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2年3月2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第五部 > 来自大社区的智慧 第二部 > 第七章

    审慎力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的能力。你能回想起某次你说完某事然后后悔说过吗?你能回想起某次你告诉某人某件事,然后意识到不该说这件事吗?或许这对他们来说是错误的,又或许它透露了有关你太多的东西。你能回想起某次你给另外一个人透露了某事,然而这并不妥当吗?或者是某次你说了某事,它落入错误的人的手里或是被误解了,之后返回来找你麻烦吗?

    如果你思考这些事情,你会看到它们代表着沟通中的一个严重问题。通常,沟通存在着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第二阶段是你感到你必须表达自己。第三阶段是你不需要表达自己,除非在极少的境况里对特定的人表达。这三个阶段体现了个人发展的三个阶段:依赖、独立和相互依存阶段。

    在第一阶段,你很少意识到自己的体验是什么,并且你很难向他人表达它。要么你没有表达它的技巧,要么你没有觉知你需要表达什么,你是如此胆怯以至于你无法弥合沟通鸿沟,将它表达出来。因此,这第一个阶段,是自我压抑的阶段。这个阶段,辨识力和审慎力根本没有得到发挥。

    在第二阶段,你体验到一些自由,这意味着你体验到自己的想法,并能更自由和独立地思考。正是在这个阶段,你几乎强烈地感受到要表达自己。你想实践你的自由。你不想克制自己,因为你正试图逃避以前限制你的所有自我约束。

    然后我们进入第三阶段,在这个阶段你以一种极负责任的方式与他人互动。在此审慎力变得非常重要,因为你意识到你所说的每一件事都将影响他人,并且在你所说的每一件事中,你都在以一种非常持久的方式宣称自己。显然,任何一个处于责任或领导位置的人,都会意识到他们所说的每一件事将被别人铭记在心。他们必须对说什么和要强调什么更加明智。在此,沟通承载着巨大的责任,不仅是对你自己和你自我表达的渴望负责,而且是对你自我表达带来的结果负责。

    因此,我们有着依赖、独立和相互依存——这三个个人发展的重大阶段。大部分人处于前两个阶段。实际上,大部分人处于第一阶段;很多人正努力迈进第二阶段,只有极少的人达到了第三阶段。在第一阶段,人们没有能力讲话。在第二阶段,他们为表达他们的自由和独立而必须讲话。在第三阶段,他们只在很少的情况下,为了特定的宗旨对特定的人讲话,因为他们在此意识到伴随着自我表达的巨大责任。如果你思考这些,你会意识到在这三个阶段中,你在发展对你自身体验的充分理解,你在学习智慧以及如何能在世界上最有效地表达它。

    在第一个依赖阶段,你无法表达自己,因为你没有充分觉知你自己的体验,并且你还没有技能或勇气打破制约你的束缚。在第二个独立阶段,你在冲破束缚,你沟通的渴望与其说是为了有效地改变或影响他人,不如说是为了释放能量和卸下你的自我负担。在此,自我表达变得非常混乱。你还没有意识到你所说的话带来的后果。相反,你在享受说的自由。

    第三个相互依存阶段,你开始从一个负责任和自我觉知的角度在关系中进行互动,这一阶段,你的审慎力变得更为重要,因为没有审慎力,你会给自己和他人造成有害的,往往是灾难性的后果。在此,你必须学习克制。在此,为了决定你在何时何地必须表达自己,你必须学习审慎力。在此,克制很重要,因为你常常需要保留你想说的话。处于第二个独立阶段的人们,往往无法忍受任何保留。他们认为任何保留都是对他们本质和自由的侵犯。他们认为他们有权向任何人表达任何东西。哦,他们最终会发现这带来有害的结果和冲突。这在世界上制造了巨大的麻烦。因此如果他们聪明的话,他们将开始意识到,他们必须对和谁沟通以及说些什么更加小心谨慎。

    那些变得智慧的人已经意识到,他们必须对他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对任何人所讲的话保持谨慎。他们之所以小心,是因为他们意识到所有自我表达都会影响关系,并会引起他人的回应。他们想培养真实的关系,他们想哺育一种真正的回应。他们不想遭受伴随不负责任自我表达而来的磨难。因此,对于智者来说,这种克制不被视为自我压抑。他们能够充分表达自己。他们能够表达他们的情感、他们的愤怒、他们的悲伤、他们的喜悦、他们的灵感、他们的失望等等。他们发展了这种技能。现在他们知道他们必须明智地运用它。处于第一个依赖阶段的人,无法有效表达他们的情感,因为他们无法全然地体验它们。

