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問題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2年4月4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八章

解決問題並學習與內識進行參與,是學習大社區內識之路以及認知它在你生命中的完全應用的一個主要組成部分。內識及其應用是如此完滿,以至於當你前行時,你意識到內識與你無時不在。它只是非常安靜,而你非常喧嘩。在它的安靜裏去體驗這個與你堅守的靈性臨在,這會開始給你帶來信心,即既然對於內識來說一切都是安靜的,那麽當你關照你生命中的平凡活動以及應對你正常的職責範圍時,你也應該是安靜的。

大大小小的問題在呈現著,在此內識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對於接收者來說這很困惑,因為內識的運作與人格思想非常不同。它長時間地安靜著。它必須被它自身之外的東西激活,才會完全地揭示它自己。這如此有別於你的思考方式——總在琢磨、比較、好奇、創建小場景、回憶以前的場景、避開某些棘手問題,並對占用你時間和精力的事情做出消極反應。工作、工作、工作。忙、忙、忙。就像一場永遠開不完的會。

你的人格思想總是讓發動機運轉著。只有在它運轉時你去到別的地方,你才開始意識到你內在還有著別的東西。那裏有一個完全不同的思想。這是一個重要發現,它來得很慢,因為從活在你的人格思想裏到活在內識的思想裏,是一個如此完全的轉變,以至於這需要對待生命的一種完全不同的感知和方式,一種不同的身份認同感,並需要為你在世界上的關系和活動建立一個不同的基礎。

那麽,你如何解決問題呢?首先,讓我們討論一下你努力去解決的問題的類型。現在,存在著大問題、中等問題和小問題。偶爾,內識會幫助你解決小問題,但通常不會,因此你必須自己解決它們。這往往比人們意識到的要容易,但是因為他們常常不接受問題的存在,或者他們對它的出現存在某種抱怨,所以對他們來說,一個小問題會看似非常大。因此,人們不去簡單地處理問題,或去辨識如何使境況得到改進,而是常常因為巨大的失望而困惑,並與不斷充電、超時工作的人格思想進行著大量的對話。這是針對小問題的大反應。

這是在面對問題時的問題:小問題,大反應;大問題,小反應。這才是問題。這是“大”問題。如果你丟了汽車鑰匙,或者如果你的輪胎癟了,或者你犯了什麽錯,或者你忽視了什麽,或者你忘記了什麽,或者你的某個機器壞了,或者別人的機器壞了——所有這些都是小問題,但是它們常常引發大反應。它們引發大反應的這一事實,正是更大問題的組成部分。因此,我們先別忙著解決或左或右、或大或小的問題,讓我們先闡明內識在應對的問題,以及你在應對的不同問題。

努力賺更多的錢,無論是出於必需還是喜好,這都是一個小問題。詢問“我如何賺更多的錢?”或許花費了你98%的精力,但它仍然是個小問題。就算解決這個問題需要時間和努力,它仍然是個小問題。

小問題構成了人們在努力著手或去解決或去避免的大部分問題。實際上,在面對問題時,無論大小,你只會有三種可能的反應。你可以逃避它,並且有許多途徑可以做到,因為人類在逃避方面非常聰明。你可以抱怨它,這意味著你無法逃避它,但你也還沒承諾去解決它,因此你抱怨它。或者,你可以解決它。在前兩者中,存在著面對小問題時的大反應。大量的努力被用在逃避和抱怨問題中了。

現在,如果一個小問題被忽視了,它變成了一個更大問題,或者我們說它變成一個中等問題。這樣,逃避它或不去解決它所帶來的後果變得更麻煩,更困難,或許還更昂貴。一個小問題通常只會變成一個中等問題。大問題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一個問題被忽視了太久,它會變成一個更大問題,但就其本身來說,它不是個大問題。更大的問題是沒有被解決的小問題,或是花費了太多精力。這是個更大問題。如果一個小問題久而久之變成了一個更大問題,它本身並不是個大問題。它是一個問題,但是更大的問題在於它在一開始沒被認識到。

