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15年5月8日
在英国伦敦接收

今天我们将讲述危机,分离的危机。

在你所见世界上的所有幽默,幸福和成功的外表,以及满足的外表背后,存在着危机——这一危机存在于个人的内在,每个人的内在,你的内在;这一危机始终存在着,直至它得到解决;这一危机,你携带进你所有的活动和关系里;这一危机萦绕着你,让你生活在和自己的分离里,逃离你的更深刻体验,躲到世界的某个地方,躲到宗教里,躲到政治里,躲到爱好或娱乐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个危机。

人们始终让自己处于刺激里,或试图如此,因为他们不想感受危机。正是这个危机,你看,在世界上迷失,生活在从你本源以及从你内在和周遭所有永恒之物的分离里。被放逐,逃入一种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的境况里,总是害怕环境,总是害怕改变,总是害怕丧失和破坏。因此,在世界上,你看到人们在尝试各种形式的逃避。

然而这个危机不只是贫困或压制。那是在另一个层面上的一种危机。可我们所讲述的是某种更为深远的东西——这个危机侵扰着国家的统治者,同时也侵扰着社会每个阶层的公民。正是这个危机。

你无法自行解决这个危机。分离的痛苦和你同在。分离的困惑和你同在。分离的恐惧和焦虑和你同在。你可以告诉自己任何事情。你可以相信任何东西。你可以试图活出你的梦想和空想,你的喜好和你的渴望,可是你随身携带着这个危机。它始终和你同在,直至它能得到解决。

可是上帝把一个答案置于你的内在,以解决这个危机,以起始一个终止分离状态的路径,以赋予你在世界上的一个更伟大宗旨、意义和价值,这样你在这里的旅程就能真正拥有意义,并代表你在此的真正本质和宗旨。

因为单靠信仰无法做到这点。单靠坚持一种宗教原则或信仰体系无法做到这点,无法解决这个危机。

它不只是一种信仰危机。这个危机甚至要求信仰。因为如果你必须拥有信仰,这意味着你已经远离了你的本源。你没有体验到上帝置于你内在的内识力量,所以你必须拥有信仰。

没有危机,就不需要信仰。于是,信仰是危机的证据。信仰是对抗危机的盔甲。

可是当信仰挫败了你,并且有时候它将会挫败你,那么你将感受到危机——完全迷失和解离,感到害怕,和自己分离,和你的本源分离,和他人分离的一种感觉。这是一种地狱,你看,它活在你的内在,你随身携带着它,直至它能得到解决。

上帝理解这个危机。它是分离的危机。每个进入物质实相的人,都进入分离里,现在试图作为一个个体生活,现在试图成就自己,假如这有可能的话,考虑到宇宙中自由的缺乏。

这是你生活在物质实相里的状态。这不是你的永恒状态。这不是你来自并且你终将归去的状态。但是,这是你生活在时间和空间里的状态,被一个身体限制着,被一个思想支配着,被作为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的产物的思想支配着。

如果你开始看到,你内在有一个危机,你从拥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在回避它和逃离它,那么你将看到,你的灵魂有着解除这一危机的巨大需求——一个如此深刻的需求,一个始终存在的需求,无论你境遇如何。无论你单身一人,还是和另一个人结了婚,无论你和谁在一起,都存在着这个危机。

当你能够开始看到这个,感受这个,并拥有坦诚回顾你的生命,看到你到底害怕什么——一种比害怕死亡或丧失更巨大的恐惧——时,那么你将看到并开始看到你灵魂的更深刻需求,和你本源重新联合的需求,不单单是向上帝祈求青睐或赦免,或是祈求从你的困境里拯救你,而是需要在你身处这里时,和你的本源重新联合。

因为没有你的本源时,你是迷失的,无论你的信仰多么坚定,或你如何试图掌控你的境遇和他人的见解。正因为如此,往往在重大失望或损失的时候,人们才开始真正感受到这种更深刻状态和需求。这无论如何都不会令人愉快。这不是人们愿意应对的,但是这代表着你的核心实相。

可是上帝已然提供了答案。答案在时间初始,在分离初始,就被给出了。因为生活在分离里,你失去了和你从未离开上帝的那个更深刻部分的联系。但是你并未失去它,你看。因此你从危机的解脱是必然的。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只是你获得所需的坦诚和自我觉知,以看清你的状况的问题。

上帝致世界的新启示,揭示了这个危机,并带着伟大慈悲,带着伟大的爱,非常清晰地讲述它。因为上帝没有愤怒或复仇。那是一种人类创造。那是生活在分离里的产物。那是对我们今天在此所讲述的危机的回应。

上帝赋予你某种重要的事情在生命里去做。对此的觉知存在于你内在的内识里,深入你当下用其思考的表层思想之下。它不只是一种认知或一种觉知,因为你必须在生命里做些事情,来重建你的尊严,重建你的价值,并非向上帝证明这个,而是向你自己证明它。你必须挣回你的自尊,你的自我信任,和你的自爱。

