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1994年10月14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教程

你在这篇教程里读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原版声音的抄录。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之后它被抄录并被提供给你和所有民众。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第三部 > 生活在内识之路上 > 第十章

你在大社区内识之路上的准备和培训必须让你能够在世界上变得临在。这意味着你的注意力投入此刻和下一刻正在发生之事上。在此你学习带着一个开放的思想变得留意。当你发展时,你将获得力量和保证,这将让你能够允许内识来决定你必须做什么和你必须去哪里。这代表内识之路上的一个真正进步。然而你必须非常小心不要过早为自己宣称这种能力,因为世界上的很多东西能够动摇你和影响你。世界上的一些人和势力,如果被给予机会的话,会试图捕获你的思想。

因此,你想在你的应对上非常小心。非常小心你针对你的能力做出的任何假设。只是因为你开放,并不意味着你受到神圣指引。只是因为你在你的生命里寻求更伟大智慧,并不意味着你不会对思维环境里的其他势力易感。当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推进和进展时,这将变得越加真实。正因为如此我们花很长时间构建内识的基础,以保护你以免犯错,并确保你未来的成功。只有当人们野心勃勃且不耐心时,当他们寻求现在而非以后拥有伟大回报时,他们走进严重麻烦里。

很多人宣称灵性力量和支配。很多人呈现着灵性责任的外表。其他人宣称是神圣旨意和生命意志的真正载体。然而看看他们互动的结果。毕竟,每个人都想感到他们站在正确的一边。即使人们在做他们知道错误的某件事,他们也想感受确证。有些人确定他们在正确的一边,不愿面对他们可能在错误的一边的前景。他们为他们的生命、他们的想法、他们的行动以及他们可能试图和他人做的所有事宣称灵性支持。在此你将发现滥用。在此你将发现严重错误。小心。变得临在。如果你静心和观察,你将能够看到其他人错过的东西。

在内识进阶的培训里,你将学习并随着时间推移必将强化的主要事情之一是静心的能力。这个能力代表生命中的一个根本技能。它涉及变得观察、接收、敏感、有洞见。在此你运用你的思想而非被它运用。在此你利用你的思想扫描你的思维和物质环境的地平线。

这一技能对你来说并非外来或新鲜。它是你的本质里固有的。可它被遗忘了,因为人们生活在他们想法和假设的一种错误安慰里,失去了他们对生命的大部分专注。他们生活在一种可预测的生命里,它似乎缓冲着世界的磨难。他们开展他们的日常生活,很少思考在任何时刻他们在哪里或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更关注他们的感受和他们的获取,而非关注他们周遭环境里正在发生什么。当感染或影响他们的事情发生时,人们往往感到震惊,就好像它是第一次发生。他们感到震惊,好奇:“这怎么发生的?这来自哪里?”可事实上,它已经发展一段时间了。他们错过了讯息。他们没有看到线索。他们错过了早期警告征象。

静心就是对自己和对你环境里无论发生什么,保持临在。它并非关于拥有快乐或正面的想法或可怕或负面的想法。它是关于看、听和感受。这让你进行准备去认知事物。这为洞见布下舞台。这是一个根本技能,它将是你在大社区内识之路上的根本性准备的一个组成部分。这并非意味着你时时刻刻保持静心,因为这是一个行动的世界,你必须活跃。可即便你是活跃的,你也能静心。静心并非意味着什么都没有发生。它只是意味着你在留意。静心并不意味着没有行动。它意味着你对行动保持观察。

一开始,你必须面对的现实是你在这方面已经丧失了大量技能,你将发现你初始的静心修习将是困难的,因为你习惯于被你的想法和他人的想法支配。在此你在你的培训里所做的,是唤回一种根本技能,一种内在固有的能力。当你们的远祖孱弱易感地生活在自然环境中时,他们必须大量使用这一技能。他们处在和他们环境的动态关系里,他们必须依赖他们的感觉和他们的洞见来估测他们在哪里以及接下来将发生什么。他们没有生活在你可能感到你们当今所过的一种如此可预测的生命里。

然而当你思考你今天的生命时,你将看到你们正经历史无前例的改变,以一种你们的祖先甚至无法理解的程度和速度发生的改变。今天对你们适应性的要求甚至比对你们的祖先更巨大,因为那些威胁他们生存的势力被他们所认知。可今天威胁你们生存的势力对你们来说几乎不被认知。除了人类暴力和你们环境的破坏之外,大社区势力在世界上存在以及他们试图与人类整合以掌控人类,这代表着你们的祖先无法面对的一种挑战。然而你的适应能力何在?你的感知能力何在?

