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4年10月14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第三部 >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 第九章

当你开始意识到这个教程的重要性以及它致这个时代和未来人类的伟大讯息时,你将想和人们分享某些想法。或许你将试图以你能够理解的程度分享整个教程。你自然想拓展美好的事物,一旦你为自己发现了它们。然而当你向他人呈现内识之路时,要记住某些重要事情。

需要记住的一点是人们现在不带内识地生活着,尽管内识对于每个人来说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东西,可它一开始看似陌生。对于他们的体验和他们的想法来说,它看似异样,对于他们的教育来说,它确实可能看似外来。你在呈现某种强大和神秘的东西。如果它只是强大,人们将抓住它并试图尽可能为自己利用它。如果它只是神秘,人们将不会感受它的吸引。可因为内识之路既强大又神秘,它成为学习中的一个巨大挑战。

作为内识的一个初级学生,你意识到你现有的想法和信仰将无法让你为你生命的第二个伟大阶段进行准备。是的,某些事物将被携领向前,可就大部分来说,你将必须完全重新开始。因此当你向另一个人呈现这个教程时,你确实在邀请他们完全重新开始。然而,人们不理解这个。他们只想利用内识之路,就好像它是一个工具或一个资源,让他们继续做他们一直在做的。抑或他们将被内识之路吸引,因为它将看似赋予他们更伟大前途。他们可能想:“哦,或许我能利用这个找到一个关系,”或“或许我能利用这个挣更多钱,”或“或许我能利用这个变得更强大,”或“或许我能利用这个,这样我就不需要在世界上如此努力地工作。”

隐形存在们理解他们提供的和人们想要的不同。正是当你能够超越你思想的向往和不安全感去看,并感受一种更深刻需求和渴望时,你将理解隐形存在们在提供给你什么。那时你将理解上帝在世界上着手做什么,因为造物主在此并非赋予人们想要的,而是赋予人们他们来此要给予的,这是他们真正想要的。然而你怎么可能告诉某人他们想要的并非他们真正想要的,除非他们自己充分体验了这个,从而能够在他们自己内在做出这一区分呢?

因此,当你向他人呈现大社区内识之路或本书里的想法时,给他们时间开始面对这里所提供的东西。这里所提供的东西非常伟大。它是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它是一个新开始。它是一个全新的教育。它要求参与者做一个初学者,做到谦卑和开放,做到信任然而辨识,珍视体验超过想法,让未被解答的问题保持未被解答,让未被解决的问题保持未被解决,让未被回应的期望保持未被回应。

当人们和他人分享内识之路时,他们往往震惊地发现他人并非他们所想的那样开放。他们震惊地发现人们抵制或担心或焦虑或不安。假如这个教程并不伟大和广博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回应了。可是因为它是真实和实质性的,接收者在如何回应上只有三种选择:他们可以走向教程,他们可以离开它,或者他们可以与它做斗争。面对内识,思想只能做这三件事之一。少数人走向前,少数人斗争,大多数人试图逃离。这揭示了人们在生命中的总体位置,尽管他们试图制造与之相反的印象。

你将发现一些显得非常确定、非常自我满足、非常强大和任性的人,将在内识面前快速消失。你将发现,或许其他那些看似软弱、谦卑和不虚夸的人能够开展这里提供的伟大准备。在此有时看起来强大的其实是软弱的,软弱的其实是强大的。这是一个奇怪的事。可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力量是权力意志吗——企图支配生命,让它给你提供你想要的,或控制他人的体验,这样他们将给你交付你想从他们得到的?那是力量吗?抑或力量是能够辨识某种真实的东西并回应它?力量是能够将你的生命奉献给某种真实和真正的东西,而其他人开始害怕并寻求庇护?一个闪耀的智力和一个强大的哲学是内识的前兆,还是它们取代了内识?

谁能学习内识之路,不就是那个在体验一个更伟大需求的人吗——无法被世界的快乐和回报满足的需求——他的实相感和其他人足够不同,以至他们感受到世界的运动和方向,尽管人们针对他们自己的时代和未来时代做出很多幸福或可怕投射?

