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


聆聽原版口述啟示(英文):

下載 (點擊右鍵下載)

馬歇爾.維安.薩摩斯
於2008年10月20日
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接收

關於本錄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無論你有著何種境遇或國籍或文化傳承,某些問題對於你在此的存在來說是根本性的。一旦生命的某些需求得到了滿足——對食物、衣服、居所和安全的基本要求,以及對關係、夥伴和工作的一些心理要求——那麽你就開始面對一系列更偉大需求。

一些人直到生命的後期才開始面對這些更偉大需求,在他們充分品嘗了世界的快樂和悲傷之後,他們意識到那裏對他們來說沒有成就。雖然工作、關係和家庭是重要的,但某種更重要的東西開始在他們的生命裏呈現。

對某些人來說,這些問題在他們人格形成的更早期以及他們剛開始在世界上確立之時就呈現出來。他們執著於一系列更深刻的需求。他們需要真正感知他們為何身處世界,他們在這裏做什麽,他們在這裏遇見誰,以及他們必須在他們自身內在培養和發展什麽,以體驗和表達生命中的一個更偉大宗旨。

顯然,世界上存在著對生存的奮爭。存在著對社會接受的奮爭。存在著謀生並擁有一個可持續的工作或事業的奮爭。存在著確立自己並在生命的變化境遇裏保持穩定的奮爭。所有這些都是非常根本性的,代表著一系列需求,可是存在著一系列更深刻的需求,不只是滿足生命基本要求的需求,而是真正確立對生命宗旨、意義和天命的一種更偉大感知。

這些問題不是單憑智力能夠解決的問題。你或許擁有理論或想法,或抱持著偉大思想家或哲學家或其他你可能覺知的有影響力的人的想法,可是事實上這些問題必須被帶到你內在的一個更偉大權威面前。你每天用來思考的智力,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你的體驗,它是你身處世界的一個產物。它隨著時間推移被發展成一個溝通和評估的複雜機制。

可是你的更深刻宗旨在你來到世界之前被創造。你的天命在你來到世界之前被確立。這不是智力的考慮[領域]。

你的智力必須關注你將如何將你的生命指向一個更崇高方向,以及沿途必須考慮和面對的所有細節。可是意義、宗旨以及這個更偉大宗旨的方向是在一個更深刻層面被確立的。

這一探詢不能只是短暫的。它不能只發生在巨大失望、困惑或幻滅的時刻,因為它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探詢。它並非你能夠抱持一周或一月就希望在此獲得真正動力和進步的某種東西。

這需要你內在的一種轉變,就好像一個隱形的開關被掀動,突然間另一扇門在你的內在體驗裏被打開了,你在抱持某些先前你只是間斷或偶爾思考的事情,現在它們成為一系列恆久的問題和關注。

你內在有一個更深刻內識,一個更深刻智能,它不是你身處世界的產物,它不是社會性影響和思維及行為模式的一種構建。它是處於世界但不屬於世界的智能。我們稱之為內識,因為它和你深遠洞見和覺知的體驗相關。

一旦你開始抱持關於你生命的一系列更深刻問題,你對這一內識的需求將會增長。你將意識到智力只擁有想法,即使它們看似非常深思熟慮的想法,或是有著久遠傳統有著眾多評註者的想法,可它們依然只是想法。

可是你和某種就像你內在一個活生生的臨在的東西一起生活著,它確實不是想法的產物。你將擁有關於它的想法。你將試圖理解它。你將試圖從其他重要人物那裏尋求關於它的證據或評註,這是恰當的。可你依然在應對某種超越智力領域的東西——一個更深刻顯化,一種更深刻宗旨感,一系列更深刻更偉大的力量。

在此你必須接受你生命的神秘,接受你針對它會感到有點失去控制。你針對它會感到有點缺乏安全感,因為它是更偉大的東西,你只能遵循它並向它學習。別負擔你的思想試圖包納這一實相,因為你將無法做到這點。對你來說,當它的範疇和體驗增長時,你將看到它將不斷超越和壓倒你的想法和假設。

你一定不能作為一個消費者、作為一個努力獲得想要之物的人去靠近這個,而是以一種神聖的方式去靠近它,因為現在你在面對一個神聖的力量。這要求著重於奉獻你自己,而非為自己攫取東西。

靈魂的需求必須通過一系列更偉大力量得到滿足。你是誰,此刻你為何在此,你為何被設計成你的樣子,包括你思想和特性的所有獨特之處,都和一個更偉大宗旨聯接著,這個宗旨並非你的發明。

