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0年3月21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现在,很多人对于灵性和灵性导向非常野心勃勃。他们认为他们是上帝的信使,并且他们的信仰、协会和理想真的比它们实际的样子更加伟大。他们坚持这一立场,他们并不理解上帝的讯息是罕见的。他们把他们自己指派为上帝的代表,但他们不是,不是真的,不是以这种方式。是他们的野心和他们的意识形态驱使着他们,使他们制造了这些假设,并使他们认为和相信,甚至是热切地相信,他们被赋予了如此的神圣。他们声称他们的讯息是深远的,是来自一个更伟大源泉。但这是不正确的,因为上帝的讯息是罕见的,正如我们说过的。它们不会被频繁地给出。它们从来不会被赋予那些野心者,并且它们从来不会被赋予那些将宏伟角色指派给他们自己的人们。

    事实上,那些被选为真正信使的人们是不情愿的,甚至到了自我否定的地步。他们并不真正想要这项工作。但是他们会接受,这是因为是谁在要求他们。他们并不真正想作为一个使者或一个信使在世界上闪耀。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痛苦的。他们更加退隐,更加私密,更加审慎,然而正是这些人被选为真正的信使,而且他们数量不多。其他每个人都是被选中或被指派来支持这一讯息。

    上帝不必经常性地向人类传达深远的讯息。这是一项非常严肃的事情。它不会经常发生。然而,那些野心者会给他们自己指派这一从更高源泉传递讯息的角色和特权。不幸的是,这些人常常成为干预的代理人和整个安抚计划的倡导者。他们对于什么是精神的拥有非常强烈的观点,然后他们诉诸更高层力量来证实他们所相信的并把他们指派为一个更伟大真理的代表。这对干预者来说,是多么的完美。

    那些给自己指派这些角色和责任的人并非造物主的使者。最好情况下,他们是他们自身野心和他们不成功的意识形态的使者。最差情况下,他们沦落到为那些他们甚至无法认知的力量提供服务,并开始认可、代表和提倡一些东西,而对它们的来源他们一无所知。他们声称他们不是他们自身示范的原作者,因为他们甚至并不想认为他们是他们自身示范的原作者,所以他们自然地会诉诸于对他们来说代表着某种精神力量的任何其他源泉。

    正是这种自我欺骗,正是这种自我荣耀使得一个人在面对外来操控时极度易感。

    正是这些人,在真正信使到来时将会否认他们。他们被真正的信使冒犯了。他们不会被真正的信使所触动,因为他们认为真正的信使必须是有活力的、宏伟的并且是非常自我独断的,就像他们一样,或是像他们认为信使应该的样子那样。然而,信使很少是这样的。

    因此,这些自我指派的人通常成为真正信使到来时最为严苛的批评者,因为他们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他们的意识形态面临危险。他们被神圣力量的指派受到了质疑。他们会说:“哦,我们都是神明的信使。”他们会努力将自我指派的整个想法散布给很多人,其中一些人会热烈地响应,把这看做抵消他们卑微自尊并带给他们一种身份认同和他们所缺少的方向感的一种方式。

    当然,所有这些并非来自内识。这都是人格思想的创造,为了自我荣耀,为了自我确认。他们指望更伟大灵性力量作为一种认可的印章,并且他们会给他们自身授予这一认可。他们听到,他们选择,甚至他们想要的声音,只能是那些证实他们的观点、他们的信仰和他们对自身的想法的声音。

    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人,在所有的宗教传统里。每种宗教传统都有像这样的人,他们相信他们是信使,他们拥有一个更伟大的真理要呈现和示范。正是他们会变得狂热和破坏性,会自行其是,并相信他们得到神圣指引,认定他们理所当然地能够决定什么是公正的和不公正的,什么是正确的灵性和错误的灵性。

    所有内识学生都必须小心这些人。所有内识学生都必须问自己:“我试图在此成就我自己吗?”如果你来此是为了服务,那么你必须拥有巨大的谦卑。如果你来此是为了做一个真正的学生,那么你必须遵循一条更伟大道路,而不是为你自己创建那个旅程。如果你真诚地在你的生命里寻求内识的真理和内识的实相,那么你必须带着谦卑,不带对自己的任何假设。并且你一定不能将自己的方式建立在某种实际上根本不是基于内识的意识形态基础之上。

    谦卑、耐心、坚持、坦诚、审慎、辨识——所有为了实现真正成就所必备的品质。然而你在很多人身上看不到这些品质的示范,尤其是很多声称是精神权威的人身上。那些声称通灵、超能力和拥有独特、特殊力量的人们——这些人在面对外来操控时尤其易感。因为他们在灵性层面赋予自己如此高的定位,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在人类中间是如此独特,因为他们寻求确认和对他们想法的认可,这些人将是操控的最最合适的人选,并很容易陷入各种形式的干预之中。因为希望服务于一个更伟大力量并相信他们被赐福去这样做,所以他们为自己指派了使者的角色。

    对这些人要非常小心。在他们周围保持沉默。但是要清晰地看。真正的信使从来不会顽固坚持自我。他们从来不会声称他们拥有特殊的礼物和力量。甚至对于他们自己真正的任命,如果他们不得不谈及它的话,他们也会非常不情愿地去谈。他们并不充满活力、并不强壮。他们不会以这种方式投射他们的个性。他们不会轻率行事。他们不会聒噪和傲慢。

