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4年10月12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第三部 >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 第四章

世界上有大量关于如何重获、提升和维持健康的对话。可是在我们应对这些问题之前,让我们看向一个更基本的问题。那个问题是,什么是健康?什么构成一个人内在真正的健康?健康只是没有疾病或疾病症状吗?健康只是没有残疾或身体局限吗?或者,从一种不同途径,健康是有能力参加体育活动或满足一些体能基本标准吗?

在为学习和生活在内识之路上构建一个基础的背景里,让我们从根本上说,健康是活力。它是源自过一个真正生命的活力——一个充满意义和宗旨的生命,一个拥有方向的生命,一个与他人并与世界有意义参与的生命。这产生一种活力,一种生活意愿和一种贡献渴望——某种对生命的热情,你可以说。

很显然,这种活力在很多满足其他健康标准的人们内在是缺失的,甚至在满足一种非常高健身水平的人们内在,和在从未体验严重疾病的人们内在。同样显著地是,活力可以在某些有着身体残疾或有着身体疾病历史的个体内在找到。

因此,你必须看向事物的最核心。什么是健康以及什么产生健康?由此,你能理解什么威胁健康,并获得关于你的健康如何能够得到维持的一种远更清晰的想法。

健康是活力。活力是生活和贡献的一种意愿。它包含对生命的一种兴奋。它包含生命中的一种宗旨感。它向你周遭每个人沟通着它和生命的天然亲和力。这种活力可以在一个强壮的身体里或一个虚弱的身体里,不过如果你的身体运作正常,你将拥有一种更伟大机会体验这种活力。即使那些有着严重身体局限甚或残疾的人们也能够体验这种健康的基本精髓。

在一开始,下一个呈现的问题是,多少健康是必要的?在世界上你将发现各种各样的意见,所有形式的回应。某个人会说:“哦,健康就是不生病!”其他人会说:“哦,不,健康是更积极、更有活力、更有能力。”

关于健康存在巨大执迷,甚至在健康的人们中间,因为期望非常高。人们希望或期望一个没有疼痛和痛苦和问题的物质生命。甚至有些观点声称,如果身体受伤或生病,那个人从根本上一定有某些问题,就好像每个人必须时刻体验完美健康,如果他们没有体验这个,他们的思想里就有着内在固有的问题。尽管确实负面想象以及和他人的不恰当参与将剥夺你的活力,这降低和减小了你健康的可能性,但不应该假设疾病和损伤在本质上代表一种缺陷。疾病和损伤是生活在物质世界里的风险的组成部分。它们可以发生在任何人。

这一声明将激起一些反对,因为人们对健康非常理想化。他们猜想如果一个人的生命有序并有意义地生活,那么将没有疾病或损伤。这是一厢情愿的期望,然而它并非基于事实。即使智者中的最智者也有受伤的风险。即使智者中的最智者也会生病和变老。然而,疾病和损伤的可能性能够被大大降低,在此你可以采取一些非常有意义的步骤来确保你的身体福祉。然而,为了起始,你针对多少健康是必要的必须自己拥有一种想法。现在让我们应对这个问题,因为它是根本性的。

以最简单的术语说,你的身体是健康的,只要它能让你充分参与你在生命中的宗旨。现在,这个声明需要一些限定,因为,你看,你还不知道你在生命中的宗旨是什么。可是如果你拥有足够的身体健康能够为内识构建一个基础,并开始生命的第二个伟大阶段,那么你将拥有足够的健康。

在此健康和美丽或运动技能或其他任何宏伟理想无关。它是足够的健康。你的身体能够服务。这是健康。如果你的身体无法服务,那么本质上,你必须放弃你在生命中的更伟大追求,把你的主要关注给予你的身体。这就像身体是一个载体,就像一辆车。如果这辆车的宗旨是带你从一点到另一点,那么它服务了它的宗旨。可是如果它在机械上无法做到这个,那么它必须进店维修。

