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1989年1月1日

在紐約州阿爾伯尼接收

關於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敬告讀者:
本翻譯由一位誌願翻譯原版英文教程的新訊息學生提供給社團。我們將這一翻譯以這種早期形式提供給世界,從而讓人們有機會以他們自己的語言和新訊息的一部分進行參與。

所有主要關係都注定持久嗎?

答案是是。儘管形式可能變化,但一旦一個主要關係被建立,它將永遠延續下去。正因為如此,這些關係如此重要。一旦某個關口被共同穿越之後,你們在關係裡就到達了一個恆久位置。形式將改變。或許過了某個節點之後,你們將無法在一起,可你們依然將處在關係裡。
思考這個。你怎麼可能和你過去結過婚的某人沒有關聯呢?你們可能無法進一步參與,可是參與的種子依舊存在。參與作為關係的一種世間表達,存在著局限,除非是在某些罕見情況裡,人們相伴一生。在此,如果人們擁有足夠的般配和動機來實現成長和貢獻,那麼他們的關係將在超越物質實相之後繼續進展。這些人將把他們的婚姻延續到超越這個世界之外。他們將在超越這個世界之外實現結合。
如果一個主要關係不具備這種程度的般配且無法擁有這種程度的成功,那麼當你身處世界時,對方將繼續存在於你的關係網中。如果你思考這個,你將理解這裡所講。如果你處在一個主要關係裡並且它已到達某個關口,那麼你將知道,你將繼續和那個人處在關係裡。或許你們不再能夠共同參與。你的關係的成長有著某個終點。然而你能說:「不,我和這個人沒有關係。我不認識那個人」嗎?你不能那樣說。
般配越巨大,對靈性成長的渴望就越巨大,對貢獻的渴望就越巨大,你和那個人在關係裡就能走得更遠。你走得越遠,你發現的將越多。很少人在關係裡走很遠,因為他們很少在生命裡走很遠。你對關係的體驗與你對生命的體驗相稱。如果你在生命裡有著非常有限的目標和非常有限的動力,就不要期望你的關係能超越這些。
你在關係裡的強調重心必須是認知和運用你們的般配性。你不知道你的關係將持續多久。如果你們顯示了在一起的巨大前途,或許你會認為它將永遠持續。這有可能。然而你必須應對這裡現在是什麼。參與是即刻的。如果你希望保持關係,那麼今天去做未來將支持那一可能性的事。重要的是你今天做什麼,你今天接收什麼,和你今天擁有什麼。如果你對你與他人在一起的動機和參與保持坦誠的話,那麼就不會損失任何東西而能獲得一切。
很多關係不能走遠,可它們依然將提供意義,如果這是它們的強調重心的話。一些關係非常浪費。它們一開始就被濫用。然而任何使得靈性成長得到推進、對世界的貢獻得到拓展、結合得以創建的關係,都將有著永恆的結果。正因為如此,關係是你對世界的貢獻。
你在你的關係裡實現的東西,以及你給與他人從而在他們的關係裡實現的東西,代表貢獻的最精髓,因為這一貢獻有著一個永恆的結果。它的效應將繼續活化人類。這將繼續激發你甚至還沒遇見的人們,以及甚至尚未出生的人們。這正是保持內識在世界上的存活,這是你的宗旨。
你今天能夠在靈性上成長,是因為過去到來的、你不認識的某個人,做出了他或她的貢獻。甚至針對你住的房子和你擁有的物品,某人也做出了時間、精力和資源的貢獻。如果你的生命得到真正領悟的話,它是一個充滿感激的生命。你擁有的一切和你做的一切——你的自由,你的機會,甚至你的挑戰——都是感激的原因。這絕不是一種虛假的感激,而是基於真正認知的感激。
並非所有主要關係將持久,可它們在真理和坦誠裡所製造的東西將持久。這是未來關係得以啓蒙的種子。一旦關係被啓蒙,它們將繼續。其最高表達是一個一生一世的主要關係,因為這個的價值甚至超越你的世間存在。如果所有元素都在那裡,承諾在那裡,勇氣和坦誠在那裡,那麼這將發生。這將是給人類的最偉大禮物。

你何時離開某人?

