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原版口述启示(英文):

下载 (点击右键下载)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12年12月7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录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新信使
第一部 > 新信使 > 第六章

把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带进世界,需要一个为了这个更伟大使命而独特设计的人,一个来源和天命有别于他周遭所有人的人,一个甚至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进行了独特且非常聚焦的准备的人。这个人将必须满足伟大期望,天国本身的期望。

为了让这得以实现,这个个体将必须满足某些要求并通过某些考验。因为当任何人进入世界时,他们都进入影响力的世界。他们进入一个艰难的世界——一个生存的世界,一个社会接受的世界,一个挑战的世界,一个你将不被认知且不被认识的世界,除非可能以某种方式被你的家人。可是即便在此,你的更伟大宗旨和使命,在几乎所有情况下,将不被认知,哪怕是那些抚养你以及和你一起长大的人们。

一个伟大信使现在在世界上,可他是隐匿的,你看。他隐藏在一个隐形面纱后面——一个常态的面纱,一个平凡的面纱,一个简单的面纱。他并非一个将让他周遭每个人震慑和惊异的人。他将行走在人们中间,不被大众认知,只不过是另一个人。或许在某些方面有趣,但并非以大多数人认知的任何方式出众。

就此而言,他和其他所有信使一样,有着非常普通的外表,会消失在众人里。尽管围绕古代的早期信使们,有着所有的故事、奇迹和惊叹,可他们是非常普通外表的人。他们不会惊诧和震惊每个看到他们的人。或许他们令人吃惊,显然他们不同寻常,尤其当他们的更伟大角色开始显现时。那时他们变得真正独特。

这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任务,去宣称他们的讯息,有效地沟通它,并开展将在他们面前展开的旅程——一个巨大艰难的旅程,一个他们会被误解、他们的话语会被误用的旅程,一个困惑的旅程,一个没有地图的旅程,一个没有明晰路径的旅程,在此他们将必须在这个世界的荒野里找到他们的道路,被社会和每个人的所作所为包围着,一个困惑和自相矛盾的荒野,开启一个有着巨大重要性和来自派他们进入世界的那些存有的高度期望的独特历程——一个失败将有着巨大后果的旅程,不仅对信使,而且对他们时代及超越那个时代之后的数千、数百万民众。

谁能肩负这样一个负担?谁能满足这样一个要求?谁能遵循这样一个令人费解的路径,开展一个他们周遭无人在开展或能够开展的旅程?

为此,他们将必须外表平凡。否则,社会会试图利用他们。人们会赞颂他们。人们会想从他们获取东西。他们会被社会和文化诱惑。美丽、财富和魅力的诱惑会干扰他们的准备,漫长和非凡的准备。那会把他们拉进其他某种角色,远低于他们,远在他们真正领域之外。

没人能够真正充分理解信使的角色和旅程。这在今天是事实,因为这一实相并没有改变,只是事物的表象改变了。

一个新信使在世界上,携带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他必须走过这个漫长和令人费解的旅程,一个有着不断增加的责任和负担的旅程,因为旅程的大部分,他不知道他将必须开展的路径的意义、宗旨和结果,这将把他和其他所有人区分开,一个不只是神奇和惊叹的旅程,而是有着不断增加的挑战和巨大的责任重负。

因此信使们必须蒙上面纱,否则人们将认为他们是别的什么,为了别的事情利用他们,给他们不正确和不恰当的关注。

为了让信使得到发展,他必须能够不被认知地行走在世界上,以见证世界,体验生命和生活在分离里的尘俗和悲剧。

虽然他会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受到保护,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指引,可是会存在漫长的时期,那些派他进入世界的存有们似乎失踪或不存在——独自一人,遵循着一个令人费解的光,一个些微的召唤,他只是偶然听到,其他人听不到,除了很少数注定加入他和协助他的人之外。他们也能听到召唤,但他们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或它将带他们去哪里,或它对未来的更伟大意义。

