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3年10月2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大社区灵性
第二部 > 大社区灵性 > 第十四章

生命提供着很多纷扰。生命将不停地拉你回到你的过去,除非你能够身处当下。一旦你充分实现了思想的一种临在状态,那么你将需要做好准备应对他人施加给你的影响。如果每个人都在做你正在做的,这将远更容易、更有益。然而,事实是你将是很少数人之一,正在开展一个更伟大准备,以超越你周遭人们的寻常执迷、关注和兴趣。

你周遭的人将影响你的思维环境。为此,你必须非常认真地选择和谁在一起以及要说什么。别把这看作对你自由的一种限制,因为这在保护一种正在呈现的觉知,它在一个它不受重视或尊重的世界上需要保护。生命将在艰难境况里一次又一次地教你这个,在那里你将发现自己在避开其他人,避开你不属于或你做出不审慎行为的境况。记住,你同时在学习智慧之路和内识之路。智慧是关于你如何在生命里携带内识——你如何表达内识,你在哪里分享它,你如何将它和自己以及他人关联。

你将发现,当你在内识之路上前行时,你将珍视他人不珍视的东西,看到他人看不到的东西,认知他人不知道或将不会知道的东西。在你看来显而易见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将不显而易见。你将同时看到他们的礼物和他们的无能。他们可能什么也看不到。你将对自己抱持更高标准,可这些标准将不被其他人分享。你将珍视坦诚的一种更深刻体验,可你将无法自由地和他人沟通这个。你将一次又一次发现其他人在你面前和你周围设立的限制。你将一次又一次感受他人的影响。你将感到自己被拉进无聊的对话。你将感到自己被拉回一种你努力摆脱的思想状态。你将感到他们关注和执迷的沉重,可你不想被它们负累。

这将把你区分开来,正如它必须做的。有时你将感到孤独和隔离。然而,你将发现,甚至在一开始,你将拥有同伴。他们将和你分享他们的艰难,你将和他们分享你的艰难,因为你们都在体验身处世界的艰难。

你需要在外在的生命里,以及在你自己的内在,为自己建立有一个新基础。在此没有任何东西被从你拿走。这并非旨在抢走你想要的任何快乐或追求。它只是帮助你遵循一个自然的选择和识别过程,当一个更伟大力量和觉知在你内在呈现时,这必须被培养起来。如果你认为我们在限制你,那么你就不理解我们的意图。如果你认为我们在阻止你,那么你就不理解你的真正需求。

如果你在回应一个更伟大意义、远见和理解,你将把自己区分开来,生命将把你区分开来,因为你需要拥有这一自由。你无法呆在你现在的位置同时去向某个新地方。如果你去向某个新地方,其他人无法和你一起去,除了很少数人以外。当你发现其他人没有发现的东西时,你将认知他们不知道的东西。带着你内在这种增长的觉知,你怎能以一种随意的方式和他们在一起呢?你将不想分享他们的妥协。你将不想成为他们众多活动的一部分,这些活动只是为了逃避和否认那些需要被认知和讨论的更伟大事物。即使在个人问题的层面上也是如此,因为你将寻求解决方案,而他人不会。你将想面对事情并讨论它们,而他人不会。你将想带来补救和解决,而他人不会。

过了一段时间,你将发现自己在回避某些人和境况。这是正确的。这是一种自然的沉默。这是因为你在寻求让自己摆脱人和境况,摆脱对你来说没有益处或价值的对话和努力。你可以做到这个,而不谴责自己或他人。你这样做,只是因为你有另外一个地方要去,有某种更伟大事物要认知。在此,你并非比别人更好。你并非智者,而他们是傻瓜。别抱持这种态度,否则你将错失整个要点。这不是一场竞赛。那种强调只对人格思想来说有意义,它寻求利用一切来自我确认、自我荣耀和自我保护,因为它软弱易感,它在生命里没有基础。别犯那种错误,而是明晰地看。

某种东西在你最核心以一种你无法描述的方式改变了。你感到不同。你的价值观在改变。你的优先次序在改变。你在生命里的强调在改变。这将引领你离开没有体验这个的人们,而走向在体验这个的那些人。它尤其带你走向共享你的旅程的某些个体。他们中的一些人只会和你走很短的一段路;其他人将和你旅行一生。