如果你的物质身体能够带你穿越生命,那么你就拥有足够的健康。一开始我们必须澄清这点,因为当我们讲述构建健康支柱时,你必须拥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期望。如果你的期望超越那必要和重要的,那么你将开始执着于这一领域,而以你在其他支柱上的参与为代价。正如我们所说,所有四个支柱必须一起得到维护。现在,确实你在某个时期将需要给一个支柱比另一个支柱更多的关注,但它们都必须得到维护。很显然,人们开始执迷于他们的身体健康。有时他们为此有着一个合理理由,因为他们的身体就是无法运作。可是在此我们必须回到我们的基本定义:身体的宗旨是作为一个载体,让你能够开展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宗旨。

你将发现,很多执迷于他们的健康的人们拥有足够健康开展他们的宗旨,可是他们在忽视他们的宗旨,因为他们对他们的健康拥有一种更巨大期望。在此我们必须区分什么被渴望和什么被需要——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分,这必须被应用到生命每个面向。如果你的身体,就像汽车,能够带你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那么它在服务它的宗旨。它不必完美。如果你试图让它完美,哦,你将给它比它确实应得的更多关注,你将以牺牲维持你生命的其他重要面向为代价来这样做。

记住,生命有四个支柱,它们都必须得到维护。它们都必须变得强壮和运作。在此你必须拥有现实的期望。如果你的眼光超越这个,你在把自己拽离你的其他努力,而只把自己投入到一个领域。因此,当我们讲述健康时,我们讲述充分和必要的一个健康水平。这或许和被期望的或被渴望的形成对比。

所以你必须问自己,对我来说什么是必要的健康?在你问这个问题之前,思考多少时间和精力被用在你的健康或你相信和你健康相关的事情上,例如美丽、梳理和装扮自己、个人提升等等。我们说过,即使病残者也能散发内识。这是活力。

因此,什么是正确的期望?什么对你来说是正确的?我们只能给你指引、警示并把你指向正确方向。如果你要发展你生命的四个支柱作为一个基础,以学习和生活在内识之路上,并成为一个内识之人,那么你将发现你无法承担过度投入到任何一个领域。你必须寻求一种平衡,这是这个世界上很少人做到的。

身体必须能够做它被要求做的。它将被要求的,将有赖于你的宗旨,当它开始被揭示给你时,当你做好准备体验它和开展它时。一些人或许比其他人更多需要他们的身体,可是我们向你保证,当今世界拥有充足食物、居所和生命中的安定的大多数人,基于他们当前的健康水平,都有能力成为内识男女。

再一次,我们在什么是充分和必要的,以及什么或许是被渴望或期望的之间做出区分。能够跑上山或开展伟大运动技能,对于运动员来说是恰当的,可这对于发展和维持一种充分水平的健康来说并不必要。实际上,进行这类活动将需要一种投入,这可能阻止你为内识构建一个基础。

没有足够供给给身体很常见,可很多情况下,是以健康的名义把太多供给给身体。人们执迷于健康、疗愈、感觉良好和看上去好,可是以什么为代价?一些人会说:“哦,我很想在内识之路上发展,并学习生活在内识之路上,可是我必须关照我的健康问题!”当然,他们的健康问题不断持续着。他们的问题不是健康。他们的问题是他们的优先次序。除非你有一种威胁生命的疾病,否则你能够在内识之路上发展。即使你受限在轮椅上或有其他方面的身体残疾,你也能为内识构建一个基础。

在此你必须评估充分的健康是什么。你根据什么被需要来衡量你的期望和你的标准。这种针对健康的实用途径是如此至关重要。它把事物带进一种正确视野,并赋予你关于必须做什么来维持你的身体健康的一种远更准确的理解。没有这一基于你生命中实际需要什么的基本原则和视野,你将要么陷入忽视要么陷入执迷,这将阻止你过一个平衡和有宗旨的生命。

