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4年10月13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第三部 >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 第七章

正如你在世界上拥有关系,你在世界外也拥有关系。在世界上,你拥有从婴儿时代抚养你长大的世俗家庭,这样你就有机会成为一个成人,并找到生命第二阶段可以得到启蒙和起始的更伟大关口。

在世界之外,你拥有抚养你长大的一个精神家庭。当你开始第二个伟大发展阶段时,他们和你的工作开始活跃起来。在此你必须从一个婴儿开始,正如当你来到这个世界时你从一个婴儿开始一样。在此你学习依赖他们抚养你长大,给你提供你所需要的,将你导向你的新生命,并给你提供你将需要的资源。

隐形存在们监护着这一发展,并在你身处世界时,担当着你的精神家庭和你之间的一个媒介。在此你确实开始一个新生命,你必须作为一个初学者开始——像一个婴儿,像一个小孩。如果你认为你成熟了,认为你已经学到足够多从而能够起始这第二个生命伟大阶段,那么你将严重弄错并严重失望,你所犯的错误将对你造成严重后果。

当人们认为他们知道而他们不知道时,这是真正危险的。这导致很多错误以及很多悲剧。别以为你知道。你要么知道,要么不知道,如果你知道,那么你的内识是弥漫的。如果你知道的是真的,那么其他人将回应你的内识,你将不必说服他们。

为了作为一个婴儿、作为一个初学者、作为内识的一个初级践习者开始生命第二阶段,你需要一种新型的关系——有着与你正在开始的伟大阶段协调一致的一个焦点的关系。在此你的精神家庭变得更活跃,那些正在寻求找到你、那些被你的精神家庭派来的人们,将被召唤走向你,因为你现在需要他们,你未来将依赖他们。他们现在需要你,他们未来将依赖你。你们任何一个都无法独自成功。你们需要彼此。这是你渴望的伟大关系,可是除非你开始生命的第二个伟大阶段,否则你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因为这不是浪漫。这不是配对游戏。这是某种远更伟大、远更完满的东西。

你来到这第二个伟大阶段,因为世界令你失望,因为你开始意识到你需要一个更伟大召唤和一个更伟大实相,从而能够找到你在世界上的位置和工作。你还开始意识到你需要更伟大关系。你需要投入。你需要奉献自己。你需要和能够把他们自己奉献给你的人们在一起。你需要一种新教育,你需要一个新开始。这一领悟并非一下子到来。它分阶段到来,你不可能意识到你跨过那条隐形界线的时刻。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你开始感到不同。你的价值观在改变。你的导向在改变。你在生命中寻求的东西不同于过去你所寻求的。

正是在这个关口的开始,你的精神家庭意识到你准备好开始了。他们知道你没有完成。他们知道你没有达到高阶。他们知道你软弱、易感并倾向于犯错。可是他们庆贺你能够到达这个关口,一个不会被很多人看到的成就。对你来说,在这个时刻,一切似乎是困惑的。你就像处在两个荡杆之间的秋千演员。你不能回到你过去的位置,可你还没有着陆到你需要在的位置。你在中间,事物可能看似非常困惑。

在这个阶段,因为你处在一个新开始,因为你在召唤你的精神家庭,所以你和你的人类家庭的关系将改变,因为你现在正在改变,你需要的东西他们无法提供。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不再是他们的孩子或他们的兄弟或他们的姐妹。尽管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接受那个角色,可你现在是你的精神家庭的一个孩子。你处在一个新开始。生命将让你离开你的血缘家庭一定距离,从而给你这一自由重新开始。你必须离开他们一段时间,以拥有这一自由并能够不在他们的影响下自己清晰地思考。然而别否认或拒绝他们。他们就像火箭的第一段。他们把你送到这里。要感激所有的爱和所有的痛苦,所有的错误和所有的问题。他们给了你机会发展品格和能力,他们将你启动到世界上。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如果你有兄弟姐妹),你的其他亲人——他们是巢窝。现在你必须离开巢窝。现在你必须找到代表你的未来和你的天命的一个新基础和一个新关系网络。

