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的会合

聆听原版口述启示(英文):

下载 (点击右键下载)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9年1月29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录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新生命
第一部 > 新生命 > 第 章

在生命里你注定要和某些人相遇。你和他们有一个约会。他们将被指引着来见你,正如你在被指引着去见他们一样。这些关系真的并非基于往世的世间体验,而是一个在你来到世界之前就已经被确立的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被创建起来让你有可能发现你生命更高宗旨的计划。上帝知道你无法独自认知和开展这一宗旨,因为它是非凡的,有别于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东西。它将挑战任何定义和比较,因为它被一个更伟大力量和一个更伟大智慧指引着。

 但是你无法自己去找到这一宗旨。你只能为它准备一条路径。你只能为了这一更伟大宗旨的出现去准备你的思想和你的境遇。当它开始出现时,它将改变你看你自己和看你周遭世界的方式。

 关系是手段,但它们也是回报。因为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真正在世界上被独自完成。即使你在单独工作并且生活在隔离里,你能创造的任何东西依然是联合协作的过程。它是把你的思想和其他思想联合起来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是那些超越可见范畴之外的思想——以制造某种拥有更伟大意义和重要性的东西。

 这就是运动员在实现更高强度和能力中所寻求的东西。这就是音乐家在让创造性过程贯穿他们时所寻求的东西。这就是每个人在寻找身处世界的意义时所寻求的东西,这一寻找只能通过那个一开始派他们来这里的更伟大宗旨而得到真正的满足。

 你甚至无法一个人为了你更伟大的宗旨去开展那个准备,因为你将需要那些能够支持它并在你身上认出它的价值的其他人。这些是非常独特的关系。它们不是为了便利而建立。它们不是为了满足你的野心或你的空想而建立。它们有一个更伟大的角色要扮演,一个对你发现去尊重你所最深刻认知的东西的力量来说必不可少的角色。它既提供了临时性特质的关系,也提供了永久性特质的关系。

 在此,临时关系就像路标一样,指明道路,提醒你你在生命里有一个更伟大责任。在此人们短暂地走进你的生命来刺激你内在的内识,或是给你提供你为了继续前行所需要的一个重要智慧。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可能拥有很多这样的关系,并且每一个都会在帮助你辨识你的道路以及发现向那个方向行进所需的力量中发挥一部分的作用,这是一条不同于所有其他人在做的事情的道路。

 你还将拥有更加恒久的关系,尤其当你进步了并获得了更大明晰和力量并且能够摆脱你之前的承诺和义务时,当你能够认识到你自己在关系中的空想和倾向时。

 在此你开始接近和那些将在你生命里扮演一个更重大角色的人的会合点,但是单单因为你们拥有在一起的天命并不意味着你们将找到彼此。因为生命里有很多事情会阻止你。有很多障碍能够阻止你实现你的会合。有很多决定能够让你的生命转向一个不同的方向。

 因此,你可能最终到达了会合点,却发现其他人没有做到。他们在某个地方奉献了他们的生命,有些情况下,他们甚至失去了他们的生命。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你看,因为他们持有那个使命的一部分,那个你作为其中一个组成部分的使命。如果足够多的人没有到达的话,这将把你们的使命置于危险之中。

 在此,你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全面地做好你这部分,并为那些你注定相遇的人们祈祷——甚至为那些没有准备好做他们那部分工作的人们祈祷——祈祷他们遵循他们内在内识的力量,那个上帝置于他们内在来指引他们、保护他们并引领他们走向这一神圣会合的更深刻智能。

 人们以为他们的更伟大宗旨是某种他们将为他们自己创造的东西,某种将满足他们认为将让他们快乐并且他们相信将成就他们的东西。但是没有内识作为你的向导和辅导,这些评估将是不正确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将引领你的生命走向一个非常不同的方向,远离你应该去向的地方,远离你注定拥有的和那些在此与你分享你更伟大宗旨的人们的神圣会合。

