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13日
在美国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十三章

你必然会问自己:“那上帝呢?在这个生命的更宏大场景里,上帝的位置在哪里?上帝的实相与地球上所构想的上帝有何不同呢?”

大社区的上帝,是所有生活在大社区里的族群的上帝,祂不只属于人类——这个小小的族群,生活在其中一个小小的美丽世界里,一个就像是展眼望不到边际的海滩上的一粒沙的世界。上帝也是其他个体的上帝,不计其数的个体,不计其数的由和你们外表、觉知、态度甚至智力特质完全不同的个体所组成的族群。祂同样是他们的上帝。

上帝在他们内在和你们内在,所创造的是内识的力量和存在。它使你们和宇宙所有智能生命联接在一起。不过,上帝还创造了进化,它构建了你们独特的物质载体——你们的身体和你们的智力。上帝同时也启动了构建这一切的所有力量。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观点,和那种认为上帝是一个民族、一个族群或一个世界的上帝的想法相比。那就像是一个部落的上帝。那必然是一个非常渺小的上帝。假如你能够想象到整个大社区的上帝、那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的话,那么你不得不重新思考你关于上帝的想法。

最终,这个世界的所有宗教将不得不在大社区的背景里,重新思考它们关于上帝的信仰和定位。这是那些宗教不去面对这一主题,或是非常不情愿去面对它的原因之一,因为它证明了那些宗教的假设是不完全的,或者在很多情况下是不正确的。这要求他们对他们的信仰和意识形态进行彻底的修正。那种认为上帝只专注于人类,上帝拥有一个只是针对人类的救赎计划,而不涵盖宇宙其他部分的想法,必然是极度不完全的。在此,你们关于救赎的想法和理解可能被证实是完全错误的。

如果上帝也是所有其他族群的创造者,那么人类处于什么位置上呢?人类根据他们自身的身份认同感想象出一个上帝——一个按照他们自己形象的上帝,那可能是一个具有人类物质外表的上帝,或者至少是一个沿着人类思路思考的上帝,一个具有人类价值观、人类推理、人类热望、人类评判的上帝——一个类似你们的上帝,只不过是拥有无穷的威力。然而如果上帝也是所有其他族群的上帝,那么你怎么可能说上帝是按人类的思想思考,上帝拥有人类珍视的价值观,或者上帝是按照人类所认为的最根本准则进行运作呢?

在此你们对上帝的整体理解受到了挑战,你们必须进行深刻再思考。在人类早期,甚至是在当今很多人的观念里,唯一存在的是上帝、人类和这个世界,好像宇宙其他部分只是发生在地球上的这个伟大剧作的背景而已,所有一切都是关于人类、上帝和这个世界,关于人类和这个世界的天堂和地狱。但是在大社区里,所有这些都是站不住脚的。

相对于其他国家、其他文明,人类在上帝的评估里处于什么位置呢?人类在宇宙里是否依然重要呢?或者人类只不过是,在茫茫无垠、看似非人类的宇宙中,通过进化过程发展起来的众多族群中的一个呢?

大社区的上帝不可能只专注于一个族群。宇宙的上帝不可能只管理一个族群的事物或事件。那种认为上帝在掌管着这个世界的事件的假设,是一种生活在隔离中的人类思维模式。上帝太智能了,不可能去管理你们所有的事务和事件。正因如此,进化过程被启动了。正因如此,自然法则被启动了。正因如此,物质实相的整个生命进程,正如你们正在学习辨析的那样,也被启动了,这样上帝就不必去管理一切事务。你生命中发生的事件,或者是你的或其他人的意志的结果,或者只是随机性运动的结果。

上帝就像是召唤所有个体回归的伟大吸引力。上帝将内识置于所有有情生命的内在,它根据每个族群的特质和境遇,为他们提供了独特的成就和救赎计划。每个族群都被赋予一个救赎计划,彼此各有些微的差异,尽管上帝的伟大吸引力是相同的。如果这个救赎计划拥有如此宇宙性的应用,它必然超越了人类的评估。以最简洁的方式来说,它是通过内识唤回分离个体,并且内识会引领他们通过为他人奉献、通过解决冲突,来成就他们的生命。