簡單地說,當你無法和某人一起做更多,並且你們無法在世界上一起運作時,你離開他們。如果你不感情用事地看待關係,如果你客觀地看待,這顯而易見。如果你們無法一起做更多,你們就無法在一起。你將感到完結。你們將依然愛彼此並珍賞彼此。或許因為失望而將存在憤怒和怨恨。然而,關係完結了。
如果你在生命裡擁有一種宗旨感,你認出了它並且你體驗到自己在參與它,那麼關於何時離開某人的問題將變得明晰。這不是基於你喜歡某人與否。這完全不是基於對對方的評判。這裡沒有評判或譴責。只不過是你們無法一起走更遠,試圖繼續走下去對你們二人來說都有害。愛依舊。一旦被認知的話,感激也將依舊。
基於真理和坦誠離開某人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你必須放棄你的很多理想主義才能做到這樣。在此什麼失敗了,不就是你的理想主義嗎?在此的一個巨大例外是,如果你的關係擁有真正前途,而你沒有達到它的要求。你如何能做出區分呢?你是在離開還是在放棄呢?內識是區別。內識將在是時候離開時告訴你離開。如果你的內識帶你去向別的地方,你怎麼可能留在一個關係裡呢?
這是完全自然的。或許在離開那人時,你感到好像你失敗了,你感到內疚,因為你認為你在放棄。你不確定你是在放棄還是在離開。你不確定你的動機。你不確定結果。你不確定你是否在為未知而放棄某個有著巨大價值的東西。然而,帶著內識,這將是明晰的。內識不背負你的理想主義、你的困惑、你相互衝突的目標、你的評估、你的依戀、你的譴責或你的挫敗。正因為如此,內識是你生命裡確定和方向的源泉。它是你所有奉獻的源泉,因為它是作為上帝延伸的那部分你。
內識是上帝通過你在世界上工作。上帝已然在世界上,可上帝如此安靜,如此全然臨在,如此灌注萬物,以至無人能看見上帝。上帝像空氣。當空氣運動時,你感到它,可你無法看見空氣。然而它是你在這裡的生命的源泉。你每時每刻呼吸它。
依賴無形來與有形協作。依賴上帝來在世界上完成任何事情。內識是無形的。思考和行動是有形的。如果思考和行動是內識的結果,那麼那一思考和行動將灌輸著智慧、恩寵和宗旨。
你可能必須離開你愛的某人從而能夠前行。你可能需要和你愛的某人守在一起。你可能需要找到一個主要關係。尋找的勇氣、留守的勇氣、離開的勇氣都基於內識之上。你找到關係,因為你知道你必須。你留在關係裡,因為你知道你必須。你離開一個關係,因為你知道你必須。儘管其他想法和感受可能被深刻體驗,可這一必須能夠凌駕於它們所有之上。這是內識的力量。這是帶你走出困惑和左右矛盾的東西。這是讓你擺脫思想衝突的東西。這是讓你擺脫無止境的揣測、對比以及對自己和他人的評估的東西。正是這,簡化你的生命並賦與你體驗和平、和諧和方向的可能性。
你必須體驗的正是這一必須。別害怕必須。必須是在生命裡體驗必要性。這是活力的源泉。如果沒有必要性,就沒有活力。內在確信源自必要性,內在必要性。內在必要性被外在必要性激發。正因為如此,你在世界上的參與越至關重要,你對內識的體驗和表達將越至關重要。
內識被召喚,因為它被需要。它被需要,因為你的生命至關重要。如果你的生命不重要,那誰還需要內識?你將只是以一切代價來尋求舒適,失敗將如影隨形。內識激發一個至關重要的生命並在一個至關重要的生命之上興旺。一個至關重要的生命在內識之上興旺。
當你們無法再在一起做任何事時,離開那個人。如果這基於坦誠,那麼它將是一個坦誠的評估並將召喚一個坦誠的回應。然而,可能會存在很多其他動機而離開一個關係。你離開一個關係,可能是因為你害怕面對挑戰,因為你害怕親密,因為你害怕放棄沈迷,因為你害怕放棄對你自己生命的掌控,因為你想維護你認為對你有益的某種東西。所有這些都可能模仿內識。然而內識將勝出。