在这个过渡阶段,你将拥有代表这一过渡的关系——和某些人的密切联系,他们只会暂时地在你生命里,但他们将是帮助你架联你的旧生命和你的新生命之间的间隔的催化剂。一些人将帮助你,一些人将试图利用你。可是如果清晰地去看,你就能利用你和他们的体验,让你迈进一个新场景。你将遇见和你处于非常相似阶段的人,你还将遇见认为他们和你处于同样阶段的人,可实际上他们不在那里。在此你将分别找到帮助和阻碍。可是你明显地移向一个新场景。

你在世界上成为了一个人。恭喜!现在你准备好开始下一个伟大阶段,就是成为一个内识的男女。你无法随身带着你先前的学习。你必须作为一个初学者开始。正因为如此当你开始学习内识进阶时,当你开始构建学习和生活在内识之路上的基础时,你必须作为一个初学者开始——一个重新开始的人,一个正在进入不熟悉的新领域的人。是的,地形看起来一样,甚至人们可能看起来一样,可是现在体验和重点不同了。

你的精神家庭将抚养你长大,那些世界之外的以及那些身处世界上的。现在他们是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和你的姐妹,隐形存在们是你的长者,他们指引和监护你的发展。因为你没有生活在一种内识状态,所以他们必须帮助你。尽管你将很少直接体验他们,但他们将在幕后为了你的利益工作。这并不是说他们将从你的生命里消除每个障碍和危险。当然不是。但他们将寻求给你最大机会去有效和成功地面对问题、障碍和风险。他们将帮助你穿越世界。他们将在你身后支持你的真正决定,而当你做出不正确的决定时,他们将发送警示和讯息。你的精神家庭将带你走向你的更伟大宗旨,因为那是他们的使命。

精神家庭是什么?我们对此的解释不可能完整,因为精神家庭是一种体验而非一个定义。为了澄清的目的,让我们说,你的精神家庭代表一个经历漫长时间发展起来的一个小型学习团体。在你的发展阶段,你在小型团体里工作最佳。正因为如此你的精神家庭代表一个小团体。并非你所有的精神家庭成员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中的一些存在于大社区里。你并非所有的发展都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你自己曾经拥有大社区的体验。

你的精神家庭生活在物质实相之外,在一个精神实相里。他们在世界上活跃着,尽管他们无法直接介入。只有当他们来到世界、在这里呈现并生活在物质实相里时,他们才能扮演一个直接角色。这讲述着你在世界上的呈现以及你随身带来的更伟大宗旨,这对你来说尚且未知。

隐形存在们能够在精神实相和物质实相之间的一个过渡区里运作。他们能够影响思维环境,他们将对你的思想产生一种影响——一种非常重要的影响,以帮助你强化你的决定并当你犯错时辅导和纠正你。他们将这样做,但不成为你关注的目标,因为他们理解如果你要找到你自己的路的话,他们必须保持隐匿。因为如果你直接认出他们,那么你就会简单地寻求时时刻刻和他们在一起,就像一个孩子会寻求时时刻刻和他们的监护人在一起。然而他们让你为这个世界进行准备,他们必须让你准备冒险进入世界。你带着良好装备和良好准备冒险进入世界,因为内识现在和你同在,你的精神家庭和你同在,你的资产是伟大的。

你在你的关系里将拥有的最重要发展之一是发展辨识和审慎。辨识是知道你在看到什么。审慎是知道你在说什么和你在做什么。一开始,人们以为他们感到亲近的任何人以及他们喜欢的任何人,都自动地成为他们精神家庭的一员,以某种方式代表着他们生命里的关键人物之一。可这些评估往往是错误的。唯有对比将向你展示你体验到个体亲和力的某个人与代表你精神家庭成员的某个人之间的区别。

