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4月16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二十章

为了在内识之路上前进,了解世界并找到你的贡献,你必须能够从他人学习。因此,让我们共同探讨这点。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学生,这给你带来巨大的优势,并能从很多方面保护你避免自己的破坏性倾向。宣称和强化你的学生身份,给你带来了最大限度的学习机会,并能阻止你做出过早的结论或认同那些自我安慰的想法。它让你保持开放、柔软、感知、观察并能从很多方面阻止你做出并非代表更深理解的结论。学生身份的本质,是一个人必须等待以获得学习。然而,在这个等待的时间里,这个人必须运用他自己。这个人必须寻求一个准备课程,这个人必须对他人保持高度观察。

这对于学习任何重要的东西来说都似乎是显而易见的。显然,如果你想一想任何你所珍视的技能,你会意识到你需要指引;你需要某种课程;你需要他人的帮助。你还需要很多范例。这是宇宙性的真理,并且有着非常多的应用。然而,当人们看待他们的生命进展时,他们不考虑这点。他们蹒跚而行,在不经意、往往是不情愿中学习着,努力抓住旧的想法,努力维护他们自己,努力缓冲自己去对抗改变、新的互动和机会等。

如果你采取这种积极的学生方式面对生命,那么你就能以一种非常认真的方式前行,你能对你的学习产生必要的责任感。如果你对这种方式保持坦诚的话,你将意识到你会犯错误,并且一些错误是有必要的。你将意识到很多事情必须通过尝试和错误来成就,你必须让自己暴露于其他人的不同观点中,你必须尝试事物并测试它们。这种方式完全不同于努力证明自己或维护你的想法或捍卫你的位置,那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方式并且不会产生真正的学习。一个真正的学生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应对失望和困惑,把它们视为学习和准备的必要组成部分。

要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并发现你在其中的位置和宗旨,这要求你采取一个积极和有意识的学生的位置。在此,如果你能采取这种你什么都不知道并且你想尽可能多地学习的位置,那么这带给你巨大的优势。这让你随着生命行进的方向与生命共同前行,并学习我在这些讲座里所谈到的东西。你不必相信我的话。我邀请你和鼓励你去自己探索这些东西,因为虽然我说的非常正确,但是除非你能自己发现这点,否则它对你毫无帮助。

成为一名学生。成为内识的学生,因为为了穿越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你将需要内识的发现,内识的浮现和内识的引导。实际上,为了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为了找到你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力量,为了发展和这一更伟大力量的关系,以及为了以某种方式和人们重新结合,从而使有意义的关系得以出现并找到它们的充分表达,你将需要去认识和体验内识。

因此,鉴于生命的正常要求以及世界正呈现给你的更伟大机遇,内识就是你的基础,因为它是你内在的更伟大思想。它是你真理的源泉。它是你意义和方向的源泉。没有它,你将盲目地蹒跚而行。没有它,你将生活在荒谬的假设里。没有它,你将寻求安慰和逃避痛苦。这后一种方式的结果,带来了你到处可见的困惑、矛盾心态、不确定、不幸和自我否定。生命中所有有意义和真正的进步,都来自于内识,大多数情况里,人们甚至不知道内识是他们的向导和他们灵感、力量、勇气和动力的源泉。但少数意识到这点并有意识地与内识连接的人们,能够做出非常多的奉献,因为他们在生命中定位自己的方式,使得生命成为被奉献给世界的一个伟大贡献的接收者和推动力。

做一个真正学生的必要部分和主要部分,是从他人学习。这涉及很多事情。首先,你需要那些比你进步的人在你的准备中服务于你,尤其当你变得更进步时,他们甚至会在沿途的某些节点上提供直接的指引。在此,你必须接受自己是一个学生,接受所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如果你试图在大部分事情上,尤其是在学习内识之路上进行自学的话,那么你的进展将是缓慢的、挫败的和无效的。你无法前行。你没有时间盲目地四处游荡,试试这个,试试那个,学点这个,学点那个,采取一种折衷的方式。这就像当事实上一个丰盛的宴席正摆在你面前时,你却在桌子底下捡残渣。当你能够坐在桌前接收内识的礼物时,为何要去捡残渣呢?不要做一个乞者。做一个接收者。做一个学生。

