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2年4月14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十八章

 考慮到眼前的重大改變,以及此刻擺在人類面前的巨大要求,以應對它自身內在的需求和應對邁進大社區的挑戰,非常有必要強調發展偉大慈悲的重要性。改變是艱難的,即使是在最尋常的境遇裏。它往往受到抗拒,並通常會有恐懼。它涉及不確定性,並往往帶來抱怨和譴責。人們很少自願或有意誌地開展改變,即使當他們開展時,它往往比他們所預料的挑戰更巨大。

正因為這個原因,現在必須采取巨大的關懷,並且人們意識到他們必須對自己慈悲。他們必須發展一個自我信賴和自我激賞的基礎,即使當他們不確定、恐懼或強烈質疑他們的動機時。尤其當你意識到你必須先於他人做某件事時,當你並不確定和保證每個人都會和你一起做某件事時,更需要如此。事實上,你們很多閱讀這些話語的人,將是你們族群的先驅者,這意味著你將遠早於人類大眾開始經歷一個深遠的內在改變。

這是覺知的代價;這是進步的代價;這是與世界進化保持協調一致的代價——你將知道事情,看到事情,感知事情,認知事情,並將先於他人展開進階。這需要極大勇氣。你必須信賴這些更深刻傾向,然而伴隨這一信賴,在其運用中還必須具備辨識力和智慧。你不能隨意或自滿。你不能把你的責任交付給一個更偉大力量,因為是你需要承擔和開展它們。你不能逃跑,躲藏起來,因為你已經知道得太多。你不能說:“別人將去做它,我將為他們鼓掌。”因為它是被賦予你去承擔的你的獨特角色。你不能站在場邊說:“我不想參與。”你在參與。你需要參與。你想要參與。你只是害怕。

因此,這需要巨大關懷,以及對你自己和對他人的理解。這非常真實,因為人們的無能——他們負面的想象以及他們不健康的性情——將在壓力和改變的時代大大加劇。壓力和改變的時代帶出人們最好和最壞的一面。在此,人們將做出非常傷害他們的福祉以及他人福祉的事情。面對巨變,人們將采取荒謬的立場。人們將試圖向後退,去重申一個過去的時代,它現在看起來似乎比它過去的樣子遠更美好。人們將試圖再次體驗早已遠去的過去的史詩。人們將否認他們的體驗。他們將否認世界向大社區的邁進。他們將否認他們所知道的。他們將否認他們真正的聯盟。他們將因為他們的艱難而抱怨他人。

所有這些將會發生,並以非常強烈的方式發生。為什麽呢?因為面對巨變,人們是無助的,這帶出他們最壞的傾向,同時也帶出他們的勇氣和他們奉獻的能力。在下個十年裏,你將看到激烈的不和諧,因為部落性社會、倫理道德團體以及不同宗教說服下的民眾彼此發生碰撞,為他們自己的身份進行競爭,而這一身份正在飛速改變。一些事件將非常可怕;一些將非常偉大和鼓舞。

對於你這個參與者、觀察者和內識學生來說,這是一個召喚巨大自我克制,巨大耐心和巨大慈悲的時代。自我克制意味著你必須暫時擱置你自己的很多反應,從而讓一種更深刻和更無所不在的回應浮現出來並指引你。很多情況下,你必須克制你憤怒的言論和你沮喪的話語。發揮這種克制,能夠讓你意識到你在一個更深刻層面上知道的東西。這需要巨大耐心,因為你必須等待事情的發生。你必須等待確定性。你必須等待確認。你必須等待同伴關系。你必須等待你現在想要的結果。很多情況裏,你必須意識到你為自己設立的某些目標將永遠無法實現。因此,這裏有失望。

正如我說過的,改變需要讓某些東西離去,然後接收和發展某些新的東西,這中間有一段時期你一無所有。你可能在失去財產、財務安全或需要親密夥伴的情緒保障。你可能在失去清楚你在做什麽並看清你的生命和優先次序的理性保障。

將會存在失望。理想將會挫敗。巨大期望將得不到應答。渴望將被視為無望。這把你帶回你自己內在的真理,帶回你必須學會等待的要求,帶回觀察,帶回不評判,帶回運用這種自我克制從而獲得一種源自一個更深刻體驗的更深洞見。在此,你必須放棄自我安慰的想法,去貼近生命、接觸生命並在很多情況裏對生命保持柔軟易感。在此,你重新參與到與生命的直接關系裏,而非站在一邊明哲保身,當生命展開它的路線時保持觀望,然後因為事情沒有按照你的選擇發生而感到憤怒和怨恨。

