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89年1月1日
在纽约州奥尔巴尼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关系和更高宗旨
第二部 > 关系和更高宗旨 > 第二章

    正如前章所述,你必须从自己解离,才可能拥有和你自己的关系。换句话说,必须存在至少两个你,才可能拥有一个关系;否则,这个想法是不适用的。关系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个体学习在一起和谐工作的一个环境。他们不需要把他们自己看做是同样的,但是他们能够学习去找到彼此合适的参与,以服务和滋养对于共享宗旨的体验。

    因为事实上只存在一个你,所以你必须通过思考你和你的思想,以及你和你的身体的关系,来思考你和你自己的关系。你既和你的思想拥有关系,也和你的身体拥有关系。你是谁,你既非你的思想,也非你的身体。你的思想和身体,并不如你是谁那么伟大。然而,为了让你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具有意义,你是谁,必须通过这些载体进行体验和表达。无论喜欢与否,你就是身处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你应该在的地方。

    你和你的思想以及和你的身体的关系,是疗愈和赋权必须得以发生的主要领域。这是实现成长的领域。你和上帝的关系,并非实现成长的领域,因为它已然完全建立好了。你对它的觉知是有限的,然而当你扩展你和你自己、和他人以及和世界的关系时,你对你和上帝关系的觉知将会增长。

    你现在需要的是成长和发展。这是你在世界上必须关注的事情。最终,你将到达一个不再需要成长和发展的位置。但是,从你现在的位置,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你还没有到达那座高山的顶峰。所以,你需要关心你现在在山上所处的位置,以及现在所呈现给你的条件。

    你和自己拥有一个关系,这主要是你和你的思想以及和你的身体的关系。你的思想是运行你的身体的一个思维机制。你是运行你的思想的那个存有。然而,如果你把自己完全认同为你的思想的话,那么你将体验不到你的存有。如果你把自己完全认同为你的身体的话,那么你就很少能以客观的方式体验你的思想。

    你内在力量的真正等级次序是:你的存有,你的思想,你的身体。所有这些都是重要的。思想是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媒介。它能够汲取精神,指导物质。然而,人们主要联接的是他们的思想,他们关注的是他们身体的存活。在此,他们把自己认同为他们的思想和他们的身体。这使得他们的存有,成为了某种他们根本没有觉知,或只是理论地思考过的东西。

    对于存有的体验,是那些宗教性的体验产生的时刻。这一体验既不是身体的,也不是思想的,尽管它能够在物质和思维环境里表达它自身。对于存有的体验是难以理解而神秘的,正如你和上帝的关系一样。哪怕你只拥有几个这种体验的时刻,它也能改变一生,因为这些体验给出了你的存有,与你的思想及身体之间的对比。这为真正的成长和发展打开了大门。

    身体是一个有限的载体。思想,虽然远大于身体,可它同样是个有限的载体。如果你对自己的觉知只是运行在你的思想和身体的层面上,那么你将体验到自己也是有限而容易犯错的,因为思想和身体都是有限而容易犯错的。

    在一个纯粹存有的状态下,那并非身处这个世界上的状态,你既不需要一个思想,也不需要一个身体。虽然这似乎难以置信,但是如果你对此进行思考的话,你将看到这是一个真理。因为如果你没有身体,为什么还需要思想呢?没有什么需要你的思想去管理的东西。然而,你的存有拥有一个思想,不过它和你用来思考的那个思想完全不同。这个更伟大思想被称为“内识”。你的存有知道;你的思想思考;你的身体行动。

    你的身体是你三个层面里最短暂,最脆弱的。它有一个有限的寿命,它被困难所困扰,并且它由构建这个世界的物质所建造。然而,你的身体是绝对必要的,并且需要得到关照和维护。它是世界经此与你进行沟通,以及你能经此和世界沟通的手段。如果你没有一个身体,而只有一个思想的话,你仍能和世界进行沟通,可是世界上谁又能够听到你呢?如果你处于一个纯粹存有的状态里,那么你将简单地渗透到一切中,和一切进行沟通。

