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12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八章

自由在大社区里是罕见的——个体自由,以及珍视个体潜能和创造力的自由社会的存在——尤其当它攸关一个国家和一个世界的整体利益时。

你或许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你认为自由的发展,真正代表着更高意义的进化目标。但是,自由是罕见的,无论在任何社会里,甚至是在原始社会里,自由都是罕见的。它的稀有,是因为生活在物质环境里的艰难——生存的挑战、资源的获取、和他人的竞争、战争和灭亡的威胁、管理的问题、人口的数量还有科技的崛起。所有这些因素,无论它们以何种程度体现在任何一个世界或团体里,都会产生对个体自由重要性的价值和认可的制约性影响。

不同的团体必须相互合作,才能得以生存。在大社区里,即使对于一个科技进步的族群来说,生存也不是容易的主题。假如你开始依赖其他国家,来提供你所需要的特定资源以维持生活和运转的话,那么你的生存会时刻受到贸易中断,或者来自其他国家的排斥政策的威胁。假如你失去了自给自足,这意味着你把自身置于一个非常不安全的处境里。

当今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将先进的科技和超前的安全性联系在一起,并且这往往有着非常充分的理由,因为现在很多人拥有了稳定的食物供给,并且能够获取到过去只有贵族才能享有的资源。那些拥有这种富庶的国家,的确实现了大量的财富积累和高度的社会安定。但是,一旦支撑这一富足的资源开始衰减,正如当今世界正在面临的状况,那么你会看到,你的财富、安全和安定将会如此轻易地开始缩减。

自由在宇宙中,不是一种权利。它是一项特权,和一种奢华。你的价值观或许会对此产生异议,但是,你的期望最终必须服从于生命的真实境遇。个体自由是极其珍贵的,但它并非是得到担保的,并且你不能把它宣称为你的一种权利。你会震惊地发现,当你开始了解和体验你们生存其中的大社区时,原来自由真的如此罕见。

自由本身,永远是相对性的。你永远不可能拥有行动和表达的完全自由。当你和他人协同合作时,你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你想做的事,或说你想说的话,这点你非常理解。假如你和他人生活在一起,假如你是以团体、国家和民众的形式,进行运作以维持生存的话,你将永远无法拥有这种自由。因此,自由总是与你的环境,你的富足,以及你所建立和长期维持的安定和安全程度相关。

在安定方面,个体自由会变成一个问题。更为民主的国家,往往其内在表现出更多的活力和创造力,但是从某种程度上,也更加不安定。假如个体拥有自我表达的自由,那么他们也同样拥有施展社会权力,以及改变社会构架的自由。这是有益处的,假如这个社会拥有充足的资源供给,并且能够持续性提供这种供给的话。但是,正如人类很快就会发现的那样,当这些资源供给开始缩减时,自由的环境和程度也将同时缩减。

那些挣扎于为民众提供基本生存资源的国家,不允许个人自由的高度表达。它们无法承担这种表达。它们无法承担这所带来的社会动乱。它们无法承担内部纠纷。它们无法承担自己国民的互相对峙——内部冲突和混乱,彼此对抗的阶层,践踏整体民众的需求、权力和关注的特殊利益群体的存在。所有这些都会产生不安定。

因此,真正必须加以强调的自由,是指一种更伟大的内在自由——发现内识之路的自由。内识是上帝放在你的内在,放在所有有情生命的内在的更深刻的智力。或许你所处的环境,会对你能在社会上说什么、做什么和表达什么,加以巨大的限制。即使是身处在这个正在经历改变巨浪的世界上,情况依然如此。当一个社会变得越庞大,它对个人自由所施加的限制也越巨大。当一个社会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必须让自己更加安定时,它对个人自由的限制也更加巨大。

像地球这样的一个世界,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自然资源存储的不断缩减,你会开始看到,未来个人自由将受到怎样的限制,这是具体情境所带来的限制,是出于必要性的限制。你们将不再拥有财富或者社会权力,去做那些过去当你们身处富足国家时所能做的事情。人们无法建立起这种关联性。他们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他们对世界资源的掠夺,才造成了这一系列剥夺了他们的个人自由和优越的境遇。

那些已经达到更成熟、更安定状态的国家,自由同样是受限的。不过,在自由社会里,个体创造性的力量依然得到高度重视。然而,那种不计后果、破坏性、混乱性的自由,毫无置疑会受到压制。一个国家的安定和安全,变成最根本的关注,即使是在一个自由社会里。因此,尽管你可以拥有自我表达的自由,拥有为了大众福祉和利益而奉献你独特礼物的自由,但是你没有不计后果行事、制造破坏或动乱的自由。

或许你会对这种情形感到焦虑,但是你必须看到这样做的必要性。当人类开始面对自身发展已经超出了地球资源限度的这一严峻现实时,你们将会看到,文明自身的需求性力量——人类家庭的需求——将会出于必要性,而凌驾于公民的权利和特权之上;并且人类自由的表达必须开始建立在你们内在内识的更深刻基础之上。

