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與人類的古老契約


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11年9月20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貫穿整個歷史,人類與上帝建立著契約,並往往認為他們所創建的就是上帝的契約。這些契約與上帝恒久創立的神聖契約相比,是有差別的。因為人類的理解永遠無法包納神聖覺知。人類的倫理道德和人類的法律永遠無法完美映照神聖覺知,因為它太偉大、太神秘,遠遠超出智力範疇和所及。

人們想擁有一種具體化的理解。可是上帝是神秘的。上帝置於你內在去遵循的東西是神秘的。雖然你身處世界上,可是你超越世界之外的更偉大生命是神秘的。

因此,神秘是你生命的一個重要和根本部分,比你當前意識到的更偉大。它是你實相的更偉大層面。它代表你超越這個世界之外的源泉和天命——你關系的神秘,更深刻的傾向性,內識力量及造物主賦予你的等待著被發現的更偉大智能的神秘。

盡管人類的倫理道德和契約發生著變化,人類的理解在進化,可是上帝已然與人類制定了一個神聖契約。這個契約並未真正發生改變,因此說它是新的是不正確的,盡管它對於你的理解來說或許是新的。因為這個契約的確立早在這個世界存在之前,早在人類族群存在之前,早在人類歷史存在之前。這個契約的確立是在時間的初始,在分離呈現之際,在物質宇宙的初始。它不僅適用於人類,而且適用於同樣做為創造組成部分的宇宙成十億、成十億、成十億其他族群。

這個契約對於你的本質、你的存有和你身處世界的宗旨來說,是如此重要、如此根本,乃至它有可能被忽視或錯過。人們創造的與上帝的契約,與他們的境況、他們的性情、他們的歷史以及他們如何感知他們的未來和他們在生命中的狀態有關。可是上帝的契約遠遠超越於此,因為它必須適用於無數狀況,無數不同族群,無數不同世界,因為你們世界的上帝同樣也是一個宇宙生命大社區的上帝。

神聖契約對所有生命來說是根本性的。它並非特別為人類創建,因為宇宙中有著無數族群。它不依照某個特殊宗教或宗教理解,因為宇宙中有著無數宗教。

正因為如此,上帝的新啟示是如此嶄新,因為它帶你超越這個單一世界的界限,讓你向擁有無數生命形式的場景敞開,因為你是誰及你來自哪裏,體現著所有的創造,而非只是它的一個渺小面向。

因此,這個契約不是針對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歷史時期、一個宗教或世界一個部分的契約。它不受制於人類哲學、倫理道德或理解。它比這更根本。它必須適用於所有維度、在物質實相裏生活在分離中的所有族群。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契約非常簡單,但要活出它並按照它來生活,要求巨大的謹慎。它要求真正的自我坦誠。它要求對個人生命及他人生命的一個更深刻辨識和一個認真考慮。

對治分離的解決方案,在時間初始就被給出了。它不是上帝的問題。它是你的問題。它是你的困境,即你將遵循你內在的什麽聲音,以及你對體驗一個更偉大廣闊真理和實相的渴望和能力。

人們想要簡單的定義。他們不想努力工作。他們想讓一切擺在他們面前,因為他們懶惰,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必須發揮真正的努力、思考和辨識,以認知那對他們的本質及在此的宗旨來說是根本性的東西。

這個契約,上帝神聖契約的奇跡在於,每個人的宗旨和天命都發源於它。因此,盡管它貫穿整個宇宙都是統一和一貫的,但是它的顯化超出了計量和理解範疇。它就像發自同一個基礎土壤和實相的繁茂生命。

這顯然超出人類的領悟,但它並未超出人類的體驗。每當你參與上帝在你內在創造的更深刻智能——它代表著你從未離開上帝,並依然按照上帝契約生活的那個部分——時,你都在體驗那個契約。

因此你可能會問:“這個契約是什麽?解釋給我聽。”我們說,上帝把內識置於你內在,它是一個完美的指引智能。上帝賦予你一個更深刻良知,它是這個更深刻智能的組成部分。上帝派你到世界上,在特定狀況裏以一種獨特能力進行服務,在特定環境裏與特定的個體進行參與。

此時此刻,你無法完全理解所有這些意味著什麽,要求著什麽,或所有這些將在哪裏發生。但唯有當你站在生命終點回顧時,你才能看到你是否完成了世上的這些重要參與。世上的重要參與,是基於你與你自身內在內識的更深刻參與,它是存在於你智力範疇之外,存在於表層思想之下的一個智能。

你在此是為了服務世界,克服你的沖突、你的困境,並在一定程度上克服這個特定世界裏與你文化和存在相關的困境。內識讓你能夠做到這些,因為它屬於創造的一部分。因此說“上帝告訴我這個,”或“上帝告訴我那個,”或“我去這裏因為上帝希望我去這裏,”或“我做這個因為上帝希望我做這個,”或“我應該選擇這個而非那個,因為上帝希望我這樣”是不正確的。