    处于第二个独立阶段的人开始体验他们自己的情绪范畴和他们自己的想法,他们表达这些的渴望是巨大的。然而,这种渴望尚未源于智慧。智慧的人必须不断地练习审慎力。在此会有孤独和隔离感,因为智者无法向很多人有效地表达他们体验的深度。他们必须把他们的体验保留在内心,让它在那里生长。这会产生专注和能量,这是力量。这还会发展对他人体验和生命位置的尊重,以及对自身体验和位置的尊重。

    为了让力量得到智慧的运用并获得有益的效果,责任必须与力量相伴。这在自我表达中是多么正确。在此内识是你的向导,因为内识将推动你对某些人讲话,而对其余所有人保持沉默。当你向着内识前进时,当你培养和内识的关系并学习接收内识时,你也同样将对某些人表达强大的东西,而对其他所有人保持沉默。你将不带评判或谴责地这样做。你不会评判一个人值得而另一个人不值得。这与此毫不相干。你只是被召唤去向特定的人表达特定的事,这些人你感觉能以一种建设性和有益的方式理解和接收你的自我表达。而对其他所有人,你把自我表达保留在内心,让它的效力增长。

    有趣的是,处于第二独立发展阶段的人,当他们开始伸展自己的翅膀,耗费他们的力量,并把所有时间投入不负责任的自我表达时,他们感到非常有力量。对他们来说,自我表达更多的是为了卸下包袱,把他们的体验清出他们的系统。他们不想保留它。他们认为克制是一种自我压抑。因为他们在努力逃离依赖,所以他们害怕任何克制,当他们必须克制的时候他们会觉很受侮辱。这是发展的青春期。青春期强调的是对力量的新的表达和体验,但却缺乏肩负力量或明智使用它所需的智慧和责任感。

    第二个发展阶段就像不成熟的成年人。很多人在努力进入第二阶段,因为你必须经历它。很多人甚至在传授它。对任何否定一个人自我表达权利或去拥有、去做、去成为他们所想的任何事物的权利的东西,他们都非常批判。人们传授它,是因为他们在努力学习它,但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超越它之外存在着一个广阔阶段。实际上,第三阶段,相互依存的阶段,比前两个阶段要伟大得多,以致它们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你永远无法从第三发展阶段毕业,因为这里有太多的成长和进步需要实现。

    许多人想要权力以及和权力相关联的所有东西,但是很少人想要必须与之相随的责任感。责任感需要辨识力、审慎力和克制力。那些正在品味他们独立性的人们,能够实践这一克制力而不把它视为一种自我压抑形式吗?能,但前提是他们必须意识到他们的权力伴随着一个责任,并且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想在他们周围制造混乱的话,他们就必须更小心、更明智地运用他们的能力。这让他们做出准备,以拥有审慎力。

    现在,许多人认为审慎力就是简单地把嘴巴闭上。“别说。别说那件事。保守它。不要对任何人说任何事情。当你闭嘴的时候更安全。”这是人们通常认为的审慎,但这不是审慎。审慎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说,并能忠实地遵循它。这是审慎。它要求你拥有力量、能力和高度的自我接受。如果你与自我处于一种争执关系里,那么你将无法带着智慧应对任何事。内识的男女能够克制他们的自我表达而没有任何违背自我的感觉,他们能够冒险告诉某人某件很重要的事,或许是被视为危险的事,而没有任何违背自我的感觉。事实上,真正的自我违背来自于你对内识的违背。不过,你必须拥有充分的内识体验,才能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走向它,什么时候在背离它。

    因此,审慎力是讲与不讲的能力。现在,许多人不会表达他们自己,而其他人不停地在说,把所有事告诉任何一个愿意听的人和任何一个与他们相处融洽的人。这代表了发展的两个早期阶段,但二者都不代表成熟阶段。这两种途径都无法有效地培养真正的关系,或在世界上和谐地成就事情。因此,你可能问,“我如何知道什么时候讲话,什么时候不讲呢?”你会知道,因为内识将推动你。如果你想对某人说某事,但你感受到了克制,那么不要说。如果这种克制来自你内心深处,那么不要说任何事。然而,如果这种克制存在于你思想的表层,可在你内心深处,你知道你必须表达某些东西,那么你必须冒险并找到这些话语,不需任何歉意。

