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29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文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改变的巨浪
第四部 > 改变的巨浪 > 第十四章

开始觉知一个巨大需求或一个伟大事件,只是代表着首个关口。为了成就一个人的觉知,这个人必须采取行动。在此,行动是必要的,以实现个人的觉知并认知个人的实力。

有些人正在开始觉知改变的巨浪,可是却没有针对它们采取行动。结果,他们在丧失他们的自信,没有开始他们的准备。抑郁、愤世嫉俗、左右矛盾——这些都是没能围绕一个人认知重要的事情采取行动的结果。觉知没有得到成就,结果,它变得黑暗。它变得阴翳,灵感丧失了。

行动是必要的,以成就一个人看见和认知的。然而,行动不必是立即的,因为应该有一个沉思的时期。事实上,在看见、认知和行动的过程里存在着三个阶段。

先是看见一个征象。某种东西刺激了你。你认识到必须做某件事。有一个沉思的时间,一个认知这是什么的时间,并感受将它放在你的思想和心上的需要。然后有一个行动的时间。行动本身或许有着很多阶段。事实上,它或许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这在改变巨浪的背景里是事实。即使必须在一个人的生命里发生的一个特别改变,都可能涉及很多步骤。你可能只知道开始的几步,但有必要跟随内识行动。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你看到的是否是事实。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它对你生命的巨大重要性。

人们想在他们行动之前拥有确定性,可是正是行动本身制造着确定性。正是行动并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一个人的境遇的勇气,制造着确定性。这是确认。人们想在他们行动之前毫无疑惑。可是正是行动本身,如果它是真实和恰当的,最终让你消除疑惑。

内识没有疑惑,如果你和内识的联接足够强大,那么它将带你超越最初的抵制、恐惧、怀疑和无休止的评估。因为行动的时间到来了,这本身代表着一个关口。

有很多很多人,他们已然知道某些事情很长时间了。他们对自己说:“我知道我必须放弃这个”或“我知道我必须改变这个”或“我知道我必须做这个。”可是他们尚未行动,因为他们内在的内识还不足够强大,不足以克服他们最初的抵制。

人类本质里的一个事实,是人们适应着他们的境遇。即使那个境遇非常妥协,即使那个境遇非常糟糕,人们在适应着。这种适应既代表一种优势,也代表一种弱点。人类能够适应变化境遇的事实,赋予它伟大的实力和在世界上的统治。可是人们适应着对他们来说不健康或不代表他们最佳利益的境况的事实,体现了人类觉知的薄弱,以及人们妥协自我的程度,以至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

正因为如此,存在着一种最初的抵制。人们已然适应了某种东西,改变令人烦恼。它付出代价。它有风险。除非情况绝对糟糕,否则人们围绕着一系列境况适应和构建着他们的生命。改变需要来自他们内在的一个巨大力量。这涉及不便。它涉及自我怀疑。它涉及带着个人无法完全解答的问题生活。它涉及采取行动,并在一开始放弃优享或看似的利益。大多数人适应着对他们不健康的境况,因为那里存在着某些利益。显然,一个人必须放弃那些利益以改变那些境遇。然而这是让个人摆脱一种不健康和不幸福的状况所付出的一种渺小代价。

因此,在认知某件事情上存在着三个阶段:看见、认知和行动。这里的认知面向,这一过程的第二部分,涉及一种更深刻的共鸣和自我质询。一个人必须问:“这是事实吗?我必须对此采取行动吗?”你甚至可以采取一个对抗你所看见之事的立场,来看看你内在发生什么样的反应。你可以以这种方式测试它。你可以挑战它。可是最终,如果它是事实,你将看到存在着一种巨大确定性,即必须针对你看见和认知的事情采取行动。

一旦这被认识到,那么你越快采取行动越好。只有很少见的情况下,等待会有益处。大多数人在针对他们已然看见和知道的事情采取行动上远远延迟了。他们害怕面对不适,害怕面对自我怀疑,害怕放弃所感知的某些小小利益,因而无法以一种完全有益于他们的方式去改变他们的态度或行为。

显然,为一种渺小的快乐付出一种巨大的代价,为一种非常渺小的回报付出一种巨大的牺牲,是不智能的。显然,这是不智能的。可这正是人们所做的。他们为了一种非常渺小的回报付出一种巨大的牺牲。他们为了非常非常渺小的看似利益妥协着他们的生命。他们为了一种非常渺小的快乐付出一种巨大的代价。正是不情愿这样做,代表了他们生命的一个转折点。

