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92年1月26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來自大社區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一章

達到你的個人目標並獲取東西是件很棒的事,但這只在短時期內。如果你想持續擁有這些東西,那麽你需要付出巨大代價,一部分需要你現在付出,還有一部分你以後會付出。這些代價也許會以壓力、不忠、失望、貪婪來衡量,也許會以伴隨著任一目標達成的其他類似性問題和錯誤來衡量,即使那是一個有價值的目標。但是個人目標和獲取的最大代價還是造成你與你內在的內識脫離了。你的執迷掩蓋了你真正的決心、真正的傾向和內心的聲音,它始終在對你講話,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能給你指引、保護和忠告。

當你達成願望的那一瞬間你感覺會很棒,並對自己說,“我做了,並且做到了!”但是這一瞬間會持續多長時間呢?它帶來了什麽呢?難道接下來的不是你將如何為保護和擴展那個獲取或成就而感到焦慮嗎?難道它沒有帶來一陣空虛,讓你覺得你必須為建立新的目標、踏上新的征途,為新的擁有而努力嗎?在這裏,你的成功很短暫,並且很快被新的問題和焦慮所代替。

是的,你可以從世界上得到很大的鼓舞,也有很多人為你的成功而喝彩,但是這種愉悅會持續多長時間呢?毫無疑問,它會曇花一現。而且難道當其他人認可你的努力時你的驕傲自大也是一種愉悅嗎?難道當你的內心質疑和需求仍沒有得到滿足時你所得到的恭維也是一種愉悅嗎?因此,你又開始了奮鬥,應對很多困境、計劃,情緒激昂地工作以獲得更高的職位,而這只會帶給你一個短暫的快樂和滿意的感覺。確實,去考量這些代價,不管是獲得成就之前還是之後的,假如它達成了的話,然後把它與由此產生的快樂或者滿足進行衡量。

如果你能夠坦誠而清晰地看待這些,用你自己的生命作為一個示範,還有他人的示範,很顯然你會看到這些只不過都是徒勞和虛妄的追求。你所成就的持久而有意義的東西是多麽稀少,給世界帶來的幸福又是多麽微茫。即使你尋求成就某種東西,並且盡可能以合乎道德的方式實現了它,並沒有給其他人招致侮辱和傷害,而它又讓你付出了什麽代價呢?當生命從身邊掠過——在分分秒秒中,那些簡單的快樂和驚奇在你熱切地全神貫註於完成你的目標時溜走了。而當你又試圖完成下一目標時,你沒有痛苦地感覺到你失去了什麽嗎?你沒有痛苦地意識到最近的這個追求並不值得嗎?畢竟占有那件東西或者擁有這種新能力並不真的是一項偉大成就。

你必須考慮這些問題,並且你會考慮這些問題,特別是在你感到失望的時刻,還有當你的成功——假如成功了的話——被接下來的空虛和可怕的質疑緊隨著,“我現在該做些什麽?我只剩下了什麽?”確實,如果目標沒有達到,你會質疑自己。也許一開始,你會質疑自己的價值觀或與你相處的那些人的價值觀。但是,如果你是坦誠的,你就會開始質疑自己的優先次序和動機。是什麽導致你開始這種追求?是什麽讓你一直這樣?它真的是有意義的嗎?這真的是你來到這裏的目的嗎?這些最根本的問題用一種體驗來解答了——一種在一開始非常痛苦的體驗,因為觸及到某種已經等待了你,哦,許久的東西時,那是痛苦的。但是一旦你碰觸了一個根本真理時,這種痛苦很快就被更偉大的洞察力和內心的秩序重建所代替。這些體驗是不斷內省的結果,它們往往源於重大失望,隨後在重新評估中展開。