在此你並非創造你的實相。你在允許你的實相在你內在呈現,你在一步步、分階段地學習它,轉變你的生命以適應這個更偉大力量,這樣它就能在你內在運動,並通過你表達它自己。

這不是一種消遣形式。這不是一種智力追求。這不是一種愛好或一種迷戀。這是你生命的真正流動,流淌在智力領域之下的一個更深刻流動,就像穿過一幅繁複織物的一條金線。它就像攜帶著電流的銅線,儘管電線本身被所有包繞它的東西深深隱藏著。

你將開始感到一種對認知的更深刻需求,並非只是去理解,而是去認知某種東西。你的生命正在從你身邊經過。時鐘正在滴答作響。你正在用盡你的時間、你的精力、你的生命力。它往往被粗心大意地,有時是被不恰當地用掉。它被迅速地用掉。這一時間是寶貴的。你的精力和生命力是寶貴的,你在迅速用掉它們。你在做什麽?你只是在穿越時間,試圖保持刺激、快樂和舒適嗎,還是你的時間得到真正智慧和恰當地投入呢?

你在過你知道你注定要過的生命嗎?如果沒有,那麽這需要一個深刻評估:一種自我檢視;一種針對你的活動、你的關係、你的參與的客觀審視;你在哪裏生活,你和誰在一起;你的活動,你的目標,你的愛好,所有一切。把所有一切拿出來重新考慮。因為它們都在從你吸取能量。你為了它們而迅速地耗費著。

你在你需要在的地方嗎?你和你真正需要共處的人們在一起嗎?你的工作恰當地服務於你的發展並支持你的發展嗎?你的關係在走向你真正需要走向的方向嗎?你和你現在聯繫的人們共享一個更高宗旨嗎?你在恰當地關照你的心理和身體健康嗎?你是為了正確的宗旨在正確的地方和正確的人在一起嗎?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問題,幫助你開展這一深刻評估。

在此重要的是不要尋求他人的共識或贊同,因為如果他們沒有感受到這一更深刻運動,他們將不理解它。他們將不贊同它。他們將質疑你。他們將對你投以懷疑。他們將會說:“你怎麽了?你曾經是那麽有趣的一個人,現在你如此嚴肅。”他們將希望你做你以前和他們一起做的事情,或是他們為了他們的利益想要讓你做的事情。他們將不會認知或尊重你靈魂裏的更深刻激蕩。別和他們分享你的體驗。別和他們分享你的靈感,因為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將勸阻你。

你現在必須尋求一種不同類型的關係,和正在他們自身內在經歷一種非常相似的覺醒過程的人們,和正在開始從一個漫長混亂的睡夢中醒來的人們。你現在需要他們來見證正發生在你內在的過程。你的生命正被一系列更深刻需求、被一個更偉大宗旨的呈現激蕩著。

它將改變你的價值觀。它將改變你的優先次序。你不再尋求不斷的刺激和逃避,而是想要體驗你自己以及你在哪裏。你將尋求安靜超過刺激,尋求關係中的坦誠超過娛樂。你將希望認知,而非尋求逃離你所知道的。

這就像你轉了180度的彎,現在一切感覺不同,你和所有事物的關係和位置不一樣了。一系列更深刻需求正在呈現,它們需要你的專注和支持。它們需要其他能夠尊重你內在這個的人們,而不給它定義或解釋。

這就像你在生命裏轉過了一個拐角。不知怎麽你轉過了一個拐角,現在你正移向一個略微不同的方向。即使你看起來是同一個人,或許你的境遇並沒有很大變化,可是內在的某種東西真正改變了,重新設定了你的生命,以某種微小但非常重要的方式改變了你和宇宙的關係。

很多人談論他們生命裏的偉大改變,可是事實上當偉大改變發生時,它是難以察覺的。你知道一種偉大改變發生了,因為你對一切事物的感覺非常不同。否則,改變只是一種短暫的體驗。它產生大量的對話,或許是大量的興奮,可是沒有任何確實的改變。

巨大的改變是難以察覺的。它發生在一個更深刻層面。它不只是一種重新評估或一種新體驗。某種東西在內在超越智力領域的一個層面上確實轉變了,現在智力必須趕上,重新適應自己並重新調整。