在为改变巨浪进行准备的背景里,你所坚守的那些利益,和对你施加的那些要求相比,是如此无关紧要,以至坚守这些利益不放,代表着一种自我背叛。这就像你为了某种渺小的快乐或利益,而把你的生命交付给某种黑暗势力。在此无法逃避自我冲突。在此你无法真正让自己摆脱问题,因为一旦你看见和认知了真相,你就无法以各种借口和辩护来甩脱它。

这三个阶段都代表着有意识的行动:看见,认知,采取行动。大多数人不去看,所以他们看不见。他们不去看,他们不去真正思考他们所看见的,所以他们在看,但看不见。

第二个错误是人们不去和他们所看见的共处。他们要么驱散它,要么给它某种简单的解释,然后把它归档到他们内在的某个地方。他们不会把它放在他们面前,注视着它。它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不去和它共处,看看它在他们内在激起什么,真正去检视它,检视他们自身对它的回应。

第三个阶段是采取行动,同样在这里,人们不行动。他们说:“啊,我必须减肥”或“我必须停止吃这种食物”或“我必须改换我的工作”或“我必须加固我的家”或“我必须应对我在这个关系里的冲突”或“我必须告诉这个人这件我必须告诉他们的事情。”可是他们不行动,所以他们被卡住了。他们试图保护自己或坚守某种利益或快乐,现在他们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他们牺牲了他们的觉知,他们的福祉感和他们的正直感。他们为某种所感知的渺小快乐或利益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们在付出高昂的代价。这是不智能的。你会花10,000美元买一片面包或一块糖或一个小刺激或避免一个不便或一个不适吗?花大笔钱这样做是不智能的。你可以看到这点。这如此清晰。

因此一个人必须甘愿去看,真正看着某个东西,真正看着改变的巨浪——阅读它们,调查它们,看看它们是什么,了解更多关于巨浪,以及它们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可能性。这暗示着什么?人们已然研究了这些。聪明的人们已经在看着这些,并在警告他人。这意味着什么?它暗示着什么?它会怎样改变你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

然后是和你所认知和看见的共处。“这究竟对我意味着什么?这确实是事实吗?我必须做什么?”

接着是采取行动——开始移动,振作自己,让自己重新上路,重获你的实力,表达你的自决力,发挥你的力量和权威。在此你管理思想,而非被它管理。在此你指导你的情绪,而非被它们指导。在此你克服你的惰性,克服你的抵制,同时你获得自决力。所有这三个阶段都是强大的。它们都重建你的实力,你的远见,你的能力和你在生命里的方向感。

那么多人没有一种方向感,因为他们没有看见、认知和行动。他们只是经历着生命的运动。他们履行着社会职能。他们做着他们的文化告诉他们去做的事或是他们的家庭期望他们去做的事。他们在经历着运动。他们确实没有看到很多,他们确实没有充分和他们所看见的共处,他们没有针对他们所看见和认知的那些事情采取行动。结果,他们无精打采,被其他所有人所做之事的洪流携卷着。

对此的辩护有很多种,可它们都导致同样的自我背叛。它们都削弱你,切断你和你自己内在内识——已然在给你征象和确认的内识——的联接。如果你不行动,你会丧失灵感。行动是必要的。

面对改变的巨浪,你没有很多时间。这既是一种危险也是一种优势。它是一种危险,因为如果你不尽快采取行动,开始重新思考你的生命,改变你的境遇,启动必须在你自身思想和情绪里以及你外在境遇里发生的改变,你将处于一种巨大不利。因为巨浪正在运动,已然在影响世界,并每天在积聚势力。

这里的优势在于,它召唤你现在就进入行动。它要求你看并看见,要求你和你所看见的共处,要求你针对它采取行动。这启发着行动和决心。你没有时间去长时间思考它。你没有时间摇摆不定。你没有时间左右矛盾。

时间是关键。如果你感受到巨浪的存在,并对它们感到焦虑,那么你同样针对时间感到焦虑。你如何运用你的时间?当一个人不做回应时,紧随这个人的不安感是显著的。你没有很多时间这一事实,给了你动力去回应和行动。