你需要指引。你需要接受那些比你进步的人,不要颂扬他们、崇拜他们或把他们当做你唯一的专注,那么你就能够学习从他们接收并支持他们。向一个导师学习,包括几个方面。它涉及接收、评估和应用。它还包括支持那个人,这是你向他们奉献的方式。尤其是在内识之路上,真正的内识导师依赖这点,因为他们把他们的生命奉献给这一服务,他们值得获得慷慨的支持。别为你的支持讨价还价,而是奉献你知道你必须要奉献的。那么,在这个关系里就不会存在不平等和不确定。

为了学习,你必须和那些比你进步的人以及和那些比你落后的人联接。显然,这是世界上的一个既定事实。然而,很多人努力拥有同等的认同、同等的技能和同等的机遇,而事实是,他们处于非常不同的发展阶段。当你有一个特别的学习焦点时,这非常显著。如果你没有一个特别的学习焦点,这会很难看清。在这种状况里,人们对他们的技能、他们的觉知和他们的能力做出荒唐的宣称。而其他那些更有技能的人,往往否认他们自己的能力。因此,这变得非常困惑,存在着大量自欺。但是,当你尝试某种特别的事情时,例如成为运动员、音乐家、科学家、工程师或医生时,你不会只是四处游荡地捡取支离破碎的信息。你把自己投入到一个培训和准备里。因为在此你有一个特别的焦点,所以你意识到你需要这种准备。你意识到你不具备必要的技能、经验或理解来开展这种形式的服务或贡献。

因此,接受你是一名学生。接受你需要指引,接受你必须从他人学习。你能够接受所有这些,因为它们是显而易见的。这在学习内识之路上同样如此。学习内识之路比成为医生、工程师或运动员更加困难。为什么呢?因为它对个体更加挑战。它要求更多的改变和重新评估。学习内识之路,并非简单地给自己添加某些东西,它将改变你对生命的整个观点。这要求更巨大的勇气。我并非贬低其他那些追求,它们确实非常特别。但是,内识之路更加伟大,它要求更专注的学生生涯,要求更多的开放和更少的假设。

内识之路更为艰难,因为你不确定结果将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上医学院,你知道假如你能通过考试,你将成为一名医生。你知道假如你为成为一名音乐家而开展准备,假如你坚持不懈并通过了考试,那么你至少在技能上是有能力的。然而,当你遵循内识之路时,你不确定你将成为什么样子。显然,你不会拥有一个事业,并成为内识的专业人士。因此,它更艰难,因为你必须带着更巨大的不确定前行。你并非被财富、名望、认同或成就所推动,你必须是被某种你内在更深刻的东西推动着,它说你必须这样做。你向前行,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它将要求什么或者你将获得怎样的优势。

做内识的学生是一个高度专注的学生生涯。你将需要指引。你无法自学内识之路。你无法通过参加研讨会、读书或采取一种折衷方式来学习它。这会让你滞留在外面,而无法进入内院。这让你停留在一个观察者。你能够收集他人准备和他人成就的所有范例。你甚至能够成为一名学者,研究他人是如何在各种宗教传统里达成一种更伟大理解的。但是,除非你能亲身踏上这条道路,否则你只不过是看台上摇着旗子的热情观众——感兴趣,却不愿意亲历旅程。做内识的学生,是做神秘的学生,但这不意味着所有准备都是神秘的。大部分准备是非常实际的。在此,你必须成为一个一贯的、平衡的、运作的、负责任的和非常能干的人。这都要求一种非常实际的发展方式。你不能作为一个做梦者而进入内识之路,因为实际上,当你前行时,你的很多梦想将被证明是无效的,甚至是有害的。那么,你必须转向哪里找到你的更伟大源泉和动力呢?你不能因为想逃避生命的无常而遵循内识之路。内识之路将推动你去面对它们、应对它们和理解它们。你不能为了成就你的理想而遵循内识之路,因为大部分理想将被证明是阻碍着你的真正障碍。

因此,必须存在一种更强大动力,因为你将会有这些失望。你并非试图拥有你想从生命得到的东西,相反,你能够遵循你所知道的,并奉献某种具有更伟大意义的东西。这将赋予你更伟大的意义,并且你将从他人身上看到更伟大意义。在此,慈悲是必要的。你在对待自己的方式上需要它,因为你将经历巨大困惑的时期,有些时候还有失望。