因此,分享内识之路,对于给予者来说是辨识力的一个课程,对于接收者来说是和真理的一种真正交锋。现在,一开始必须理解的是,这个教程并非是给所有人。可是谁能识别?听到这个,某些人会说:“哦,好吧,那么它不是给我的!”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并修习内识之路所提供和呈现的东西。一些人必须找到另一条路,或许一条更容易的路。其他人完全有着另外一条路。除了隐形存在们,谁能识别?那些从内识逃跑之人中的一些注定要成为它的学生。其他宣称和内识的亲和力的人甚至无法开始准备。谁能识别?在此最好不要评判。最好是看看人们如何行动以及他们如何示范他们在生命中的位置,这与他们的想法、他们的宣称或他们和他人的位置形成对比。

因此,内识之路的给予者必须面对一个基本实相,一个必须被深刻认知和思考的实相。人们并非他们看似的样子,唯有在面对生命中的一个真正挑战和一个真正机遇时,你将看到人们究竟将怎么走。每个人都想在世界上看上去好,根据他们的价值观和他们的标准。每个人都想示范他们真正相信和珍视的。可是这让他们软弱还是强大,能干还是无能,负责任还是不负责任呢?

别评判。只是等着瞧。那些将能够开始学习内识之路并开始在他们的生命里构建一个内识基础的人们,迟早将走向前,因为他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他们可以尝试另一种看似更符合他们的想法且看似更容易或更愉悦的途径。或者他们可能离开并思考很长时间,直至他们能够开始面对他们真正的需求和渴望。

让情况甚至更艰难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即人们确实认为他们能够单单基于他们的愿望来确定什么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假如人们真的能够确定什么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话,你就不会看到当今世界存在的人类错误程度了。因此要么人们根本无法识别什么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要么他们需要一系列不同的标准。他们需要他们自己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力量。

当他人拒绝或否认你的礼物时,别感到震惊或羞愧。要理解你究竟在给他们提供什么。你在给他们提供终极挑战。你在给他们提供和他们自己的交锋。你在给他们提供一种方法,让他们能够对自己变得完全坦诚,让他们能够意识到他们过去不坦诚的程度。你在给他们提供一种手段来改变或更新他们的生命,部分或全部地抛下他们迄今已然构建的生命。你在给他们提供一种手段,它将挑战他们的信仰和理想,从而带他们走向他们自己内在真理的真正基础。

因此,如果他们以焦虑、抵制或怀疑回应,别把这个人化。记住你在给他们提供什么。他们在回应你提供的东西,而非回应你。或许他们批判性,认为你并非一个英雄或女杰,只有一个英雄或女杰能够呈现某种有真正好处和价值的东西。你听到人们在参加一个讲座后说:“哦,演讲者并非那么好!”或“我喜欢他们关于这个所讲的,而非关于那个。”当人们像这样谈论时,你必须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听到任何东西,他们是否真的感到任何东西。

作为内识的一个贡献者,你将被评估和评判,可是你并非被期望成为一个英雄或女杰。你并非被期望拥有完美的话语,完美的呈现或你自身完美无瑕。唯一要求的是你回应某种更伟大事物,你认知它是重要的即使你无法理解它意味着什么,并且你甘愿和他人分享它。

人们在如何回应这个赠礼上,更多地揭示他们自己,而非揭示你。可重要的是不要评判他们,因为当你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或他们在他们自己的生命和发展中处在哪里,或他们距离内识多近或多远时,你怎么能够评判他们呢?你无法识别。当你无法识别时,你不应该试图做出这一决定。如果你这样做,你将被愚弄并失望,因为当一个真正机会到来时,你认为如此感兴趣并对真实东西如此准备就绪的那个人退缩了,没有回应,没有听到或感到那个被提供的赠礼。然而另一个看似并非对学习内识之路非常感兴趣的人,就是能够开始并坚持。你退回自己说:“哦,这多么奇怪!这个人看似如此契合这个,可他们无法做这个!而那个人就是开始了,没有来自我的任何激励。”

呈现内识之路将教导你学习辨识和审慎的宝贵课程。它将向你展示,当你呈现某种有着真正价值和好处的东西时,人们以三种方式之一回应。他们的回应将更多地揭示他们,比你以前或许能够看到的更多。或许你在错误的时间向他们提供正确的东西,或者你在正确的时间向他们提供错的东西。当你在正确的时间向他们提供正确的东西时,那里有着即刻的联接。当你在错误的时间提供正确的东西时,联接将在以后发生。当你在正确的时间提供错的东西时,哦,你就是没有为他们提供他们需要的机会。然而你怎么能够识别他们究竟需要什么机会呢,除非你从第一刻起就在关注他们的生命?你没有,因此别做这一决定。赠送礼物,让那些准备好的人开始。那些没有准备好的人们能够不带谴责地走他们的路。你无法识别他们为何没有准备好。

