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折點


上帝信使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13年1月24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一旦你開始真正自我坦誠地面對你的生命和事務,那麽無論這一認知在當時是多麽痛苦,它都標誌著你生命中的一個轉折點——在這個轉折點上,你開始更明晰地看清事物,更願意去更明晰地看清事物,更自我坦誠地面對你與人們的參與,面對你的計劃和目標,甚至最終面對你的根本信仰,這很少受到坦誠地質疑。

這個轉折點誕生於受難。它誕生於認知,即認知你試圖成功組織你的生命以符合你內心真正感受的努力失敗了。或許它滿足文化標準以及你的家庭和他人的期望,他們歡呼你是個成功者,可你內心是空虛的。在內心裏,你知道你還沒有找到堅實的基礎。你還沒有觸及你在尋求的東西。

就算你獲得這個世界上代表成功和進步的所有事物——美好的關系,可愛的家庭,美麗的房子;就算你的工作從某方面講是有意義的,這事實上很少如此,可是如果你沒有找到你的宗旨,你的靈魂將會饑餓。你的內心將會受難。你將祝賀你自己並讓他人祝賀你,但在內心裏,你是恐懼和沒有成就的。

這是轉折點,你看。你厭倦了受難,厭倦了虛假的理想主義,厭倦了努力奮爭那些無法滿足你的東西。或許在一個絕望或極度自我懷疑的時刻裏,你開始自問:“真理是什麽?”你現在這樣問,並非是為了和真理賭註,並非是為了和真理談判,而是因為你以你的心靈和靈魂需要它。

這標誌著轉折點,並開始回歸。一開始,回歸根本不明顯。你只是在質疑。你在懷疑你過去相信的東西。你在懷疑伴隨你成長的價值觀,那期待你去采納和成就的價值觀。

你在開始,或許是以非常些微的方式,向你本源的回歸,向帶你進入世界的更偉大宗旨的回歸,它在你過去的努力和聯系裏從未被思考過。你不知道它是什麽,因為你還沒有到達那個你能明晰看清它的位置。因為你處在摒棄的階段,處在拆除你已然創建的不正確、不真實、不代表你心靈和靈魂的事物的階段。你構建這些事物,是出於方便、權宜、他人期望的壓力或是認為只有獲得了這些東西和地位你才能夠幸福並擁有有意義的關系。

現在烏雲圍繞著你的夢想、希望和空想,你發現自己陷入一種絕望狀態,一種挫敗和焦慮狀態。或許你認為你在生命中失敗了,可是天國將這看做一個偉大的、有希望的征象。或許現在有了一個機會,一個遙遠的機會,不過也是一個真正的機會,這個人能夠轉過這個轉彎,繼續將真正的坦誠帶進他們的努力裏,並有勇氣釋放那些不真實或不恰當的東西。

正是在這個摒棄的過程裏,你獲得與內識這一你內在更深刻力量的聯接,上帝將它賦予你以指引你、保護你並引領你走向世界上一個充滿貢獻和成就的更偉大生命。或許這個旅程將是漫長的,並有著很多階段。你無法控制這個過程。你只能通過將這種更偉大坦誠帶進你的思想、你的想法以及你與他人的參與裏,來加速這個過程。

在這個轉折點上,非常重要的是不要與無法理解它的人們談論它,不要與你的朋友和同伴談論它,他們或許沒有能力認知你在經歷什麽。更為可能的是,他們會試圖鼓勵你繼續做你以前做的事情,鼓勵你別陷入自我懷疑裏,鼓勵你別陷入他人的說服裏。在此,你將看到誰是你生命裏真正的自由倡導者。雖然朋友們或許是好意,並且尊重你,可是如果他們無法理解你真正在體驗什麽,那麽他們會成為你進程的巨大障礙。

你來到這個轉折點,不只是因為你發現了你那些回報的空虛和你那些追求的失敗,同時也是因為天國在召喚你。你開始回歸的時刻來到了,現在你生命裏有了另一個力量——一個你無法用智力理解的神秘力量,一個你無法與之討價還價的力量,一個當你前行時它將變得更強大的力量。現在它是你思想裏一個微弱的光,但它是一個光,它在針對你生命真正的樣貌給出它的啟示。並且你必須去應對這所帶來的結果。

或許你此刻覺得你在所有方面都失敗了,可對於天國來說,這是一個新生命的開始,一個擁有真正前途、真正成就和真實且更偉大關系的生命。現在你在開始回歸。可是為了起始,你必須讓自己充分放下你過去的參與,從而能夠擁有思想的明晰,能夠擺脫過去對你有著高度說服的影響力——你很難理解這些力量,但它們對你的思想和行為有著巨大影響。

