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11年6月24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信使在世界上。他携带着致人类的一个伟大讯息,一个他接收了超过25年的讯息,一个足够广博、足以指引人类进入它进化和发展的下个伟大阶段的讯息。

然而他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只是表面上而已。因为他携带着一个更伟大理解和一个更伟大实相的种子——宇宙生命的实相;这个世界及超越这个世界的一个更伟大灵性维度的实相;宗旨、意义和方向的实相;与天使性临在接触的实相,这天使性临在负责着人类家庭的福祉和进步。

很多人将试图抵制他。很多人将谴责或嘲讽他。谁将站出来支持他呢?你们中间谁将见证启示呢?你们中间谁足够强大、足够勇敢、足够坦诚来这样做呢?

信使的存在,在世界上是宝贵的。他是易感的。当他的宣言在世界上被越来越多地认知和辨识时,其他组织和个人将寻求毁掉他。

谁将见证启示?

人们想从所有生命的创造者获得很多东西。人们想从被派来的信使那里获得很多东西,他是当今世界以及未来很长时期里唯一的信使。

人们想要奇迹。人们想被拯救出他们的境况。人们想被赋予帮助和赦免。人们想得到服务。人们想得到强化。人们想要战争的胜利和和平的兴盛。

他们将把这些期望带到信使面前,尤其是他面前。可是他只能指向启示,它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更加深刻、更加广博,并要求一个更伟大参与和辨识,一个更伟大修习和坦诚运用。

谁能讲述这些?谁能纠正在这一宣言周围将会升起的众多谬误?甚至在那些正面回应的人中间,都将出现错误的期望。出现未明说的要求。出现批评和评判,说讯息和信使不符合人们的期望。谁将讲述这些?

讯息和信使需要很多见证人。他们需要对于认知和宗旨的一个伟大表达。对于这即是他们天命的人们来说,这是他们整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事。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回归他们的精神家庭时,他们将被询问:“你为信使讲话了吗?你认知信使了吗?你支持信使了吗?”

这将是他们生命里最伟大、最重要的事件和机遇。谁能对此做出回应?谁能认知这个?谁能起而面对这个机会,他们能拥有的最伟大机会?

人们想要很多东西,但是对他们要求的却是另外某种东西。在一个启示的时代,优先次序改变了。这是千年一遇的事件,你身在世界上就是为了这个。

你将看到信使被辱骂、嘲讽和中伤。对于做为上帝新启示的受益者的你来说,这告诉你什么?对于拥有祝福和尊重接收致人类的新讯息并成为首批最早接收者的你来说,这将在你内心激起什么?

如果你无法感受和看到我们所讲的这些,那么你的思想在去向何方?对你来说,什么还能比这更重要?你的幸福?你的安全?你从他人得到的认可?你的社会地位?这是每一个能够回应的人所面对的一个问题和一个困境。

如果那些反对信使的人来到你面前说:“你相信什么?你的立场是什么?”你将对此说什么?如果信使被否认、被忽视、被中伤,你将对此说什么?

人们渴望接收启示的祝福和裨益,但这些裨益带来一个责任,即做出回应的能力。它们召唤你做一个见证者,而非只是一个接收者——在世界某个秘密隐蔽的角落里独自修习。

当挑战来临时,谁将为启示讲话?当发生针对讯息和信使的强烈抵制,当那些在社会上看来如此德高望重和令人敬畏的人谴责这个被选中将上帝启示带进世界的人时,谁将讲话?

当你看到你欣赏的那些人、你尊重的那些人转而反对启示时,你将作何感受,你将如何思考?这会把你扔进怀疑和困惑吗?这会让你感到无力和无望吗?

回望历史。有哪个伟大信使在他们自己的时代里得到拥护,或是被他们周遭的人们成功地理解呢?

假使信使去担当政治权力,哦,当然会有很多拥护者了。哦,当然会有很多安排了。哦,当然会有很多人看似追随了,因为他们渴望站在冲突的胜利方。哦,是的,很多人会到来、赞美并给予信使认同,因为他们寻求从他的存在和他的地位中受益。哦,是的,忠诚的臣子将会出现。哦,是的,人们将会兴奋和充满热情。

可是对于信使来说,拥有大批的追随者,他们不理解,他们的期望不正确,他们的效忠不坦诚,他们的尊重和奉承很虚伪并容易被他人破坏,这又算什么呢?谁将基于内识即他们内在更深刻智能的力量,做出见证呢?

