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4月5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九章

我们想赋予你一个新的理解,关于坦诚能为你做什么,以及在你与他人的关系及你与所有生命的关系中,坦诚意味着什么。当人们想到坦诚时,他们往往认为就是一个人对所知道的、所拥有的或所做的说实话。这是一个有用的定义,但是正如所有有用的定义一样,它被滥用了,一个新的定义必须被给出,即使旧的定义仍然有用。

因为我们在赋予你一个关于坦诚是什么的更广大观点,为了这个目的,让我们说:坦诚是知道你在做什么,并在做你知道的,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反过来说——做你知道的,并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定义,可是因为它是新的,它需要一些探究,正如所有真理一样,它需要大量的考量和沉思,这样你才能洞穿它真正的含义和可能的应用。

当人们思考他们内心知道什么,以及他们所做事情的价值时,他们不会想到坦诚。除了触犯法律或对他人直接说谎之外,坦诚不会成为人们以任何深度去思考的东西,当然除非另一个人不说真话。这时,坦诚问题做为一个重大强调被提出来。因此,在你自己的生命中,根据你告诉自己的,而不只是根据你告诉他人的,来思考一下坦诚的含义是什么。让我们由此开始。告诉自己一个谎言,那么你就会对他人说谎。对你自己篡改真理,那么真理对你的呈现也将被篡改。基于一件错误的事情确立你的行动或计划,那么结果将会让你失望。正是在此,坦诚必须得到重新思考,并被赋予一种更伟大应用。

你告诉自己什么?这是一个好的起点。如果你告诉自己:你想要的就是真实的,那么你会相信它,并努力说服他人。当你没能做到时,你要么会对他们感到失望,要么会自己陷入困惑。你每时每刻都在和自己对话。你告诉自己各种事情;你对自己解释各种事情;你分析;你得出结论;你改变你的结论;你强化你已然知道的。

你看,你的人格思想——相对于内识,或你的灵性思想——就像一棵正在成长的大树。它基于过去构建。就像一棵参天大树,新叶从顶端发出,尤其当它在一个大森林里生长时。大多数人所看到的大树的那部分,并非现在正在生长的那个部分。他们必须一直爬到顶端才能发现正在生长的最新鲜的嫩芽。这就像人格思想。它建立在过去的庞大体系之上,这构成人格思想,在最顶端上,它在发展新事物,创造新体验、想法等等。但是它的绝大部分都基于过去。

当你做到真正坦诚时所发生的,是你带着一种临在状态的思想参与当下。这明显不同于寻常状态的思想,它寻求依据过去的智慧来整合所有新的体验、想法等等,或者换句话说,它在继续构建过去。你总是在构建过去,除非你决定去发展能力,来以一种临在状态的思想参与当下。思想的临在状态,意味着你对某个事物保持开放,你克制你过去的诠释,这样你就能更清晰地理解某个事物。真正深远的思想临在状态,是对内识的直接体验,在此你对正在发生的某个事物拥有认知和洞见。正是在这里,内识能让你超越当前界限,重新诠释过去和预测未来。这就是内识即你灵性思想的力量。

那么,坦诚是一种当下时刻的体验。如果你没有参与其中,那么你只是在重建过去或添加过去。在此你将添加熟悉的事物。如果某种不熟悉的事物来到你面前,你要么会让它变成熟悉的,要么将它归入未知或不想要的类别里。为了拥有一种临在状态的思想,需要准备、修习、专注以及对真理的渴望。思考这点:当你真正对别人坦诚的时候,这可能会改变事物的本质,包括在那个关系里,以及在你整体的行动里。坦诚带来改变。不坦诚强化过去。

人格思想,除非得到正确的引导,否则本质上它是不坦诚的。它将持续构建过去,根据它过去的想法来整合所有新的体验、想法和观念,从而强化它的身份认同感。因此,它天生是不坦诚的。它不一定是有意不坦诚。它是天生不坦诚。如果它得到你内在一个更伟大力量,即你内识的指引,那么它可以变得坦诚。