在這些早期階段你將經歷的大部分事情,是針對一個已然發生的改變的一種重新調整。現在你在努力賦與它表達。你在努力理解它和接受它——接受一個轉變已然發生並且你對很多事物有著不同的感受這一事實。

正是現在,你必須獲得內識的一種更偉大體驗,認知它是你內在的一個更深刻思想,一個並非文化或宗教產物的思想。它是處於世界的一個思想,但不屬於世界。它和你的智力——作為你社會薰陶的產物和對變化世界的適應的你的社會性思想——形成鮮明對比。

這個更深刻思想是自由的。它不受制於外在世界的操控或誘惑,正因為如此,它是你內在非常強大和可靠的。但它神秘地運動著。它就像地下水,以一種堅定的方式運動著,但卻在視線之外。它的水流是純粹和不受玷汙的。

現在開展內識進階是為了構建你的表層社會性思想和你內在的更深刻內識思想的一個聯接。因為你開始回應內識,正是這造成了你內在的轉變。現在你必須構建一種有意識的聯接,這樣你就能獲得一種更偉大覺知,並能帶著更少的制約,向你確實注定要去的方向更有效地移動。

正是在構建這一聯接中,你將找到實力、自我信任和自我接受,從而在你的生命裏做出真正的改變——不只是一種裝飾性的改變,不只是對你當前存在的一種美化,而是針對你在哪裏生活,你如何生活以及你和誰在一起的一種真正轉變。

事實上,上帝在召喚你,你必須讓自己進入明晰,這樣你就能回應並持續回應,就好像你現在正開展生命中的一個全新旅程。

或許你以前感受到這些傾向,但現在某種東西改變了,在此你進入了你生命的一個不同階段。你依然想要很多同樣的舊東西,可是你的感受改變了。你的導向改變了。現在靈魂的更深刻需求正在和你個人的渴望、恐懼和義務進行競爭。你將必須一次又一次,甚至可能每天去選擇你將去向哪個方向,哪些需求更迫切、更重要。

你內在的這種掙扎是非常真實的,它在你生命的某些轉折點上尤其激烈,因為現在你在對抗你的社會薰陶。你在對抗他人的期望。或許你將必須衝破某些義務和聯盟,你將感到害怕和不確定。或許你會懷疑你是否發瘋了,可是你沒有發瘋。你只是在回應一個更偉大召喚。但這啟動了一種更偉大動力和一種更深刻的承諾感,不過這是針對隱形且不被認知的事物。正因為如此,它是神秘且難以解釋的,正因為如此,你無法向你的朋友和家人解釋它。

只有很少見的情況下,你的朋友或家人,以及這裏[和那裏]的一個特殊的人,能夠認知和鼓勵你,因為他們認知自由的力量,並認知某些人必須遵循一種更深刻自由。如果你在生命裏擁有這樣一個盟友,你是受祝福的。可是你依然將必須和所有被你的文化,你的家庭,或許你的宗教,甚至你的國家施加在你身上的力量進行抗爭,因為它是對效忠的抗爭。

如果你要遵循上帝置於你內在的更深刻智能,那麽這將對你的效忠以及你對其他事物的依戀和承諾帶來一種真正的改變。如果你有孩子,你依然將必須撫養他們,你或許必須照顧年邁的父母,可是除此之外,你的首要責任是對內識負責,因為這是上帝在推動你的生命。

你必須遵循這個召喚,即使你不理解它,甚至無法對你自己解釋它。正是你這樣做的能力——這是當你開展內識進階時每天構建起來的一種能力——衝破你社會薰陶的約束,衝破他人以及他們的期望的支配,讓你擺脫恐懼和依戀,擺脫對那些不再代表你偉大需求的事物的義務。

從這種意義上說,自由不是免費的。它要求你的一種巨大努力,一種不斷增長的承諾,一種解放。你不可能遵循一個更偉大宗旨,同時擁有你在生命裏想要的其他一切,因為這是試圖同時向很多方向前進。這只會讓你留在原地,被卡住,好像你被拴在墻上——無法選擇,無法移動,無法改變你的境遇或你和他人的協議。

你現在需要的是靜心,內在聆聽。你必須獲得和你生命更深刻流動的一種更強大聯接。它不再是一種瞬間和少見的體驗時刻,你現在需要和它聯接,並構建這個聯接,就像你在構建從一岸通向另一岸的一座橋。橋梁不是一天建起的。它們需要大量的努力和一貫的應用。