在宣言的早期阶段,信使将被忽视。他将受到即刻的谴责和严厉的批判——被称为魔鬼,被称为傻瓜,被称为操控者,被那些无法或不会做出回应的人们称为各种称呼,被那些只是寻求维持和保护他们当前地位和他们过往投资的人们,被那些没有勇气质疑他们的效忠、他们的信仰或假设的人们谴责。

哦,那些专家们不会表现得比这更好,那些已然做出重大投资、付出巨大代价并做出很多妥协来获得他们的社会权威地位的人们。他们会置所有这些于险境,去认同一个拥有很少认同的人,一个只有很少追随者的人,一个带着令人吃惊的讯息并且他的宣言激起抵制和怨恨的人吗?

这些专家会置他们的名誉、他们的社会地位、他们的工作于险境,来见证启示吗?哪个政治家会置他们所有的投入于险境——他们的地位,他们的成就——来认同信使呢?

不,你看,这一负担落在你和其他人、其他很多人的肩上。别指望精英或德高望重者拿他们的地位冒险来见证启示。别认为信使只需和某些有权势者建立联系,因为在此你将扮演犹大的角色——或许有着良好意愿,但却对现实状况视而不见。

信使抱持着人类未来及未来成功的钥匙。谁将见证这个?谁将坚持这一立场,一个世界不尊重、不认可的立场?

很多人将会到来,他们想要很多东西。那里将有点头和笑脸,可是谁将见证这个?

在生命中寻求宗旨和意义的你,必须开始理解这是最终的意义——即你必须支持某个比你自身更伟大,比你个人兴趣或利益更伟大,比你个人习惯更伟大的事物。你必须在面对反对,面对无知、愚蠢和拒绝时,支持某个更伟大事物。

这将把你唤出阴影。这将把你唤出自我否认。这将召唤他人走出他们悲哀、躲藏的存在。这将引领人们走出他们卑微的自尊。这将引领人们走出他们的自我怀疑和自暴自弃,被召唤成为一个见证者,去见证某个更伟大事物、某个宏伟事物、某个深刻和有效事物、某个人类需要但却无法给予自己的事物。

对于所有现在能够接收造物主的祝福的人们来说,他们最终必将面对这些问题。他们不能简单地呆在接收端——想要更多、期待更多、给予感谢和表示感激——因为他们同样必须起而站在一个自我表达的位置上。他们同样必须倡导那为他们提供如此伟大服务的东西。他们同样必须冒着自身恐惧和自我怀疑的危险去向他人做出一个更伟大表达。他们同样必须面对社会拒绝。

这是他们召唤的本质。没有哪个召唤或宗旨不是涉及这样一些东西。你无法简单地为自己宣称一个宗旨,从此以后幸福地生活。你无法简单地对你的召唤做出回应,然后让一切按照你的方式走。

为了服务世界,你必须直面世界。你必须有勇气面对世界和它的实相。你必须构建你自身内在的力量来做到这点,并为世界提供它无法为自己提供的某种东西,那被需要但没被提供的某种东西,其他人无法做到或不会去做的某种东西。在此别遵从他人,因为被召唤的人是你。

这就是召唤的含义——宗旨和召唤。被召唤,就是被唤出平凡,唤出喧闹的地方,唤出其他所有人在做、在想、在关注的事,离开常轨,被充分唤离你的寻常生活,这样你就能接收一个更伟大智慧和启示。

什么是更高宗旨,不就是担当某种比你寻常活动更伟大的事物,服务某种超越你的个人利益和个人修为的事物吗?那么,对启示做出回应,就是对这些的完美示范。

至于那些无法或不会见证启示的人们,要么他们还不具备他们所需的伟大力量并且他们的内识不够强大,要么他们太害怕跨过那个关口,成为世界上一个真正的传播者,而非一个退避世界、惧怕世界、努力保护他们的所有以免遭世界剥夺的人。

并非每个人在此刻做好准备做到这样,但这是那条路径在引领所有人去向的地方。你必须支持某个事物。你的证明必须是真实的,而非只是心理上的。它必须是显著的,而非只是在思想层面上。你将必须为之做出牺牲。你将必须为之放弃某些东西。你将必须为之冒着失去某些东西的危险。正是这,将那些有着真实、有力召唤的人们,和那些要么假装、要么太软弱而无法做出充分回应的人们,区分开来。

信使就在世界上。谁将基于他们认知的力量去见证他?谁将抓住机会向他人讲述呢?谁将允许他们的生命被内识重新塑造,允许他们的优先次序自然地发生改变,允许他们的思想变得统一、强大和穿透呢?谁将允许他们的生命得到改变和更正,并经历那些沿途所需的不确定性时期呢?

