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89年1月1日
在纽约州奥尔巴尼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关系和更高宗旨
第二部 > 关系和更高宗旨 > 第一章

为了理解你的关系的真正意义和宗旨,你必须从你最根本的关系开始。这一关系为你在所有层面的所有其他关系提供了更广大的背景。这一关系是你的起始和最后的安息之地。这一关系确立了你身处这个世界的宗旨,你成长和发展的价值,以及你生命里所有贡献的方向和目的。这个关系对你的福祉,对你对自身和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来说,是最为重要的。然而,你或许对这个关系只给予了最少的关注。你或许只以最低的程度关心过它。事实上,这或许是一个你根本没有严肃思考过的关系。

    这就是你和上帝的关系。上帝是什么?可以说,上帝是所有关系的总和。上帝是所有关系的完满。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定义,因为它能够让你体验到作为你生命里一个鲜活力量和权力的上帝,而非一个绝对的原则,或是一个伟大而崇高的存有,其实相完全超出了你的所及范围以及你在这个世界里的生命。

    对上帝的体验可以在每一个关系的范畴里被发现——你和你自己的关系,你和你的物质身体和思想的关系,你和他人的关系,你和自然界以及和世界上其他生命体的关系,你和这个世界本身的关系,还有你和你周遭宇宙的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的关系。

    为了探讨你和上帝的关系,有必要先谈谈你在这个世界里的宗旨。这个问题必须得到直接的应对,因为你和上帝的关系意味着,你为了一个宗旨来到这个世界上。这必须得到理解,它必须成为建立任何针对你和上帝关系的有价值探究的前提。你和上帝拥有一个关系,并且因为你身处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你在这里是为了一个宗旨。

    在此,上帝必须被看做是非常伟大、非常包融的,远远超越了身处这个世界上的,以及日常事务和互动的寻常体验。在此,上帝并非一个物体或单一的存有,而是可以被认为是你整体体验的背景。换句话说,上帝是你在其中运作的环境。这是一个思维和精神环境,但是它同时影响着你的物质环境。然而,上帝不仅仅是一个环境。上帝拥有一个思想,一个意志和一个宗旨。因为祂的包融一切,你现在还难以理解祂,因为你无法站在这个思想,这个意志和这个宗旨之外,去辨析它们的含义。你只能够加入它们,你能够加入它们的程度,将决定你能够体验它们的实相、它们的价值和它们在你生命里的实时必要性的程度。

    你和上帝的关系,必然涉及你的宗旨;因为上帝是伟大的,而世界是渺小的。如果你和上帝拥有一个关系,那么你为何会在这个世界上呢?是什么把你带到了一个充满冲突和解离的地方呢?你得罪了上帝吗?是上帝送你远离上帝实相的和平和完美吗?你被放逐了吗?你被遗弃了吗?你背叛了上帝,到一个不同的环境里寻求避难吗?这些都是非常根本的问题,任何一个开始思考他或她的实相,以及他或她的生命价值的人最终必然会提问这些问题。然而对于这些问题的真正解答,只能通过实现你在这里的宗旨而得到满足。只有那时,你才能够看到、体验和认知上帝的实相以及这个世界的实相。这的确非常简单,但是你必须站在能够看清它的位置上。你必须到达这个观测点,否则这简单而明显的,对你来说却是遥远而困惑的。

    这里要强调的是,你要到达那个观测点,在那里你能够清晰地看到,当你身处这个世界上时,你和上帝以及你和你自己的关系。正是从这个观测点,你能够看到所有事物之间的关系。就像攀登一座高山一样,你必须到达某一个位置,在这里,那座山和它周围一切事物的关系会变得一目了然。从这个观测点,你将看到,为何你以前无法理解你存在的整个意义。以前,你被消耗在某一个发展阶段里,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个发展阶段。然而,当你从山上看下去,看到下面远方的那条路径时,你会说:“是的,从下面那个观测点上,我只能看到那条路径和我周边的境况。”也许在那条路径上,你完全迷失了那座山和它的山峰。然而,当你到达这个更高的观测点时,你的视野将更加全面。因此,要回答关于生命的这些根本问题,你必须到达那个观测点,在那里答案不言自明。