    你如何辨识什么是来自你内心深处,什么是在表层呢?没有内识,你无法做到。你会认为任何冲动都是真的,或者任何冲动都是可怕的。做内识的学生,就是培养你与内识的关系,这是你最根本的关系。这将教导你审慎的真正含义,因为你会发现内识只在特定的时刻讲话。它在等待准备就绪的时刻,那时条件是正确的,听众是正确的,并且需求在那里。

    当人们开始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并依照在此提供的古老传统遵循它的修习时,他们总是不停地问内识问题,“告诉我宗旨。告诉我应该做什么。我应该做这个工作还是做那个工作?我应该和这个人走还是和那个人走?我应该打开心扉还是紧闭心门?我怎样拥有和平?我怎样拥有安宁?我怎样走出这个境况?我怎样进入那个境况?”存在着这种不停的提问,而在90%的情况里,他们体验到了什么呢?他们体验到沉默,或是仅仅听到自己的思想——他们自己的偏好和困惑。他们听到是和不是,做这个或不做那个——他们听到所有这些。然而,这全部在思想的表层。在内心深处是寂静。

    这指向内识。内识本身是满足的,因此它能长期克制自己。事实上,在体验认知和表达认知之间,可能存在一个非常漫长的时间。通常都是这种情况。你可能知道某事,然而它可能需要几年才发生。你可能知道关于另一个人的某件事,然而如果你去表达的话,你可能需要几年才能有效地向他们表达它。这是自我压抑吗?不,这是内识。

    为了能在这个层面上运作,你与内识的关系必须得到发展。对大多数还在和依赖抗争的人来说,这是没有意义的。他们根本体验不到什么审慎力。他们在体验自我压抑。他们不会讲话。他们往往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他们知道,他们也往往无法说出来。为什么呢?因为这会威胁到他们的依赖。如果你开始宣称独立并主张自我,你就开始威胁到你的依赖。如果你没有准备好那样做,那么你就不会那样做。如果你准备好了,那么你就开始进入第二个发展阶段,即独立阶段,在此你将开始享受它的自由和体验它的责任。

    在此,我在一个更广大的背景里给你提供关于审慎力的想法。它与在大社区内识之路上学习其他一切东西紧密相连。能够在恰当的时候讲,在不恰当的时候不讲,这需要一个更伟大发展——一个对你自身、你的本质、你的关系动态以及对高度忠实于你内在生命的更伟大理解。所有这些代表了你发展的更广大领域。

    现在你可能会问,“我怎么发展审慎力?我意识到我需要使用它。”我说:“成为内识的学生。”如果你体验到与内识和与大社区——它代表着超越这个世界以外的生命——的亲和力,那么大社区内识之路就是你的道路。你如何知道这是你的道路?因为你就是知道。这是唯一让你坚守它并使你前行的原因。毕竟,它不会给你承诺财富、权力、爱、舒适、快乐、荣耀、神圣干预、天使接触以及所有诸如此类的东西。你遵循大社区内识之路,是因为你知道必须遵循它。正是这带你前行。

    所有其他的野心和动机迟早都会消退。当它们消退的时候,你意识到很多交谈是不必要的。很多你认为需要去自我表达的东西,不过是为了抵消你的不安全感。在此你意识到你说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价值或者应该有价值。甚至当你处于放松状态时,你也希望它成为一种有意义的体验,而不试图去制造意义。在此你变得更自然。你变得更像自然界,它是寂静和静止的,除非有事情发生。静心和宁静的人拥有伟大的深度,常常唤起他人的尊敬,尤其当他或她的沉默源于智慧时。