你们看到,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定义,可是它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它究竟描绘了什么呢?如何在生命里体验它呢?当然,它是完全可转译的,从一个个体到另一个个体,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但是它要求一种非常深刻的经验积累,才能真正理解它的含义。你无法站在表面上,认知在深层次里发生着什么。

你们的上帝是大社区的上帝,不仅是物质宇宙的上帝,还包括其他维度的宇宙。即使在物质宇宙里,这所有的物质显化也只是整个创造的一部分。谁的理论或哲学能够涵盖这些呢?鉴于上帝的创造所涉及的范畴,毫无置疑,任何试图对天堂进行的描述都会显得极度幼稚,甚至可笑。天堂,对于来自其他世界的有情生命来说,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你们所有个体都回归到同一个实相,那个实相会是什么样子呢?它不会是一个人类的实相,除非你认为整个宇宙是由人类占据的,或者是类似人类的个体。这显然是错误的。那么,假如天堂不是依据人类的价值观、人类的形象和人类的热望,它该是怎样的呢?正因为如此,大社区实相,要求地球上所有的宗教重新评估他们的定位,并对他们的意识形态进行重大修正。

你们正在迈进一个更广大场景。在一个更广大场景里,事物的意义发生了变化和扩展,你们之前的很多观念被证明是非常不充分的。然而,要说上帝是不可知的,那只是针对于你们建立对上帝认知,或是给上帝赋予一个形象的概念化能力来说的。然而,上帝的意志在你们的生命里是可知的,那就是你们内在内识的意义。上帝的创造从整体上说,是不可知的,但是你们和它的关联是可知的。

在此,再次体现了核心意义和形式显化之间的差异。如果上帝被以万亿种的方式崇拜着,并且它们都是恰当的,那你怎么能说在地球上你通向上帝的路径是唯一的路径呢?因为上帝启蒙了所有世界的伟大宗教,那么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怎么可能声称它比其他的宗教优越,声称它是通向上帝的唯一真正路径呢?即使是在你们自己的世界里,这也是站不住脚的、极端的、自以为是的。

大社区的上帝,要求一种深刻的共鸣,这一共鸣发生在内识的层面上。共鸣不等同于理解,智力的理解。它更多的是对亲和力、对关系、对关联性的一种深刻体验。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的智力,甚至大社区里没有任何个体的智力,能够涵盖它的意义。然而这种体验是可能的,它就在那里。

科学界的某些人,只接受上帝作为自然本身。然而,自然是一种显化形式,并非核心。在大社区里,生命的二重实相得以发现:自然显化——世界进化,生命进化——它看似随机而混乱,没有特殊的设计或重心,和交织其中的宇宙隐形力量的和谐性威力。它激发和引导着存在于所有有情生命内在的深刻内识。它拥有智能的设计。它是有重心的、有宗旨的、有方向的。

在这个二重实相里,只认为其中一个是上帝,是不完全的。假如你只认为灵性世界是上帝,那么物质宇宙呢?有些宗教把物质宇宙认定为只是一个幻象,它是不恒久的、变动的,并且一旦你获得了更高层次的觉悟,你就不需要留在这个物质实相里。它就像一个巨大的被所有相信它、参与它的个体所维续的幻境。然而,即使这种理解也是不完全的,因为是上帝创造和启动了所有地质性力量和自然进化力量。它是上帝创造的一部分。它或许是变化的,而且最终是暂时性的,但它依然是上帝创造的一部分。假如你忽视它、否认它,你会把自己置于丧失服务于这个实相的责任感的巨大危险或境地里。

