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2年4月17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二十二章

金錢是大多數人思想裡的一個主題。當你在生命裡考慮嘗試某種更重要和更宏大的事物時,這一主題將自然升起。因此,金錢怎麼樣呢?

首先,正如和其他一切事物一樣,你必須獲得和這一資源的一種新關係,並學習把它看做一個資源。為了和你自己、和生命擁有一種新關係,你必須重新評估你和構成你在世界上的實際存在的很多重要特定元素之間的關係——你和愛的關係,你和朋友的關係,你和你的思想及你的身體的關係,還有你和金錢的關係。

金錢是你生命的一個事實;你無法逃避它。你必須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應對它,即使你採取一種非常禁慾的存在方式。它是你生命裡的一個實際必需品。它呈現著它自己的問題,其中很多你能避免,而有些是無法避免的。金錢是一個資源,人們為之賦與了巨大的意義和重要性。

於是,金錢不是問題。問題是金錢的使用。在此,你必須檢視你的動機、你的本質和你的準備。你對金錢的動機,將決定你如何看待它,你給它歸結怎樣的品質,你如何安排它在你生命裡的優先次序,以及你試圖用它做什麼。你的本質將決定你的性情,並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你看待金錢的方式,以及你覺得它在你的生命裡將扮演和應該扮演什麼角色。你的準備非常重要,因為這將決定你在處理這一資源上的成熟度,和你試圖如何以及為何目的來使用它。

因此,這裡有你的動機、你的本質和你的準備。你的準備越充分,你在內識之路上越進步,你將越把金錢用作一個資源,而不試圖利用它來構建你的生存或福祉,你的社會地位或你尋求獲得的超越他人的任何優勢。

在此,我們再次回到動機上。要看待金錢,你必須看著你自己,並提問一些非常重要的問題。事實上,最終你將必須提問最重要的問題,即:「我為何在此?我服務於什麼?我必須奉獻什麼?」以及「我想交流什麼?」除非你觸及了關於你生命的這些根本性問題,否則你將為了各種混合原因來使用金錢,這使得你對它的感知和理解非常困惑,有時甚至自相矛盾。你將為了生存使用它;你將為了快樂使用它;你將為了打動他人使用它;你將為了獲取事物使用它;你將為了擺脫事物使用它。金錢是服務於你的動機的一個資源。它示範你所珍視的東西。

一些人大大宣揚金錢的意義和價值。另一些人完全否定它,認為它是一種邪惡的物質,是某種腐敗或把人引入歧途的東西,把人糾纏在危險和不幸的境況裡。金錢被某些人賦與神奇的力量,而被另一些人賦與惡魔般的力量。一些人認為它是一種神聖的物質;另一些人認為它只會腐敗一個人的福祉和正直。

然而,金錢不是問題,因為金錢只不過是一種傳輸工具,讓一個人能夠開展他所珍視的事情和他打算在生命裡去做的事情。在此,正是個體的本質和他們自身的成熟度,將決定他們的動機和他們珍視什麼。金錢將被用來服務於這個。因此,明智的做法是把金錢看做一種中性的物質,至少在你的關注範疇裡。在此你必須理解你為它賦與什麼價值。你無法簡單地宣稱:「金錢是中性的。」你必須理解你當前如何看待它並著手改變這種觀點,通過收回你之前賦與它的重要性,並通過認知金錢是一種能被用於很多目的的重要資源。

現在,在此需要記住的一個重要事情,是其他人將繼續賦與金錢一種過度的重要性,並為它歸結巨大的力量,或神聖或邪惡。因此,即使你把金錢看做一種中性物質,你也必須認識到世界上的其他人並非如此,你將必須帶著高度謹慎和考慮來應對它。金錢在世界上代表著力量。這一力量捕獲了很多生命,並將繼續如此。因此,即使你覺得你和金錢的關係終於到達了一個真正理解的基礎,你依然將必須在世界上非常小心地應對它。