“大”問題是人們沒有對內識做出回應。內識在搖著旗子,在給出提示,在做一切事來警告那個人,但是那個人沒有覺知,或是在逃避著什麽。這是大問題。人們回應生命的方式——不去參與生命,不去和生命建立關系,奮力實現他們自己的野心,努力活出他們自己的想法和理想——這是個大問題,並且它也帶來了大部分的小問題。

因此,讓我從總體上再更多地談談關於問題,然後我們將探究解決小問題、中等問題,接著是大問題。首先,別試圖沒有問題。這是不明智的。因為你在與物質世界打交道,有許多實際的問題要解決。因為你有一個與生命解離的人格思想,它有著許多問題。因為你沒有和內識完全參與,你有著問題。因此,我們有著很多問題。試圖沒有問題,或者試圖尋找樂趣而不去解決問題,制造了更大的問題,或者,我應該說,強調了那個大問題。內識每時每刻都在解決問題,但它只解決中等問題和大問題。為什麽?因為其它問題註定要由你的人格思想來解決。

很多人說:“我能解決這個問題。我會使用常識。”例如,如果你不刷牙,它們會爛掉,這變成個大麻煩。這是常識。常識就像幼兒園的內識。它就像非常初級水平的內識。也就是某些事情是顯而易見的,它不斷撞到你。如果你不付賬單,你將失去東西。如果你對人們撒謊,麻煩會緊隨你而至。這都是常識,或幼兒園的內識。換句話說,大多數人知道這些事情,但他們選擇不去關註,因為在那個時刻不太方便,或者可能會花些錢,或者他們必須面對由此帶來的某種不適,或者不過是在日常生活中需要更多的努力。

因此,你將會有問題,它們將存在於所有三個層次,因為它們已然存在於所有三個層次了。小問題是問題,因為你生活在一個物質宇宙裏。中等問題是未得到關註的小問題。大問題是你與內識解離,以及由此帶來的你與其他生命體的解離。這是每個人的狀況,因此顯然學習解決問題是很重要的。

大多數小問題能夠用你的人格思想來解決。這並不意味著它們都是簡單的。這只是意味著它們能夠被解決。換句話說,如果你開始發動你的汽車,結果發動機沒有啟動,這不是一個大問題。它可能是個大麻煩,但它不是個大問題。它很少有生命危險。所以你需要去冥想來知道要做什麽嗎?或許需要。但將會幫助你的是常識。有時,如果你丟了你的鑰匙,通過冥想你會知道它們在哪裏,但其它時候你可能必須去找遍整個屋子。它是個小問題。通過一而再、再而三地解決這些小問題,你在物質世界裏變得更高效,更能幹,更有能力。

大多數教育在於學習如何解決問題。那麽,人們為什麽要為了舒服而努力擺脫他們的問題呢?這就像在說:你不想接受教育。現在,如果小問題可以在不帶太多逃避、否認和抱怨下得到處理,那麽它們就不會占用你很多的生命,並且它們使你變得更覺知、更認真、在實際事務中更有能力。這給你自由去承擔生命的大問題。

大問題提出的是這些問題:你是誰?你為何在此?你在此要實現什麽?你如何與你的更深刻思想重新進行參與?這需要通過不同的方式來問同樣的問題。這需要從很多不同的角度來審視大問題。實際上,這個問題如此巨大,以至於人們以不同的方式觀察它,並有著非常不同的詮釋。這就像在看一個龐然大物,但你不能窺其整體。你只能看到一部分。因此,一些人在這邊看著這一部分,一些人在那邊看著那一部分。如果他們碰巧溝通了,他們對於他們體驗到的東西會有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這種情況下,你可以說:大問題是努力實現靈性覺知,或者大問題是努力實現對自己的真正坦誠,或者大問題是關系中的辨識力。這都是同一個問題,但你從不同的觀測點在體驗和觀察它。這是大問題。即使你解決了所有的小問題並使自己在生活中非常舒適,可是如果沒有參與大問題的話,你將無法感到任何釋懷,並且小問題將依然占據著你。

