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4月1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十六章

    当我们讲述灵性宗旨、内识以及这个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时,有必要意识到,在你前进和发展时,你将经历一些非常重要的关口。事实上,你现在有机会发展到人类历史上少有人达到的一种程度。生命在召唤这一发展,不只是针对人类家庭里的一两个人,而是针对很多人,因为现在需要很多人培育和滋养一种大社区视野和理解。需要很多人来领导人类前行,需要很多人贡献他们的内识,这样人类就能联合起来,团结自身,并实现一种更伟大的合作和整合。进化召唤着这个。很多人现在正被召唤到服务里。很多人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奉献和帮助这一伟大迈进——他们处于社会和人类互动的所有层面。

因此,让我们谈谈这些关口以及你开始时能期待些什么。这是一个重要探讨,因为就算你无法看到这条道路将带你去向何方,或是结果将发生什么,但重要的是当你开展一个旅程,或是,运用我们的类比,攀登那座高山时,你要做好准备。你必须为某些可能事件做好准备。你必须拥有正确的态度。你必须拥有正确的装备。你必须对将需要什么和不需要什么拥有一种理解。这很重要,这让你能够起始。这样,当你遇到困难或逆境时,你就不必回头。你将能继续前行,因为你已然拥有必要的理解让你能够开始攀登这座山,开始发展你的内在生命,并发展对你周遭生命的一种更伟大客观性。

存在一些渺小的关口,人们往往给它们赋予巨大重要性。因为与重要关口相比,当这些渺小关口发生时,人们会更迅即地体验到它们。重要关口需要更长时间靠近,更长时间体验,更长时间穿越。然而,它们的效果要无所不及和全面得多。渺小关口可能会带来激烈的情绪反应和巨大的期望或焦虑,然而这多是关于生命中生活品质的起伏,尤其是当你尚未拥有内识的基础来平衡你内在的各种力量和属性时。

伟大关口要巨大得多。当你穿行在这些关口时,你很难知道你在哪里。你无法准确地说:“今天我处在穿越关口的这个阶段里,昨天我处在另一个阶段。”你无法知道你在其中的什么位置上。但你将认知某种伟大事情正在发生,因为你将对自己和对他人拥有非常不同的感觉。你将对你周遭生命拥有一种不同的感知。你的价值观改变了;你的着重点改变了。昨天或去年还很重要的事情,可能现在变得不重要了。其它事情浮现出来替代了它们的位置。你的整个基础转换了。你的基础只需一个非常微小的转换,就能带来一种不同的体验和感知。这代表着一个伟大关口。

当我讲述伟大关口时,让我提醒你:你无法决定你将在何时穿越它们。你只能事后知道,并且你的后见之明必须非常伟大、非常客观,因为人们给那些其实是更广大规模事物中的非常渺小的事情赋予巨大的重要性。

存在三个发展阶段:依赖,独立和相互依存。个人发展中的第一个伟大关口,是让个体实现独立。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致力于此,少数人实现了独立,甚至超越了它。因为迈进独立是一个伟大关口,所以它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很多的进阶。人们甚至很少会想到他们正在迈进一个关口,因为体验不一定是即刻的,解决之道也不是即刻的。在此,独立并非是完全的,因为不存在完全独立这回事。正因为如此,独立是一个中间阶段。它必须导向别的东西,因为它本身是不完满的。你无法完全地独立,因为你与所有生命连接着。你生活在思维环境里;你生活在物质环境里;你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你生活在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里。因此,你怎么可能独立于所有这些呢?显然不可能,当你客观思考这点时,你看到独立确实是一种非常相对的东西。

在我所讲述的背景之下,独立的含义是个体能够开始自行思考。为了赢得这一自由,一个人必须做出一些非常艰难的决策,尊重这些决策,信任它们并坚持它们。这些决策可能很艰难,因为一个人可能不得不放弃某种程度的爱、财务利益或社会接受,从而去做某些被认知是正确的事。一个人必须自愿做出这些牺牲,承担这些风险,以获得对幸福、对内在确定性和对生命的正确性的一种更伟大感知。正是通过做出这些决策并坚守它们,来确立相对独立思考的能力。