金錢是一個重要資源,因為它能推動很多有價值事物的實現。因此,認為它沒有意義或沒有價值是不明智的。還是如此,重要的是它被放在誰的手裡,它服務於什麼宗旨,以及它示範什麼價值。你將需要它來實現任何事。你將需要它來供養自己,因為金錢是提供生活在世界上所需要的東西的一種傳輸工具。它注定要被奉獻和被接收。

因此,當我們談論金錢時,我們在講述一個非常困惑和糾纏的主題,這裡充斥著被歸結於它的大量重要性——巨大的恐懼、誤解、渴望和野心。其中一些關聯是被認知和被承認的,而其他一些則是隱秘的,在不被個體認知的情況下施加著它們的影響力。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主題。從很多方面,金錢代表思想的困惑,這是世界上大量苦難和不幸的誘因和自然副產物。這是人們不帶內識生活的結果。

當我們講述你和金錢的關係時,我們在講述你的生命狀況。我們在講述你的動機,它代表你珍視什麼和你在努力做什麼。這都基於你認為你是誰,以及你認為你必須在生命裡做什麼來確保你自己的福祉。因此,當我們講述金錢時,我們在以最深刻的方式講述你。

重新評估你和金錢的關係,是一個內省和自我分析的過程。如果這能不帶譴責並盡可能客觀地得到開展的話,那麼偉大洞見就能被得出,一種重要理解就能被確立,它使你能夠以遠更智慧的方式對待你自己,對待生命裡的必要資源,例如金錢,以及對待他人觸及你的方式。

現在我將給出一些關於如何有效運用金錢的概要想法。這裡的起點是重建你和金錢的關係。為此,你需要知道你當前和它所處的位置。你對此的理解必須基於一個非常坦誠的評估。換句話說,你必須認知你究竟和它處於何種位置——不是你想和它處於何種位置,或你認為你應該和它處於何種位置,而是你究竟和它處於何種位置。如果圍繞金錢存在著恐懼和焦慮,這必須被承認。如果你對金錢貪婪或自私,這必須被承認。如果你回避金錢,不想應對它,認為它太強大或太困惑,這必須被承認。在此,你必須擁有一個現實的起點。否則,你無法前行。除非你知道你當前的位置並用它作為一個起點,否則你無法重新評估任何事物。

現在,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太多或太少錢都不是好事。記住,金錢是一個資源。如果你的錢太少,那麼你總是處於對它的需求裡,它在你的生命裡佔據了太大的重要性。如果你的錢太多,那麼你花費你的生命來保護它、管理它並避免他人觸及它。事實上,在這種狀況裡,其他人應對金錢的方式是一種不斷干擾並會危及你的生命,使金錢變成遠比它應有的更為沈重的一個負擔。正因為如此,富人通常被他們和金錢的關係所支配。不過,窮人同樣被他們和金錢的關係所支配。

在此,重要的是尋求發展一種有意義的平衡。多少才足夠呢?多大程度上擁有金錢,才能讓它成為一個有用的資源,而不變成一個支配性的影響呢?在此,你必須確定你知道什麼,而非你想要什麼。如果你能遵循你所知道的,這將給你真正的洞見,並將平衡你和金錢的關係。在此,你想要的總是超過你需要的。人們想要的大多數東西,是基於他們當下對損失的恐懼,他們過去對損失的體驗和他們對未來損失的焦慮。他們想為自己建立緩衝,來對抗生命的嚴苛現實,這以他們的內識、他們對自我的感知和他們的坦誠為代價。

因此,需要問自己的第一個基本問題是:「此刻我在和金錢的關係上處於什麼位置?」為了回答這個問題,你需要回顧你過去的體驗,並盡可能客觀地看待你自己。在此,你需要問自己:「我給金錢賦與什麼意義?金錢為我服務於什麼目的?我如何能夠有效地使用金錢來支持我自己並為世界做貢獻?」這都是「此刻我在和金錢的關係上處於什麼位置?」這個問題的組成部分。