身体是一个机制。它并非神奇。别把它和思想或精神混淆。人们试图让它们都一样,因为他们想感受他们是统一的,生命是统一的。可生命在不同层面运作。它在物质环境、思维环境和精神环境的层面运作。你生活在世界上并学习生活在内识之路上的主要关注,是在物质和思维环境里发展充分的技能。你在物质环境里发展技能,这样你能过一个平衡的生命。然而,因为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你还必须学习思维环境里的技能,充分的技能,从而能够运作并开展你知道你必须做的事。你不需要精神环境里的技能,因为内识在你内在,因为你和你的精神家庭以及护佑你发展的隐形存在们联接着。

生命中不保证你将拥有完美的健康。即使你的思考是完美的,你的行为完美无瑕,尽管你的事故、疾病或受伤风险或许会大大降低,你依然有着这种风险,因为那是身处世界的组成部分。人们常常希望消除风险的想法。他们不喜欢这种想法,即他们必须和风险一起生活,因此他们相信:“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受伤或事故。没有疾病。这都是人类功能紊乱的结果,如果人类功能紊乱能够被消除,哦,那就不存在事故、受伤或疾病。”再次看看你周遭的世界。看看植物和动物。它们都冒着风险生活在这里。没有保证一切对它们来说都将完美,它们都将生活漫长的岁月。要身处生命,你必须身处真正样貌的生命,而非你想要的样貌。要体验生命,你必须体验真正样貌的生命,而非你想要的样貌。

身处世界存在着风险。那是身处这里的组成部分。接受这个。这要求勇气而非逃避。如果你要拥抱生命,你就必须拥抱它。你不能只拿取你喜欢的部分,而轻蔑地拒绝其他部分。你或许有着关于一个完美生命的一种想法,或是描绘一个完美生命的一系列理想,可是我们带你走向某种更伟大的东西——一个真实的生命,一个真正的生命,一个和你内在的内识以及宇宙里的内识充分协调的生命。这是神圣。

再一次,我们的途径看似和其他途径形成对比,因为它没有欺骗。它不拿走任何被需要的,它不添加任何东西。多少健康被需要?你最终必须为自己回答这个问题,但要考虑标准。问自己:“我需要多少健康,来开展为学习和生活在内识之路上构建一个基础的过程?我的身体,就像一辆车,能带我穿过城镇吗?它能带我去我需要去的地方吗?它能和人们沟通吗?”你将发现大多数情况下,除了极少例外,答案是是。

在此身体能够被钟爱和恰当地对待。然而如果你试图让身体符合你对健康的理想,或是你关于完美健康的画面,你将对它要求太多以至你将伤害它。你将期望它成为一个完美的工具。你将期望它永无过失。你将要求它根据一系列不符合物质实相的本质或你物质载体的本质的理想进行运作。

回到这个根本问题。什么对于我的身体来说是必要的,从而完成我来此要做的工作。这是你必须不断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一次不够,因为你的答案将改变,尤其当你作为内识之路的一个学生和践习者实现进步时。或许你不喜欢你身体的形态或它外表的某些面向,正如很多人那样。可是这对于你的身体服务一个更伟大宗旨的能力来说,究竟有什么不同呢?你甘愿投入多少在这些肤浅的提升上?你甘愿使用你的多少重要精力、时间和资源,来试图克服你身体的外表和功能的微小缺陷?

再一次,我们带你回到实用的途径,奏效的途径,它基于你在生命中能做什么。因为正如我们所说,和他人的有意义关系基于你们在生命中能够一起做什么。你们在生命中一起做什么,发展着你们的维系,你们的信任,以及你们关系的能力和维度。

这对你和你的身体的关系来说同样是事实。同样正是你们一起能做什么,将发展你们在此的关系。期望太多,你将失望。找到你关系的真正基础。这通过久而久之辨识你必须做什么而被找到。然后身体被运用,因为它从根本上是一个沟通工具。身体的宗旨不是美丽。它是作为一个沟通工具,作为一个载体,并在一个物质实相的物质世界里进行参与。就像一辆车,如果它能带你去你需要去的地方,它就做到了它的工作。然而,看看人们对待他们的汽车的方式,多少时间和精力投入其中!人们是把汽车当作从一个地方去向另一个地方的载体吗?哦,不。这个载体成为他们自我表达的一块画布。它成为某种代表他们关于自己的某种想法或他们想投射的某种形象的东西,因此大量时间、精力、金钱和资源被投入到某个基本上是一个交通载体的东西上。在这和你与你的身体的关系之间,存在一种有趣的类比。