这和过去的伟大导师、伟大信使的故事是多么不同,他们受到赞誉甚至神化,他们的每个行动充满意义和神奇,他们似乎给他们周遭的每个人留下非凡印象,他们似乎示范着超常的能力、美德和品质,甚至在他们的青年时代。人们无法理解他们是如何蒙着面纱,以及他们为何必须蒙着面纱,以了解生命、受难、喜悦和简单。

因为,你看,信使必须简单。他不能充满骄傲和自恃重要。他不能认为自己高于和超越其他所有人。因此他早期生命的大部分是凡俗和普通的。

信使必须谦卑,因为他必须服从被赋予他的使命,服从把它赋予他的那些存有,服从所有宇宙之主,祂把它发送给这个人,以带给需求中的一个世界——一个并未准备好接受他的存在或他的宣言的世界。

一个受到骄傲和自大驱使的人会在这里迅速失败,变得怨恨和复仇,谴责世界。可信使不能这样。这会让信使失去资格,你看。

因此这是这个时代和未来时代的信使,带来一个一千多年来未被带进世界的讯息,一个如此重要的讯息,回答这个时代和未来时代的需求,带给民众一个超越他们当前理解和觉知的实相,讲述未来的生命,以及人类必须做什么来进行准备,以面对正在降临世界的巨变,面对它和一个充满智能生命的宇宙的相遇。

他的讯息必须是完整的、拓展的和包纳的,因为他现在将对一个世界社区讲话,而非只是对一个部落、一个团体或一个宗教。他将同时对全世界讲话,而非只对他自己的文化或他孤立的团体。

他的讯息将必须和每个人及他们所有的境遇相关——无论贫富、东西、南北。他的思想将必须拓展到包纳一个宇宙生命大社区实相和对人类的一种巨大智慧和慈悲。

这将远远超越古代信使们必须构思的任何事情。是的,他们是他们时代的真正信使。是的,他们为他们的旅程和使命进行了准备。是的,他们必须面对他们的生命带给他们的所有艰难以及缺乏接受和认知。

可是今天的信使将必须携带一个更伟大理解,一种更伟大能力。他将不只面对来自地方权威的拒绝,而是来自整个世界的地方权威——挑战世界宗教,挑战世界假设,挑战人们的自满,挑战人类的方向以及它所有自我安慰和自我确信的想法,鉴于人类的未来,这些只会是巨大危害。

这个人,就在世界上,他没有地位。他受教育但没有受过度教育。他非凡,但一个人必须超越表象去看才能认知这个。是他的角色和他的宣言和他的礼物让他非凡。

这对于所有信使来说总是如此,你看,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旅程从某种程度来说如此艰难。他们有着地球上任何人所拥有的最艰难任务,但他们同时也是地球上最重要的人,当然是他们时代以及后来时代的最重要的人。

天国认同的重要性,并非信使将在世界上找到的重要性。他将被拒绝。他将被否认。他将不符合人们的期望,因为那个面纱,信使的面纱——谦卑的面纱,看似凡人的面纱,柔软易感的面纱,简单的面纱。

是他内在的以及和他同在的,他的来源和他的天命,将他置于一个如此独特和重要的位置上。可是为了看到这个,一个人将必须认知某种东西,聆听他的宣言并接收他带进世界的启示。或许唯有那时,他们才能开始理解信使的负担和信使的旅程。只有当他们分享这一旅程,当他们从他们自身对讯息和信使的直接体验里理解这一旅程时,这才能被理解。

对其他所有人来说,他只不过是某个做出宏大宣言的人,某个似乎自大地挑战他们的核心及根本信仰和期望的人。他并非他们所期望的一个信使应该成为的超级明星,超人。他不会到处表演奇迹来打动不知者并赢得那些否则无法接受他的人们的接受。