当你学习重新评估你的动机和你当下的理解时,你将学习认知你的局限。除非这些局限被识别出来,否则你将无法前行。很多人不希望他们的局限性被指出来。他们觉得这是对他们骄傲和成就感的一种冒犯。然而,真正的学习要求你辨识你所在的位置。一开始你所在的位置,是做一个初学者,你想学习但所知不多。这在其他教育形式里是多么显而易见啊,然而,让人们在学习神秘时接受同样的事情却是那么困难。在此,很多人非常自豪于他们读过的所有书和他们所有那些微不足道的体验。“哦,是的,我知道这个!”“哦,是的,我知道那个!”“哦,我读到过这个导师。”“我知道这个学校。”他们是初学者。但他们甚至无法做个初学者,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这点。

做一个初学者。不仅做内识的学生,而且做一个初学者!这给了你最大的动力、机会和学习能力。这让你能够接收指引,并不带自我荣耀地为他人奉献,因为的确,与智慧和内识的临在相比,你的骄傲感将是卑微的。实际上,在内识之路上,学生学习的首要事情之一,就是他们知道的非常少,他们把他们的生命建立在各种假设上,很多假设没有被质疑过。实际上,他们通常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很多假设。他们只是追随他人,做出这样和那样的假设,他们奇怪为什么他们在生命中感到如此不安全、如此不确定、如此麻烦,为什么他们的幸福和快乐如此容易受到变化境遇和他人意见的攻击。

如果你把你的生命建立在假设之上,如果你把你的身份和你的意义建立在假设之上,你会感到孱弱易感、易受攻击、自我防卫、心怀怨恨、不确定和愤怒。你会害怕不坦诚,因为你就不坦诚。这是没有基础所带来的结果。成为内识的学生,就是建立一个真正的基础,不是一个想象中的,不是一个幻象出来的,不是一个你在世界上成长过程中无意中捡到的,而是一个你有意识地铸就的,代表着你所认知并且你意识到能够在世界上得到实际示范的真理的基础。为此,你必须检视你自己和你的自身体验,并学习客观地评估自己。这还要求你从他人学习。

人们在教导你生命中不要去做的一切事情。为什么要谴责他们呢?他们是你教育的必要组成部分。他们在节省你的时间。为什么要谴责他们呢?每一种形式的自我违背,每一种空想的表达和每一个被付诸行动的盲目假设都在被展现给你,只要你能去看清它们——不带批评或谴责,因为批评和谴责很容易。它们是为那些保护他们的骄傲并维护他们自己假设的人而准备的。可是如果你能带着感激、慈悲和理解去看的话,你就能够接收你这部分教育,它是绝对根本性的。

当你能够通过观察别人来加速你的学习时,为何还要浪费你的生命去制造所有那些寻常错误呢?你依然会犯一些错误。你依然必须尝试一些事情。并且一定程度上,你依然必须品尝浪漫、个人权力以及所有这些在世界上被如此赞颂的东西,从而能够发现它们是多么的空洞和匮乏。

别只是依赖你自身的动力和价值观。去观察他人。别以为你和他们有多么不同。你会犯和他们同样的错误。或许你会想:“哦,那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永远不会那样做。”可是基于同样的境遇和同样的劝诱,是的,你很可能会那样做。然而,为什么要经历所有这一切呢?为什么再去制造他人在示范给你的东西呢?然而,如果你能带着慈悲、不带评判地客观观察他们的话,你只会从他们学习。他们是对你喂哺之手的组成部分,但是只有当你定位于一个真正学生时,你才能够从他们的示范中受益。否则,你会说这些人是好人,那些人是坏人,这些人愚蠢,那些人聪明。一个没有致力于教育的人,将会做出这些假设,因为这些假设很容易做出,因为这些假设在自我颂扬。然而,一个学生会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一种智慧得多的方式。

对人们进行观察非常重要,不过必须是以这种方式。谴责很容易;难的是辨识。归类很容易;更难的是不对事物进行解释。宣称你的意见很容易;更难的是改变它们。不想学习的人,选择容易的方式;想学习的人选择正确的方式,无论它容易与否。