我们已经说过,大社区里的智能被定义为适应、创造和运作的渴望和能力。如果你的环境改变了,你能运作吗?你能体验改变吗?你能面对改变吗?你能经历改变吗?你能适应新情况吗?还是你的生命僵固在一种思想麻痹状态里,一切都必须恰好如此才能让你感到任何安慰或自我依赖感吗?一切都必须可预测并得到管理吗?尽管巨大尝试被用于制造这类境况,然而生命在前行,世界进化在继续,不受人类信仰和活动的消减和影响。

你生活在一个动态世界里和一个动态宇宙里。今天的世界甚至和你父母体验的世界不同,它在快速变化。它如此快速地变化,以至人们甚至无法跟上它。在世界上保持临在并不意味着你必须体验一切。它的意思是对正在发生的重要之事保持临在,保持你的眼睛和耳朵张开,不害怕但留意。就像暸望塔里的一个人扫视着地平线,你看向生命真正的样子,你看向你未来的地平线,因为正在到来之事正在到来。是的,未来可能改变。是的,它可能更改。可是大多数情况下,那需要时间。昨天创造的东西将在明天到来。今天创造的东西将在不远的将来到来。

重要的是在你的思想里拥有暸望塔这个想法,因为这帮助你理解你在哪里,你和谁在一起,以及思维环境里正在发生的能够在情绪和思想上影响你的事情。在此你跟踪物质环境里正在发生之事,因为事件不会就那么一下子发生。事物构建,然后事物发生。那些留意的人们将看到正在到来的艰难,并将进行相应准备,如果他们智慧的话。他们将很少完全被意外捕获,尽管这仍有可能。他们将看到正在到来的,他们将感受它,尽管他人甚至毫无头绪。

思考世界上的动物,它们的生存依赖于观察和谨慎的能力。它们不把它们的生存视为理所当然。它们不假设它们受到保护和供给。它们警惕。它们小心。它们活在对生命的易感里。然而你拥有一种更伟大能力和一种更伟大智能。

你在世界上还拥有一个更伟大使命,唯有当你发展你生活和学习内识之路的基础时,才将被揭示给你的一个使命。对于你在世界上变得临在的要求非常巨大。世界上有大量事情正在发生,这将影响每个人,你周遭即刻环境里有大量事情正在发生,这将影响你。当你的生命和你在生命里的运作得到更好地定义时,你将需要把你的注意力给予更少的事,但以一种不同的且更深刻的方式。一旦你拥有一个基础,你在世界上的更伟大工作就被赋予你。然后你将需要非常留意与它直接相关的事。你将需要对世界的整体运动非常留意,这能够被深刻感受。

在此你必须允许你的问题不被解答,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于依赖他们的理解和他们的想法,结果丧失了大量适应能力。因为他们对他们的旧想法比对新体验更感到安全。当面对新体验时,他们堕回他们的旧想法,因为新体验让他们感到孱弱易感,并往往挑战他们的地位。

对世界临在意味着你的注意力放在现在正发生之事上。人格思想总是在循环旧讯息,并试图根据旧信息组织新信息。因此它揣测未来,而没有看到未来。它揣测过去,而没有认知过去。因为它知道的一切是它关于未来和过去的想法,这可能与未来和过去根本不相关。

因此,在你的思想里,你的想法大多是回忆,或者它们是针对和你的回忆相关的新事物的揣测。当你涉入这种思考时,你没有临在。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你将看不到它的到来。在此你错过线索。在此你错过征象。在此你没有听到内识的鼓励或指引。在此你没有看到你未来差劲决定的证据。在此你没有看到你过去差劲决定的证据。在此你没有看到你在哪里或你和谁在一起或正在发生什么。你只是随行着,主要关注你的思想里正在发生什么,以及你在你的生命里做得怎样。

正在学习保持临在的人,能够参与活动,思考未来或回忆过去,然而他们能够在任何时刻进入当下,因为他们思想的一部分总是在观察。当某件事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时,他们被召唤回留意。“过来看!看这里!走出你的幻想!走出你的思考!走出你的沉思,就在这里就在现在,因为这里某件事正在发生。”这种专注非常完全。你并非总是在看着并思考。你只是看着。你在看,以看到。这就像你在努力辨别出地平线上的某个遥远物体,你给出你全部的思想专注来这样做。你的思想没有喋喋不休。你在极其专注地看。

