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原版口述启示(英文):

下载 (点击右键下载)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12年8月18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录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新信使
第一部 > 新信使 > 第八章

人们没有意识到信使在世界上面对什么。对他来说,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他不情愿地接受它,因为它非常艰难——有着很多风险和不确定,且必然遭到拒绝和否认。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你看。

对于信使们来说,这总是如此。尽管他们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人,但他们也有着最艰难的任务——这些任务他们自己绝不会为自己选择,而是被赋予了他们,带着伟大的强调。

事实上,他们工作的奇迹是他们接受和他们甘愿的奇迹,去遵循并非他们自己制造或他们自己设计的一种模式和一条路径,不带一种宏伟规划或计划地冒险前行——并不知道所有的进阶,它们将要求什么,什么必须在他们内在得到发展,什么必须被放下,以及这将对那些被召唤协助他们和遵循他们的人们要求什么。

因此尽管他们有着世界上最巨大的任务,他们也有着最少的信息起步。唯独确定这必须被做到。唯独拥有与天使圣团参与的力量。唯独拥有他们内在深刻的确信:就是这个。这是他们为之准备的一切。这是他们必须做的一切。

不存在替代。不存在其他生活可以选择。不存在逃离。当你到达这个节点时,你无法为自己找借口,你看。你必须登上那艘船驶向新世界,伴随着涉及的所有危险并且不确定当你抵达时你将发现和体验什么。

对于信使来说,危险既在于成功也在于失败。如果他没能触及世界上足够多的民众,那么他的讯息可能无法在这里扎根,可能陷入默默无闻,被人们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和渴望修改和改变。

可是,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对信使来说意味着更巨大艰难,因为伴随成功而来的是认知,伴随认知而来的是不幸。伴随认知而来的是不真实的接受——人们冲过来会见信使,可都是为了错误的原因,想要特别优待,想要奇迹,想要特别赦免,想和信使在一起,加入他的特别随从,和他旅行,成为他的同伴,并为此宣称所有的显要和认知。

还有人将认为信使是她们的配偶和她们的伴侣。还有人将会到来,但他们真的不愿投入所需要的努力、自我检视和工作,以起而应对这个伟大场景,显然是这个时代世界上的最伟大场景。

是的,他们因为正确的原因而来,可他们没有足够认知自己,以看到他们可能在哪里失败,看到他们在哪里是软弱和易感的,看到他们可能在哪里陷入其他力量的说服并退回到阴影里,一旦道路变得更艰难和挑战时。

一些人将渐渐离去。他们无法接受挑战。他们无法面对这将在他们内在要求的坦诚,即使他们被召唤到这个境况,即使这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地点和时间。

那些将拒绝信使的人,都是那些保护他们的位置,他们的投资,他们的意识形态,他们的自大,他们的重要,他们的骄傲,他们的社会地位,他们的学术地位,他们在神学社区里的地位的人。

有些人将拒绝信使,因为他没有带给他们礼物和奇迹并为他们解除他们所有的艰难——为未来承诺狂喜、极乐和天堂。他们必须被真理说服。他们自己无法清晰地看到它。他们想让信使向他们证明他自己,而事实上他们必须向他证明他们自己。

接着是所有那些虚假信使,他们出于骄傲、自大和不安全感,将宣称他们拥有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或等同于这个的东西。他们或许非常有说服力,非常激进,非常迷人,有魅力。可他们的讯息没有实质。它从任何意义上都不是原版的。尽管它或许做出一些不同的智力关联,可它不是一个新启示。它没有给世界带来一个新实相。它没有让人类为未来进行准备。它没有包含这个世界以及超越其外的所有生命。它是他们想像、好奇和草率关联的产物。

他们将在测试中失败,你看,因此信使将被和他们关联在一起——虚假信使。“哦,我们以前有过那么多虚假信使。我们已经被警告过关于虚假信使。”因此,真正的信使将被和他们关联在一起。

人们想让信使契合他们的期望和定义,你看。他们希望他是纯洁、宽大、高尚、最强大、能够做其他任何人无法做之事,来向他们证明他自己,而事实上他们必须向他证明他们自己。

以前的信使们受到如此赞颂、修饰和放大,以至他们已然成为神,即使没有被直接称为神。所以,[人们认为]一个新信使必须拥有被添加和被关联给世界先前的伟大信使们的所有品质。因此这些期望是不现实的,完全无关于信使的真正品质或什么让这个人有资格在世界上做出这一宣言并承担这一更伟大角色。

人们认为不存在未来的信使。“先知是最后的信使。耶稣是最后的信使。不需要其他人。”可这是在说,上帝没有别的话要对人类说了,上帝已经对人类失去兴趣,将不会让人类进行准备面对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它现在正在开始面对这个:一个衰落的世界,一个缩减的世界,一个资源缩减、暴虐天气和不断增长的经济和政治不安定的世界;一个现在面对全球危机的世界,不只是地区或局域性;一个面对来自你们周遭宇宙小型入侵团体的干预的世界,他们在此从人类的软弱和期望中捞取好处。

