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爱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7年11月2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在世界各地,爱作为人类体验的一个巅峰,被赋以最崇高的敬意。爱在歌声里被吟唱,在诗句里被描述。它在伟大文学作品里被颂扬。它在日常对话里被谈论。人们声称他们在恋爱,声称爱是终极的,声称你在世界上需要的只是爱,其他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然而,很少人理解爱到底是什么。很少人在更深层面上体验过爱——超越魅力,超越迷恋和依附。很少人体验过爱的真正力量和流动。

 此外,很多人将某种类型的行为、信仰和态度与爱联系起来——温柔和被动与爱相联。和平和和谐与爱相联。但到底什么是这种更深刻的爱呢?不是仅仅作为一种固着、一种迷恋或一种依附的爱,而是源于个体内心深处的一种救赎性的更深刻的爱呢?

 不止于此,还有,什么是上帝的爱,来自上帝的爱呢?这仅仅是一种迷恋,一种固着或一种依附吗?大多数人会说不是,但他们不清楚上帝的爱真正意味着什么,这份爱是如何表达的以及它如何能够有效地被转译到世界上。

 因此,今天我们将讲述爱,那活在每个个体内在的更伟大的爱,以及上帝的更伟大的爱,它是宇宙中所有爱的总和,是四面八方所有真爱的源泉——包括这个世界和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并且我们将讲述上帝致这个世界的新讯息是如何教导爱的,因为世界上有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而爱是它的讯息的一部分。

 在此有必要先说明爱不是什么。爱不是迷恋。爱不是固着。爱不是依附。爱不是浪漫,在此你痴迷于或感兴趣于某个人的外表或是他们个性的某些方面。爱不是偶像崇拜,在此你崇拜某人,你敬奉某人,甚或一个神明,甚或一个信使,甚或是上帝。但这些不代表一种真正的关系,一种可行的关系,一种联合意志的关系。

 爱不是一种行为,一种态度,一种矫揉。它不是礼节。它不是习俗。爱可以以很多不同的方式表达它自己——温柔的或是强烈的。爱可以显得温顺。爱可以显得强大。爱会挑战你。爱会批评你。爱会暴露你的幻觉、你的空想和你的自欺。爱并非人们在几乎所有境况里谈论爱时所真正表达的意思。

 爱是一种推动人们按照不同于他们的想法、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义务感去做事的更深刻力量。爱是某种超越了你在谈话里所听到的爱的东西。事实上,最好是去示范爱,而不是去谈论爱,因为真正的爱是被示现的。它推动人们改变他们的生命、重新聚焦他们的优先次序、与他们内在某种更深刻更深远的东西相联接。它是某种拥有力量超越人类野心、人类自私、人类不满和所有派系信仰、态度和宗教思想的东西。

 因为爱不被这些东西所束缚。它只会被这些东西所限制、阻碍或隐藏。但是爱按照它自身的意愿移动,与上帝置于每个人内在的更深刻内识相联接。因为你看,你生来拥有两个思想——一个用来思考的思想和一个用来认知的思想。你用来思考的思想是你所有社会条件的产物。它是身处这个世界的产物。它是对想法、关联和自你出生那天就在学习的思维模式的累积。这些大多是有用的,有一些则对你是有害和危险的。当然,你不得不学习如何在世界上生存——如何身体性地生存,如何社会性地生存,如何参与到一个家庭环境、一个文化或者也可能是一个宗教构架里。你不得不学习如何沟通你的想法和感受。你不得不学习社会告诉你的你要学习的东西。正如我们所说的,这当中有些是有用的和重要的,而有些是危险的,并不符合你的最佳利益。

 但是你生来拥有一个更深刻思想,内识的思想。这个思想不像你的智力那样进行思考。它看到,它认知。它不是当人们谈到潜意识时所想到的东西。那更多地与你的世俗思想或者说智力相关联。这个更深刻思想不受制于世界的条件。它不被世界所模式化或调整。它不被世界所威胁或恐吓。这个更深刻思想在新讯息里被称为内识,因为它攸关直接认知的体验、亲和力的体验、真正确认的体验和真正关系的体验。

 真正的爱源于内识。它在本质上是内识的表达。当内识推动你做某件事时——或许是某件你从未计划去做的事,某件你不理解的事,某件直接对抗你的计划、目标和野心的事。这表达了爱,因为你在表达上帝的旨意,即上帝的爱。因为上帝的爱和上帝的旨意没有分离。上帝不像你的智力那样思考——今天欢乐,明天悲伤,高兴这个,恼怒那个,对那些犯错的或生活在错误里的人们保持冷酷并加以惩罚。这不是上帝!这是人类思想将一种人类的思想投射到上帝身上,以及将人类感受和不满投射到上帝身上。这全是人类思想的投射。但是上帝超越所有这一切。上帝的爱和旨意超越所有这一切。