    参与内识唤回的人们,开始体验到生命的神秘,并体验到他们内心携带着神秘。这一神秘的临在影响着其他人,即使他们没有说任何话。内识的男女对他人有很大影响力。他们不会将精力浪费在无意义的对话、分析和揣测上。因为他们把他们的沟通保留在内心,所以它不断成长并变得更强大。他们不会通过跑到朋友那儿,诉说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每件事,分享他们所有的最深刻体验,来把它们清出他们的系统。不。内识男女把它保留在他们的系统里,这样它的力量能够增长并变得更专注。现在他们想保持他们的能量——以利用它和聚焦它——而不是一体验到就释放出去。

    明智的人已经体验到了审慎的需要并在有效地修习它。他们修习它,是因为他们知道它是必要的。这是他们的动机。他们不是因为害怕报复、害怕反弹或者担心失去爱或金钱而受到驱使。这不是他们的动机。他们的动机是因为认知他们的自我表达是有价值的,为了让它得到成就,它必须被奉献给正确的人。他们意识到他们有责任去学习有效表达自己的方法,运用正确的语句,并往往使用尽可能少的话语。因为当你有重要的话要讲时,你用的词语越多,沟通就越弱。

    他们的动机是他们希望不背叛自己而获得成功。实际上,他们想尊重他们自己。因此,他们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这引领他们在恰当的时候对特定的人讲特定的话,而其余的时间他们保持静心和安静,只在应对生活必需时才展开交谈。

    大社区内识之路的学生意识到他们需要每时每刻练习静心。也许静心在你看来像是自我克制或自我压抑,因为你一直想逃离你所有的想法——你的幻想、小型戏剧、揣测、分析、对往事的追忆和对未来的投射。练习静心。如果你想拥有审慎力,那么静心是必要的。如果你想体验辨识力,那么它是必要的。如果你想看到到底发生着什么,知道该如何回应,那么它是必要的。如果你想选择正确的关系,并以不违背自我的正确方式进展,那么静心是必要的。如果你希望带着智慧去讲话和行动,那么它是必要的。静心是必要的。

    你如何发展真正的审慎呢?现在我给你一些指引。首先,如果你与大社区有一种亲和力的话,那么就从成为大社区内识之路的学生开始。如果没有,那么选择另一条路,另一种发展形式,但一定要选择一个并非你为自己构建的准备。不要采取折衷的方式,从这里选一点,从那里选一点,从这里选你喜欢的一部分,从那里选你喜欢的一部分,并把它们叠加在一起。你知道你将得到什么吗?你只会得到你喜欢的东西,而你喜欢的东西不会把你带向任何地方。它只会安慰你并确认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实际上,在大社区内识之路上,你学习超越你的偏好,而非依据它们生活。内识之路带你超越你的偏好,走向所认知的东西。选择折衷发展方式的人,只会强化他们的偏好,永远无法逃开它们。他们的无自由、无成就感,将不断萦绕他们,很少能够释怀。

    因此,选择一个并非你自己构建的准备。选择一个能够带你超越你当前位置迈入新领域的东西。这就是教育,这就是发展。是的,的确需要一定的自我强化,但你仍然必须超越你当前的位置。如果你选择一种折衷方式,你将无法超越你当前的位置。你只能强调你当前的位置。你只会更多地投入其中。正因为如此,它是一条通往无处的巨大路径。如果你要成为道的真正学生,那么你必须选择一个适用于你的准备,它不被你的偏好和时时刻刻的感觉所左右。这样,在你喜欢它的日子以及不喜欢它的日子里,你都将修习它。这样,当那些想法如你意和不如你意时,你都将思考它。当那些技巧看上去符合你目标以及不符合你目标时,你都将学习它。这就是做一个学生的意义——学习新东西、去你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去体味新想法、去反思、去更新、去恢复活力、去重新发现。

    如果你感觉你已准备好去开展准备,那么你应该开始在内识之路上准备你自己。这将培养你所有的方面,并使真正的审慎力成为可能。在这期间,我会给你一些指引。这些仅仅是指引,这意味着你必须学习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情境下智慧地运用它们。他们并非是永远不变、在所有情境下都相同的规定。事实上,智慧的人是非常多变的,能够在不同的情境下以不同的方式改变和运用智慧。这代表了成熟和进步。