需要問自己的第二個重要問題是:「我真正需要多少錢?」為了能有效回應這個問題,你必須在自己內在擁有對認知的一種更深刻感覺和體驗。否則,你的慾望將決定答案,你將必然再次試圖基於你的渴望來成就你的目標和期望,這會再次將你置於和金錢的錯誤關係裡。

多少足夠?如果你認真對待這個問題,那麼你必然走向第三個重要問題,即:「我在努力實現什麼?」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事實上,它是根本性問題之一。「我在努力實現什麼?」針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將決定你需要多少錢,以及你將必須和金錢擁有怎樣的關係。一些人需要很少錢來開展他們在世界上的真正貢獻,只要足夠維持他們的生計——食物、居所、衣服、一點兒娛樂以及一點兒為未來的儲備。他們不需要很多。另一些人將需要更多。或許他們將要供養一家人。或許他們將要開設某種業務公司。或許他們將要在世界上成為某種重要事物的倡導者。在此,他們對金錢的需求更大,因為他們必須供給其他人。他們必須供給他們的業務建立。或者他們必須供給他們在世界上的倡導活動。

需求的範疇可以多種多樣。如果你在努力為生命中一項重要活動籌集資金,來支持一個使命或一個倡導,那麼你需要的資金可能遠多於個人所需,然而你不想為金錢所累。因此,對金錢的個人需求差別很大,即使對那些正在學習過一個真正和真實生命的人們來說也如此。

當你問,「我在努力實現什麼?」你必須始終意識到,針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將發展和變化。但是你的答案必須足夠堅實,這樣你才能立足其上,並用它作為一個參照。它必須是一個基礎,即使當它在你的生命進程中進化和改變時。它不能只是一種揣測形式、一系列滿懷希望的空想或是一些宏大的個人目標。它必須是某種非常堅實的東西。

同樣,你必須評估你現在所在的位置。如果你決定要做某件遠超出你的所及和當下準備的事,那麼你關於「你在努力實現什麼」的評估對你來說將沒有用處。因此,針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反映你現在的位置和你現在在做什麼。或許你在努力達成某種你所理解的更偉大事物,更多情況下是某種你並不理解的事物。可是你依然處在你現在的位置,你現在在生命裡有一系列問題要解決。你知道你必須去做的事,其中一些你正在做,另一些你在忽視或否認,這些是你現在必須去做的。所以,這並非唯有未來能夠回答的一個終極問題。它是針對現在的一個實際性問題。

確定你必須實現什麼,將幫助你確定你的動機是什麼。如果你基於這一理解來重建你的動機,那麼你將能重新鑄造你和金錢的關係。人們總是擁有動機,可是他們很少負責這些動機的建立。他們只是從他們周遭的環境裡接受它們。他們從與他人分享的文化價值觀裡吸取它們。他們附和著其他所有人所思考和想要的,以及其他所有人在努力成為、去做和去擁有的,等等。在此,你有機會基於你所知道的以及對你來說是真實的東西,來重建你對自己的定義。

金錢是服務於一個宗旨的一種資源。它在服務的宗旨是什麼?哦,你可能會說金錢是生活在世界上必不可少的。你必須有飯吃、有地方住並有衣服穿。是的,可這無法解釋人們對於掙得、保護和使用金錢的大量投入和參與。你可以過一個非常簡單的生命,有足夠的食物,有寬敞的居所,有好衣服,還有一點結餘。世界上很多人,和你的生活資源相比,只是靠一點零頭生活著。他們很多人並未因此而受難。可是當你想超越你自己時,於是這開始強調不斷擁有更多和獲取更多,於是你感到你必須保護你已經擁有的,並且你必須維護它。這需要越來越多的金錢。因此,擁有更多成為一個不斷增長的強調重心,金錢對你來說成為一個更巨大、更黑暗的負擔和陰影。