你需要和这些人在一起,因为他们将协助和援助你。他们将挑战你前行。他们将在你落后时帮助你。他们同样在体验他们生命里的一种伟大运动。他们同样在努力理清事物。他们同样开始面对他们自己的妥协,并意识到他们自己的否认。他们同样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改变他们生命的方向、路线和活动。这些人将帮助你,即使他们只是暂时和你在一起。

你将发现自己在避开很多人和境况。事实上,一段时间以后,你将不感兴趣地看着大多数人的寻常活动。或许你将感到孤独和疏远。可我们说:“恭喜!”你在开始找到你的自由。你在开始珍视某种珍贵的东西。如果这把你区分开来,那很好。你需要这一自由。你需要这一解放。你需要摆脱其他人施加给自己并无意中施加给你的束缚。

恭喜。继续。你将不会独自旅行,可你无法带着每个人同行。你将发现你无法保留你所有的朋友和旧识,因为他们是你过去的一部分,那些关系里的强调并非你现在在体验的东西。让他们离开并祝福他们。别谴责他们。别否认他们。只是让他们飘走。释放他们。他们在走向和你不同的一条路。你可能不知道你在去向何方,但你知道你在去向某个地方,因为你感到你生命里的运动,你看到你的生命在改变。你看到其他人似乎非常静止,他们生命的运动似乎无法察觉。然而,对你来说,事物在迅速改变。允许这发生。它来自你的最核心。你很长时间里将无法充分理解它,但你需要前进。你无法返回。你无法带着那个你爱的人。你无法带着那个你依赖的人。或许你甚至无法带着你的丈夫或妻子,或你的孩子,或你的父母,或你最好的朋友。在此你必须和内识站在一起。你无法同时走两条路。你无法随身带着一切。

你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意识到并开始理解,你正在被卸去负担。因为,确实,有些时候你将感到一种巨大损失。你将无法证实你的行动或行为,但你将知道你必须继续。你将知道你必须向你亲爱的朋友或同伴告别。如果你们试图守在一起,将出现越来越多的不和和解离。最好意识到你们分歧的方向,祝福并释放那个人,别拖延并试图解释或证实你的行动。

你将发现当你前行时,生命给你很多选择。在此你可能甚至无法和其他同样在回应一个更伟大召唤的人们呆在一起。当你前行时,你的路变得远更特别。一开始,你可能感觉好像你正在向你的灵性生命敞开,可是当你前行时,你的灵性发展在其应用和方向上将变得远更特别。那些一开始和你同行、共享你的旅程的人们,可能必须走上和你不同的道路。允许这发生。祝福他们。尊重他们。别因为他们无法和你呆在一起并去向你去向的地方而批评或拒绝他们。或许他们走得快;或许他们走得慢。他们带着他们的无能行进,正如你带着你的,并在他们前行时,慢慢地解开和解决它们。

遵循道路。别试图定义它。别紧抓人们。你真正的同伴,你的盟友,将永远不会离开你,因此你不需要粘着他们,束缚他们或在他们脖子上绑一条绳子。让其他人来来去去。这是生命中一个自然的定义和选择过程。很少人超越事物的寻常共识,因此这条道路并非被很多人行走。然而,其他人以前走过它,其他人现在正在行走它,其他人未来将行走它。存在一条道路,因为内识在你的生命里。存在一条道路,因为你的盟友们在加入你。存在一条道路,因为隐形存在们将在你需要他们时,在你在生命中前行时,指引和帮助你。

在此,我们能够辅导你避免某些事情,然而你必须学习如何在你前行时使用这个指引和这个辅导。你将意识不到这个辅导的全部价值,直至你比今天实现了更多进步,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辅导在此刻不是给你的、无法良好服务你、把你拯救出很多不幸和艰难。

首先,正如我们说过的,避免带着人们和你同行。告诉他们你在去向某个地方,给他们一种关于你在去向何方的感觉。如果他们不能去,他们就不能去。这并非意味着你们的关系失败了;这并非意味着他们愚蠢或是傻瓜,这并非意味着你比他们更好。这只是意味着你们无法同行。你在开展一个不同的路径。开展它。遵循它。避免试图带着他们和你同行。避免留在后面试图劝说他们,说服他们或证明你神秘的生命。祝福他们并释放他们。认知你们分歧的路径。这很好。这是自然的。

