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12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九章

宗教,在宇宙中以不可胜数的形式存在着,无论是最质朴的部落性的实践,还是那些大型帝国,以及那些采用统一修习形式的国家集团所实践的修习。尽管宇宙中的宗教千差万别,但是在单一世界里,很少存在不同的宗教。当国家变得越来越依赖科技,当资源变得越来越稀缺时,一致性和唯一性成为重要关注,而宗教机构最终几乎不可避免地和政府绑定在一起。一些国家变得完全世俗化,从未拥有过它们自己的强大宗教传统。另外,在那些被他国殖民的国家里,任何的本土宗教传统都被同化了,而且被从公众意识中抹去了。

对于那些依然保持宗教传统的国家,宗教逐渐和政府维系在一起,这样就不会产生竞争、二元权力或意志冲突。不幸地是,在这种情势下,宗教失去了它们基本的灵性宗旨。它们失去了它们的精髓,变成了领袖崇拜或族群自我崇拜的工具——颂扬本族群的善行、美德和较之其他族群的优越性。当宗教和政治体系结合到这种程度时,宗教本身极少能够留存,最终退化成政府的一种仪式,或是成为让民众对政府的希望和指令保持关注和服从的另一种手段而已。

很多地方的宗教都陷入了这种境地。在某些地方,宗教得以在政治体系之外,维持一定程度的自主性,但是它只能完全专注于仪式和超脱性的事务——永远不得批判或质疑政治体系的指令,永远不能针对政府对待自己民众,或看待和对待他国民众的方式,提出道德相关的问题。只要宗教能够保持它的超脱性,那么就能平安无事。

拥有多种宗教实践的国家,是极为罕见的;另外,在引进他国的灵性体系问题上,也存在着巨大的阻力。在贸易国家之间,这种引介往往遭到强烈的反抗。对于宗教观点和思想的分享极少发生,而且被排除在商务活动范畴之外。

尽管宗教变得极度受限和受控,然而在宇宙中的很多地方,正在出现一种更伟大的灵性实践——它通常是以秘密的形式,在私下的环境中进行。它是对于某种更本质的东西的实践。它值得你们的重视,并且它的发现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假如人类想要和宇宙中另一个国家建立更深入的联系,那么只有通过这一更深刻的实践和觉知,这一更伟大联盟才有可能被建立起来。

内识之路在很多世界里被实践着,内识是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灌输给整个宇宙的智能生命的更伟大灵性实相。内识在所有智能生命的内在潜藏着。即使是那些被繁育的,因为特殊目的经过基因改造的智能生命的内在,也同样潜藏着内识。然而,这种潜能既不意味着显现,也不意味着觉知。它只是一种潜能。

某些小型团体,以及某些自由国家在内识的实践上,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层次——这种实践几乎不带任何仪式,不颂扬任何偶像,也不崇拜某个上师、神明或灵性代表。尽管根据某些文化的需求和传统,这些象征或许被添加进来,然而其最根本的强调,是发现和表达每个个体内在的深层灵性力量和智能。

这一智能,在大社区里是极具价值的,尤其对于自由国家来说;因为它是个体内在唯一不受影响或操控的部分。它保持着彻底的坦诚和纯粹。即使那些拥有内识的人,转而对抗内识、否认内识或者彻底失去对内识的觉知,然而他们内在的内识始终是纯粹而洁净的。它只会对上帝,对他人内在内识的存在做出回应。

因此,压制性政权、等级社会、从事集体性繁育的社会,以及那些试图对国民实行绝对掌控的国家,将内识视为极大的危害和威胁。就算他们觉知到内识的存在,他们也往往会把内识视为一种威胁,一种对权威的竞争,一种会在民众中间播种不和睦,或引发敌意的东西。它能够激发对自由的渴望;激发对个体自我表达的渴望;激发对施加在他们身上的长期重压以及由此所带来的极度危害的愤慨。这就是为何内识之路的修习要以秘密方式,在私下里进行。唯有在自由国家里,它才得以发扬光大,并被视为是对国家的一种益处,而不是被视为对当权者形成竞争的根源。

