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89年1月1日接收

于纽约州阿尔伯尼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敬告读者:
本翻译由一位志愿翻译原版英文教程的新讯息学生提供给社团。我们将这一翻译以这种早期形式提供给世界,从而让人们有机会以他们自己的语言和新讯息的一部分进行参与。

所有主要关系都注定持久吗?

答案是是。尽管形式可能变化,但一旦一个主要关系被建立,它将永远延续下去。正因为如此,这些关系如此重要。一旦某个关口被共同穿越之后,你们在关系里就到达了一个恒久位置。形式将改变。或许过了某个节点之后,你们将无法在一起,可你们依然将处在关系里。
思考这个。你怎么可能和你过去结过婚的某人没有关联呢?你们可能无法进一步参与,可是参与的种子依旧存在。参与作为关系的一种世间表达,存在着局限,除非是在某些罕见情况里,人们相伴一生。在此,如果人们拥有足够的般配和动机来实现成长和贡献,那么他们的关系将在超越物质实相之后继续进展。这些人将把他们的婚姻延续到超越这个世界之外。他们将在超越这个世界之外实现结合。
如果一个主要关系不具备这种程度的般配且无法拥有这种程度的成功,那么当你身处世界时,对方将继续存在于你的关系网中。如果你思考这个,你将理解这里所讲。如果你处在一个主要关系里并且它已到达某个关口,那么你将知道,你将继续和那个人处在关系里。或许你们不再能够共同参与。你的关系的成长有着某个终点。然而你能说:“不,我和这个人没有关系。我不认识那个人”吗?你不能那样说。
般配越巨大,对灵性成长的渴望就越巨大,对贡献的渴望就越巨大,你和那个人在关系里就能走得更远。你走得越远,你发现的将越多。很少人在关系里走很远,因为他们很少在生命里走很远。你对关系的体验与你对生命的体验相称。如果你在生命里有着非常有限的目标和非常有限的动力,就不要期望你的关系能超越这些。
你在关系里的强调重心必须是认知和运用你们的般配性。你不知道你的关系将持续多久。如果你们显示了在一起的巨大前途,或许你会认为它将永远持续。这有可能。然而你必须应对这里现在是什么。参与是即刻的。如果你希望保持关系,那么今天去做未来将支持那一可能性的事。重要的是你今天做什么,你今天接收什么,和你今天拥有什么。如果你对你与他人在一起的动机和参与保持坦诚的话,那么就不会损失任何东西而能获得一切。
很多关系不能走远,可它们依然将提供意义,如果这是它们的强调重心的话。一些关系非常浪费。它们一开始就被滥用。然而任何使得灵性成长得到推进、对世界的贡献得到拓展、结合得以创建的关系,都将有着永恒的结果。正因为如此,关系是你对世界的贡献。
你在你的关系里实现的东西,以及你给予他人从而在他们的关系里实现的东西,代表贡献的最精髓,因为这一贡献有着一个永恒的结果。它的效应将继续活化人类。这将继续激发你甚至还没遇见的人们,以及甚至尚未出生的人们。这正是保持内识在世界上的存活,这是你的宗旨。
你今天能够在灵性上成长,是因为过去到来的、你不认识的某个人,做出了他或她的贡献。甚至针对你住的房子和你拥有的物品,某人也做出了时间、精力和资源的贡献。如果你的生命得到真正领悟的话,它是一个充满感激的生命。你拥有的一切和你做的一切——你的自由,你的机会,甚至你的挑战——都是感激的原因。这绝不是一种虚假的感激,而是基于真正认知的感激。
并非所有主要关系将持久,可它们在真理和坦诚里所制造的东西将持久。这是未来关系得以启蒙的种子。一旦关系被启蒙,它们将继续。其最高表达是一个一生一世的主要关系,因为这个的价值甚至超越你的世间存在。如果所有元素都在那里,承诺在那里,勇气和坦诚在那里,那么这将发生。这将是给人类的最伟大礼物。

你何时离开某人?