需要时间去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一个人的境遇。需要时间、计划和考量去改变一个人的外在境遇或改变一个人和某些人的关系。这些事情都需要时间。很多情况下,它们可能是困难的,因为已然形成的依附以及一个人对自己的缺乏信心。

如果你等待,那么你回应的自由变得有限,你的选择变得有限,你被迫采取激烈往往是彻底的行动,这或许对你不利。你不想等到十一点钟,因为那时你将没有选择。你的境遇将被指令给你,而非由你指令。你没有进行真正的准备,你将不得不听命于你境况的要求。这种位置没什么优势,而且往往有着巨大危险。

人们等待着采取行动。他们等得太久,然后他们要么无法采取最有益的行动,要么必须付出巨大代价来做这个,远远大于他们最初需要付出的代价。

确实,你必须挣得你的自由。它不是免费的。每个有勇气和正直的行动都需要克服某种东西,放开某种东西和摆脱某种东西,包括你内在和你外在。生命在运动。你必须随之运动。你必须为它进行准备,你必须对它做出回应,你必须感受它和体验它,你必须采取行动。

“生活在巨浪世界里的建议”提供了几乎适用于每个人的一系列问题和指引。这是针对改变巨浪的初始准备。它是个开始,因为改变的巨浪将长久持续,不存在一套写好的指引可以回答每个人的需求和问题。除了履行“建议”并充分利用它之外,一个人必须依靠内识、个人拥有的智慧以及他人的智慧来做出智慧的决定。因为每个人的生命是不同的——他们的境遇,他们的义务,他们的关系以及他们自身思想和身体健康的状态——他们的路径都是不同的。正因为如此,一个处方不会适用于所有人。

正是最终引领你来到内识的伟大指引,将赋予你所需的实力和智慧以前行。可是某些初始的准备必须做出。面对改变的巨浪,如果你的境遇把你置于巨大危险里,那么现在你必须应对它们。别等待,否则你可能无法改变它们。

你在哪里生活,你如何生活,你如何旅行,你的工作,你的健康,你从你的关系获得的支持量,你的行为和你的情绪——这些都非常重要。只是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是不够的。一个人必须改变他的生命。

在此你将必须超越你的社会熏陶和你的更软弱倾向——让其他人失望,冲破束缚你的锁链。这样做的力量来自你不做其他势力的奴隶、不受不真实和不真诚事物的束缚和阻碍的决心。你通过这样做,来构建这样做的力量。正是这,将携领你前进。

新讯息将提供工具,可是你必须使用它们,并学习智慧地使用它们——构建你生命的四个支柱,来抵消你所否认的你生命某些领域存在的偏颇;构建一个坚实的基础;构建你和自己、和他人、和你生活的地方、和你做的事情、和你的思考方式的一种强大关系;发现你的优势和弱点,强化前者并管理后者。如果你要在面对改变的巨浪时变得强大和自决,就不存在别的方式。

现在躲在后面或放弃你的实力是没有安全和保障的。假装不存在一个巨大挑战,坚守你所拥有的渺小东西,让自己依附于给你一种暂时的保障和福祉感的无论什么东西,这会有什么保障呢?这会有什么保障呢?什么会不受挑战呢?什么会不对改变的巨浪孱弱易感呢?

很多人将和船一起下沉,因为他们不想离开船,而其他人已经逃离,等待着被营救。这是关于人类存在的可悲事实,因为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尚未真正实现足够强大和团结。可是个体已然实现并且始终如此,现在更多的人必须获得这种实力和稳定以及这种专注。

生命在给你征象。它在告诉你什么正在到来。你内在的内识正在给你征象,督促你回应。

人们利用困惑作为一个躲藏之所,遮掩他们所认知的事情,避免和这些事情共处并采取行动。它就像一个烟幕,这样人们就不必看见,认知和采取行动,并承担风险和面对挑战。它是一种集体沉瘾。它是一种大众逃避。

普通大众生活在一种非常低水平的正直上。你不能让这发生在你身上。你必须另行选择,如果这意味着你必须离开你的朋友或冲脱你的家庭,那么这是所要求的。这是对所有伟大圣徒和信使们以及所有进而去做重要和伟大事情的人们的要求。几乎在所有情况里,他们必须冲破他们先前的效忠,以拥有自由、实力和机会去承担一个更伟大生命和一个更伟大服务。