因此,做到真正的坦诚,并拥有临在状态的思想,需要你与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力量进行参与。像这样带来一种坦诚体验,看起来很极端吗?实际上这是根本性的,因为你看,除非这发生,否则人们只会为获取利益而坦诚,这将继续他们的不坦诚。“如果这对我有帮助,我就说实话。如果这对我没有帮助,我就不说实话。”这是人们所想的,除非他们能超越他们的思维机制,以一种新方式来指引它。因此,坦诚只要是便利的,就被视为一件好事。当它不再便利时,别的路径就会被选择。或者真理被篡改或被部分隐瞒。或者事实被篡改。或者真理被粉饰起来,看上去与它真实的样貌有点不同。

新体验、新想法和新的人带来改变。在此,坦诚一再被妥协,即使坦诚被重视和珍爱着。许多人认为他们自己非常坦诚和坦率,但他们只在一定的体验范畴里能做到。超此之外,除非他们被一个更伟大力量指引,并拥有追求真理的激励,否则他们会变得越发不坦诚。最大的不坦诚,是为自我利益和自我满足而行动。在此,真理被用于其它目的,而非因为它本身受到珍视。真理或许证实了一个过往体验或想法,又或要求你做出一种改变。坦诚和真理同行。真理比起你自身的舒适和保障来,必须成为一个更伟大美德和一个去珍视的更伟大事物,因为,真理确实将带你超越这些——并非否认或破坏它们,而是赋予你一个內识的更伟大基础。

因此,为了做到真正的坦诚,你必须和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力量进行参与。你必须能够有意识地拥有一个临在状态的思想,一个开放的思想。你必须能够有意识地否定或保留评判,直至通过新体验获得一个更大确定性。你必须对改变保持开放——不是那种带你走向你想要走向的方向的改变,而是那种你的生命需要的改变,无论你喜欢与否。

当思考他人时,你必须考虑到坦诚存在着一个可能的范围。对他们的坦诚造成局限的,是觉知、理解及他们的整体发展。缺乏觉知限制着坦诚,因为当没有觉知时,你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倾向于不坦诚。准备是必要的,因为准备使你与一个更伟大力量参与,并发展你的理解力,这样你就能负责任地运用你的思想和身体。因此,当觉知拓展了,准备进步了,一个人的坦诚范围也将增长。这意味着一个人能够觉知更多事情,能在所有状况里拥有一种更临在状态的思想。

要不是你内在内识的存在,这个坦诚问题看上去会是无望的复杂和艰难,内识总是坦诚的,无论它遇上什么。内识不惧怕任何东西。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内识。因此,你与内识连结得越紧密,你会变得越无畏,你会变得越安全,你会拥有更伟大的自我和身份感知,你会拥有更伟大的方向和关系感知。这赋予了你基础来扩展你的坦诚范围,并以新的和意想不到的方式接收它的奖赏。

现在,一些人认为,“哦,我说出我思想里的东西。那就是坦诚!”我说不。那不是坦诚。尽管说出你的思想是一种告白方式,可它还不是坦诚。它有坦诚的潜质,但说出你的思想可能对他人造成破坏和伤害,并且实际上可能危害和危及你。所以,别坚守那个定义,因为它远不够全面。

在此,我们必须拥有一种新的理解:想要你知道的。知道你想要的。坦诚不要求你说出你感受到的一切。它只要求你不要篡改或否认事实,或是篡改或否认你对事物的真实体验。它常常要求你保留你的结论,克制你的发言,直至能够获得一种更伟大的理解。因此,说出你的思想——这通常是一种反应形式——很难是坦诚的。更伟大的坦诚,是觉知你真正知道什么,并遵循你所知道的,这样你就能在各处运用它。因此,真正坦诚的人在世界上真的非常少见,就算他们也受到他们的觉知和准备的限制。