    你的身体不会活得如你的思想那样长。只要你还需要留在物质实相里,那么你的思想就会一直存活着。你的存有永恒地活着。因此,需要发展的领域是身体的和思想的,因为你的存有不能发展;它只能唤回它自己。在存有的层面,不存在成长;只存在唤回和重新发现。你必须在物质和思维环境里唤回你的存有,因为你被派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这是你内在的解离必须得到疗愈的领域。

    这些例证尽可能地简单,因为你不需要一个复杂的哲学或宇宙学来领悟事物的本质。你需要一个非常简单而实用的构架,在此正是提供了这一构架。然而,即使是最简单而实用的构架,同样需要你进行思考,因为你必须穿透那一开始看似令人困惑的东西,从而能够发现那真正显在的东西。这要求对你思想和身体的正确使用。这带来了成长。事实上不存在灵性的成长。你在身体上和思想上实现发展,从而使你的精神能够照耀出来。

    正如前面所述,身体服务思想,思想服务精神。这是事物真正的秩序,可是它并非你目前所体验的秩序。你目前所体验的秩序,是你的思想服务你的身体,而你的精神服务你的思想。当你关心的主要是生存和个人实现时,你所关心的是一切服务于你的思想和身体的东西。你会为了这一目的利用你的关系,并且同样会有意无意地要求上帝来服务于这一目的。

    在唤回内识的最初阶段,大多数人试图让一切服务于身体:身体的存活,身体的舒适,身体的需要和身体的美丽。在此,身体是你最宝贵的资产,而你的思想,依然作为你身体的奴仆,努力满足着身体的需要。然而,这是极具欺骗性的,因为即使在此,身体也是在服务于思想的目的和设计。因为是思想希望存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思想希望变得对他人有吸引力。是思想希望被接纳,并且是思想希望对他人、对生活实施掌控。身体实际上不会思考。它要么对思想,要么对环境作出反应。然而,它也能对精神作出回应。如果你的身体服务于精神,那么你的身体会成为内识的载体。这是它的最高成就,并且你实现真正发展的目的就在于此。

    因此,在意识进化的初始,一切都服务于身体。当你开始认识到,你只是在简单地利用身体来服务于你自己的动机时,你将看到,事实上,是身体在服务于你的思想。这会给你在生命里带来更大的决心,因为你的思想是能够改变的。你的思想代表了你的想法、你的意志和你对宗旨的感知。这些是可以得到培养和转变的。身体的基本需要事实上是无法改变的。身体对环境进行反应。如果它冷,它就冷。如果它热,它就热。如果它饿,它就饿。如果它累,它就累。如果身体是你全部的重心的话,那么你对自主力的感知会是极度受限的。所以,发现身体服务于思想,代表着你进化中的伟大进步。因为你的思想能够思考,因此能够改变。并且你的思想是为了对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思想,也就是你的内识,做出回应。思想是实现成长的更广大领域,因为思想是精神和身体之间的媒介。

    当你的意识继续进化时,你会发现你的思想建立了它自己的宗旨,而这个宗旨必须受到质疑。如果你的宗旨是建立在和他人解离,以及排除他人的为你个人赋权的基础之上的话,那么你会破坏性地利用你的身体和你的关系。

    思想是发展的主要领域,但它不是唯一领域。因为即使在灵性实现的高级阶段,身体同样要经历培育。在此,它从简单地作为一个生存载体,变成一个沟通的工具,一个让你的思想能够表达某种更伟大东西的场所。