别以为你的生命不够重要,不足以做这个。在这方面,要留心你告诉自己什么。因为你内在有很多声音,可是只有一个声音是真实的。有你文化的声音。有你家庭和父母的声音。有你朋友的声音。有你宗教传统的声音,假如你拥有一个宗教传统的话。有你老师以及你生命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的声音。然后还有内识的声音,它通过你的感受,通过你的想法,并通过你的身体感觉讲话。最终,这些声音里只有一个是真实的。内识或许反映在你父母的智慧,你朋友的智慧,你老师的智慧,甚至你文化的智慧里,可是这一智慧是罕见和出众的。

现在花时间和这个共处。停止你无休止的四处奔波,花时间和这个大社区讯息共处,和改变巨浪的实相共处。静休一段时间。先不要和你的朋友讨论。你必须首先在自己内在思考它。你必须首先建立你自己和它的关系。别把它带进无聊的对话里。别寻求他人的见解,直至你自己认知真相为止。

这是审慎,这是重要的。人们通过和他人无聊的对话交出他们的确定性。这是对你、为你的召唤,而不是为他们。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召唤。这是你的召唤。你将如何回应它呢?

观察自己。看看你的思想告诉你什么。聆听你内在不同的声音。你在用理性或情绪或他人或权威人士的共识来阻止你和你看到的某种东西共处吗?你用哪些方式破坏你的确定性并否定你自己的体验呢?你在用理性或信念或假设或其他人的权威或惯例或历史吗——你用什么来背叛你自己和你的体验呢?你必须认知这个。你必须认知你的优势和你的弱点。你必须认知你在看见、认知和行动方面的倾向性。

你将需要节制你的行为和你的思想。这可以做到。你拥有这种力量。你不只是你的感受或你的社会熏陶的奴隶。你拥有这种力量。可是为了认知这一力量,你必须使用它,你必须根据它行动。否则,力量只是一个想法,一个瞬间的体验,一个认知,但还不是你内在运作的一个实相。

巨浪攸关你是谁以及你为何身处世界。可是除非你开始参与,除非你采取行动,除非你承诺自己采取这一行动,否则你怎么能认知这个呢?关系通过认知,通过共鸣,通过采取行动得到实现。这在你和一个人,和一个地方,或和一系列伟大事件的关系里是事实。

你不可能坐在边线上实现理解。在那里你将永远看不到真相。你必须入场,因为这是你的生命。这是你到来的原因。这攸关你的境遇,你的福祉,你的自由,你生命的价值和品质,以及你最珍视的关系的价值和品质。

正因为如此,上帝赋予了你内识——以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进入一个更伟大生命。正因为如此,内识抱持着你是否将对巨浪做出回应以及你回应的智慧、意义和价值的钥匙。

你必须甘愿做其他人不做的事情。你必须甘愿看见其他人看不见的事情,认知其他人不认知的事情,采取其他人不采取的行动,因为事实是,你可能是你认识的唯一一个或你认识的很少数正在做出任何行动以回应和准备的人之一。这是你内在的内识变得强大的方式。

人类不是牛群或羊群,尽管他们会在很多方面像这样行事。然而这不是他们的实相。为了获得实力以做出不同的回应,你必须接受这一实力,你必须据此行动。你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认知它的真相和它对你的价值。

生命现在正赋予你完美的动力去这样做。你不再生活在宁静的境遇里,在那里没有任何东西要求你任何事情。相反,你正生活在越来越严苛的境遇里,生命在要求你很多事情。什么是生命在要求的最重要事情?要回答这个问题,不仅要看向你自己的内在,而且要看向你之外,看看什么正在地平线上酝酿着。无论你准备与否,事件都将发生。你无法希望它们离开。无论你的思想状态或意识状态如何,它们都将发生。

改变的巨浪正在到来。它们正在构建。它们正从地平线上呈现。它们已然在影响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现在你将做什么?你将遵循什么?你将遵循你内在的什么声音?你将留意你外在的什么智慧?你将积聚多少勇气?你将多么深入你的准备?你将多么严肃地对待境况?你将多大程度地妥协自己,以满足他人的意志或期望?