 人们往往在认知他们在做什么之前,在对他们拥有要去遵循的一个更伟大方向和一条更伟大路径具有任何真正感知之前,就结婚了并奉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当他们的会合到来时,他们变得更加不安、焦虑和不舒服,感觉他们需要在一个不同于他们现在所处位置的别的地方。

 如果你在生命里没有遵循你真正的道路,你会永远感到不舒服,并且这种不安和不确定会始终困扰着你,因为在你的内心你知道你没有去向你需要去的地方,你没有做你需要做的事情,你的生命没有走向它需要走向的地方。在此,任何的快乐或消遣或治疗都无法减轻这种不适,因为它是一个征象,即你的生命拥有一个天命并且你必须遵循这一天命。你对它的承诺必须大于爱情或金钱。它必须大于对财富和安全的渴望,甚至大于对世界所定义的成功的渴望。

 每个人都被召唤了,但只有很少人在回应。如果你没有做出回应,最终你会迷失在世界里,无论富裕或贫穷,你的生命都将有一种绝望的品质——一种失败感,一种深刻而持久的挫败。如果你错过了太多的征象和信号,如果你对正在你内心浮现的东西投以质疑的话,最终你只会感到迷失,甚至你的财富都将成为你的一种悲剧。那应该给你买来幸福、满足和自由的东西,却无法提供任何这些。

 超出身体的需要和智力的需要之外,存在着灵魂的需要。灵魂的需要只能通过开展你生命的更伟大宗旨,通过和那些分享这一宗旨并将在它的发现和表达中发挥作用的人们实现会合来得到满足。

 谁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会到达。对于那些抵达的人来说它是一个奇迹,因为他们必须遵循某种难以名状的东西来发现他们的路径。他们必须克服他们的自我怀疑和他人的劝诱来实现这一神圣会合。他们必须信任某种可能他们生命里没有其他任何人会信任或珍视的东西。他们必须自己去支持他们自身的正直和他们关于什么对他们来说是真正正确或恰当的自我感知。

 世界总在试图说服你想要某种东西、需要某种东西以及成为某种并不代表你更深特质的东西。这种扭曲的影响力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每一个人。即使那些背叛他们文化价值观的人们也依然被这些价值观所支配着。所以单单做一个叛逆者是不够的,因为除非你发现了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方向和一个更深刻声音,否则你依然被你的社会条件所掌控着,无论你接受它还是拒绝它。这里没有自由。

 在此你进入荒野中。你离开了所有人在走的寻常道路,你在你的生命中踏上了一个不一样的、更加神秘的历程。这是所有伟大圣人和人类贡献者所走过的道路,他们必须在没有他们家人和朋友的普遍认可下行进。他们必须不带敌意、不带对他人的谴责、不带对广大世界的拒绝中行进。因为你将在未来进行服务的正是这个世界,因此如果你盲目地拒绝它,那么你将无法全心全意地服务于它。

 会合是每个人不自觉地在寻找的东西,在他们对伴侣、对爱和对关系的渴望里。在此,思想的需要——它们很多真的在一开始就是不真实的——竞争和掩盖着灵魂的更深刻需要。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一需要本身是真实的、真正的。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它对你的成功以及你生命和你成就的价值来说是根本性的。

 但是人们没有耐心。他们现在就想拥有伴侣。他们现在就想得到性满足。他们现在就想通过拥有家庭来满足社会的期望。他们不愿意等待。他们害怕如果他们等待的话,那么那个会合永远不会发生。因此人们过早地行动。他们在他们准备好之前就结婚了。他们在他们准备好之前就有了孩子。他们在他们准备好之前就把他们的生命承诺给了事业。他们在生命早期所拥有的去探索和体验他们生命的更深刻流动的时间,往往被丧失在其他的追求上,被其他野心所覆盖,或者完全被他人的需求和期望、被他们自己的不耐心所阻断。