当天气变化时,动物们变得安静或寻找遮蔽。然而大多数人从事着他们的活动,就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那还只是天气。将要影响人类的巨变和不断增长的全球问题相关,这将影响每个人在世界上的生存能力。它们还和大社区存在相关,这将影响你们作为一个族群决定你们天命的能力。生命中的这些更伟大运动和你今天的生命以及未来直接相关,可它们是更广大画面的组成部分,而人们没有切入更广大画面。这些更伟大运动是你整体生命的组成部分,如果你的全副注意力都固着在即刻事物上,这些可能被错过。

内识男女能够停下来,看并聆听。内识男女在和他人交谈时总是在聆听,他们当处在新环境里时,总是在看并聆听。他们已经学会在必要时变得敏感,并在必要时撤回他们的敏感,因为如果你总是太敏感,你将无法在世界的粗糙互动里运作。

你怎么学习变得临在?你通过修习并通过训练思想来学习。你的思想并不太老以至无法被培训。它能够被重新指引和重新运用。无论它的想法和你当下生命的要求相比可能多么老旧和无用,你的思想都能被重新指引和重新运用来服务你并服务他人。在内识进阶里,你修习静心。你修习静心冥想。你修习每小时停下来检视你在哪里以及正在发生什么。人们常常误解这些修习,因为他们认为静心是请求事物,因为他们依然认为生命是一个福利过程或灵性是一个福利体系。因此他们一静下心来就想获得某种东西。他们想拥有一个洞见,一个回报,一个美丽体验,一个伟大领悟,因此他们寻求奖赏。他们静心,因为他们将得到一个奖赏,或他们认为如此。可实际上,当你修习静心时,你只是修习保持静心和观察。

静心并非内识之路里的唯一修习,但它是重要的一个,因为它让你能够在生命里拥有效力。它让你能够开始觉知什么在影响你,以及你如何在影响他人。它让你能够非常临在,这最小化受伤风险,最大化你影响你所参与境况的能力。因为难道这不是很明显,当你全部的思想对某个事物临在时,它有着远更巨大的力量和效力吗?当你真的对某个事物留意时,不是更容易认知问题的发生并在它们造成损害之前捉住它们吗?在驾车时,一不留意,你撞上某人。你从未看见他们。一不留心,某种灾难性事件可能发生。你已看到过这个。你已感受过这个。这是你体验的组成部分。当你过去开始关系时,你真的对那个人留意了吗,还是你如此陷入你的渴望、空想和兴奋以至你无法看到实相?

人们常常在身处一个失败关系里多年后说:“哦,我在一开始就看到所有这些倾向。我能看到这些问题。”可是他们真的能够看到它们吗?他们真的能够回应吗?如果你对人们留心,他们将告诉你很多关于他们自己。如果你不谴责他们,你将能够从他们学习,并激赏他们在生命中的状况。这都是保持临在的结果。

现在让我们讲述爱。对于很多人来说,当他们想到灵性时,他们把它和爱关联,他们认为爱是一种行为。换句话说,当你爱时,你是仁慈的,你是甜蜜的,你是温柔的,你是愉快的,你是平静的,你是确保的。这些形象和这些行为非常专有地和爱关联。可是爱究竟是什么?爱只是愉快、甜蜜和仁慈吗?爱同样以其他方式表达自己。当爱否决某个你想要但对你不好的事物时,你体验它为一个巨大失望。你愤怒和挫折,可是爱在这里工作。当你意识到你关于某件事做了一个差劲决定,你对此感到很糟糕时,爱在这里工作。当你感到一个威胁你爱的人的紧迫问题时,你深感不安并被召唤到行动里,爱在这里工作。因此,别把爱和行为关联,否则你将迷失爱的真正临在和真正活动。

体验爱就是体验对某人保持临在,和他们同在,不评判他们,不试图让他们契合你的生命,不试图看到你能通过和他们相处获得什么好处,不试图为了你可能有的任何目的或方法来利用他们,不谴责他们没能满足你的期望或标准。爱是保持临在。它是奉献你自己并保持临在。一切都必须甜蜜、幸福和愉快吗?不。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你必须拥有美好和宁静的感受吗?不。事实上,你可能感到非常担忧和不安。当你意识到你为了个人便利或好处而多么背叛了你的内识时,你将感到愤怒。对此保持临在。为了阻止你一再犯严重错误,你必须品尝失望和这些错误的结果并深刻感受它们。当你那样做时,你在爱自己。你不是痛打自己。你在说:“我确实要感受这种感受,因为我绝不想再犯这个错误!生命给予我对错误的回应。我想知道这个回应是什么,这样它能够在未来保护我。”在此你在关爱。在此爱和幽默无关。