维护个体自由和创造力的价值,能够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益处和伟大的机遇,它能够在你们生命的所有层面,为人类创造必要的优势条件。不过,基于情境,你们在未来将会失去很多的特权。今天,在地球上的大多数地方,你们能够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未来,你们将不会拥有个人的交通工具。你们将不再拥有这种便利,这不是因为别人的强迫,而是因为资源的限制、境遇的限制。

你们自身制造了这种状态。你和所有人一起制造了这种状态、这种限制。因为人类文明将会陷入巨大的压力和险境中,为了控制内部冲突和纠纷,这个世界将会采取极端的措施。在许多情况下,这是非常不幸的,是反进步的,是有害的。但是,当你们身处逆境,一种你们将要面对的巨大逆境时,你们将无法容忍内部的不团结。

大社区里的先进国家,同样面临着逆境。很多情况下,他们超出了本土自然环境的供给能力。他们发展了必须依赖对外贸易和外族制造来支持的科技。他们丧失了维持自身生存,保持自给自足的自由。由此,他们为了从境外获得所需资源,不得不接受外族强加的条款和协议。他们必须涉入到复杂而沉重的谈判程序,以及思维环境的说服和力量之中。

你们在这里能够看到,权力和富足导致了个人自由的丧失。它开始导向另外一个方向。很多变得依赖科技的国家,丧失了他们的基本自由和正直,因为他们超出了自身世界为他们提供供给的能力。他们还被劝诱着,获取了他们自身无法制造的科技,使用了他们自身无法提供的资源。结果,他们开始依赖于外族力量,并被迫涉入大社区复杂的贸易当中——受制于和其他国家共同确立的议会和合约,受制于外族强加在他们身上的行为准则。假如一个世界人口过度膨胀,超出了它的资源承受,那么它要么会走向失败和衰落,要么会陷入外族力量的说服之中。这是遵循这一发展道路所不可避免的结局。

在你们世界上的那些富人中间,自由被认为是一种权利,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你们没有认识到,它完全是基于资源的获取,基于资源的富足,基于你们世界的财富。人类尚未意识到的一个生命实相是,你们根本不可能进入到宇宙中,去获取你们在地球上耗尽的任何资源。假如这点得到了认知,它或许会极大地改变人类的行为和人类的期望,而这正是在此呈现的这一教程,所蕴含的力量和潜力。

你们不想让自己陷入贫困的处境里,否则,你们在大社区里将无法拥有权势和效力;你们为了得到生活必需品,为了得到你们在地球上已经耗尽的资源,将不得不接受外族强加给你们的任何条件。在此,你们的环保主义,不仅仅是基于审美或灵性需要,而是基于生命最基本的必要性。

宇宙中的自由国家,对个体非常重视,并得益于个体的天赋和自然天性。这是自由国家与不自由国家之间的巨大差异。然而,在所有拥有高等社会秩序的国家里,纠纷、冲突和个体的破坏性倾向都会受到限制,很多情况下,会受到极度的压制。而自由国家的巨大区别,在于对个体内在能力的重视,以及对个体参与社会并奉献其内在能力的支持。

在一个不自由的国家里,你只能根据你的社会地位——你家庭的地位,你父母的地位,你的社会要求你去接受的地位——而被简单地分配一个角色。它与你的个体天赋和能力丝毫没有关系。唯一的例外是,假如你拥有或显现了眼通的能力,那么你或许会接受培训,而加入到外交使团里,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教育。然而,无论如何,在没有自由的国家里,你是不能自由选择或决定你的命运的。它完全由他人所决定。并且这一决定是根据你的社会地位,而不是根据你的个人天赋或爱好。

未来,假如人类能够渡过改变的巨浪,那么你们将生活在一个高度秩序化的世界里。你们将生活在一个经受了巨大艰辛和困苦的世界里。国家之间将彼此团结,来维持人类的福祉。这将是一个与今天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你们只会拥有极其有限的社会权力和财富。你们只会拥有极其有限的行动自由,这或者是因为你们的行动受到了限制,或者只是因为你们没有资源去享有和运用行动的自由。生命,和你们今天在一个富足社会里所体验的生命相比,将变得非常不自由。在世界的很多区域里,你们将根据需要被分派去做无论什么样的工作,而不会考虑到你的天赋和爱好,除非你拥有一些特别的技能。

人们将拥有极少的财富,除了极少数人以外。生活消费,和你们当今富裕国家相比,将变得非常小。你们将生活在对往昔的记忆里,对美好时光的记忆里,回想着那个拥有丰厚财富、自由和享乐的年代——那个尚未受到艰难的世界性问题,以及它们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程度所困扰的年代。你们无法逃避这个未来,就像你们无法逃避大社区实相一样。

你们正在遵循一条很多国家所走过的道路——获得科技能力,人口增长超出本土自然资源供给,被迫陷入贫困,陷入高度控制,被迫实现统一,否则就是全盘失败。你们将带着强烈的眷恋,回顾过去的这个世纪,尤其是二十世纪后半叶。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感触颇深的。你们浪费了世界的财富。你们没能去维护它、保持它,现在你们必须承受这种行为的后果。而其后果之一,就是自由的巨大丧失。你们尚未认识到这点,因为你们不具智慧去看清它。它还尚未显现出来。