造物主给所有人提供了内识之路,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少数人准备好,多数人不回应。我们能够向你保证造物主不担心他们。每个人最终将回应,可是最终可以是未来很长、很长的路。最终,每个人将开始面对他们自己,可这可能很遥远。其间,世界迅速向前行进。大社区势力正在世界上。人类正面对全球层面的问题。人们在漂泊着,迷失在他们自己的思想里。

谁能回应像这样的一个召唤?谁能面对过一个内识生命的要求和条件?假如大部分人在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在面对什么,他们会说:“哦,我不打算做这个。”可他们是。他们需要这个。这绝对是将通过召唤他们的力量来揭示他们的力量的完美事物。它将通过召唤他们的投入来揭示他们的投入。它将通过召唤他们的自我信任来揭示他们的自我信任。它将通过召唤这一能力来揭示他们和他人有效参与的能力。唯有一种召唤你内在更伟大力量的方法将为你重建这一力量。

因此,试图找到容易的路、舒服的路、幸福的路、非常愉悦的路或不麻烦你或打扰你的路,是愚蠢的。如果你能意识到世界从你需要什么以及世界在它的发展中处于哪里,如果你能看到你自己的需求的整个范畴,你将意识到这多么重要,你必须变得多么强大,你必须在你自己内在变得多么统一,你必须和你生命中的重要之人变得多么紧密和维系。你将欢迎这个,因为你将看到它的价值,你将看到它多么必要。你将看到人类多么软弱以及这多么危害人类的未来和福祉,不只是它在世界里的生命,而且是它和大社区的互动。大社区将被高度专注和团结的团体所代表,他们能够以一种统一的思想和专注思考,他们的优越不只是科技,而是思想和决心的力量。

人们想感觉任何事都没有发生。他们想给自己安慰和保证。他们想抵消他们自己内在的不安,那其实是内识在召唤他们。他们宁愿今天和明天幸福,因此他们寻求无论何种将提供他们渴望之物的麻醉、意识形态或保证,因为他们不想知道。他们不想看到。他们不想必须行动。结果,他们将是未来的受害者,而非未来的贡献者,因为生命将压倒他们,他们将没有准备。他们将痛苦并怨恨他们的生命变成那个样子,因为他们以为它本不该如此。

然而是生命背叛了他们还是他们背叛了生命?是生命在它的艰辛里对抗他们还是他们只是无法回应它?生命在前行。人类拥有一个天命和一个进化。世界正在迈进大社区。生命不会等待人们下决心。它在向前行进。大社区不会等待人们下决心。它在实施干预。自然物质世界不会等待人们下决心。它在经历深远改变。

当你开始觉醒时,你醒来时意识到的首要事情之一是你的困境。它不一定是一个幸福的觉醒。是的,它是一个巨大释怀,你终于感到你真正感受的,认知你真正认知的。然而你一开始看到的是你的困境,你说:“哦,不!哦,我的上帝!”你感到它,你知道它,它是强大的。你问自己:“我只是消极吗?我只是恐惧吗?还是它确实如此?”它确实如此。

如果你忘记支付你的账单几年了,然而某天你记起你应该支付你的账单,那将相当混乱!人类很长时间没有做出回应。当人类意识到它必须回应时,那将相当混乱。你将没有闲坐着思考该做什么的奢华。你将必须做某些事情。你将被召唤到行动里。你将被带回生命的职责里。那对你是好的,对生命是好的。它对人类的未来是必要的。

当你和他人分享内识之路时,即使你什么也不做,只是说:“读这个,”或“思考这个想法,”你也在挑战他们觉醒,这本身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你在挑战他们扔掉看似无止境梦想和揣测的重负,醒而面对一种状况,即世界上存在着巨大无序以及巨大苦难。当你呈现内识之路时,你在要求他们这样做。你在给予他们最巨大挑战,你在给予他们终极礼物。

你看,造物主的计划召唤人们唤醒彼此。现在,少数人必须被隐形存在们唤醒,以起始这个过程并让它继续,因为人们不断堕回睡眠。某人必须不断敲响钟声!某人必须不断打开灯,卷起窗帘。这就像早上醒来,哦,你很累。你睁开一只眼说:“不,忘掉它!”