正因為如此,開展內識進階非常重要。你並非跳躍著進行,否則你的橋永遠不會強大或可靠。最終,你想讓一隻腳踏在這個世界裏,一隻腳踏在你的靈性實相裏,並知道每個岸是不同的,認知它們有多麽不同,但一岸是如何以一種獨特的方式服務另一岸。

這一覺知和教育並非揣測的產物,而是基於體驗的智慧的累積。它是智慧的基礎。它並非一套精細的思想體系。

智慧就像一個石頭壘起的基礎。哲學就像一個樹棍札成的基礎。在此,隨著生命的一個重大衝擊體驗,一個巨大失望,一個嚴重疾病,你理想主義的整個構建可能會崩潰。一個樹棍建造的建築可能在一小時裏燒毀,或者在重負、壓力或世界的運動中崩塌。

可是你在內識裏的基礎是通向世界之外的一個聯接。它是深刻和深遠的。它可能受到撼動和挑戰,因為你對它的效忠還不夠完全或完整,可是就其自身來說,它能夠經受任何事情。

正是構建你和內識的聯接是根本性的。它是允許問題未得到解答。它是認知你今天知道的事並堅守它們,但保持一個開放的思想。

你通過支持你確實知道的事,通過保護它們免受他人的懷疑和指責,來構建你和內識的聯接。因為在一開始,你沒有強大到足以承受社會壓力和批評——如果你對你所擁有的更深刻體驗不保持審慎的話,這些會被施加在你身上。

內識為你抱持著一個更偉大天命,但首先它必須擁有你的效忠。首先,你必須分階段地經歷一個重新導向你的生命並重新評估你的想法、你的優先次序和你的價值觀的過程。這可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需要的時間越長,痛苦就越多,可是從本質上說,仍然需要時間去經歷重新導向你的生命的這些階段。

目前,你依然是同一個人。你在其他人看來是同樣的。或許你看上去一樣,儘管你可能行為有點古怪,可是事實上某種非凡的事情在你內在發生了,現在你在努力應對它、接受它和遵循它。

但它要求你拆除你舊生命的大部分,因為你不能只是在一個舊生命之上放置一個新生命。這更像構建通向一個新生命的橋梁。但你還不知道那個新生命是什麽。你和彼岸的聯接還不夠強大。你還沒有走那麽遠。現在你在遵循著那個衝動去構建那座橋梁,而不知道它最終的宗旨或它最終的形式。

這要求你的思想臣服於一個更偉大力量。你無法主管一切,控制一切,讓一切得到解釋,因為你在遵循一個更偉大力量。這裏必須存在一種臣服,或許這一臣服將逐漸、漸進地發生,但這裏必須存在一種臣服。在某個節點上,你意識到,否認這一更深刻運動就是否認你生命的精髓和意義,即使你無法理解它或掌控它或定義它,你也必須遵循它。

如果你不試圖抓住它,或利用它做某些事情,或賦與它一個形式或一個定義,那麽它就能帶著力量和穩定,安全地引領你。可是如果你試圖駕馭它、利用它、掌控它、阻止它,那麽你的生命將處於一種非常衝突的狀態。再多的快樂或個人逃避都無法紓解你的這種衝突。你克服這個的唯一方式是通過遵循你內在的這個力量和臨在。

路上將有更多的關口,在那裏你將必須再一次選擇,因為這是一個有著很多階段的旅程。你只需關注你當前的階段。你還沒有到達沿途的某些地方。有更多你需要穿越的河,但你還沒有到那裏,所以不要讓自己擔心那個。修習靜心。修習內在聆聽。放下你的不安全感和對答案的需求。保持觀察。盡你所能地保持客觀。

看著他人,不帶嘲諷或譴責,而是看看他們的生命是否在示範一種更偉大內識。無論他們是富是貧,有優勢或無優勢,看看是否有內識在推動他們的跡象。

這將賦與你完全不同的標準去辨識他人的意圖和實相。他們將戲劇性地教導你不帶你內在這一指引臨在生活的結果。他們的問題,他們的追求,他們的癡迷,他們的沈癮,他們的壓抑,他們的困惑都將賦與你巨大的鼓勵,只要你能客觀地看待他們的狀況,並尋求內識。

