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善

Kindness is

由上帝信使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3年5月19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三十章

當你和內識同在時,你能夠承擔起做到仁善,因為你不會在世界上奔波,試圖實現你的目標並確保你的安全。你能夠帶著遠更巨大的效力和遠更偉大的思想臨在安住於當下。如果你不奔波忙碌,你開始覺知這裡現在是什麼,你開始回應你注定要服務的那些人的真正需求。

當你和內識同在時,你能承擔起做到慈悲,因為內識認知人們所處的位置,而不強求他們變得不同。內識倡導基於接受的理解。它不投射滿懷希望的 想法,然而它也不否認任何人的需求。它不帶譴責地推動你走向某些人並遠離另一些人。隨著時間推移它教你認知生命裡存在著不同階段,且每個階段都有它的優勢和不利。

帶著內識,你能承擔起仁善,因為你想滋養事物,你想讓自己和讓你周遭的人扎根在那真正和真實的東西之上。在此,你的仁善並非總是甜美的。有時它是嚴苛的。有時它製造一種對峙,可它是仁善的,因為它要求他人充分尊重他們自己,從而能真實地面對你和他們自己。它通過你的生活方式,你的思考方式和你與他人互動的方式來要求這點。

當你和內識同在時,你能承擔起做到仁善,因為你不試圖改變任何人。你只是激發他們內在固有的能力。你不試圖引誘任何人,來從他們獲取東西,來贏得他們的愛或獲得他們的財務援助。帶著內識,你不譴責他們,這讓仁善能夠以它多種多樣的表達方式自然地呈現。

成為真正仁善的,是認知另一個人內在的一個更偉大實相並滋養和支持它,但不否認那人目前的狀態。成為慈悲的,是理解衝突和失敗,並意識到在人們獲得了建於內識裡的一個基礎之前,他們很容易陷入自欺。他們將被世界的魅惑俘虜,他們將容易陷入伴隨這些魅惑的所有痛苦。他們將是焦慮的、恐懼的和懷有戒心的。你將理解這個,因為你將自己已然體驗過它,並且找到了走出這一狀態的道路,你將能夠為他人提供一條道路,這樣他們也可能找到他們的路。

無論是在大社區的廣袤裡,還是在你個人生活空間的渺小裡,仁善創造靈感。它在那些做好準備的人們內在激起一個更偉大嚮往和一個更偉大能力。真正的仁善不是居高臨下。它不屈尊俯就人們。它不利用感人的行為來贏得朋友或獲取利益。它是仁善的,因為它是理解的。它是慈悲的,因為它是理解的。

在我們給你的講座裡,我們挑戰你,我們也滋養你。我們肯定你,我們也督促你前行。我們呈現巨大挑戰,我們也確認偉大能力。我們不珍視虛假,但我們確實珍視誠摯。這是仁善。我們如何看待你的,是你可以如何看待他人的一個典範。我們理解世界的磨難和它渺小的喜悅。因我們已經找到了內識並已經在真正的關係裡結合在一起,我們能夠以偉大的理解看向你並提供一個更偉大前途。這是仁善。

別把仁善和‘對所有人友好’混淆起來。別把仁善和‘行事討人喜歡’或‘當讚美尚未被贏得時讚美他人來刺激人們的虛榮心’混淆起來。仁善並非是關於做好事來感覺良好。仁善真正來自於對人們有一個更偉大尊重。這個更偉大尊重必須包含對他們境況的一個理解——他們的弱點,那些威脅他們或是削弱他們和他們的真正能力以及更偉大潛能的東西。有了這個更偉大尊重,就能夠有真正的價值——沒有欺騙,沒有隱藏一件事來強調另一件事,沒有任何隱瞞。

在我們給你的講座裡,我們呈現生命中的更偉大責任和要求,這要求你內在的更偉大天賦,關於你的生命及其價值的更巨大清醒,和對世界的一種更客觀觀點——它的問題和它的裨益。這是仁善。假如我們讓你遠離你生命中的更偉大職責,我們就是在助長你的不幸福和不滿意。但我們不這樣做。我們挑戰你。我們召喚你前行。我們召喚你,而非別人。我們的講座來到你面前並非是個意外。它來到你面前是為了一個宗旨。這是仁善。我們對你要求的,比你或許認為你能給出的更多。我們要求這個,因為我們知道你能給出它,你需要給出它,你想要給出它。

我們向你呈現更巨大問題,因為這些激勵你在生命中做偉大的事。這是仁善。我們接受你的不利因素,但不珍視它們。我們接受你的局限,但不珍視它們。這是仁善。我們是慈悲的,因為我們知道穿越‘從一個隔離和分離的個體變成生命進化和表達中的一個更偉大參與者’這個偉大關口意味著什麼。我們知道‘重獲和生命的完滿關係以及和他人的完滿夥伴關係’意味著什麼和要求什麼。我們能承擔起做到仁善,因為我們沒有其他意圖。如果仁善只是一種行為或一種矯揉造作,那麼它不過是為了你自己的個人利益來利用人們的另一種伎倆而已。可是,當你自然地參與你的生命並得到你的生命啓發時,仁善自然地升起並得到啓發。