在世界上的一種理想和純粹的生活狀態裏,是不存在中等問題的。只有小問題和大問題,並且大多數小問題可以用常識解決。如果它們被忽視或逃避,或者如果你沒有覺知它們,它們就會變成中等問題,然後內識將會幫助你。例如,如果你因為病痛覺得需要去看醫生,而你並沒有得到這個訊息,你告訴自己,“哦,我支付不起。我會用其它辦法解決。”或者類似這樣的一些事情,最終它變成了一個中等問題,內識將開始催促你去做些什麽。你會開始感到你必須做些什麽。你會感受到內識的內在催促。為什麽內識不更關註那些日常問題,哪怕是嚴重問題呢?為什麽?因為內識致力於解決大問題。大問題非常巨大,影響著你生命的每個面向。如果你在那裏向著解決方案行進的話,你就會進入一個新生命。在此,小問題還會繼續,但它們保持著渺小。

是什麽取代了問題呢?是自由。如果你的小問題保持在巨大和爭議的狀態,並吸取了你所有能量的話,你就無法達成自由。什麽是自由?自由是回應並遵循你內在的真理。你的自由在於你能夠這樣去做。這解決了大問題,並使你能夠體驗你在世界上的價值和宗旨。當這發生的時候,自愛是自然而然的。當自愛發生的時候,你的關系進入了正確的秩序。這是自由。人們認為自由是能夠在最小障礙或阻撓下做他們想做的任何事情。這不是自由。減少阻礙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但這不是自由。想想某個生活在一個政治自由度很低的國家裏的人,和一個生活在有著高度政治自由的國家裏的人。後者有著更多的優勢和機會,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比另一個人更有效地解決著生命的大問題。這僅僅意味著他們的小問題不同而已。

記住,內識著眼於解決大問題,並通過讓你能夠在小問題發生的水平上解決它們來讓小問題保持渺小。因為每個人都有大問題,它導致了很多否則並不存在的小問題。例如,思考一下把問題解決在它們發生的水平上這一理念。這很合理,但是很少人能做到。讓我給你講個例子。如果你丟了鑰匙並發瘋地滿屋子找,你在想,“這件事對我來說肯定具有某種靈性意義,”或者“這一定代表了我心理的某個面向。”並且你開始進行各種揣測,然後你的小問題開始代表比它大得多的事情,你完全陷入關於它的重要性裏。與此同時,你的鑰匙還沒有找到。它們正呆在某個地方等你去找,但你的思想卻轉而在做其它的事情。

當人們以一種有意識的、積極的方式涉入他們自己的個人發展時,他們經常極端誇大事情。每一件發生的事對他們來說都很重要。他們覺得每件事都必然很重要。他們的所有問題都代表著生命中的更偉大真相或更巨大無能。丟鑰匙是很正常的事。不管你是誰這都會發生。即使內識的男女也會丟鑰匙。內識的男女也會生病和死亡。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對內識的體驗以及他們把精力投向何方。世界上大部分在涉入及掌控人們的事情,都是那些變大了的小問題。它們要麽被忽視了,要麽被賦予了太大的重要性。

內識致力於大事情,但它會跟蹤其它一切事。因此,當你丟了鑰匙,你走向內識說:“我的鑰匙在哪兒?我要冥想。”有時這會呈現給你到某個特定地方去找,於是你說:“啊!太棒了!內識這麽好。”而其它時候你努力專註,可那兒什麽也沒有,結果你還是必須滿屋尋找。然後你想,“嗯,也許內識沒有功效。”內識在參與著比這類事要大得多的事。

人們一開始學習大社區內識之路時,往往不停糾纏於問題中:他們針對這個應該做什麽,他們針對那個應該做什麽,他們怎樣賺更多錢,他們怎麽找到真愛,他們如何去除疼痛和痛苦等等,等等。當沒有內在回應時,他們就說,“要麽是我太笨了所以無法獲得內識,要麽或許內識根本不存在。”內識在參與比這些問題大得多的事。它就像一個致力於一項重要發現的科學家。

你必須解決你90%的問題。保持智謀。尋求幫助。學習事物。這是你做為一個人所需要的教育。這是你做為一個人實現成熟的方式:通過接受這些問題,通過學習變得足智多謀,以及通過解決問題。但是你不想要中等問題,因為它們會剝奪你生命裏的時間、精力和註意力。