接下来,避免试图决定你在去向何方。你知道你在做某种重要的事。你知道你在做某种拥有一个灵性基础的事。你知道你在做某种对你有益的事,即使有时候你严重质疑它。你知道你必须继续。你知道你无法返回你过去在的地方。你知道你想自由。然而除此之外,避免试图决定你在去向何方,因为你将不知道。你所知道的就是你必须前行。当你作为一个内识学生实现进步并变得更成熟时,你将看到这个的伟大价值。然而如果你试图超前你自己,这将导致所有形式的困惑和误解。

一开始,对于理解和证实自己的需要,源于一种基于很多虚假事物的旧理解。然而,现在你正在把你的生命建立在某种真正和良好,一贯和永恒,真实和真诚的事物之上。信任自己。信任你内在的内识。别不断把自己拽到一边问:“我在做正确的事情吗?这是正确的事情吗?”一次又一次。别用这种不停的质询纠缠自己,因为没有答案,只有前行。遵循这个,你将遵循内识。向后退缩,你将再次诉诸你的旧想法。别让你的恐惧带走你,因为它只会带你回到过去,回到你正在努力摆脱的一种过去的对保障的信仰。在这方面,最大的保障是一个最大的保障监狱。你曾被囚禁,你不想返回。

然而,如果你走了一小段路,然后停下说:“哦,我不想进入某种我不理解的事。我不知道我在去向何方。我该做什么?什么将发生在我身上?”你让你的想象支配你,并为你制造所有类型的可怕和恐怖形象,然后你将处在一个非常不安的位置。你将阻止自己前行,可是你将知道你无法返回。于是你将被卡在你所在的位置。

你还没有摆脱思想。你必须冲破它的权威,这样你就能发挥你的权威。思想发挥权威,因为你没有。并非因为思想是一个暴君或一个可怕事物。思想只是在确信没有被提供给它时提供确信。它就像一个孤儿,必须照料自己,直至它找到安全的父母或监护人。内识是你的监护人。内识是你的更伟大自我。然而,除非你能充分意识到它是你的更伟大自我,否则它将看似父母或监护人。它将看似一个向导,一个真正的朋友。遵循内识,你将回归你自己,你将找到作为你在此的使命和旅程的一部分的其他人。

接下来,避免试图将你正在做的事和你依然相信的东西联系起来。如果你珍视某个哲学、宗教或理想,并且你想确保你在做的事和它们保持一致,那么你将把自己向后拉。正如你不能带着人们和你同行,你也不能带着想法和你同行。很惊奇,人们往往更依恋他们的想法甚至超过他们依恋其他人。这是因为他们更认同他们的想法,超过其他任何东西。一些人能够离开一个关系,但他们如此束缚于他们的想法、他们的信仰或他们的假设,以至他们无法自由地离开它们。这就是戴着一个棘冠的意义所在。这是思想成为一个棘冠的时候。你戴着它,可它折磨你。它似乎给你一个国王般的称号,可实际上它是一个悲哀的锁铐。它似乎提升你并在世界上给你名望,可实际上它切割你并伤害你,遮蔽你并嘲弄你。

为了让思想成为一个光环,而非一个荆冠,你必须确认你的权威。你通过发挥你的权威来认知你的力量。在学习内识之路中,你将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发挥你的权威,从而让你的思想保持自由和开放。因此,避免试图将你的旧想法和珍视的理想与你现在所做的事相关联,因为你无法随身携带它们。它们就像旧关系和旧地方。别拖着它们。让生命之河携带你。别依附岩石。别试图带着岩石和你同行。别试图带着你思想的景观和你同行,那是你整个的想法和信仰,恐惧和目标。

接下来,别堕入爱情。当我们说堕入爱情时,我们是指制造和另一个人的一种空想。浪漫的爱情,空想,是人格思想自我放纵的缩影。为了证明它自己并证实它的存在,它寻求为了这一目的与另一个人结合。它无法和另一个人联合;它只能利用另一个人证明它自己。这是浪漫爱情的基础。相反,你必须找到的是认知以及和另一个人参与的能力。一个美丽的面孔,一双可爱的眼睛,一个美妙的形象,一种迷人或奇异的个性,任何吸引你和迷惑你的东西,任何对抗你的意志掌控着你的注意力的东西,任何让你的思想固着于它自己的想法并阻止它接触内识的东西——这些东西代表对待关系的一种浪漫途径,这些是你必须避免的。

