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6月12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宇宙中的生命
第四部 > 宇宙中的生命 > 第六章

在你们太空领域的先进国家里,你们所理解的家庭单元,依然在很多地方被实践着,尤其是在统治阶层里更是如此。在那些更为初级的世界里,这种形式显然是自然性的社会模式。然而在一些依赖科技,并对基因技术抱有巨大兴趣的更为先进的国家里,这一情形正在发生改变。

构成较大氏族的家庭单元和家族当然是智能生命进化的繁衍模式。并且这种模式一直被遵循着,除非受到了阻断或受到了某种形式的外力操控。

长期以来,对于基因和基因控制的强调得到了极大的普及,其结果既有正面性的,有时也有灾难性的。而对于那些为了某种特殊目的而被繁育出的个体来说,这不言而喻是灾难性的。这给相关的组织和族群带来了各自需要面对的关于实用性和伦理性的争议。

有些情况下,在那些更为激进的科技社会里,家庭单元在整个社会构架里得以保留,从社会最底层直至最高的统治阶层。可是,通常来说,为了维护安定和安全,一种可悲的集体性繁育手段被这些社会所采用,并被发展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劳工阶层——即由拥有特定技能的个体所组成的阶层,军队阶层以及其他一些类别的组织,是集体性繁育的关注焦点。不过那些视这种手段为不道德和不实用的国家,不会进行这种尝试。

以人类的观点来看,集体性繁育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尽管就在此刻,你们世界上已经有人打着提高人类健康和福利的幌子,正在开展着基因操控实验。可实际上,这代表着权力的诱惑,以及对人类自由和创造力的实相和潜能的彻底毁坏。

那些从事资源探索,并对像地球这样的世界进行操控的族群们,依赖于基因繁育。他们培养出的族类被用于特定的目的,这些族类往往被剥夺了任何个体性的特征,其程度甚至到了彼此之间都完全丧失了同情心的地步。他们属于近亲繁殖,因此那些自我保护性的天然机制也受到了限制。

集体性繁育的出现是为了配合大型科技国家的发展,因为他们需要统一性和控制,尤其当他们建立了海外基地时。民众内部的骚乱始终是个潜在而持续性的问题,而这一问题在很多地方是通过集体性繁育来解决的。

然而集体性繁育本身是有危险性的,因为要想带着绝对把握,制造出某个理想的结果来,其难度是极高的。在你们周边区域就曾发生过,由繁育个体组成的阶层,起来反抗他们的主人的情况,他们破坏了那个他们本应提供服务的构建。因为他们初始的设计,他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所以他们造成了巨大的骚乱,最后不得不被销毁。

这是一种不完美的科学。尽管它被发展到了极其专业化的程度,可它依然是个不完美的科学。因为你无法创造上帝创造出来的东西,你也无法完全操控上帝创造出来的东西。一个生物个体拥有一些其他的特性,这些特性是超越基因操控的掌握之外的。

因此在更加注重伦理的族群里,集体性繁育是被禁止的,因为它是不道德的,它破坏了个体的能力,而且它的结果是难以预料的,有时甚至会造成混乱。因此,拥有先进伦理的国家不会从事这一实践。

然而很多先进国家并不具备这样的伦理准则,他们根据非常特别的基因设计,制造出发挥特定职能的劳工阶层。这些阶层为那些地位高于他们,依然延续正常而自然的家庭模式的阶层提供服务。然而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你无法完全控制那些降生到世界上的个体的思想和知觉,即使通过集体性繁育的手段也无法实现。因此始终存在着分裂和叛变的潜在风险。

基因操控是一种力量,但它是一种危害性的力量。假如这种实践过了头,假如它被用在了破坏社会利益上,那么它将变成一个巨大的危害。它是获取科技力量和控制所带来的问题之一,它代表着以一种不尊重个体自由的方式建立安定和安全的企图。

在那些深入进行这一实践的族群里,即使他们的统治阶层也变得好像囚犯一样。他们必须时刻监视着周围的一大群繁育个体,担心任何出现在这些奴隶群体中的异常或外来影响,都有可能危及到他们自己的生命和利益。

因此,对于一个依赖集体性繁育,依赖由大批基因改造个体所组成的民众的国家来说,对于个体自由的强调,以及各种形式的个体自由的表达,例如艺术、音乐以及其他创造性表达等,被视为是一种威胁或危险。因为这一强调和表达可能会在这些繁育个体的内心激发起某些东西,可能是一种兴趣,或一种迷恋等等。即便是对个体自由或快乐的最简单的表达,也会被统治阶层看做是一种危险。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个人越试图进行掌控,他会变得越脆弱。没有一个绝对控制和安全的状态。尽管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的安定、生存和福利,但这如果做得太过了,就会产生对它自身的危害。