 在此那些可以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个体,结果却过着对于他们真正特质来说远远不足的生活。当然,辩解无处不在,合理化无处不在。但是当人们过着并不代表他们真正特质和宗旨的生活时,他们永远会感到沮丧。如果他们没有开始他们走向内识的旅程的话,他们将在他们的行为上变得更加异常,在极端情况下甚至是自我毁灭性的。他们的伙伴将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或他们不满的特质。

 因此人们试图用爱好、体育和非常强迫性的行为来抵消它。或者他们使用毒品和酒精,试图逃避那种随着时间不断增强的感觉,即他们真的没有在他们需要在的地方、做他们需要做的事情。他们过度承诺了他们自己,其他人依靠他们来维持他们目前的重心和行为。因此这种内在冲突增长起来。假如一个人开始了真正寻找他们生命更深刻流动的旅程的话,那么这些错误就会少见得多,并且很难去犯。

 因此,最终人们错过了他们的会合。即使他们在生命里非常成功,并达到了文化所珍视的东西,但是他们会感到不足。他们会感到一种失败感,一种懊悔感。你无法通过交谈或通过治疗或通过你告诉你自己的东西来改变这点,因为你的更深刻特质就是你的更深刻特质。因为你在生命里拥有一个更伟大宗旨,它是你内在而固有的,你真的无法改变这一点。它在你内在创建的更深刻定向,是某种你无法解释掉或是否认掉的东西,这样做只会在你内在产生越来越多的冲突和困惑。

 只是相信上帝或是敬拜上帝是不够的。因为如果你无法遵循上帝给予你去遵循的,如果你无法遵循上帝置于你内在来引导你的更深刻内识,那么你的祈祷和你的跪拜真的是不真实的。你可以请求上帝的恩赐,你可以请求上帝把你从你大大小小的困境里拯救出来,但是无论怎样你永远也无法实现你和上帝的会合。你和上帝的会合是你和你内在内识的会合,因为这里是上帝对你讲话的地方。这里是你和你生命源泉重新联接的地方。

 然而无论你是否是宗教性的,问题依然存在着。在此宗教本身可以掩盖一种更深刻的沮丧和成就感的缺乏。相信宗教教程、宗教原则或宗教信仰可以掩盖并似乎取代了你必须对你内在内识力量和临在做出回应的根本性责任。如果你不对这一力量和临在做出回应,你就会成为其他力量的奴隶,并且你对自由的感知和你对福祉和成就的感知都将动摇和逐渐消逝。

 最终这是关于分离本身的一个问题。那些相信分离是真实的并且他们真的能够通过他们的想法、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野心来成就他们自己的人,没有认识到他们依然和上帝,和所有生命的创造者拥有一个本质的关系。你可以无休止地争辩来反对这个关系和这种宗旨感,但你无法消灭它。它会随着你,无论你走到哪里。你永远无法摆脱它,因为你永远无法真正地让自己从上帝分离。你永远无法真正地让自己从生命分离。

 因此,你越是任性,你就越想努力通过外部活动来满足你的内在需求,你就越把自己投入到你的追求、你的爱好和你的野心里,你就越阻止你自己和你内在内识的这一根本性会合。

 在此你无法达成一个交易。你无法和上帝讨价还价,并说:“好吧,我将把我生命的一点点奉献给你所希望的东西,如果我能得到我所希望的东西的话。”这里没有讨价还价。你无法和宇宙之主讨价还价。你无法和你内在内识的力量讨价还价。那些这样想的人们认为无论上帝还是内识,都是某种为他们个人所用的资源,在需要时被召唤,在需要时被使用,就像假如你有问题时你会打电话给警察局或消防局一样。

 这是一种如此重大的错误估算。它的后果是悲惨的,因为人们结果会珍视那些渺小的或没有价值的东西,而错过了具有终极价值的东西。他们选择那些将会巩固他们的信仰和那些似乎证实了他们的信仰的人。因此,即使他们的关系也在对他们造成不利。