爱可以非常强大。爱可以非常对峙。爱可以非常挑战。爱可以非常动态。爱可以非常和平。爱可以非常仁慈和确保。所有这些东西伴随爱发生,所有这些活动也可以没有爱而发生。人们可以没有爱而仁慈。人们可以没有爱而确保。人们可以没有爱而说甜蜜美好的事物。人们可以没有爱而宣称非常灵性禀赋。

造物主对你临在。那是爱。你开始对造物主临在。那是爱。爱从保持临在开始。当你在一个将死之人的床边时,你说什么不重要,安心话是不恰当的,你不必快乐,因为那不一定是一个快乐的状况,真正的回应是什么?保持临在。在那里。

现在,如果你的生命都是关于获得幸福,仿佛你在从生命获取代币或试图获得某种情绪财富,这样你能够整日幸福,你环境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打扰你,那么你永远无法保持临在,因为当你保持临在时,你在面对生命真正的样子,而非你想要的样子。你在应对真实的生命,无论它是否符合你的想法。你的想法不重要,它们只会阻止你保持临在。

在内识进阶里你学习保持临在,因为你必须学习对你自己内在的内识和他人内在的内识保持临在。你必须学习对世界的更伟大运动和势力以及你对它们的回应变得临在。你必须临在,以认知和谁在一起以及如何和他们共处。你必须临在以阻止思考和行为的旧模式,它们使思想以一种自动且不智能的方式工作。你必须临在以适应和学习。没有这种保持临在的能力,你将无法开展准备的其他面向。

你必须临在以构建你的内识基础。生命四支柱的每一个都要求你临在的参与。它们不会就那么发生。它们不会构建它们自己。你必须扮演你的部分,你必须看到你在做什么,因为在生命所有四个支柱里都有着重要课程要学习。这正是你获得你的智慧的地方,因为你并非天生拥有智慧。你天生拥有内识。你必须通过身处这里获得智慧。智慧是关于如何身处这里。除非你变得足够智慧,否则你无法成为内识的一个媒介。除非你准备好做它的代表,否则内识将不会呈现。唯有内识知道你何时准备好。你将不知道。你将认为你知道。你甚至可能宣称你准备好了。你可能感到你准备好了,因为你想准备好,可是唯有内识知道你是否准备好。如果你保持留意,你将开始看到内识知道的。回顾你的生命,回想你真的认为你为某件事做好准备的时候,你努力自己去做它并控制境况,结果只是发现你不具备理解、资源或能力来处理当准备就绪时真正要涉入的事情。

例如,人们以为他们为和另一个人的婚姻和联合准备好了,他们无法等待。因此,他们出去建立一个接一个婚姻。直到后来,如果他们发展了,他们能够回顾说:“哦,那不成熟。我真的没有为它做好准备。”内识知道你何时准备好,如果你留意,你将开始看到内识知道的。

这要求很多耐心,因为当你保持临在时,你不试图让任何事情发生。你只是观察。你在观察以看到并感受事情是怎样的。看着田野里的小鹿。它将进食然后抬头看,确保一切良好。然后它将回到它的活动里。你能够从动物学习很多。它们比你更留意。它们没有能力达到你的理解范畴,可它们远更留意。在此,它们更成功。大社区里有着远比你更强大的人,正如你比田野里的小鹿更强大。他们比你更精明,不过只有当你不去看时。他们能够影响你的思想,可他们无法掌控它,如果你和内识同在的话,因为内识是你思想唯一无法被控制或操控的部分。它是你唯一真正自由的部分。

然而内识的自由并非人们通常和自由一词关联的那种自由。内识不能出去在任何时候做任何旧的事,因为它在此肩负一个使命。它自由地进行它的使命,那是它的自由。你还无法自由地进行你的使命,因此你还不自由,因为这是自由的真正含义。否则,自由只是保持混乱和破坏的权利。人们认为自由是一种没有抑制和克制的状态。你可以在你想要的无论何时做你想做的无论何事。那是自由吗?那制造什么?那为那个人产生什么?人们支持并倡导自由以努力帮助他人摆脱他们的制约。这是好的,可这只是一半画面。另一半画面是你被解放去做什么。