如果你否認內識所倡導的,你就把自己置於內在危險裡。這就是身處地獄的含義。身處地獄就是不帶內識生活,即不帶真理和坦誠生活。在此你和恐懼的惡魔一起生活,它們將縈繞你。那時你唯一的逃離是短暫的快樂。你唯一的逃離是保持無意識。這帶你越來越深地進入沈迷,越來越深地進入幻想,越來越深地進入不動腦筋。在此你的物質生命被置於危險之中,你越來越成為給他人帶來不和諧的一個源泉。這是遠離內識的路徑。這是遠離坦誠、真理和幸福的路徑。
你每天都需要內識,你尤其在面對艱難決定時需要它。離開一個主要關係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而且它也可能是一個非常必要的決定。這將要求你篩遍你為自己想象的所有「嚮往」、「應該」和「必須」從而找到自己內在那個重要認知的位置,即內識。如果你擁有一個坦誠可靠的人員網絡來幫助你,這將使事情遠更容易,因為他們將給你提供視野和鼓勵。如果你參與靈性學習並擁有一位靈性導師,這也將幫助你。來自這兩個源泉的影響,能夠激發你所知道的,而超越你的喜好和你的恐懼。內識將帶你超越喜好和恐懼,正因為如此,它從衝突中拯救你。
世界沈浸在喜好和恐懼裡。你的內識將你提升到世界之上。你需要真正的關係來幫助在你內在激發這個。你需要鼓勵,你需要挑戰。你因為般配和共享宗旨而開始參與一個真正關係。如果般配終止了,你們在一起的宗旨也終止了。於是你們除了為避免孤單和一種內疚或失敗感之外,沒有呆在一起的原因。這會讓你們的相守變得痛苦,因為無論如何你必須在你自己內在面對這些。如果你的關係是逃離真理的一種形式,那麼它將遭受所有的後果。
如果你在面對真正有必要離開,那麼不要毀掉你們在一個主要關係裡已然學到的東西。面對離開的艱難;面對離開的不確定性。利用這個時間允許內識來指引和指導你。允許自己離開已知進入未知。允許自己面對你對自己的譴責。內識將帶你穿越一切阻擋它道路的東西,你將與內識一同顯現,並擺脫你先前的很多制約,因為它們將已然被清除出你的思想。這是淨化。正是在此,你越加成為內識本身的一個倡導者和接收者。正是在此,你學習自由並教導自由。正是在此,你教授那為關係提供一個真正基礎的東西。
有時你的行動造成他人的痛苦。這一開始可能難以應對,因為人們如此經常有意地傷害彼此,以至當某件必須發生的事發生並讓他人感到痛苦時,你起初可能質疑自己:「我在有意造成這個嗎?我在做正確的事嗎?」你不想給你愛的某人製造痛苦。在此有必要回到內識。內識穿越所有這些艱難挑戰,所有這些艱難轉彎,所有這些艱難障礙和所有這種思想困惑。如果你和內識同在,你就在遵循穿越人類複雜迷宮的道路。
如果你必須離開,那麼就這樣做並找到最有建設性的方式向你的伴侶表達這個。然後你必須離開。在此你面對你自己內在和外在的逆境。你能夠帶著力量這樣做,因為你和內識同在。
內識帶你進入關係,維持你的關係,並在某些情況裡帶你走出關係,沒有抱怨也沒有評判。你外在生命裡一切坦誠和寶貴的東西確認著這個。內識通常不會在一天之內帶你走出關係。你的關係將緩慢衰退,有一天你將意識到你必須為了你的福祉和你的伴侶的福祉而離開。服務於你的更偉大福祉和他們的更偉大福祉,將證明這所帶來的不安是合理的。
在巨大投資已然被做出的地方,改變是痛苦的。這是事實。如果投資已然被做出,你就無法試圖否認痛苦。它將是艱難的。然而如果這一艱難服務於一個更偉大宗旨、一個更迫切需要,它就能夠被面對且必須被面對。失望是生命的一部分。你失去你愛的東西。你所投資的東西在變化著。事物沒有按你所計劃的方式得到解決。你犯錯誤,並犯著代價巨大的錯誤。體驗失望是活著的一部分。然而,令你失望的大部分事物和真理無關,並且這必須和服務真理的事物區分開來。
真理和幻覺可能看起來相似,直至你探究它們為止。一個是堅實的;另一個是沒有實質的。一個堅守;另一個每時每刻變化著。真理不會每時每刻改變。表象每時每刻變化著。人們在移動。上帝是靜止的。上帝的想法進入世界,並為真正進步、正向成長和正向改變提供鼓勵。真理不會不停移動。人們在不停移動,來試圖或是走向真理或是遠離它。然而上帝的運動非常穩定和持續。