如果你找到你生命中的真正贡献,你将因为你的贡献被记住,你的生命将因为你的贡献被激赏。当你离开这个世界时,如果你的贡献得到充分完成,你将基于你的贡献记住此次生命。其他一切将无关紧要。只有你的贡献以及它刺激和发展的关系。那是你能从这个世界带走的一切。因此,那是当你身处世界时需要主要关注的。

我们在这里提供给你的是自由——过一个真正和平衡生命的自由。你需要足够的健康。你需要重要的关系。你需要那充分和必要的。追逐完美健康就像追逐完美的人。它会耗尽一生,如果这样,那将是被浪费的一生。因为你将带着你没有奉献的礼物回归你的古老家园,你将好奇在下面时什么发生在你身上,让你没能意识到你要做什么,你会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忘记了,我猜。我必须回去。我想回去。这次我将记起。我知道我能记起。”你能这样说,因为当你在家时这如此清晰!你就在那里!一切如此明显!没有任何东西遮蔽你的视线。现在你离开了水,你能清晰地看见境况。

看着你的身体说:“你需要服务带我进入世界的宗旨。我将为此照料你,我将为此激赏你。我将为此维护你的能力。当我们完成时,我将感谢你、祝福你并离开你。”这是尊重身体,并认知它在你生命中的真正职能。在此你不会错误地认为身体和你的思想或精神一样。你认知它的机制,你接受它的要求和它的维护,你激赏它的服务,你不对它要求更多。

现在,让我们考虑心理健康问题,思想的健康。在此我们将呈现一些非常根本的想法,一开始它们或许难以理解,因为它们必须得到深入思考,就像我们在此呈现的大部分内容一样。让我们以一些有用的定义开始,然后我们将一起拓展它们。思想,如同身体,服务于精神。那是它的基本角色。然而,为了确立这个角色,为了开始意识到思想的伟大价值,你必须逆转权威次序。

在你开始唤回内识之前,思想被看作服务身体,精神被看作服务思想,因此整个服务次序是颠倒的,身体是主要东西——身体的快乐,身体的健康,身体的外表,身处的舒适。思想必须像奴隶般挣扎着不断提供所有这些。因为身体是一个不完美工具,容易疼痛、受伤和生病,所以思想似乎无法为它做足够多。就像司机花费他或她所有的时间来照料汽车!这是颠倒的。这逆转了它需要成为的样子。汽车应该服务司机,而非反过来。

就你的生命来说,司机是精神。控制面板是思想。物质载体是身体。思想在此担当物质生命和精神实相之间的一个媒介,思想生活在它自己的环境里,这被称为思维环境,在这个环境里,思想影响着其他思想。它是想法的环境。它是一个不同于物质实相的环境,尽管它们相互关联并相互影响。

因此,让我们以一个重要定义开始:一个服务内识的思想是一个表达自我的思想。一个服务自我的思想是一个无序、困惑并缺乏这一基本健康和基本关系的思想。当你脱离和内识的关系时,你的思想必须服务某种东西,因为它被制造成服务,所以它将服务它的想法,它将捍卫它的想法,它将保护它的想法。它甚至将毁掉自己来做到这样,因为思想是一个载体。它并非创造力的源泉。一个没有内识的思想是奴性和累赘的。它是自卫和怀疑的。它根本上是恐惧的,因为它孤单并缺乏生活在世界上的一个真正基础。你已体验这种恐惧。你已体验这种焦虑。你已体验这种易感和这种自卫。思想需要服务某种更伟大事物,来找到它在生命中的正确位置并充分运用它的伟大资源。