因為在生命裏,只有內識和對內識的需求。這是生命真正能夠向你展示的一切。從這種方式來看,存在著自由或屈服。

當你在遵循你內在內識的神秘力量上實現了更多進步,並允許你的生命經歷各個階段的改變時,你將看待他人如同他們被鎖鏈鎖著一樣。他們的生命看起來就像奴隸般被征服,有著很少的創造力和想像力,這是受他們的想法、他們的信念以及他們對他人的義務的一種奴役。即使他們富有並能享受奢華,可是在你看來他們就像奴隸,就像鎖著鎖鏈走在路上的一組犯人。

這是天使性臨在看待人類狀況的方式。可是他們帶著慈悲看著,因為他們在尋求解放那些做好準備實現自由,做好準備發現他們自己內在內識的力量和臨在的人。

這一解放既不是一種政治解放,也並非只是擺脫不健康的境遇。它遠比這更深刻。它是你生命權威的一種轉變。你要不是遵循塑造你的思想、想法和信念的社會指令和契約,[就是]遵循內識的神秘力量,它在此啟蒙你進入你生命中的更偉大宗旨和一系列更偉大關係。

這是一個旅程和一個過程。你需要強大的同伴。你需要某人來見證正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獨自一人這樣做太困難了,尤其當你處於來自你的朋友和家人的壓力之下,要求你遵循他們所遵循的東西時。在此你將受到大量的質疑,或許是勸阻。可是每個必須在他們自身內在開闢新天地的人都必須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面對這種逆境。

找一個你能修習你的內在聆聽的安靜場所。修習你的內識進階,因為它將教導你如何安靜你的思想,並超越你的思想聆聽內識,如何開始習慣於安靜,並認知安靜作為和你內在進行接觸的環境。它不再只是一個黑暗、空虛和鬼魅的地方,現在它成為一個避難所,在這裏,你的思想可以得到換新,你的精力可以得到恢復,你的思想可以得到休息。現在你尋求這個作為安慰和庇護,而非作為一種職責或一種負擔或一種義務。即使當你修習的時候,你的思想在折磨你,但事實是你在那裏留意著,這是重要的。

如果在此你無法安靜你的思想,那麽運用你的思想沈思某些事情,重要問題。使用你的思想。別成為它的奴隸。指引你的思想。別讓它指令你。在你的修習中,或者專注於靜心,利用一個物體或一個想法或一個形象作為你思想的專注點,讓自己沈入表層思想之下,如果你做不到這點,那麽運用你的思想沈思某個重要的事情。

例如思考你如何信任並遵循你內在的內識這個問題,以及你會在多大程度上遵循內識?在這方面,什麽境遇會挫敗你、阻止你或擊敗你?

在此你給你的思想某種有用的東西去思考。它不再奔逸在它所有的焦慮和不安裏,它所有的追求、想法和想像裏,相反,你給它某種真正重要的事情去做,以服務於精神,服務於內識。

最終,當你到達生命之山的一個更高位置,並獲得一種更偉大力量和自信以及一個更偉大智慧基礎時,你將看到,思想要不是應該安靜,就是應該服務一個更高宗旨。不過在那個節點上,內識已然成為你生命的基礎,並且你以一種遠比現在更巨大的程度從內識的位置上運作著。

靈魂的需求是根本性的。你無法用快樂、用愛好或紛擾、用娛樂、用浪漫、用性、用陶醉來滿足它。因為靈魂的需求是讓你認知、體驗並表達生命中一個更偉大宗旨,並採用將使這一發現和表達成為可能的那種生活和那些聯盟。其他任何東西都無法滿足靈魂的更深刻需求。

你所創造的這個宗旨將是和其他某些人一起協作,或許在你們共享的這個宗旨裏,你只是擔任一個支持性的角色。但這足夠了。在此你不必成為一個超級明星或一個領袖或一個創新者。這是非常罕見的。

你的精神家庭派來了其他人進入世界,他們將和你共享你的宗旨和天命。他們中的一些人將畢生和你在一起;一些人只是非常短的時期。但是你需要找到這些人,這代表著你對關係的更深刻搜尋。它不只是為了逃避孤獨或為了擁有同伴或為了擁有友誼或婚姻。

它是對你天命注定要相遇的那些人的搜尋。首先去尋找他們。不要在這之外創建一個生命,否則一旦你的更深刻召喚呈現,那個生命將整個被投入質疑裏,這更加難以應對。

發展你的內在生命。客觀地看待你的思想。認知它在多大程度上受控於你的社會薰陶,它是如何懼怕生命和未來。

因為人格思想基於不安全感。它誕生於分離,它感到它沒有真正的基礎。它沒有更偉大支持。它是軟弱的。它認同於身體,因此它認為它會死,並將面對無止境的喪失和剝奪預期。它確實是悲哀的,直至它能夠服務一個更偉大宗旨為止。那時,它的真正實力、力量和能力將得以發現和體驗。