你无法买到这一认知。你无法购买它。甚至奇迹也无法获取它的事实。因此,耶稣被误解。佛陀被误解。穆罕默德被误解——不仅被他们时代的民众,而且被所有时代的民众。是他们的谦卑,他们的人性,他们的臣服,他们的准备以及他们旅程的巨大艰难和挑战,真正开始揭示他们非凡的本质、宗旨和设计。

你现在受到祝福生活在一个启示的时代;一个或许每千年才到来一次的时代;一个对人类家庭来说有着重大艰难、挑战和改变的时代——人类现在面对着来自内在的瓦解和崩溃以及来自外在的干预的最重大挑战,现在面对着人类作为一个整体过去从未认知的挑战。

针对这个严重和危险的时代,上帝给人类发来了一个新讯息,来尊重世界的宗教,确立它们共同的本源,从人们唤出他们携带的伟大:上帝赋予每个人的内识力量,来指引他们、保护他们并引领他们走向服务世界的一个更伟大角色。

可上帝还派来了一个信使,他内在携带着讯息的一部分,没有在经文里,没有被录音,没有被书写。他是启示的组成部分,你看。可他在面纱后面。你必须深刻和坦诚地看,才能超越这个面纱看见。

他不能被用于富足人们。他不能被用于满足人们。他不能被用于制造他周遭人们的一种虚假重要感。他不能被用作一个国家工具。他不能被用于提升人们对财富、权力和魅力的渴望。

因为他蒙着面纱。你可能坐在他身边而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正如很多人那样。他可能在路上走过你,而你没有注意到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刚刚经过你,一个对你的生命有着一个如此重要以至难以描述的礼物的人。

针对这个时代和后来时代只有一个信使,因为只有一个人接受了准备,只有一个人被派来。其他人可能为自己宣称这一头衔,可唯有天国知道谁为了这一宗旨被派来。

为了认知他,你必须聆听他——他的宣言,经由他的智慧礼物:来自上帝的启示通过一个人被带进世界,他肩负着如此巨大的一个负担。它从情绪上击垮过他。它从身体上击垮过他。它危害过他的健康。它给他一种艰辛,一种隐形的、未被认知的艰辛。

这不是生存的艰辛。这不是自我满足的艰辛。这是携带一个伟大讯息的艰辛,它必须在很长时间里保持不被认知,直至信使做好准备宣布和呈现他用30年接收的启示为止。

你将被召唤走向讯息和信使,你和他人。如果你被召唤但无法接收,你将成为批判者。你将成为一个批判者——无法挣脱,但也无法真正做出回应。你将成为一个批判者,一个诽谤者。

如果你能回应,那么你的生命将开始改变。如果你能接受这个路径并开展通向上帝在你内在赋予你的更伟大内识的进阶,那么你将开始让自己为一个更伟大生命进行准备,让自己摆脱你先前的存在以及所有在那里束缚你的东西。

如果你有机会在信使身处地球的剩余岁月里去会见信使,那将是对你的一个伟大祝福。可是当你真的见到他时,你将看到那个面纱。他将是一个蒙着面纱的人。他将不会揭示他内在的东西。他将不会向你展示他关于你和你的生命所看到的,除非罕见情形下,并且除非你会成为启示的一名真正学生。他将不会回答你的问题。他将不会满足你的需求。你无法利用他作为一个资源,尽管你可能会尝试。

他的面纱保护着他,让他在一个不纯净的世界里保持纯净,确保他的谦卑和他的力量。它为他提供他的谦卑、他的慈悲和他对人类家庭的爱。它强化着他,不仅忍耐接收启示的漫长道路,而且忍耐将它呈现给世界的艰难,这个世界对上帝和创造左右矛盾着,活在当下而不考虑未来或个体生命、民众生命的后果。

信使必须接受他将不被认知,他的讯息将不被很多人激赏。他将必须面对那些受到吸引但无法接收的人们的嘲讽和谴责。他将必须看着人们的盲目拒绝,他们依附于他们的哲学、他们的神学和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被他们坚定和固着的观念蒙蔽着。他们甚至在上帝的使者来到地球时没有认出他。即使他们是宗教性的或认为他们自己如此,可他们甚至无法认出信使。

