去,交付给其他人,或只是迷失你在你生命路线上展开的数不清的思考和追求里。

你从深刻评估开始,并且这一评估持续着。它是进行性的,因为把明晰、简单和专注带给你的生命,是进行性的。你不会一下子做到。它是进行性的。你周遭的每个事物,都想更多地拖累你,用财产,用人,用地方,用机会,用纷扰,用刺激,等等。因此,这一辨识持续进行,因为你必须保持你生命的开放、明晰和整洁。你的生命必须填充着强化你、鼓励你的人、地、物,并且它们象征着你拥有实力和责任感,能够以一种智慧和有效的方式,充分活在当下,并为未来进行准备。

在此,你将必须学习对很多事物说不:甚至对你自己的思想说不;对你的冲动说不;对你的沉迷说不;对那些伤害你的思想和你的身体的快乐说不;对想让你做他们想让你做的事的人说不;对看上去不错,然而你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无法接受的机会说不;对你周遭人们的共识说不;不,你将不遵循他们的建议;不,你将不加入他们的组织;不,你将不接受他们对实相的感知。你这样做,并非带着愤怒或谴责,并非带着被拒绝的恐惧,而是带着简单的坦诚和简单的明晰。

别因为世界充满欺诈、充满不诚实而愤怒,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内识的世界。人们还没有找到上帝的伟大礼物,因此他们愚蠢行事,相互模仿,遵循着他们的社会熏陶告诉他们必须去遵循的无论什么东西——遵循他们的朋友,他们的团体,他们的领袖,他们的宗教——每一样东西。因为没有内识,除了遵循替代内识的每一样东西之外,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假如你明晰地看到这个,这不该成为你愤怒的一个源泉。它是悲剧性的,是的。它是巨大不幸,是的。可是现在你无法承担做世界的一个批判者。你不是去谴责他人,谴责政府,谴责世界,谴责生命,而是必须把你的资源拉向你。所有那些谴责代表着一种巨大的能量损失,这一能量损失,只会给生命添加更多的摩擦和抱怨,却没有任何正面益处。如果你的生命没有跟随内识行动,那么你作为一个批判者的立场是无意义和自我挫败的。这是保存你的能量的一个组成部分。

最终,伟大评估把实力归还给你,让你联接内识,并保存你的能量。或许你还没有看到保存你能量的价值,因为你想让你生命的每一刻都充满快乐的刺激,充满有意义的活动,充满令你愉快的人。你想填满空间,可是你需要开放空间,让它保持空性,储备着它。因为只有在这个空间里,新的领悟可以走向你,你能够看到你过去无法看到的东西,认知你过去无法认知的东西,辨识过去超出你所及的东西。新的人和新的机遇走进你的生命,因为那里为他们留出了空间。因此,从本质上,你的生命必须总是拥有这个空间和这个开放。它永远不该被填满。如果它确实开始填满,那么是时候再次让事物离开了。

即使你的生命完全恰当地进行着参与,即使你生活在内识之路上,即使你生命里的每个人对你都是有意义的,是你内在内识的倡导者,并为你倡导着内识,你依然必须创造一个敞开——你生命里的这个空间,在此什么也没有,在此是空性。正是这种空性,让你可以静心,让你可以聆听,让你可以看,让你可以真正和另一个人同在,真正体验一个地方并享受大自然的壮丽。正是这个空间,这个空性,这种安静,让你可以辨识世界的征象,以及你自身内在内识的运动。

你不是试图填满空间,而是想要创造空间,并让你生命的一部分保持开放、未解和神秘。那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正是这,让你可以拥有对生命的惊叹和敬畏,拥有一种纯粹的体验,而非只是某种刺激你思想的东西。它为你创造了机会,在时间和空间之外体验自己——对恩宠的体验,对你隐形上师的体验,他们在帮助你重获你和内识的联接,随之而来的是你来到世界的更伟大宗旨。

在此你可以想像到,如果你遵循这个,你的家里将只有很少的东西,可是它里面的每一件东西将是非常有价值的。你的个体生命里将有很少的人,可是每个人都是真正有价值的。你的时间不会被填满,而是将拥有开放,让新体验可以发生。你的思想将不会不停受到刺激,而是能够变得安静、观察和敏感——看到、听到、认知事物。

就像你在走向和你周遭大多数人相反的方向,那些人都是为他们自己获取事物——财产,人,体验,感觉,刺激——直至他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的生命充满外在刺激。他们感受不到他们在生命里位于何处,他们去向何方,或者世界去向何方。他们只是简单地被他们所有的痴迷卷走了。