 你无法撤销那个事实,即你被派到这里是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你可能认为它违反了你的自由意志,但自由意志只不过是被赋予你的一个礼物,这样你就能够发现你内在什么是真正真实的和重要的,这样你就能够自己去做出这个发现,而非被某个更伟大外在力量强加给你。那些相信分离的人发现这是没有吸引力的。他们认为它侵犯了他们的自由。他们认为它是宇宙中的某种神圣独裁。他们把这看做是一种强加,而非看做它原本就是的救赎的礼物。

 因此人们的方式存在着根本问题。但最终的问题是,你能和内识,以及和那些来此作为正在你生命里出现的一个更伟大宗旨的一部分的人们实现真正的会合吗?这是你一旦离开这次生命并回归你的精神家庭、你的学习小组时,你将要反省的问题。他们不会对你的爱好和迷惑感兴趣。他们不会对你的悲剧或你的错误,你失去的恋情或你失败的经济冒险感兴趣。他们不会对你的精神病理或你之前个性的独特特点感兴趣。他们只会对你是否和内识以及和被派来和你相见的人实现了神圣会合感兴趣。他们会看着你,他们会说:“你成功了吗?”你将无法对他们歪曲真相,因为超出这个世界以外,在关系上的欺骗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绝大多数现在对你很重要或是现在让你全神贯注的事,最终是不重要的。他们会问:“你实现你的会合了吗?你完成你被派到世界里去完成的事了吗?”你将不得不告诉他们真相,因为这对每个人来说是不言自明的。从那个位置上,你将能够清楚地、不带任何扭曲地去看。

 因此你接下来能做什么呢,只能是回来再试一次。不存在“审判日“,在那里假如你在一次生命里失败了你就要去万劫不复的地狱。这是纯粹的人类发明。但是没有发现你的宗旨以及努力不带宗旨地生活的后果是非常真实的,并且在你每天的思想、言行举止、行为和体验里显在着。没有这一宗旨,你就生活在某种地狱里——一个美丽的地狱,但又是一个你永远无法快乐、你永远无法和自己轻松相处的地狱,因为你没有尊重你更深刻的特质。

 内识在此是为了将你的生命移向某个特定的方向,但是如果你不打算去向那个方向,或是没有去向那个方向的话,就会有不适感。但是这种不适并非召唤拒绝或逃避。它召唤着认知和解决。正因为如此上帝不会谴责。上帝只会吸引和使用。整个地狱的概念是人类企图惩罚那些它无法接受的人并利用上帝作为那个惩罚者。它是在实施报复。它是智力用来惩罚其他智力,或是强迫他们信仰,强制他们相信容忍和共识的一个工具。

 你和内识有一个神圣的会合,通过一系列将会改变你生命历程并将向你揭示超越你关于你自己的想法、你的个性和你的个人历史的一个更深刻特质和一个更深刻实相的邂逅——这一认知超越智力的领域和所及。

 你还有一个和其他个体的会合。它们中的一些将是非常短暂的,你和那些短暂地进入你生命里的人们会合,他们来提醒你某些东西,教导你某些东西或是讲述某些在你内心深处的需要被更新和重建的东西。

 然后你有一个和那些将在你生命里占据更重要地位的人们的会合,他们在此是为了服务于他们刚刚开始在他们内在认知的一个更伟大能力。那些实现这一会合的人们将在你生命里扮演一个如此重大的角色,并将和你试图为自己建立的所有其他关系形成对比。

 如果你遇见了这些个体,这将给你带来所有不同,你将意识到你一直在努力遵循的东西是非常真实的,并且你将不会独自进行这一旅程。为了攀登这座高山——尤其当你到达那些陡峭的地方时——你将需要伟大的同伴。或许这些人中的一个将成为你的丈夫或你的妻子。或许那会是一个分享你更伟大工作的人。或许那会是一个老师,他在这里鼓励你继续前行,并保持继续前行。甚至那会是你的一个孩子,不管怎样他认出了你的更深刻特质,并且他的生命和你的联合起来以在世界上表达某种独特和重要的东西。