    在生命里,上帝往往是最后一个被严肃思考的关系。当真正的意义、宗旨和价值并不明了时,人们会基于他们自身即刻的需求、偏好和理解,给他们的关系分派价值。就是这样,真正意义、宗旨和价值的替代品被建立起来。这使得大多数人很难拥有对他们自身关系的真正意义、宗旨和价值的任何领悟。因为没有了真理,就只有真理的替代品。真正的灵性成长,所关注的是超越或摒弃真理的替代品,这样才有可能接近、理解、接受和拥抱真理本身。

    你和上帝的关系是什么?对你来说上帝是谁?对上帝来说你是谁?这些问题很重要,但你在现在的位置上,只能给出部分的解答。然而,这部分的答案将给予你你所需要的东西,从而使你能够带着确定和力量前行。它将为你提供你能够用来构架你的关系的标准,你通过这样的方式建立的关系,是被赐福的,并且因为它们服务于你在此的更高宗旨,而被给予了应有的荣誉。

    你来自一个上帝是真实的地方,来到一个上帝似乎是不真实的地方。你来自一种生命是无处不在、而又内在本有的思想状态,来到一个生命似乎是解离而又特别的地方。你来自一个和平而又和谐的地方,来到一个冲突而又矛盾的地方。你来自一个全然接受的地方,来到一个分离、竞争、攻击以及诸如此类的地方。

    那么,当你身处一个被称为世界的地方时,你怎么可能拥有和上帝的关系呢?这是生命的一个巨大悖论,一个阻止了大多数人接受和理解他们最根本关系的实相的悖论。因为如果世界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上帝怎么可能真实存在呢?如果上帝创造了你所看到的世界,那么上帝要么是愚蠢的、残酷的,要么就是权力和能力极度有限的。如果上帝是愚蠢的,那么上帝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如果上帝是残酷的,那么上帝想要因为你的某些错误或不足而惩罚你。如果上帝是有限的,那么上帝是在利用这个世界来确认上帝自身的力量和价值。上帝会质疑上帝自身的价值,这本身就是一个明显软弱的标志。如果你相信上帝创造了你所看到的这个世界,那么你必然会假设,或者最终论断,上帝要么是愚蠢的、残酷的,要么就是力量极度有限的。

    有鉴于此,上帝当然是你无法信任、无法奉献你自身或者无法完全认同的。因为如果上帝是愚蠢的,那么你将分享上帝的错误,并为之付出代价。如果上帝是残酷的,那么上帝将会惩罚你。如果上帝的力量是有限的,那么你将无法信任祂能以一种有益的方式为你、为世界服务。这些都是基本的神学问题,但是,正如你将看到的,它们在决定你对于你是谁,以及你为何在此的感知方面,是必不可少的。

    相反,如果上帝没有创造你所看到的世界,那么是谁创造的呢?如果上帝的实相并未得到你所看见的世界的支持,如果上帝的思想并未反映在你所体验的世界里,那么你所体验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呢?它真的存在吗?因为如果上帝没有创造某种东西,而上帝又是生命的作者、源泉和意义,那么这个东西怎么可能是真实的呢?

    为了让你能够体验你和上帝的关系,你必须认识到,你来自一个实相的地方,目的是要在一个实相被遗忘和否认的地方,建立这个实相。这是你的宗旨。上帝给了你内识,你的灵性力量,来完成这一任务。换种方式说,你来自你的古老家园,来到一个远离家园的地方,目的是要在这里建立你的古老家园。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你要在地球上建立天堂呢?这只是部分正确的。地球不可能是天堂。然而当你在世界上时,你能够体验天堂。地球将继续是一个物质的地方——一个成长、变化和衰败的地方,一个充满变动境遇和对立力量的地方。在此,你不必曲解世界,把它认为是你的古老家园。在此,你不必忽视世界的实相,以支持关于世界的一个灵性想法。因为世界将继续是世界。然而,你对它的体验能够得到彻底转变。并且,为了让你能够在这里找到成就、幸福和贡献,你对世界的体验必须得到转变。