更準確的說法是,你做這些事情或做這些決定,是基於你自身內在內識的指引和臨在。而內識詮釋著上帝的意誌和臨在,並能把這轉譯成針對要避免的事物、要靠近的事物、要考慮的事物、不該考慮的事物的決策,行動和覺知。

這一運作方式完全超出人類揣測,因為它的存在超越表層思想——你用來思考的思想,世俗的思想,被你的文化和你的教育、你的性情和你的境況告喻的思想。

要獲得生命裏的一個更偉大自由,就要遵循內識的力量,因為這以一種實用和有意義的方式,把你從這個世界上生命的眾多制約中解放出來——關系相關的問題,以及這個世界及所有世界裏生命所制造的困境和似乎無法解決的艱辛。

不要以為旅行到另一個似乎已然解決了你們當今面對的部分問題的星球,就會有根本性的改善,因為自由,個體的自由,在宇宙中是罕見的,在其他不自由國家的存在下,它非常難以得到建立和維護。這是獲得一種大社區覺知的組成部分,這是上帝致人類新啟示的組成部分。

說來很奇怪,新啟示在呈現那個古老久遠的契約,即你通過你自身內在的內識,來體驗上帝的臨在和力量。你通過他人內在的內識,來體驗他們內在的上帝的臨在和力量,並與你內在的內識產生共鳴。

你在此服務世界,因為你被派到這裏來服務。你的開悟永遠是相對的,因為你生活在分離裏。不過顯然,你能遵循內識並讓你的生命被內識塑造和指引的程度,將決定你思想和覺知的提升,以及你生命和你主要關系的品質。

上帝建造的道路很簡單,可是當道路簡單時,它很嚴苛。它沒有數不清的例外。它沒有充斥著偏好和協商。但假如你完全用你的智力來理解更偉大事物的話,這是難以理解的,因為智力並非被創造來理解更偉大事物。它是用來應對生命實際性事務及更小重要性和廣度的事物的思想機制。超越這些之外,你必須與內識進行參與。

你身處世界上,還為了發展智慧,並從他人學習智慧,這個智慧是慈悲和恩寵的,但它也是非常尖銳和明晰,有力和有效的。

你天生擁有內識,但不擁有智慧。為了成功地在這個世界上,或在任何世界上生活,你將需要獲取與那個世界,與你的世界相關的智慧。

上帝的新啟示提供了來自大社區的智慧,這超越人類自身所確立的智慧。這是一個非凡而罕見的禮物,它讓你為你在大社區裏——它現在就在你面前——的未來進行準備,讓你為參與宇宙智能生命——它已經在你面前,並在當今世界上以危險和危害的方式展現自身——進行準備。

你對上帝的根本責任,是開展內識進階,學習遵循內識,從你思想的其它聲音中辨識出內識,聆聽他人內在的內識,並在你周遭人的所有意見、態度和信仰中找尋它。你的根本責任,是讓內識重塑你的生命,這代表著你內在的一種更深刻坦誠。

這正是真實面對自己的含義——不是你的想法、信仰或偏好,不是你的態度或文化地位,而是你的更深刻本質,它體現為你內在的內識和內識的強調。

上帝通過內識拯救分離者。上帝通過內識救贖分離者。不僅人類,還有與你們有著巨大差異的無數其他族群——環境不同;信仰不同;歷史不同;倫理、態度和聯盟不同。唯有上帝的天才能夠擁有一個如此廣博的救贖計劃。

在大社區背景之下,這顯然令你們所有那些絕對的宗教觀點變得非常相對性。正因為如此,你不可能明確性地辨識上帝的意誌,試圖普遍性地或以一種絕對的方式將它運用於你周遭的任何事或任何人。但是,你被要求開展內識進階,這在被賦予世界的上帝致人類新啟示裏被明確指出,這一啟示不同於人類過去體驗過的任何東西,這一啟示比一千多年來被賦予人類的任何東西更加偉大。它從很多方面來說是嶄新的,然而從其它方面來說又是古老和永恒的。

上帝與人類的神聖契約,是上帝與宇宙的神聖契約。這樣,上帝不必過分關註和涉入你們的日常事務。因此,當人們說上帝告訴他們做這個或做那個,或上帝帶給他們這個或帶他們遠離那個時,實際上,如果他們是坦誠的,如果他們的體驗是真實的,那麽他們是在講述他們與內識的參與。所有宇宙之主不會以這種方式涉入,因為所有宇宙之主非常智能。

生命的災難、自然災害、瘟疫、戰爭、生活在分離中的巨大不幸、生活在分離中的巨大困境——與你的源泉分離,一味遵循你的表層世俗思想——這不是上帝制造的!