简单地说,当你无法和某人一起做更多,并且你们无法在世界上一起运作时,你离开他们。如果你不感情用事地看待关系,如果你客观地看待,这显而易见。如果你们无法一起做更多,你们就无法在一起。你将感到完结。你们将依然爱彼此并珍赏彼此。或许因为失望而将存在愤怒和怨恨。然而,关系完结了。
如果你在生命里拥有一种宗旨感,你认出了它并且你体验到自己在参与它,那么关于何时离开某人的问题将变得明晰。这不是基于你喜欢某人与否。这完全不是基于对对方的评判。这里没有评判或谴责。只不过是你们无法一起走更远,试图继续走下去对你们二人来说都有害。爱依旧。一旦被认知的话,感激也将依旧。
基于真理和坦诚离开某人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你必须放弃你的很多理想主义才能做到这样。在此什么失败了,不就是你的理想主义吗?在此的一个巨大例外是,如果你的关系拥有真正前途,而你没有达到它的要求。你如何能做出区分呢?你是在离开还是在放弃呢?内识是区别。内识将在是时候离开时告诉你离开。如果你的内识带你去向别的地方,你怎么可能留在一个关系里呢?
这是完全自然的。或许在离开那人时,你感到好像你失败了,你感到内疚,因为你认为你在放弃。你不确定你是在放弃还是在离开。你不确定你的动机。你不确定结果。你不确定你是否在为未知而放弃某个有着巨大价值的东西。然而,带着内识,这将是明晰的。内识不背负你的理想主义、你的困惑、你相互冲突的目标、你的评估、你的依恋、你的谴责或你的挫败。正因为如此,内识是你生命里确定和方向的源泉。它是你所有奉献的源泉,因为它是作为上帝延伸的那部分你。
内识是上帝通过你在世界上工作。上帝已然在世界上,可上帝如此安静,如此全然临在,如此灌注万物,以至无人能看见上帝。上帝像空气。当空气运动时,你感到它,可你无法看见空气。然而它是你在这里的生命的源泉。你每时每刻呼吸它。
依赖无形来与有形协作。依赖上帝来在世界上完成任何事情。内识是无形的。思考和行动是有形的。如果思考和行动是内识的结果,那么那一思考和行动将灌输着智慧、恩宠和宗旨。
你可能必须离开你爱的某人从而能够前行。你可能需要和你爱的某人守在一起。你可能需要找到一个主要关系。寻找的勇气、留守的勇气、离开的勇气都基于内识之上。你找到关系,因为你知道你必须。你留在关系里,因为你知道你必须。你离开一个关系,因为你知道你必须。尽管其他想法和感受可能被深刻体验,可这一必须能够凌驾于它们所有之上。这是内识的力量。这是带你走出困惑和左右矛盾的东西。这是让你摆脱思想冲突的东西。这是让你摆脱无止境的揣测、对比以及对自己和他人的评估的东西。正是这,简化你的生命并赋予你体验和平、和谐和方向的可能性。
你必须体验的正是这一必须。别害怕必须。必须是在生命里体验必要性。这是活力的源泉。如果没有必要性,就没有活力。内在确信源自必要性,内在必要性。内在必要性被外在必要性激发。正因为如此,你在世界上的参与越至关重要,你对内识的体验和表达将越至关重要。
内识被召唤,因为它被需要。它被需要,因为你的生命至关重要。如果你的生命不重要,那谁还需要内识?你将只是以一切代价来寻求舒适,失败将如影随形。内识激发一个至关重要的生命并在一个至关重要的生命之上兴旺。一个至关重要的生命在内识之上兴旺。
当你们无法再在一起做任何事时,离开那个人。如果这基于坦诚,那么它将是一个坦诚的评估并将召唤一个坦诚的回应。然而,可能会存在很多其他动机而离开一个关系。你离开一个关系,可能是因为你害怕面对挑战,因为你害怕亲密,因为你害怕放弃沉迷,因为你害怕放弃对你自己生命的掌控,因为你想维护你认为对你有益的某种东西。所有这些都可能模仿内识。然而内识将胜出。
