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3年10月30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大社区灵性
第二部 > 大社区灵性 > 第十九章

世界上的很多教程认为,宗教是解答或解决人类受难的根本性问题的一种尝试。在这种意义上和这种理解里,宗教是一个计划,让人们能够摆脱他们的状况,实现一种更伟大思想状态和一种远更良好的状况,或者在世界上或者在世界外,不过世界外通常是强调重点。

宗教被视为一种尝试,以定义人类受难是什么,确定它的原因,并建立一种途径,在此这些原因能够通过某种方式被逆转或推翻,这样人类受难就能得到救治,为人类提供一种更巨大安慰和一个更伟大天命。然而,让我们重新定义宗教的宗旨,这样宗教在你的生命里就能拥有一种新意义和一种新应用。

在一个大社区背景里,宗教的宗旨是让内识,在宗教受到培养的无论什么世界里,得以发现和表达。因此,宗教是带来一个重要结果的一种方式。它在这个世界上的宗旨并非是终止人类受难或解决人类困境。它的宗旨甚至不是架联你的人类思想和上帝思想之间存在的巨大且看似不可理解的沟壑。它不是全然联合物质生命和精神生命的一种尝试。在一个大社区背景里,宗教是发现和应用内识的方式。最终,这解决了你和上帝以及和宇宙中其他一切事物的关系。这终止了受难。这揭开受难的原因,并让它们的存在不再必要。可这只会在一种终极意义上发生。

如果你的观点是你们世界是宇宙中唯一被居住的世界,那么你将认为你必须立刻达到终极实相。然而,在此你不理解你将错失这之间的所有进阶——你无法看到的进阶,你认为它们不存在然而实际上正等待着你的进阶。从一种大社区视野,生命的前进和进化以及觉知的进化要伟大得多,有着更多的进阶和发展阶段。这给你提供了一个更广大场景,以看到过一个灵性生命意味着什么,以及宗教能够意味且必须意味着什么。带着宗教的这个新定义,很多新的可能性敞开了。在此你被赋予你理解的一个全新起点,关于当你生活在世界上时,灵性召唤和灵性实相意味着什么。

你在此的宗旨并非逃离世界。你在此的宗旨并非跃入终极实相。你在此的宗旨并非全然联合你在世界上的存在和那个终极实相。这些东西唯有在一个终极意义上才拥有意义和背景,而这超出你在此的范畴和需求。你在世界上的存在只是漫长过程的一个阶段,伟大旅程的一部分。这个阶段有着许多独特问题,然而它是某种远更伟大的东西的一部分。如果你无法激赏这个,那么你将对自己并对你的上帝假设和期待不可思议的东西。这将导致你以如此一种方式企图做出关联和妥协,企图联合不同类的事物,直至你身处世界的能力将受到损害。在此你应对实际事物的能力将变得困惑和失去焦点。

世界是一个实相。你的古老家园是另一个实相。你无法联合它们。然而,你能够从你的古老家园给世界带来某种东西。这在此是有意义的。这是恰当的。宗教的真正角色是提供一个背景,一种方法,一个结构以及让这能够发生的指引。这将给你提供你将需要的鼓励、力量、决心和协助,以找到活在你内识里的更伟大实相,并能够根据你在此地生命里的本质和宗旨特别地表达它。

在这个背景里,宗教的宗旨并非回答生命的终极问题。这些问题只能在你通过各个发展阶段而实现前进时得到理解和解决,很多这些发展阶段远远超越你在世界上的生命范畴存在着。在此非常重要的是拥有一种大社区视野。带着这一视野,你将能够看到,什么是相对的和什么是终极的。你将能够看到,穿越这个世界的一条路径如何能够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导向一个更伟大方向。在此你将看到,你在世界上生命的终点并非你前进和发展的终点。在此你将看到,上帝并不执迷于世界,世界并非对你意志和投入的终极测试。在此你将看到,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事让你去做,你不想因为你没能意识到或开展你在此的更伟大宗旨而必须返回。然后你将开始理解,生命中的更伟大问题是关于整个宇宙,而非只是关于你在这个时代在世界上的个人存在。

从一种大社区视野,你将看到你关系和联盟的范畴远远超出你当前友谊的范畴。从一种大社区视野,这些变得不言而喻。然而,从一种人类视野,带着一种人类为中心的强调,这些看似不可理解、不可能、不可实现或是可避免的。