难道你的过去没有教导你这些吗?难道你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才能发现这种参与无处可去吗?当你最终意识到关系的真正状态时,于是浪漫梦想消散了,留给你的是你和那个人的真正关系的缺乏。

人们可能彼此迷惑多年,从未拥有对那个人是谁的任何感知。然而当他们终于变得冷静,因为生命通过它的艰难和它的挑战让他们冷静下来时,他们发现他们彼此并不真正般配,他们的联合是肤浅和暂时性的。于是产生巨大的失望、愤怒和怨恨。

避免堕入爱情。寻求真正的关系。在真正的关系里,你将感受极大的感情、共鸣和分享你生命的渴望。然而,这和人们珍视并如此珍惜的堕入爱情的体验非常不同。看看你们的电影,读读你们的书,一切都是关于浪漫的壮丽和狂喜,危险和不确定。然后问问自己,那里是否存在任何真正的关系,抑或这只是一个壮丽的插曲,一种逃离凡俗生命的方式,一种共同拥有一个美妙梦境的方式,看似让你摆脱你所有的关注和责任的一个梦境。避免堕入爱情。它将从你夺走你生命的数年。它将抢劫你,给你留下空虚和贫穷。你将在堕入爱情中赌走你的生命,在没有希望或前途的某种轻佻事物上做赌注。

接下来,避免试图让内识确认你想要的。在此你发现某个你想要的人,某个你想要的东西,或某个你想去的地方,你走向内识说:“我能去吗?这可以吗?”如果你只想要肯定,你将把它赋予你自己,你将说:“是的,我感觉这是正确的。我的内识告诉我这是正确的。”然而如果你去你生命中的真正盟友那里,他们将看着你,摇着他们的头,因为他们将知道。然而,如果你和没有这一能力的人们交往,哦,是的,他们将向你确认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避免试图让内识给你提供你想要的,或支持你想要的。而是问内识:“向我展示我需要认知和做什么。别让我浪费我的生命。别让我用我的存在做赌注。”赋予内识这一特权,它将以越来越伟大的方式支持你和服务你。

接下来,避免认为你的生命将是宏伟的。人们往往认为,因为他们走在某种灵性旅程上,所以他们将成为疗愈者,伟人,古鲁,导师,圣人,朝圣者,智慧的男人,智慧的女人,神使,神谕者等等。这都是浪漫。这里的浪漫和其他任何关系里的浪漫一样危害且没有意义,只不过这更难解开,因为它看似自我启发。

几乎所有情况里,你在生命中的角色将是简单和隐蔽的。如果你被认知,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种不幸,因为世界将掠夺你,其他人将利用你和虐待你。他们将渗入你的生活,企图夺走你的礼物。他们将操控你,他们将诽谤你,他们将诅咒你,他们将赞美你。这是现实。正因为如此,只有在罕见情况下,一个内识男女将会成为公众形象。他们将必须面对伴随这一特权而来的苦难。

智者因为一个很真切的原因保持隐匿。然而,当你思考这个想法时,你将看到它是多么对抗你的野心和你的个人动机。毕竟,你可能不想奉献你的生命并献出你自己给某种将不会荣耀你的事物。甚至世界的宗教都在提供很多自我荣耀的形象——成为一个佛,成为一个神使,成为像耶稣一样,成为一个闪光的范例,所有人汇聚过来以寻求启发、疗愈和恩泽。然而,实相完全不同于此,并且需要不同,因为这里没有智慧。因此,别用这些空想刺激你的人格思想。这不是道路。