如果你否认内识所倡导的,你就把自己置于内在危险里。这就是身处地狱的含义。身处地狱就是不带内识生活,即不带真理和坦诚生活。在此你和恐惧的恶魔一起生活,它们将萦绕你。那时你唯一的逃离是短暂的快乐。你唯一的逃离是保持无意识。这带你越来越深地进入沉迷,越来越深地进入幻想,越来越深地进入不动脑筋。在此你的物质生命被置于危险之中,你越来越成为给他人带来不和谐的一个源泉。这是远离内识的路径。这是远离坦诚、真理和幸福的路径。
你每天都需要内识,你尤其在面对艰难决定时需要它。离开一个主要关系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而且它也可能是一个非常必要的决定。这将要求你筛遍你为自己想象的所有“向往”、“应该”和“必须”从而找到自己内在那个重要认知的位置,即内识。如果你拥有一个坦诚可靠的人员网络来帮助你,这将使事情远更容易,因为他们将给你提供视野和鼓励。如果你参与灵性学习并拥有一位灵性导师,这也将帮助你。来自这两个源泉的影响,能够激发你所知道的,而超越你的喜好和你的恐惧。内识将带你超越喜好和恐惧,正因为如此,它从冲突中拯救你。
世界沉浸在喜好和恐惧里。你的内识将你提升到世界之上。你需要真正的关系来帮助在你内在激发这个。你需要鼓励,你需要挑战。你因为般配和共享宗旨而开始参与一个真正关系。如果般配终止了,你们在一起的宗旨也终止了。于是你们除了为避免孤单和一种内疚或失败感之外,没有呆在一起的原因。这会让你们的相守变得痛苦,因为无论如何你必须在你自己内在面对这些。如果你的关系是逃离真理的一种形式,那么它将遭受所有的后果。
如果你在面对真正有必要离开,那么不要毁掉你们在一个主要关系里已然学到的东西。面对离开的艰难;面对离开的不确定性。利用这个时间允许内识来指引和指导你。允许自己离开已知进入未知。允许自己面对你对自己的谴责。内识将带你穿越一切阻挡它道路的东西,你将与内识一同显现,并摆脱你先前的很多制约,因为它们将已然被清除出你的思想。这是净化。正是在此,你越加成为内识本身的一个倡导者和接收者。正是在此,你学习自由并教导自由。正是在此,你教授那为关系提供一个真正基础的东西。
有时你的行动造成他人的痛苦。这一开始可能难以应对,因为人们如此经常有意地伤害彼此,以至当某件必须发生的事发生并让他人感到痛苦时,你起初可能质疑自己:“我在有意造成这个吗?我在做正确的事吗?”你不想给你爱的某人制造痛苦。在此有必要回到内识。内识穿越所有这些艰难挑战,所有这些艰难转弯,所有这些艰难障碍和所有这种思想困惑。如果你和内识同在,你就在遵循穿越人类复杂迷宫的道路。
如果你必须离开,那么就这样做并找到最有建设性的方式向你的伴侣表达这个。然后你必须离开。在此你面对你自己内在和外在的逆境。你能够带着力量这样做,因为你和内识同在。
内识带你进入关系,维持你的关系,并在某些情况里带你走出关系,没有抱怨也没有评判。你外在生命里一切坦诚和宝贵的东西确认着这个。内识通常不会在一天之内带你走出关系。你的关系将缓慢衰退,有一天你将意识到你必须为了你的福祉和你的伴侣的福祉而离开。服务于你的更伟大福祉和他们的更伟大福祉,将证明这所带来的不安是合理的。
在巨大投资已然被做出的地方,改变是痛苦的。这是事实。如果投资已然被做出,你就无法试图否认痛苦。它将是艰难的。然而如果这一艰难服务于一个更伟大宗旨、一个更迫切需要,它就能够被面对且必须被面对。失望是生命的一部分。你失去你爱的东西。你所投资的东西在变化着。事物没有按你所计划的方式得到解决。你犯错误,并犯着代价巨大的错误。体验失望是活着的一部分。然而,令你失望的大部分事物和真理无关,并且这必须和服务真理的事物区分开来。
真理和幻觉可能看起来相似,直至你探究它们为止。一个是坚实的;另一个是没有实质的。一个坚守;另一个每时每刻变化着。真理不会每时每刻改变。表象每时每刻变化着。人们在移动。上帝是静止的。上帝的想法进入世界,并为真正进步、正向成长和正向改变提供鼓励。真理不会不停移动。人们在不停移动,来试图或是走向真理或是远离它。然而上帝的运动非常稳定和持续。