你需要時間,需要時間重新思考,需要時間在你內心建立充足的勇氣去尊重你自身的正直,過去它被遺失了,現在你必須重新獲得它——一步一步,一個事件一個事件,一個決定一個決定。現在,你的旅程是一個解開制約你的鎖鏈的過程——摒棄那些無法引領你走向你的真正生命的東西,面對你對自己的背叛以及你對他人的不坦誠,面對痛苦,同時去感受你現在剛剛開始深思的東西的公正性和正確性。是的,這裏有著痛苦,但它是救贖的痛苦。它不是在世界上迷失、成為世界的受害者、成為世界的奴隸的痛苦。

你現在需要做決定,非常簡單的決定,一個接一個。你無法重建你的生命,因為這不是此刻的目的。現在要做的是解放你自己。是解開那些綁縛和阻礙你的結。是糾正你對某些人的理解,你在對你身處世界的真正本質和宗旨有所思考或理解之前,把自己承諾給了這些人。

你的回歸將是坎坷的。它將是動蕩的。它將是不確定的。你會發現自己在倒退,必須重拾自己並再次做出抉擇。你會在更明晰的映照裏看清說服的力量。你越能體驗對真理的渴望,它越能在對比中示現你所做出的所有決定,你所制定的所有協議,你所建立的所有聯盟,它們與你內在的一個更深刻感覺和認知形成強烈對比。

在此你必須自問:“我在過我註定要過的生命嗎?”你必須不停地問,你看,因為它將提醒你,你在經歷一個偉大和深遠的改變——這一改變超越智力的範疇,超越你智力的能力,超越你的操控和掌握。讓這個改變繼續。

天國現在在拉動你。每當你選擇遵循真理時,你內在的光就會更強一點。即使這意味著重新開始你的生活——沒有朋友,沒有認同,沒有成功和進步的保證——如果這是所需要的,那麽你必須遵循。這是真正自由、內在自由的誕生——真正對自己坦誠的自由,認知真理的自由,這一真理似乎超出所有想按自己設計掌控他們生命的人們的所及。

在此你被從眾人中拉出,被置於一個更偉大旅程上,但此刻你對終點或結局一無所知。你不知道它將引向什麽,或它將意味著什麽,或它將把誰帶進你的生命。如果你已結婚生子,那就完全取決於內識要求你做什麽。當然,你有責任撫養你的孩子,支持他們,但如果你的婚姻與你內在啟示的誕生不相和諧,那麽你就必須遵循內識,以認知該做什麽,該如何前行。這會非常挑戰。就仿佛你一開始僅僅為了能夠起始,就必須跨過這個更巨大關口。因為你在開始一個新生命,你的配偶可能不想和你一起走,或是不能和你一起走,事實上他們可能對於你內在正發生的改變抱著嚴重質疑和驚恐。你在威脅你與他們共同的構建。你在威脅你對他們的忠誠。這會在他們的思想裏產生巨大焦慮。可是,天國的力量比塵世的義務更加偉大。

在此,你必須一步一步地遵循。在此,關於你的伴侶是否能和你一起在這個更偉大旅程上前行,真相將會變得越來越明顯。在一段時間裏,你將無法解釋你自己,因為你還沒有對你的旅程獲得足夠的理解,從而能夠告訴別人你到底在做什麽。你能說的是:“我在遵循我內在的一個更深刻力量和確定性,我必須遵循它,我必須理解它對我的生命意味著什麽,以及它將引領我去向何方。”

在這些境況裏,回歸會非常艱難,但艱難意味著,你所做的決定將具有更重大的影響和更巨大的意義,並且比起你所做的更小、更少挑戰的決定來,它將帶給你更巨大的力量和智慧。天國知道這一回歸。天國在精心安排這一回歸。但是必須做出決定和調整並應對其結果的人是你,因此不要以為你是一個盲目的追隨者。不要采取一種被動的態度。不要以為你會在所有事情上得到指引,就像你是個小孩子。你必須做出決定。你必須面對結果。你必須代表你自己講話。

因此,讓你與天國的神秘參與對你周圍的人保持神秘。除非他們能夠理解這種性質的更深刻事物,否則不要提及或討論。你必須做出你的決定並對它們負責。這樣做時,你將發展起勇氣、力量和決心以繼續前行,假如你只做一個盲目的追隨者或是認為你將在所有事情上得到指引,那麽這些將無法得到培養。