有些人会说:“哦,不过在宇宙里,一切都将比我们这里更好。”可是,这些人没有认识到,这是多么愚蠢的一种说法。生活在一个不自由的世界里,对你们来说,其艰难是无法想象的。根据这种不自由的程度,你们的生命将会受到控制。假如你表现出任何反常,你不是被投进监狱,就是被除掉。你没有权利进行抗议。你没有机会去改善自己的境遇,甚至没有机会提出建议来改善所有人的境遇。你没有个人选择的权利。你将被分配一个角色。你将被分配工作。你甚至会被分配一个配偶。假如你的基因质量有问题,那么你或许被禁止生育后代。要想生孩子,你必须获得政府的批准。你的伴侣必须得到了政府批准。你的孩子在很小的年龄,就被从你身边带走,然后根据国家需要进行教育。这些情形,在先进科技族群里非常普遍。

由此,你开始看到,这是多么可怕的前景。然而,这在大型科技社会里非常普遍。即使是在自由社会里,个体的反常举动和破坏行为同样受到极度限制。你不能够鲁莽或混乱行事,因为这会危及国家的利益和安定。

你开始看到,生活在大社区里的各种要求,和你们今天所体验的是多么的不同,即使你们能够发展并维持自己作为一个自由族群。那时将会建立高度的社会福利,但是你们不会看到当今世界所体现的个人财富。你们将无法拥有你们现在所享受的个人自由。社会会提供充足的食物和药物,但绝大部分民众不会拥有很多个人财富。你们个人选择的自由也会受到限制。假如你拥有一种特殊天赋,那么你或许被给予一个非常有限的工作机会。这在自由国家里,也是同样情形。

这里,你会认识到,宇宙中的生命不是基于人类的价值观,那里对必要性的强调是非常巨大的。即使在一个拥有崇高价值和伦理的社会里,为了满足大众的需求,也必须要求一定程度的个体一致性。自由国家必须实现统一,来维持生存、抵御外来影响、保持安定和安全。这和你们所看到的当今世界是多么的不同——这里国家之间相互竞争;这里到处存在着苦难和贫穷;这里一小撮富人沉浸在无尽的自我享受和痴迷中。

这在宇宙中一个先进国家里,是非常罕见的。那里或许存在着一个统治集团,他们或许拥有其他人所不具备的特权和财富;可是,在一个自由社会里,不存在你们今天所看到的如此大的贫富差距,也不存在你们今天所看到的如此严重的财富滥用。因此,你们必须改变你们的期望,因为人类正在走向一个节点,在那里,它必须在个人自由和安定安全之间做出抉择。这两方面是相互制约的,并且你们将无法拥有你们现在所享有的财富水平。

这是你们所创造的世界。这是你们所选择的进化道路,因此,你们必须去适应它所带来的后果。这个适应过程非常地艰难,但是它对你们来说是有好处的,因为它将让你们做好准备去面对大社区生命的实相;在那里,一个像你们这样的世界——由一个弱小而分裂,但同时具有着潜能的族群所管理的世界——当面临强大势力的存在时,是无法长期生存下去的。事实上,人类已经到达了一个节点,在此,那些更强大势力将开始在地球上发挥他们的力量。

过去,外族要想从这个世界上获取生物资源,而不在此建立基地的话,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个世界的生物多样性;而大部分先进族群都生活在或者完全,或者相对无菌的环境里。因此,人类得以在几乎没有外来干预的情况下进化起来。可是现在,外来干预正在展开,并且会一直持续下去。

你们正在开始经历一个非常艰难的过渡期,一个绝大部分族群都不得不面对的过渡期。这个过渡要求人类实现统一和合作。很大程度上,它将不允许内部纷争的存在。它将限制人类的财富和自由。它将把你们置于一个必须经受来自大社区本身的,不断强化的压力和影响力的处境里。

在此,你们开始看到,你们不能再继续鲁莽下去,你们无处可逃,你们不能再让自己生活在个人攫取的幻梦里。你们不能跑到大社区里,继续肆意破坏。大社区可不是一个充满无知、隔离和原始族群的地方。相反,那里是一个成熟的环境——一个已经实现了高度安定的环境;一个要求高度自制力的环境;一个竞争的环境;一个影响力的环境;一个辨识力的环境——一个人类未来将必须不断应对的环境。

在我们开始谈到宇宙生命灵性之际,我们将以一种更全面的认知来诠释自由——它是你内在内识的力量和存在;是上帝放在你的内心,用来指引你、保护你并带你走向伟大成就的更伟大智能。它和社会自由相比,是一种不同形式的自由,它能够存在于社会自由受到极度限制的环境里。你们现在必须信奉和培养的,正是这一更伟大自由,因为它将在一个衰落世界里,为你们提供有利优势。并且,你们将会看到,这一更伟大自由,对于人类决定它在智能生命大社区里的未来命运,将起到极度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