    让我们进一步探讨这点。你来自一个绝对实相的地方,那里没有问题,答案被全然地体验着;你来到了一个有着无数问题,而又没有明显答案,因此也没有真正体验的基础的地方。因为只有实相能够被真正地体验,而实相的任何替代品,只能在某一个时间段里,被抱持和想象。正因为如此,世界只能在某一个时间段里被体验。它内在的一切只能在某一个时间段里被体验。因此,你在世界上的时间是有限的。因为如果你想永久地体验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就必须要像你来自的古老家园一样。那将不是你当下体验到的这个世界。那将不是你当下和他人共享的这个世界。事实上,它根本就不是世界。

    这里要强调的,并非是努力让世界变得完美,而是把你对你的古老家园的体验带进这个世界里,这样世界的进化将能因此而得到服务与促进。通过这种方式,当你身处这里时,你能够提供你特殊的贡献,这样这个地方与你古老家园之间的分离或可得到消融。

    你的古老家园是你生活的地方,世界是你来此工作的地方。你来到这个世界里,是为了工作。上帝派遣你,同时你派你自己来此,因为存在着一个你必须来此的完美内识。这并非说你和上帝做了一笔交易,或是上帝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或是你做了上帝不想让你做的事。在内识里,不存在纠纷,不存在对立力量。那里有的只是真实,以及对必须要做的事的确定性。

    因此,你来自你的古老家园,来到一个工作的地方。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工作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转化你对自身,以及你对你的关系的体验,另一方面是为世界提供你特殊的贡献。如果没有第一方面,第二方面不会发生,并且你对关系的体验也无法和生命本身达成和谐。你将无法完全地认识和提供你的贡献。事实上,你那未能付出的贡献,将成为你的巨大重压和负担,将成为一个问题,而非一个解决方案。这一关于关系和更高宗旨的教程,被赋予了你,这样你将能够发现你的贡献,并能通过认清你在这个世界里的关系的真实特质和宗旨,来和谐地提供你的贡献。

    关系就是生命本身。一切都是关系。这样看的话,你就能够决定你该如何最好地前行。你在这个世界上被赋予了权威。你被赋予了选择的机会,尽管选择非常有限。这一理解对于你在此的成功是绝对至关重要的。它给予你管理自身事务的力量,不过,它也给予了上帝在你生命里的更大权威,来引导你,并让你做出准备。这种观点让你和上帝的关系,在你身处世界上时,拥有了意义。

    你通过发现和执行你在此的宗旨,来体验上帝。如果你没有服务于你来此的宗旨,那么你将对你和你自身、和他人、和世界以及和上帝的关系产生极大的困惑。

    你来到这个世界里,因为你知道你必须这样做。上帝知道你必须这样做,因为世界是一个必须展开工作的地方。你来到世界上的真正原因,是在此重新建立你对你古老家园的体验,并奉献你被派来进行奉献的特殊礼物。

    你和上帝的关系无法通过智力被领悟。它必须被体验。这一体验的发展有赖于你对它的渴望,和你对它的能力。渴望和能力。这决定了你和所有人、和所有一切的关系的体验范畴。事实上就一句话,这两个标准决定了你的体验范畴。因此,培养和滋养你对内识的渴望,扩展你对内识的能力,将能为你带来成长和进步。

    为了开始检视你和上帝的关系,你必须首先对你在此刻是如何看待上帝的,变得非常坦诚。单单相信你爱上帝,或上帝爱你是不够的。因为这只是一种希望,它尚未建立在确定和确信的基础上。因此,它只是掩饰了你的不信任、不确定、逃避和内疚。它隐藏了那些你需要去发现的东西——如果你想让你和上帝的关系成为真正的、健康的和重要的话。

    现在你有必要思考你和上帝的关系。问问自己:“我爱上帝吗?我信任上帝吗?上帝爱我吗?上帝信任我吗?上帝可爱吗,值得信赖吗?我可爱吗,值得信赖吗?我值得拥有上帝吗?上帝值得拥有我吗?我为发生在我生命里的事责备过上帝吗?”这种检视将开始让你理解,你是如何与其他人建立关系,以及你和任何人或任何事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