看看你們世界的狀況。你們被賦予了一個天堂,而你們在盡你們科技所能盡速地毀掉它。你們在粉碎你們的未來。你們在用盡你們的自然遺產。你們在如此劇烈地改變世界,以至它在未來有可能變得不可居住。

別以為你們將跳上飛船,去到宇宙其它地方。像你們這樣的居住世界早已被其他遠比你們更強大的族群占據了。

正因為如此,上帝契約應對的,是這裏,是現在,是每個人所做的決定,他們所做的選擇,他們珍視什麽,他們堅持什麽,他們回應什麽。正是如此,上帝的根本契約在決定不僅個體生命和境況的未來,而且是整個人類未來上,擁有支配一切的力量。

因為人類的未來是由無數的決定制造的——不僅是國家領袖的決定,而且是每個人個體和集體性的決定。什麽在告喻這些決定?是內識的力量和臨在呢?還是個體的意誌、恐懼和野心呢?顯然,人類的愚昧、愚蠢、錯誤、悲劇和沖突,都源自什麽在告喻每個相關個人的決定這一根本性問題。

這正是上帝契約適用於所有情況的方式。並非上帝對這個有一種不同的法制或規定,對那個有一種不同的法則或規定。盡管你或許受制於甚或被要求依照你所在文化和國家的法律和倫理去遵循某些規定和原則,但這沒有問題,只要它不違背你和內識的根本性關系,它代表著你和上帝的契約。

在此,你的更深刻良知而非你的社會良知——那個更深刻良知——成為你對必須做什麽或不做什麽的最終評判。換句話說,上帝的契約要求你對自己保持根本的坦誠,對你的更深刻本質保持真實。

雖然國家可以且必須建立管理行為的倫理、原則和法律,以維持社會秩序,減輕必然出現的錯誤,並至少從理想上或原則上建立一個公正的體系,可是我們今天在這裏所講述的,是良知,是個體的更深刻良知。

為了參與那個良知,你必須非常坦誠。你必須放下你的恐懼和你的偏好足夠長時間,以在一個更深刻層面上認知什麽是真實的。但這對人們來說是困難的,因為他們從未非常充分地練習這樣,只有極個別的人在極個別的情況下例外。正因為如此,上帝的新啟示提供了內識進階——來賦予每個人機會去建立與他們內在內識的力量和臨在的一種根本性關系和聯盟。

在此你不可能創建絕對的信仰,因為內識或許要求一個人做某件事,而告訴另一個人不要做那件事。你不能說:“我的信仰就是上帝的意誌。”因為上帝的意誌以無數種方式顯化自身,它由內而外地通過個體進行工作,你如何能預測什麽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絕對正確的呢?你不能。這是不坦誠的。這是愚蠢的。它最終對人們的生活是破壞性的。

分離者通過內識被喚回。邪惡者在為天堂進行準備。地獄是你現在所在的地方,至少是地獄的其中一層。你可以進入一個更深的地獄,一種更深的分離狀態,但是最終,上帝將喚回所有的創造。

這是因為那個契約,你看。你無法毀掉你內在的內識。你可以讓自己從它解離。你可以逃離它。你可以密封它。你可以否認它或不相信它的臨在和力量。你可以盡你所能逃避你的更深刻良知,但你無法抹去它。它始終和你同在。它甚至在你來到世界之前就和你同在。它在你離開這個世界時將和你同在。

在你身處此地時與內識進行參與,這是靈性和靈性發展的真正意義所在。開展內識進階是核心和根本的行動,無論它顯化在何種宗教傳統裏。它代表根本性的靈性修習。如果你無法獲得與內識的一種根本性關系,那麽信仰上帝,或信仰一種關於上帝的人類意識形態,或試圖模仿那個教程所描述的東西,將不會產生真正的效力。你依然從上帝分離。你依然根據你的想法運作著,被恐懼驅使著——失去的恐懼,失敗的恐懼,剝奪的恐懼,對上帝的恐懼,對死亡的恐懼,等等諸如此類。

正因為如此,許多認為自己宗教信仰非常虔誠的人,依然沒能靠近上帝,因為他們沒有與他們內在的內識建立根本性聯接。他們用他們的信仰、他們的原教旨主義和他們的宗教經文替代了他們與內識的根本關系。他們迷失了要點。他們依賴著錯誤的東西。

他們害怕神秘,那是他們生命的源泉和意義。他們希望一切得到解釋。他們不想帶著問題生活。他們只想運用答案。他們害怕他們自己。他們害怕深入表層思想之下。他們害怕上帝的契約,它在所有情況裏都會取代他們的信仰。