    在发展的第一个伟大阶段里——这里是实现大部分个人成长的阶段,——你学会为了一个更伟大的宗旨,有意识地将身体带进对思想的服务里。这不会使你的身体成为一个奴隶。它只是为你的身体提供一个表达某种,比它自身基本需求更加伟大的东西的机会。身体依然作为身体运作着。别以为你可以让身体像思想一样,因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些认为身体能够做思想希望它做的任何事的人,会给他们自己带来非常严重的失望。身体以其自身的特质和设计,是一个有限的载体。它实现伟大的可能性,在于它能够服务于一个更伟大力量。有意识地把身体带进对思想的服务里,能够将它们整合到一个有意义而融洽的关系里。

    发展的第二个伟大阶段,将思想带进对精神,或是内识,的服务里。因为,就像身体一样,思想只有在表达一个更伟大力量时,才能拥有恒久的意义和真正的潜力。最终,为了实现你身处这个世界的需要,你的身体和思想必须进入与你的精神的正确关系里。这样,你的精神能够通过这些载体做出它的贡献,而你的生命能够变得完整和富于成就。这使得真正的幸福成为可能。

    你的思想超越你在物质实相里的生命而存活着。然而,当你不再需要留在物质实相里时,你甚至不再需要一个思想。这可能引发恐惧,并且这一点对你来说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你是如此认同你的思想,以至于你认为你就是你的思想。甚至你不再需要物质身体的想法,也可能是可怕的,因为你把自己看做是一个身体。然而,你的身体和你的思想是暂时的载体。你的身体当你在世界上时服务于你,你的思想当你在物质实相里时服务于你。

    当你超越了这些领域,你就超越了这些载体,而不带任何损失或牺牲。事实上,如果你没有用途地保留着它们,那么它们将会成为一个巨大约束和限制。你会觉得你的自由被侵犯了,这会在你内在产生一个负面的反应。然而,当你身处这里时,你需要高度珍视你的物质身体,因为它注定是在这个世界上进行沟通的一个载体。你需要高度珍视你的思想,因为它是在这个世界上表达伟大的一个载体。因此,可以说,那个渺小的服务于那个伟大的,这给渺小赋予了它所拥有的全部意义。

    内识的学生,学习将他们的身体带进对他们的思想的服务里,将他们的思想带进对内识,或是存有,的服务里。他们带着谦卑去做,因为他们意识到他们物质和思想载体的局限性。然而,他们同时也是带着理解去做,他们理解当思想和身体被带入对内识的服务中时,伟大和全然激赏会应运而生。这里没有束缚;这里只有和你自己的正确而有意义的关系。

    能够让你找到生命真正宗旨、意义和方向的,是你代表派你来到世界的伟大力量的能力。给你的身体带来宗旨、意义和方向的,是它对你的思想的服务。给你的思想带来宗旨、意义和方向的,是它对你的存有的服务。给你的存有带来宗旨、意义和方向的,是它对上帝的服务。给上帝带来宗旨、意义和方向的,是上帝通过所有能够表达上帝的事物进行的表达。

    如果你混淆了你和你自己关系的次序,那么这一更伟大理解只会带来焦虑。你可能仍然希望上帝服务于你的思想,而你的思想服务于你的身体。然而,这必须得到扭转,因为要你的思想服务你的身体,那么你的思想必须变得像你的身体一样软弱而容易犯错。如果你想让上帝服务于你的思想,而你的思想服务你的身体,那么上帝同样会看似软弱而有限。正是这样,上帝显得要么是愚蠢的、残酷的,要么是软弱的。身体可以显得愚蠢、残酷或软弱。然而只有当身体服务于思想里的这些动机时,它才会是愚蠢、残酷或软弱的。因为如果没有思想,身体本身甚至不会存在。它是没有意义的。它只是一堆有机材料。给你的身体赋予生命的,是你的思想;给你的思想赋予生命的,是你的存有。

    世界上的生命,似乎是物质事物的运动,因为它是一个物质实相。推动世界上的生命的,是物质事物背后的思想。推动思想的,是遍及一切的存有。如果你以这种方式思考生命的话,你将开始看到你的身体、你的思想和你的存有之间的真正关系。