作為一個溝通載體,你的思想是傑出的。它能做不可思議的事情。可是它是一個非常差勁的神。軟弱、不穩定、容易極端、固執、自我破壞、破壞他人、冷酷、獨裁、屈從——無論它採取何種角色,它都誕生於一種根本性的恐懼和不安。對待它像一個孩子一樣,需要一個強大的指引之手——一個關愛的指引之手——那個指引之手就是你內在內識的力量和臨在。

你或許熱誠地向上帝祈求指引和救贖,可是上帝賦與了你內識,來指引你,保護你,準備你,並引領你走向在這個世界上,在現在正呈現的境遇裏的一個更偉大生命。

這重建你和世界、和上帝、和你來此的宗旨的關係。在此,你開始看到你的思想和你的身體作為溝通載體的價值。在此,你開始理解,你的獨特本質對於你在這裏要服務和發現的真正宗旨來說,是恰當和有價值的。

在此,你把你的過去視為對沒有內識的生命的一種示範,但你也看到在你的過去裏,某些技能得到了發展,某些天賦顯示了它們存在的證據。你的過去現在成為培養智慧的一個有用資源,因為這個智慧的基礎將賦與你內在的內識最偉大的表達途徑。

你的過去不再充滿遺憾、失望和自我指責,它現在成為一個智慧的資源。其他人的生命成為一個智慧的資源。你尋求這一智慧。你需要這一智慧。你在智慧裏的基礎越強大,內識就能越強大地通過你進行溝通,你對他人的服務就能越偉大。在此,你收獲你生命的成果,即使它是艱難的。

但你必須每天前行。每天開展你的修習。每天強化你對內識的效忠。每天學習對他人寬容和慈悲。每天學習對自己寬容和慈悲。堅持那些你最深刻認知的東西,因為它們是你構建基礎的砌塊。你越能更多地尊重內識已然賦與你的東西,你越將讓自己對內識尚未賦與你的東西以及當你前行時內識將賦與你的東西保持開放。

這就是遵循內識之路,一個更偉大旅程。在此,一旦你做好準備把自己承諾給一個靈性修習,上帝將發送給你一個準備。這一準備並非只是某種挑逗你的思想或野心的東西,而是某種強有力地對你的更深刻本質講話的東西。其他一些同樣顯示了一種更偉大前途的人們將走進你的生命,他們將教導你——通過他們的智慧和他們的錯誤——如何辨識並遵循你內在的內識。當你前行時,你將意識到你在此擁有一個更偉大天命,它並非你想像的產物。它是真實的,強大的,永恆的,它將為你重建你的力量和正直,這在過去被遺失了。

上帝派你進入世界,在某些境遇裏服務某些人,和某些人聯盟以發現這個宗旨並成就它,沿途將有一些人啟發你並幫助指路,這樣你就不會在世界上迷失自己,這樣你就不會轉錯彎,因為將存在很多叉口。

你對內識的效忠和體驗依然非常幼小。它還沒有強大到足以糾正每個錯誤。即使你實現了進步,你意識到犯錯的可能性依然在你內在,你將尋求其他內識強大的人們的幫助。

你在把某種罕見和非凡的東西帶進世界,某種世界無法賦與它自己的東西,因為在你建起的這座橋上,上帝的力量和臨在來到世界上,你將是它的一個管道和渠道。儘管它可能在非常世俗的境遇裏進行表達——通過餵哺人們,照顧人們,幫助人們,關照環境,確保其他動植物種類的福祉——無論你的特別貢獻領域是什麽,你都把這個力量和臨在帶進世界,隨之而來的是讓每個人憶起他們同樣為了一個更偉大宗旨被派到這裏,並且它是真實和強大的,它將不會拋棄他們。

願內識每天在你內在成長壯大。願你把每天當作學習內識以及對內識的需求的一個過程。願你把自己置於一個受益於你的錯誤和他人的錯誤、構建你的智慧基礎、構建你和你生命裏那個指引臨在和力量的聯接的位置上。當你獲得信心、信任和能力時,你將能夠把這些奉獻給其他人,因為世界的需求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