得到内识引导的国家,拥有特殊的技能和力量,这些必须被保守在外族干预和监视范围以外。这代表着自由国家的机密,因为内识能够带来伟大的发明、伟大的洞见和伟大的洞察力。那些带着内识的观者,拥有巨大的效力,并且其洞察力具备更大的广度和穿透力。不过要想使这些创造得以出现、使这些技能得以发展的话,一个人必须以内识作为他思想和行为的基础。

对于任何形式的独裁统治来说,内识都太具革命性了。它会对他人产生共鸣性的效应,并且假如它被示现或表达出来,那么它将启发和鼓励他人,并让他人觉知到他们所受的限制,以及自由的缺失。因此,内识之路的修习,在很多大型权力国家里,受到压制,甚至被取缔。那些修习这一根本灵性导向的个体,必须在高度保密中进行实践,他们以隐秘的践行者网络的形式进行运作,在有可能的情况下,甚至和其他世界的践行者进行沟通。那些神圣教义被偷偷地传送到其他世界里。

内识的力量和革命性特质,使得它极具威力。然而,它不会受到当权者或强大商业势力的滥用。你无法利用内识。你能够利用超自然能力,你能够培养不带内识的观者,但是你无法利用内识。它是完全自我的智能。你无法利用和操控它,来得到好处或掌控他人。因此它是神圣的、纯洁的、真实的。即使是那些实践者,在他们学习的过程中,也会开始看到,他们用于思考的思想——那个受到他们的文化和世俗体验所影响的思想——和他们内在内识的更伟大智能之间的差异。对于愚者,内识看似一种能够在很多方面加以利用的一种巨大力量。然而,智者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明白内识并不等同于超自然能力,或是个体所发展的感知技巧。

对于一个自由国家来说,他们国内的那些高阶践行者对内识的培养,是极具价值的,它能辨识外族的意图,认知国家所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并能为国民提供有意义的教育。在一个内识社区里,你希望每一个个体的内识变得强大,因为这会成十倍地加强内识的力量。现在你拥有很多双眼睛在看,很多对耳朵在听;你拥有很多个培养了更伟大能力的思想。这种内识的集体性思想,在某些罕见的特殊社会里,得到了培养,并具备了伟大力量。它能够几乎不需任何证据地辨识出他人的奥秘和机密。它能够促进最有意义的科学和哲学的发展。

在地球周边大社区那些不自由的国家里,也存在着一种广为流传的集体性思维程序,在这里,一组个体专注于解决某个问题,或试图洞穿另一个国家的实相。在一定技巧的指引下,这是高度有效的,就算它被用于那些不道德的或破坏性的目的。尽管科技的力量有其局限性,但是思维的力量,在宇宙中几乎从未得到过充分的发展。在此,思想并非被视为力量的源泉,而是被当做力量的媒介。这点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区别。

宇宙中存在着智者网络,存在着修习内识之路的践行者网络。他们中的大部分个体从未彼此相遇过。然而,内识的种子被存在于可见范畴之外的灵性力量——他们在很多很多世界里倡导着内识的发现、发展和表达——播种到各个文化中,并且他们为内识提供着支持。就算一个国家可以指挥个体的思维和行为,但是它无法战胜个体内在的内识。一旦一个个体开始感知他内在有着一个更伟大的存在和智能,并开始接收来自这一智能的提示和指引,那就意味着他已经开始了一个重新争取和发展最根本自由的漫长征程。

一般来说,内识必须以秘密的方式进行分享。它不是为普通大众而准备的。即使是在你们的世界里,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真正准备好成为内识的学生,并开始学习内识之路——大社区内识之路。这对他们所提出的要求是巨大的。他们必须学习超越他们文化的局限、他们的依附性、他们的恐惧、他们的不满,并通过体验,通过很多阶段的发展,来体验内识的存在,并在他们的生命中表达内识的指引、力量和贡献,来为他人服务。现在这个礼物首次被呈现给你们的世界,这就是大社区内识之路,正如它在大社区里被实践的那样。然而,它是极具挑战性的。这并非因为它有多么艰深,而是因为人们是如此执迷于其它的东西。