    此时此刻,你的思想依然服务于你的身体,因为你所关心的是生存,是被人喜欢和看上去好。看上去好,也是为了生存,因为生存不只是能够继续呼吸,它也是通过和他人的交往而获得安全和意义。在此,可以说,生命里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内识,一个是看上去好。你大部分的考虑,是要看上去好,从而可以抵御你的痛苦、内疚和焦虑。这使得你想让你的身体看上去好,所以它能被从事同样活动的其他身体里的思想所接受。

    这里,思想利用身体来抵消它自身的不安全感。除非思想从它的源泉解离了,否则它怎么会有不安全感呢?在此,思想从那个更伟大力量解离了。然而,当你和上帝的关系对你来说变得更加真实和显在时,当你能够更完全地体验它时,你对解离的感知——它是你内疚、恐惧和不确定的根源——将被消除。最终,它会永远地消失。

    为了远离内疚、恐惧和不确定而获得自由,你需要对身体和思想的一种新的应用。当你的想法得以重新定向,从而可以表达你内在的内识时,你对你的身体的新应用将会发生。你或许会认同你的想法,认为你就是你的思想,但是你认为你和自己拥有一个关系这一事实,恰恰意味着,你的思想不可能是真正的你。你可能说它是你自己的一部分,这是部分准确的,但是依然存在着一个关系。存在着某个比你的思想更加伟大的东西,那就是你。

    为了让你和你的思想及身体拥有正确的关系,你既需要认识到你思想和身体的局限,也要认识到它们提供给你的巨大财富。你的身体是一个美妙的载体和机制。它能做,它能表达的东西,是非凡的。它完全值得你去关照和发展,不仅仅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作为一个沟通的载体进行运作。思想,当它不受物质和社会生存的恐惧所支配时,只会希望运用身体来表达它自己。这就是人们谈到创造力时所表达的真意。创造力,是在身体被作为思想的一个沟通载体时所产生的。然而,为思想提供它作为一个沟通载体的全部意义的,是它为一个更伟大力量的服务。因为思想是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媒介。一个媒介,是力量从一个层面经此传递给另一个层面的工具。当力量穿过你的思想时,它通过你的身体对这个世界进行表达。

    人们可能认为他们自己在创造,但事实上他们只是传输。你的思想统治着你的身体,但只是在某种程度上。身体无法统治思想,除非思想放弃了它的权威。因为你的思想将超越你的身体而存活。即使你的身体死去,思想将依然会继续,带着对它在物质实相里的生命的执着。然而思想本身也是暂时的,因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它在为精神而服务着。

    正如你的身体,你的思想是一个非凡的工具。它比你的身体拥有更巨大的可能性和能力。它是一个更广大的载体。事实上,和你的身体相比,你的思想几乎就像上帝一般。因为上层力量在下层力量看来,总是像上帝一般。当你开始客观地看待你的思想时,它对于你的身体来说,显得就如上帝一样。正因如此,人们会把思想当做上帝来谈论,或认为思想如上帝一般。然而,思想本身只是一个媒介。它通过服务于神圣,而变得神圣。因为你的身体服务你的思想,它同样也将变得神圣,因为它服务于神圣。

    如果你的思想没有服务于神圣,那么它会试图服务于它自己的想法,因为在宇宙里只有上帝,和个体的想象力。个体的想象力服务于那些不真实的想法。个体的想象力是没有基础的暂时想法。这倒不是说想象力是坏的,而只是说它被滥用了。你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坏的;它只是被滥用了。身体不是坏的;它是中性的。它的价值取决于它服务于什么。如果它只是服务于思想的想象力,那么它将是混乱的、破坏性的和令人失望的。然而,如果它服务于神圣,那么通过它的服务它也变成了神圣的。