沿途思想将挣扎,因为它不想放弃它为自己宣称的权威。它就像仆人,试图在国王不在时接管王国。它需要放弃它的掌控,因为它无法拥有这个。这不是它的领地。

思想必须服务。身体必须服务。所以你从 “思想服务身体。精神服务思想”的层级,走向四面八方生命的实相,它阐明身体服务思想,思想服务精神。

你在你周遭世界看到心理疾病的所有可怕显化。它无所不及。它在你周遭各处显化。你甚至能在你自己的生命里看到它的效应。人们受难,因为他们缺乏意义。人们迷失,因为他们不属于任何事物。人们被期望成为英雄和女杰,自给自足和自我决定,然而那不是生命之道。人们左右矛盾,因为他们害怕痛苦,他们不知道痛苦来自哪里。

思想无法统治,因为它是一个仆人。它是一个非常差劲的统治者。它无法建立实相。它无法创建生活在世界上的一个稳定和有意义的基础。它无法确立你的真正身份。它无法提供有意义和长久关系的一个基础。它无法创建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和更有成就的宗旨。

期望思想做这些事情,就是无情地课税它并一次又一次引领它走向失败和失望。像这样对待思想是残酷的,正如把身体当作抵消思想不安全感的一个工具也是残酷的。期望思想成为你生命中的主要权威,是不仁善的。

你的人格思想,你发展起来以穿越世界并在这里生存的思想,是一个美妙的工具。它是一个美丽的机制。然而,它不是永恒的。它在离开身体之后能够存活短暂的时间,但它同样必须消逝。唯有内在那个至关重要的将留存。

当你身处世界时,发现你内在至关重要的东西,是最伟大发现,最重要努力,最伟大活动,因为唯有内识携带着你从你的古老家园随身带来的宗旨。唯有内识知道你在这个世界上真正需要遇见谁,以及你需要做什么。唯有内识理解你的思想和身体本质以及它们恰当的设计。

在缺乏内识时,人们创造伟大壮丽的想法,巨大的哲学和宇宙学,庞大的想法,巨大的思维繁复。可真正的问题是你是否和生命同在,你是否和世界的真正本质还有它的方向和发展,以及和你的真正本质还有它在生命中的真正表达处在关系里。这是真正的问题。而不是你的想法多伟大,或你关于生命的哲学多包纳。

以一种更广大方式去看和思考,只能是过一个更伟大生命,一个内识生命的结果。你的想法将拓宽和拓展,因为你的体验将拓宽和拓展。你的想法将是包融的,因为你将在你的生命里体验包融。你的思考将实现平衡,因为你的生命将实现平衡。

在思想的生命和心灵的生命之间,存在着一个巨大鸿沟,一个巨大深渊,看不见底。二者之间的距离似乎不可逾越。不过存在着架联它的一种方式。然而,你必须构建桥梁,即基础。桥梁有四个支柱,一旦桥梁被充分构建,事物就能在那座桥上穿行。一个拥有这一基础的生命就像世界和你古老家园之间的一座桥梁。在这座桥上,想法、力量、洞见和认知能够进入你的生命,从而被赋予其他人,因为你将已构建了使得更伟大内识和智慧有可能传递的桥梁。

你的思想是桥梁的组成部分,你的身体是桥梁的组成部分。你必须拥有足够的身体和心理健康来构建这座桥梁。就像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不需要完美——没有缺点、没有错误、没有痛苦、没有不适。它只需要能够充分运作,并交出生命的缰绳给它实际上被设计来服务的一个更伟大力量。

这一交出不会一下子发生。它渐进地发生,让它得以发生的机会在你每次必须做出一个严肃决定的时候出现。在此你能问自己:“我想什么和我想要什么?”然后问自己:“对此我真正知道什么?”

