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創造邪惡?


聆聽原版口述啟示(英文):

下載 (點擊右鍵下載)

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08年1月17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錄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第一部 > 唯一的上帝 > 第七章

生活在世界上,一個人必須開始意識到,世界裏存在著破壞性力量。如果一個人真正坦誠和自我觀察,這個人將意識到,甚至在其自身內在存在著破壞性力量。顯然,在你周遭世界上,這些破壞性力量變得顯在,並且在貫穿整個人類歷史上一直是人類體驗的一個組成部分。

如果你註意觀察你自己的思緒和傾向,你將明顯地看到,你內在存在著破壞性力量。你在你復仇的渴望裏看到這個。你在你征服或擊敗他人的渴望裏看到這個。你在你移走或消除他人的渴望裏看到這個,無論它們看似多麽隱秘。你在你的夢境裏看到這個。

你甚至在你改變世界的渴望裏看到這個。因為你怎麽可能在不移走或消除或噤聲那些將反對你的人們的情況下改變世界呢?這是身處一個物質實相裏,生活在一個身體裏,和其他身處物質實相且生活在身體裏的人們進行競爭的一個根本性問題。

那啟動了宇宙的存在和擴張的巨大分離,並非出於一個邪惡意誌而被創造出來。它並非一個錯誤。它並非源於邪惡。可是在這個妥協的存在裏,邪惡變得不可避免。

它並非是由一個神話人物——某個從恩寵墮落,成為邪惡的源泉和中心的人——制造的一種力量。這顯然並非如此,當你想到你自己生活在一個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區裏時,那裏有數不清的族群,和你如此不同,生活在非常不同的環境裏,代表著心理、思維和科技進化的所有階段。很明顯,並非一個個體是所有人的問題的源泉。更確切地說,它是生活在一個妥協、分離的存在裏的結果。

因此,你不能把邪惡的存在歸咎於任何個體。它是生活在你當前狀況裏的產物,這種狀況不代表你在你的古老家園裏的存在,你來自並且你將回歸的那個存在。

你來自一個你被認知且不存在問題的實相,進入一個你不被認知且只存在問題和非常少的真正答案的實相。你來自一個完全保障和包融的地方,來到一個沒有保障、四處示範著分離的地方。你來自一個你處於和平的地方,現在來到一個你必須生存和競爭,你必須穿越不確定狀況和不斷變化的境況的地方。存在於物質實相裏、存在於一個身體裏是完全不同的。

代表所有生命的創造者的天使主人,擔當著你的古老家園和你當前實相——生活在物質存在裏,生活在身體裏,必須應對這種實相,它如此不同於你來自的地方——之間的媒介。

在此上帝看似神秘。上帝看似不在。上帝無處可尋。你生活在上帝看似根本不存在的一個存在裏,除非一個人擁有偉大的信念。這和你來自的地方並且你將回歸的那個家園是多麽不同。

你關於上帝的想法,來[自]這個環境,是非常有限的。人們認為上帝就像他們——非常強大,當然,非常智慧,當然,但評判、報復、憤怒和挫敗,就像他們。他們以他們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上帝。

因此,任何對上帝的激賞都只是一種近似。沒有任何關於上帝的絕對真理源自你當前的存在,因為你當前的存在是不絕對的。它是一個相對實相,它的相對性在於它在運動和變化,它有一個開始和一個終點。然而你來自的地方不變化。它沒有一個開始和一個終點。它不變動。它不是不確定的。它不是不可預測的。

因此,重要的是在這裏思考,邪惡的存在是生活在這個狀況裏的結果。它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拿走一個存有的包融感和他們的保障,你把他們扔進一個環境裏,在那裏他們現在必須生存和競爭,在那裏他們為了生存必須破壞其他生物體,在那裏他們必須不斷應對不確定和破壞危險,在那裏剝奪始終存在,且一直是一種持續性威脅,你怎麽可能期望他們在一種絕對智慧和慈悲的狀態裏運作,在每個轉彎處都沒有恐懼或焦慮侵襲他們呢?