    你对与任何人或任何事的亲密关系的体验,直接反映了你体验上帝的渴望和能力。因为什么是真正的亲密呢?不就是体验亲和力的能力吗?什么是亲和力呢?不就是将你的生命和思想与他人结合的能力吗?你在婚姻、在商务、在保持你个人健康方面的成功,都直接和你对上帝的体验相关。你和任何人或任何事,都无法比你和上帝走得更远。如果你对上帝的体验被理想主义或一厢情愿所掩盖,那么你和他人、和世界的关系同样会被理想主义或一厢情愿所掩盖。如果你对上帝的信任是部分的或是不存在,那么你对他人、对生命的信任也同样是部分的或是不存在。如果你对上帝的爱受到了你对世界的谴责的限制,那么你对他人的爱也将受到你对他们行为的谴责的限制。因此,你必须先思考你和上帝的关系,才能再思考任何其他关系。上帝是你的主要关系。

    很多人认为他们的主要关系,是和他们自己的关系,但是你怎么可能拥有和你自己的关系呢,除非你已经从你自己解离了?一个关系,必然假定至少存在着两个主体,否则这种关系的想法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是拥有一个思想、一个目标和一个导向的一个人的话,那么考虑你和你自己拥有一个关系将是没有价值的。因为谁在关系中呢?那个观察者和你自己有什么区别呢?因为存在一个关系,那么就至少存在两个面向。如果你和你自己拥有一个关系,那么你已经从你自己解离了。有一个你,还有一个你自己。那么谁是那个不是你自己的你呢?谁又是那个不是你的你自己呢?

    因此,你有必要承认,你和自己解离了,你和他人解离了,并且你和上帝解离了。这部分是由于你自身进化中的发展阶段,部分是由于这个世界的条件,它要求你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拥有一个独立的意识和一套独立的价值观等等。

    因此,别认为你和自己的关系是你的主要关系,因为没有你和上帝的关系,你就没有理解你自己的真正基础。你只会简单地在你可爱时,爱你自己;在你不可爱时,不爱你自己。你会在你值得信赖时,信赖你自己;在你不值得信赖时,不信赖你自己。你对你自己的评价将完全根据你的想法。这样,你的想法,甚至超过了你的行为,而成为了你关系的标准,因为你只能按照你的想法或你的结论——其本身也是想法——来决定你的行为。

    事实上,你对你和你自己,和他人以及和世界的关系的整体评价,都是基于想法之上。然而,你和上帝的关系并非基于想法。它是基于对亲和力和宗旨的体验。你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个宗旨。上帝希望你去做某些事。是你自己的意志要去做某些事。认识了你的真正意志,你将开始认识到上帝对你的意志。为了理解你能如何服务上帝,你必须认识到你力量的范畴,并明白上帝的力量远远大于你的力量。有了这样的理解,你就可以开始认识到,你能如何服务上帝,以及上帝是如何服务你的。

    这一评估直接冲击着分离想法的核心,这种想法主要是对力量的竞争。因此,这一关于关系和更高宗旨的教程,着重强调了力量问题。很多对灵性感兴趣的人在关于力量问题方面,存在着冲突,往往根本不愿去讨论这一问题。他们更愿意讨论关于爱、幸福或成就的想法,而避免讨论力量问题。然而你从你自己、从他人以及从上帝的解离,主要是一个对力量的竞争问题。你是让个人的力量和上帝的力量结合,还是从上帝的力量分离,将决定你在和自己以及和他人的关系中,是体验爱还是体验恨,是体验信任还是不信任,是体验联合还是解离。

    你无法将手指触及上帝,这是为了你的利益。上帝既不是一个身体也不是一个物体,这是为了你的利益。你评判身体和物体,并能够让自己从它们解离。然而,要评判上帝,或让自己从上帝的临在解离,却是更加困难的。你能够靠近或远离一个身体或物体,并且你能够在它们身上投射形象。身体和物体总是可能犯错的,因此你能够因为它们的弱点或不完满去谴责它们。身体和物体要么是可爱的,要么是不可爱的,这基于你评判的标准。其结果是,和临在相比,你更难体验和一个身体或物体的亲和力和真正关系。当你把形象或评判投射给临在时,它们无处可以依附。