 因此,如果你生活在你的人格思想或者你可以称为你的表层思想里,那么,你关于上帝的所有观念都和你的人格思想联系在一起。你认为上帝只是一个超级人格,一个极其巨大的智能,但又是一个受制于恐惧和焦虑、仇恨和指责、评判和惩罚、僵固的思想、正义和异端的智能。这是人们所认为的像他们一样思考、像他们一样行动、像他们一样行为的一个上帝。

 但是当你思考上帝究竟是什么时,哦,大社区的上帝,宇宙所有智能生命的上帝,显然宇宙的上帝,大社区的上帝不可能被人类信仰、人类态度、人类情感、人类社会习俗和所有那些让人类处于一种原始未开化状态的琐碎事情所决定。

 如果上帝是大社区的上帝,那么上帝就是无数智能生命形式,以及智能生命在其中进化的无数世界的作者。上帝是进化的作者。上帝是宇宙扩张的作者和源泉。上帝是所有科学真理的作者。上帝是无数和你们长相不同、思想不同、价值体系不同的族群的创造者。上帝是大自然的作者,它在世界上、世界外和这个宇宙的所有世界,以及宇宙之外运作着——在所有的显化层面上。这个上帝如此伟大,超越了所有神学思想、宗教信仰体系、宗教组织。最好把你对上帝的想法放置一旁,而去遵循上帝置于你内在让你去遵循的,去看上帝置于你内在让你去看的,去听上帝置于你内在让你去听的。

 只有在这里你能体验上帝,体验你和上帝的关系,并且最终,如果你成功地遵循你自己内在内识的力量和临在的话,你将发现上帝对你在这次生命、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旨意。

 因为你无法理解上帝,这也意味着你无法理解上帝的旨意。这也意味着你无法理解上帝的爱,来自上帝的爱。但是你能够体验这些,因为上帝赋予你一个更深刻、更伟大思想,内识的思想。你可以揣测,你可以推论,你可以建立复杂的思想体系、复杂的思维结构,但是如果你无法体验内识在你生命里的运动,内识在你生命里的智慧,它一直在给你辅导——你无法听到的辅导,你没有做出回应的辅导,因为你的注意力固着在表面上,在你的智力上,在你对世界的看法上;如果你无法感知这一更深刻运动,那么,上帝对你来说是不相关的。上帝是一个你或者接受或者搁置一旁的想法。

 上帝在你的内在,你的内心深处,深入智力之下,放置了对上帝旨意和爱的一个表达,一个你无法掌控、你无法支配、你无法用它来获取财富、力量或影响力的旨意和爱。你只能服从它。你只能遵循它,向它学习,并开展它交给你去做的事情,以重建你的生命、重建你的思想、重建你的健康、重新聚焦你的生命、为你自己重建一组更伟大的优先次序以及随之而来的与他人关系的一个更伟大机遇。

 正是这个更伟大的爱,如此超越、如此有别于你在谈话中所听到的爱。人们说:“我爱这个。我爱他。我爱她。我爱这种食物。我爱这个地方。我爱你的裙子。我爱大自然。我爱森林。我爱海洋。”

 真正的爱是某种超越所有这些的东西。真正的爱推动你奉献你的生命,重新聚焦你的生命,告诉你你是错误的,让你直面你的生命被虚度以及你在试图将它导向并非其真正方向的事实,这就是爱!(18:22)

 爱始终将你导向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更伟大宗旨,无论你的计划和目标如何,爱不会改变,爱不会去适应你的愿望,这就是爱!

 有时,它是对峙性的、挑战性的,你感到它太无法承受了。有时,它是令人欣慰的、让人放心的,你欢迎它并且很高兴它存在着,它是真的。

 这就是伟大的爱——上帝的爱,和上帝置于你内在、你内在内识里、你内在更深刻思想里的爱。这个更深刻思想在此肩负着一个使命。它在此拥有一个宗旨,因为你来到世界上是肩负着一个使命,为了一个宗旨,要和特定的人一起做特定的事情。你内在的内识正在努力将你带向那里,将你导向正确的方向,这样你就能够和这些特定的个体会面,并找到你的更伟大宗旨得以出现、得以激活的境况和环境。当人们在制定精心的计划,在强化他们在做的事情和他们所相信的东西时,他们内在的内识正在努力把他们带向别的地方。