上帝不期望這個。上帝不期望一個人在這些境況裏保持完美,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上帝不期望不可能之事。你或許對自己和他人期望這個,可那是因為你不理解你所進入並且你選擇到來的這個實相。

因此,上帝不懲罰邪惡,因為邪惡是不可避免的。這就像懲罰一個孩子的孩子氣。這就像懲罰一個傻瓜的犯傻。不存在對邪惡的懲罰。邪惡只會延續一個人的痛苦,讓救贖的可能性延遲並更遙遠。

人們難以接受這個,當然,因為他們想讓上帝為他們復仇。他們無法或不願執行他們自己認為必須被實施的懲罰,現在他們想讓上帝替他們做這個。這又是以個人自己的形象創造上帝的結果,一個像他們的上帝,只是更強大,僅此而已。

地獄是人們創造的一種發明,以懲罰那些他們憎恨和無法忍受的人。可是你已然生活在一種地獄裏,你看,分離的地獄。讓自己更深地承諾給這種狀況,代表更深地墮入地獄。進一步隔離你自己,現在只被你可怕的想像和你對自己、他人及世界的譴責所支配,讓你進一步陷入一種本質上是根本艱難的狀況。

因此邪惡就在你周遭。它是一種力量。它在思維環境裏采取力量形式,說服的力量,你無法看到的力量,可你能夠感受,這影響著你的思考、你的情緒和你的行為。

你看,正因為如此個體、團體及整個國家會承諾他們自己,去采取根本破壞性和反成效的行動。整個國家會承諾它自己,去侵略和破壞另一個國家,為了它的財富和它的資源,以國家安全或自我維護為借口。或者它[戰爭]會在宗教的旗幟下被挑起,認為另一個國家是不敬或邪惡的,認為他們是異教徒,不可救贖。可這都是表達邪惡力量和勢力的一種借口。盡管它或許被少數堅定的個體所領導,可其他每個人將隨波逐流。

這怎麽可能呢?這樣一種勢力如何能夠擁有如此的影響力呢?它是思維環境裏的力量,你看。

為了在這個世界裏生存,你需要協助和支持,為了獲得那種協助和支持,你將做很多妥協——在你和他人的關系裏,在你的婚姻裏,在你周遭你所有的關系裏,在你和你生活其中的國家的關系裏。你想要它的協助、保護和認可,因此你遵從它,即使它在做某種可憎之事,顯然違背你最真正珍視的東西。

這是在思維環境裏運作的邪惡力量,在一個社會背景裏表達它自身。它可以被掩飾為對一個人的國家或一個人的家庭的職責,這會導致你做明顯違背你內在內識——所有生命的創造者置於你內在的更深刻智能——指示的事。對內識的一種背叛,對上帝的一種背叛,對你知道是正確的東西的一種背叛——你將違背這些以獲得你認為對你的生存來說必要的協助、保護和認可。這是一種真正的困境。它又是生活在這個分離存在裏的一種困境。

世界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它是非凡的。它是發生在每一刻的創造。它是發生在每一刻的變化。如果你能夠站在一旁體驗它——不擔心你自己的生存,不害怕你可能失去或必須放棄什麽——它實際上會是一種非凡的體驗。可是別把它和你來自並且你將回歸的你的古老家園混淆。這無法相比。

因此,你必須接受世界真實的樣子。你無法讓它像你的古老家園。甚至上帝無法讓它像你的古老家園,因為上帝讓它成為某種不同的東西。

上帝不是邪惡的作者,可是上帝創造了一個邪惡將成為可能且不可避免的環境,至少是在覺知他們自己必死的智能族群中間。可是上帝給出了對治邪惡的一個解藥,它是一個強大的解藥,被置於你的內在,在內識的力量和臨在裏,你內在的一個更深刻思想。不是你用來思考的思想。不是評判和揣測,比較和譴責的思想,而是一個更深刻思想——這一思想就像上帝的思想;這一思想不像你的人格思想那樣思考;這一思想看到、等待、知道並帶著力量和承諾行動。

這是解藥,你看。它是解藥,對治你自己內在的邪惡,以及你自己內在和你周遭邪惡的說服,這在世界上是如此普遍和強大。它最終是對治貫穿宇宙的邪惡的一個解藥。但它必須在個體內在變得強大。