在回歸的過程中,你將會看到,那些指引你的存有們還需要關照其他人,他們無法時時刻刻守著你。是你內在內識的力量,將做出回應,將成為你的力量,將成為你的基礎,將在你周圍所有人質疑時給你勇氣前行。

正因為如此,你學習內識進階。某個節點上,你必須開始實際的準備,因為唯有如此,你才能一天天地發展力量和聯接,你需要它們以接收來自更高層力量、來自天使團的糾正和指導。但是,在他們能夠真正指導你之前,你必須擁有這一力量和這一勇氣。在此,你必須證明你自己,你看。你必須向他們、向你自己證明你自己,證明你有勇氣,你能被信任和依賴去做更偉大的事——超出你理解的事,超出你的恐懼和偏好的事。這就是過一個更偉大生命的含義。

一旦你踏上回歸,重要的是你要找到正確的同伴,正確的理解,正確的準備,以及最終找到正確的導師。在此,你有可能再次迷失,因為有很多聲音。有很多門。有很多承諾。正因為如此,你內在的內識是絕對根本的力量,因為它只尋求那真實的,而放棄所有其他的提議、機會和誘惑。

在此你的旅程必須得到強化和加速,因為時間至關重要。你沒有很多時間。甚至世界沒有很多時間。你有很多事情需要去準備。你的生命必須被帶進平衡和正確的專註及參與裏。你越退縮,你就越受難,並會迷失在猶豫不決和左右矛盾裏。在此,最好是在不知道結局的情況下繼續前行,而不是徘徊仿徨,並希望帶上你過去享有的利益,因為這只會給你帶來更嚴重的惡化、受難、不幸以及對失敗和失望的更強烈體驗。

因此,別以為你在世界上有很多時間。別以為你可以慢慢來。別以為你選擇做什麽及你如何投入自己並不重要。天國在召喚你。這是為了一個更偉大宗旨。這是為了那個帶你進入世界的唯一宗旨。這是為了那個你在過去的所有努力中無望地追尋的東西。

上帝發給世界的新啟示能夠準備你,因為它不受人類腐敗。它不帶人類註解。它沒有歷史重壓、人類沖突和誤解。在此,內識進階以盡可能明晰的方式被提供給你。它們是挑戰性的,因為你必須參與。你不想讓你的思想在困惑和焦慮的迷霧裏飄蕩。你想盡可能有力地將它帶進參與裏。你不想讓你為你更偉大生命所做的準備變得不認真或是基於矛盾或困惑。

因此,你一旦出發,你就必須真正出發。你必須有決心。某些事物將被證明是虛假的。某些承諾和期望將被證明是不真實的。你必須面對這些。這都是你基本教育的組成部分,你看。為了認知真實,你就必須認知虛假。為了感受什麽是真實,你就必須感受什麽是虛假。為了堅持真實的,你就必須認知虛假的說服和勸誘。你將隨著時間推移獲得這些。這被稱為構建智慧。

在此,你的過失、錯誤及你來自過去的遺憾,成為了發展真正智慧的真實基礎,因為它們都示範著對內識的需要。它們都超越懷疑的陰影向你證明:你不能回到那些事情裏,並且認知了不該做的事,這將把更巨大明晰和專註帶給必須去做的事。因為你有一個路徑和一個旅程需要去遵循。它有一個特定的方向。它有特定的目標和關口。它不是在世界上無目的地遊蕩。它不是自由地成為你想成為的或做你想做的而不產生任何後果,因為這不過是混亂。

在此內識成長壯大,因為它是你內心的天國的力量。它是你與上帝的聯接。它是天國之光在你內心深處閃耀。你每天回到這裏。在所有境況裏嘗試這一回歸,這樣它將成長壯大——賦予你它的確定性、它的力量、它的方向以及辨識真假的能力,這你過去無法做到。

在此你的學生生涯必須是堅定的,不是隨意的。如果它是隨意的,這意味著你依然處於左右矛盾裏。你還沒有充分找到你確定性的基礎,從而能夠給你所需的決心去創建和遵循一個新生命,一個受更偉大力量指引並由你內在內識確認的新生命。在此你在你的內在終止了分離,你的塵世思想與你內在內識的更深刻思想的分離。在此,你的靈魂重獲它與天國的聯接。在此真正的幸福和真實的關系得以建立。在此,你在世界上的真正前途成為可能,而這在過去是不可能的。