任何上帝先前的启示都无法让你为这进行准备。任何上帝先前的启示都不是在最开始就对全人类讲话。因为上帝的新启示并非针对一个团体或一个宗教或一个部落。它是给整个世界的一个讯息,就在现在,因为每个人都在面对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的巨浪,每个人都在面对一个充满智能生命的宇宙,一个人类根本一无所知的非人类宇宙。

上帝会让人类在面对其中一个或这两个重大关口时集体性和完全地失败,人们彼此斗争和杀戮,针对先知应该是谁或真理应该是什么或他们对上帝的定义应该是什么,用所有的敌意、残酷、悲惨和来自过去的不原谅,来支持和强化这些态度和信仰吗?

没有一个新启示,人类将瓦解进入一个接着一个的危机,当食物、水和能源变得更稀缺和更难以找到时——导致绝望的战争,导致世界前所未见规模的暴力。

人们无法看到这个,并非因为它不明显,并非因为它的征象没有在世界上显现,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力量或勇气或信念去面对如此量级的事情。他们将认为这是时间终点:世界的终结终于到来了。可它是一个伟大过渡的开始。

那个过渡的结局将取决于接下来的二十至三十年——人类是将成为一个被剥夺和被征服的族群,被外族征服,他们在为挣扎的人类提供希望和救赎的伪装之下在这里根植他们自己。还是人类将崛起,成为宇宙中一个强大和独立的族群,确立它自己的疆域和与外来生命的参与规则?人类将学习生活在一个资源缩减的世界上,一个要求更伟大镇静、合作、谅解和贡献的世界上吗?

唯有上帝知道。人们迷失在过去里。他们向前行进时在向后看。他们看不到什么正从地平线上到来。他们看不到,因为他们太害怕,太痴迷,太执迷,太充满他们自己的想法和信仰,太自大,太无知。虽然生命在给予他们征象和警示,可他们看不到。他们听不到。他们没有回应。

因此上帝必须发送一个新启示到世界上,并派一个新信使到世界上,让人类为这些最重大事件进行准备。他将必须面对先前的信使们必须面对的一切。可他将必须面对甚至更多,因为现在他对全世界讲话——同时对来自很多国家的民众,同时对来自很多文化和很多宗教的民众。他将面对的逆境,肯定比一个先前的信使在他们的时代、在他们的境遇里必须面对的任何事情更巨大。

针对上帝启示的抵制将来自很多方面——政府、宗教机构、竞争卓越的其他人。它将被世俗主义者和科学家们摒弃,认为“哦,这是另一种愚蠢,认为上帝再次讲话了。”因为他们把他们的理想和他们的科学当成他们的宗教,就像其他所有不对启示开放的宗教人物一样,他们将因为同样的原因摒弃它。

因此信使拥有伟大机遇通过广播和书面文字对世界讲话,一下子触及一个世界,不用数世纪而是用数十年。可是他将必须面对的逆境会非常显著。

他将必须被那些爱他的人们保护。他将必须被那些被召唤到他身边的人们协助。他们将必须意识到他们不能失败。他们不能离去或退入阴影里。他们必须坚强。他们必须坦诚。他们必须甘愿行进在挑战他们、提升他们并要求他们伟大事物的一条路径上,因为这是人们被救赎的方式,你看。

上帝不会挥动一根魔棒,让你所有的无能、挫折和冲突消失。上帝赋予你伟大事情去做,重要事情去做,你能做的事,被需要的事。正是通过这个,假如你能够找到和遵循这个更伟大辅导的话,你的救赎将得以进行。

分离者通过内识、被置于所有有情生命内在的更深刻智能得到唤回。他们通过遵循内识——这导向一个服务和贡献的生命——得到拯救。

上帝的新启示非常详细地讲述这些,回答关于它们的很多问题。因为上帝的启示,通过天使圣团被赋予,是曾被赋予的最广大启示——现在被赋予一个远受到更多教育的世界,一个全球通讯的世界,一个全球商务的世界,一个面对全球问题和潜在灾难的世界。

上帝现在正在提供一个讯息,不是在寓言里,不是在故事里,不是在[轶事]里,而是以最明晰的话语,能够被轻松和清晰地翻译成其他语言,带着大量重复被赋予,带着大量澄清被赋予,带着它自己的注解被赋予,这样它不依赖人类未来的注解来定义它对人们的意义。