這是一個直接參與的時代,這將要求一種特殊的準備,偉大的同伴,以及你要做出的一個決定:以適合你的本質和更深刻傾向的方式,去參與世界向大社區的邁進,去參與人類社會的統一,去參與你們物質環境的恢復。在此,你不只是一個觀察者,而且是一個參與者,因為你就是一個參與者。如果你想找到生命中的宗旨,認知你的更偉大資源和你真正的內在力量,你就必須做出這一決定,強化這一決定,並活出這一決定。它不取決於另一個人;它取決於你。你是正在閱讀這些話語的那個人。你是有力量做出回應的那個人。

為此,你必須學習對自己慈悲。這意味著你觀察自己,給自己時間去經歷發展和重新評估,獲得關於你到了什麽位置以及你從你的早期體驗裏得出什麽結論的一種感知,並要接受一個事實,即在很多情況裏,你將必須改變你的評估並變得柔軟易感,而且不帶任何解釋。你將必須重新定義你的生命、你的宗旨和你的天命。

這種開放和這種易感,體現著一種內在的自我信賴。這並非你某天突然就擁有或是別人賦予你的一種自我信賴。這是你自己必須去打造的一種自我信賴。它的鑄就,是通過做出決定,這些決定看似與他人的決定相矛盾,或是針對你先前為自己尋求的利益來說似乎代價巨大。它的鑄就,是通過真實面對你所知道的,而不添加你自己的任何假設或結論。是讓自己感受失去的痛苦和不確定,而不把這種痛苦施加給別人。是發展內在體驗的一種更偉大能力,而非試圖活在他人的體驗裏。

慈悲是不帶評判地觀察自己,讓自己與你體驗能力範疇內的真理協調一致,做生命裏一個直接的參與者,選擇那真實的而非那看似舒適或順應他人的,尋求真理而非利益。當他人在改變的時代裏,為了利益而重新定位自己時,你能堅持真理,並因此擺脫很多的不幸與災難,這會降臨在那些為了自己個人利益而試圖以計謀戰勝生命的人們。在此,你選擇遵循真理,而非尋求獲得和獲取。你的回報將是持久的,而其他人將會失敗,他們找不到針對他們的需求和他們的失望的救助和救濟。

慈悲意味著你從一個更偉大視角看向世界,不給自己進行譴責的奢侈,這是通過貶低他人來證實你關於自己的想法。在此,你甘願犯錯;你甘願困惑;你甘願不確定;你甘願顯得愚蠢;你甘願認知你的錯誤;你甘願接受恥辱,假如恥辱必須被接受的話。這是回歸你內在的真理。

巨變帶領人們來到一個巨大關口上,並迫使他們通過它。巨變正是偉人呈現的地方。巨變正是偉大事物被貢獻給世界的時刻。還有什麽改變比人類邁進眾多世界組成的大社區、比和其他智能生命參與到有意義的關系中,比在一個更廣大場景裏辨識一種更廣大互動——對此你既無法理解也無法掌控——更巨大呢?還有什麽改變比人類文明最終實現團結,認知共同需求,並尋求合作以及能夠帶來共同受益和發展的解決方案更巨大呢?這必然伴隨著人類向大社區的邁進。

人類向大社區的邁進,將給每個人帶來更巨大的改變。這將改變他們的境遇,他們在社會上的地位,他們的自我感知,他們的機遇,他們的風險,他們的友誼,他們的交往,他們的優先次序,他們的價值觀,他們的宗教和他們的上帝。當看著所有這些時,這看似是災難性的,然而它對你來說是個機遇,讓你最終超越你喜好和執迷的渺小而崛起,去過一種更偉大的生命——一個與世界以及與人們的真正需求和熱望相維系的生命,一個能夠容納真正的關系、深刻的滿足感以及與你的靈性生命進行充分重新參與的生命。如果沒有這些重大境遇督促他們,如果不是穿越巨大關口,人們無法達到這種高度。