這不是擁有選擇的問題。這是認知你在內心遵循什麽的問題。這不是自由地做你想做的事情的問題。這是自由地做你真正知道要做的事情的問題。這是自由的真正意義。在此,你過去所相信的一切,它在你早期的生命裏看似非常崇高、有價值、有意義,現在得到了重新定義,因為它有了一個真正的背景和一個真正的意義。自由、救贖、關系、貢獻、尊嚴、宗旨、意義、服務——所有這些現在開始有了一個非常真實的意義,因為它們的背景正在得到構建。雖然過去它們只是想法、信仰、希望和願望,現在它們則成為你生命的基礎,這並非因為你信仰什麽,而是因為你的生活方式和你所做的事情。

這就是回歸。它有不同的關口,因為有很多事情你在沿途必須學習和摒棄,這些事情你此刻甚至還沒準備好去面對。你在方法上依然不認真。你不停地讓你的思想遊蕩。你依然涉入那些困惑你並將你引入歧途的渺小活動。你依然帶著眾多借口和解釋給自己權利去做某些傷害你的事。你依然沈迷在自我懷疑、自我憐憫和自我譴責裏。你依然習慣性地評判他人,譴責他們的失敗,譴責世界不是你想要的樣子,因為小事心煩,執著於小事,癡迷於自己和他人。未來還有很多關口,在那裏你有機會認知這些事情並讓自己擺脫它們。因為一切攸關自由,你看——看的自由,知的自由,依照你內在內識力量行動的自由。

在此,你將發現克制是非常必要的,並且是你必須真正學習認知和運用的首要事項之一,因為你不能想過去那樣交出你自己。你不能讓自己像過去那樣投入到社會參與裏。你必須克制你自己。你必須克制你的言談。你必須克制你的評判和譴責。你必須阻止自己承擔不恰當的義務。你必須阻止自己想擁有你想要的東西的企圖,它們對你不利,只會更多地浪費你的時間和你的生命。

在此,克制是為了保護你。它是拿走作為混亂的自由,賦予你真正的自由。它在教你讓自己堅強,教你如何管理你的思想和想法,如果避免成為你渴望或沖動的受害者或奴隸。這都在將優勢、力量和決心回饋給你,給你勇氣去面對他人無法面對的事物,去采取你周遭很少人在采取的行動路線,去擺脫你自己對協議、認可和共識的需要。這是一個偉大的自由,但它必須被奮力掙得。有些時候,你必須和自己做鬥爭。因為一部分的你想要退回到安全和保障裏,到沒有挑戰的事情裏。一部分的你依然在那裏生活著。但你的更偉大部分必須前行。你那渺小和軟弱的部分,必須學習遵循那強大和確定的。這是回歸。

回歸上帝並非離開世界。它是進入世界裏,以理解世界,理解身處世界裏的你自己,遵循那指引你的,以奉獻你的特別禮物到它們真正被需要的地方,這是智力永遠無法真正決定的。

你的工作在這裏。未來你將回歸你的古老家園,但你的工作在這裏。如果它能得到真正應對,如果它能被真正認知,那麽它將在世界上賦予你力量、確定性和強大實力。如果它沒有被應對,那麽你會迷失在困惑、自我懷疑、挫敗和失望的海洋裏。沒有任何事物能夠真正拯救你,除非你能臣服於你自身的正直,除非你能臣服於你生命的真理,這會啟動回歸——回歸你來此要做的事情,回歸你的真正正直,回歸你來到世界之前所擁有的實力和力量,它在你早期生命的困惑、挫敗和影響力的混亂中被遺失了。

回歸是賜福,但它有時會非常挑戰。然而,這一回歸所帶來的痛苦,比起當你年華老去時,當你生命的承諾變得越來越渺茫時,當你不得不活在你錯誤決定的後果以及由此帶來的你內心的激惱中時,你會越來越感受到的痛苦來,根本不算什麽。

問題不在於保持和平和幸福。問題在於活一個真正的生命。這將帶給你內在的和平。這將帶給你真正的幸福,但它本身將是挑戰性的。你不可能單憑向往它就能擁有它。你必須踏上旅程,有著很多進階的旅程。

這是你生命真正的希望。你掙回你的力量。你掙回你的尊嚴。你掙回你的辨識力和審慎力。你掙回做正確決策的力量。你掙回擺脫分裂和破壞性參與的力量。你掙回看清何為真實、何為不真實的力量,掙回你所需的對他人的辨識力,以看清他們內在何為真實、何為不真實。你必須重新獲得這些。它正等著你去喚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