你在寻找你的家人。你现在需要他们。他们在寻找你。他们现在需要你。因为如果你们实现了充足发展,那么你们将在大致同一时间来到你们伟大的关口。你们通常将在大致同一时间走向伟大结论。如果你们其中之一动摇或失败了,那么其他人将受到阻碍。这就是这些关系有多重要,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内识学生的责任有多重要,因为你为了你自己的利益工作,并且你为你的精神家庭工作。你的成功是为了他们,你的失败同样是为了他们。

别感觉这是一个巨大负担,因为本质上,这将赋予你力量继续前行,因为假如你在生命第二个伟大阶段的发展只是为了你自己的话,你将没有力量或激励去这样做。只有当你对某个更伟大事物并为某个更伟大事物负责时,你才找到你所需的内在资源和伟大鼓舞以继续前行。记住,这是一个你从作为一个个体迈向认知你是一个更伟大生命秩序的组成部分的阶段。内识之路正是旨在让你为这一内在固有关系进行准备。

你在世界上寻求与他人的亲和力,因为那是你的自然状态,可是唯有和那些代表你的精神家庭的人们,你才能完全体验这个。那是因为他们在世界上的宗旨和讯息与你的一致。

如果你生活在生命的表面,如果你被你的想法和信仰支配着,你将无法洞穿这一伟大理解,你将把精神家庭这一想法或这一角色指派给你感到一种巨大吸引或共鸣的任何人。可是内识学生能够超越这些初始错误去看,并能更小心和更全面地看。他们在对他人的观察里将更加谨慎和更少鲁莽。慢慢地,他们在发挥他们的辨识力上的成功将变得更巨大和更强大。

审慎意味着你知道该说什么以及何时说。其余的时间,你保持沉默。你现在不受一种表达自我以抵消你的不足感的需要所支配。你意识到你的话拥有力量,它们承诺你,因此你想小心地运用它们。你不想使用欺骗,但你想良好地放置你的话。话语本身是力量,一旦它们离开你的嘴唇,它们超越你行进着。你将为它们负责,尤其当你获得力量时。

在此你学习等待尽可能久,从而在你做出一个重要决定之前拥有确定性。在此你寻求来自那些能够成为你在内识之路上的真正盟友的人的验证。在此你的决策变得更良好、更全面并得到更小心运用。在此你选人是基于他们在你生命的最重要部分里和你参与的能力。你使用这些标准而非个人吸引。因为你意识到如果你们无法共同参与,那么任何关系都无法成功,无论你们在一起可能拥有怎样的初始体验。在此你有机会发展你自己内在的真正坦诚。因为你有机会去体验、去感受和去代表你所知道的,并让你生命不清晰的部分保持它们的样子,没有伪装,仿如你的生命是一个只部分构建的拼图。你小心地不用你的希望和想法填充空间。在此你不受给他人留下印象或寻求他们的同意的需要所支配。你甘愿你的生命不完整,因为它是不完整的。真理和其他任何事物相比是一个更伟大同伴。

开始生命的第二个伟大阶段,你就开始进入神秘。在此你超越人们所走的平凡路径,进入一种荒野体验——有着路径的一片荒野,可你不确定道路,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以及你的朋友无法和你同行的一片荒野,你必须进入的一片荒野。在此,你的外在生命或许看起来同样,可是你在体验生命的新维度,它们看起来陌生、神奇甚或让你惊恐。你进入这里,因为你的思想在拓展,因为你内在的参照点在改变。你无法再依赖你的信仰和假设。结果,你意识到你真正知道的是多么少。你无法再依赖他人的信仰或假设,因为你意识到他们可能知道的比你还少。

在此你知道足够多从而可以开始,可是你不假设你知道更多。在此你知道足够多从而可以继续,而不假设你努力或旅程的结果。在此你看似独行,因为你以前认识的很多人无法和你同行。然而你感到你生命里的一个灵性临在。在此你走向那里,生命似乎开放且没有屏障,痛苦和幸福被更深刻并远更清晰地体验着。然而不用多久,你找到其他同样在冒险进入那片荒野的人,他们和你一样不确定,尽管他们或许不承认。