显然不是那些必须感到他们始终必须处于掌控状态的人,他们的确定性是基于他们的确信、想法及他们严格生活的力量。他们没有信心或自信去经历任何真正的准备过程,这将带他们进入不确定,并打破他们错误和有害的严格管控。

寻求自我者也不会这样做,因为这把他们努力为自己获取的那些东西置于险境。他们将试图利用上帝的启示在政治上、社会上、经济上甚至灵性上丰富自己。但他们将不会成为真正的倡导者。他们将不会见证信使,因为他们想让所有人来见证他们。

这不是信使的渴望或意图: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他是一个谦卑的人。他不寻求这种认知,这正是他被选为人类发展这个纪元里的上帝的代表的原因之一。

野心者和服务自我者从来不会被选中,因为他们不值得信赖。他们没有自我觉知或自我坦诚,来承担一个更伟大责任。谦卑是坦诚和慈悲的产物,服务自我者尚未达成这两种品质。

是否信使必须牺牲在反对者的手中,而他真正的追随者们保持着无声、沉默和无能为力呢?是否新启示将遭到亵渎和拒绝,而那些被选为它见证者的人们却保持着沉默、退避并为他们自己担心呢?

认为信使能够传播一切和回答一切,是在把一个不可能承受的重负加在他身上,他必须在很多地方拥有很多见证者。如果他们生活在政治或宗教压制的国家里,他们必须小心谨慎。对于在何地何时分享启示,他们必须发挥高度的辨识和审慎。

在此,殉难不是强调的重点。重要的是沟通,是关系,是传播启示——或在地上或在地下,这有赖于所生活的政治、社会和宗教环境。

可是沟通和关系必须得到延伸和拓展。只做一个狂热的信徒是不够的,因为这必须转译成行动,不仅在换新和审视他的生命上,而且要成为让他得到显著重建的那个源泉的见证者。

这将把真正的回应者,和那些为了其他原因来此,或是那些太软弱而无法超越他们自己的自我关注的人们,区分开来。

让这成为你理解其他回应者的基础。重要的是他们做什么,而不是他们说什么,或他们此刻宣称什么。他们将允许他们的生命真正被启示、被他们内在内识的力量改变、更正和重塑吗?他们将以一种自发的行动和自然的贡献来见证信使吗?还是他们将留在背景里,密谋和计划着他们能如何受益,而不必支付任何代价或承担任何风险呢?

这是信使的负担之一,因为即使在那些看似正面回应的人中,依然存在着危险。那个将背叛信使的人,将来自他的支持者队伍。那些叛变或失败的学生,不去为他们自身的困难和局限承担责任,而是将寻求否认或贬低讯息和信使。这在启示时代总是发生。你将看到这个发生。

你对启示的回应,是对生命和对生命的源泉的一个回应。它揭示了你的力量和你的弱点。它向你展示你生命里那些有帮助的影响,和那些有害的影响,因为面对启示不存在中间地带。这把人们极化了,它应该这样,它必须这样,因为必须产生效应。至于一个似乎不受影响或不感兴趣的人,哦,这并非一种中立立场。

想想那些在历史上的伟大信使时代里没能做出回应的人们。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到他们面前是什么?他们怎么可能认不出那个把更伟大生命的承诺带给他们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地允许讯息和信使遭受诽谤?

要么他们的中立是一种非常怯懦的表达,要么他们对自己、对世界是死气沉沉的,无法做出回应。他们无法负起责任,因为他们无法做出回应。

信使必须宣布新讯息,必须明确那正破坏人类文明和人类未来及自由的东西。他将讲述的大部分内容,将非常有挑战性。它将让你感到不安,因为这正是启示要做的;它让你感到不安。

启示同时带来确认和不安,因为它要求你做出改变。它要求你重新思考你的生命、你的承诺和你的活动。它是一个挑战,而不只是一个安慰。

压力落在接收者身上,不是要即刻做出回应,而是要做出回应。他们将如何回应,将明白反映出他们的境况、他们的思想状态以及他们如何估价自己。

让这里涌现出许多对讯息和信使的见证者。让这里有许多人能够做出回应,接收那个准备的礼物,并带着真正的决心和慈悲将它带进他们的生命里。

让这个世界聆听启示所讲述的。让他们聆听启示的声音。让他们以他们所能的任何方式对信使做出回应。

成为这个的载体,那么你的生命将得到证实,你的宗旨将得到成就,你所有受难和成就的成果将对这个世界产生最伟大的意义和最伟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