当世界在教导你,你所有那些未受内识指引的倾向性所带来的后果和结局时,你怎么能不感谢这个世界呢?即使当人们做出极端自我违背的表达时,那也是关于你的!这带来了慈悲和感激,因为他们在教导你。他们在向你展示选择这条路而非那条路的结局,展示相信这种想法、遵循这些冲动、寻求这类逃避、试图在这种兴趣里迷失自己的结局。只要你能观察他们,他们是在教导你从事这种职业、担任这个角色、拥有这个工作或是处于这种关系里是什么样貌。如果你能从生命丰富的示范里学习,那么它将提炼你对自我的愿景和想法,让你去发现你是谁的本质以及你必须去做什么。

有些时候,你会对他人抱有反感,但这不一定意味着你在谴责他们。这或许意味着,在内识的层面上,你在撤离那个境况。这不意味着你必须保持友爱、快乐、开放并接受一切事物。它意味着你让自己做出回应,但你不去评判。这里存在着巨大不同。你可以从某件事撤离,因为你知道它非常危险或有害,但你不去谴责你所观察的任何人。同样,你可以感受到一种天然的倾向性去靠近某些人,但你不去颂扬他们或是给他们赋予高出他人的价值。

这代表着你能感受到的一种天然吸引力和抗拒力。这给了你对内识直觉的一种感受。不需要任何的评判或谴责。只有是或不是,而非对或错。对或错,是当人们无法体验某个事物的实相或他们觉得必须维护他们自己的回应时所说的话。与之相反,你只是回应,而不是反应。你会被推动着走向某些事物,而远离另一些事物。而对很多其他事物,你只是感到中性。退后一步并让自己感受这一回应,对于学习如何辨识他人并找到你的道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带给你关于内识样貌的体验。

给自己这一自由。让自己变得观察和客观,这样你就能够感受你更深的倾向性。慢慢地,你将能够从这些倾向性里得到学习——它们意味着什么,它们努力带你去向哪里,等等。正是因为你来此是为了一个宗旨,并且你在努力达成某些事情,所以你需要方向。如果你能面对生命,那么你和生命的参与,将教导你关于你的倾向和你的方向。然而,如果你站在路边说:“哦,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你怎么可能有任何方向呢?你必须行进才能拥有某种方向。如果你停滞在路边,不去任何地方的话,你怎么能体验到方向呢?你必须起身去做些事情,去某个地方,并与生命参与。

或许你会觉得愚笨和愚蠢,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然而,任何在接近内识并接受他或她的真正学生身份的人,都必须接受这一体验。这会缓和你的骄傲,并发展思想的真正开放。如果你在努力成为某种样子,做某件事情或拥有某种东西,并且这是你的全部焦点的话,那么你怎么能具有辨识力呢?一切事物的评估,都会根据它如何符合你的想法以及你对必须成为什么、做什么和拥有什么的想象而进行。

辨识力需要客观。客观需要开放。开放需要一种专注于学习而非获取的方式。在此,你在面对世界,而非只是试图利用它。在此,你将需要指引,你将需要认知并受益于错误示范。

你还将需要一些伟大的同伴。在此你必须改变你在人们身上所看重的东西,因为神奇、美丽、魅力、精彩和与众不同并非你所寻求的东西。或许这些代表着你以前对人们的兴趣以及你被吸引的标准。所有这些都必须改变。如前所述,你必须等待一种更深刻的回应。你必须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评估他人,它不同于评判他们。如果你想和他人建立关系的话,你会希望了解他们的能力是什么,他们的倾向是什么。即使是那些你感受到一种灵性共鸣的人,你也必须查明他们是否能够和你参与,以及你们是否有足够的般配性。这需要客观的观察。记住,你在此不是要谴责或赞颂他们。你只是想学习。你在生命中要去向某个地方,你想知道他们是否也能去那里。在此,潜能是不够的。一个人必须真正做好准备、愿意并且能够和你一起走。试图康复某个你爱的人从而使他们有可能加入你,这样做是徒劳的。他们必须根据他们自己的内在指引前进,而非你的督促。他们是因为意识到必须走才走,而非因为要和你在一起才走。

正如向内识学习所有东西一样,在此有一个巨大的重新评估过程,并要发展一种新的方式。这对所有教育来说都是如此。所有学生都必须经历这些。人们在开始他们的学生生涯时,抱着宏大的期望以及各种各样的假设,关于他们能做和不能做什么、学习是什么样子、他们将学什么,以及它看似如何。这些中的大部分必须得到重新评估。在此,你不仅需要获得新的技能,你还需要获得一种不同的思想状态。