    当你开始对内识——你的灵性力量——敞开心扉,并开始培养你对内识的觉知时,你将越来越多地看到你的思想是一个媒介,并且这将给你的思想带来更广大的表达和理解范畴。这将发生在你关系的背景下,因为你的关系,是预期、展开和实现成长的领域。这本书里的讯息主要是关于内识和关系。一开始看起来,似乎内识是你的目标,而关系是手段。然而最终,真正的关系才是目标,而内识是手段。

    当你的身体真正服务于你的思想时,你将能够爱你的身体。如果它服务于你的想象,那么你就无法爱你的身体,因为它的服务将给你带来痛苦、纷争和困惑。然而当你的身体服务于你的思想时,你将能够爱你的身体;当你的思想服务于上帝时,你将爱你的思想。你只会真正地去爱某个服务于爱本身的东西。你只会信任某个服务于不变的东西。当你的身体表达你身处此地真正的宗旨时,你将和你的身体达成和平。当你的思想通过你内在的内识,把它自己奉献到为更伟大力量的服务中时,你在你的思想里将实现和平。

    自爱,是对爱本身进行表达的结果。没有这点,你不可能爱你自己。你不可能在一种解离的状态里爱你自己。你所能做的只是带着尽可能的同情,去接受你的无能和困惑。爱是体验亲和力的结果,当你和生命本身分离时,你无法体验和你自己的亲和力。因此,为了唤回真爱,真正的关系必须被唤回。

    在此,你没有放弃你的个体性。相反,你的个体性通过对精神,或内识,的服务,而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宗旨和方向。你依然是“觉知”的一个独特节点,但是现在你被“觉知”本身爱着、滋养着。在此,你的冲突将开始消融,你对生命的体验将会增强。

    大多数人非常担心失去他们的个体性。这是让思想服务于身体所带来的结果,因为身体远比思想拥有更多的彼此差异性。如果你的身体服务于你的思想,而你觉知这一点,并根据内识重新导向它的服务的话,那么你将体验到很少的分离,同时你将认识到你个体性的存在,是为了让你为世界奉献某种特殊的礼物。这时,你的个体性成为了喜悦的源泉,而非痛苦和冲突的源泉。

    什么是自我,不就是试图让思想保持对身体的服务吗?这惩罚着身体,折磨着思想。对这种破坏性的做法进行扭转,是上帝的第一宗旨。因为上帝的第一宗旨,是让你摆脱你自身冲突的包袱,这样你将能够表达那把你带进这个世界的更伟大宗旨。

    要想看到思想之间的分离是更加困难的,因为思想是没有分离的。把思想联合在一起的,是对更伟大力量的服务,因为那个更伟大力量是“一”。如果思想服务于它自身的想法,并役使身体去这样做的话,这将带来巨大的困惑和冲突,而且没有任何事是清晰和直接的。然而,当思想服务于存有时,它将学习如何有建设性地、和谐地参与到和他人的关系中。这样,你将认知你必须和谁在一起,以及你们之间参与的特质是什么。这将让你摆脱并不代表内识的其他冲动和渴望。因为冲动和渴望源自于对失去和分离的恐惧。这种恐惧似乎始终存在着,因为要想保持你的解离是极其困难而又非常可怕的,因为生命总是在消散你对分离的企图,并总是在威胁着你的生存。

    当你的思想开始服务于精神时,它将越来越多地认知应该做什么,并且它将学习如何在关系中管理自己。它将学习如果辨析他人以及他们的动机。这将把你引向那些对你的宗旨和进步来说必不可少的人,同时它将带你远离与那些不重要的人的不和谐关系。它将疗愈你对痛苦的需要。同时它将提升你喜悦的能力。

    因此,你有必要去关心你和你自己的关系,它主要是指你和你的思想以及和你的身体的关系。无论你现在是否处于和另一个人的亲密关系里,你和他人的关系都只能反映出你和你自己关系的境况。然而,你和他人的关系,是你和你自己的关系找到它真正表达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