即使富人有時也感到他們很難在財務上跟上需求。他們的花費如此巨大,以至他們必須更努力地工作,花更多時間來保護他們的金錢,花更多時間來投資它、保障它並防止它的損失或浪費。可是從一個純粹生活和生存的層面上,你需要很少的錢。當你思考它時,這顯而易見,但隨後你會說:「我不喜歡過一種如此簡單的生命。」很多人將那樣說。可是我說,為什麼不呢?你在努力實現什麼?你只想更舒適,擁有更多個人消遣,擁有更多玩樂,不斷換更大或更好的房子和更多衣服嗎?更多、更多、更多。在此,金錢成為你的一個巨大負擔,你無法客觀地使用它。它在餵哺一系列的渴望、野心和自我強加的要求,這些可能和你為何身處世界或你真正在努力實現什麼毫無關係。

一些人在他們和金錢的關係上忽冷忽熱。他們對它產生激情,他們想擁有它,他們要去掙得它,他們要去保障它,他們要去賺很多錢,這些錢將服務於他們,他們把它完全盤算好。然後,他們久而久之開始意識到,這種投入在越來越多地消耗他們的關注、他們的精力、他們的專注、他們的福祉和他們的時間。它在腐蝕他們的關係。它在支配他們的專注和優先次序。於是,他們遠離金錢,說:「我要去做非常不同的事。」因此,他們試圖在沒有錢的情況下生活,或者他們否認它。可是,這正是一個人試圖調整他或她和已然成為一種癮品的東西的關係的做法。看看癮君子的行為。他們對他們成癮的東西忽冷忽熱。他們以各種各樣的理由和辯護來把自己奉獻給它,然後他們否認它,聲稱他們將解脫自己。之後,他們又說:「哦,我做不到。何苦呢?」他們再次屈服。

金錢是一個工具。除了滿足基本生存需要之外,它是一個工具。它服務於什麼宗旨呢?你在努力用它實現什麼?在此你不僅必須檢視自己的目標、優先次序和價值觀,你還必須檢視世界在要求什麼。如果你在認真地尋求領悟生命中的一個更偉大宗旨,那麼不要只看向你自己。看向自己並看向世界。世界說:「我需要這個,我需要這個,我需要這個。」你能滿足哪個需求呢?確實,需要對世界真正需求和苦難的認知,來引領人們走出對他們想要和不想要之物的陶醉——他們的自我專注。

有時需要一種非常猛然的覺醒。要麼是某種非常強有力的事發生在你身上,將你搖晃出你生活其中的這個夢境,這個夢境是關於你想要什麼,你必須擁有什麼等等諸如此類,要麼是你開始和某人參與,這個人的需求非常真實,遠比你的需求切實得多,以至它將你搖晃出這個迷霧。這個夢境確實是一種陶醉形式。例如,你可能在考慮購買下一件你喜歡的物品或一櫥新衣或一輛新車,然後你遇見某人需要錢來買食物,或是因為沒有財務資源而無法就診健康問題。他們的需求遠比你的更正當、更真實、更緊迫。你在瑣事上花費大量金錢,而他們需要錢來獲得基本和重要的東西。正是需要這種類型的生命遭遇,來把你搖晃出你的自我專注,並讓你感到你有某種重要的東西去奉獻。

那些只是致力於自我滿足的人們,是如此不快樂,如此被驅使,如此沈迷,以至於雖然他們能夠示範美麗、權力、影響力和練達,可是作為人,他們真的很悲哀。他們投資在那些無法為他們或他人帶來任何真正益處的東西上。

這裡的問題並非在於一個人是否有錢。問題在於:「金錢是在服務於一個真正需求嗎?金錢是在做為一種有用的資源嗎?」看看你們的社會。年輕人想要錢來尋找樂趣和玩樂。老年人想要錢來滿足他們巨大的醫療需要,並且假如他們能夠負擔得起的話,他們還想要更多的樂趣和玩樂。到處都是這種對樂趣和玩樂的強調。