上帝的新启示是要带你靠近上帝以及上帝想让你做的事,你来此要做的事,并向你展示如何遵循你来此要做的事,并把它从你思想里的其他所有声音、势力和影响里辨识出来。

上帝赋予你内识进阶在路途上开展,这样你就能学习以这样一种方式联接你的世俗思想以 服务你内在的更伟大思想,从而让你所有的技能得到提高,你所有的无能得到削减。

唯有上帝能够为每个人做到这个。你不可能理解这个。你将用每一种争辩来反对它,可是你的争辩只证明你无法理解上帝如何通过人们工作或上帝打算做什么。

因为上帝现在的话语不只是针对这个时刻,针对今天的危机,而且针对25年后、50年后和100年后的危机。正因为如此上帝赋予你关于宇宙中的生命的启示,这样你就能为这一实相进行准备。过去从未有任何像这样的东西被赋予人类。

为了面对这个,为了接收这个,为了让这启动你生命里的救赎过程,你必须甘愿评估你的生命,在必要之处改变你的生命,在这方面做到勇敢,在这方面做到坚定,放弃你其他的神明——你的义务之神,你的痴心之神,你的积聚之神——你的其他神明。并非让你成为一个禁欲者,而是让你成为一个有足够能力和自由的人,以开展世界上一个更伟大工作和服务。

唯有上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如果你恼怒世界,你就无法服务世界。如果你不爱人们,你就无法服务他们。如果你彻底谴责你的敌人,你甚至无法面对他们。上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历史上首次,你现在能够看到启示的过程,并以一种纯粹的形式接收它,而非被后来那些不认识信使的人们篡改或改造。

这是最伟大的时刻,你看,通过科技的神奇,你能够听到启示的声音:像这样的一个声音,曾对耶稣、佛陀和穆罕默德以及在世界上未被认知的其他伟大使者们讲话。

因此挑战在你身上,因为信使在此并非向你证明他自己。你必须向他和那些派他来的存有们证明你自己。否认他,你就是否认那些派他来的存有们。你就是否认宇宙之主,以保护你的 宗教想法、你的社会想法、你的政治想法、你的不平、你的恐惧、你对宗教的谴责、你的骄傲、你的自大、你的无知、你的愚蠢,甚至不去看看启示到底是什么。

你将看到专家们这样做——受到良好教育的人们,神学者们,哲学家们,你钦佩的人们——如此愚蠢、如此盲目地行动。因为内识在他们内在不够强大,不足以召唤他们看到新讯息并严肃思考它。

他们将基于哲学依据拒绝它。他们将说:“哦,我们不再像这样思考上帝了。”他们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他们以为他们知道上帝如何工作,上帝是什么,上帝如何显化,上帝如何影响,上帝如何带来纠正?不,他们以古代的上帝作为他们的参照点,或是以某些近代的哲学。他们无法清晰地看到这个,因为他们无法清晰地靠近这个。他们将认为它是别的什么东西。

信使将必须面对所有这些,你看。这对他来说将非常痛心。他是一个谦卑的人。他为了这个宗旨被派到世界上。他不情愿地带它进入世界,认知巨大的威胁、危险和失望。甚至他钦佩的人们将反过来对抗他。甚至那些认为知道他的人们——或许他的家庭成员——将反过来对抗他。因为谁在启示的时代认知一个来自上帝的信使呢?

当你认知他有着世界上最艰难的任务和致世界的最伟大讯息时,你将想帮助他。你将必须在你自己的内心看看你甘愿做什么来做到这个,鉴于你的境遇,你的健康和你的真正能力。在一个启示的时代,挑战在接收者身上,你看。

信使带来讯息。他不必向人们表演马戏窍门。他不必取悦他们,姑息他们,给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的,满足他们的期望和成就他们的野心,因为他将不会做这些。

先前的信使们被妖魔化和被毁灭,因为他们没有给人们提供他们想要的。他们没能被那些听到他们、看到他们和接收他们的人们用作一个资源。

你将再次看到这个。人们努力从这个状况里获利,就像他们努力从每个状况里获利,就好像他们是田野里的蝗虫。可是你无法从信使获利,除非你自己能接收启示并开展内识进阶。

不要采取一种你不知道的立场,因为这并非真正坦诚,你看。“哦,我不了解这个信使。我就是不知道。”那并非真正坦诚。你没有足够深入地面对这个。因为在你的心灵里,你能够看到和认知这个。别躲在优柔寡断[后面]。

在一个启示的时代,挑战在接收者身上。信使在他前方将看到,如果你和他同行,你也将看到,在启示之光里,所有形式的自我欺骗,自我否认,虚构,所有形式的愚蠢,所有形式的贪婪,所有形式的野心,被置于他面前。因为一切不纯粹的东西,一切腐败的东西,一切误导的东西,将在启示之光里被揭示,因为它是纯粹的。它将揭示它周遭一切事物的不纯粹。