世界的运动被天体的运动支配着,可是除了罕见情况之外你看不到那些天体,你当然也认识不到它们的影响。它们的影响是恒定和持续的,然而世界的表面是动荡和多变的。
因此,不要把你自己思想和事务的改变与上帝的运动混淆。上帝对你的思想发挥一种影响力,你的思想在对它回应中动荡着。这里的区别在于,你的思想处在否认上帝的状态里,因此它动荡着对抗上帝。可一旦它克服了它的抵制,它开始走向上帝。这将启动某种改变。这将重新安排你的关系。这将重新安排你的优先次序。这将重新安排你的强调重心和你的兴趣。这将给你一种对你自己的新体验,并作为结果,给你一种关于你的生命的新理解。
离开上帝的运动是混乱的改变。走向上帝的运动是建设性的改变。在运动中,改变看似改变,很难看到是什么在影响它。然而在一个关系里,你将有机会看到这些影响力,因为有建设性的改变是逐渐发生的。
关系通常在它们结束之前恶化。有时一个关系根本从未示范过任何般配,或是它的般配性如此有限,以至当它结束时,它突然地结束,因为很少东西将它维系一起。当那维系它的少量东西断裂时,整个事物立刻崩塌。这有可能发生。当关系有着更多维系它们的东西时,如果它们在衰退,它们的衰退将更为渐进。如果某人做了伤害对方的事或做了不坦诚的事,这往往是逐渐衰退带来的结果。这是对损失的一种表达和对困惑的一种表达。在此人们感到变化,他们不知道针对它该做什么。
在此有必要遵循内识之路,因为内识和作为上帝影响的结果的改变保持一致。内识表达真正和有建设性的改变,并让你和这一改变保持一致。这使你能够感受你的生命的运动,你的关系的运动,你的世界的运动,最终是宇宙的运动。
每当发生改变时,人们将失望。每当发生改变时,人们将不快。人们将陷入困惑。人们将陷入怀疑。人们将不确定。在一个变化过程中,你从某种已知走向某种未知。即使那已知是痛苦的,有时它还是被偏好超过未知,所惧怕的未知。唯有当你已然获得了和未知的一种关系并能信任和珍视未知作为一个新稳定、新方向和新意义的源泉时,你才能带着更伟大信念和信心拥抱改变。
关于离开一个关系,摆在你面前的问题是:你在做真实和真正的事吗?你做到坦诚吗?在此痛苦和不安无法被避免。如果你的确需要离开,并且是离开的时候了,如果你的关系无法走更远,那么留下将远比离开更痛苦。你应该尽一切努力在你的关系里实现成功,可如果这些努力都失败了,那么是走的时候了。
一段时间之后,你将理解你为何必须离开,因为理解总是在回顾时到来。面对真正的改变,你几乎从不理解你为何在做你在做的事。或许你将给自己迫切的理由。或许你将基于正在发生之事为你的行动辩护,可你对境况的真正理解将在以后到来。因为当你经历改变时,你处在变化当中。为了理解真正的改变,你必须看到改变的结果,这在之后等待着你。
质疑你离开的动机并质疑你的坦诚。质疑你的关系里正在发生的实相。问自己是否问题能被现实地解决或修复。这些是根本性问题。你将需要向自己提问它们。对此或许你将需要他人的一些帮助。然而这些问题必须被提问。如果你必须离开,你必须面对痛苦,他人必须面对痛苦。在关系里人们很少达成共同协议而分离。如果事情已经恶化,没有任何事可做,那么更有可能一方将采取主动。另一方可能体验到失望,就好像某人在剥夺他们的安定和幸福。
如果一个关系被断绝,造成失望的不是失去爱,而是失去安定。某人将失望,因为他们被扔进未知。他们面对孤独、改变和不确定。在此他们并不担心失去爱。如果关系已经恶化,爱已经丧失。现在爱只能通过遵循真理,并通过重新共同承诺坦诚来重新获得。如果那意味着关系结束了,那么那就是它的意味。只有当丧失坦诚时,爱才会丧失。当丧失有建设性的自我表达——这是坦诚的结果——时,爱丧失了。别担心伤害另一方,而是关注保持坦诚和慈悲。如果你做到坦诚和慈悲,那么你所做的一切将是有益的。

一个关系何时完结?