    从本质上讲,这意味着比起你和你自己、和他人、和物体、和世界或是和宇宙的关联来,你更容易和上帝关联。因为上帝是一个临在,你能够即刻而全然地体验和上帝的亲和力。

    上帝在这里,在那里,祂无处不在,祂包围着你,拥抱着你,给你宗旨、意义和方向。你根本不需要评判上帝,因为上帝不是一个物体。你要么接受上帝,要么不接受。如果你不接受上帝,你必须建立上帝的替代品,因为你必须拥有身处世界上对宗旨、意义和方向的某种感知。如果上帝不是你的宗旨、意义和方向,那么你将建立你自己的替代品。然后你将把你的替代品当做你的上帝,并且你必须爱它们,服务它们,因为你必须在生命里爱和服务某个东西。这些替代品中有些似乎是良好的,而有些显然是破坏性的。然而,他们都剥夺了你真正的关系。他们都剥夺了你在生命里的真正宗旨、意义和方向,因为一个替代品无法真正地提供这些东西。它只能取代它们。一个替代品无法给你生命给予你的东西。它只能模仿生命给予你的东西。它只能暂时性地刺激你。

    再进一步讲,最终你只能拥有和上帝的关系,或只是拥有和你想法的关系,因为所有的替代品必然都是想法。尽管你可以把你的生命投入到支持这些替代品上,强化它们,并试图再次体验它们,但是它们在本质上只是你所依附的你思想里的想法而已。因此,对人们来说,最重要的,同时也是最困难的是放弃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把他们的身份认同,和他们对确定和稳定的感知,都建立在他们的想法之上。

    为了体验你和上帝的关系,你必须开始摒弃你所创建的,并和他人分享的上帝的替代品。上帝是对关系的一种纯粹体验,因为上帝是对亲和力的一种纯粹体验。这是对共享力量的纯粹体验。这是对你生命里权威的正确次序的纯粹体验。这是对爱和包融的纯粹体验。如果你对这一关系的渴望得到了加强,如果你体验这一关系的能力逐渐地扩大,那么你将能够在你和他人、和世界的有意义的关系中,体验到和上帝的这种亲和力。

    相反,如果你和上帝的关系被否认,无论是有意或是无意的,那么你就只能支持你的想法。在此,你将试图利用你和自己,以及和他人的关系来做到这点。在此,你将努力让你和你自己的关系,以及你和他人的关系符合你的想法。这导致了苦难和不和谐,因为生命超越你的想法存在着,他人超越你的想法存在着。如果你试图让他人符合你的想法,你会试图囚禁他们,而你将和他们一起变成囚犯。

    在此,和上帝在一起,你拥有一个优势,因为上帝没有身体。上帝是纯粹的本质和体验。你能够在任何地方,和任何人,在任何情况里体验上帝。事实上,你从任何人、任何地方或任何物体那里得到的任何真正的快乐,都是因为你正在体验着上帝。你可能不会在那个体验里想到这点,但是这才是真正发生的事情。真正的幸福总是反映着你对你和上帝关系的体验。

    你不必是个宗教性的人,甚至不必拥有一个宗教,才能够体验上帝。如果你在体验真正的亲和力、包融和幸福,那么你正在体验上帝。在此,你或许不相信上帝,你或许不属于一个教堂,但是你依然在某种程度上体验着上帝。你在拥有一种宗教性的体验。所有宗教机构的宗旨,从根本上是为了提供一个你能够培养你体验上帝的渴望和能力的环境。

    如果你能够看到,上帝是一种体验,而不仅仅是一个宏伟的想法,那么你将能够看到你和上帝的关系,与你和他人关系之间的联接。你将看到,你和上帝的关系,让你能够以真正的方式建立与他人的关系。你将看到你对上帝的奉献让你能够对他人进行奉献。你将看到你和上帝共享力量的体验,让你能够和他人共享你的力量。你将看到你体验上帝的爱的能力,将决定你体验和他人的爱的能力。

    在开始之际,你首先去关注你和上帝的关系,是明智的。然而,你必须让上帝保持神秘,并超越定义,因为临在是无法被带进形式里的。你无法对你所定义的某种东西拥有真正的虔诚。你可以喜欢和激赏你所定义的东西,但是虔诚必须永远留给那超越定义的、神秘的东西。你可以相信并全心投入到某种具体的事物中,但是你永远不会真正虔诚地对待它。