你无法在一个暂时性实相里解决终极问题。你无法只在此次生命的背景里解决人类受难问题。这并非因为你需要一次又一次地返回世界,而是因为你在大社区里的生命涉及一个远更广大的过程。当你离开这个世界并且不再需要返回这里时,你将是下个发展阶段的一个初学者。那个阶段涉及认知宇宙中的各种身份。它涉及参与大社区。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这个时代给世界带来大社区理解、视野和智慧。我们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让你们为和大社区势力相遇进行准备,而且是因为你们需要远比你们迄今为止所培养的更伟大、更拓展并更包融的一个宗教基础。这并非取代你们世界的宗教,而是赋予它们更伟大范畴、一种更伟大视野和一个新基础。

你无法从你现在站立的地方看到伟大生命场景。你必须去向一个更高观测点。你无法看到你曾经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以及你将去向哪里,并从你现在的位置上理解这些。你必须到达一个更高观测点,在那里这些事情显而易见。你此刻没有视野去理解你生命的更伟大问题。从你现在的位置,你甚至无法理解内识是什么,更高宗旨是什么,以及真正关系是什么。你可以如你所愿给出很多答案和解释,然而你将没有答案,你的质询将得不到解决。对你质询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开展旅程,因为这带你去向更高观测点,在那里,在生命的更广大规划里,在你正努力所做之事的背景里,你能够回头看并看到你曾经在哪里。这是宗旨和内识能够被真正理解的唯一方式,正因为如此你必须进步。没有进步,就没有真正的理解。所有代替进步的理解,只是一种虚假的自我确信形式。它没有意义或基础。

我们给你带来大社区内识之路,让你能够拥有这种更伟大理解,并认知和攀登在生命中等着你去攀登的高山。终极问题和终极解答在沿途被找到。你无法站在你现在的地方理解它们。你必须开展旅程。你必须在内识之路上进行准备,并亲身发现内识是什么,它意味着什么,它带你去向哪里。

让你能够这样做的是宗教。在此我们必须区分“宗教”一词和你可能对它做出的很多关联。宗教并非只是一个教堂和一个集会。它不是一个牧师。它不是一本圣经。它比这些更伟大。我们现在在从一种大社区视野讲述。我们为你重新定义“宗教”一词,这样它就能拥有一种新意义,并和你的生命、你的需求和你的更深刻理解相关。

宗教是教育。宗教是体验。宗教是准备方式。它并非你只是去信仰或拥护的东西,从而获得某种未来的救赎。它并非你投入、你报名或你买进的东西,就好像你在买天国的彩票。它并非一种宽恕或一种赦免。宗教是一种方式。它是一种方法。它是一条道路。它是实现进步的一条道路。它是进行准备的一条道路。它是带你攀登那座高山并让你能够开展旅程的一条道路。宗教提供你将需要的指引、课程和同伴,从而能够攀登高山并找到那个观测点,在那里,你能够看向你的生命,并真正看到它是什么,你曾在哪里,以及你现在在哪里。

在你获得这个更伟大观测点之前,你可以拥有你喜欢的无论多少定义、理论和哲学。然而,你将不知道道路,你将不知道道路的意义。这些只能通过开展旅程本身被发现——通过进入理解的新关口,通过进入越来越伟大的体验空间,通过获得智慧。从每个新的体验关口,你将继续前行,以承担更伟大事物,拓宽你的视野,继续开放你的思想,重新思考你的想法,并重新评估你的位置。这是宗教的目的。这是宗教。

大社区内识之路是宗教,因为它是成就你在此的宗旨的一种方式。它是协助你攀登你生命高山的一种方式。它是你靠近内识并通过正确应用和理解去学习内识是什么的一种方式。在大社区里,这是宗教。在内识之路里,存在着学习领域,存在着虔诚体验,存在着祷语等等。然而,内识之路的精髓是它的宗旨,而非它的形式。

大社区内识之路来自内识——宇宙的内识,一种远更包融、远更拓展的内识,超越你此刻能够构思的任何东西,甚至超越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整个生命所能体验的任何东西。正是大社区内识之路的宗旨,为它的方法赋予真正的效力和意义。这是宗教。在此宗教是一种准备方式。宗教将你指向正确的方向。宗教以一种你在自身最深刻层面能够体验和激赏的方式,定义你在你的相对实相里的真正目标。