说到相对独立,我的意思是你能够建立你自己的思考,而非简单地照搬别人的。你能够开始辨识你自己的方向,而非简单地遵循其他所有人似乎在走的方向。你能够拥有你自己对当下时刻的感受,而非生活在过去里。你能够在该这样做时,对财富、爱情和快乐说“不”。因为你必须对这些东西说“不”,才能在今后的某个时间对它们说“是”,并拥有一种真实和有益的内在确认性回应。你必须对你自己的苦难负责,接受你自己的苦难,从你自己的苦难中学习,而不带抱怨或一种向他人或向整个生命的复仇感。这些都是成为独立、成为一个人、成为一个个体的标志。

现在,在大多数的人类心理研究中,实现独立被当作发展的绝对标志、终点、理想状态,很多模式被制作出来用以描绘一个独立的人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可是,独立是一种中间阶段。因此,它不稳定。当个体通过向前迈出实现独立的巨大进阶,通过做出无论何种牺牲和承担无论何种风险,而获得了真正独立时,一段时间之后,在他们庆贺自己并收到获得和实现独立所带来的伟大回报和益处之后,他们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其他人才能在生命中完成任何有意义的事情。做到独立,尽管比他们以前的生活要伟大得多,并有着更多回报,但它必须导向某种东西,因为它代表着需要解决的新问题。实现独立代表着学习的一个伟大关口。它有很多进阶和很多挑战。它不会一夜之间发生。它需要漫长的时间去认知,漫长的时间去接受,漫长的时间去实现。并且沿途有着很多风险和危险。

生命中的另一个伟大关口,是在你开始慢慢走向一个相互依存的生命时,在此你有意识、负责任地选择把你的生命奉献给某种事物。现在,很少人实现了真正的独立,更少人实现了真正的相互依存。因此,这是一个少有人穿越过的关口。当然,仅仅因为一个人达到了一种有效的独立状态,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必将继续前行。你有可能在生命旅程的任何地方停滞在路边。停下来的原因总是看上去非常强烈和令人满意。

实现真正的相互依存,意味着你已意识到做为一个个体的局限性。你已接受了做为一个个体带来的利益,你已体验了它们,并且你不会背叛它们。但你意识到它们是有限的,你需要其他人,不仅是为了适应你的需求,或是在一段时间里做同伴,而是为了参与一个更伟大联合。你需要社区;你需要一种非常非常特殊和伟大性质的关系。你需要深刻的理解;你需要奉献;你需要慈悲;你需要承诺;你需要般配性。为什么?因为你在此是要在生命里做某些事情。你的独立是为了让你能够并赋权你在生命里做某些事情。它不只是一个回报;它是准备。它很难成为一个终点。

实现相互依存的关口是极其巨大的。在此有着很多进阶,有很多机会停滞或倒伏在路边,有很多地方人们会放弃。这是一个伟大的关口。正是在此你认知把你的生命奉献给某种事物的需要。这可能非常困难,因为你可能付出了巨大痛苦才安定了你自己的生活,建立了你自己的疆界,你不想回到依赖状态,无论是情绪上还是身体上,它代表着自你出生直至你在生命中成为你自己的人这个转折点之间的早期生命。

很多人从未实现独立,所以这是一个罕见和有价值的东西,可是现在你必须放弃它!你有力量有意识、有意志地做到这点,因为你是独立的。没有人把它从你夺走。在此你有意识地说:“我将分享我的生命。我将交出我已获得的,以拥有一个更伟大回报。”接下来的挑战是真正去面对某个人、一系列境况、一个社区或涉及亲密合作关系的一个伟大事业。在此,你的祈祷得到回答,机会被赋予你。你现在必须做出决策、承担风险并做出牺牲。这是一个伟大关口。

另一个很少有人穿越的伟大关口,是意识到他们生命中内识的临在。在此,内识滋养了他们对独立的追寻,一旦他们获得或实现了独立,它将滋养他们的渴望去继续前行、实现与他人的联合,并找到生命里的宗旨。意识到内识的临在,是一个伟大关口,因为正是这启蒙你的内在生命,赋予你一种灵性临在和宗旨感,一种源泉和天命感。这使得你能够超越凡俗生活。

这是有着许多进阶的伟大关口。它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漫长的时间去认知,漫长的时间去接受,漫长的时间去成就和保障。它是一个伟大关口。唯有一个独立的人才能做出这一决策,因为你必须拥有你的生命才能交出它。你必须是一个能够基于你内在所知做出非常良好和重要决策的人。唯有一个独立的人才能做到这点。