上帝创造的个体是拥有创造力和表达力的。假如试图通过基因调控、政治压迫或社会指令来颠覆这种创造力和表达力的话,它将会在个体的内在产生根本性的冲突。因此总有可能,这些个体会起而反抗他们的基因设计,反抗社会指令,反抗那些在社会里给他们确立职能的阶层。

长期以来,很多相关实验被开展,目的是试图设计一个有效运作的等级系统。在一些非常小型的组织里,如一个经济集团里,这种尝试的确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然而,在更大规模的社会里,这却很难实现。假如带有不同基因设计的团体彼此混合在一起的话,那么结果将不可预料。而在大型社会里,很难将一类民众和另一类民众完全地隔离开。他们可能会以某种方式对彼此产生刺激,而这超越了基因设计的预期和计算之外。

这就是为何自由国家,避免和那些依赖集体性繁育和基因设计的大型国家,进行接触的原因之一。同样,这也是那些大型国家避免和自由国家进行接触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些大型社会将个体表达和个体创造性的显现,视为是影响社会秩序的危险因素。

对于那些变得完全世俗化的国家来说,这显然是个问题,因为他们无法理解个体的灵性特质,以及内识——这一个体内在的深刻灵性智能——的力量和存在。当那些国家和文明变得完全世俗化时,他们失去了对个体内在的最伟大力量和潜能的觉知。尽管他们试图通过基因工程和社会分工,来控制一个个体的设计和职能,但是他们无法完全抹杀个体内在的那个深刻灵性实相。

这代表了大型先进科技社会所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这是限制了社会和帝国的规模扩张的原因之一。超大型帝国本身是不稳定的,控制问题会变得如此困难,以至于这种帝国会趋向瓦解,无论是从周边开始,还是从它的核心出现。如果你建立的社会是由像机器般的个体所组成的,那么你也必须像个机器一样进行运作。而且,机器只能沿着某些参数进行运作,一旦超出了这些参数范围,那么他们的特性就会变得极难预料。就一个生物个体来说,这种情况更是如此。

在你们周边区域里,在那些你们可能遇见的族群当中,你们会发现集体性繁育的例证,尤其是在那些从事区域性贸易,同时也从事着非法贸易的经济集团里。在那些更大型社会里,集体性繁育通常被限制在很小的范围里,因为时间证明了这种实践太难被控制。然而至于每个国家会制造什么,以及他们的道德关注点在何处,却是彼此各有差异的。

假如你们能够在你们周边的区域里遇见那些贸易国家的话,你们将能看到集体性繁育的证据。你们能看到某些非常极端的表达,也能在整体民众身上看到某一种基因特点的表达,这主要表现在他们的外貌和行为的高度一致性上。

这是人类将要面对的一种危险,因为这类基因操控代表着一种诱惑。它是权力的诱惑。尽管从表面上看来,它似乎是为了一种单纯的动机,并且的确有某些实用性的用途,可究其根本,它依然是权力的诱惑。

目前,在人类大家庭里,你们也能发现这种想法。这些技术大部分是被那些现今到访地球,并对地球进行干预的族群引进的。假如人类能够发展和使用这项技术,这对他们来说是有利的。因为经济集团在应对由相对自由的个体组成的国家时,有着极大的难度。如果人类能够变得更加一致,更像集团自身的话,那么这是符合这些集团的利益的。

在大社区的家庭单元里,个体自由或者被鼓励,或者被压制。在那些以科技为基础的大型社会里,个体自由往往受到压制,有些地方甚至对于个体自由完全没有认知。你可能要服务于你的家庭和家庭的利益,并且不得违背。或者,你可能要服务于某个职能或技能,这是根据你的天赋、你的遗传或你的家庭地位而被指派给你的,对此你也不得违背。

在大社区里,对家庭的关注所带来的问题是,它会与国家利益形成竞争。家庭聚合成家族,家族聚合成大型团体,而大型团体彼此互相竞争,因为彼此没有血缘关系。因此,在大型科技社会里,家庭的重要性往往被极度地削弱。