内识必须让你摆脱这些野心,根据它们在你思想里运作的程度。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拥有它们。每个人都想被证明、被认知、被支持和被激赏,可事实上你只需要被你真正的盟友认知和支持,并被赋予机会去服务真正准备好接收你的礼物和贡献的其他人。这是一个祝福和认可,和你能想象的同样伟大。这里将没有欺骗。将没有背叛。将没有掠夺或操控。你的奉献将被接收,并将被继续传递给其他人。你的礼物将通过很多人、通过很多关系产生共鸣。因为你的礼物的源泉超越你,所以你的奉献不应该给你带来个人认知。你能声称你的宗旨是你自己的创造吗?你能声称你的礼物、你的技能或你的角色只是你个人的吗?当生命准备你、指引你并让你有可能拥有一个宗旨、意识到你的宗旨、拥有共享你的宗旨的盟友并拥有你奉献你的宗旨的接收者时,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避免自我荣耀。避免认可。内识不想为你要这些。智慧将克制你。让自己被克制。内识将保护你、维护你并让你能够培养和发展你的实力和能力,而不受无法或不会和你分享这些的人们的干涉和侵犯。让生命把你区分开来,这样你就能带着一种更伟大能力和一种更伟大理解回归生命。让内识带你远离你自己的目标和野心,远离你自己对自我证实的需要,并让你带着一种更伟大智慧和理解归返。

避免说太多。如果你说太多,你在扩散你的精力,你在不动脑筋地播散你的想法。让智慧在你内在生长发芽。别去告诉每个人你内在正发生什么。让压力构建。让你的能力增长。让自己消化真理,而非试图把它传递给每个人。让自己体验那向你呈现的洞见的意义和深度,而非冲出去告诉你的朋友:“哦,我有了这个洞见。它如此美妙!”

运用克制,因为你将需要大量克制。我们无法告诉你多少克制将把你救出艰难和磨难。在此别让你对自我证实的需求支配你。把事物保留在自己内在。让它们成长。那些没有价值的事物将会消失。那些有价值的事物将慢慢成长。智慧慢慢地成长。它必须在你内在成长,你必须非常小心和谁分享它。你的体验将确切示范我们所讲的,因为你将讲述事情给无法或不会接收它们的某些人。你将分享让你兴奋的事给无法体验它们的人们。你将提供新事物给无法和它们关联的人们。这将把你扔回你自己。别批评他人。他们不是问题。你的缺乏审慎才是问题。你无法辨识分享自己的恰当地点,你为此付出了代价。这教导你回到自己,在你自己内在抱持正在那里成长的礼物。

内识对你非常审慎。你应该对他人非常审慎。内识对你非常辨识。你可以学习对他人辨识。伟大事物是个体内在一个漫长成长过程的结果。人们急于分享,因为他们想要自我证实。他们想让别人告诉他们,他们很棒,他们在做正确的事。避免这个。避免无聊的对话。避免讲述灵性想法和伟大事物给无法接收它们的人,以及你不该与之沟通的人。

接下来,避免流言蜚语。避免讨论其他人的生活。流言蜚语很诱人,因为它让你感到自我满足,感到你能够以一种看似坦诚和正当的方式运用你的评判。可这是浪费。它诽谤别人,你因此而失去能量和活力。你这样做时或许感到骄傲,可作为结果,幸福和真正的自我确认将会丧失。

接下来,避免利用你已经知道的来试图让某件事发生。你的思想将不断想创造事物、拥有事物并证实它在做的事,以获得保障、认可和证实。然而,可能还不是时候。当时候到来时,它将到来,这对你来说将是一个巨大挑战。然而,除非时候到了,否则它不是时候。无论你多么想把你在体验的东西放进形式,你都不要冲出去,创建一个新组织或开始一个新生意或制造一个新产品。那样做的人是鲁莽的,他们将赌博他们的存在。他们将需要漫长时间才能回到他们开始的地方,因为终止某件事往往远比开始某件事更困难。任何关系都能被起始,但可能很难结束它——无论是和一个人,和一个组织,还是和某个你在世界上创造的事物的关系。

别启动不具备更伟大前途的任何事物。你将如何知道呢?因为内识和你同在。如果你在这个状况里无法接触内识,因为你拥有太多渴望或野心或太困惑,那么去你的盟友那里寻求验证。“这是要去做的正确的事吗?”你问。“我在思考这个。我想要这个。这对我来说看似很好。我应该这样做吗?”别去找你的朋友,别去找你那些随意的关系,他们可能都会对你的想法感兴趣,因为他们还无法带着内识做出回应。别在这方面碰运气。去找你的盟友。很多情况里,你将无法接触内识,因为你被你的喜好支配,或你太害怕或太关注自己。这没什么。去找你的盟友。你所做的每个重要决定都应该得到验证。这是对你的一种保护;它是一种安全保护。你需要这个;接受它。