因此,當我們應對金錢時,我們在應對宗旨。當我們應對宗旨時,我們在應對人們珍視什麼以及人們覺知什麼。把人們帶回到和生命的一種真正參與裡,更新他們的感知,即他們來此是為了貢獻某種東西、奉獻某種有價值的東西並留下一個重要遺產——這是強調重心。除非這是強調重心,否則金錢將是一個問題,而非一個解決方案。金錢將是一個神明或一個惡魔,一個詛咒或一個賜福。它將被灌注神奇和神秘的力量,人們將對它是什麼以及用它能做什麼感到深度困惑。

你的需求是渺小的。世界的需求是巨大的。當你到達這一領悟時,你將處在奉獻並認知你必須奉獻什麼的位置上。這將被從你的內在拽出來。你不再邊穿越生命邊問:「我是誰?我想要什麼?我如何能夠快樂?我應該做什麼?我不應該做什麼?」相反,你看向世界,並說:「我不能做這個,但我能做那個。我感到我可以在這裡幫忙。我可以在這裡做有意義的事。」

你想體驗真正的靈性嗎?你想擁有有意義的關係嗎?你想擁有生命中的方向感嗎?你想擁有一種自我價值感嗎?那麼貢獻必須成為你的強調重心。思想的病態源於自我專注。它源於自私。當金錢服務於此時,它成為苦惱的一部分。你只需看看你周圍,就能看到無數這樣的示範。每個人都在努力擁有更多,然而他們感到痛苦,害怕和自己相處,害怕和其他任何人相處,害怕靜心,害怕安靜,害怕親密,他們被驅使著擁有更多、更多、更多,遠遠超出他們合理的需求。

在本書的很多講座裡,我講述了世界的狀況——世界正在發生的變化,以及正在當今世界上運作的更巨大影響力,這些正決定著世界的進化,控制著它的整體走向。你無法思考這些,如果你依然深陷於你的自我的話——你的慾望,你的需求,你的恐懼。答案不在那裡。答案是重新和生命、和智慧、和內識、和內在指引進行參與。很多人迷失在世界事務裡,這也很常見。這不是我所講的。你必須做你內在的工作,你也必須做你外在的工作。在某個節點上,你無法再做更多的內在工作,因此你必須做你的外在工作。這意味著你找到世界上的一個真正需求,並為滿足它而努力工作。

我已經闡述了世界更偉大運動,你必須開始意識到它的需求是巨大的。人們問:「我的召喚是什麼?」我說:「看向世界。」他們問:「我的宗旨是什麼?」我說:「看向世界!」睜大眼睛!不是帶著恐懼或空想,而是睜大眼睛!思考世界向大社區的邁進。思考恢復環境的需要。思考文化間的相互浸透。思考社會所有的巨大和緊迫需求。哪個在召喚你?

如果你想讓自己迷失在奢華和快樂裡,你將找不到釋懷。隨之而來的將是內疚,因為你在浪費世界上的一個巨大資源。可以擁有快樂,可以做有樂趣的事。但是要保持你的責任感。你在此是為了對世界做貢獻。世界在此不是為了縱容你並讓你感到保障。你將會死。因此,你要做什麼來讓這次生命成為一次有意義的體驗呢?擁有更多樂趣嗎?放更多假期嗎?買更多東西嗎?如果你認為這將滿足你的需求的話,那麼去和那些比你擁有更多的人相處一下。如果你這樣做,你肯定會確信這不是路徑。

在自然裡,一切事物都是有用的。沒有任何東西被浪費。一切事物都在為其他所有事物做貢獻。沒有任何東西被揮霍。向你們的自然界學習。重新和它參與。你將看到。所有動物都需要某些東西來滿足它們的生存和福祉。可是你不會看到它們為自己積累巨大的財富。世界上所有的動物,在世界上都是易感的。除了它們的保護性本能和它們為自己準備的庇護所之外,它們對世界是易感的。它們在世界上參與著。