所以,尽管你能够以自然的方式得到子嗣,但是你的小孩的抚养完全是由社会来指派的。在此,子女的孝顺和对家庭的忠诚被大大地削弱了。在一个操控的环境里,必然是这种状况。而在很多其他国家里,关于对家庭的奉献和责任,则有着不同程度的灵活性。这完全依赖于一个国家的架构、关注和伦理基础。

集体性繁育问题,同样显现在军事力量的建立方面。首先需要强调的是,集体性繁育是非常昂贵的,需要建立一个大型的机构来教育和指导个体的发展。假如一个军队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建立的,他们或许会完全效忠于他们的主人,可是,当他们面对一个使用创造力和直觉力的对手时,他们就会显得无能为力。同样,当对手发挥思维环境的影响力时,他们也会显得无能为力。因此,尽管一个基因繁育个体会对主人保持忠诚,但是要想通过基因工程,培养一个不受思维环境影响力左右的个体,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通过集体性繁育建立的军事力量,被证实是没有效力的。他们没有创造力。他们无法良好地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同时他们会受到思维环境的说服影响。由此,各种有效的措施被用于抵御通过这类方式建立的军事力量,对其制造困惑和解离,并巧妙地利用这些军事力量在适应性方面的缺陷。

这也是军事力量的发展受到限制的原因之一。事实证明,对大型国家来说,要想建立和维持一个军事力量是非常困难的。在一个从事大量贸易的环境里,军事方面的激进受到了严格的禁止。各个国家可以拥有军事力量,但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保安职能。只有当整个区域受到某些外来力量威胁时,这些军事力量才会集结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强大有力的防卫线。然而在一个不存在战争的环境里,大型军事力量是没有存在意义的。这里对于思维环境的武器和力量的依赖变得更为强烈,而其中,对于防御机制的依赖是最最重要的。

在大社区里,社会构架有可能发展为非常统一而复杂的模式。那些从事集体性繁育的国家,建立了具有显著差别的,根据各类职能而设计的阶层。这些阶层在社会上共同存在着,并接受其他那些通过家庭单元,或者通过集体性抚养而自然进化的社会阶层的指导和管理。

你们世界上广为普及的家庭单元,在大多数大型科技社会里,其实非常地少见。他们将大批儿童集中起来抚养,使他们远离父母,其目的是为了灌输国家利益的观念,并根据个体的天赋,和他们的社会职能和定位对他们进行培养。

只有在自由社会里,你们才会看到和你们更类似的一种社会模式。在那里,一个个体根据其特殊的天赋和能力得到培养,而不是为了管理的方便而被简单地塞进一个大的社会模式里。在自由社会中,一个个体的天赋和能力,还在他们发展的早期阶段就被察觉出来,然后根据个体的天赋和倾向性,自然地对其进行栽培。这样做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开发个体的能力;培养他们的内在内识,从而使他们自己能够认识到他们的力量、天赋以及通过建设性的方式对这些进行表达的自然渴望。不过,这种教育形式非常地个性化,并对个体给予高度的关注。你们很难在一个大型科技社会里看到这类教育,他们的个体仅仅是为了服务于某个特定的、预先指派的社会职能,除此之外,他们根本不重视个体的才能。

因此,在大型科技社会里,自然存在着针对某些特殊任务的培训。在此,一个个体被从父母身边带走,然后被编制到一个特别的教育计划中,这种教育以培养一种特殊社会职能为目的,对这些个体进行彻底的塑造。你们不会在一个自由的、重视个体和个体潜能及创造力的社会里看到这种教育。

这也是为何自由社会的规模要小得多的原因。他们不存在那些需要维持大型构架的压倒性的社会需求。他们不会建立海外基地,那里需要严格的一致性,因为在那种地方,民众将必须面对来自大社区的外族影响和说服力量。因此自由国家往往规模很小,而且更加自成一体。他们必须保护自己的优势,以防受到外来的影响和各种各样权力的诱惑,在和与他们自身不同的其他族群的接触中,这些影响和诱惑始终存在着。

由于对个体发展的重视,自由国家常常造就出高度的创造力。科学、技术、伦理、灵性的进步,在这些社会里非常地显著。这对社会的益处是非常巨大的,并给这些社会带来了那些大型科技社会所欠缺的某些有利优势。然而这些优势会招致监视、兴趣及不可避免的劝诱企图。因此,小型的自由国家必须保持高度的审慎。因为他们能够造就那些大型国家所不具备的有利优势,所以这些优势在那些采用不同社会构架的其他国家看来,具有巨大的价值和利益。这再次体现了,在大社区里拥有财富和力量所带来的问题。这也再次证明了,为何智者保持隐匿,为何智慧社会保持隐匿和高度审慎。