避免走进生命说:“无论如何,我要拥有我想要的。”这是你能做的最愚蠢决定。它是盲目的;它是自大的;它是无知的。它否认你的关系,它将你独自逐出。生命充满了这样做的人,结果,生命充满了灾难。避免这个。让内识在你内在慢慢成长。让改变自然到来。别减慢它也别加速它。别对自己说:“哦,我现在在做灵性的事。我必须成为一个灵性的人,一个灵性商人或一个灵性导师,一个贩卖产品和服务的人。我想以此谋生。”避免这个。内识将对这种宣称保持沉默,听不到。你或许只是偶尔感到这些冲动,你或许持续感受它们,但坚持你正在做的。别做改变,除非改变至关重要。当改变至关重要时,寻求验证。别独自去做。世界上没有人超越错误。世界上没有人超越诱惑。世界上没有人完美无瑕。别以为,因为你对某件事抱有一种巨大和增长的情绪,它就是要去做的正确的事。每个失败和灾难都始于一个兴奋的兴趣或信仰,认为某件事将是一个有益的活动或参与。避免这个。让你的思想保持冷静和开放。别陷入对你的灵性的浪漫里。你甚至还不知道它是什么。然而,它在你内在,它在指引和平衡你的生命。它在慢慢地让你摆脱所有束缚,它们把你留在过去,它们是你现在需要超越和留在身后的东西。

接下来,避免对理解一切的需求。真正的理解更晚到来。在这之前,人们制造一种理解,因为他们想感到自我确信。他们不想在自己或他人看来是愚蠢的。他们想让一切得到充分解释且可以解释。他们想让一切得到证实且可以证实。他们想让一切看上去良好和正直。他们想赢得肯定。然而,他们在此制造的理解是如此局部,如此受到个人动机驱动,如此虚假和不可靠,以至当它面对真正生命时只会瓦解。在此你不想制造任何你将必须拆除的东西,学习任何你将必须摒弃的东西,或关联任何你以后将必须切断联系的人。

让你的思想自由。让你生命的拼图保持碎片。让小组的碎片聚合到一起。别用你自己的想法和野心填满它。其他人将向你示范他们是如何这样做的——他们的生命如何被充分理解,他们如何抱持着一个被他们充分理解的更高宗旨,而事实上,他们只知道一点点,其他一切都被他们的目标、他们的理想和他们的野心填充着。他们所拥有的是完全不可靠的东西,和生命的运动不相协调。

变得简单。让你的生命不可解释。让你的生命令人费解,因为它对于无法和你分享它的那些人来说是令人费解的。你现在被你内在一个更伟大力量支配和指引着,你正在通过体验认知的一个更伟大力量,你通过做出智慧决定在选择的一个更伟大力量。就这样。别宣称你不该宣称的东西。让你的理解里存在巨大间隙。这样你将对自己保持坦诚并对他人保持坦诚,你将是世界上一个清新的临在。别加入他人,颂扬他们自己,唱着他们自我确信和自我证实的歌。保持沉默并继续前行。

你可以歌唱生命之山,你也可以攀登生命之山。如果你攀登生命之山,你不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你只知道你已旅行了足够远,从而学到了关于旅行的某些东西。你已学会保持你的眼睛和你的耳朵张开,不对自己或他人做出巨大假设。你已学会让你的生命发展,保持行进,构建那些你知道要去构建的东西,避免那些你不能构建或不该构建的东西。

力量是专注。如果你的力量,你的专注,遍及太多事物,那么你对任何事物都将没有足够力量。专注于少数人,少数事物和少数想法。别试图收集所有灵性信息。避免这个。别试图收集任何不必要的东西。让内识推动你去选择你需要的东西,而非用想法、用书、用人、用体验、用要去的地方以及要做的事来填充自己。换句话说,别用恰恰必须被放弃的东西填塞自己。