上帝知道你生活在分离里,没有内识,你只能犯错,并且你将过着一种绝望和恐惧的生命,在你周遭和内在充满巨大危险。在此没有谴责。

危机是试图活在没有你的本源及存在于可见范畴之外的你的神圣社区的状态下。这是试图独自一人。可是你从来不会真正独自一个。这是一种更巨大的妄想,一种悲哀的误解。

你在世界上看到的所有损害——人类残酷,人类对自身及他人的暴力,人类堕落和人类沉瘾——都是这一危机的产物。

即使你过着最良好的生活,即使你受到高度尊重,这个危机依然存在于那里。

我们提出这个,因为这必须在一种真正的光明下得到理解。你在自身内在感受的巨大不适,你在自身内在感受的不安,你对不停刺激和外在参与的需要,证明了这一危机以及它对于你来说的实相。

正因为如此,人们害怕安静。正因为如此,人们害怕面对他们自己。他们不想感受他们真正感受到什么。他们害怕如果他们面对这个,它将支配他们,消耗他们和毁掉他们。

可是上帝把内识置于你内在,它是针对这个危机的完美解药。因为你内在有一个地方是智慧和慈悲的,它不受世界腐败。它不是信仰或宗教从属的产物。它是你的造物主的礼物,一个你在身处物质宇宙的旅途上随身携带的礼物。它在此重建你,解除你的负担,给你自身无法解决的困境带来解决方案。

转向你的本源认知你的伟大需求,是你能做的最重要事情。别等待你躺在你的死床之时才做这个。别通过给你的外在生命带来灾难,来把你带向这个节点。别通过堕落你的生命或陷入瓦解,来拥有这个认知。

你的悲伤将被巨大信心和巨大激赏取代。你的焦虑将被参与你来此服务的世界的渴望取代。你的热情将取代你的缺乏自我信任。你的权威将给你力量。你的谦卑将让你能够服务。

上帝赋予了你一条走出丛林的道路。上帝赋予了你针对危机的解决方案。可是你必须活出这个解决方案。你必须照此行事。它不只是片刻的自我领悟。

你必须服务,因为这是你到来的原因。这是上帝赋予你的宗旨——一个非常特别的宗旨,以某种方式对某些人和境况进行奉献。你为此而被完美设计。

你并非通过拥有一个新理解,或一种更佳的观点,或一个针对一切的灵性答案,来疗愈危机。而是通过开启一个受内识指引的新生命,这给你的生命带来伟大解决方案。

现在你的生命并非基于恐惧和喜好,以及试图满足你对刺激或逃避的不可遏制的热望的一种绝望企图。你内在的更深刻痛苦,只能通过你内在内识为你携带、等待着被发现的宗旨和意义的礼物得到解决。

活一个慈悲和服务的生命,是如此非凡的一件事。然而你将依然会为世界的状况而痛苦,你将会为他人的安全而担心,你将在沿途面对试炼和艰难。但这是生命本身。区别在于,你内在的这个危机将终结,并非一下子发生,而是当你继续遵循这个真正和明晰的路径时,逐渐地终结。

你必须向他人和自己示范这个更伟大生命。是你必须得到确信。那些关注着你的存有们知道你是谁,可是你还不知道。

当你遵循着一个更伟大宗旨和世界上的召唤前行时,危机将一点一点地消逝,失去强度,失去它的力量,失去它对你的掌控。当你在此实现进步时,你那个强大的部分,将领导你那个软弱的部分。

这是对时间的正确运用。否则,时间是一种诅咒,你看,因为你没有很多时间,然而它又看似永远进行且永无终点。某种程度上说,时间是你的问题,因为你在失去阵地。你越久未能回应你内在的那个力量,你就越多地失去阵地——你变得越软弱。

即使你在世界上获取了所有东西,并似乎拥有高度的声望和他人的欣赏,可你依然悲哀。你依然处在麻烦里。你依然对你自己是未知的。你的更伟大宗旨和召唤对你来说是未知的。

我们就像医生,在告诉你你有一个不想承认的问题。你宁可生活在否认里,因为你习惯于此。可是医生在此不是为了告诉你你的生命有多伟大,而是向你展示你哪里痛苦,你的生命在哪里有危险和危难或是会降级你在此的体验和存在。

当你内在存在一个危机时,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个危机,现在它正不断加剧。这也是你到来的另一个原因,在应对这个危机中扮演你渺小但重要的角色。这并非只是让你开始解除你生命里的痛苦和困难。这是不够的,你看,因为这并非你真正到此的原因。你来此是为了应对世界的巨大危机,世界环境的巨变,以及国家和社会在面对一个改变世界时发生的剧烈动荡。你来此是为了这个。