只是让某人阅读某些东西或思考有关内识之路的一个想法,向某人展示这个著作并和他们分享我们的话语,那同样是给他们的,你也在给予他们终极挑战和终极礼物。然而不要以为天使们将无论如何把他们从睡眠里唤醒。需要人们唤醒人们。需要人们启发人们。需要人们鼓舞人们。需要人们挑战人们。需要人们支持人们。

记住,这不是精神福利。生命不是一个大型福利队列,从天国发放赦免。来自天国的赦免已然被赋予,因为你们都拥有内识。它在等待你。它在召唤你。它将要求你给予他人。你将和他人分享你自己的领悟,你将给他人机会学习你在学习的并思考你在思考的。在此人们将向你揭示他们此刻究竟如何,但你必须知道你不能评判他们,因为今天他们可能说:“并,绝不!不可能!我永远不会做学习像这样的东西的事。”然而一周、一月或一年后,他们可能回来说:“你知道,你告诉我的那些事,我一直思考它们。我想它们可能对我非常重要。”而其他人可能说:“哦,当然!这是神圣的。这是灵性的。这是美好的。我喜欢这个!”可是他们无法坚持做学生一周。他们甚至无法开始。他们走向下一个事物。他们无法给出他们自己。他们无法投入他们自己。

当人们反对内识之路时,他们无法离开它,因为他们受它吸引。可他们也无法把自己交给它,因此他们只有一条路,就是和它斗争。这很奇怪,因为假如这不适合他们,他们可以简单地走开。可是他们无法走开。他们想要它,他们不想要它。他们受它吸引,可他们不允许自己拥有它。他们需要它,可他们不想需要它。他们不想面对它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他们被派到这里是为了一个宗旨,这个宗旨在召唤他们,他们需要回应。

一些人对待生命就仿佛他们在度假。他们想得到来自家园的一个讯息说是时候回到工作里了吗?是时候在你所在的地方工作了。一些人认为他们和造物主的关系基本上是一种福利状态。他们想让他们的福利支票被拒,而一个工作指令被发送吗?那些渴望和隐形存在们接触,并认为他们有权利和特权会见造物主的天使们的人们,当他们简单地被召唤到职责里时,他们将如何回应呢?当他们某天收到一个讯息说:“你准备好了。现在是时候开始工作了,”可他们在期待和生命灵性临在们的一种美丽和狂喜互动时,他们将做什么呢?他们得到的是一个工作指令!他们被上帝招募了!他们被唤出他们挫败的个人生命,他们努力让自己适应的生命,他们必须去做别的某种完全不同的事。

人们祈求和平和解决。他们祈求指引和意义。当它到来时,谁想要它?当你在你掉进的洞里,一切都是黑的并包围着你,你祈祷,你憧憬着灵性至福和天使力量和美好体验,而你得到的回应是一个梯子——这是你所需要的——时,你能意识到那是答案吗?你看到你想要的和你需要的之间的差别吗?这要求坦诚。它如此明显,可谁能看到它?它如此真实,可谁能珍视它?它如此真切,可谁能触摸它?

甚至那些认为他们或许做好准备把自己奉献给服务生命和人类的人们,他们怎么知道他们为任务做好准备了呢?正因为如此每个人都需要构建一个基础。如果你无法构建一个基础,你就无法拥有使命。构建基础并非只是受难、困惑、挫败和自我挣扎。那只是你自己内在的困惑和受难。你能构建一个基础吗?每个人必须构建一个基础。这如此明显,因为你无法在你当前的思想状态和你当前的状况里开展一个更伟大生命。你无法在一个软弱基础上放置一个伟大构架。你无法把伟大事物赋予一个无法体验它们、承担它们、抱持它们并保护它们的人。

人们认为他们比实际上更强大或比实际上更软弱。谁真的知道他们此刻立于何处,直至某种重要的事情被赋予他们,直至一个重要的挑战或机会到来并向他们展示他们究竟在哪里并暴露他们在那一刻的真正优势和他们的真正弱点?很多人不想知道他们多软弱,所以他们完全回避这一相会。其他人想发现他们优势的真正程度,所以他们起而面对挑战。