正因为如此人们转身而跑。正因为如此人们不想看。正因为如此人们竖起围墙并投掷石头。他们不想让他们的不纯粹被揭示给他们。他们不想必须重新思考他们的核心信仰。他们不想必须在新启示的光照下重新思考他们的宗教。他们不想必须面对他们自己和他们所过的生命,以及它在很多方面确实已多么妥协和不坦诚。可这正是在一个启示时代里发生的。

过去,人们把信使当作一个神,不像他们。“哦,我们永远不必像他,因此我们脱身了。我们从启示的挑战解脱了。”他们把信使变得如此高尚和特殊,他的地位如此不可及,以至他们将永远不必真正非常努力地工作,你看。

信使将必须面对所有这些。你无法想像这种挫折。你无法想像这种艰难。你无法想像人类失败的悲剧,这将在启示之光里被揭示。

可是启示给个人带来力量、实力、正直和尊严,要求他们做他们知道他们必须做的事,足够坦诚以看到这个和遵循这个,而不试图妥协或做某种交易。

新讯息给所有民众带来祝福,来自所有信仰传统、来自所有国家、来自所有经济阶层的民众——富人,穷人,所有在这之间的人。它带来伴随内识的一种内在启示的祝福。它带来针对一个所有人将必须一起面对的世界的准备。它带来关于所有人将必须一起面对的宇宙的启示。它带来个人内在生命的神秘——存在于智力的领域和所及之外的内识的力量和临在。

你甚至无法想像这可以为个体做什么。即使他们开展小小的进阶,这将开始强化他们并给他们带来他们以前没有的勇气。

上帝祝福分离者、孤独者和悲哀者——无论他们贫富与否。启示是给他们的,给你的,给世界上每个能接收它的人。因为必须有很多人接收这个启示,它才能拥有它的伟大影响力,针对人类觉知、人类合作、终止战争以及必须开始的对大社区的准备。

别把信使作为你的争议。把你自己对讯息的回应作为争议。你的争议在于你的优柔寡断,关于你是否将做一个真正的和坦诚的人,你对那些带你远离这个的东西的投入,这给你带来什么代价,以及你将对此做些什么。那是争议。争议并非关于新启示的神学卓越,根据迄今为止在人类王国里被认为是真理的东西,就好像人类能够真正理解这些。

真正的争议是人们在一个启示的时代将如何回应——他们是将痴迷于信使以及他们对他的的期望和要求,还是将一次又一次地把启示真正赋予他们和对他们沟通的东西放在心上。

人们一直在坦诚、真挚地祈求救赎,祈求解救,以改善他们的境遇和他们的生活品质,以改善他们的健康和他们所爱之人的健康,以改善他们的环境,以改善他们的世界。上帝终于回答了,在一个致每个人的讯息里——不只是针对一个部落或团体的渺小讯息,而是一个致整个世界的讯息,因为整个世界现在需要这个讯息。

在此你并非离开你的信仰,你的宗教传统。你只是把启示带进它——以放大它;让它更伟大、更有力、更强大;为它灌注精神、意志和上帝伟大的爱。

那已变得古老,干涸,无关,且缺乏热情、意义、宗旨和应用的,现在被注入将让它活起来的一切。

因为即使基督徒也必须成为愿意面对改变的巨浪和人类向一个生命大社区迈进的民众。穆斯林,犹太教徒,佛教徒——所有宗教团体,无论大小——都在面对同样的挑战和灾难风险。他们都需要一个来自上帝的新启示。他们都需要聆听信使——坦诚地、耐心地思考他带来的一切。

这是启示的时代。一位信使在世界上。他带来一个不同于以往被赋予的任何东西的启示,讲述以往从未被考虑或被需要的更伟大事物。他在内识的层面上带来对灵性的澄清。他讲述那始终是真理的东西,和那从未被考虑的东西。

聆听他。接收他。保持坦诚。你还不知道他是谁或他带来什么,直至你对此给予你坦诚、客观的思考——甘愿被挑战,甘愿重新思考你的想法,甘愿再次思考你站在何处,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正在你生命里和你周遭的世界里发生。

上帝和天使性临在注视着世界,看人们将如何回应,谁将回应,他们将如何回应,他们回应的纯粹,他们在启示光照下经历他们自身内在深刻转化的意愿。谁将反对,谁将抵制,谁将与这斗争,谁将试图破坏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和身处世界的上帝信使。

天国的眼睛将注视。测试是给人类的。因为这不仅是一个伟大礼物,你能想像的最伟大礼物,而且它是一个测试。因为学习总是一个测试,一个伟大学习是一个伟大测试。一个伟大需求是一个伟大测试。生活在物质实相里是一个伟大测试。天国的眼睛将注视,看他们的信使在这里如何和是否被接收。让这成为你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