把上帝称为自然,那只是看到了硬币的一面。它只是实相的一部分。这是非常艰难的,因为自然看似是随机的。它似乎没有任何特别的宗旨。尽管生命的形式倾向于朝更复杂形式进化,但是大自然却看似没有任何可以察觉的宗旨。它只是存在着。人们无法和一个没有宗旨的上帝产生关联,因为人们需要宗旨。他们需要一个能够和上帝分享的宗旨,从而能够和上帝建立关系。你可以只是存在着,上帝可以只是存在着,然而关系示现了宗旨,尤其当你生活在一个变幻的世界上,在那里你在生命中的作为的意义和宗旨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大社区的神学带来了一种完全的理解。它不排斥灵性的生命,也不排斥世界上的生命——物质的或世俗的生命。它不排斥世界的进化或生命的进化。它也不排斥超越物质王国之上的更高层力量和更伟大创造。它在这种二元性里看到了统一。

整幅画面是完整的,因为你自身就具有一个二元特质。你拥有一个物质生命的特质,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在自然法则里,面对违背自然法则的后果,受到环境和环境条件的限制,屈从于对食物、水、住所、安全和伴侣的需要。

它同时确认了你是一个灵性存在,你在一个更高层面上运作着,并拥有更深刻的联接以及最终和上帝的联接。你有能力超越你的感官局限去看、去认知事物,你能够构思未来和过去,你能够认清进化的进程。你有能力在一个更伟大层面,从一个更广大范畴去理解生命。然而,你又在内在冲突中煎熬着;你惧怕死亡和改变;你生活在焦虑里;因为你内心存在的冲突,你的行为会出现偏差和破坏性。在你拥有力量的同时,你又是非常孱弱的——容易犯错,容易发生冲突——有可能制造巨大的伤害。

如果你说上帝生活在天堂里,而这里存在着这个世界,那么它们是不同的。假如上帝同是二者的创造者,那怎么可能呢?这充满了矛盾。假如上帝是世界的创造者,那么上帝就是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的源泉——错误、破坏、残忍和战争。

在大社区里,那些在内识之路上实现进步的族群已经超越了这些理解上的巨大问题,他们认知和体验到灵性,他们认识到存在于你内在,以及存在于整个宇宙的二元实相的内在固有的和谐和宗旨。它代表着上帝的计划,一个比你们的社会或你们的世界更加伟大、比你们的智力能力更加伟大的计划。假如你们自以为能够认知上帝的计划,哪怕只是针对你们族群的计划,那都是非常自大而愚蠢的。

这里没有自大,没有迷信。这里没有通过声称自己通往上帝的道路是终极的、唯一真实的道路,来试图战胜他人。没有任何具备大社区觉知的个体会如此声称。通过唤回内识而回归上帝,可以以万亿种的方式进行实践。你怎么可以说你的道路是唯一道路呢?即使是在地球上,也不存在唯一的道路,因为上帝创造了不同的传统,这样每个人都能获得一条路径,这样每个人都能应用和他人分享的一条路径。然而,宗教一旦到了人们的手里,就变成了其他的东西。它变成了一个机构。它变成了一套戒律。它变成了一堆关于过去的故事和对个人的崇拜。它变成了其他东西。

不要担心。同样的错误发生在整个宇宙里,甚至往往带来更可怕的后果。但是,物质实相、灵性实相以及它们彼此固有的关系,存在着根本性的和谐和宗旨。它最终是关于你是谁,你来自何方,你为何到此,以及你注定要去向何方的。这对所有地方的有情生命都是相同的,无论他们存在多么大的外表、环境和理解上的差异。

文字无法充分地表达它。文字只能带给你一种想法。你内在的内识将把你的生命带入一种新的表达。假如你能够遵循它,假如你能够学习该如何遵循它,学习将内识带进这个内识不被认知,往往还不受欢迎的世界所需要的智慧的话,这将开始向你示现在你生命里运作着的那个力量和临在,无论你是否有宗教信仰,无论你是去教堂、去寺庙、还是哪儿都不去。上帝的计划不依赖于人类的创造,但是它能够通过人类的创造实现伟大的福祉。它将一种大社区理解带进这个世界里。它在纠正很多错误,并开启多道大门。