你內在內識的力量是不受腐敗的。它不受人類世界甚至大社區裏的誘惑和誘導所說服或影響,在大社區裏,邪惡和沖突的表達存在已久。

憑你自己無法戰鬥邪惡。如果你試圖戰鬥它,它將誘惑你。你將變得更像它。它將把你從一個和平倡導者變成一個戰士。你會發現自己拿起武器對抗你認為被邪惡支配的其他人。

你將變得像他們,因為邪惡喜愛關註。它因為人們的參與而興旺。它被那些遵循它的人和那些反對它的人賦權。因為如果沒有人們的效忠和人們的關註,邪惡就無處依附自己。那些承諾給它的人,需要效忠並需要來自他人的參與。

世界上只有非常少的人真正邪惡,把自己承諾給這種勢力,這種力量。可是他們對廣大社會的影響是巨大的。他們的破壞性影響力是巨大的。他們的行動對他人的影響,考慮到他們的人數,是巨大的。他們讓國家與他國涉入戰爭的說服力是非常強大的,你看。

你作為一個個體無法與之作戰,而不冒著陷入它的說服和它的誘導的危險。試圖這樣做,就是把你自己承諾給對抗他人。從根本上,它置你和陷你於對抗他人,甚至在一開始。現在你必須與他人鬥爭,從而去做和去創造你認為正確的東西。

盡管為了一個正義原因反對他人是可以的,可是在這種境況裏,它改變你的意誌。它改變你的動機,因為你被恐懼支配著——失敗的恐懼,沒有達成你想要達成之事的恐懼,認為假如你不成功、對立勢力將占上風的恐懼。恐懼帶來憤怒。憤怒帶來仇恨。仇恨帶來暴力。暴力帶來進一步暴力。

這是一個陷阱,你看。它是一個根本性的謎題。它抓住好人,讓他們彼此對抗,改變他們建立和平和合作的真正意誌,並顯現完全不同的結果。

有一個更偉大智慧生活在你的內在,它不受世界裏的不和諧勢力,不受他人說服,不受文化甚至宗教的誘導所影響。它是自由的。它是純粹的。它是明晰的。它只對上帝應答,因為它是上帝的一個延伸。

無論你在試圖確立你的隔離,試圖在分離裏成功和試圖讓分離奏效上走了多麽遠,你依然通過內識,你內在的這個更深刻思想,和上帝聯接。你無法從它逃離。你無法從它分離你自己。你可以否認它。你可以用很多罩子遮蓋它的光明,並生活在黑暗裏,可是你無法消除它。它代表你身處世界的宗旨,你和上帝的聯接以及你的救贖。

問題是:你將需要多久才開始渴望它並意識到沒有它,你無法成功,你無法成就你自己,你無法對世界做出一種真正貢獻,這是你身處這裏的真正意誌。沒有它,你無法成就你靈魂的需求。沒有它,你無法在你自己內在擁有和平和正直。沒有它,你無法和自己,或和他人,甚或和整個世界擁有一個成功的關系。

你或許依然相信軍事的力量,武器的力量,強力的力量,政府的力量,個體說服的力量,個體支配的力量,財富的力量,美麗的力量,或聰明和魅力的力量,可是只有你內在的內識擁有真正的力量去重新聯合、重新聯接、祝福和啟發。

世界確立了它自己的神明,它自己的定義,它自己對力量和支配、說服和征服等等的表達。可是你內在和他人內在的內識不被這愚弄。

你無法讓內識給你提供你想要的,因為它比你、比你的人格思想——一個充滿渴望和沖突、恐懼和憂慮的思想,一個認同所有不確定事物的思想,一個受制於邪惡力量的思想,一個容易受影響且已然受影響的思想——更強大。

可是在你的更深刻內在是內識。你擁有那不變的,你看。正是回歸你內在那不變的,是你的救贖,是你的力量,它開始讓你擺脫沈癮的掌握和說服的掌握。

你可以假裝成你想要努力成為的任何人。你可以給自己任何名稱。你可以給自己確立任何角色。你可以扮演好人或壞人的角色。可是在你內在,有著內識,等待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