 这种关系可以采取多种不同形式。但是如果你实现了这一会合,那么很明显你的关系真的是关于某种别的东西的,它超越了人类关系的正常范畴。它讲述某种更深刻更伟大的东西。它是神秘的。它有着更神圣而深远的内涵。它是某种超越智力领域存在着的东西,因此它挑战任何定义。你用于描述它的文字和尝试只能是近似的。这些是神圣的关系,在它们的宗旨上和它们的更深刻特质上是神圣的。

 这并不意味着在那个会合点上,每个人都会理解他们为什么在一起。或许这一理解会是非常片面的。但是这里将存在着一种更伟大联接的感觉。这一更伟大联接真的不是关于过去的,而是关于现在和未来。

 当会合在这个层面上发生后,这并不能保证成功,因为你依然必须应对你自己的社会条件,你自己的世俗特质以及涉及在生命里建立和维持你自己的所有问题。会合不是终点,而是开始,是你生命下一个阶段的开启。

 在此,你背负了那么长时间的巨大负担开始在你的生命里,尤其是在这些关系里找到表达,并且你感到感激和宽慰。你感受到了重建和重新确认,即你真的在遵循某种重要的东西,你没有欺骗自己并且你的生命真的有一个更伟大力量和一个更伟大实相。这些关系将证明这点。它们将见证这点。神秘将和你们同在,并存在于你们之间——一个你无法定义,但你必须学习超越一切去依赖、去珍视的神秘。

 你和上帝的关系永远是神秘的。你永远无法将它限制在一套信仰、原则或一个教导里。那是在将它放进坟墓。它始终是鲜活的和动态的。它始终照亮你的生命并带你走向某些东西而远离其他东西,就像一个巨大的灯塔吸引你回家——走出分离、走出你隔离的地狱、走出来自过去的无法解决的冲突、走出沉溺、走出空想、走出诱惑、走出内疚并走出失败。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那些对它做出回应并实现神圣会合的人,是那些在世界上未能成就他们自己的人。他们或许感到他们是失败者。他们没能获得足够的浪漫或财富。或者他们获得了这些东西,但发现它们对于他们的需求来说是欠缺和不足的。因此存在着一种失败和幻灭感。但是这种失败和幻灭是重要的。当其他所有人都在逃避失败和幻灭时,这两种东西让一个人为认知他内在的一个更深刻实相进行准备。

 如果你没能实现你的会合,在生命的后期如果你达到了这一发现,那么存在着第二个救赎。那就是为他人奉献——分享你的财富,分享你的时间,分享你任何可能的东西以满足你周围无论是人们还是大自然的真正需求。这是第二个救赎。它不如第一个那样强大而成就,但它是重要的并将是有效的。那些终其一生被驱使的人们能够在终点为自己找到去奉献、去做捐助者的机会——捐赠财富者,如果他们拥有财富;捐赠时间者,如果他们拥有时间;捐赠关怀者,如果他们有能力去这样做。因此存在着第二个救赎。

 但重要的是,尤其对于年轻人或中年人来说,去专注于伟大的神圣会合——祈求它们,要求它们,对宇宙说:“无论对我来说实现会合的代价是多少,我必须实现会合。我必须认知活在我内在的这个更伟大宗旨。”

 如果你对它是矛盾的,如果你太害怕它,如果你对它有太多的冲突,你将无法实现会合。因此你必须选择你要珍视什么。如果你在生命里获得了足够的智慧的话——通过成功和通过失败,通过实现和通过失望——你会知道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你会看到世界能够给你提供快乐和悲伤,但不是成就。这必须来自于其他地方,来自于宇宙中的一个更伟大实相和活在你内在的、你内识里的一个更伟大实相。

 你在寻找关系是为了一个原因,但这不是为了快乐、财富或野心。它是为了一个更深刻原因。虽然你在关系里可能有很多失败,但你永远不会放弃,因为你在寻求去实现正在等待着你、对你和对你生命的成就和成功来说必不可少的神圣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