世界的運動被天體的運動支配著,可是除了罕見情況之外你看不到那些天體,你當然也認識不到它們的影響。它們的影響是恆定和持續的,然而世界的表面是動蕩和多變的。
因此,不要把你自己思想和事務的改變與上帝的運動混淆。上帝對你的思想發揮一種影響力,你的思想在對它回應中動蕩著。這裡的區別在於,你的思想處在否認上帝的狀態裡,因此它動蕩著對抗上帝。可一旦它克服了它的抵制,它開始走向上帝。這將啓動某種改變。這將重新安排你的關係。這將重新安排你的優先次序。這將重新安排你的強調重心和你的興趣。這將給你一種對你自己的新體驗,並作為結果,給你一種關於你的生命的新理解。
離開上帝的運動是混亂的改變。走向上帝的運動是建設性的改變。在運動中,改變看似改變,很難看到是什麼在影響它。然而在一個關係裡,你將有機會看到這些影響力,因為有建設性的改變是逐漸發生的。
關係通常在它們結束之前惡化。有時一個關係根本從未示範過任何般配,或是它的般配性如此有限,以至當它結束時,它突然地結束,因為很少東西將它維繫一起。當那維繫它的少量東西斷裂時,整個事物立刻崩塌。這有可能發生。當關係有著更多維繫它們的東西時,如果它們在衰退,它們的衰退將更為漸進。如果某人做了傷害對方的事或做了不坦誠的事,這往往是逐漸衰退帶來的結果。這是對損失的一種表達和對困惑的一種表達。在此人們感到變化,他們不知道針對它該做什麼。
在此有必要遵循內識之路,因為內識和作為上帝影響的結果的改變保持一致。內識表達真正和有建設性的改變,並讓你和這一改變保持一致。這使你能夠感受你的生命的運動,你的關係的運動,你的世界的運動,最終是宇宙的運動。
每當發生改變時,人們將失望。每當發生改變時,人們將不快。人們將陷入困惑。人們將陷入懷疑。人們將不確定。在一個變化過程中,你從某種已知走向某種未知。即使那已知是痛苦的,有時它還是被偏好超過未知,所懼怕的未知。唯有當你已然獲得了和未知的一種關係並能信任和珍視未知作為一個新穩定、新方向和新意義的源泉時,你才能帶著更偉大信念和信心擁抱改變。
關於離開一個關係,擺在你面前的問題是:你在做真實和真正的事嗎?你做到坦誠嗎?在此痛苦和不安無法被避免。如果你的確需要離開,並且是離開的時候了,如果你的關係無法走更遠,那麼留下將遠比離開更痛苦。你應該盡一切努力在你的關係裡實現成功,可如果這些努力都失敗了,那麼是走的時候了。
一段時間之後,你將理解你為何必須離開,因為理解總是在回顧時到來。面對真正的改變,你幾乎從不理解你為何在做你在做的事。或許你將給自己迫切的理由。或許你將基於正在發生之事為你的行動辯護,可你對境況的真正理解將在以後到來。因為當你經歷改變時,你處在變化當中。為了理解真正的改變,你必須看到改變的結果,這在之後等待著你。
質疑你離開的動機並質疑你的坦誠。質疑你的關係裡正在發生的實相。問自己是否問題能被現實地解決或修復。這些是根本性問題。你將需要向自己提問它們。對此或許你將需要他人的一些幫助。然而這些問題必須被提問。如果你必須離開,你必須面對痛苦,他人必須面對痛苦。在關係裡人們很少達成共同協議而分離。如果事情已經惡化,沒有任何事可做,那麼更有可能一方將採取主動。另一方可能體驗到失望,就好像某人在剝奪他們的安定和幸福。
如果一個關係被斷絕,造成失望的不是失去愛,而是失去安定。某人將失望,因為他們被扔進未知。他們面對孤獨、改變和不確定。在此他們並不擔心失去愛。如果關係已經惡化,愛已經喪失。現在愛只能通過遵循真理,並通過重新共同承諾坦誠來重新獲得。如果那意味著關係結束了,那麼那就是它的意味。只有當喪失坦誠時,愛才會喪失。當喪失有建設性的自我表達——這是坦誠的結果——時,愛喪失了。別擔心傷害另一方,而是關注保持坦誠和慈悲。如果你做到坦誠和慈悲,那麼你所做的一切將是有益的。

一個關係何時完結?