仁善和慈悲也是被培養起來的,因為帶著一個更偉大理解,你意識到生命的挑戰是多麼艱難。你不低估它們。你不隱藏它們。你不用一張更美好的畫面遮蓋它們。你面對它們。你既不誇大它們,也不縮小它們。你嚴肅對待你的生命,你快樂對待你的享樂。當你不企圖利用你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來成就野心或構建防衛時,那麼仁善從你浮現出來。那麼你被人們感動。他們的需求和他們的價值啓發你、激勵你並鼓勵你奉獻你自己的某種東西。

當你不試圖證明自己時,那麼你對他人進行評判和譴責的基礎開始瓦解。如果你不在你的生命中奮力去向某處,那麼你就能慢下腳步來理解此刻人們所處的位置以及事物所處的狀況。成為慈悲的,不意味著你原諒或辯護錯誤。它不意味著你遮蓋任何東西。它意味著你理解另一個人困境的本質,但不為它辯護。

為了對自己變得慈悲,你必須能夠邁出你自己的苦難,並對你的生命擁有一個更偉大觀點。於是你能對自己說:“我在此所做的是不正確的,我必須改變它,」或「我在此所做的是好的,我將支持它。”這裡沒有冷酷。沒有懲罰。這裡只有認知,即當你做真實和良好的事情時,你感覺真實和良好,當你做不真實和不好的事情時,你感覺不真實,你感覺不好。這是多麼簡單,然而這是多麼容易在人們的理解和認知裡被忽視。

仁善建於接受之上。接受建於理解之上。理解建於體驗之上。要擁有這一體驗,你必須有耐心並善於觀察。隨著你自己的野心從你的生命中消逝和離去,你開始對他人保持臨在。由此,仁善增長,隨之慈悲也增長。

你可以對自己要求偉大的東西,可是你必須接受,一定數量的失敗不僅不可避免而且是必要的。要衡量你對自己有多少慈悲和仁善,那就思考當你犯錯誤時你是如何對待自己的。思考你在自己內在對錯誤的回應是什麼。你能容忍犯錯嗎,哪怕是非常愚蠢的錯誤?當你做了件非常蠢的事時,你能受得了嗎?當你嘗試了某件事但不奏效,你再次努力可依然不奏效,並且你無法讓它奏效,你無法搞清該如何讓它奏效時,你如何面對你生命裡的失敗?你如何回應這個?在此,評判和譴責是容易的。理解、慈悲和仁善卻不那麼容易。

如果你成為了內識進階的學生,你將學習變得耐心,因為你將看到你的生命有它自己的進程,你以某個速度學習,這一學習需要重新評估和問責的時期。學習不僅僅是收集想法、洞見或快樂的體驗。理解是‘接受事物真正樣貌’的結果。它是‘應對現實’的結果,因此它有著一種不會被消散的穩固。

耐心、毅力、靜心、客觀、觀察——這些都是一個變得靜止的思想的非常重要的品質。這不是進入睡眠。這是變得清醒的、保持臨在狀態的並保持觀察的。這是成為一個生命見證者,而非企圖成為生命的主人。

很多人害怕內識之路,因為他們認為它會剝奪他們想要的東西,挑戰他們的目標,威脅他們珍視的財產,或辜負他們的希望。這全是愚蠢。在此,沒有任何東西有風險,除了那些你並非真正想要的東西,那些你想要但你不能真正擁有的東西,那些你努力成為但並非為你注定的東西。這些有風險,但最好它們現在就挫敗你而非以後,以免你更多地為它們投入你的生命和你自己。這些是無法為你產生任何真正價值的東西。接受這點,將給你帶來對自己的一種深刻理解,由此你將能對他人變得慈悲,因為你將理解他們的困境,並且你將認知要想找到出路是多麼艱難和宏偉。在此,你不僅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出路,你還為他人打造了一個出路。在此你構建一個新生命。它並非簡單地被賦與你。你構建它。

帶著慈悲,你將理解你的困境以及找到一條走出那個困境的道路所涉及的艱巨過程。你將理解挑戰,因為你正在體驗它們。你將理解障礙,因為你自己正在面對它們。然後,你將看到人們為何尚未準備好。你將看到他們為何拒絕挑戰。你將看到他們為何回到舊的‘思維和行為’模式裡來感受被保障並在他們生命裡感受一些連貫性。你將理解人們為何無法面對改變的不確定性,他們為何緊握不放那些提醒著他們所認為他們是誰的舊事物。你將理解所有這些。你將理解你自己內在和他人內在的這些傾向。如果某人無法走向你要去的地方,如果某人無法分享你在分享的東西,你會說:“哦,好吧,”然後你將繼續前行。現在你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你不試圖帶上所有東西。你不試圖留住你愛的所有人。你不試圖擁有你想要的所有東西。你帶著一種不同的強調重心向前行進。這是仁善的一種表達,因為你在為自己做某種美妙的事,這自然地轉譯到你關聯他人的方式上。