接受内识的指引,意味着让自己处于一种非常自然的状态里。它是对自身正义的体验。它让一个人的生命和优先次序变得平衡。它让一个人所拥有的关系变得平衡。它是一种非常自然的状态。然而,人们一直以各种非常不自然的方式生活着——被他们的社会条件、他们的信仰、他们的想法、他们的不满、他们的政治说服、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结、他们的性欲以及他们的怨恨所引导。一个个体如果能够从上述所有的执迷中,转向忠实于内识的存在和力量,这代表着一个伟大的转变。

宇宙中存在着一些族群,他们已经在内识之路上实践了很多代,并且已经达到了极高的超能力,他们能够在科技、艺术以及对他们社会有益的材料和工艺方面,进行不可思议的发明创造。但是,这种贡献只能在一个自由、尊重的环境里得到发扬。而大多数国家围绕着科技发展和资源需求向前进化,这迫使他们陷入一种必须对民众实施高度控制和高度服从的状态里,因此内识在很多地方无法得到发扬光大。然而,它在宇宙中依然是最根本的灵性实践。它是你们世界所有宗教的源泉。它代表着上帝的意志,正是在它的启蒙下,世界上的各种宗教才成为通往内识的不同路径。

即使在你们世界里,宗教传统已经向政治力量看齐,被野心勃勃的个人所利用,变成了寻求世俗权力的独立机构。内识之路被隐藏了起来,只有少数不具野心、足够自由并不断探索他们存在之神秘的人,才能接触到内识之路。

永远不要以为科技的发展会带来灵性的觉知,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它是正好相反的。当族群开始发展科技,或接受了外来的科技时,他们开始体验到战胜自然环境的巨大力量。他们由此能够创造财富和优越,能够获得新的资源和新的占有。这是思维的定式,但是他们内在的内识对此并不感兴趣,当他们开始寻求其他的目标和其他的上帝时,他们内在的内识开始沉寂和潜伏下来。

内识的力量和存在,将有助于引导人类去维护自己的自由和自给自足。内识站在肆虐整个人类社会和人类文明的贪婪、腐败、压制、滥用的对立面上。对于财富、权力、美丽和掌控的追求,是控制着思想的执迷,但这不仅仅是针对人类的思想。它们控制着生活在物质宇宙里的所有生命的思想。

在你们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里,你们至少还拥有一部分自主思想的自由,并且你们的宗教传统依然存活着,这为开启通向内识的大门提供了希望。你们拥有着一个巨大的优势,然而就在当今,你们的民众正在开始背离他们生命的神秘,转而寻求更大的权力、更多的财富、更多的享受和快乐——寻求积累财富,寻求强化他们和他人之间的差异和隔离。因此,你们在人类社会里也能看到这一正在萌生的模式——痴迷于机器、痴迷于科技,并相信科技将会解决,由科技所带来的所有问题。

人们失去了对自我的感知,对他们更伟大力量的感知,变得越来越依赖他们的机器、他们的创造和科技来替他们解决问题。你们能够看到一种新宗教的升起,一种崇拜科技的宗教。但是人类依然是幸运的,因为内识的力量和存在在这里尚未被遗失,它依然被很多人所修习和体验着。

你们尚未意识到,这种自由是多么珍贵,而在大社区里的很多其他国家里,自由要么受到极度的限制,要么根本就不存在。最终,人类拥有一个能够奉献给其他族群的伟大礼物,假如人类能够经受住改变的巨浪,能够在迈进智能生命大社区时保持住它的正直的话。

内识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然而,它只为少数人所认知,并且它不会受到欺诈者、腐败者或愚者的利用和操控。有了内识,你们将能够辨析到访你们世界的任何族群的特质和意图。你们将能够通过和他人协同,和他人联盟,而找到应对改变巨浪的巨大挑战的所有必须的解决方案。

有了内识,你们将找到不屈不挠的力量。你们将不会放弃。你们将不会屈服于来自宇宙的机会主义者所提供的和平、兴旺和科技的诱惑。有了内识,你们将保持对人类核心价值观的觉知,并且你们不会用它来交换任何东西——包括权力、科技和掌控。你们将节制自己的行为,如果必要的话,甚至是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行为,来维续这个世界作为人类家庭的生息之所。