正是同时应对内在和外在的问题,制造着真正的解决方案,同时在这两个前线上,同时在这两个实相里,在你内在和你外在。

你无法带着一个危机回归你的天国家园。它必须在这里被摒弃,因为它是在这里被制造的。它必须在这里被解决,因为它是在这里被确立的。

因此即使当你离开此次生命,如果你完成了你在这里的工作,你也将服务那些留在后面的人们——你自己世界,你自己类别的那些人——因为你必须帮助他们解除他们的危机。你的成功现在必须成为给他人的礼物。

正是这种源于解决,源于宗旨,源于意义,源于上帝置于你内在的内识力量和恩宠的奉献,将成为一种持续的贡献,在你的生命里,在你的时代里,在超越这次生命和这个时代的未来时代里。

因此最终,将不会留下哪怕一丁点的危机。不会留下任何残余。它都被从你冲走了,因为你的生命正在走向一个真正的方向。你和内识已然整合在一起。你终于成为你自己。

没有任何人类疗法能够终止这个危机。它或许可以让你觉知这个危机。它或许帮助你应对这个危机。可是它无法解决这个危机。为此,你需要一个更高层力量。你需要你内在源于上帝的内识力量。你需要上帝的恩宠以及护佑世界的天使圣团。你需要伟大协助。

可是在下面的这片大地上,你将必须进行这一工作。你将必须面对在你的境遇里以及在你与他人的协议和联盟里必须发生的改变。并且你必须面对其后果。你必须成为你新生命的建筑师。你必须犯错并纠正它们。你必须获得智慧和力量。这里没有逃离。没有这些,你的尊严将无法被重建。你的价值将无法被重建。你生命的宗旨和意义将无法被重建或被认知。

正因为如此,上帝不会只是扫除你的问题。因为上帝没有制造你的问题。然而上帝给予了你力量,去解决它们,并将你的生命带进真正的和谐和平衡,以服务正在到来的巨变,服务正在面对这一巨变的世界。

你和其他人在这个时代被召唤进入世界,来面对剧烈动荡,来做出贡献并保护人类文明。因为天国做了大量努力来为这个世界做贡献,面对现在的巨大试炼和重大危险,很多人被派到这里来服务。

别以为这和你无关。你对于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以及谁派你来此知之甚少。这是你危机的一部分。你对你的生命注定去向哪里,以及它在哪里能够拥有最伟大价值和意义知之甚少。这是你危机的一部分。你对你在这个世界之外的来源和天命知之甚少。这是你危机的一部分。

可是这看似无解的问题有着一个答案。上帝致世界的新启示非常清晰地呈现了这个,比过去曾被呈现给这个世界的更为清晰,现在这被呈现给一个受教育的世界,一个全球通信和不断增加的全球觉知的世界,现在被赋予,这样它就能触及世界各地很多民众——每个宗教里,每个国家里,每个文化里。

信使在世界上接收和呈现上帝的新启示,它在人类的关键转折点上到来,这一转折点将决定每个人及尚未到来的所有人的命运和未来。

当然,这个的重要性使得你认为重要的任何事情都相形见绌。显然,这一需要比你能理解的任何需要都更巨大。显然,在这样一个时代被派进世界是极为重要的。

面对这个,那么你将意识到你有工作要做。它是你生命未尽的事业。它是唯一能够重建你并让你摆脱危机的事情。

这里的失败有着严重后果。你的生命将被丧失。它将是空虚的。世界将得不到服务。你的礼物将无法被奉献到它们注定要被奉献的地方。当你回归你的精神家庭时,你将非常清晰地看到,你没有实现联接。那里将没有谴责,但却有着完美的内识,即你必须返回,重新再努力一次。

因为在那个状态下,你将记得你被派进世界,你为何被派,以及世界需要什么。你将记得你在此刻还无法看到的东西,因为你的思想被其他东西占据着,被其他东西支配着——外在的东西,内在的东西。

可是上帝把答案置于你的内在,它每日每刻伴随着你。它不停地寻求驱策你,带领你并推动你走向你生命的真正方向,让你摆脱危险且没有成就的境遇,一步步地开始你生命的一个新历程。你或许向上帝祈求很多东西,可是上帝已然赋予你终极的礼物。

愿这个力量和临在打动你,获得你的注意,让你感受到你内在的痛苦,然而又提醒你存在着一条出路。

在这方面,你必须面对自己,以看到你灵魂的伟大需求,看到你生命的伟大需求,看到你无法自行解决它。没有任何世俗力量能够解决它。没有任何世俗快乐或财富能够解决它。

你能做到这点的程度,是重要的。你对上帝新启示做出回应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这意味着你有伟大的前途,只要你能回应,开展被提供的内识进阶,开始尊重自己和他人,并带着清晰的眼睛,不带谴责地,在你周遭看到分离的巨大代价。

正是你生命的痛苦和世界的痛苦,将最终让你转向你的本源,在谦卑和坦诚里,去寻求那本身就能解决存在于你内在和你周遭的巨大困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