接下来,避免别人的灵性旅程。别涉猎不同的宗教,因为你将只会是一个涉猎者。你只有让自己沉浸其中才能认知一个宗教。如果你让自己沉浸其中,你怎么可能学习其他一切呢?很多人采取一种非常杂家的方式,试图收集一点这个,一点那个。他们拥有来自整个灵性宇宙的明信片,可是他们从未去过任何地方。他们以为他们理解基督教或佛教或伊斯兰或其他任何宗教意味着什么,可他们从未让自己沉浸于它们中的任何一个。他们从未充分活出它们。他们拥有很多宏大想法但没有智慧。避免这个。避免试图将你在做的和别的某个人过去或现在所做的联系起来。别为了让你的道路显得灵性而说它和基督教或佛教或任何其他宗教协调一致,因为你真的不知道。你还没有走足够远。

避免收集灵性想法。它们只是填塞你思想的更多东西。是的,它们看似迷人、有趣和启发,但它们必要吗?“必要”一词是重要的,因为你的生命是必要的,你不想给它填满不必要的事物。保留要么有着实用必要性的东西,要么对你有着伟大启发性的东西。放弃其他一切。保持你的思想开放和新鲜。让你的书库小型且重要。让你的对话简单。使用很少词语。聆听多于讲话。当他人表现愚蠢时,守住你的舌头。抵制住诱惑去纠正他人,改善他们的境况,或装饰他们让他们在你看来更好,这样你将不必评判他们。

让自己沉浸于在你面前打开的旅程里。别试图成为另一个人的旅程的一部分。那么你的道路将简单和更少负累。如果你的道路引向生命的荒野,那里没有任何道路,那么遵循它。如果你似乎在远离所有熟悉的,所有看似合理的,坚持走下去。信任你内在的东西。它正在让你回归某种伟大事物。它在为你重建自爱和自我信赖。它在带你回归和内识以及和所有内识的源泉的关系。

避免认为你将永远学习。这不是事实。所有学习路径都有终点。一个时刻将会到来,那时你将不需要在这个世界里学习其他任何东西。那个时刻远在你现在位置的前方。人们认为他们将永远学习,因为他们没有认真对待他们的学习。他们认为学习就像吃东西。哦,你只是不停吃更多,你不停消化,你不停吃更多更多。学习不像吃东西。它并非你只是用来维续自己或刺激自己的东西。学习是为了适时应对一个伟大需求。这带你去向某个地方。一个内识的高阶学生没有在学一个初级学生在学的东西。实际上,一个内识的高阶学生在学习新东西,而一个初级学生主要在摒弃东西。

避免评判你的过去。直至你能清晰地看到你的过去,直至它对你来说变得显而易见和明晰,否则只是继续前行。就像攀登高山,你将到达某些节点,在那里你能看出去,看到你曾在哪里。然而,在其他地点,你无法看到这个,因为你没有正确的视野。专注于必要的。专注于你面前的。把你的注意力赋予少数事物和少数想法。

接下来,避免放弃你的世俗责任。为了拥有一个更伟大生命,你需要在世界上构建一个基础。这意味着你必须保持你的健康,你的财务稳定,以及其他类似事情。你很少会被要求离开某种似乎提供着财务稳定的事物。很多人以为灵性是一个美妙的逃离之地,你离开世界,去过另一种类型的存在。那是逃避。会有隐休的时候,那时你必须寻求舒缓和休息,可那不是你的生命。维持一个良好基础。保持你生命的一个准确账务。维持你的身体健康。这样你将拥有一个基础,可以在其上构建更伟大事物。如果你无法支付账单,你将无法成为一个内识学生,因为你的生命将是关于支付账单。

你无法放弃世界,别以为你必须。那不是你的教育。作为一个内识学生,你在世界上的位置将改变,你将开始摆脱它的很多限制。然而,你注定在此并有效率地在此。正因为如此智慧至关重要。假如你没有身处世界,你就不需要身处世界的智慧。可是你身处世界,你确实需要身处世界的智慧。

避免否认你的世俗责任。只是别让它们支配你。简单地生活。让你的事务井井有条,这样世界将对你要求更少,这样你将拥有必要的时间、精力和注意力来学习更伟大事物。奉献你必须奉献的。做你的工作,但留出时间给你的发展,因为这是为更伟大事物铺路。