许多人的想法很自由,但这真的说明不了什么。许多人会带着巨大的确信向任何想听的人表达他们的观点,然而如果是关于个人性质的事,他们又会给出一种非常不同的故事。坦诚实际上在你的内心,但它首先通过觉知来获得。如果你觉知你对某个事物的真正感受,如果你觉知必须做什么,那么你就能以一种有着最大益处和最小伤害的方式计划你的行动。在极少情况下,内识将会推翻它,你将被推动着非常出乎意料、非常强力地做出某种事情。但这是非常特例的。内识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当你学习遵循内识时,你将在大多数时候变得沉默。

坦诚并非你施加于世界的某种东西。坦诚是你内在体验到的某种东西。因此,真正坦诚的人并不总在讲话,但是他们每次讲话时,都在讲述真理。换句话说,对于他们知道的大部分真理,他们不会去讲述,因为这样做没有用。在此,审慎力和辨识力必须得到发展——这是内识之路上的两大发展。然后你的言语将会拥有更巨大影响力,并将带有更多觉知。

在个人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关于什么是坦诚的一种特定体验。当人们进步时,他们对于什么是坦诚的体验,将相应地一再改变。因此,一个人或许说,“坦诚是说出你所想的。”另一个人或许说,“坦诚是觉知你的感受。”而再一个人或许说,“坦诚是不说任何谎言或假象。”这些都正确却不完善,因为我们必须回到最初的地方,即你告诉自己什么。如果你对自己说谎,然后把那些谎言告诉他人,你可能认为你对自己非常坦诚。你在讲出你的思想。你在分享你的信念。你可能认为这毫无错误。

因此,回到你告诉自己什么。关于你所拥有的最近一次新体验,你告诉自己什么?关于你刚刚遇到的那个人,你告诉自己什么?当你读这本书时,你告诉自己什么?你告诉自己什么?如果你即刻评判这本书,你是在强化过去。如果你说:“哦,我喜欢这里所讲的。太棒了。我在其他地方读过这些。我认为它相当好。”你是在强化过去。另一方面,如果你说:“我不喜欢这些信息。我不理解。它不符合逻辑。它不合理。它不符合我的体验。”你是在强化过去。为了学习新事物,你必须拥有一个开放的思想。一个开放的思想,意味着你不试图确认你已经知道的。你对新信息敞开自己。在此你的向导是你自身的更深刻感觉,它能推翻你的偏见、你的恐惧以及你的不安全感。然后你与你生命中的某个伟大事物联接起来。因此,坦诚始于你告诉自己什么。

内识为你而在。它大部分时候将是沉默的。然而,如果你聆听,它将智慧地辅导你。为了了解内识,你必须长时间保持沉默,然后学习觉察和运用你被告知的东西,或是你所感受到的、那做为你被告知东西的结果的东西。这是坦诚的开始。正因为如此,内识之路是必要的。否则,人们总是强化过去,并保护他们的人格思想以对抗当下。这决定了他们的行为和他们的行动,并做为结果而产生了困惑、失望和痛苦。

真正意义上的坦诚,是真正有益和有启发性的,但它肩负着一个伟大责任。它肩负的责任,是让你对生命敞开,遵循你自己内在的内识,并开始觉知你是如何不断地强化过去,通过你对事物的反应,通过你坚持的想法,以及通过你的偏见和偏好。生命不断赋予你机会去突破这些。机会现在就和你在一起。

遵循你所知道的,那么你将学习如何开放。遵循你所知道的,那么你将学习如何有建设性地思考。遵循你所知道的,那么你将能够进入生命的新领域,并以一种新的方式体验生命。然后,这会让你为坦诚做出准备,即一种意识到你是谁的体验。

在关系的背景里,有时当你说到或者另一个人说到某种不同凡响的真理时,你们双方都对它做出回应,就好像它出乎意料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是一种启示。这种体验与人们试图传递的寻常真理是多么不同。这是在沿着我所说的方向前行。它是一种不同类型的坦诚。你不可能就这样简单地拥有它。你必须为之努力。你必须培养它。你必须珍视它。你必须运用它。这包括开始觉知你在如何为了某些个人利益而滥用它、忘记它或篡改它。这要求你学习聆听你告诉自己什么,而非只是像一个不动脑筋的奴仆一样对你的想法和感觉做出回应。