當世界為你提供你實現進步的唯一真正希望時,為何要抱怨世界呢?當世界改變時,你不能停留在你現在的位置上。無論你此刻舒適與否,你都不能留在你現在的位置上。你必須隨著生命行進。生命在行進。你的想法、你的觀點、你的偏見和你的信仰,正在受到一系列更巨大事件,對你提出的一種更巨大要求以及實現進步的一個更偉大機遇的陰翳。

伴隨慈悲而來的是智慧,因為慈悲確立了智慧得以呈現的條件。對自己和他人保持慈悲。保持開放。尋求一種更深刻理解。別通過評判他人和通過試圖根據或許不再適用的系列標準而生活,來強化你先前的想法。

事實上,在未來的歲月裏,富人和窮人,隸屬所有宗教說服、所有社會次序和代表所有個人利益的民眾,都將越來越多地與彼此進行參與。這將中和人類的極端傾向,並將制造一種更一致的身份感知。盡管文化多樣性還有個體表達必將繼續,但是人們將被迫與他人實現整合,以他們喜歡的方式和他們不喜歡的方式。將有更多的人口;將有更少的資源;將有更少的個人自由,將有關於何事必須得到決策的一種更廣大共識。在此,不只是什麽有利於一個團體而非另一個團體的問題;而是什麽有利於所有人的問題,因為共同需求將會增長並變得遠更強烈。

你無法停留在你現在的位置上——思想上,有些情況下,是身體上。面對一個巨變,你必然崛起或失敗。很多人將會失敗。他們將無法適應它;他們將無法接受它;他們將無法讓自己與之整合。他們將無法成為改變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將成為阻礙改變的組成部分,因為改變必然發生。問題是,改變如何能以最有益的方式發生呢?你無法改變人類的命運,但你能夠決定它結局的品質。

慈悲是針對一個更偉大問題選擇一種更偉大回應。它是選擇一種更偉大回應,比你因為一個新的或嚴苛的體驗而自動感受到的回應更加偉大。在此,學習不評判非常重要。還要學習觀察,學習安靜思想,學習在聆聽他人時聆聽你的內在,學習耐心,學習放棄自我安慰的想法,學習放棄先前的結論而等待一種更偉大認知,學習不帶很多自我定義地活著,學習接受你的問題並與它們有建設性地協作。這包括給他人保持懷疑的權益,學習理解他們為何以他們的方式做出反應,因為很多人沒有做好準備成為一個正在邁進大社區的世界的一份子。挑戰的時代,既能帶來譴責和憤恨,也能帶來慈悲和智慧。你必須有意識地選擇,並一再一再一再地選擇你將做出何種回應,因為這兩種回應在你內在都有可能。

因此,當我講述眼前的改變,以及處於人類存在這一重大轉折點上的挑戰時,不要偷偷溜走;不要被壓倒;不要尋求逃離或否認。相反,要認識到,這裏所呈現的一切,不過是讓你起而面對境況的一個召喚。你不知道這看起來將是什麽樣子,或它將如何發生。或許你關於你將貢獻什麽的想法是不正確的,當境況要求時,其它的東西將被你貢獻出來。在此,你意識到你必須成為一個更偉大的人,擁有一種更巨大的智慧和理解能力,並擁有一種更偉大的奉獻能力。

你怎樣實現這些呢?首先,你必須接受你生命的現狀做為起始點。然後你必須開展某種形式的準備,這種準備大多非常特別,要確保你不去發明它們或修改它們以符合你當下的喜好,因為這將使你無法提升自己。你必須重新評估你的關系,包括現在以及在未來的很多節點上,以看清它們是否能夠支持你的努力,無論這一努力在那個時刻看起來是多麽不清晰。

此時很多人在想並問到:“什麽是我生命裏的召喚?什麽是我的靈性宗旨?”他們常常想到一些精彩的東西,例如成為一名療愈者,或成為一名神父或女祭祀,並擁有喜悅和靈性狂喜的神奇體驗。或許他們看到自己在療愈病者,莊嚴宏偉,生活在美麗的地方,過著一個美麗的生命等等諸如此類。哦,非常重要的是,你要認識到這是一種童話,鮮有例外,所有這些想法都必須被摒棄。

為了找到你生命裏的召喚和靈性宗旨,你必須學習進行準備。在此,你學習基於你所知道的做出決策,而非你所想到或想要的。在此你卷起袖子,開始參與到生命裏。在此,你變得基本、坦誠、簡單和直接。你的榮耀將來自於此,而非來自活出空想。這是過一種真正靈性生命的實相。回報是深刻和無所不在的,但它們很少被那些尋求榮耀和狂喜做為他們體驗基礎的人們認知。有做事者和做夢者。成為一個做事者。夢想只是在浪費你的生命,除非它們能夠被做到,並且它們在一定程度上必須由你來做。