當一個關係進入了下一階段時,它完結了。如果你必須離開一個關係,不要以為它對你來說將完結,因為它曾經是的東西現在必須成為別的東西。你可能以一種建設性方式表達所有需要被表達的東西。你可能和你的伴侶討論你們之間所有不奏效的事情,一切的失敗和所有特殊問題。你可能甚至做出結論,你們無法和彼此做更多的事,儘管在此很少完全達成共同協議。然而,除非關係進入它發展的下一階段,否則它沒有完結。某人將前行進入下個階段。那時關係將完結。
你們中的至少一方必須進入一個新生命,才能使你們的關係完結。除非它完結了,否則在一起將感到尷尬和不安,或許將激起悔恨、遺憾和怨恨的感覺。舊的關係將依然把你向後拉。你將依然認為針對這個境況你本可以做更多。它將依然好似一個失敗,將它的陰影加在你的頭上。即使離開是一個巨大釋懷,可依然將存在不安。至少你們中的一方,最好是你們二人,都將繼續前行進入一個新生命。當那發生時,關係將開始到達一個完結階段。畢竟,如果一個關係無法繼續,那麼它必須把你送入某個新事物裡,從而能夠完成它自己。
有可能兩個分開的人長期維持他們關係的不完結,甚至是一生。他們從未向前行進。他們從未在別的任何地方完成他們曾試圖一起做的事,他們斷開的關係始終是他們生命裡一個敞開的創口。
如果你表達了你需要表達的一切,如果你對你自己的困難、錯誤、缺乏坦誠等等負起了責任,如果你沒有把抱怨投射給對方,而是將原因歸於你們雙方,那麼這個創口將開始愈合,為你提供可能繼續前行進入和其他人的一種更偉大和更完滿的結合裡。然而,如果保持抱怨,如果著重怨恨,如果維持不原諒,如果你自己的責任沒有被接受,那麼傷口將無法愈合,並將成為未來痛苦和不安、焦慮和擔憂的一個源泉。
斷絕一個主要關係可能非常痛苦,人們往往想盡快結束這一過程,通常是通過繞避痛苦本身。然而,你必須經歷這一痛苦,因為這一痛苦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經歷痛苦可能非常劇烈,可它不應拖長。如果你完全面對自己的痛苦,它將得到表達並被從你清除出去。然而如果你逃避它,否認它,把它稱為別的名字或保持對對方的評判,以阻止自己感受你自己的失敗或遺憾感的話,你將無法前行,分離的痛苦將延長。
一個被斷絕關係的禮物在於送至少一方進入一個更偉大和更完滿的結合。它不必針對兩人都發生。可一個人必須被送入一個更偉大結合裡。那時關係將完結。如果它為一方完結,那麼它為雙方完結。儘管另一方可能抱持著怨恨和遺憾,但關係將完結。如果一方帶著信心和感激繼續前行,那麼關係將完結。如果一方能夠在一個新關係裡成功運用他們在先前關係的創建、維持和完結中所學的一切的話,那麼那個先前的關係將完結。如果對方留在怨恨、遺憾和不原諒裡,那麼他們的傷口將不會愈合,他們將為了實際上能把他們送入未來一個更偉大結合的事而折磨自己。然而那個關係還是完結了。如果它對一人完結了,它就完結了。希望的是它將對雙方完結,可這很少同時發生。
一個失敗的婚姻將總是留下傷疤和印象。它將塑造涉入者並將成為很多未來決定的基礎——或是好決定或是差決定。讓一個關係完結並不意味著關係被抹去或它將不繼續作為一個範例並施加一種影響。它只是意味著沒有回頭路。它結束了。你將傾向於回歸這個關係,直至你實現了未來的一個更偉大參與。一方可能確信無論如何他將不回頭,可除非他們進入了一個更偉大結合併成功運用了他們的學習,否則關係沒有完結。
完結一個主要關係需要時間。它需要經歷失去的艱難和痛苦。它意味著花時間和自己共處,來整合所發生的事,來重新獲得一種自我感,來獲得關於所發生之事的一種視野。需要時間來進入一個新關口,在此一個新關係能夠被起始。需要時間來開始參與一個新關係,這樣過去發生的事能夠在未來變得有用。那時你先前的關係將完結。那時你能帶著感激回顧你的過去。
關係總是帶著感激被完結。這並非意味著每個人都對所發生的一切感覺完全良好。可它確實意味著整體結果是帶著真正的感激。然而,這一感激必須真實。如果它只是試圖逃避痛苦或面對,那這個關係將保持未完結,並將阻止它先前的參與者們繼續前行並開始成功參與新的關係。