 因此,永远不要以为人们总是在正确的地方,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情。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一个借口。这是人们的一种说法,让事情还可以,让事情都不错,而实际上,他们的生命是错位的。他们没有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他们在一个并非代表他们来此的更伟大宗旨的层面上运作着,或者他们受到贫穷或政治压制的限制,或者他们被锁定了而无法找到另一条道路。

 但是上帝的爱依然留驻在他们的内在。它永远不会放弃。它不像你的智力那样,处于不断变迁的渴望、不断变化的信仰和困惑里,处于它的激进想法、它的原教旨主义里。你内在唯一真正的基础是内识,因为它是你内在唯一永恒的东西。这个内识不受宗教意识形态或民族主义激情所局限。它无法被用作武器。它无法被用来压迫他人。它无法被用于分裂和征服。内识只能被遵循。它无法被利用。思想必须服务于精神。而不是颠倒过来。

 人们希望上帝为他们做事,就好像上帝是他们的仆人。人们希望上帝保护他们免受危险或灾难。他们希望上帝给他们提供他们为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好像上帝是某种…祂就像是一个仆人。这正是思想希望精神服务于思想。智力希望上帝服务和强化智力。这是完全反向的。这是上下颠倒的。因为事实上,你的身体注定服务于思想,你的思想注定服务于精神或内识。内识在此是为了服务于上帝。这才是你存有的真正层级结构。只有这种安排让你的正直能够被体验和确立,让你能够在你的内在找到统一。

 最终在这里,一切都服务于上帝,因为如果身体服务于思想,思想服务于精神,精神服务于上帝的话,那么,一切都服务于上帝。但是要想实现这一整合,获得这种内在的和谐,这种你自身所有层面的联合,需要一个巨大的准备——一个你无法为自己发明的准备,这一准备并非某种折中的方式,你从这个宗教里拿出些你喜欢的东西,从那个宗教里拿出些你喜欢的东西,并且你根据你的喜好把它们拼补在一起。这只是在利用精神来强化思想。这从头至尾都是不正确的。

 内识将把你带到某个你无法把自己带到的地方。内识将带你超越你的恐惧和你的偏好,因为所有的偏好都基于恐惧之上——害怕没有拥有、害怕犯错、害怕失去、害怕死亡。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达成了很多宗教上和灵性上的成就。如果你能够理解其他世界里生命的进化的话,你会看到人类已经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尽管它有很多错误。你会看到宗教在这个世界里实际上已经走得很远。你会看到其他科技更先进族群已然丧失了他们所有的宗教,他们对灵性的所有理解。他们已经变得更加机械化,更加僵化,将基础建立在想法上,建立在他们的科学上,建立在他们的政治指令和社会构架上。

 别以为这个世界里的宗教是个巨大的错误。它实际上是人类在这个节点上唯一能够提供给大社区的东西。根据你们作为一个整体在宇宙中的位置来看,你们在个体自由和灵性觉知上达成的成就实际上是非常优秀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解,因为人类的未来将在大社区里,并且你们是否会保持一个自由、独立自主族群的地位,将取决于你们和大社区的互动。

 什么是爱?爱是内识的运动。或者换句话说,爱是上帝的旨意通过你表达它自己。在此,爱和灵感相联接,思想被注入了精神,思想臣服于精神,思想受到精神的指引。有时,这自发地发生。有时,这在你极度失望的时刻发生,你在你的内在听到了某种东西,它在你感到绝望时给你提供着希望。

 但是要接近内识,要学习内识进阶,需要一种非常专注的方法。并且这一方法必须由上帝提供,因为只有上帝知道你该如何重新联接你的思维和你内在内识的更深刻思想。

 有很多需要你的智力去做和去思考的东西,并且即使它的伟大技能也还未真正在人们内在得到充分的培养,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你必须接收上帝的恩宠,即上帝的爱。你的生命是迷失的。你不知道你是谁或者你在做什么,并且你终于到达了一个失望的节点,在此你意识到这其实是你的境况,并且一直以来都是你的境况。上帝将内识进阶发送给你。你或许希望上帝会给你一份新工作,一个新关系,一个更好的身体,或者上帝会让你摆脱你的困难。那是人们希望上帝为他们做的事。上帝发给他们能够救赎他们的东西,而非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想要的东西只会延续他们的境况,他们的解离,只会阻止他们获得接近内识的机会。因此上帝和上帝的爱提供着救赎所需要的东西。