接着你将意识到,内识不只是直觉,或某种督促,或感觉,或知觉,或洞见,或回忆,或征兆——它是你内在一个活生生的灵性临在,是思想背后的那个思想,是思想内在的那个精神,这个精神不是一个个体,而是流经做为一个个体的你,是表达它自己的一个更伟大力量。它不是你所拥有和宣称的,它不是你的私人领域或私人财产,它不是你的一小片天堂。相反,它是流经你并坚守你的一个伟大而持守的灵性临在。认知它在你生命中的存在,并让自己和它联合,是一个要穿越的非常伟大的关口。

在此,你不止是在你的生命里为其他的关系制造空间,而是把你的生命奉献给服务。现在,你不一定非要是一个宗教性的人才会这样做,因为这既发生在自认为是宗教性的人,也发生在自认为不是宗教性的人。然而,一种敬畏感将进入你的生命,一种对更伟大天命、更伟大源泉和更伟大关系的感知。这是一个灵性呈现,一个伟大的灵性关口。很少人穿越了它;很少人甚至认识到它在等待着他们;很少人为之做好准备。就像穿过一个巨型山脉,这条路径是狭窄蜿蜒的。它不是一条人群拥挤的宏伟大道。它是一条小小的路径,它不被众人认知,但它已被足够多人行过,因此它能被辨识出来。

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关口。你并非简单地穿过它。你生活在这个关口里。你并非穿过它,继续走向别的东西。你生活在其中。当你离开此番生命时,那时你将穿过这个关口。在这个关口里的生活,带你走向伟大的高度,只要你别再次走下来。很多人宣称他们已经穿过这个关口,或是感到他们正在穿过它,或是昨天他们穿过了它,但事实不像这样。你生活在其中,你和它一起生活,你生活其中以及你和它一起生活的程度,决定了你的进步。

要想确认这一进步,你必须完全站在你的生命之外。但并不指望你能做到这样,而且你也很少能像这样瞥见你的生命。这并非实现进步所必需的。独立、相互依存和灵性呈现——或者换种方式说,与内识联合,与内识相互依存,和成为内识。这是三个非常伟大的关口。

还有另一个关口我想谈及,那就是迈进大社区。你已然生活在大社区里。这个世界并非一个隔离的地方。它并非与宇宙其他地方分离的一个实相。然而,做为一个个体迈进大社区,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关口。在此,你必须接受你的人性,学习带着更伟大客观性认知它,并在一定程度上超越它。为了让你的灵性生命通过你实现充分的自我表达,这是必不可少的。

在此,你不仅成为你的城镇、州或国家的一个公民。你意识到你在一个生命的更广大背景里运作着。你不宣称与所有生命认同,因为这太广大了。但是你以一种实用的方式宣称与生命的一种更广大联盟,这包含并超越你们人类。在此,你对上帝或一个更伟大力量的想法,你对生命的想法,你对天命的想法,你对你的源泉的想法,你对个体性的想法,你对族群、意识、社区、文化的想法——所有一切开始发生改变。这并非你简单地对自己或他人说:“我是宇宙的一个公民。”我们在讲述一种不同的思想状态,而非一种简单的自我宣称。

穿越这一关口的回报是巨大的。它们对你的更伟大理解和你在生命里的更伟大参与,对你为世界迈进大社区做出贡献的能力来说,非常重要。你不必是一个有远见者或一个哲人,才能拥有这种身为大社区组成部分的体验。你可以是身处凡俗世界背景里,身怀非常特定技能的一个非常实际的人。重要的是这种更广大理解。就像我所谈及的所有关口一样,它不过是超越你先前对自我的理解的另一种方式。它并非只是你有意志地去做的事。它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你要学习去接受和去接收,去结合和去参与。

穿越这个关口,赋予你做为一个个人的更伟大能力——一个更伟大范畴的愿景、理解和辨识,一个更伟大的感觉和体验能力,和一个发展你思维能力的更伟大动力。在此你开始理解思维环境到底是什么,以及在其中运作的各种力量。你还开始更充分地理解你生活其中的物质环境,以及它如何能够得到提高和支持。实际上,在此你以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超越人类身份的局限。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关口,只有很少人穿过它。只有很少人甚至认识到它是一个关口,或它是某种值得去接近的东西。