当人们听到宗教这个词时,他们想到他们的宗教体验——去教堂、集会或敬拜场所的体验,某人试图在某种信仰或信仰传统里教育他们的体验。或许宗教一词和痛苦、内疚、羞愧或懊悔的感受相关联。然而为了理解我们在此所呈现的,你必须尽你所能将宗教的概念和你过去的关联区分开。你无法带着这些过去关联,这种过去参照,走进一种新理解。

宗教是重要的,因为你需要这种新理解。获得这种新理解是宗教的目的。这是宗教体验带给你的东西。显然,除非你有过一种宗教体验,否则你不会阅读这些话语,你不会珍视它们。然而,宗教体验和教堂或你如何从一个小孩被抚养长大无关。它是关于靠近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思想和一系列更伟大体验,这和你在世界上的寻常体验形成对比。它确立某种只能被认知的东西,而非你只是去思考、揣测、感觉或触摸的东西。它是更伟大和更深刻的东西。它是独特和有意义的东西,即使你还无法理解它的独特和它的意义。

大社区里的宗教并非一种信仰体系超越另一种。它并非一种对英雄或女杰的效忠超越另一种。它并非一种神学理解超越另一种。在大社区里,宗教是准备、启蒙、体验和成就的方法。有时需要仪式。有时不需要仪式。有时伟大建筑被构建。通常没有伟大建筑被构建。

在大社区里,宗教和宗教教育通常以一种秘密的方式被开展,因为它们代表一种更伟大奉献和投入,一种对力量的更伟大认知,一种超过对任何世俗力量或政府的更伟大效忠。正因为如此,在高度组织化和先进的社会里,宗教受到统治力量的严格控制。因此,为了提供真正准备,宗教表达是微妙的。在内识之路上,很少树立伟大建筑。你将很少发现真正的宗教作为任何世界政府的组成部分。它的教程和修习通常以巨大谨慎、辨识和审慎被开展。在此,没有宏大展示或盛典。只有安静的工作和准备,安静的贡献和无私的努力。

真正的宗教赋予你自我领悟的最伟大机会。这赋予你最伟大可能性去充分体验你的宗旨,记起那些赋予你这一宗旨的存有们,并体验你的设计以及设计你的那一个。你可以看到,我们在此描述的宗教非常不同于你过去可能体验的东西。它非常不同于你在世界上看到的示范。

因为宗教代表内识启蒙的很多阶段——上帝的内识,上帝的体验,你和上帝共享的体验,你和上帝共享的内识——它超越所有定义。它超越所有历史盛典和传统。它是超越你所知道的宗教疆界的灵性。

你看,宗教和灵性是不同的。灵性是精髓和实质。宗教是方法和方式。在大社区里,因为生命的多样性,从来不会只有一条道路。大社区智能生命在本质、性情、导向、信仰和沟通上的不同是如此巨大,以至不可能有一条道路满足所有存有。这在你们世界里同样是事实,尽管很多人依然试图让他们的道路成为唯一道路,以消除他们自己的不信并给他们自己提供虚假的确信。在大社区里,你很少发现这种自大和竞争。在此,宗教比它在这个世界上受到远更严肃地对待。大社区里的宗教不提供大量的社会项目。它不承诺关系和爱。它不是一种赚钱方式。它被非常严肃地对待,常常冒着巨大风险。

从事太空旅行的族群很少拥有我们所描述的宗教。最先进社会的强调重心是社会凝聚力。他们带着怀疑甚至敌意看待个体独特性的想法,独立思考的想法,以及遵循一个更伟大而又神秘的力量的想法。这些事物对一个高度发展的社会秩序是有威胁性的。正因为如此内识之路以一种非常秘密的方式被教导。