当一个关系进入了下一阶段时,它完结了。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关系,不要以为它对你来说将完结,因为它曾经是的东西现在必须成为别的东西。你可能以一种建设性方式表达所有需要被表达的东西。你可能和你的伴侣讨论你们之间所有不奏效的事情,一切的失败和所有特殊问题。你可能甚至做出结论,你们无法和彼此做更多的事,尽管在此很少完全达成共同协议。然而,除非关系进入它发展的下一阶段,否则它没有完结。某人将前行进入下个阶段。那时关系将完结。
你们中的至少一方必须进入一个新生命,才能使你们的关系完结。除非它完结了,否则在一起将感到尴尬和不安,或许将激起悔恨、遗憾和怨恨的感觉。旧的关系将依然把你向后拉。你将依然认为针对这个境况你本可以做更多。它将依然好似一个失败,将它的阴影加在你的头上。即使离开是一个巨大释怀,可依然将存在不安。至少你们中的一方,最好是你们二人,都将继续前行进入一个新生命。当那发生时,关系将开始到达一个完结阶段。毕竟,如果一个关系无法继续,那么它必须把你送入某个新事物里,从而能够完成它自己。
有可能两个分开的人长期维持他们关系的不完结,甚至是一生。他们从未向前行进。他们从未在别的任何地方完成他们曾试图一起做的事,他们断开的关系始终是他们生命里一个敞开的创口。
如果你表达了你需要表达的一切,如果你对你自己的困难、错误、缺乏坦诚等等负起了责任,如果你没有把抱怨投射给对方,而是将原因归于你们双方,那么这个创口将开始愈合,为你提供可能继续前行进入和其他人的一种更伟大和更完满的结合里。然而,如果保持抱怨,如果着重怨恨,如果维持不原谅,如果你自己的责任没有被接受,那么伤口将无法愈合,并将成为未来痛苦和不安、焦虑和担忧的一个源泉。
断绝一个主要关系可能非常痛苦,人们往往想尽快结束这一过程,通常是通过绕避痛苦本身。然而,你必须经历这一痛苦,因为这一痛苦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经历痛苦可能非常剧烈,可它不应拖长。如果你完全面对自己的痛苦,它将得到表达并被从你清除出去。然而如果你逃避它,否认它,把它称为别的名字或保持对对方的评判,以阻止自己感受你自己的失败或遗憾感的话,你将无法前行,分离的痛苦将延长。
一个被断绝关系的礼物在于送至少一方进入一个更伟大和更完满的结合。它不必针对两人都发生。可一个人必须被送入一个更伟大结合里。那时关系将完结。如果它为一方完结,那么它为双方完结。尽管另一方可能抱持着怨恨和遗憾,但关系将完结。如果一方带着信心和感激继续前行,那么关系将完结。如果一方能够在一个新关系里成功运用他们在先前关系的创建、维持和完结中所学的一切的话,那么那个先前的关系将完结。如果对方留在怨恨、遗憾和不原谅里,那么他们的伤口将不会愈合,他们将为了实际上能把他们送入未来一个更伟大结合的事而折磨自己。然而那个关系还是完结了。如果它对一人完结了,它就完结了。希望的是它将对双方完结,可这很少同时发生。
一个失败的婚姻将总是留下伤疤和印象。它将塑造涉入者并将成为很多未来决定的基础——或是好决定或是差决定。让一个关系完结并不意味着关系被抹去或它将不继续作为一个范例并施加一种影响。它只是意味着没有回头路。它结束了。你将倾向于回归这个关系,直至你实现了未来的一个更伟大参与。一方可能确信无论如何他将不回头,可除非他们进入了一个更伟大结合并成功运用了他们的学习,否则关系没有完结。
完结一个主要关系需要时间。它需要经历失去的艰难和痛苦。它意味着花时间和自己共处,来整合所发生的事,来重新获得一种自我感,来获得关于所发生之事的一种视野。需要时间来进入一个新关口,在此一个新关系能够被起始。需要时间来开始参与一个新关系,这样过去发生的事能够在未来变得有用。那时你先前的关系将完结。那时你能带着感激回顾你的过去。
关系总是带着感激被完结。这并非意味着每个人都对所发生的一切感觉完全良好。可它确实意味着整体结果是带着真正的感激。然而,这一感激必须真实。如果它只是试图逃避痛苦或面对,那这个关系将保持未完结,并将阻止它先前的参与者们继续前行并开始成功参与新的关系。