 只有当你意识到获得更多你想要的东西将不会带来什么不同时,你才会转向内识。只有当你的个人成就计划被证实是脆弱、不可靠并没有成就感时,你才会转向内识。在此,深度的失望是极其重要的,并为你抱持着一个伟大的机会。但是,极度的失望是每个人都想避免的,因此他们一直试图设计、筹划和聚焦他们的生命,以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的困境只会加深。内识一直以来都在对他们讲话,但他们无法听到。他们对此没有开放。他们想要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被恐惧和偏好所驱使。因此爱对他们来说是未知的。

 爱是为他们提供他们所想的东西。爱是看起来不错的东西。爱是在那个时刻感觉很好的东西。作为结果,人们对于爱的观念变成了他们执迷的一个源泉。并且爱变成了一种执迷。你必须得到这个人。你必须住在这个地方。你必须拥有这个食物。你必须拥有这种快乐。你必须拥有这种药品。

 上帝的爱是你内在内识的运动,因为这一运动推动着你走向你在世界上的救赎和成就。为了找到这一救赎和成就,你必须摆脱你生命中那些将你锁住的关系和义务。救赎并非某种你只是简单地添加到你生命之上的东西,并非只是另一件你要在你生命中进行管理的事情。它不是简单的添加。它是你的生命。每一件内识推动你去做的事情,无论它在督促你避开某些东西,或是督促你走向某些东西,都是旨在走向你的救赎。你的救赎意味着你已经将你的思考思想和内识联接起来。这是救赎。这是你真正前途的开始。你并非被救赎到上帝那里。你从来没有从上帝分离。上帝对你没有愤怒。你让自己处于放逐里。你进入了一个上帝不被认知、上帝被遗忘、上帝只是偶像,信仰和仪式的实相里。那救赎你的是学习内识进阶,联接思想和精神,联接你思考的思想和你内在内识的真正力量——并非你关于精神或灵性或宗教的信仰,而是联接那个实相。

 很多人无法区分他们的信仰和实相。他们认为他们的信仰就是实相。“我相信的就是真实的,”他们说。“我相信的就是真理,”他们说。“我相信的就是上帝的旨意,”他们说。然而他们越是坚定,就越是证明他们还没有联接到内识。他们还没有被救赎。

 智力必须臣服于上帝置于你内在的东西。上帝置于你内在的是上帝对你生命的旨意和计划,它联接着上帝对所有生命的旨意和计划——这个世界里的,这个世界以外的,贯穿你生活其中的宇宙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如此的宏大!当你看到它是多么宏大时,你意识到你的思想将永远无法包含它或定义它。但是你内在的内识是完全统一的。它和其他所有人内在的内识完全协调一致。正因为如此,它是世界上伟大的和平制造者。任何被培养和建立的真正和平都来自于内识。否则,和平协议只是约束战争和冲突的经济或政治安排。并没有真正建立起和平来。和平是人们相互确认和联接的结果,不是简单地从事边境贸易,不是简单地从远方看着彼此,而是学习彼此认知、沟通和关联。

 随着世界人口不断增长,你们拥有一个建立人类团结的伟大机遇,一个建立人类团结的巨大必要性。生活在一个资源不断减少的世界里,这个不断增长的人群将必须为了它自身的生存而团结起来。正是你们所创建的这种匮乏条件,创造了人类团结的更伟大动力。这都是内识所做的工作。

 上帝并不希望人类拥有一个人口过剩的世界,资源不断缩减的世界。但是,内识将继续推动人们走向他们的救赎,无论境况如何!就算你在世界上制造了一个噩梦般的情景,你和其他人内在的内识将推动你们走向救赎。因此上帝不是你所想和所做的作者。上帝是你救赎的作者。上帝是把你和其他每个人带进世界的更伟大宗旨的源泉。任何一个能够恢复他们古老记忆的人都将体验到上帝的力量和权威。任何一个能够学习内识进阶,把内识带进他们觉知里的人都将体验到上帝的爱。

 爱就像你呼吸的空气。你把它当做理所当然。你从未想过它。但是你每时每刻都需要它。爱就像空气。你能体验到它吗?内识就在你的内在。它是安静的。它同时在给你提供辅导。你能感知它吗?你能听到它吗?你愿意张开双手、不带要求、不带信仰地走向它吗,就这么走向它?“我走向上帝。”你走向上帝。“什么是上帝对我的旨意?我必须在这种境况里做什么?我应该和这个人在一起吗?是或否?我应该去这个地方吗?是或否?我应该参与这项活动吗?是或否?”