別迷失在金錢是好是壞或快樂是好是壞這樣的想法裡。這總會把你引入歧途。轉回來問:「我必須做什麼?」在此,你看向你的天然傾向性。你評估你的天然能力,同時你看向世界的需求。你將需要做非常簡單特別的事,它或許看似不相干,可對於世界向大社區的邁進以及人類社會的統一來說,它依然是做貢獻並且是必要的。找到你的角色並履行它,那麼你將找到你的成就。不存在其他道路。如果你想知道你的價值、你的禮物和你的本質,這是道路。試圖尋求逃離世界、回歸上帝的超脫體驗,並非道路。上帝派你到此來做事,然而你卻想回到上帝那兒!

身處世界,並非僅僅是身在一個你必須找到逃路的監獄裡。你將不會在世界上停留很長時間,所以你的逃離是肯定的。你並非永遠被派到這裡。你來自某個地方,並在回歸某個地方,那裡非常不同於這個世界。所以,你的逃離是肯定的。可是,當你身處這裡時,你能擁有對你的古老家園的一種感覺嗎?

得到療癒的人,是進行奉獻並找到場所去奉獻的人。如果你知道你必須奉獻,但你在找到奉獻場所上有困難的話,那麼開始對那些需要你所擁有之物的事或人進行奉獻。它不必是你將奉獻的最終場所,可它是一個起點。你通過奉獻來瞭解你的禮物。你不是等待最終狀況的到來,那時,如果代價不太大的話,你或許將奉獻。你現在就開始奉獻。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能減輕神經症或自私。在此,你的奉獻並非為了你的榮耀,甚至並非為了你的靈性救贖。你奉獻,是因為你被需要。你將找到你被真正需要和你能真正奉獻的地方。

未來,那將是你的未來,世界的需求將變得更巨大且更緊迫,人們將被迫和彼此分享世界資源,這將遠比他們現在所做的更多。他們將被迫和彼此分享他們的傳承和他們所知道的。富人將變得更貧窮,窮人將需要更多。你現在所見的人們財富的很多嚴重不公正將得到平衡,因為資源將縮減,人口將更多。擁有巨大的個人財富,將變得越來越不恰當。除非你在生命裡的角色是做一個捐助者,並且你最終把大部分財產捐出去,否則這不恰當並將越加如此。

記住,奉獻並非放棄。奉獻是將你的資源和你的關注導向需要你的東西。正是這帶來福祉和進步,並且你的奉獻將遠超出它被導向的特別需求。它將提升思維環境。它將對他人投射靈感之波,讓他們奉獻並逃離他們自身的悲劇。

未來,那是你的未來,將需要越來越多的你。這對你是好事,但如果這一需要沒有得到應對的話,這對人類將不是好事。可這對你是好事。它為你提供了真正的可能性,來喚回你的真正價值、你的真正意義和你的真正能力。你的未來意味著你將無法擁有你想擁有的所有事物。如果你想要的東西不恰當,那麼你將知道。如果你把自己承諾於此,你將隨身帶著一種內疚和不負責任感,沒有任何人能為你減輕它。

擁有太多和擁有太少一樣差,因為你失去了平衡,你和生命及生命資源的關係不正確並需要改變。和金錢保持正確的關係,意味著你和你生命中的真正目標保持正確的關係,並和你周遭的世界保持正確的關係。如果你擁有太多,你將受難。同樣,如果你擁有太少,你將受難。兩種情況都需要改變和重新調整。你的內識知道什麼是正確的——在你和金錢、和人、和生命的關係裡,以及在涉及這些領域的所有特定事項裡。失衡召喚著重新調整、重新評估和對你自己的一種新應用。就此而論,富人和窮人一樣差。然而,窮人比富人擁有獲得幸福的更大可能性,因為富人往往無法被觸及。他們已經太多太多地交出了自己,他們太放縱。或許如果他們一下子變得極度貧窮,他們將能重新過他們的生命、覺醒並重新評估他們真正的需求。