接下来,避免不耐心。每个人开始时都不耐心。每个人都想用最少的投入带来巨大的结果。每个人都想从生命得到廉价交易,他们只需付出很少就能得到很多。每个人都想要舒适,然而又拥有一个受启发生命的所有回报。学习耐心。你还不知道什么必须被摒弃,什么必须被学习。你还不知道这座山有多宏大,因为当你在山里时,你很少能看到顶峰。事实上,当你在山里时,你甚至不知道它整体看来像什么。你只是继续攀登。你继续前行。你遵循内识。如果内识是安静的,你是安静的。如果内识保持静心,你保持静心。如果内识在运动,你在运动。如果内识不回应,你不回应。这是一种无以伦比品质的自由。

当你不耐心时,你在发挥你的个人意志。你在试图让事情发生。你对伟大回报没有耐心,即使你才刚刚开始旅程。你思考将自己提升到山顶的方式。你筹谋和计划你如何能够到达那里而不必开展旅程本身。这些想法可能偶尔或经常掠过你的思想。认知它们是什么,别给它们可信性。

接下来,避免认为你不知道某件事而事实上你确实知道它。除非你真正穿透并探究了生命中的一个麻烦或一个问题,否则别说你不知道。别张开双手说:“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呢?”除非你已检视了它。如果它是重要的事并需要你的专注,那么检视它。或许你一无所知;或许你知道一点;或许你知道很多。人们否认他们知道的,而宣称远超出他们所及的其他事,他们无法说出区别,因为他们只是在想法的层面而非更深刻体验的层面上应对事物。在想法的层面上,你可以拥有任何事物,成为任何事物,做任何事情,想要任何事物,假设任何事物或关联任何事物,因为你在想象的层面上运作。你在做梦。然而,你的更深刻体验提供着一种更准确的呈现,关于你在哪里,你知道什么和你不知道什么,你拥有什么和你不拥有什么。

接下来,避免做假设。当你进步时,你将看到你如何做假设,你将开始更觉知你为何做假设。在那之前,你将只是简单地假设并被吸引到它们里。当你变得更觉知,在当下对自己更临在时,你将看到你的思想在编织一个美妙的新想法,你将能够阻止你自己,说:“不。不,我不认为如此。”人们被他们想象里以及世界里的看起来有吸引力的无论什么东西吸引着。

别做假设。去看。偶尔你将认知某种事情。这足够了。其间,思想将想创造、创造、创造,并用它的解释、目标、计划和其他一切填满所有空间。学习静心。你不知道这个旅程。你只是遵循它。当你行进时,你在学习它。你或许以为你理解你刚才在哪里,可是你将无法充分理解这个,直至你到达山的更高处,并能在你旅程的更伟大面向的背景里看到你曾在何处。让你的思想开放和安静。让它保持简单。

在我们提到的这些事情里,你将发现其他你将需要认知并可能需要避免的事。你将认知你需要宣称的事。然而,当你前行时你将发现,你的生命将变得越来越简单。你将更专注,并将有更少事情去思考。当你有更少事情去思考时,当你的思想变得更强大和更专注时,你的远见和体验将变得更具穿透性。你将摆脱以前抓住你的注意力和你的想象的大部分事情的纷扰。你将变得更强大,因为力量是专注,无论它被用于正义还是邪恶。

内识一天天地将让看似无法逾越和令人困惑的东西变得简单。它将不会对你解释事情;它将简单地示范什么是真实的。它将不会给你的思想填充伟大解释和宇宙论,存在和存有的层面等等。它将清空你的思想,这样你就能保持临在,这样你就能看到和认知,这样内识和你的思想就能一起协作。

你将想避免我们所提到的这些事,因为它们阻止你,因为它们赌博你的存在, 因为它们浪费你的生命。在此你将学习说“是”或“不”,而非“好”或“坏”。在这两种评估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当是被需要时,你将说“是”。当是不存在时,你将说“不”。你将靠近生命并靠近内识。你将轻松地旅行,你的步伐将加快。你将行经很多以前会让你停下的东西。你将不再认出很多以前吸引你的东西。这代表进步。这是当你前行时等待着你的东西。

当你的思想变得更加专注并更少纷扰时,你将开始示范一个更伟大力量和一个更伟大确定,这将弥漫等着你去开展的无论何种行动以及等着你去做的无论何种贡献。恩宠将和你同在,因为恩宠全心全意并来自世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