大社区内识之路吸引那些拥有一种真诚和严肃方式,并能够一贯地自我应用的人们。它不是给寻求刺激者准备的。它不是给那些处在麻烦和混乱中的人们的救生圈。它不是一种暂时性的纾解或权宜。它不是被用于荣耀自己或让自己高于他人的东西。尽管所有这些在世界上是显在的,可它们不是宗教和灵性的真正意义的组成部分。考虑到世界上所创建和捍卫的所有盛典、传统、建筑、信仰和神学,甚至直至此时此刻,可是对宗旨、内识和智慧的真正体验远远超越这些东西本身能够包含的。一种盛典,一种传统,一种神学,一种仪式或一种典礼只能讲述某种远远超越它的定义和范畴的更伟大事物。唯有那些培养内识的人能够把这些东西当作一种方式而非一个终点,当作一种方法而非一个最终解决方案。唯有那些发展真正内识和一种深刻理解的人能够认知并运用宗教作为一种方式和一个路径。

生命之山非常伟大。存在不同的路径。没有哪一条快于另一条。问题是哪一条适用于你。你将认知哪一条真正适用于你的唯一方式,是因为内识将带你去那里。你的野心将无法带你去那里。你的目标和渴望将无法带你去那里。你对爱或金钱的追寻将无法带你去那里。唯有内识将带你去那里。存在虚假的路径,有很多,因为所有那些激励人们的并非内识的东西。存在很多被浪费的努力和被浪费的生命,因为所有那些激励人们的并非内识的东西。

本质上,宗教是内识之路,无论它被置于何种传统里。它强调真正的理解。对于方向、宗旨和意义的真正理解,源于一种更深刻和更深远的体验,一种更伟大联盟和包融感,以及对活跃并活在你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力量的臣服。你可以是一个天主教徒,一个佛教徒或一个部落成员并拥有这种体验。你可以是世界上的任何人并拥有这种体验。如果你继续拥有这种体验,让自己对它开放,并寻求指引和同伴,那么你将遵循内识之路。你将在一个更广大理解背景里过一个宗教性的生命。这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意义和价值。这是赋予它们意义和价值的精髓。

在大社区里,精髓比形式更重要,因为宗教必须是可转译的,从一个文化到另一个文化,从一个族群到另一个族群,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宗教纯粹和精髓的东西,是它内在可转译的东西——能够从一个思想奉献给另一个思想,从一个世界奉献给另一个世界,跨越大社区里存在的本质、文化、性情、环境等的巨大差别。

在大社区灵性里,受难通过生命中有意义的活动被摆脱。然而,即使有意义的活动也有着它的试炼和磨难,它失落的期望,它的失望和它真正的损失。世界上一个真正的生命,并非一个没有受难的生命。可是那减轻受难的影响,阴翳它,把它置于背景里,让它变得相对性的,是一种更伟大宗旨和联盟得到强调。当一个人在内识之路上进步时,混沌和囚禁人类思想的大部分苦难被摆脱,但并非所有受难被摆脱。生命继续是艰难和麻烦的。你的身体有它的疼痛和痛苦。你的思想有它的问题和烦扰的想法、感受和体验,但它们现在不会支配你的注意力,当你进步时,它们无法阻止你或限制你的体验。

世界是一个艰难的学习状况。如果你对自己坦诚的话,就不存在身处这里的轻松道路。然而,存在着身处这里的一条道路,在此某种有意义的事情被做并被完成。然后当你离开时,你带着被做和被完成之事的记忆离开。像这样思考它:如果你想起你生命中的过去任何时候,那时你在做某种特别或独特的事,你将记得的是你完成了什么以及你体验了什么。你不会记得所有细节,时时刻刻的体验,发生过的所有对话或被开展的所有活动。你将记得什么呢?你将记得什么被做了,以及关于你和他人的关系是否有任何真正的事情发生。在这方面如果某种事情确实发生了或某种事情确实没有发生,只有这将是你记忆的内容。

这将是你离开这个世界后的记忆。你将不记得所有片刻、小时、日子、活动、兴趣和艰难。你将不记得你家里的任何东西。你将不记得你特别说过什么或做过什么。然而,根据带你来到世界的更伟大宗旨,你将记得你完成了什么和你没有完成什么。这是你离开这里之后将被记得的事。

因此,宗教的宗旨是带你走向你的伟大成就。正因为如此宗教是重要的,因为这一成就是身处世界唯一重要的事。其他一切只是沿途发生之事。至关重要的是什么把你带到这里。至关重要的是什么在你离开之后将被记得。至关重要的是你代表谁和你代表什么,通过你的体验,你的沟通和你的成就。其他一切无关紧要。