当你和內识参与时,它将赋予你机会去做所有这些。让我的话语穿透进去,并随着时间推移看看做为结果会浮现出什么。如果你即刻声称你喜欢这些想法,或者声称你不喜欢这些想法,或者得出其他一些结论,你就没有对自己坦诚。遵循一种旧的思维模式和习惯不是坦诚;它是一种奴役形式。

内识和你同在。寻求内识。学习识别内识。学习在你生命中给予内识更伟大的位置。学习看清你的责任所在并为自己宣称它们。这需要时间、准备和支持性的关系。它需要一个并非你为自己发明的发展计划。这将创建一种你与自己的新型对话,并将产生一种新型的回应。我让我的话语保持坦诚,这是因为我的意图。我的意图比我的话语更有力。也许你认为一种更雄辩或更理性的报告会更好。我说,“不要对自己不坦诚。”对于那些能够听到和那些渴望更伟大事物的人来说,我的话语足以传递我的讯息。

在此非常重要的是,你不要因为他人的不坦诚而谴责他们。不坦诚是人类状况的一部分。这并不是说它是你的真正本质;它只不过是身为一个人的条件之一。它是在物质世界里身为智能存有的条件之一,在此你觉知你自己的动机和孱弱易感。

在物质生命里拥有智能,需要一种灵性的呈现。否则,最智能的生物将是最悲惨和最自我破坏的。当然,这显现在人类关系里。智能需要智慧。否则,它是危险和破坏性的,并将转而和自己作对。拓展智能,需要一个灵性动机,在此灵性被视为你的更伟大身份。如果你要拥有更多的力量,你将需要更伟大的指引。你将需要更广大的定义,和发展自己及接收內识的新模式和新方式。

别谴责不坦诚。不坦诚是你能够预料到的,除非那人付出真正的努力去抵消它。你所听到的大多数东西,无论是令人愉悦的还是令人厌恶的,都是天生不坦诚的。我们没有带着任何谴责去考虑这些;我们带着慈悲看待它。它是预料中的。换句话说,人们将会说谎,直到他们偶然撞见某种真理,或者直到他们通过纯然的奉献和渴望而打破了他们过去创造的旧模式。这正是大树撒播种子的时刻,某种新事物开始成长,它在世界上拥有了它自身的存在。它拥有了新生命。

现在,当我说,坦诚是处于思想的一种临在状态时,不要以为你不应该知道过去。我所说的,是不要让你的过去决定你将如何做出回应,以及做为结果你将做出什么结论。

要非常慈悲。如果你要变得更智慧和更觉知,慈悲是必要的。做为內识男女,你将远远更加觉知。但这会导致更大谴责,除非那种觉知被一种更伟大理解所缓和。

当我讲述大社区,提供这种更广大感知和视野,并提供有关大社区的信息时,留意跟踪你告诉自己什么。延缓评判。不做反应。这是一个纪律。新信息要求思想的一个临在状态。新信息要求这点,对过去所发生的一切进行评估,同样要求这点。如果你想对你过去的行为拥有伟大洞见,那么就在思想的一种临在状态里参与它们。放弃下结论的需要。不要通过构建越来越多供你站立的评判砖瓦来强化你的人格思想。展翅高飞的雄鹰,总会飞得比他或她所建造的暸望塔更高。塔越高,它对你来说就越是一所监狱——你无法逃脱的监狱。最好是长出翅膀,而非去建造通天塔。

坦诚是一种你可以每一天在每一种境况里修习的东西。当你参与新体验时——无论你的思想状态如何,你都在不断地拥有新体验——有两个问题要问自己:“关于这件事我知道什么?” 以及“我该做什么?”如果你问这些问题,你必须情愿没有得到答案。记住内识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它是沉默和观察的。因此,为了向内识学习,你也必须变得沉默和观察。

把它想成这样:想象一下内识是一个非常睿智、圣洁的人——开悟的人,如果你喜欢这样想的话。这个人守着你,因此你带着所有的问题走向他或她说:“上师——或大师,或圣人——告诉我在此我该做什么。告诉我该去向何方。告诉我是否该做这个决定。解释一下昨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做的梦的意义是什么?未来我能得到爱吗?我会有钱吗?我会成功吗?”