現在我們談談大問題。大問題是如此巨大,以至於你無法將它全部歸於一個單一的定義。如果你已經學會有效地解決小問題,或者當它們呈現時能夠跟蹤它們,那麽或許你將穿過另一個關口,進入你生命的一個更偉大維度。這裏有一個更偉大問題,這裏有著回報,除非你在生命中尋求著這個更偉大解決方案,否則你是得不到這些回報的。這裏不僅有解決方案,這裏還有成就,以及伴隨成就而來的你來到世界要服務的所有一切事物。內識在這裏。意義在這裏——關於你做事方式和你是誰的根本意義。在此,關註點並不著重在小問題上,而是在它們所存在的整體環境上。改變了這個環境,那麽所有一切將隨之改變。問題不會消失。它們只是最小化了並變得更有趣。極少人能進入這種解決問題的層次。這代表著進步。

在大社區裏,大部分的競爭是關於智能的。智能既是在一個個體的生活背景裏發展起來的,也是他或她的特定族群在幾個世代裏通過解決問題而發展起來的——那些小問題,某些情況下是大問題本身。內識在那裏。內識在著手於大問題。內識在指引你解決中等問題。對於小問題,內識對你說:“解決它。解決它。解決它。”在此你能看到,為什麽人們無法理解內識——它的存在,它的實相或它的智慧。他們有那些變大了的小問題。他們請求內識去解決它們,內識說:“解決它。解決它。”他們說:“我解決不了。它太大了!它太難了!”內識說:“解決它。”在此內識得不到理解,因為人們認為小問題是如此巨大。

當你解決問題並且你清除了大部分問題時,你剩下什麽呢?你有了空性。這是走進你生命神秘的邀約,但很多人意識不到這點。當沒有問題需要解決時,他們變得沮喪,焦慮湧上心頭,然後是空性。

在大問題的領域裏,你與內識一起工作,你遵循內識,內識教你如何處理所涉及的一切實際困境。它教你如何處理你在自身思想和感情生活上需要做出的調整。當你與內識一起工作時,你接收著內識的偉大、內識的安靜、內識的神秘、內識的辨別和內識的和平。

確實,當一個人變得越智慧,他們擁有的小問題就越少,他們就越珍視空性,這樣他們就能以一種博大的方式與內識進行參與。剛開始時,一個人被小問題和中等問題困擾著,因此遵循內識之路中所發生的第一件事,往往是學習如何解決這些事情以便你自由地走向更偉大的事物。有趣的是,你必須自己去做。你可以得到幫助,但是你必須自己做。正是當你跨過那個關口、進入你生命的神秘、承擔更大問題而不忽略小問題時,你才進入了大問題的領域。正是這時,內識成為非常真實的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你能堅持,你將感受它的偉大,你將開始理解它的意圖。在此之前,內識不過是個奇怪的、有趣的想法,但在解決那些往往被當作大問題的小問題方面幾乎毫無用處。

換種說法,當你學習有效地解決小問題,這樣你在任何時候都只有很少問題,並且你能盡可能迅捷地處理小問題時,那麽你就畢業了,升入生命中一種解決不同問題的狀態,同時也升入一種不同類型的生命。在此,你能夠開始看到內識初級學生的問題。這幾乎包括了世界上的所有人,因為內識的高階學生通常甚至不在這個物質層面裏。因此,高興地做個初學者吧。你可以看見內識初級學生的問題。他們認為他們的小問題是巨大的;他們認為他們的大問題是渺小的或者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它。他們尋求神聖幹預或神聖輔導來服務他們的利益。他們尋求智慧,但他們的整個方式是錯的。他們的整個評估是不正確的。因此,會發生什麽呢?誤解、困惑、焦慮和怨恨。他們不理解。內識本該來幫助他們並示現它自己的!甚至往往常識都超出了人們的所及。他們甚至無法運用常識,那麽何必去尋求更偉大的東西呢?