这对成为内识的学生来说,更是如此。你以为你知道这会成为什么样子吗?哦,这将有所不同。因此,别试图把你的价值感建立在你的假设是否正确之上。相反,要保持开放,并请求真相向你揭示那些你需要学习的东西,你需要做的事,以及你需要重新评估的东西。如果你这样做了,那么你就能够成为一个拥有真正方向的人,你将能够拥有与他人关系的一个有意义的基础。

做一个真正的学生,要求你不要拥有所有你认为你现在就想要的东西。很多人说:“我很想开始内识的学习,但是我真地想要结婚。我想有一个伴侣。我想实现财务稳定。”他们不接受他们的学生身份。无论你独行还是有人作伴,你都走上这一旅程。无论你的财务资源如何,你都会走。你开始于你现在的位置。如果你添加需求和要求的话,你将阻止你自己。你向前行,因为你必须向前行,无论你是否拥有婚姻或财务稳定。大部分人希望这些东西,但你必须前行,尽管不知道它们是否在等待着你。这需要勇气。这是自尊的一种示范。这带给你真正的正直。这打开你学习的能力。如果你一直在聆听和思考我在这些讲座里所呈现的很多东西的话,你将认识到这是多么重要。

我并不是说你想要的东西是错误的。我所说的是不要承诺去获得它。只是承诺去学习智慧和唤回内识。如果你这样做,那么你所需要的一切将被赋予你——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一切,而是你需要的一切。这是幸福和成就的基础。

环顾你周遭的世界。一些人在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很多其他人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对于那些获得他们想要东西的人来说,他们的幸福和满足是短暂的和瞬间即逝的。那些没有得到他们想要东西的人,在不断抱怨和骚动。在此,胜利者和失败者没有多少不同,因为他们都没有满足他们生命中的真正需要和要求。那些致力于获得钱财、获得关系、获得地位、确保快乐的人们——他们在做非常差的投资。他们到处可见。你能够观察他们。他们在示范你认为最宝贵的品质吗?他们在示范一个基于贡献的启发性的生命吗?他们在通过贡献他们的礼物来发现他们自身的价值吗?

别谴责他们;去观察他们。他们生活在失望里。他们拥有他人想要的东西,但这不足够。可是他们很难摆脱,因为他们投入太多,他们依然希望下一个体验或下一次获取能够以某种方式解除他们的失望,解除他们对为之奉献的东西的无价值感。

内识的学生对内在和外在变得留意和观察。他们学习这样,因为这是必要的。他们寻求一个更深刻方向,他们必须耐心等待它的出现。实际上,等待对他们的发展来说往往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学习等待,你就能学习信任。如果你能学习信任,你就能学习观察。如果你能学习观察,你就能学习认知事物。这是你教育的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在这些讲座里所说的大部分东西,的确超出你的领悟和理解。别试图去理解它,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会以为你理解了,可你并不理解。抑或,当你无法理解时,你会倾向于忽视它、谴责它或谴责你自己。当我说这个世界正在迈进大社区时,我不是要求你去理解我的意思。当我谈到不和谐力量和正义力量,内识之路或发展辨识力和审慎力,勇气和慈悲时,我不是要求你去理解我的意思。基于你现在的位置,你无法完全理解这些东西。

接受这点。如果你能这样,你将拥有你学习的一个真正起点。我不是要求你去理解。我是要求你去学习。成为一名学生。如果你真地想为世界、为你自己学习这些东西的含义的话,如果你想学习和发现是谁派你来此以及你被赋予了什么东西来提供给这里的话,如果你想学习辨识你的本质并学习智慧和有效地和它协作的话,那么成为一名学生。我提供了更宏大的智慧和一个更巨大挑战。一个观察者、一个批评者或一个浅尝者将无法从中受益。但那些接受他们生命中的学生生涯、不断采取这一定位并维持这一定位的人,将是能够实现这一思想状态的人,在这一状态里,所有这些东西都变得显在。

为了看到我看到的,知道我知道的,你必须拥有我的观测点,你必须拥有我必须达成的思想的明晰。为了做到这点,你必须成为一名学生。即使我也是一名学生。在此,大师是相对的。甚至大师也是更高阶大师的学生。

做一名学生,那么你将学习,你将认知,你将能够行动。没有这些,你将被留在真正发现的王国之外。然而,机会是属于你的,一个你现在能够去接收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