為了走向一個新的方向,走向發現你生命中真正的深度和宗旨,你必須放下你的野心。在這裏,你所面臨的首要事情之一就是質疑,“我現在該做什麽?”就好像你所做的代表著你是誰。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個巨大困惑充滿了焦慮和擔心,擔心沒有了他們所有的那些個人目標,沒有什麽能被成就,沒有什麽將會發生,也沒有幸福,沒有成就,沒有價值和關系——只有空虛和失望。如果內識沒有活在你的內在,這就是事實。如果內識沒有和你在一起,你所有的價值都源於你做了什麽以及擁有了什麽。但是內識的確活在你的內心,一個超越你個人渴望和恐懼,超越你個人野心和焦慮,甚至超越你的個性的活生生的實相。它活在你的內在,它是偉大的。它是安靜的。

內識就活在你的內在,但是就像你正在跳動的心臟,正在活動的器官一樣,你沒有意識到它。你身體的工作貫穿於你整個的生命,卻只得到了極少的關註、感激和理解。內識也是這樣,它時時刻刻都在運作,但是沒有得到你的關註,因為它不是你計劃和野心的一部分。它不是你為了獲得某些東西,為了成為某人以及為了保護自己以免受損而努力奮鬥的一部分。它一直沒有被認知。然而,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它依然服務於你。盡管它的服務大部分被忽略掉了,它依然在保護你,甚至在關鍵時刻為了從巨大災難中拯救你它會越過你的個人特權。然而,它不會打擾你的個人生活,它只是簡單地行使它的職責來保護你、支持你,引領你達到自我實現的方向。它是你內在的一個更偉大思想。

因此,當你忙於你的計劃、目標、恐懼、焦慮以及伴隨它們的所有夢想和理念時,內識仍在你的內心。但是你沒有和內識在一起。失望會帶你走向內識,即使是那驚鴻一瞥,它是在向你闡釋你的那些追求是毫無價值的。這是給你一個停頓讓你重新思考你的動機和主要努力。隨之,這種重新思考會引領你體驗你內在一直存在的某種新東西。

這種發現會給你指明一個不同的方向,一個很少有人涉足的方向。因此,它是神秘的。其途徑是未知的,然而由於已經有人踏上這條路,盡管他們在旅程中摔跤無數,仍為你鋪就一條路。為了走向這個方向,你不能擁有野心,因為一開始你不知道會往哪裏走,你將要做什麽,甚至為什麽你要做。盡管你會給出個人理由來證明你的參與是值得的,你的理由和說辭也將早晚會不足以證明你為什麽選擇這條路。

選擇了內識之路,你就進入了神秘國度。選擇了野心之路,你就會追隨他人的野心。在這裏,你將會有許多同伴。當你追隨你的野心時,你會尖銳地評判自己和別人,稱這個團體是勝者、那個團體是敗者,這個團體是好的、那個團體是壞的,並始終想加入到贏的一方。

為了選擇一條不同的路,就必須先停止——停止不斷地想擁有這個、想成為那個、想達成這個、想避免那個的那些奮鬥。你必須停止鞭策你自己,靜下心來,直到你感覺到要走向一個不同的方向。這會開始一段臨界融合的時期。很長一段時間你會徘徊在沙漠中,也就是說,不確定你要去哪裏,在做什麽。然而,如果你不幹涉的話,實際上你正在去往某處。

這條真正的路不是通往個人野心之路,因此它很難定義。每一個踏上這條路的人都會經歷一個迷惑的時期,與事物發生沖突,不確定他們去哪裏,為什麽要去。沒有人能勾勒出他們旅程的這個部分。根據你以前的野心和所有過往的標準和價值觀,你也許顯得非常傻——愚蠢而且傻,像迷失了的靈魂。但是,你並沒有迷失,你遠不像過去那樣迷失,當你每天掙紮於自己的時候,當你屈服於為了幸福認為必須擁有、必須要做、必須成為那些東西的時候。那時你是迷失的,因為你對內識是關閉的。即使你珍視坦誠,但是過去你無法對自己充分坦誠,因為你無法感覺到你更深的傾向。你只能對自己以及對他人歪曲你自己。

現在你感受到了更多的坦誠但是更少的確定性。也許你現在感覺和自己聯接得更多,但卻有著更少地關於如何去生活的定義。這是一個不要做太多決定的時期。這是一個保持開放和維持簡單生活的時期——簡單的就業和簡單的參與。如果你是單身,這是一個要保持遠離主要關系的時期。如果你身處一個主要關系裏,這是一個避免去改變這個主要關系的時期。這是一個內在重新評估的時期。但這不是一個思維過程。