在此你将发现过去让你感兴趣的那些东西现在不再具有魅力或吸引。你寻求安静而非刺激。你寻求坦诚而非魅力。你寻求亲和力而非吸引力。你寻求灵感而非娱乐。你寻求意义而非逃避。你内在某种东西改变了。在某个地方你神秘地跨过一条线,一切开始改变——改变得恰好足以让你感到你在你的生命里有了一个不同的导向。在此你开始认知生命是一个神秘,你曾拥有的所有假设和所有信仰,它们似乎如此方便地解释和组织着你的体验,现在不再真实。这里有着惊叹。这里有着巨大期望。这里每天都是新的,而非过去的可怕重复。

你并非独自走在这片荒野里,可是你的很多同伴尚未出现。或许你感受到他们。或许在最安静的时刻你感到某个人站在你身旁。或许在一个焦虑或绝望的时刻,你感到隐形存在们亲切的手在你肩上。

一旦你进入荒野,你必须继续,如果你继续,你将找到伟大同伴。你还将在那里发现危险,因为人们不习惯不带定义生活,因此你将在自己内在和他人内在看到定义倾向或是把你的想法投射到你的新体验之上。结果很多严重错误在这里犯下。在此人们努力拓展他们过去的生命进入他们现在的生命。他们努力运用他们熟悉的旧想法来应对新体验的挑战。在此你看到人们对神圣以及他们生命中的神圣临在和实相做出宏伟假设。在此你看到人们对他们的能力做出宏伟宣称——自称疗愈师,自称高阶践习者,认为他们处在他们学习的最后关口,而事实上他们和你一样是初学者。

世界上没有大师。世界不是大师的环境。或许这个想法是一个冲击,可是如果你坦诚地思考它,你将带着一种巨大纾解看着它。世界只是在其中体验生命的一个有限场景。在世界之外的大社区里有着更伟大的场景。你或许在这里成为一个精通的学习者,你或许成为内识的一个进步学生,这代表一个非常伟大的成就,我们向你保证。可是别自称大师,因为生命是大师。内识是大师。内识的能力和内识的深刻将始终超越你的理解。

要警惕当人们进入荒野时,他们所犯的辨识和审慎方面的错误。要警惕那些认为他们在荒野里而事实上他们只是在他们自己的思想里困惑着的人。要警惕那些宣称大师的人和那些宣称高阶的人。带着内识,你将看到他们只是在受骗和欺骗。因为他们告诉自己的是不正确的,结果他们对他人揭示的同样是不正确的。

在荒野里保持易感。就像物质荒野里的植物和动物一样。它们对生命易感。它们对生命开放。保持易感。保持警觉。保持当心但不要害怕。要小心并缓慢移动。观察他人。别谴责任何人。花时间做出你的决定,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别匆忙。耐心地学习,那么你的学习将是坚实和可靠的。

进入荒野意味着你不带假设或带着更少假设面对生命。生命的神秘始终在那里。只是它的体验从未超过这里或那里的片刻。现在你生活在它中间。现在你在感受它。现在你在回应它。这同时是令人振奋和令人惊恐的。这是一个宝贵的时间,可这也是一个危险的时间。你必须拥有一个非常诚挚的心灵才能穿越初始旅程成功地进入荒野。很多人停在路边并放弃,或宣称他们已到达一个最后节点,或对他们的能力做出巨大假设,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已走了那么远。可是有更远的路要走,有更多的事要做。

当他人停下时,继续前行。你可以欢迎他们加入你,可是如果他们不能,你必须继续前行。如果你放弃你的旅程以尝试和启蒙他们的旅程,那么你是给他们和你自己帮倒忙。通过继续前行,你将为他们做更多。这召唤着他们,他们将记住你的示范。

荒野是思考和内识之间的地方。它是一个假设的生命和一个体验的生命之间的领域。在此你曾认为你知道的一切开始受到质疑。在此你的假设被认知为假设而非事实或实相。在此你开始体验生命的新维度,你的敏感度在发展。在此你能够听到想法并开始暴露于思维环境。在此你远更清晰、远更尖锐地品尝生命实相。在此你的野心得到缓和。在此你的方式变得谦卑。