世界上的生命改变了,然而人类没有回应。情况变得危急,然而人们的行为就好像在他们自身个人利益之外,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只要他们有工作,可以自由地开展他们的快乐喜好,还有什么要紧?当人们像这样思考时,他们在走向灾难。他们没有看到什么正在到来的早期警告征象。他们没有感到来自内识的倾向和征象。他们对自己和对世界没有回应,他们认为他们的不安只是一个心理问题。他们夜里在地板上踱来踱去,或他们睡不好。他们有焦虑,他们想:“哦,好吧,这只是我的心理问题。”尽管他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验他们对世界这一运动的回应,可他们错误诠释它。

需要非常强的药来唤醒将无法用一个温柔触捅唤醒的人。他们没有听到闹钟一小时前就响了。他们太涉入他们的梦境。当房子着火时,需要什么来唤醒某人呢?如果别的任何东西都不奏效,你用一桶冷水,因为你必须叫醒他们。他们在继续做梦,房子在着火。他们把你叫醒他们看作一种巨大侵犯,直至他们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然后他们看着你说:“我欠你我的生命!”

作为一个呈现内识之路的人,你通过分享讯息的一个面向来唤醒他们。如果他们聆听,你告诉他们更多,而不试图说服他们。他们要么听见你要么没有。如果他们无法听见你,那么无论你的话语多么精彩和甜蜜都无关紧要。他们将只是把它当作娱乐。如果他们将不看见,将不感受,将不认知,那么当房子着火时你做什么?

在当今世界上,房子在慢慢着火。或许你能闻到烟味。或许你能感到当今世界的苦难。很多你关注的东西和你的心理无关。很多烦扰你的东西并非你自己的个人问题。这并非说烦扰你的所有事都不是你的个人问题,但常常你因为你无法理解的原因感到失望。或许并不存在和你的感受相关的想法。你就是感到不安或焦虑。

记住,你已然和生命联接。在风暴之前,动物们改变它们的行为。它们知道某种东西正在到来。他们并不阅读天气报告。他们知道某种事情正在发生。整个大地有着一种巨大宁静。小鸟或小老鼠或小兔子比拥有伟大智力和神奇想法的人更智能吗?你会说,不,动物并非更智能。可是你必须承认它们更回应。

在大社区里,智能以这种方式被测量:它是适应和回应生命的渴望和能力。现在,带着这个智能定义,人类看起来做的不是很好。制造供游戏的新玩意和玩具并不代表智能,假如你不回应环境以及你的更深刻倾向的话。思想如果无法回应精神,如果无法回应身体——要么是你的个人身体,要么是大自然的身体——那么它就没有服务于精神。当被呈现大社区内识之路时,如果你完全错失这个准备机会的话,那么拥有美好的灵性想法、信仰和假设又有什么价值呢?

人们认为灵性觉醒都是关于极乐和幸福。是的,有一种巨大释怀。是的,有一种伟大归家。可是然后你开始感到你和世界所处的困境。尽管你不可能变得惊慌或恐惧,但你将必须很快开始工作,你将持续地工作。

对于人们来说现在很晚了。没有时间消遣。那些真正参与他们对世界的服务,已然为赋予他们的伟大工作构建了必要基础的人们,他们无法放大假。他们不会给自己很多休息时间。他们必须不断地工作、工作。他们没有每年保证的度假周。他们知道他们拥有荣幸做真正的工作。他们知道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极其珍贵。他们知道他们的天赋和能力,无论多么有限,都有着真正的服务和益处。他们知道他们社区里的其他人依赖他们。他们知道世界依赖他们,他们的精神家庭依赖他们。你将看不到这些个体给自己那种其他人如此轻易给自己的优享和远离生命的休憩。

当你开始觉知时,你开始觉知世界,你开始觉知自己——世界和你自己的美丽和壮丽,世界里和你自己内在的可怕磨难。你的体验在所有方向上得到提高。你并非简单地觉知好的,而听不到不好的。人们对灵性生命的期望与灵性生命的实相如此不协调,以至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阻止他们甚至开始准备。他们宁愿对他们快乐的假设感到满足,而不去发现真实状况。他们不想认为世界并不很美丽,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将必须做些什么。他们将必须回应。他们宁愿拥有更快乐的想法,认为:“哦,上帝在关照一切。我把一切交给圣灵。”事实上,上帝看着你说:“你应该关照下面的事务,”圣灵知道这点,并在此赋权你这样做。人们为何不理解上帝在世界上的工作和临在?上帝的方式和人们的期望的巨大差别,部分解释了这个。