來自過去的未完結關係是對當下和人們充分參與的一種主要障礙。為了完結這些關係,你必須面對你的錯誤,你必須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這需要時間和整合。在分離的痛苦和逆境裡,不可能指望這充分發生。可是隨著時間推移,一種新視野能夠被獲得,你能看到在構建一個新生命中,你先前的關係如何能夠服務於你。這是完結髮生的地方。這是價值被認知的地方。
一個關係裡的完結代表著一個新開始。在任何分離之後,這到底何時將發生將取決於人們內在發生的自然療癒過程,以及他們對和平、和諧和真理的渴望。在此療癒過程可能被延緩或加速,這有賴於那些參與者的動機。可無論如何這將需要時間。
感激始終是任何關係的完結點。真正的感激基於對真正結果的認識。直到你再次進入一個關係,這些結果才能被確定,在此,你在前一個關係裡的學習能夠得到運用和應用。因此,將需要時間來完結一個先前的關係,它所需要的時間是必要的個人整合、重新評估和自我發現的一個時間。這是一個新開始。在此,對結合的渴望必須被重新確認。在此,體驗結合的能力必須被重新發現和確認。在此,先前的錯誤必須被認識,這樣它們就不會破壞任何未來參與。
每個關係都是一個禮物。禮物必須被認知,它的裨益必須被應用。許多關係只是通過教你最初不要做什麼來提供一個禮物。一些人走向你只是為了讓你拒絕他們。然而,不要把你所有的錯誤稱作是完美或完全有益的。唯有某些面向是有益的,並且你必須始終根據其代價來評估學習。
認識錯誤、重新評估錯誤並運用錯誤帶來的裨益,對於你的進步來說至關重要。在此你必須面對痛苦,你必須面對艱難,你必須面對錯誤,你必須面對自己。這是學習的組成部分。這是成為一個成熟之人的組成部分。這同樣也是你的靈性進步的組成部分。
這會艱難。這會令人難堪。這會自我謙卑。這甚至會創痛。然而如果你真正希望深入世界和自己,併發現在那裡什麼被認知的話,這是一個必要的學習面向。在此內識是你的嚮導,可你必須做一個耐心的遵循者、一個耐心的接收者和一個有勇氣的人。如果你沒有這一勇氣,如果你沒有這一耐心或不願培養它,你就不該涉入重要親密關係。你必須擁有強大的心靈來面對這裡的挑戰並對你在此發現的東西負責。
上帝的力量在召喚你進步。它在召喚你完結先前的關係、認識它們的裨益並帶著感激繼續前行。上帝的力量在教你識別現在需要你去參與的那些關係。上帝的力量在教你辨識、客觀、思想明晰、內在靜心、對你內在上師的接收以及對婚姻和真正關係的開放。
分手的過程可能將充滿憤怒和怨恨。由於失望,這在一定程度上將會發生。或許你的伴侶在一段時間裡將無法聽進很多東西。這有賴於這裡所指出的那些因素。因此在一個關係的分手過程中要做好準備,因為你將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抱怨,將存在針對你的憤怒和怨恨。或許其中一些是合理的。或許其中一些不合理。如果你曾不坦誠,你必須面對它。如果你是坦誠的,可你的坦誠被誤解了,你必須面對它。如果你被正確地批評或是錯誤地批評,你必須面對它。這都將教你在開始你的下一個關係時變得更辨識、更客觀和更實際。你不需要穿上盔甲抵抗這些,因為如果你正確從它們學習的話,它們將教你變得更坦誠、更自然且更開放。
顯然,如果你在先前的一個關係裡不坦誠的話,你能夠認知這個。在此你意識到,坦誠將為你節省時間和免除艱難。於是你將更承諾於按照你真正的樣子呈現你自己,而非只是呈現你的新伴侶認為有吸引力的你自己的某些面向。你想確保某人在一開始就盡可能多地瞭解你,這樣他們將不會在後來開始瞭解你時感到失望。你想以真正的你被接受。你想以真正的你被認知。這在一個關係裡提供著舒適和保障。
如果你只被認知了你的某個面向,如果你只表現出你最佳的一面,或是如果某人看不到你究竟如何、你究竟如何思考以及你究竟做什麼,那麼你將沒有一個堅實基礎。做到坦誠,講出真相,那麼真相將為你提供保障、保證和方向。因此,將他人對你的批判用於你自己的自我檢視,但要努力做到非常公平。在這個過程中,有些事情能夠被認識和解決。而其他的事情,你必須等待,因為唯有時間將揭示眼前之事的真正精髓。
憤怒和怨恨充滿了個人投射和抱怨。那是因為人們受到了傷害,當他們受傷害時,他們想做出反應,他們想回擊,他們想把他們的痛苦趕出他們的思想並把它交給別人,通常是他們認為是他們的痛苦之源的那個人。這會非常艱難,因此有時在分手過程中,人們不應和彼此在一起。別試圖在情緒激烈時解決一切事情,因為你為實現和解和和平所做的努力將不會被良好接收。你必須一如既往地根據有效性來評估你的溝通。你可能感到一種個人需要來表達自己,但你的責任還在於看到那一表達在特定時間是否恰當,並感知它將如何被接收。