    试图定义上帝,是试图让上帝变得具体。这是一种让上帝符合你的想法的企图。然而,这种企图,破坏了你体验你和上帝的直接关系,以及你和他人的直接关系的能力。你和上帝真正的关系永远超越定义。它是神秘的。你成长和灵性进步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体验这一关系的渴望和能力。

    你和上帝的关系是已然完全建立好的。你在学习,当你身处这个世界上时,去唤回这一关系。这涉及内识的唤回,它包含着你和上帝关系的体验。这个世界拥有希望吗?除非你拥有希望。这个世界将体验到疗愈吗?除非你能体验到疗愈。什么是疗愈呢?不就是更新你最根本的关系吗?再没有比这更真实的疗愈了。

    真正的疗愈,是把两个解离的事物带进有意义的相互关系里。一个有意义的关系是一个拥有宗旨的关系。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宗旨,因为每个人来此都是为了做某些事情。这个世界是作为的地方。你的古老家园是存在的地方。这个世界是作为的地方,因为它是一个工作的地方。工作涉及完成某些任务。你的古老家园是一个永恒的地方;这个世界是一个临时的地方。你的古老家园是一个和平的地方;这个世界是一个行动的地方。

    你和上帝的关系必须得到疗愈,因为这是你生命里的主要冲突。你从上帝的解离,是你所有冲突和无能的源泉。然而,对这一根本冲突的解决,将发生在你和你自己、和他人以及和世界的关系中。换句话说,你的问题在于你和上帝的关系,然而解决方案则将通过你和你自己、和他人以及和世界的关系而建立。真正的疗愈必须建立在这三个领域的背景里。你能够做到它的力量,是上帝赐予你的。

    因为上帝是隐形的,所以你更容易体验和上帝的亲和力。然而,如果你认为你自己只是一个物体、一个身体的话,那么你就只能和其他物体和身体关联。然而,如果你体验到你自己是临在的一部分的话,那么你将学会认识他人内在的临在。这是疗愈过程的一部分。

    所有关系的基础是宗旨。例如,你和你穿的衣服拥有一个关系,因为它们服务于一个宗旨。你和你住的房子拥有一个关系,因为它服务于一个宗旨。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一旦你开始拥抱这一想法,并看到它的效用,那么它实是一个革命性的想法。人们利用他们和物体、和他人的关系来满足他们对自己的空想和想法。然而,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宗旨。

    一切你珍视的东西,你都是因为它服务于一个宗旨而珍视它。然而,对上帝,你体验到的是纯粹的亲和力。你体验这一纯粹亲和力的渴望和能力的范畴,将完全决定你在世界上的关系和你生命的品质。如果没有这一纯粹亲和力的体验,你将继续尝试通过满足你的想法,来决定你的体验。

    在思考你和上帝的关系时,你不需要解答,而只需要提问问题。你问这些问题,从而能够为你自己的认知打开大门。生命不是为了获得解答。你已经拥有了很多答案,而它们无法解答你更深的需要。因此拥有答案不是重点。体验必须是重点。关系通过体验得到疗愈。尽管想法能够引向这类体验,但是它们本身不是解答。

    仔细思考在这个开篇里所呈现的内容。大门已经敞开,但是并未给出最终的解答。为了让你成为一个学习者,你必须不让自己满足于答案。你必须寻求真正的领悟。领悟既包括智力的理解,也包括对亲和力或认知的体验。在此,认知是最重要的,智力的领悟是其次的。这一认知把你和上帝,和你来到世界上的更伟大宗旨重新联接起来。在此,你开始在你和自己、和他人以及和世界的关系的背景里体验上帝。事实上,你被派到世界上就是为了做这个。正因如此,你带着一个宗旨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是你给世界、给你自己的礼物。它也是你给上帝的礼物。

    你和自己、和他人以及和世界的关系,是你体验上帝,发现你的宗旨以及完成你的贡献的三个领域。你现在必须关注的正是这三个领域。它们是在世界上实现成就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