自由必须对某件事是好的,因为它本身没有意义。然而自由被珍视为这种保持混乱的权利。所以强调重点在没有制约,以及尽其所能做到不对任何人或任何事负责上。可这是自由吗?这种自由为了什么?人们说:“哦,它是幸福并做你想做之事的自由。”可是人们做他们想做的,他们并不幸福。人们说:“哦,那是一个心理问题。”

生命中唯一真正的自由是找到你的宗旨并成就它的自由。其他所有自由都是保持鲁莽的自由,这将导致灾难和失望。内识的进步学生认知这个,他们意识到他们付出了多少来获得他们所拥有的自由,能够找到并遵循内识的自由。他们割断了他们其他那些取代内识的效忠——他们对他们信仰的效忠,和他们对他们生命中那些过去对他们来说是权威的人们的效忠。他们把他们最大的效忠给予内识,他们把他们最大的效忠给予那些代表内识的关系。因为内识并非要求你切断你对他人的所有效忠,而是学习有意义地确立它们。内识寻求让你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和他人结合。它并非关系的一个替代。你不能抛弃人们去追求内识,因为内识寻求带你走向人们。

人们害怕内识,因为他们认为它将侵犯他们的自由。他们想要造物主的赦免,可他们同样不想要任何要求。他们保护他们鲁莽的权利,然而他们在保护正是伤害和侵犯他们的东西。宇宙里没有真正的自由,因为你无法从其他一切分离。你必须对生命负责,因为你是生命的一部分。你不能离开生命独立运作。你并非真正独立。独立是一个相对的事,它的价值只是基于它能引领你去做和成为什么。

自由是真实的,如果它导向内识。如果自由否认内识,那么它不是自由。保持鲁莽、不对任何事或任何人负责的权利,只是一种保护你的分离的方式。当梯子被放下到洞里来帮助你出去时,你将不会攀登它,因为你不想承诺自己。你将认为:“哦,我想让我的选择保持开放。”有什么选择?人们以为存在着无尽的选择和机会。不存在。他们不尊重生命的实相。他们看不到他们的局限。他们看不到真正的机会是多么罕见和珍贵。因为他们像一个接受福利的人那样思考,他们认为:“它将到来。不要紧。将有更多机会。总有机会。”这是福利心态。

身处生命并非接受福利。身处生命是做到有成效和负责任。尽管某些人开始在财务上依赖,可他们能够找到走出这个的一条道路。我们在讲述一种心理福利感,一种思想状态,一种态度,一系列假设。人们走向灵性往往是因为他们在寻求一种更巨大福利系统来保护他们,供给他们,祝福他们并给他们奇迹。然而祝福和奇迹为那些能够把自己奉献给世界并能够将内识带进世界的人们存在。祝福和奇迹对于那些能够为内识构建一个基础,从而内识能够依赖他们的肩膀,他们能够承受内识的负担和恩宠的人们来说,是明显和临在的。

我们说过在内识之路上发展颠覆了你内在的权威次序。在你准备的开始,思想似乎服务身体,精神在那里服务思想。可是这颠倒了真正的次序,因此这里必须有一个巨大的摒弃过程。拥有这个理解,因为生命中的一切服务生命。身体服务。思想服务。精神服务。一切事物服务。可是为了倒转权威次序,这要求一个人重新思考并重新评估那些基本假设,关于上帝、关于生命、关于灵性、关于自由、关于个体权利、关于沟通——关于一切!因为一切都必须在一个真实背景里被重新诠释和理解。如果背景不真实,那么评估结果将有缺陷。

正因为如此,在内识之路上,你的想法不会受到攻击,即使它们不正确。重点在于改变背景,这样你能够清晰地看到,并充分接触你所有的思想和身体能力。正是通过将你重新结合成为一个有着唯一宗旨和唯一焦点的人,在你自己内在制造着和谐和统一,这样你能够向他人示范和谐和统一。你必须对自己和他人保持临在从而让这得以发生。你获得越多力量来拥有思想的这一临在,你的洞见将越深刻,你的远见和理解将越伟大。只要你身在世界上,你将永远无法看到像隐形存在们看到的那样多,可是你能看到你需要看到的以开展你的使命和宗旨。