大社区的上帝,不会掌管每个个体的个体生命,安排每个个体的个体性体验,或是为每个个体创造奇迹。上帝是产生吸引力的那个伟大力量。是那些在显化生命里,或是在显化生命之外,服务于上帝的存在们,将这一吸引力带进生活在物质实相的个体的觉知里,并支持这些个体去接收这一体验,并让它来把握他们的生命。

这是一个如此宏大、如此包融、如此复杂的计划,以至于任何试图去理解它的企图都是徒劳的。更为重要的是你能学习内识之路,并开始遵循内识,而不是试图对上帝如何在物质宇宙中工作建立某种概念。试图理解那超越了理解范畴的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种很吸引人的主题,但是它无法产生有价值的结果,只能制造出虚构的想法和大量的理论来。实相发生在另一个层面上,在一个超越智力的更深刻层面上。你在这里的目的不是去试图理解上帝,而是去遵循上帝置于你内在让你去遵循的东西,去接收上帝置于你内在让你去接收的东西。

这就是被带进这个世界的一种大社区的理解。它是直接的。它是本质性的。它没有繁多的复杂性。它不需要高度的练达。然而,它的确要求智慧、坦诚和坚定的决心。

大社区的上帝不会特别关注某一个族群。不过,这一计划的确在那些能够开始获得自由去体验和表达内识的族群中得到加速。这一专注在那些能够开始体验和表达内识的个体身上得到加速。

在大社区里,不存在审判日。它是人类不满的一种投射。人们希望上帝去评判那些他们自己不认同、他们排斥或他们憎恨的人。人们希望上帝去执行他们自己不愿意执行或是自己没有能力执行的惩罚。他们希望公正,他们认为他们知道什么是公正,并且上帝将会替他们主持这一公正。

假如你没有发现和遵循内识,那么你就被束缚在物质实相里——一个在其中艰难运作的实相,一个极度不确定的、无法避免痛苦的实相。上帝不会驱除你的不满、敌意和自大。你必须对上帝置于你内在的东西做出回应。你必须去遵循它。你必须去尊重它。你必须和它在一起,去表达它赋予你去表达的东西,并学习如何在一个复杂的、冲突的世俗环境里进行这一表达。

不存在创世纪的故事。不存在你们所构想的所有体验的最极致顶峰。那么,一个没有创世纪故事,没有体验的最终极致,没有审判日的宗教是怎样的宗教呢?很显然,假如宗教是为了服务于它的民众,那么它必须拥有一个更深刻的基础。它不可能只是一个故事或一种威胁。

在大社区里,这些大多已被那些进步国家和进步个体所摈弃。无论他们来自于怎样的传统,无论他们采取怎样的思维模式,最终他们认知到他们内在拥有一个他们必须去回应的更深刻智能,并且他们必须从他们周遭的其他力量,甚至是他们内在的其他力量中将它辨析出来,他们必须遵循它,表达它赋予他们去表达的东西。这是灵性的精髓。这是灵性修习的精髓。这是绝对的核心。这是那颗珍珠。

人类尚未发展起足够的自信,从而能以任何普及性的规模对此进行修习,但是机会依然存在在这里。它建立在个体基础上。人类已经获得了接触这一内识、体验它、辨析它并表达它所必需的智慧。然而现在,来自大社区的智慧,作为致人类的新讯息的一部分被带进了这个世界。

这一智慧至关重要,否则,你们将会曲解在此所呈现的内容。你们将会犯严重的错误,并且你们将无法找到你们所寻求的东西。假如你们自以为你们正在遵循一个更深刻内识的话,那么你们将会犯严重的错误。这一智慧非常重要。大量的智慧,在大社区里,在那些远比你们古老的文明里,被创造、被建立、被修习着。因此,将来自大社区的智慧带进这个世界里,具有深远的价值。