唯有伟人和智者行走这些道路,但别以为伟人和智者和你并非同类。他们是穿越了生命伟大关口并保持了他们的自我感和平衡感的男人和女人。他们保持了他们生命的和谐,并开展了这些伟大改变和重新评估——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称之为启蒙。他们保持了自己的完好,获得了每一个伟大关口带来的益处。正因为如此他们变得伟大,正因为如此他们变得智慧。

现在,你走向每一个关口,因为你内在的某种东西在迫使你前行。并非通过野心,或是通过对拥有巨大权力、财富和利益的渴望去走向它们。你必须有意志穿越它们,但意志并非这里的启蒙力量。那个启蒙力量,是一种更深刻内在需求的呈现,它无法通过寻常方式得到满足。这个需求一旦被你接受和尊重,它将带你进入一个新的体验范畴里。在此,你走向一个新关口。在此,你将感到孤单、怀疑并很大程度上与你周遭的人解离。当其他所有人似乎在一个轻松路径上穿过一个宏伟通道时,你却在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

什么在确认你的途径呢,那就是你知道必须这样做。沿途你遇见某些指路人,之后你遇见某些将加入你的人。一些人将暂时地加入你;一些人将更持久地加入你。他们都提供着鼓励、对比、示范——你需要认知和体验所有这些,从而能够继续前行。

对每一个关口的穿越,都在打造着极大的自我信任和自尊,以及对你自身做为一个个体的局限性的认知。每一个的到来都是通过你内在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每一个都有着巨大风险。每一个都可能失败。每一个都在一定程度上将你与他人区分开来。每一个都要求更伟大的能力和自我运用。每一个都要求更强大自我信任、更巨大谦卑和对真正关系重要性的更伟大认知。在此,它们共享这些属性。

迈进独立状态,将鼓励对关系的更少依赖,因为实现独立是暂时性地认知你并不那么需要其他人,你可以自己做事,并且你希望自己做这些事。可是你很快会意识到,你需要重要人物来帮助你、滋养你并向你展示什么是独立。因此,即使在此,对重要关系的依赖也是非常巨大的,但它不像在生命其他伟大关口里那样重要。

为了进入相互依存状态,对于真正关系的需要是非常巨大的。为了开展一种灵性呈现,这一需要是非常巨大的。为了迈进大社区,这一需要是非常巨大的。这些都可以被理解为唤回关系的伟大进阶,迈进与生命的一种相互依存关系的伟大进阶,在此生命依赖着你,你也依赖着生命。

穿越这些关口的内在体验是非常伟大和非常独特的。它会让你感觉不同,思考不同。它改变你。它改变你周遭的人。你越向前穿越这些伟大关口,你将越成为一个改变的更强大媒介,你进行服务、滋养并向他人体现真正进展的能力将越强大。在此,你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例证,证明当真理得到尊重和遵循,而不带歪曲和野心时,真理会是怎样的。在此,你将奉献,而不刻意去奉献,因为你的生命就是一个示范。你的生命示范着你是什么和你珍视什么。这在所有发展阶段里都是事实。穿越一个伟大关口的能力,将带给你成熟,将赋予你深度和性格。什么是性格?就是对一个更伟大理解和一个更伟大生命拥有一种自然而独特的表达的能力。这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性格的含义。

穿越这些伟大关口,带你进入比你之前所在生命场景更加伟大的一个新的生命场景里。你原先的很多假设、信仰和理想在这里将不恰当。你必须从头开始。正是这,赋予你一种关于自己和生命的更伟大感知。正是这,让你能够确认你生命里的灵性临在,它和你坚守并帮助你,既通过你内在的内识,也通过为你整体进步做贡献的灵性施者们。

穿越这些伟大关口,带来大量的改变。改变是放弃某些东西并获得某些新东西的一个过程。它有几个阶段。改变启始于认知一个需求,然后是认知在你内在和外在生命里改变必须发生。接着是经历改变本身,这让你进入一种未知和困惑的状态里,因为你在进入一个新场景,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为何做,你在何处等等。接下来,是在不确定结果的情况下坚持这一改变。然而,当改变真正被实现,并且你到达一个无法走回头路的节点时,这里是对改变的确认。

无论好坏,你必须前进。正是在这个节点上,回报开始向你显现。许多人在到达这个节点之前就放弃了。他们不会继续前进,除非回报被保证,除非回报被认出,除非回报被确认。可是,真正的改变是放弃某些东西并获得某些新东西的过程。在放弃东西和获得新东西之间,你是空的。正是在此,思想能够得以成长,因为它放弃先前的理解,甘愿坚持不拥有一个理解,这让它能够获得和培养一种更伟大理解。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比放弃他们所有的金钱或告别他们所有亲爱的人风险更巨大。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更巨大风险,因为他们关于自身和世界的想法对他们来说是更重要的。