 一切都很简单。没有交易。没有妥协。“好吧,我会做一点儿…我会奉献一点这个,如果上帝给一点那个的话。我将和上帝做个交易。”没有交易。你要么对指引保持开放,要么就不是。你要么愿意质疑你为自己想要的东西,要么不愿意。这并不意味着你让自己臣服于上帝。那…那或许在很后期才发生。这里只是一点点的开放,一点点的意愿,一个开始。你必须作为一个初学者开始。在你与上帝的关系中,你无法简单地跳跃到一个成熟的状态。你必须学习进阶。而上帝提供了进阶。

 爱是你内在内识的运动。内识是上帝置于你内在的更伟大智能,以引导、保护并带领你去发现你在这个时代在这个世界里的更伟大宗旨。其他任何自称为爱的东西都仅仅是招摇。它里面没有奉献。它里面没有智慧。它没有实质。生命不会支持它。正因为如此,人们陷入爱情,开始一段关系,然后在关系里发现是否他们甚至能够呆在这个关系里,这往往是不能。因此爱在哪里呢?在这里,爱是什么?只是最初的迷恋吗?是对你认为将会拯救你或让你成为你希望的样子的某种东西的依附吗?

 人们变老。他们失去他们的美丽。他们失去他们的魅力。生命让你直面困难和要求。你必须生产。你必须工作。你必须应对逆境。那一开始时如此迷醉而美妙的爱情发生了什么呢?这样,人们认为曾经是爱的东西,变成了一种生存的安排或便利。

 存在着一种更伟大的爱。存在着那伟大的爱,那上帝置于你内在,每个人内在,等待着被发现,等待着被表达和被体验的爱。这个爱不会只有一个外表。它与某种行为或礼仪无关。它不是一种社会习俗。这个爱将拉你远离危险。这个爱将挑战你的思想和你的态度。这个爱将向你示现你的生命无处可去。这个爱将推动你走向一条道路,当你想走另外一条时。这个爱将制止你。这个爱将重新导向你。这是一个伟大的爱。这是真正的东西!就算你在生命里独自一人,如果你能感知内识的运动的话,你将感知上帝的爱。你不会理解它。你不肯定它带你去向何方。你不肯定它意味着什么。但是如果你能遵循它,你就能够体验它。并且它会一步步地,越来越推动你的生命到达一个不同的位置,并为你打开一个更伟大的机遇。

 在此,你必须练习耐心和忍耐。你必须暂缓评判,推迟你对结论的需要,因为你需要从上帝接收。在你能够奉献上帝赋予你去奉献的东西以前,你必须从上帝接收。你必须让上帝救赎你的生命。

 有些人认为救赎只是采纳一种信仰系统:“我被救赎了,因为我现在相信了!”但这不是救赎。信仰是脆弱的、不可靠的。它必须不断地被强化。它不具备内识的力量。它是人类的发明!你必须对你内在的内识拥有信念,但即便在此,你也意识到内识比你的理解更加伟大。内识带你去向的地方超越了你当下的觉知。

 如果你能够遵循,你就能够发现。如果你能够发现,你就能够成就。如果你能够成就,你就能够表达。

 这就是伟大的爱。对于这一伟大的爱的需要是巨大的。看看你周围的世界。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困难。这么多的危险,还有更巨大的危险在威胁着即将来临。那伟大的爱在哪里呢?在你的生命里,充满着你的忙碌和活动、你的执迷和关注、你的不满、你的固着,那伟大的爱在哪里呢?那激发你、推动你、联接你的伟大的爱?这是你必须接收的东西,它是上帝的爱,是内识的运动。这是上帝救赎你的方式。你一直在试图救赎你自己,但这是上帝救赎你的方式。

 你拿你在生命里正在做的每件事问自己:“从根本上说,这是我真正需要做的事情吗?”每一个关系:“这个关系在帮助我吗?它现在对我是重要的吗?”一切事情!这样你将对它产生来自你内心深处的内识的一种更深刻感知。或许这会是一种感觉。或许这会是一个影像。或许答案会在一周之后到来。你必须不断询问,不断聆听。你在要求那伟大的爱来救赎你,来重新联合你,来将你置于一个你的更伟大礼物能够被认知并被奉献给世界的位置上。这要求你身处特定的境况,和特定的人联合,在特定的环境里。如果你没有在正确的环境里和正确的人在一起,那么,这一发现就不会发生。在这方面,你的身体身处何方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方面,你和谁在一起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你的认知将会发生在某个特定城市针对特定的人,而你没有身在那个城市,那么,这一发现如何能够发生呢?即使你身在正确的地方,你要如何找到正确的人呢?你无法明白这点。这对智力来说太巨大了。唯有内识能够带你去向那里。内识能够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将两个身处世界两端的人带到一起。这就是那伟大的爱的力量。这个伟大的爱正是世界现在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