来自过去的未完结关系是对当下和人们充分参与的一种主要障碍。为了完结这些关系,你必须面对你的错误,你必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需要时间和整合。在分离的痛苦和逆境里,不可能指望这充分发生。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一种新视野能够被获得,你能看到在构建一个新生命中,你先前的关系如何能够服务于你。这是完结发生的地方。这是价值被认知的地方。
一个关系里的完结代表着一个新开始。在任何分离之后,这到底何时将发生将取决于人们内在发生的自然疗愈过程,以及他们对和平、和谐和真理的渴望。在此疗愈过程可能被延缓或加速,这有赖于那些参与者的动机。可无论如何这将需要时间。
感激始终是任何关系的完结点。真正的感激基于对真正结果的认识。直到你再次进入一个关系,这些结果才能被确定,在此,你在前一个关系里的学习能够得到运用和应用。因此,将需要时间来完结一个先前的关系,它所需要的时间是必要的个人整合、重新评估和自我发现的一个时间。这是一个新开始。在此,对结合的渴望必须被重新确认。在此,体验结合的能力必须被重新发现和确认。在此,先前的错误必须被认识,这样它们就不会破坏任何未来参与。
每个关系都是一个礼物。礼物必须被认知,它的裨益必须被应用。许多关系只是通过教你最初不要做什么来提供一个礼物。一些人走向你只是为了让你拒绝他们。然而,不要把你所有的错误称作是完美或完全有益的。唯有某些面向是有益的,并且你必须始终根据其代价来评估学习。
认识错误、重新评估错误并运用错误带来的裨益,对于你的进步来说至关重要。在此你必须面对痛苦,你必须面对艰难,你必须面对错误,你必须面对自己。这是学习的组成部分。这是成为一个成熟之人的组成部分。这同样也是你的灵性进步的组成部分。
这会艰难。这会令人难堪。这会自我谦卑。这甚至会创痛。然而如果你真正希望深入世界和自己,并发现在那里什么被认知的话,这是一个必要的学习面向。在此内识是你的向导,可你必须做一个耐心的遵循者、一个耐心的接收者和一个有勇气的人。如果你没有这一勇气,如果你没有这一耐心或不愿培养它,你就不该涉入重要亲密关系。你必须拥有强大的心灵来面对这里的挑战并对你在此发现的东西负责。
上帝的力量在召唤你进步。它在召唤你完结先前的关系、认识它们的裨益并带着感激继续前行。上帝的力量在教你识别现在需要你去参与的那些关系。上帝的力量在教你辨识、客观、思想明晰、内在静心、对你内在上师的接收以及对婚姻和真正关系的开放。
分手的过程可能将充满愤怒和怨恨。由于失望,这在一定程度上将会发生。或许你的伴侣在一段时间里将无法听进很多东西。这有赖于这里所指出的那些因素。因此在一个关系的分手过程中要做好准备,因为你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抱怨,将存在针对你的愤怒和怨恨。或许其中一些是合理的。或许其中一些不合理。如果你曾不坦诚,你必须面对它。如果你是坦诚的,可你的坦诚被误解了,你必须面对它。如果你被正确地批评或是错误地批评,你必须面对它。这都将教你在开始你的下一个关系时变得更辨识、更客观和更实际。你不需要穿上盔甲抵抗这些,因为如果你正确从它们学习的话,它们将教你变得更坦诚、更自然且更开放。
显然,如果你在先前的一个关系里不坦诚的话,你能够认知这个。在此你意识到,坦诚将为你节省时间和免除艰难。于是你将更承诺于按照你真正的样子呈现你自己,而非只是呈现你的新伴侣认为有吸引力的你自己的某些面向。你想确保某人在一开始就尽可能多地了解你,这样他们将不会在后来开始了解你时感到失望。你想以真正的你被接受。你想以真正的你被认知。这在一个关系里提供着舒适和保障。
如果你只被认知了你的某个面向,如果你只表现出你最佳的一面,或是如果某人看不到你究竟如何、你究竟如何思考以及你究竟做什么,那么你将没有一个坚实基础。做到坦诚,讲出真相,那么真相将为你提供保障、保证和方向。因此,将他人对你的批判用于你自己的自我检视,但要努力做到非常公平。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事情能够被认识和解决。而其他的事情,你必须等待,因为唯有时间将揭示眼前之事的真正精髓。
愤怒和怨恨充满了个人投射和抱怨。那是因为人们受到了伤害,当他们受伤害时,他们想做出反应,他们想回击,他们想把他们的痛苦赶出他们的思想并把它交给别人,通常是他们认为是他们的痛苦之源的那个人。这会非常艰难,因此有时在分手过程中,人们不应和彼此在一起。别试图在情绪激烈时解决一切事情,因为你为实现和解和和平所做的努力将不会被良好接收。你必须一如既往地根据有效性来评估你的沟通。你可能感到一种个人需要来表达自己,但你的责任还在于看到那一表达在特定时间是否恰当,并感知它将如何被接收。