當你四顧心茫然,或者看似如此的時候,其實你會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正在遵循一個特定的方向,並且沿途有些特定的線索,也有一定的向導和事情在幫助你。盡管你的路依然定義不清,並似乎難以理解,其實你正在走向一個特定的方向。

人們在這裏會犯的錯誤是他們努力將他們的野心帶到這種情境中。現在他們認為他們將要獲得精神的高度。現在他們認為他們將會有靈性的關系。現在他們認為將擁有精神財富、精神力量和精神聲望。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人們再一次重新定義自己,並且迷失了。現在他們雙重迷失,因為他們認為他們在做著某種非常真實的事情,其實他們僅僅是再一次展現出他們的野心。現在這更加難以被認識到,因為每件事看上去都是有益的。但這與一個人想賺到一百萬美元並沒有什麽不同。它僅僅是看上去更有益,因此這更難看出這不過是另一種自欺欺人。

如果你能夠抵制野心,並保持在一種未知和不確定的狀態下,那麽你的路將會顯現出來,你會慢慢地遵循它。當你繼續前行,你會認識到你正在走向明確的方向,你去那兒是為了你可以體驗到的那些宗旨,即使你現在仍不能定義它們。你也將認識到你不是單獨前行,因為同伴將會到來加入你。如果你能在這裏避免野心和自我定義,你將會更有力地前進,你內在的內識也將越來越成為你能夠體驗的指引、靈感和保護的源泉。沒有了你控制和規劃你人生的企圖,內識將會顯現出來。這並不意味著你的無能和被動,它僅僅意味著你參與到了更偉大的事物當中來。在這裏你帶著你以前的獨立自主,並將它運用到你對擁有內識和對過一種更真實生活的渴望裏。那是一個承諾。如果這能夠得到坦誠和真誠的遵循,如果你願意為之而奮鬥,你將能夠產生足夠的能量走上內識之路。

在這個變遷的時期,一切都被重新定義。然而,仍有許多事情在一段相當長的時期內還不能被定義。在這個時期內,你必須從你的自我定義中解脫出來,獲得一種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你必須從你關於世界和關於他人的所有信仰和假設中解脫出來,從所有伴隨它們的評判和不滿中解脫出來。這是一種你能夠體驗到的自由。只有在這裏,一旦你完全踏上了這條路,你才能夠看清野心不過是人間地獄的一種形式。不管他們是在巨大的追求中成功了還是失敗了,都只有很少的快樂,對生命很少的同情心,和他人很少的親和力以及很少的滿足感。這一切都是很悲慘的。

當你在大社區內識之路上前進時,你將會看到,特別是在鼓舞著你的那些人的生命裏看到,當人們允許一個更偉大內識在他們內在顯現,並將它與他們各自奮鬥領域的實際技能結合在一起時,偉大的事情被成就了。這會產生一些具有持久價值的東西。他們的活動消耗著他們,但是是以一種不同的方式。你可以看到,有時候他們取得了一些對他們成就的獎勵和承認,但是往往得不到。他們在追隨著某種其他東西。他們正在參與到一個更偉大實相裏去成就某些東西。有時他們創造了一些有實際價值的東西,有時他們創造的僅僅是神秘。他們的個人目標不是驅動力。他們做什麽、成為什麽、擁有什麽的渴望並不是他們力量的源泉。這不是他們參與的原因。是的,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的部分個人野心會參與其中,但它們不是主導性的。個人野心在這個世界上從不能創造什麽價值,只有一個更大的主動性,它源自於個體內在的內識,並和與他們共同協作的那些人的內識相結合,才會產生更大的價值。