因此,你可以想像到,作为这个深刻评估的结果,你的生命变得简单和明晰,你能够在一个更根本层面上辨识机遇——并非在于它们是否让人愉悦和兴奋,而是在于它们是否真正有意义,它们是服务你的宗旨还是让你分心。

你当然可以在沿途拥有简单的快乐,可是任何需要更严肃参与的东西——一个新关系,一个重要财产,你工作里的一个机会,一个新兴趣——这些必须得到真正辨识,因为整个世界想让你填满自己,而你从本质上,在努力清空你自己。正因为如此,你必须非常限制对媒体的接触,只是寻求那些对改变的巨浪来说重要的东西,或者某些情况下,是那些在你即刻境遇和环境里重要的东西。

你不应该被世界所刺激。现在你将必须保持一定距离,假如你想拥有希望获得你的实力,构建你的辨识力,培养你的审慎力,并学习真正的观察力——真正能够看到你需要在你自己内在以及他人内在看到的东西。如果你像个疯子一样四处跑——被你的需要和渴望以及对他人的义务所驱使,那么你就无法做到这个。正因为如此,如果你想拥有任何成功机会的话,深刻评估在一开始必须发生。并且这一深刻评估将继续,因为存在着一些你必须为自己评估的关口。

这其中的一部分,你将自行开展,而另一部分将得到他人的协助。现在,你关系的品质,对你来说将变得更加重要,因为你认识到,每个关系在它对你的影响上都是重要的——无论它支持你内在内识的呈现,还是它纷扰这一呈现,无论它鼓励你对改变的巨浪进行准备,还是它阻碍这一准备。在此,你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并且这一重要性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加。

这样,当你前进时,你的生命将拥有更巨大能量资源。你将能够开展你生命中的重要改变——你过去无法开展的改变,因为你没有实力做到。你内在没有效力去贯彻它。过去,你看到那些你知道你需要去做的事情,可是你没有实力去做。你无法推翻你自己的思想或他人的意见。你就是不足够强大去做它。现在你能够去做,这给你的生命带来更强大流动和更强大运动。

你能想像你生命里的每个事物都代表着你在世界上的更伟大宗旨,你生命的更伟大意义,并且这赋予你足够的实力让你现在能够去应对逆境吗?它不会挫败你。你能够应对他人的不赞同或批评,而不会让自己迷失在他们的见解里。

这是你生命里成就和喜悦的一个源泉。这就像你被唤回了。你唤回了你自己,并且你让支持这一唤回的其他人走进你的生命,这一唤回从根本上是对内识的唤回。

沿途上,你获得了你现在能够用于帮助他人的技能,因为他们同样必须开始深刻评估。他们同样必须学习如何获得他们自己的实力,唤回他们的生命,这在过去不加思考或考虑地被交付出去。你获得的工具,你获得的实力,你运用的技能,都成为未来帮助他人的资源,并且你将自然而然、不由自主地这样做。甚至你的生命将成为对此的一个示范,它将启发和困惑其他人。

事实是,你没有处在你在生命里需要在的地方,你知道这点,正因为如此,你感到不安。别试图摆脱这种不安,因为它是你内在的一个征象,提示你的生命必须移动,改变必须发生,并且是你必须去这样做。允许自己和这种不安同在。感受它。看看它在告诉你什么。看看它带你去向何方。不安的节点在哪里?你的生命在何处活在谎言里。关于你和这个人、这个地方或这个东西的关系,你在告诉自己什么假象。

你将必须克服你内在的倾向,你内在的习惯,以及你周遭世界放置在你思想里的其他声音,告诉你你想要你其实不想要的东西,或你必须拥有某些东西才有魅力或才是成功的。

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过程。事实始终是你没有处在你需要在的地方。永远不要告诉自己你就在你需要在的地方。那是愚蠢的。你将永远无法说服你自己内在的内识。

你有一座高山要攀登,你必须持续向上攀登这座高山,以成就你的天命,并获得对这个世界的视野,一旦你到达了这座山的更高位置,这将变得显而易见。

无论你告诉自己什么,你都无法说服你自己内在的内识。你需要去向你需要在的地方——对于未来来说最佳的位置,唤回你的实力、你的技能和你的更伟大礼物,服务一个未来需求将只会增加并变得更加深远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