經歷分手的人們有時需要遠離彼此很長時間,直至他們能夠獲得一些視野為止。如果他們過早接近彼此,他們將只會對彼此做出反應,這將沒有幫助。記住,你不想在經歷一個變化過程中給世界造成更多不必要的衝突。
做到非常坦誠,但不要用事實來傷害自己。儘管有些事你必須面對,但記住,你不壞。你的伴侶也不壞。你將體驗痛苦,但你不應受懲罰。生命中的一些事是艱難的,可它們並不旨在懲罰你。別因為分手的艱難而懲罰你自己或你的伴侶。做到對你的參與負責,做到對分手負責。分手的發生是因為你的關係裡某種東西不奏效。或許這個關係本可以被輓救,可通常它無法被輓救。要麼是讓關係持續的必要元素不存在,要麼是相互的動力不存在。
一方致力於關係的成功是不夠的。雙方都必須擁有這一承諾才能實現成功。即便在此,正確的元素也必須存在,才能穿越路途中的所有階段走向成功。努力做到非常公平,努力做到開放和坦誠。承諾自己在此學習,因為這一學習極為寶貴。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一定程度上在一個關係裡遭受怨恨和失望。如果你在此獲得學習,你將能夠逃離世界的困境,這將把你確立為未來一個真正的解放者。
你能給人們提供什麼呢,不就是你自己的自由體驗嗎?你能給人們提供什麼呢,不就是你自己對內識的認知嗎?你能給人們提供什麼呢,不就是你針對關係所學到的東西,這樣他們的關係就能基於那一刻所需的無論什麼,而得到改善、改變或提高嗎?
多數情況下,分手後最好不要立刻開始參與另一個關係。無論是離婚還是愛人去世,都將需要時間來內在療癒。有時存在例外,一個新的關係將大大加速這一過程。可這只是例外,而非常規。人們往往想立刻跳進一個新關係,來抵消他們當時所經歷的痛苦。他們不想面對分離的痛苦。所以他們想擁有一個新關係,這將佔據他們。這將干擾並延長療癒過程,這將給你的新伴侶帶來一種不必要的緊張,因為承擔你的療癒並非是他或她的任務。你的新伴侶不應承受你過去艱難的衝擊。那是你的責任。
為了對一個新關係進行準備,你必須花時間來整合所發生之事,認識你的錯誤,並在自己內在創建一個新開始。別不耐心。不耐心意味著你在試圖不帶內識運作。不耐心意味著你不信任生命或你自己,你在向前急衝來為自己確保一個位置。或許在分手過程中,你將感到非常需要關愛。或許你將尋求你感覺在你的先前關係裡缺少的東西。然而這是一個和自己相處的時候。這是一個克制的時候。這是一個面對你的責任的時候。這是一個重獲你的力量的時候。很多人覺知這個並能幫助你。這是智慧的輔導。只有當你的內識提示一種例外時,你才應該做出一種例外,並且在此你必須非常確定你在遵循內識。
完結一個關係始終是深化你對坦誠的體驗並深化你對內識的覺知的一個機會。它是認知你過去所知,認知你是否遵循了你過去所知,認知你的坦誠,並認知你是否坦誠表達了自己的一個機會。這些是真正坦誠被鑄就的時候。
如果你只關心你的生存,那麼你對坦誠的自然傾向將受到阻礙和扭曲。如果你不信任生命,你將企圖用計謀戰勝它,你將企圖用狡猾和技能來獲得你想要的,因為你不認為生命會供給那些坦誠的人。然而如果你是坦誠的,生命將每時每刻供給你,你將能夠遵循生命的進程。這將把你置於一個遠更良好的位置,從而在你關係的所有發展階段裡做出智慧決定。
運用分手的艱難來深化你對坦誠的承諾,你對內識的承諾,和你對靈性成長的承諾。這將讓你遠更好地進行準備,去參與未來的一個重要親密關係。這將教你,你需要學習什麼和你需要摒棄什麼,你需要做什麼和你需要避免什麼。這將教你如何選擇一個伴侶,以及如何認知能夠輕易將你引入歧途的你自己內在的那些衝動和他人的誘惑。
接受你的孱弱易感,並認知它召喚更偉大智慧,因為智慧是你最好的防衛。說謊、欺騙和逃避不是有效的防衛,因為它們使你對錯誤易感。你現在想對真理易感,因為真理給你和平和確定並重建你自己的能力和力量。重新把自己承諾給內識和真正的關係。如果你承諾於學習,你將能夠把自己承諾給一個關係。如果你不承諾於學習,如果你受制於自己的評判和怨恨,那麼你將不會對關係開放。於是唯有你未來的孤獨將驅使你和另一個人維繫,並且你將沒有進行良好準備。

當某人死亡時你如何完結關係?