 對於那些選擇了內識之路並仍處於內心荒漠徘徊期的人們來說,幾乎沒有什麽能保證他們將能在任何時候為任何人制造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這裏沒有成功的保證。沒有名譽、沒有榮耀、沒有財富。他們不會獲得愛和金錢。他們不知道他們將從這種境況裏獲得什麽。他們做這件事僅僅是因為他們必須這麽做。或者是他們以前的生活太痛苦或者他們體驗到有什麽在召喚著他們——往往是兩者合一。他們將會制造出什麽,他們無法說。他們將成為誰,他們無法說。他們將擁有什麽,他們無法說。現在有賴於那個更偉大力量來決定。他們現在站在那兒,願意做任何需要做的事情。他們是真的想做,他們的結果超出他們自己的決定。他們現在可以是能實現具體結果或神秘結果的主要參與者了,不管是什麽,但是他們不知道正在創造什麽。他們現在只是參與到創造中。現在他們有一個更大的前途。然而在前行的路上仍有許多陷阱,他們會犯各種錯誤,尤其當他們試圖重新掌控和決定他們追求的性質和方向的時候。但是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將會了解內識的實相,內識的方向和內識在他們個人生活中的表達。

為了體驗內識,你必須遵循內識。為了珍視內識,你必須遵循內識。為了理解內識,你必須遵循內識。你根本不可能遠離它而對它有所理解。你不能準確地說,“嗯,我有一個直覺的體驗,這就是全部。”內識要更加偉大,偉大得多,你必須遵循它才能認知它。為了認知它,你就必須沒有野心地前行。

 為了開始這一旅程,你必須讓你的野心破滅。實際上,它們不會破滅。你僅僅是開始認識到它們是什麽以及會帶來什麽。這看上去是破滅,因為如果沒有野心,你會認為自己什麽也不是,不知去何方。因此,失敗的感覺會註入到你生命的偉大重塑過程中。當你前行時,你內在的一個更偉大思想將會浮現,並將成為你的方向、成就和意義的源泉。你無法發現這些。你只能在你前行時去參與和學習。

 這對於人們來說,是多麽簡單又是多麽困難,因為他們已經與上帝解離了,並試圖成為自己生命中的上帝。不管他們是執意要掌控自己的生活還是要把自己交給一個關於上帝的想法,一個遙遠的上帝,一個不會給他們忠告的上帝。不論是這兩種極端的哪一種,或者介於之間的任何一種境況,都是由野心來支配的。那些統領者願意承擔負責,而那些順從的追隨者不願承擔負責。但是由於他們的動機,他們不過是一丘之貉。

 為了了解內識是真實的,為了理解它在你生命中的臨在和表達,你必須遵循它——不要認為它會為你做任何事情,而是要意識到它將會給你需要去做的事情。它會將帶你到特定的事物中,而遠離一些別的東西。它會帶給你一個機會,讓新的人加入你,讓舊的人離開。這些都沒有野心的參與。

 像這樣來思考野心:它是試圖讓分離得以運作。它是試圖讓你個體性的、自己創造的自我得到滿足。這種追求必須失敗,才能讓你開始意識到,你擁有一個更偉大的生命,它不因你的自我定義而存在,但是它需要你的幫助和你所有的能量來實現它的表達。這是一個新的生命,新的沖動,新的動機。它稀有是因為很少有人開展它。它偉大是因為它的領域超越了人類野心的範疇。它神秘是因為它的起源來自世界之外。它有益是因為它產生了一個更偉大的效果,並使人們感到滿意。

 下一次當你再詢問自己:“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麽?”詢問你自己一個不同的問題:“如果我什麽也不想要,我在尋找什麽?”問你自己這個不同的問題,新的問題就會接著到來。這是一個不同類型的問題,並且會引領你到一個新的方向。如果你相信你對於成就的努力是讓你滿意的話,那麽請花一些時間關註那些比你更執著於追逐的人,看看他們有什麽結果。看看他們的生命質量,看看他們的滿意度,看看他們的人際關系能力和體驗親和力和社區的能力。他們啟迪你了嗎?或者他們所擁有的啟發你了嗎?這將對你沒有什麽不同。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你都錯過了你生命的本質。這就是你為什麽必須重新選擇,重新詢問自己新問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