奇怪的是,当你通过体验发现你知道的不同于你想要的时,这往往是一种非常困惑和挫败的认知,唯有那时你将意识到内识是真实的,它不是你想象的一种虚构,它不只是来自你的一厢情愿。当你知道的和你想要的不同时,这向你证明了内识的实相。然后你将看到,内识并非只是你自身意志或不安全感的一种虚构,内识本身拥有一个实相和一个智能,这一实相和智能不受你的冲动、你的恐惧、你的渴望或世界上任何事物的影响。

内识是你唯一超越诱惑并超越操控和掌控的部分。它是你生命的基础,正如你将在未来看到的,它是你拥有的最重要赐赠。在内识进阶的准备里,你的思想被导向内识,和内识更保持一致地思考。这被做到,这样你的思想能够成为内识的一座桥梁和内识的一个载体。思想不被批判。思想不被轻视。思想不被否认。思想不被破坏。它被重新运用。它被带回它和内识的真正关系,它和精神的真正关系的和谐里。

当这久而久之得到实现时,你将体验你生命中的真正和谐。你将慈悲地看着身体并意识到它的价值,你将慈悲地看着你的思想并意识到它的价值。思想和身体都是沟通工具和在物质世界上存在的载体。它们都需要运作,并非完美而是充分。

然而,因为大多数人没有觉知内识是超越他们思想的一个实相,于是思想被大大放大。人们开始非常投入于此。事实上,正如人们会变得执迷于他们的身体,他们也会变得执迷于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感受,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情绪状态,他们的记忆,他们未来的想法,他们的理论,他们的哲学,他们的恐惧,他们的惊恐等等。哦,思想看起来如此巨大、如此支配!哦,它如此令人困惑,有着如此多的层面!它似乎深不可测。它是层层、层层、层层的思考。思想似乎压倒存在,你感到被它的意志和它的冲动奴役。

自由能在哪里被找到?自由在带领思想进入对内识的服务中被找到。自由在逆转权威次序中被找到。如果你是你思想的奴隶,那么权威次序从它本应的样子被颠倒了。如果思想不能被运用,它将四处乱跑。如果思想不能被指引,它将向所有方向发射。如果思想不能拥有你内在的权威,它将成为思维环境里的其他思想的奴隶。

思想的真正权威是内识。因为造物主的计划是完美的,这个计划召唤你自己内在真正权威的确立。在此你并非被要求把你的生命交给神圣,至少不是交给离你非常非常遥远的神圣。造物主的宗旨并非是成为你的专案经理,到来并指导你所有的活动。别以为宇宙的创造者将执迷于你的日常起伏,你所有的感受、想法、恐惧和担忧,让你执迷的所有渺小决定。

不,造物主为此赋予了你内识。它在你内在。带自己走向内识,你就带自己走向造物主。因为上帝只能被认知。内识只能被认知。生命只能被认知。没有内识,思考、哲理化、揣测、分析、评估、批评不会带你回到关系里。

在内识进阶里,你的思想被导向有成果和创造性的思考。它被赋予方向。它被赋予宗旨。它被赋予意义。然后它开始能够服务而非破坏。它能够成为一个载体,以拓展你的生命到世界里,而非成为一个障碍。然而,为了让思想能够靠近内识,并重获它和内识的自然关系,它必须经历内识之路上的准备。

这里没有神奇窍门。没有秘密配方。你并非服用某种古怪样子的药品,第二天醒来就进入一种内识状态。你必须构建桥梁。你必须建造基础。那是你的工作。一旦基础被确立,造物主将做工,造物主,通过隐形存在们,将赋能你并支持你构建桥梁和基础。可是你必须到场工作。你必须把你的思想和你的身体应用到工作上。你必须为工作进行准备。你必须做工作。

在此,让我们呈现一个重要想法:很多人接近灵性和宗教,主要因为他们想要保证、庇护和安慰。他们想走进一个地方以逃避生命的风暴。他们想找到纾解。他们想体验接受和谅解。所有这些被提供,但更多被呈现给你,更更多被要求给你。

人们往往认为上帝是一个庞大福利系统——精神福利!你只要注册,然后你收到你的支票,你接收你的豁免,你被赋予你的礼物和你的奇迹。你只是必须信仰那个系统。然后上帝将到来服务你,为你做所有这些渺小事情,好像上帝除了迎合你的愿望之外,在宇宙里没有更好的事情要做!唯有一个可怜的上帝会如此投入!