你们将不会陷入众多族群的劝诱里,他们寻求获取你们的资源,他们希望你们依赖于他们的科技, 并参与他们的贸易网络。他们给你们提供一些来自太空的机巧;给你们提供对财富的承诺;宣称他们自己生活在和平里,并且能给你们带来和平;自告奋勇去帮助你们领导你们的政府;向你们的民众教导他们的宗教;还有声称为了你们的利益而获取这个世界的掌控权。你们将不会被这些劝诱、这些提议、这些承诺所欺骗,因为内识不会被任何力量所劝诱和操控,无论是人类的力量,还是外族的力量。

为了能够在宇宙中分享对灵性的体验和修习,这一灵性必须是能够转译的。为了能够被转译,它必须不带任何修饰,不受任何历史、个人、魔法和奇迹的包装。它必须是纯粹而有效的。否则,它将无法从一个世界转译到另一个世界。它不围绕英雄崇拜。它不围绕个人或雕像崇拜,因为它代表着个体内在某种纯粹而本质的东西。它必须通过亲身体验跨越生命中的多个关口,体验为国家和生命提供服务而被发现。

科学和科技进展的本身,将引导你们背离内识的力量和存在。只有当科学和科技服务于内识时,当内识作为培育科学和科技的原动力时,科学和科技才有可能是真正有益的。重要的是动机。动机或是来自于你个人的思想,或是来自于你内在内识的更深层思想。

假如你遇到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个体——一个和你语言不通、外貌不同的个体,一个无法呼吸你们的空气的个体,一个拥有和你完全不同历史、完全不同生活环境的个体——你仍然可以通过内识和这个个体进行交流。你们能够理解彼此的意图,并且,假如你得到了良好培训的话,你们还能够通过内识的语言进行沟通,这是一门由印象、形象和手势所构成的语言。

因此,内识成为伟大的和平使者,伟大的平衡工具,它对所有智能生命来说都是共通的,它带来了思想的自由和个体生命的自由。即使你生活在受压制的环境中——这种情形在你们的世界里将变得越来越显著,即使是在富裕国家里——但是有了内识的力量,你依然能够过一种富于成就的、满意的生活,因为你拥有高水准的关系,并能够服务他人。这种生活对你来说是本质的、满足的,而对他人来说则是必需的。

因此,宇宙中存在着带有复杂意识形态的宗教,它或者和内识相关联,或者与内识无关。很多世界里存在着一个依附于政府的宗教。而有些地方,只有政府没有宗教,或者政府即是宗教,即政府的意志成为民众的中心焦点。

内识遍布在宇宙中,但是很少有人发现它或实践它。它代表着人类最伟大的机遇,因为你们需要花相当长的时间来获得相当的科技,或发展出应对大社区所需的社会一致性,因为在大社区里社会一致性是一个基本准则。然而,内识将把你们从错误中拯救出来。它将阻止你们犯那些严重的和致命的错误。它将阻止你们交出你们的自主权、你们的正义感和这个世界的统治权。它将在看似无望的情境里,带给你希望。它将在周围所有人都失去信心时,带给你自信。它将在其他人受到惊吓时,带给你鼓舞。它将在一个其他人都不自由的环境里,让你保持自由。

这就是大社区里的宗教——可转译的宗教,宇宙性的宗教,基本而核心的宗教。那些加诸其上的习俗、传统和历史因素是次要的,而且往往是没有价值的。别去崇拜宗教的形式。去寻求它的精髓、它的力量和它的智能。内识是高度智能的,远比个人的思想要智能得多。

这是宇宙中宗教的巅峰。它并非在于神学理解上的提升,也不在于宗教礼仪的、神学符号的、庙宇神坛建筑的提升。它的崇高,在于它秉承精髓的实践;在于它以秘密的形式,以及在自由世界里得以传承;在于它在伟大上师的存在下,得到高层次的表达和体验;在于它的实践不受政府和商业集团的监视;在于它不受野心家、贪污者、寻求自我者和服务自我者的掌控。这就是宇宙中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