为了拥有一个更伟大生命,为了拥有一个更伟大思想,为了拥有一些更伟大关系,你必须穿越这些伟大关口。你在所有这些关口里将会需要的,是继续前行的渴望,这建立在对真正需求的认知之上。你将需要一个伟大准备,你将需要伟大的同伴。你将需要这些以实现独立;你将需要这些以实现相互依存;你将需要这些以迈进你的内在生命并唤回你和内识的关系。你将需要这些以迈进大社区。

每一个关口都给你身处世界的体验,带来一个极大改变。所有改变都关联着一个损失,因为你必须放弃某些东西。所有改变都关联着信念,因为你必须坚守着一无所有。所有改变都要求自我信任和自爱,因为你必须开放地接收其他某些东西。所有改变里都有着对生命的一种真正尊重,因为你必须自愿欢迎生命呈现给你的东西。所有改变里都有着对一个更伟大力量的一种忠诚感,因为你意识到在真正改变的过程中,必须有某种更伟大事物在帮助你。你自己无法做所有的事。这是带来改变的那个神秘。这产生了对生命的敬畏,和对你正越来越深入参与的一个更伟大力量的临在和活动的信念。

现在,当我讲述这些时,你或许会想:“哦,这和迈进大社区有什么关系呢?”迈进大社区并非指坐上飞船开始一个星际旅行。它指的是你开始对你和所有生命的关系拥有一种感知。伴随关系而来的,是对辨识力和参与能力的要求。在此,你不仅可以服务人们的需要,而且可以服务这个世界里生命的进化,因为进化总是去认知存在的一个更广大背景。例如,讨论世界的进化是毫无意义的,除非你考虑到这个世界存在于的那个更广大环境,以及它和那个环境的关系。进化,依其真正定义,是确认一个源泉和一个天命。这个世界上的智能生命的源泉是什么,它的天命是什么?这些对于一个开始迈进大社区的人来说是真正的问题。这些问题召唤着灵性敏感度,一种实用的途径,和放弃你原先想法和假设的一种巨大意愿。它们要求你自愿经历一个或许漫长的不确定时期,开放地接收那个更伟大理解,它源自你对自身和对你与生命关系的一种更伟大感知。

你不需要看见飞船,或是遭遇外星影响,才成为一个大社区的人。成为一个大社区的人,是一个伟大关口。这里的成就部分依赖于你继续前行的意志。它部分依赖于你所生活的环境,包括你关系的品质和他们支持你的能力。然而,这里的成就主要依赖于这个准备本身的特质,因为这个世界上谁能教你大社区呢?你需要一个来自世界之外的准备才能了解大社区。

如果你希望超越人类揣测和人类空想,你必须接收某种能够让你做到这点的东西。你无法为自己发明那个道路。在此你需要一种非常特殊类型的帮助。这对于我所谈及的所有关口来说都是事实,它们代表生命里的伟大关口。你需要导师以实现独立,以学习实现相互依存,以经历一个灵性呈现,以迈进大社区。你将需要独立的人帮助你实现独立。你将需要相互依存的人帮助学习相互依存。你将需要灵性进步的人以开展一个灵性呈现。你将需要大社区里的盟友以成为一个大社区的人。你无法自己做到这些。认为你能,是误解你的能力和低估你所开展之事的伟大。

无论你如何感知自己,或你认为你处在生命发展的什么位置,无论你认为自己多么有教养和进步,重要的是要认知存在着伟大关口,每一个都将改变你对自己、对他人和对生命的想法。因为你有一个灵性本质,所以你能够开展发生在这每一个伟大转折点上的转化,因为你不是你的想法,你也不是你的交际。虽然你坚守它们,使用它们,并在一定程度上依赖它们,但你比它们更伟大。

你的伟大只能通过开展这些要求着这一认知和这种超越向前的意愿的进阶而被认知。生命将带你去向那里。在此,你学习变得无畏。你学习认知你的责任范围。你学习你的局限和你的伟大。你学习那个更伟大力量的伟大,它和你坚守,它让所有个体——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能够开展一个伟大改变和准备,从而能够为世界做出一个伟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