你们能够看到,这些现实与人类的理想主义之间的巨大反差。人类的理想是自由地、公开地和宇宙分享自己的智慧;无论走到哪里都希望去表达自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想分享自己拥有的礼物;到处去广播自己的天赋、能力和成就。人类之所以还抱有这样的动机和野心,是因为人类过去从未有过必要性,去发展高度的审慎力和辨识力。

可是如果人类想要在宇宙中发展为一个自由国家的话,它将必须保持高度的审慎,并且必须将自己的伟大天赋和成就,最大限度地保持在大社区的监视之外。假如你们发展出了先进的科技,先进的社会构架或职能,甚至是先进的艺术的话,这些也大都有必要隐藏于外族力量的监视之外。因为自由国家永远被非自由国家视为一种威胁。自由国家的表达,永远被那些既不实践自由,也不认知自由的大型国家,视为是对他们利益的危害。

你们无法回避这一现实。你们也无法说服宇宙去接受你们的观点和理解。如果试图这样做,那么你们势必会逐渐失去自己的自由和独立主权。这再次证明了为何智者通过保持隐匿来保持智慧。为了保持自由,自由社会必须在大社区里以高度的谨慎和辨识力进行运作。

可是,这与人类家庭普遍抱持的态度、理解和野心是多么的不同啊!在你们的世界上,在人类大家庭里,对于自由的发挥和表达是非常自然而美好的。可是,即使在这里,你们也能看到,在那些不自由,或极度限制公民自由的国家里,自由被视为是一种挑战和危险。他们害怕个体性的表达,无论这些表达是否有益。这一问题你们即使在自己的世界里也能看到。这一问题是有关你们给予个人多大程度的自由的问题。在大社区里,个体自由是罕见的。在很多地方,它甚至不被认知。

在你们世界上,当你们面对改变的巨浪时,个体自由将会出于必要性,出于环境必需性而被削弱。面对资源的限制,国家财富的缩减以及不断加剧的贫困问题,个体自由将因为必需性而被大大削弱。人类将必须培养起更大的社会道义和责任感。这是你们作为一个族群的进化过程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它攸关你们将为自己创造的未来,以及你们与大社区展开接触的模式。

因此人类的盟友们努力地倡导对于自由的维护,以及对于人类家庭的内在内识的觉知。他们希望,在他们的太空领域里,看到另一个自由国家的崛起,这与其说是出于他们对于人类的爱,倒不如说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定和安全的考虑。他们很自然地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在宇宙中倡导自由,并且,能够在他们的临近拥有另一个自由社会,对于他们来说非常之重要。他们同时也看到了人类进化为一个非常伟大族群所带来的价值和潜能,在此,个体的能力和对社会的贡献将会产生巨大的优势。不过,要想实现这一愿景并非易事。

因此人类的盟友将一系列简报发到地球上,目的是为了让人类对大规模接触大社区所蕴含的风险和危险进行准备,为了强调对个体天赋和能力的发展,以及对内识——一个深刻灵性知识——的培养,因为它是任何自由族群存在的核心。人类拥有所有伟大的特质,能够使它有机会在大社区里,进化成为一个自由、独立自主的族群。但是这对人类提出的要求是非常艰巨的,而教育更是重中之重。

考虑到改变的巨浪所带来的各种艰难,包括环境恶化、资源缩减以及由此导致的粮食生产问题、民生必需品的配送问题、流行病爆发的可能性、战争和冲突的威胁,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人类正在、并且未来将更加会面对非常巨大的危险。与此同时,来自于经济集团以及其他在此寻求利益和劝诱的团体的外来干预危险,更加剧了人类所面临境遇的复杂性。

有些人认为,自由国家应该来此保卫这个世界。可是那些自由国家,为了保持审慎,是不会这样做的。并且,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现在必须在宇宙里赢得自由的权利的,是人类自身。正是人类家庭的意志、目的、承诺,将会使你们成长为一个自由族群。假如你们不得不生活在一个外族力量的庇护之下,那么那个外族力量就必须在很大程度上,对人类的觉知和人类的政府进行管控。没有任何自由国家有能力这样做,而且其最终结果也不符合你们的最大利益。

你们必须成长起来。你们必须变得成熟、强大和审慎。这是迈进智能生命大社区所要面临的挑战和困难。这就是摆在人类面前的挑战——它既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挑战,同时也是一个带来最伟大机遇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