因此,關於你對你的靈性召喚或靈性宗旨是什麽的期待,你必須擦凈石板,抹掉所有那些形象,放下那些空想。保持開放、慈悲、耐心、觀察並做好行動的準備。等待行動真正被召喚的時刻,並抵禦所有促使你去行動的不成熟動機。承諾去學習、去摒棄、去發現真理,無論你必須在你內在直面什麽,無論你可能必須去做什麽。正是這種堅守慈悲、堅守慈悲所要求之一切的承諾,將讓你能夠向前發展,跟上世界運動的節奏,這樣你的真正禮物就能通過你而找到它們的呈現。

你無法從你自己拽出你的真正禮物;你無法通過對話或靈性修習將它們帶出來;你無法勒緊自己而把它們擠出來。你必須處在正確的思想框架裏,正確的環境裏,與正確的人在一起。然後它們將會產生,它們帶著如此大的威力產生,以至你無法否認它們或誤解它們。然而,要到達你處於正確思想狀態、與正確的人在一起並處在正確環境裏的這一位置,需要進行準備。這需要慈悲以及我所講到的一切。

因此要耐心。你在緩慢地成長,因為你在發展某種重要的東西。成長迅速的東西會迅速死亡。就那麽發生的東西,在一下刻就逝去。偉大的成就源於偉大的準備。當你問自己:“我能做什麽來支持這裏生命的進化呢?我能做什麽來找到我宗旨的基礎呢?我能做什麽來發展必要的思想狀態呢?”我說準備,觀察和保持坦誠。當那個準備形式來到你面前時,你將認知它,盡管你可能會抗拒它或試圖否認它。它對你來說是正確時間的正確東西。或許你在開始你的準備時想:“這只是短時間。它不會要求我太多。我只會奉獻一點點,直至我確定為止。”然而,如果它是正確的準備,那麽它所要求的將比你計劃奉獻的更加多,你將通過奉獻發現你有更多可以奉獻。奉獻是這裏的強調。

你或許會問:“我怎麽可能開展你所說的所有這些呢?”我說,變得坦誠,變得簡單,變得耐心。進行準備。接受那個為你制作的準備。別為自己發明一個準備。去參與。沒人能替你做這個;你必須去做它。如果你尋求認知真正的宗旨是什麽,那麽去貢獻給某個已然為他們自己找到宗旨的人,他們將幫助你找到你自己的道路。如果你感到你的生命裏擁有偉大,那麽去閱讀,去了解,如果有可能的話去與偉大的人聯系。如果你希望認知大社區內識之路,那麽你必須研習它、整合它、消化它並活出它。你不能涉獵它、遊戲它、試試它的尺寸。你必須接納它!如果你這樣做,那麽它將為你產生它的回報。你與生命的關系也同樣。你接納它;你不遊戲它或取樣它。你接納它!你與你的思想和與你的身體的關系,你與內識的關系——你接納它們!

這不是猶豫不決的時候。這不是左右矛盾的時候。這是承諾的時候,內在決心的時候,向前行進的時候。有很多事情你已經知道你必須去做。是時候去做它們了。這是你的起點。做你今天知道的事情,那麽明天你將知道某些事情。做你明天知道的事情,那麽後天你將知道某些事情。這是內識被喚回的方式。

無論你做什麽,無論它是一個智慧的決定還是一個愚蠢的決定,無論你是崇高地行動,還是以不利方式行動,總是回歸到耐心、諒解、克制、觀察和重新評估——所有這些構成了慈悲。看著他人,不帶批判或自以為是,而是帶著理解,理解他們也在掙紮著學習面對生活在一個改變的世界裏。他們也在學習面對他們自己的失敗和他們自己成功的可能性。你越多地看到你自己的掙紮,你將越多地理解他們,你將不會那麽輕易去譴責他們或遣走他們。

那些智慧和慈悲的人們已然面對了他們自己的苦難,並穿越了它。現在他們能夠面對世界的苦難,並為它的解決做貢獻——不僅是因為他們有好主意,而是因為他們已走過那條路,並已找到了解決方案和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