在此有很多問題。例如,當人們開始探求他們擁有一個靈性生命的可能性時,他們常常以為,如果他們在做正確的事,那麽一切都會很好地解決。大門為你敞開。沒什麽是非常困難的。如果有困難了,嗯,那麽一定是你的方法出了什麽錯,或諸如此類。這是完全錯誤的!當你在做正確事情時,有時事情會很容易、很棒。而有的時候,當你在做正確事情時,事情會非常艱難,存在很多障礙,你必須非常努力去克服它們。有時當你在做錯誤事情時,一切事看上去都解決了,都很容易,直到有天你認識到這是多麽錯誤。有時當你在做錯誤事情時,它很困難而且有很多障礙需要克服,此處不同的是,你無法克服它們。因此,不要被事物的表面所愚弄。單單因為某件事是艱難和麻煩的,並不一定意味著它對你來說是不正確的參與。對你而言生命的真正道路有時會非常容易,而其他時候則會很難。錯誤的道路有時看上去容易,但它將總是艱難的。

因此,構建智慧的方式,是學習在小問題發生的水平上解決它們,並避免它們演變成中等問題或長期問題。讓它們保持渺小,但不忽視它們,然後開始參與你生命中的真正問題,即遵循一條通向實現和貢獻之路。兩者都是必要的,缺一不可。如果你開始走向一個靈性生命,而你忘記了支付賬單,或留意你的鑰匙,或保持你的身體健康,那麽你會遇到很多困難,並且你不會走很遠。因此,你必須兩樣都做。當你學著不去逃避小問題,而是一察覺就處理時,你的小問題會減少。這樣,你就能自由地省下你部分的時間、註意力和專註給大問題。

當你應對大問題時,你會發現你無法定義它,並且你的定義將不得不改變。這將引領你去堅守存在於你內在和世界內在的一個更偉大力量。你被召喚著與這個更偉大力量合作,而非只是成為它的一個接收者。大問題可不是你只要去解決就能結束的。它是你與之共同生活的東西,當你學習以一種有意識和有效的方式與這個問題一同生活時,你也在學習活在解決方案裏。你無法逃離大問題。你要麽生活在它的未解決狀態裏,要麽生活在解決方案裏,但你總是和它在一起。它總是為你守候在那裏。

當你在這條路上前行時,你以前的很多結論、假設和信仰會遠離,取代它們的是開放。真正的開放,而不是偽裝的開放。真正的開放。這意味著你可以空性地、開放地面對一種境況,仔細觀察它,並對你所知道的負責。如果這是你的方式,那麽問題就能被避免。你會希望盡量減少你對生命的抱怨,因為抱怨使你無法解決你能力範圍之內能解決的問題。你能獨自解決的問題是小問題。你不能獨自解決的問題是大問題。對於小問題,你偶爾需要內識的幫助。對於大問題,你將完全需要內識。你不僅需要內識,你還必須加入內識。你必須與內識聯合。你必須讓內識掌握你、教導你、準備你。正是在此,你的思想生命和靈性生命實現了連接、締結和聯合。這完全改變了做為一個個人的你,這樣你就能開始活在大問題並活在它的解決方案裏。

對於一個不經意的觀察者來說,你看起來沒有任何不同。你仍需要尋找你的鑰匙;你仍需要修理你的汽車;你仍需要關照你身體的病痛,並且你仍需要賺足夠的錢過活。然而,相似性到此為止,因為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帶著不同的思想生活在一個不同的宇宙和一個不同的生命裏的人——那是如此不同,沒有任何可比性。

這對你來說是可能的。今天就開始接受你生命中所有小問題的存在,接受它們被賦予你,讓你在他人的幫助下去解決它們和減小它們,這樣你就能承擔起正在召喚著你、等待著你的大問題,它的解決方案在等待著你,帶著超越人類估量的回報。在此,你學習支持你自己。你學習了解你的本質,即你做事、思考和行為的方式。你學習了解他人的本質,以及他們與你自身本質的相似性和不同性。你認識到你的內在力量。你的優先次序開始發生改變,你在尋求更偉大的事物。為了觸及這些更偉大事物,你將尋求一個更偉大力量,因為更偉大事物只有通過一個更偉大力量才能獲得或接收。承擔起你生命的大問題,別忽視小問題,那麽你將打開等待著你的大門,因為它們已然敞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