在你生命的歷程裡,重要的人會死去。這往往是即刻失去的時候,有時是出乎意料的。他們死亡的方式和他們死亡的事實將影響你。或許他們死於長期的疾病。或許他們死於意外。或許他們甚至奪去他們自己的生命。於是你將以一種非常激烈的方式面對分離,因為你在物質生命裡與他們溝通的能力現在將受到限制,甚至可能看似不存在。
明智的做法是,尤其針對你的父母以及作為你的主要關係的其他老年人,你要給這些關係帶進盡可能多的療癒,並找到建設性方式表達你的感激並準確指出困難。他們去世之後,你將沒有這樣的好機會。那時你和他們的溝通可能看似近乎無意義。他們生命的終點可能就在眼前。別把他們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準備你自己。盡你所能盡快和他們建立一種有品質的體驗。超越你自己的評判和喜好。原諒他們未能給與你的東西。準備你自己,因為如果他們突然去世,留給你的是你自己的猶豫不決,你將遠更難以帶來你自己內在的療癒以及獲得對關係的一種正面體驗。
世界是關係和溝通的一個機會。這是世界真正是什麼。這是它給你的裨益。當死亡被預期時,利用這個機會盡可能深化你的關係,通過變得坦誠和易感,通過找到建設性方式表達自己,通過接受對方的思想狀態和偏見,通過試圖在那些局限裡溝通。溝通是你的渴望。 找到最有效的方式是你的責任。有時談話是不必要的。有時只要在一起就夠了。因此進行準備,這樣他們的去世對你來說就能成為一個完結的時刻,而非只是一個重創性失去的時刻。
和死亡共處是非常強大的,因為生命的意義會在這些過渡時期裡得到明確。這是一個靈性的時候。這是一個內在坦誠的時候。這是一個幻滅的時候,這會導致真正的認知。
如果某人突然死去,評估你給與過他們的東西,和你沒有在他們需要時給與他們的東西。評估他們在你的生命裡是誰,學習認識你的關係的裨益,無論它是一個源自錯誤的裨益還是一個源自真理的裨益。當你開始體驗你們維繫在一起的真正價值時,表達你的感激。如果你在祈禱裡這樣做,你的表達將觸及接收人,因為那些離世的人能夠通過祈禱被觸及。如果你的思想開放,你就能接收他們的回應,因為思想是天地間的媒介。
所以,通過你的思想,你能和那些不在這個世界的存有們溝通。通過你的思想,那些不在這個世界的存有們能和你溝通。這一和去世的所愛之人的溝通只需是簡短的,因為它們是表達感激,它們確認你們的關係在繼續。正如所說,所有主要關係都會繼續,無論是以一種活躍狀態還是以一種休眠狀態。那些在你的心裡被喚回的人們,將保留在你心裡。那些依然被拒絕的人們等待著被喚回,因為你無法除掉他們。這就是啓蒙主要關係的力量所在。
允許你先前關係的靈性臨在進入你的覺知。想著他們,祝福他們,從他們學習並感謝他們。如果你真誠地並帶著勇氣這樣做,以面對自己,面對你們分離的事實,你將能夠從他們接收一個回應。這將確認你的靈性生命以及在你內在的內識的偉大,它同時看向世界之內和世界之外。內識認知關係涵蓋所有表象。對你來說,這將是一個靈性呈現和確認的時刻,一個在關係裡實現成熟的時刻。面對你的苦難,認識你的錯誤並認知你的感激。
如果某人奪去了自己的生命,那麼原諒他們的行為。從他們的生命得到學習。如果基於類似的境況和影響,你或許結果會做同樣的事。他們的生命是對你的一個教導和一個警示。從這學習。為他們的新曆程祝福他們,並讓他們的生命成為對你的一個服務,這樣你就能同樣服務他人。因為你,作為一個內識學生,必須同時學習成功和失敗。失敗將幫助你走向成功,可成功將救贖你。它們絕非同等價值,可一個確實在另一個之後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