    初级学生想知道每一件事情的黑白,因此当准备里讲“做这个”,他们就试图在所有环境下去做,而不去辨识那些环境的差异,或是在不同环境下必须如何进行不同的应用。因此,鉴于大多数人有这种倾向,我说:“尽可能少说。”与你信任的人,与你感觉高度尊重你的人,与尊重你的灵性生活而不试图把他们的观点强加给你的人进行沟通。当你不得不说时,要简短。你不需要解释一切,给出无数的事例并讲到无话可讲。让人们花时间思考你所讲的,而不试图使他们完全接受。如果你感觉有表达的需要,但是没有机会或者没有合适的人,那么就把它保留在你内心。让你内在的火燃烧得更旺。拥有这一压力感是好的。坚守这份能量。这就像性一样。一些人认为无论他们在什么时候感到性欲,他们都必须出去立即做爱来释放自己。这是疯狂举动。仔细想想,你就会明白这是疯狂。

    同样地,如果你需要对特别的人或者对每个人或者对宇宙倾诉,但是没有机会或者机会不合适或者时间不恰当,那么就把它保留在你内心。让它生长。这正是你在你内心发展深度、潜能、洞察力和自我觉知的方式。如果有压力,就让压力存在那里。这样,当表达的机会到来时,无论那是怎样的一个机会,它都将伴随着巨大力量得到表达。就像拉弓一样,这一压力把箭射向世界。正是它给你的自我表达带来力量。那些一直在说、说、说的人在其自我表达里没有力量。他们内在没有构建任何东西。箭只会掉落在他们面前的土地上。它不会射向任何地方。但是如果你让你的沟通在你内在成长,那么它会拥有力量,当它得到表达时,它带来威力。

    因此,感受这压力。让火焰增长。如果你智慧地去做,这将发展洞察力和克制自己的能力,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成熟的人,你必须这样做。只有青少年是野蛮而放肆的,四处游荡,只要感到冲动就去对任何人说任何话。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生命充满了冲突和敌意。

    事实是,智者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内识就像这样。然而,当内识发出它的箭时,它能完全改变一个生命。它能改变世界的历程。然而,那些还在与依赖抗争的人无法看到这些。这看似黯淡和深化了他们的困境,尽管事实绝非如此。对于那些处于第二发展阶段、正在享受他们新发现的独立自由的人来说,这些想法看似会带他们倒退,退回依赖状态。他们不想让任何东西剥夺他们的新自由。这是因为独立是一个非常青春期的阶段。青少年不想被任何东西阻挡或限制。正因为如此,青春期很少拥有智慧——这里有大量的探索和实验,有很多的灾难、失望和可怕错误,但智慧很少。

    如果你寻求智慧,你必须练习审慎力,你必须学习审慎的方法。为了学习审慎的方法,你必须学习内识之路。正因为如此,你不是学习一种技能,而是必须学习全部的技能。不是学习一种美德,而是成为高尚的人。你不是学习获得一种力量,而是必须变得强大。从真正意义上学习审慎力,就是要变成一个完整统一的人,一个感知内识临在的人,这一临在是自发生成的。

    在此你意识到你的生命和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通过一个关系网络进行内在固有表达的,你将希望和正确的人、为了正确的宗旨慢慢发展这一关系网络。你是一个个体,但是你的个体性只有在关系的背景里才拥有意义。它只有在考虑你能贡献什么时才拥有意义。

    在此我在描述第三个发展阶段,相互依存阶段,在此你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个体重新融入到关系之中。在此你能为你自己思考。在此你能思考自身的体验,并意识到你必须以一种真实和有宗旨的方式重新参与生命,才能拥有满足感。事实上,独立从根本上是孤独和隔离的,尽管它那新发现的自由令人兴奋和激动。它是低效的,无法产生伟大的结果。毕竟,你只能宣称你的独立这么久。之后你意识到你在生命里有些事情要做,并且你想去做。

    为了在生命里做些重要的事情,你必须进入与他人的关系中,并学习与他们共同协作。你必须学习分享力量。你必须学习克制自己。你必须学习在需要妥协时妥协。你必须学习辨识力。你必须学习所有这些东西,这让你为发展的第三阶段进行准备,这是与他人进行动态、真诚互动的阶段。在此当你认识到你自身生命和自我表达的重要性时,你对审慎力的需要变得更巨大。在此,你意识到大多数的交谈是不必要的,它只不过是人们抵消不安全感的一种方法。在此,你更愿意沉默,因为在沉默里,你开始体验你的临在、他人的临在以及你关系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