擁有太多或太少,都造成不平衡並需要一種重新調整。那些富有並已然意識到這種失衡的人們,可以致力於捐出他們的資源,不是變成窮人,而是變成一個捐助者。富人的角色是成為捐助人。除了成為捐助者之外,沒有任何原因變富。如果你在生命裡的設計和角色是成為一名捐助者,那麼你將需要大量的財務資源,你將需要其中的一小部分來繼續你自己的工作,一小部分用於你的快樂和幸福。可是運用這一資源的主要焦點,是對他人奉獻,並使他人能夠去奉獻他們自己。為何讓那些生活在貧困裡的人變得更富裕呢?因為這樣他們就能奉獻!當富人不奉獻時,他們沒有為此做出一個典範,結果他們的生命變得頹廢和自我毀滅。正是奉獻啓發著人們,這裡必須出現很多偉大典範。對一些人來說,奉獻將需要大量的教育。他們必須完成一種非常實用性、學院性的教育。而對另一些人來說,這將需要一種不同類型的教育,一種不同類型的敏感。

金錢,如同智能一樣,是一個資源。如果它得到智慧地使用和正確地導向,它能被用於一個更偉大的靈性宗旨,這將賦與它真正的意義和價值。在現實中,世界上幾乎每個人都需要調整他們和金錢的關係,因為他們需要發現他們為何在此以及他們在努力實現什麼。針對這些問題的答案並非是靜態的定義;它們是一種不斷增長的領悟。即使你發現了關於你當下境況的真理,你也將意識到,當你前行時,對於真理的應用將需要被調整。或許你對金錢的需要將變得更大;或許這將變得更小——這有賴於你在努力實現什麼。如果你在建一所醫院,或再植一片森林,你將需要很多錢。在此,你給他人機會去奉獻,並在他們的奉獻和他們的接收裡申明真正的價值。而其他一些人,將只需照顧病人和瀕死者。他們可能不需要那麼多錢。一些人將需要輔導。一些人將需要建造。

有太多的示例,太多以至這裡無法詳述。但有必要再次確認這一想法,即金錢是服務於一個真正宗旨的有用工具。如果它服務於一個不真實的目的,它將有著一個不真實的意義,並將成為人們困惑和無能的一個源泉。自我放縱地使用金錢的時代結束了。現在是貢獻的時代。唯有這才能確立你和金錢、和他人以及和自己的正確關係。

因此,金錢是表達一個真正宗旨的載體。在此,它找到它真正的價值。那麼,抓住這個機會,來評估你當下的需求,盡你所能來確定你現在在努力實現什麼。讓這基於內識,而非僅僅基於你的願望清單。然後決定你對金錢的真正需要。這將決定你必須在世界上多麼努力工作,以及你必須做什麼來保障你所需的資源。如果你要求的比你需要的更多,你的工作將比你需要的更多,結果你的生命將失去平衡。有時,你為了一個重要項目必須去賺錢,並且你必須為之非常努力地工作一段時期。但它是值得的。這裡的問題並非在於它的難易。而是在於它是否正確。在此,內識是你的指引,因為在你自己內在,你將知道。當事情不正確時,你將感受到。你將知道。當事情正確時,你將感受到。你將知道。你需要被暴露於正確和不正確的事,從而能夠擁有這一對比。然後,你能開始感覺或感受你自己的這個「知」的更偉大部分,我們稱為「內識」的你自己內在的這個重要參照點。

你將在世界上看到很多錯誤的事。別譴責它。讓它教你來反思你自己內在的內識。讓那正確的來啓發你。讓那不正確的來將你重新導向內識,把你帶回內識。世界包含正確的和不正確的。二者都能引領你走向真正的關係。和金錢擁有一個真正的關係,等同於和另一個人擁有一個真正的關係,以及和你自己擁有一個真正的關係。如果它服務於一個真正的宗旨,並滿足一個真正的需求,那麼它的表達將是真實的,它的價值將得到確認。這是存在於所有類型的關係裡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