很多人聲稱信仰一種“自然宗教”,但這最終會變得非常不自然,因為他們用一套信仰和意識形態,一個思想體系,一個宗教機構替代了他們與內識的重要和初始關系。信仰現在成為了他們的主要關註,而非一種更深刻體驗,它超越信仰的局限,它比任何信仰要有力、強大和持久得多。

正因為如此,宗教的顯化——它所有的偉大構建和宣稱,它的警示,它的意識形態,它的宇宙觀,它的神學——與活在每個人內在、等待著被發現的神秘有著巨大差別。

不過人們依然需要一個構架,因此,新訊息提供了它的倫理,並給出如何參與世界的一個框架。但這個框架是開放的;它不是絕對的,因為內識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人身上工作,來達到同樣的目標和同樣的終點。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回歸你的精神家庭——他們當你身處世界時關註著你——時,他們將會問你:“你達成了你當初設定要達成的事情了嗎?”在那個時刻,你不會被信仰阻礙。因為當你離開這個世界時,你將沒有任何信仰。但你將內在固有地知道你是否完成了你的任務和目標。在此沒有評判。沒有譴責。只有完美的內識,即你必須重來一次。

這和人們關於上帝最終將驅散人類所有錯誤的觀念是多麽的不同,因為上帝沒有制造人類的錯誤,它必須由那些制造它的人們拆除。但除非你擁有你內在內識的力量和臨在,否則這不可能實現。

因為唯有它能戰勝邪惡。唯有它能在哪怕最復雜、最艱難的境況裏指引一個人。唯有它能在每一種情況裏做出正確的抉擇,並選擇與對的人在一起。唯有它能分清什麽是好的,而什麽只是看上去好。

這是上帝的契約。它是神秘的,強大的,非常難以用文字表達,非常難以創建一種新的神學來描述內識將在所有人身上、所有狀況裏、所有環境裏做些什麽,因為這做不到。相反,宗教必須創建出一個框架——倫理道德的和實用性的框架——它尊重開展內識進階的基本靈性修習,鼓勵人們走向這個方向,並提供這個紀元以及所有時代的智慧來幫助人們參與活在他們內在的那個力量和臨在,它超越智力範疇和所及存在著。

這是聖人和學者之間的區別,你看。學者進行詮釋,但這不意味著他們的體驗範疇很偉大。最好的情況下,他們從現在和過去獲取智慧,並把它帶進世界當前的境況裏。最壞的情況下,他們成為意識形態的抄錄員和人類的公訴者。

這裏有要遵循和不要遵循的重要事情,這在上帝的新啟示裏被規定出來。它們是通用的,因為它們適用於大多數人,大多數情況,而且非常可靠。但你依然必須與內識進行更深刻參與。如果你繞過這個,那麽你把自己置於一個無法接收上帝的恩寵、力量和臨在的位置上,這樣你只能非常漸次、非常稀少地接收。

上帝的根本契約說:你可以保持分離,但只能在一段時間裏,只能在時間象限裏。最終,你依然是創造的一部分,並終將回歸。這多麽不同於人類宗教機構及宇宙其他族群的宗教機構所宣稱和建立的契約,那些族群同樣面對著你們所面對的更深刻參與問題。

宇宙中沒有開悟的族群,否則他們就不會處在這個實相階段了。每個人都在應對分離問題,盡管確實存在智慧的個體,有時還有智慧的國家領袖,然而每個人都有著同樣的根本性問題。這不只是在一個變化的物質實相裏的生存和安全問題;而是一個人將遵循什麽,其他人將在他們內在和彼此之間將遵循什麽的問題。

如果這個世界的人們能夠更靠近內識的話,那麽遵循某種解決方案的承諾就會比現在強大得多。人們就會做出犧牲去做正確的事情。人們就會做出決定去做將奏效的事情。人們就會投資未來,而非簡單地試圖活在當下,就像田裏的蝗蟲一樣。

你們還會有問題,但遠比今天要少得多,你們就會構建一個更美好未來的基礎,而非試圖重演過去。你們就會保存世界的資源,而非耗盡它們。因為這個世界是你們擁有的全部。你們的孩子以及你們孩子的孩子在未來將擁有什麽,取決於你們今天能夠保存和保障什麽。

別以為你們能夠進入宇宙裏,去獲取你們在地球上耗盡和毀掉的東西,因為像你們這樣的世界是罕見的,它們被良好保護著。它們被很多族群垂涎著。

這是成長的一部分——停止做一個魯莽的族群,一個青春期的族群,一個破壞性的族群。當你們意識到你們必須維護世界,保護自己免遭大社區幹預時,你們就會停止戰爭。這會徹底改變你對你們境況的理解,這會激勵你去做真正正確和有成效的事情。

這都是基於什麽在告喻個體——是內識的力量和臨在,以及上帝與所有生命的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