大社区的上帝,对你内在的内识做出回应,对你对内识的意向和你对内识的体验做出回应。假如你是破坏性的,或是愚蠢的,那么你将错失你的伟大机遇。然而,你还是被束缚在物质实相里。除了这里,你还能去哪里呢?或许你的生活将变得更加悲惨、更加可怖,可是你却无法从物质生命里找到解脱。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希望去寻求解脱。

正因如此,肉体永生本身就像是地狱。因为地狱并非一个糟糕的地方。地狱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你在那里永远无法快乐。假如地狱是一个糟糕的地方,那么你会希望立刻逃离它。可是假如地狱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么你会对是否离开它感到犹豫不决。它吸引着你。它诱惑着你。它给你希望和激励,同时又限制着你。它伤害着你,它剥夺着你,它给你带来失望。地狱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你在那里永远无法快乐。

这就是阻碍人们回归他们本源的东西——努力在那无法找到快乐的地方找寻快乐,努力在那无法找到意义的地方找寻意义,努力让分离奏效,努力让分离得以成就,努力实现他们对分离的野心和对分离的渴望。

人们获得财富和权力,可他们依然不快乐。人们达成他们的目标,可他们依然不快乐。人们拥有各种方式的享乐和优越,可他们依然不快乐。你能认知这点。你周边到处都是证据,然而每个人依然苛求着那同样的财富、美丽和优越,尽管他们知道那不会带来任何切实的改观。它只会把你更深地陷入一系列境遇里,在那里你无法找到你的成就或者内在指引的源泉。

大社区的上帝是一个伟大的吸引力。上帝并非你们世界,以及很多其他世界所想象的那种父亲式的或者暴君式的角色。某种微妙而深刻的东西存在于个体的内在,某种超越了智力掌控,然而又是能够立刻显现的东西——一种力量,一个存在,一种行动,一个动机。在大社区里,它被称为内识,因为它给个体带来带着力量和正直去看、去认知、去行动的能力。

宗教,当被洗练至最核心要素时,它完全就是关于内识,和通向内识的道路。这一点在大社区里得以发现。现在人类必须去培养,并且去理解这一点。

这一力量和临在存在于你的内在。它同样存在于大社区其他个体的内在。它基本上超出了绝大多数生活在高度科技或压制社会的个体可及范畴之外。可是无论如何,它同样存在于他们的内在。

宇宙里的解放运动,是分享内识,觉知内识,体验内识,以及体验唤回和表达内识所必需的智慧。这是宇宙里伟大的解放运动,它遍及四面八方,它得到自由国家里的进步个体的支持,它得到宇宙里隐形力量的协助,并最终得到上帝的意志、力量和吸引力的指引和关注。

你能够体验到它,即使你从未信仰过上帝,甚至从未思考过上帝。最终,你将会对上帝进行思考,因为内识将激发这一觉知。然而,你并不需要信仰上帝,或是从属于一个宗教,才能开始关注内识的力量和宗旨这一实相。宇宙里的很多社会并不存在宗教,因此宗教不可能是一个先决条件。假如宗教真正专注于内识,那么对它来说至关重要的是建立一条路径。然而,在许多世界里,宗教除去对政府和政府领袖的崇拜之外,一无所有。

对于人类来说,这具有重大意义。什么能够终止战争?那就是去适应你的环境,那就是内识之路。什么能够让你对大社区进行准备?那就是去适应你正在变化的环境,那就是内识之路。什么能够带给你宇宙中自由的力量、清晰度和确定性?那就是人类的统一、自给自足、审慎和内识。正因如此,你对于这些问题的关注,必然不是仅仅出于一种窥视性的好奇心,而是出于你内在的一种更深刻需求。正因为你和大社区联接在一起,所以你才会阅读和学习这些教程。这不是一种无所事事的好奇心。它代表着一种深刻的联接和一种根本性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