很多人认为灵性就像冰淇淋和饼干,都是幸福和纾解。整条路都是绿草地!地上的天堂!让我们都去海滩,灵性海滩!我们将努力原谅和忘记世界以及它的黑暗、它的痛苦和它的悲剧。我们将努力忽视这些以看到一个更幸福的世界——我们想看到的世界,幸福世界,作为一个海滩、灵性海滩的世界,天使们将在那里围着我们起舞,我们终于将如此幸福。将没有试炼或磨难,不再有麻烦,我们将不再感受内在的这种不适、这种不安。我们将找到我们真正的宗旨,它将是极乐和美好的,我们都将聚集在绿草地上,我们都将非常幸福。

你能看到对比吗?你能看到人们想要的和人们知道的之间的不同吗?你能看到人们相信的世界的样子和世界真正的样子之间的不同吗?世界的美丽被忽视,可它的苦难同样被忽视。人们看着世界的巨大问题说:“这很糟糕!某人必须针对这个做些什么!政府应该针对这个做些什么!”他们没有感到个体责任。他们不说:“哦,我针对这个将做什么?”它是别人的问题。它是上帝的问题。“哦,上帝是全能的。上帝将关照这个。或许最后时刻当一切将失败时,某种事情将会发生,一切将安好。所有问题将消失。”这种想法导致灾难,包括个人内在,因为他们的心灵被否认了,以及世界内在,因为人类被否认了。

最终,如果你构建一个基础并学习内识之路,你将获得关于世界的一种大社区视野,即能够从外向内看到世界,而非从内向外。你将能够从外向内看到你的生命,而非只是从内向外。你将看到你生活的世界是宇宙中一个非常特殊的世界,你们这里拥有生物富饶的真正宝藏,大社区里没有很多地方像这个世界一样拥有禀赋。然而人类对它拥有什么是无知的。它坐拥宝贵的房产——大社区其他人肯定想让他们自己拥有的房产。或许假如你们是世界智慧的管家的话,他们将尊重你们的管家地位,可是你们的管家地位没有被接受,当然也没有被很好地执行。因此,当你们在糟蹋你们生活的世界——它被视为整个大社区的一个资产——时,大社区里谁会认为你们的福祉是优先的呢?

带着一种大社区视野,你能够看到你们的状况,不是带着愤怒和谴责,而是带着明晰和视野。你将能够根据大社区来评估人类的优势和它的缺点。人类从未把自己和其他智能生命相比,因此它不知道它究竟多强大或软弱。人们之间的差别不是很大,从外面看来,不管怎样所有人都是相似的。一些人智慧;很多人不是。可是人们之间的差别并非像你们和大社区其他族群——他们代表超出你们可能想到的智能生命的一个伟大光谱——之间的差别那么巨大。

我们可以向你保证,他们尽管对你们的世界、你们的方式和你们的习俗来说是外来的,但他们将比你们更清晰地看到你们的困境。此刻人类中间那些确实看到这一困境的个体,必须在内识上变得强大,不只因为所涉及问题的艰难以及将需要多大精力来解决它们,而且因为人们针对他们自身状况产生的左右矛盾和无动于衷。人们只是在危急状况里示范了解决问题的集体性动力。当房子着火时,哦是的,每个人都将帮忙。可那时太晚了。到那时,在一个全球规模上,它将太晚了。你以为在最后时刻你们将齐心协力吗?这不像你睡过了头,早上起晚了,然而你无论如何能够仓促行动并按时上班。那种最后一刻的方式将不会在此奏效。

当今世界很多人感到不安。他们感到世界正在他们脚下移动。或许他们认为它是一种经济转变,或一种政治转变。一些人认为它是一种灵性转变。它意味着你们正在为开悟的黄金时代做好准备!其他人认为世界将翻转。他们认为正在发生的是一种物理事件。人们以很多很多其他方式诠释他们感受的运动。他们感到它,可是他们怎么能够看到它是什么?他们知道某种事情正在发生,可是他们怎么确定它是什么?因此,问题被感受,可是它根据每个人固有的想法和信仰被评估。一些人看到一个可怕的灾难。其他一些人看到一个极乐时代的曙光。另外一些人看到一种新世界政治秩序或新世界金融秩序。还有其他很多人根本不知道。