在我們給你的講座裡,我們示範仁善和慈悲。我們挑戰你。我們召喚你。我們不驗證那些沒有意義的東西。我們只驗證那些對你的本質來說內在固有的東西。我們並不總是溫和的,但我們從不嚴厲。我們並不總是甜美的,但我們總是滋養的。我們提供實質而非甜食。我們給與‘賦與生命’的東西,而非聳人耳目的東西。我們給與恆久和真實的東西,而非有意思和迷人的東西。這是仁善。這是仁善在工作,因為它所認定和支持的宗旨。

仁善在整個大社區裡被示範著。它是宇宙性的。它代表一個宇宙性的理解和一個宇宙性的語言。它代表一個宇宙性的內識和一個宇宙性的智慧。儘管大社區裡的文化和族群千差萬別,但他們確實擁有共同的內識和智慧,正因為如此,內識和智慧是超越族群和起源地界限的真正關係的基礎。這是大社區裡仁善的意義。這是這個地球上仁善的意義,在這裡,在現在。

向上攀登生命之山,那麼你將理解下方是什麼。你能看並看到人們在沿途某些節點上遇到的困難,你將不會譴責他們沒有和你同行或沒有繼續前行,因為你將理解在生命中進步的實相——不只是它的概念或它的理想,而是實相。你將理解真正的自我應用意味著什麼,工作意味著什麼,貢獻意味著什麼。儘管你可能鼓勵所有人這些,甚至可能對那些你知道此刻有能力給出它的人們要求這個,但你將對那些無法做到的人們心懷慈悲。他們召喚你的理解而非你的譴責。他們需要鼓勵,而非拒絕。用你的實例鼓勵他們。你不能走下山去幫他們上來。你不能放下你在做的一切回到你曾在的地方,以幫助人們走過生命的那個階段。你必須繼續前進。給他們發信號提示他們能做到,但繼續前進。別站在路邊幫助其他人前進。你自己必須行進旅程。如果你停在路邊幫助他們前進,他們將進步而你不會。你必須繼續行進。他們將跟隨,因為他們將有一個人可以跟隨。這是仁善。別放棄你自己的責任,即使是為了幫助他人。強化你成為內識男女的責任,那麼你將幫助所有的人。設定步調。做出示範。讓你的生命成為‘一個更偉大實相通過你表達它自己’的一個載體,那麼你對他人的價值將是無限的,將無以倫比。

當你奮力攀登生命高山時,你在沿途確實需要幫助,但最重要的是你需要看到有人走在你的前面,他們在繼續攀登。看到這個,你將不是選擇繼續,就是選擇不繼續,但你將知道繼續前行是可能的。如果沒有人引領你,那麼你怎麼能知道前面是什麼?還有比‘有其他人在你前方走在生命之路上,激勵你繼續前行,因為他們在繼續前行’更巨大的鼓勵嗎?

那些走在前面的人指明道路並換新你繼續前行的精神。這是仁善。他們知道唯一的營救是‘一條出路’。為了找到你生命裡的偉大和意義,你必須走進一個更偉大生命。你不可能停留在你現在的位置而擁有你知道你所需要的偉大、意義、價值和關係。你必須走進一個不同的生命。你需要換新你自己和你的思想。這是仁善。

上帝不會走下山來幫助每個人上山。上帝在山頂召喚你前行。如果你能回應這個召喚,你就能繼續行進,即使當道路變得艱難時,即使當你不確定你是否想行進這旅程時。

你如何變得仁善和慈悲?你學習內識之路。然後仁善和慈悲將變得自然而非偽造。誰開展旅程?誰做決策?是你。你應用自己。你和能跟上你步調的其他人共享你的旅程。你給那些就在你身後的人鼓勵。你把你的目光投向那些就在你前方的人。通過這樣,每個人追隨著,每個人領導著。每個人都在他們生活的生命層面上接收靈感並給與靈感。這樣,人類做為一個整體向前行進。不是只有少數個體逃離無知之井,而是每個人都邁出逃離此井的一步。

‘信任內識來指引你和啓發你’很重要,但你自己必須通過在你的努力中變得坦誠和簡單來起而應對境況。你創造‘仁善將浮現’的環境,你發展你所需的慈悲。‘只要在內識之路上前行’就將賦與你這個,因為你將必須學習對自己變得仁善和耐心。

如果你學習變得真正保持觀察的,你就不會參與譴責。在此你開始更關注某件事是否正確,而非是好或是壞。事物是‘是’或‘不是’,而非是‘好’或是‘壞’。在此有仁善,因為沒有譴責。在此有慈悲,因為有一個對生命進程的理解。

你的仁善和理解、你的慈悲和體驗必須超越圍繞和阻礙你的慣例。它們必須足夠偉大,足夠宇宙性,足以運用到甚至是大社區裡,在那裡仁善的表達和慈悲的示範可能和人類社會所假設的非常不同。在此你必須體驗事物的精髓。帶著內識,這是可能的。沒有內識,就只有儀式和慣例。帶著內識,就有穿透性的理解。由此,一個更偉大仁善將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