如果你前行,你的方式将变得谦卑,因为实相总是超越你的评估。在此你意识到任何事情都不绝对,因为你处于两个实相之间。在此你将感受你的必死和你对生命的易感,可正是在这片荒野里,你将非常清晰地找到内识,因为你将对它开放。你将需要它,你将召唤它,因为你将必须依赖它。它不再是一个遥远的选择。它现在成为一种即刻的必需。

在荒野里,所有不和谐声音会对你低语并将你引入歧途,可是在此隐形存在们将掠过你的头顶,你将感到他们轻柔地催促你继续前行。在此你将遇见很多迷人的人,你想知道:“我该和他们同行吗?”可是你必须继续。如果经历一个漫长旅程之后,他们依然和你在一起,哦,只有那时你将知道你们注定在一起。可是要小心。这一评估可能是错误的。

在荒野里,你开始对内识开放。在此你开始依赖内识。别回到安全结论和熟悉想法里。别寻求逃离生命。别关闭自己。别假设一层新想法,这将只会成为你未来的一个棘冠。

继续向前移动。继续开展内识进阶。不做结论。发展你的能力。做一个初级学生。开始依赖内识。开始尊重生命的危险和生命的伟大机遇。开始对你告诉自己什么和你告诉他人什么保持真实。甘愿显得愚蠢和困惑。甘愿在你确定时保持确定。

如果你能做到这些,你将穿过荒野。你将在这里获得伟大力量。你将在这里获得伟大信心。你将获得确信,即你的精神家庭和你同在,生命中有些人真正注定和你在一起,真正能够理解你和认知你。

旅程比你所想的更漫长。你将比你认为你能够的更缓慢旅行。这将要求的比你认为将要求的更多。它将提供的比你认为它能提供的更多。它将重建你从不知道你拥有的能力。它将提升和澄清你始终感到你拥有的那些能力。它将给你的关系带进真正的投入和奉献,因为那将是它们的基础。

你的精神家庭在等待你,可是你必须开展旅程。决策的力量属于你。内识的力量和你同在,以帮助你做出正确的决定。可是首先你必须做出决定,并且你将必须一次又一次做出。

进入神秘。进入荒野。离开生命铺砌的道路,那代表着人们依赖并称为实相的通俗想法和传统思考。如果你不鲁莽和野心勃勃,你将找到你的路,因为你将缓慢和小心地移动。如果你不对你自己和你的生命抱有巨大假设,你将在沿途认知你的机会和危险。如果你开始依赖他人内在的内识和你自己内在的内识,你将拥有做出真正决策的一个良好基础,你的决策将持久和有效。如果你甘愿不带定义和哲学,不带崇高理想和可怕恐惧,如果你允许你的思想暂缓,那么你的思想就能找到它回归内识的道路。

然后思想将开始意识到它必须服务并且它只能服务,你将想让它服务,因为你想服务。你想服务他人,你想他人和你一起服务生命。你看到这里没有真正的牺牲,因为你所放弃的一切就是想法和假设。你真正面对的一切就是不确定和神秘。现在你拥有一种更巨大可能,不仅在世界上生存,而且在这里蓬勃发展,并贡献你从你的古老家园而来的一个漫长旅程中随身携带的你的伟大礼物。现在你的思想变得更敏锐。你的感知变得更深刻。现在你内在拥有一种深刻和持久的耐心。现在你等待确定性而非指定确定性。现在你等待真理而非宣称真理。现在你寻求他人内在的实相而非被外表愚弄。

唯有荒野能教你这些。唯有荒野能启蒙你在此次生命里和内识的关系。带着感激和尊重进入。保持你的眼睛睁开。尽你所能地保持你的思想清晰。让你的眼睛聚焦当下和未来,因为你无法回头,那里没有任何东西让你回头。要有信念你的朋友和家人将在某天,或许在遥远的未来,理解你在做的。记住,一个人你什么也做不了。因此,你并非独自走在荒野,可是你必须走在荒野从而发现谁真正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