经历分手的人们有时需要远离彼此很长时间,直至他们能够获得一些视野为止。如果他们过早接近彼此,他们将只会对彼此做出反应,这将没有帮助。记住,你不想在经历一个变化过程中给世界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冲突。
做到非常坦诚,但不要用事实来伤害自己。尽管有些事你必须面对,但记住,你不坏。你的伴侣也不坏。你将体验痛苦,但你不应受惩罚。生命中的一些事是艰难的,可它们并不旨在惩罚你。别因为分手的艰难而惩罚你自己或你的伴侣。做到对你的参与负责,做到对分手负责。分手的发生是因为你的关系里某种东西不奏效。或许这个关系本可以被挽救,可通常它无法被挽救。要么是让关系持续的必要元素不存在,要么是相互的动力不存在。
一方致力于关系的成功是不够的。双方都必须拥有这一承诺才能实现成功。即便在此,正确的元素也必须存在,才能穿越路途中的所有阶段走向成功。努力做到非常公平,努力做到开放和坦诚。承诺自己在此学习,因为这一学习极为宝贵。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在一个关系里遭受怨恨和失望。如果你在此获得学习,你将能够逃离世界的困境,这将把你确立为未来一个真正的解放者。
你能给人们提供什么呢,不就是你自己的自由体验吗?你能给人们提供什么呢,不就是你自己对内识的认知吗?你能给人们提供什么呢,不就是你针对关系所学到的东西,这样他们的关系就能基于那一刻所需的无论什么,而得到改善、改变或提高吗?
多数情况下,分手后最好不要立刻开始参与另一个关系。无论是离婚还是爱人去世,都将需要时间来内在疗愈。有时存在例外,一个新的关系将大大加速这一过程。可这只是例外,而非常规。人们往往想立刻跳进一个新关系,来抵消他们当时所经历的痛苦。他们不想面对分离的痛苦。所以他们想拥有一个新关系,这将占据他们。这将干扰并延长疗愈过程,这将给你的新伴侣带来一种不必要的紧张,因为承担你的疗愈并非是他或她的任务。你的新伴侣不应承受你过去艰难的冲击。那是你的责任。
为了对一个新关系进行准备,你必须花时间来整合所发生之事,认识你的错误,并在自己内在创建一个新开始。别不耐心。不耐心意味着你在试图不带内识运作。不耐心意味着你不信任生命或你自己,你在向前急冲来为自己确保一个位置。或许在分手过程中,你将感到非常需要关爱。或许你将寻求你感觉在你的先前关系里缺少的东西。然而这是一个和自己相处的时候。这是一个克制的时候。这是一个面对你的责任的时候。这是一个重获你的力量的时候。很多人觉知这个并能帮助你。这是智慧的辅导。只有当你的内识提示一种例外时,你才应该做出一种例外,并且在此你必须非常确定你在遵循内识。
完结一个关系始终是深化你对坦诚的体验并深化你对内识的觉知的一个机会。它是认知你过去所知,认知你是否遵循了你过去所知,认知你的坦诚,并认知你是否坦诚表达了自己的一个机会。这些是真正坦诚被铸就的时候。
如果你只关心你的生存,那么你对坦诚的自然倾向将受到阻碍和扭曲。如果你不信任生命,你将企图用计谋战胜它,你将企图用狡猾和技能来获得你想要的,因为你不认为生命会供给那些坦诚的人。然而如果你是坦诚的,生命将每时每刻供给你,你将能够遵循生命的进程。这将把你置于一个远更良好的位置,从而在你关系的所有发展阶段里做出智慧决定。
运用分手的艰难来深化你对坦诚的承诺,你对内识的承诺,和你对灵性成长的承诺。这将让你远更好地进行准备,去参与未来的一个重要亲密关系。这将教你,你需要学习什么和你需要摒弃什么,你需要做什么和你需要避免什么。这将教你如何选择一个伴侣,以及如何认知能够轻易将你引入歧途的你自己内在的那些冲动和他人的诱惑。
接受你的孱弱易感,并认知它召唤更伟大智慧,因为智慧是你最好的防卫。说谎、欺骗和逃避不是有效的防卫,因为它们使你对错误易感。你现在想对真理易感,因为真理给你和平和确定并重建你自己的能力和力量。重新把自己承诺给内识和真正的关系。如果你承诺于学习,你将能够把自己承诺给一个关系。如果你不承诺于学习,如果你受制于自己的评判和怨恨,那么你将不会对关系开放。于是唯有你未来的孤独将驱使你和另一个人维系,并且你将没有进行良好准备。

当某人死亡时你如何完结关系?