然而,当你走向你的上师时,你发现大多数情况下你的上师是沉默的。起初,你非常失望地离开。或许你被这种沉默激怒了。你可能说,“那是一个坦诚的问题。我有权利这样问。这是一个真诚的问题,而我得到的全是沉默。”哦,如果你一次次地回到这里,并坚持回来,即使你得到的全是沉默,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你会开始思考:或许你应该沉思你所问的问题,并思考你是否真的准备好拥有一个答案。当你考虑这些时,你将需要质疑你是否愿意做出改变,以及你的灵活性如何。你只是想得到更多答案,来给你的思想提供燃料用来思考它的旧想法吗?

对于人们问的大部分问题,沉默是一个恰当的回答,因为这些问题大多是不动脑筋的。只有当某人带着真正的动机、对真理的真正渴望以及做出改变的意愿去提问一个问题时,答案才有真正的价值和影响力。因此,如果你坚持走向你那睿智、圣洁的人,有一天他或她会说,“听着,试试这样,”或者“考虑一下这样,”或者“放弃做那件事。”你震惊了,因为终于,经过所有那些次之后,你拥有了一个答案。在数百个问题以及各种各样的失望和反应之后,你最终得到了一个回答。但是你不知道拿这个答案做什么,因此你返回来说,“哦,我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沉默。

答案是一个要去解决的问题。你必须解决它。它可能是一系列你必须学习去解决的问题。学习解决它们给你个人带来发展,使你的心智成熟并赋予你更伟大理解。一个智慧的答案总是一个发展程序。正因为如此,它必然是罕见的。通常人们不会致力于任何形式的发展。他们只简单地想要新的想法,来让他们的思想保持运转并维续他们的痴迷。

你内在的内识,就像这个睿智、圣洁的人。因此,你带着问题来,却一无所获,你感到不满和失望。你怀疑自己,你怀疑内识,你对自己说,“哦,或许这本来都是自欺。我就做我想做的好了。或许我会去读本新书,获得新想法并按着做。”但是如果你继续一次次回到这里,而不接受你的思想给你的的任何装做內识炫耀的想法时,那么你将发展出觉知和辨识力。最终你甚至会看到审慎的必要和好处。

因此,真正的坦诚带来等待的能力,建设性评价自己的能力,辨识的能力,适当时不讲话的能力,适当时讲话的能力,遵循你内在一个更伟大力量的能力,坚守所知的能力,以及避免或远离有害或不真实事物的能力。

所以,在走向坦诚的过程中,考虑一下你现在坦诚的范畴。在什么境况下你会说真话?在什么境况下你会承诺自己去执行一种行动方式,你感到这样做是对的,但不知道其结果,或者它将要求你什么,甚或它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事情?在什么境况下你不会说真话,即便你对某件事很确定?这些是要沉思的非常重要的问题。

不要说你对他人要求坦诚,就像它是一种权利,你对坦诚的权利。事实上,坦诚是一种特权,是世界上某种罕见和精彩的东西。如果一个更伟大真理被讲出,不做个人投入,不寻求个人利益,那是件罕见的事。拥有坦诚不是你的权利。别对某人要求坦诚,如果他们无法在这个特定情况里表现出坦诚的话。记住,每个人在此都有局限。你有局限。你的局限是什么?知道你的局限,你就能以更伟大的慈悲看待他人。认知获得真正的坦诚是一件多么伟大和困难的事,那么你将不会对他人要求它。

你如何实现坦诚?你通过唤回内识和通过发展真正的智慧来实现坦诚——这易讲难做。最直接的路径是陡峭地攀登。到达山顶最快的道路是直线向上。因此,开展你走向真理的曲折道路。耐心、发展、沉默和辨识——学习慢慢地、仔细地消化这些。拥有一个临在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