这不是精神福利。我们不提供你福利。我们提供你工作。我们给你一个工作。我们给你一个背景和一个基础,一个宗旨,一个意义和一个方向,这样你就能重获你的天然能力,把它们带进彼此和谐和一致,并为内识构建一个真正基础。别想着:“哦,上帝将为我做什么?”上帝已然赋予你内识。如果你能理解和看到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个赐赠,你就会知道你已然被赋予你所需要的,以找到你在这个世界上的道路,并找到你在这个世界上的社区。

然而,只要权威次序是颠倒的,只要思想服务身体,精神似乎服务思想,那么将存在身体和思想的无能。你的身体问题将被大大放大,你的心理问题将被大大放大,你将倾向于执迷于你的渺小问题和生命的渺小问题。

当生命更重大问题被对治时,渺小问题被摆脱和解决。当你的精力被投入到生命更重大问题时,渺小问题被原谅和接受。生命更重大问题是找到通向内识的道路,从而意识到你为何在此,并让自己充分参与到内识的唤回和表达里。通过把自己奉献给那些代表你在内识之路上的真正盟友的个体,内识被重新获得。它通过投入和奉献被赋予。它并非基于个人回报或获得来自上帝或来自世界的更多福利。它致力于找到带你进入世界的重要贡献,随之而来的是关于那些派遣你,甚至现在和你坚守的存有们的记忆。

健康是活力,但活力是过一个真正生命的产物。它是面对生命的风险和机遇的产物。它是真正关系和能够在人们之间共享的真正投入的产物。它是体验你生命中真正权威层级,并敬畏和尊重你本质的不同面向和存在的不同层面的结果。然后你去看医生只是为了保持你的身体运转,这样它就能继续支持你的宗旨。必要时,你对你的思考和你的行为做出调整。你能够做到这样,因为你在服务一个更伟大宗旨。然后你的精神生命和实相就能在你在世界上的思考和行动里找到表达。这是健康。这是福祉的示范。这是作为所有人内在潜能的一个更伟大真理和一个更伟大实相的示范。

这是内识之路的目的——让你能够成就你在此的使命并找到和你共享你的使命的那些人。它是找到自由和解脱,摆脱削弱人类并让它在面对它自己的需求和面对大社区——这此刻正阴翳着世界——时显得无助的无数限禁活动。

更伟大真理在你生命里被需要,为了你的福祉,为了世界的福祉,因为你来此并非只为你自己。你来此为世界。这就是事实上你多么伟大。这就是你的宗旨多么伟大,这就是当你唤回你生命的重要面向时,你的回报将多么伟大。

然后,如果发生疾病、事故或受伤,你将简单地找到需要做什么必要调整或修补,这样你就能继续行进,因为你有某个地方要去,你有某种事情要做。然后这些东西将不会被夸大,这些东西将不会被过度强调,这些东西将不会支配你的生命和注意力。尽管当你前行时,你可能有疼痛和痛苦,但你将成就你在此的天命。

现在让我们略微讲述一下美好生活。吃好。获得足够睡眠。每天锻炼。和正确的人参与。遵循你知道的。不断寻求内识。如果你和错误的人参与,这将破坏你的健康和福祉,将带你回到困惑和迷失。遵循简单的和被理解的。或许你已然对自己说:“我知道我不该做这个”或“我知道我该做那个。”去做它。做你知道的。为何犹豫?你在等什么?别等到一个危机发生。别等到一个小问题变成一个大问题。你已然知道很多你需要做的,以维护你的身体并拥有更强大的心理健康。做那些事。别要求更多。因为你无法运用更多,直到你运用了你今天拥有的。

人们想和神圣联合,可他们甚至无法和另一个人相处。人们想拥有焕发的健康或思想的和平,可是如果他们甚至无法做他们知道他们今天需要做的简单任务,他们怎么可能拥有呢?从你现在的位置开始。从你知道的开始。寻求其他人来帮助你做你知道的,别回转。这是构建基础。这是构建从世界通向你古老家园的桥梁。这是运用你生命的每个面向并让你生命的每个部分充满活力。

靠近内识,内识将感到靠近你,你将知道该做什么。但甚至超越这个,你将能够做你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