在你生命的历程里,重要的人会死去。这往往是即刻失去的时候,有时是出乎意料的。他们死亡的方式和他们死亡的事实将影响你。或许他们死于长期的疾病。或许他们死于意外。或许他们甚至夺去他们自己的生命。于是你将以一种非常激烈的方式面对分离,因为你在物质生命里与他们沟通的能力现在将受到限制,甚至可能看似不存在。
明智的做法是,尤其针对你的父母以及作为你的主要关系的其他老年人,你要给这些关系带进尽可能多的疗愈,并找到建设性方式表达你的感激并准确指出困难。他们去世之后,你将没有这样的好机会。那时你和他们的沟通可能看似近乎无意义。他们生命的终点可能就在眼前。别把他们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准备你自己。尽你所能尽快和他们建立一种有品质的体验。超越你自己的评判和喜好。原谅他们未能给予你的东西。准备你自己,因为如果他们突然去世,留给你的是你自己的犹豫不决,你将远更难以带来你自己内在的疗愈以及获得对关系的一种正面体验。
世界是关系和沟通的一个机会。这是世界真正是什么。这是它给你的裨益。当死亡被预期时,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深化你的关系,通过变得坦诚和易感,通过找到建设性方式表达自己,通过接受对方的思想状态和偏见,通过试图在那些局限里沟通。沟通是你的渴望。 找到最有效的方式是你的责任。有时谈话是不必要的。有时只要在一起就够了。因此进行准备,这样他们的去世对你来说就能成为一个完结的时刻,而非只是一个重创性失去的时刻。
和死亡共处是非常强大的,因为生命的意义会在这些过渡时期里得到明确。这是一个灵性的时候。这是一个内在坦诚的时候。这是一个幻灭的时候,这会导致真正的认知。
如果某人突然死去,评估你给予过他们的东西,和你没有在他们需要时给予他们的东西。评估他们在你的生命里是谁,学习认识你的关系的裨益,无论它是一个源自错误的裨益还是一个源自真理的裨益。当你开始体验你们维系在一起的真正价值时,表达你的感激。如果你在祈祷里这样做,你的表达将触及接收人,因为那些离世的人能够通过祈祷被触及。如果你的思想开放,你就能接收他们的回应,因为思想是天地间的媒介。
所以,通过你的思想,你能和那些不在这个世界的存有们沟通。通过你的思想,那些不在这个世界的存有们能和你沟通。这一和去世的所爱之人的沟通只需是简短的,因为它们是表达感激,它们确认你们的关系在继续。正如所说,所有主要关系都会继续,无论是以一种活跃状态还是以一种休眠状态。那些在你的心里被唤回的人们,将保留在你心里。那些依然被拒绝的人们等待着被唤回,因为你无法除掉他们。这就是启蒙主要关系的力量所在。
允许你先前关系的灵性临在进入你的觉知。想着他们,祝福他们,从他们学习并感谢他们。如果你真诚地并带着勇气这样做,以面对自己,面对你们分离的事实,你将能够从他们接收一个回应。这将确认你的灵性生命以及在你内在的内识的伟大,它同时看向世界之内和世界之外。内识认知关系涵盖所有表象。对你来说,这将是一个灵性呈现和确认的时刻,一个在关系里实现成熟的时刻。面对你的苦难,认识你的错误并认知你的感激。
如果某人夺去了自己的生命,那么原谅他们的行为。从他们的生命得到学习。如果基于类似的境况和影响,你或许结果会做同样的事。他们的生命是对你的一个教导和一个警示。从这学习。为他们的新历程祝福他们,并让他们的生命成为对你的一个服务,这样你就能同样服务他人。因为你,作为一个内识学生,必须同时学习成功和失败。失败将帮助你走向成功,可成功将救赎你。它们绝非同等价值,可一个确实在另一个之后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