拥有生命中这种更伟大优先次序,那么看似困扰和阻碍你周遭人们的大部分问题,就算有过,也将很少被你体验。你将拥有一系列更伟大问题。其他人被小问题困扰,这激起巨大反应。然而这些小问题只会在你内在激起非常小的反应,因为你将对更伟大事物做出反应。

因为你生活在显化生命里,你体验的伟大感将有赖于你在解决的问题的伟大。如果你只应对渺小事物并且你不很成功,你将感到渺小和不成功。如果你在解决拥有意义和价值的更伟大问题,你将感到更伟大,你将感到你的生命拥有意义和价值。你是你所珍视的。你是你所做的。本质上,当你身处世界时,你是你所解决和成就的,因为贡献把你带到这里。你并非被踢出天国来到这里。你并非被放逐,尽管你可能感觉你是。你来此做重要的事。你来此为了某个宗旨和某些人参与。你来此找到那些人。你来此找到那个宗旨并学习如何理解它的意义和它的应用。

正是宗教让你能做到这样,纯粹意义上的宗教。宗教是教导、学习、奉献、分享和应用内识。在它纯粹的意义上,这就是它是什么。我们赋予你这个崭新而又古老的理解,这样你就能拥有一种新途径和新开始。你需要一种新途径和一个新开始,因为你不能带着一种旧理解进入新领域。你不能把某种新东西添加到旧东西之上,因为新东西将取代旧东西。新体验取代旧体验。新理解取代旧理解。新的生命路径带你走出旧的生命路径。新关系取代旧关系。因此,你不能进入这个更伟大准备和这个更伟大使命,同时抱持着你思考、信仰和想要的一切,或维持着你做过、说过、感受过和珍视过的所有渺小事物的记忆。记住,当你离开世界时,所有这些对你来说将不重要。你唯一的关注将是你是否完成你在此的使命,你是否找到你需要交往的人。其他一切将被遗忘。

当你身在这里时,拥有在你离开后将拥有的强调重心,是现在正被赋予你的一个伟大礼物。这是将赋予你非凡力量和效力的一个礼物,将让你摆脱折磨你的众多渺小事物的一个礼物。正是这将从你的思想周围摘去棘冠。正是这解放你的思想。世界上那些巨大声望和荣誉,除了是一个棘冠之外,还能是什么——某种给你虚假权威的东西,但它折磨你和限制你,遮蔽你和制约你。从你的头上摘下棘冠。它不应在你头上。

世界正迈进大社区。你需要学习大社区之道。你需要学习大社区宗教,因为这个宗教代表上帝的工作,不只在一个世界上,一个文化里或一种语言里,而是在整个宇宙里。这将为你们世界的宗教提供更伟大意义和范畴,并将为它们提供它们现在需要的统一原则,从而在生命中拥有一种更伟大应用和一种更伟大相关性。没有这个,世界宗教将逝去或被大社区实相压倒。然而正是大社区的存在,赋予世界宗教一个更伟大动力和机会。

大社区内识之路被呈现给世界,以赋予像你一样感受到一种内在需求和生命中的一种更伟大联盟的人们一个机会,去发现、应用并贡献内识。这是你的宗旨。这是你来此要做的。你将特别做什么,对你以及那些你注定参与的人们来说是独特的。你旨在以你自己独特的方式服务生命的更伟大运动。这是宗教。然而你将需要在一种大社区背景里学习宗教,从而拥有这种更伟大理解。

因此,别害怕宗教。别把它和你的过去关联。别把它和世界针对它做出的所有愚蠢显化关联。重新看待它,把它看作你重获身处此地的更伟大宗旨的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对天命和同伴关系的一种更伟大体验。基于我们所说的,思考你离开这里之后将从此次生命记住的东西。然后你将意识到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本质的,什么需要你的专注以及你的首要优先次序必须是什么。然后其他一切事物将在你的生命里找到它们正确的位置——并非被否认而是得到正确导向和正确定位。

你的注意力应该在伟大事物上。这将让你能够解决小问题并让它们保持渺小。这将让你能够在你的关系和你的事业里做出智慧选择。这将让你能够根据内识进行选择,而不是被你想要的或害怕的所支配。当这被做到,并被一贯地做到时,那么你将过一个宗教性的生命,你将拥有一种宗教体验。你将活出一个宗教,它包括然而又超越世界所知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