无知、愚蠢、自大——信使将必须面对所有这些,而不失去信心或变得怨恨。这需要怎样的慈悲和克制,你几乎无法想像。带来上帝给人类的答案的他,将看着它被掠夺和被拒绝,被忽视和被嘲讽。可他不能失去信心,他不能失去他对人类的慈悲和他对人类的信念。

那个坐在生命边线上、几乎没有进行参与的你,很难想像带着如此一个礼物和如此一个艰难任务来到世界意味着什么。

信使在寻找某些将成为首批回应者的人们。而对其他所有人,他必须等待。他不能在那里参与。他将召唤某些人走向他们的更伟大宗旨和天命。他们中的一些人将无法做出回应。他在整个路途上将必须面对健康问题和缺乏支持,因为他的旅程如此严苛。

所有这些都是信使的实相,隐藏在一个普通外表和一个简单生命的面纱后面。这里没有宏伟的自我主张。这里没有把个人确立为伟大、宏伟和显要的企图。唯有讯息和宣言确立着他是谁,他是什么,以及他为何在此。他自己不会这样做。

成为众人奉承和敌意的焦点,显然不是一种光明和幸福的预期。带来某种纯粹的东西而它在世界上被掠夺,是一种痛心的预期——讲话而不被听到;奉献你的礼物而不被接收;讲述人们的需求而他们转身离去;奉献前途、力量、真理和正直的礼物而它被抛弃;带进世界那唯一伟大的启示而人们认为它只是一个教诲他们的教程,一个让他们利用的资源,以提升他们的美丽或他们在世界上的重要。

显然没人愿意来到世界必须做所有这些。这是一个多么吃力不讨好的旅程,这个人肯定将受到误解和曲解。可是信使来了,因为他一直被克制着,因为他必须不被认知地肩负负担这么长时间,所以他谦卑,他坚强,他不带假设。

他看到人类的愚蠢。他看到人类的自大。可是他不谴责每个人和每件事,而是带来能够为人们重建他们在世界上的真正力量、高度和宗旨的礼物。

这是信使的面纱,可它同样必须在一个较小程度上成为你的面纱,因为你在学习接收某种纯粹和美丽的东西,能够不带愤怒和谴责地把它呈现给世界,能够接受和面对拒绝,能够寻找那些能接收的人而不诋毁那些不能接收的人,能够开展并非你自己制造、而是为你准备的一个旅程。

因为所有将协助信使并携带启示以其纯粹的形式进入世界的人们,都将必须发展这个面纱,这个力量,这个临在。他们同样必须在某些人周围和某些地方保持隐匿。他们同样必须在他们的心灵里抱持内识之火,不让世界从他们拿走它并利用他们。他们同样将必须理解信使的典范,甚至远远超越他的生命之后,看到它的示范,它对他们的相关性和重要性,以及他们必须如何学习身处世界——一个真理和愚蠢的世界,一个误解和错觉的世界。在此你不需要一个英雄去崇拜,而是需要一个典范去遵循。

因为为了意识到你在世界上的更伟大宗旨,你必须理解我们今天在此所讲的。信使的生命和示范将帮助你,尽管你并未被要求肩负如此一个巨大负担或承担如此一个艰巨和非凡的角色。

正是信使的谦卑,信使的力量和慈悲,将显示他的更伟大宗旨、本质和角色。如果这能被认知,那么它对个体、对你的价值将是巨大的,因为这些是你被召唤去做的。这些是你能做的,你必须做的,如果你想实现服务需求中的世界的一个更伟大生命的话。

这是信使给你的礼物的一部分,你并非只是想法的一个消费者,你将不会只是利用启示作为你自身需求的一个资源,而是认知你帮助将它以它纯粹的形式带向世界的责任所在,而不把它和其他事物交织或结合起来。唯有那时你将开始充分理解信使的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