只有你能回答这些问题。在此你正被赋予觉知的礼物。这是一个带着爱和尊重被赋予的礼物。上帝尊重你内在的伟大实力,你刚刚开始发现的一个伟大实力。上帝尊重你身处世界的更伟大宗旨,你刚刚开始辨识和发现的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正赋予你预警的伟大优势——一个交由你去辨识,去要么接受要么否认的一个预警。

这是上帝赋予你的礼物。它必须成为你给自己的礼物。它必须成为你给你的孩子、你的朋友、你的家庭以及任何拥有力量和智能去聆听的人的礼物。

你必须准备你的孩子,因为他们将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巨大变化和艰难的世界上。你强化他们,不是通过告诉他们什么正在到来,而是通过强化他们和内识的联接,通过教导他们空想和现实的区别,通过帮助他们辨识他们自身优势和弱点的本质,通过和他们分享你在生命里学到的智慧,通过向他们展示他们可以在何处通过他人的体验来获得更伟大智慧。

这是给你孩子的一份厚礼。不过你的最伟大礼物是通过示范——你所决定和你所选择的生命的正直和品质,以及你如何回应生命的要求。这是给你孩子的最伟大礼物。如果你软弱和妥协,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自欺,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屈服于他人的期望,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

然而如果你真的能够看见,如果你真的能够认知,并真的能够采取行动,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认识到生命正在改变和运动,并且你必须随之改变和运动,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如果你能体验你自己内在内识的力量和临在,表达它并根据它行动,这是你将教导他们的。他们指望你来教导他们或智慧或愚蠢,或自尊或自欺。在这方面你是领导。

你生命里还有其他人同样指望着你,看看你能教导他们什么。正是你的示范,源于内识,源于智慧,源于看见、认知和行动,将是你给他人的灵感,这一灵感将极为重要。

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爱人类,赋予了人类内识的力量和临在,赋予了人类一个天使性临在,来护佑这个世界,并给那些开始回应他们自身内在内识临在的人们提供指引和辅导。你无法从智力上理解这个,但它已然是你体验的组成部分。

你必须把你的信念放在上帝置于你内在的实力上,放在上帝置于他人内在的实力和正直上。专注于那么能够回应的人们,而非那些无法回应的人们。奉献给那些能够接收这个礼物并与他人分享它的人们。鼓励那些正在回应的人们,而非试图劝说那些无法或不会回应的人们。在你周围汇集那些强大的并看到实现强大的需要的人们。别花时间和精力试图劝说某个无法或不会回应的人。那只会浪费你的活力,这一活力是你现在所需要的。

人类将被那些内识强大的人们和那些认知他们正直的重要性以及他们真正关系的价值的人们所领导。每个能够做到这点的人都是一个领袖——在他们的家庭里,在他们的朋友及影响力圈子里,甚至在宗教和政府的领袖中间。

你现在的任务是进行准备,实现内识的强大。别让你的眼睛偏离这个任务。别过度担心其他人。别因为你周遭人们的缺乏回应而感到灰心。你必须把你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你自己必须做什么上。这将需要你所有的实力来做到。

别抱怨世界。别过度批判他人,因为面对改变的巨浪,很多人将加大他们的愚蠢和他们的自欺。他们将更愚蠢行事。可是你必须把你的注意力放在你眼前要看见、要认知和要做的事情上。如果他人在沉陷,你必须崛起。如果他人在失败,你必须成功。

于是这将成为你给他人的礼物。你将给他人这一实力,因为你自己在获得它。这开始成就你身处世界所拥有的一个更伟大宗旨和一个更伟大天命。因为这里有着你特殊的贡献,等待着被发现,还有着内识的力量和临在。接收这一力量,表达这一力量,鼓励他人内在的这一力量。教导你的孩子他们内在内识的力量和临在,以及自欺和社会操控的巨大危险。

如果你能做到这个,你将看到,改变的巨浪虽然极其危险和严重,可事实上这代表一个伟大召唤。它是一个呼唤内识呈现的伟大召唤,是一个呼唤民众做出回应并实现强大和团结的伟大召唤——停止他们彼此间不歇的冲突,团结起来保护这个世界,维护人类家庭内在伟大的东西,并为人类奠定一个更伟大未来和一个新方向,一个新的前进道路的基础。

这是你所生活的伟大时代。它们召唤着你从你的古老家园带进世界的伟大——你现在必须为自己体验的一个力量和一个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