当你保持观察时,你尊重世界和环境。你不把事物视为理所应当。你认知世界是强大的,世界上的说服是强大的。你尊重它们,即使它们没有一个神圣源泉。你不是生活在假设里,而是开始扎根在体验里。内识让你的思想保持新鲜和更新,因为它总是挑战你并拓展你的理解和视野。在此你关于生命的哲学和神学是灵活和适应的。它们并非固着和僵化。它们让自己适应生命的实相而非试图让生命的实相符合它们的戒律。一个观察的思想拥有这种更伟大能力。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能认知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能看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能听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能感受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能忍耐空虚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能面对成功或失败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是接受事物实相而不默许它们的思想。

如果你在内识之路上发展,最终你将开始感到你的精神家庭的临在和你同在。尽管他们看似遥远地处在生命的完全另一个维度里,可事实上他们就在眼前。当你的思想变得安静时,它变得更像一扇窗而非一堵墙。它更成为你的灵性实相和你的物质实相之间的一层膜。它不是成为神圣的一道障碍,而是成为神圣的一个媒介。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发展体验能力的思想,因为它没有充斥着它自己的想法和假设。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液态的思想。它不固着在一个过去理解里。它能够学习并调适它的学习。一个安静的思想认知你看到的世界并非终极实相而只是一个暂时性实相。然而无论如何这一实相要求你的留意和尊重。一个安静的思想能感受并看到另一个人的实相,并能认知另一个人生命中的痛苦和前途。一个安静的思想能认知和谁在一起以及对谁奉献你自己。它看到并认知这些,因为这些对于能够看到和认知的人们来说是明显的。一个安静的思想能允许生命保持神秘和不可预测,因为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一个安静的思想观察环境,因为它想知道那里存在什么主导影响。一个安静的思想对生命临在并且不依赖它的假设。它能包纳新实相和新体验。它能架联人类思想和一个来自大社区的思想之间的间隙。它能辨识那些来自大社区的人的动机,这些动机躲过了其他每个人的觉知。

然而,一个安静的思想知道它的局限,不假设它拥有无限力量。一个安静的思想意识到它不是造物主,而是服务造物主。一个安静的思想意识到它知道的多么少,它必须学的多么多,并在它的途径上是谦卑的。一个安静的思想是一个觉知受难的原因并能够学习受难如何能够被解除的思想。一个安静的思想能见证生命,但并非从一个安全距离。一个安静的思想能看到生命现在的样子,能感受生命的影响同时保持它和内识的更伟大联接。

保持临在,你将拥有爱的一种新体验。保持临在,你将拥有对自己的一种新体验。保持临在,你将能够拥有一个未来,因为当你获得这个伟大技能和能力时,你的过去将不再支配你。对现在发生之事保持临在。对谁在你的生命里保持临在。对你关于事物的深刻感受保持临在。对你的更深刻倾向保持临在。对你的困惑和不确定保持临在。

不时地看向地平线,看看是否有任何事物在走向你。作为一个内识学生你将获得这一技能。然而每当你假设你作为一个学生已到达了你的最终目的地时,当你感到你已学到了最伟大课程时,当你相信你已获得了对生命的真正理解时,当你对未来确定时,当你指派或意识到你认作是你的真正角色时,那么你将不再临在。你的学习将停止,你将开始失去阵地。

小老鼠,小兔子,树上的鸟,田里的鹿,溪里的鱼都保持着观察。它们需要保持观察以维持它们在世界上生活的权利。在你的领域里,你需要保持观察,不只是维护你身处世界的权利,这是一个特权,而且学习关于你在这里的更伟大生命——如何为那个生命构建一个基础,那个生命意味着什么,以及它如何能被揭示给你和他人。

因此接受获得这个更伟大技能的准备——这一技能对你的本质来说是内在固有的,对你在世界上的福祉来说是根本性的。接受这个准备是漫长的,因为它是一个伟大培训。你不会在一天、一周、一月或一年里颠覆数十年的世界教育。做一个初级学生,你将做到临在,因为你将不依赖你的假设。接收注定给你的培训,别试图为自己构建一个培训,因为你无法带自己去你从未去过的地方,你无法将自己引介到新领域,你无法在荒野里指引自己,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去哪里。

做到简单但坚强。做到直接和有效。做到观察并准备行动,然而又甘愿没有行动。看到征象和线索,那么你的决定将反映这个更伟大能力。对世界保持临在,因为世界需要你的理解。世界需要你从你的古老家园带来的伟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