这里的重点是人们感到某件事正在发生。然而他们必须构建内识里的一个基础,从而能够真正理解这个,因为它必须被认知。否则,你只是投射你关于它的想法。如果你相信世界正在濒临灵性开悟,哦,你将只看到如此的证据。如果你相信外星势力将着陆世界并以某种方式拯救人类于它的巨大困境,教导我们如何在和平里生活,哦,你将认为一切代表那个。如果你认为人类无论如何都将下地狱,你将看到那一证据。然而任何这些诠释都不代表内识。

一个重大事件在大社区里发生,某个人在地球上会抽搐。一个重大事件在地球上发生,某个人无法入睡,不知道为何。你某个早上醒来,你非常害怕,这不合乎情理,因为没有原因如此。你和世界联接。你和生命联接。你和大社区里发生之事联接。你和你们世界上发生之事联接。你和你的家庭里发生之事联接。你和你尚未遇见的在世界上代表你的精神家庭的那些个体联接。你已然被包融,因此什么是开悟,不就是开始面对你生命的实相并召唤你内在固有的更伟大力量让你能够这样做吗?不存在和天使们一起飘向云端。

世界此刻就像一艘慢慢燃烧的船。人们想跳下船,可你被派到这里帮助这艘船。如果你过早地回到你的精神家庭,他们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你说:“哦,我真高兴离开了那里!下面真可怕!”他们说:“什么?你还有二十年才该回来!你给他们讯息了吗”你说:“什么讯息?”然后你记起了。然后你记起了为进入世界的所有那些准备。然后你记起了整件事,你说:“哦,不!我全忘了!”

现在,一些人看着内识之路说:“哦,好吧,它不是关于爱。我看不到关于爱的任何东西。如果它不是关于爱,那么它就不灵性。”灵性是关于一切。它是关于和一切共处,支持一切事物的真理。它不是关于走向海滩,访问绿草地,天天幸福、幸福、幸福,就像一个孩子被放置在永久暑假里,有着天堂里无止境的支付账号。

内识之路不是关于摆脱关注。它是关于回应关注。它是关于回应内识,不是带着恐惧,不是带着无望,不是带着无助,而是带着内识。你被装备好应对世界里的状况。你随身携带着部分配给来到世界。你就像一个空降兵。你带着你的工具箱掉到世界里,带着你所需要的所有供给来到下面,以你注定帮助世界的一种方式帮助世界。可是谁能记起在降落伞里从天空落下?突然间,你被塞进你妈妈的子宫,你努力出来。谁能记起降落伞部分?

世界上幸福的人们,是正在为世界做某件重要事情并和他人结合来做这个的人们。他们是幸福的人。不,他们并非极乐地不觉知。不,他们并非整日微笑。不,他们并非在整个生命历程里开着茶话会。然而他们体验一种成就和一种在他人可及之外的宗旨和天命感。

某人向你呈现了内识之路。去向另一个人呈现内识之路。你无法确定他们将如何回应,他们将如何回应,更多地和你所提供的东西相关,而非和你自己相关,尤其当你在你的呈现中是谦卑的,不试图确信或说服某人以抵消你自己的不安时。给出内识之路,因为人类需要准备。人们需要回去找到他们离开他们的降落伞的地方。他们需要回去找到他们留下他们的背包的地方,因为它里面有着他们的计划和物资。这就是回归内识,它秘密为你抱持着所有这些东西,等待你到达一个充分成熟的阶段,在此你能珍视和尊重你随身带进世界的东西。

你已经在世界上拥有了你的个人时间。它精彩又糟糕。它是一个奇怪的旅程,可现在是时候做真正工作了。别以为你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因为你还没有到那里。即使你发现了它是什么,可它将变化。别把自己交付给错误假设,而是开展内识进阶。你构建基础,你用很长时间做这个,因为正是这赋予你力量、同伴和智慧以成为世界上一个内识男女,并成为神圣的一个真正代表。

那时当你回归你的精神家庭时,他们将看着你,你将看着他们,你将说:“是的,我记起了。我记起了你们所有。我迷失了一段时间,可我记起了。”他们将对你说:“哦,那很好,因为我们一直在对你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