    有那么多人声称是灵性使者,以至于当真正的使者出现时,他们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他们是安静的,因为他们不会聒噪、傲慢和轻率。他们可能不会获得很多注意,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敲打着自己的锣鼓,带着强烈的确信骄傲地宣称他们自己的人的身上。

    谁能够识别谁是真正的使者呢?你如何去识别呢?我们已经开始回答这一问题。你能够识别,因为他们的讯息的内容。你能够识别,因为他们行事的谦卑。你能够识别这是虚假的谦卑还是真实的谦卑。因为正如我们所说的,那些被选中的人是非常不情愿的。他们真地不想宣称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这样做,那也是因为他们被要求这样做,而不是因为他们为了自己而想这样做。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所有真正的信使把某种独特而非凡的东西带进世界上。他们并非仅仅在重述那些流行的想法。他们不会声称他们自身的灵性或直觉力量。他们不会召唤他们的独特性。看看他们讯息的内容。这是关于他们和他们的能力的呢,还是关于某种比他们更加伟大的东西呢?他们的讯息是在强调他们的独特性呢,还是在讲述更伟大的东西呢?他们的讯息是真正全新的、革命性的呢,还是仅仅重述很多其他人所声称的东西呢?我们再次声明,那些宣称他们自己的人不是真正的使者,因为他们没有被选中,并且,他们没有被选中是因为我们所描述的这些倾向性。

    因此,你寻求那些真实的,那些独特的。如果他们是真正的信使,他们会呈现某种真正全新的东西。问问你自己:“这些使者真地在呈现某种新东西呢,还是仅仅在呈现他们自己,利用那些当下看似流行或常见,甚至是激进的,然而又是先前已被充分论述过的东西呢?他们的陈述具有真正的内容和价值吗?”有些人会说:“哦,存在着各种层级的教程。所有灵性教程都是有效的。”但是,这实际上只是一种借口,一种借口而已。

    真正的使者非常少见。有很多人被召唤来服务,并且有很多人能够以一种真正的方式进行服务。有很多人确实在以一种真正的方式进行服务。然而,成为一名使者,成为一个代表,成为一个信使,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这只被保留给极少的人。

    这一角色并非是那些被选中者所选择的原因之一,是这一角色本身是非常艰难的。你被要求去表达某种全新而挑战性的东西。你被要求超越你关于自己的整个想法,在生命中承担起一个位置,去呈现某种甚至你自己都很难理解的东西。你把自己置于一个承受谴责和嘲弄的位置上,把自己置于针对人类良知的巨大争斗的中心。你失去你的朋友,你的家庭,你在生命中的定位,你踏上一个新的旅程,其结果是不确定的和未知的。

    这些是以真正方式进行服务的人所承受的苦难。这些是作为真正使者的人所承受的苦难。这是人们真正为他们自己而向往的吗?这是那些野心者,那些寻求自我者,那些服务自我者的目标吗——历经这一艰难的旅程,肩负一个如此巨大的负担而只有很少的认可和支持?

    正因为如此,那些野心勃勃的人从来不被选中。他们因为他们的倾向性从来不会被选中,但是他们同样也因为他们无法把自己交付给这一更巨大责任而从来不会被选中。他们寻求确认和自我荣耀,但这不是一个真正信使和使者的角色所提供的。

    想想耶稣的故事。是的,他获得了巨大的关注,但是谁是他真正的盟友呢?谁在他的整个事业里始终保持对他的真诚呢?谁冒着风险成为他的代表和见证人呢?是野心者吗?是寻求自我者吗?是那些沉浸于自己的灵性骄傲里,那些为自己声称独特、特殊力量和礼物的人吗?不是,他们无处可找。但是,他们在耶稣死后站出来,声称他们是他的代表。

    在所有信仰传统里,这都在发生着,并且正在发生。这的确是一种非常悲哀的倾向,然而这是当今人类条件所固有的。一些人从来不会等着被选中,因此他们选择他们自己,因为他们需要某种东西去信仰,去交付他们自己。他们需要一种身份、宗旨和意义感。尽管他们没有真地被神明选中,但是他们以神明的名义选中他们自己,并声称是神圣的代表和使者。但是他们的讯息缺乏实质和原创。他们所强调的是他们自己,而非教程本身。每当教师变得比教程更加重要时,或是当教师就是教程本身时,就要提防了!要小心。

    当这些使者去世后,留下来的是什么呢?他们的遗产是什么?现在,他们不再宣称自己了,还有任何拥有真正实质和价值的东西被留下吗?抑或他们只是他们自己以及他们所宣称的力量和能力的一块广告牌呢?

    对于内识学生来说,真正的辨识力必须占上风。我们已经选中了这一教程的使者。没有其他人能够声称作为大社区之路信使的这一角色。即使马歇尔离开了这个世界,也不会另有一个使者。只有那些被指派继承他所开启的事业的人们。他们会被选中,不是因为他们的激进或他们的魅力或他们的野心。那些会被选中的人是简单的、谦卑的并且自我隐匿的。因为这些人是可靠的,并且不会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去败坏这一讯息。

    每个内识的学生必须认清那些以造物主的名义或以灵性媒介的名义宣称他们自己的人的虚伪。运用辨识力。运用我们所给出的标准。尤其要注意那些声称他们想要的就是成为上帝的奴仆的人。因为在你认知之前——如果认知还没有发生的话,他们确是奴仆,并且他们正在传递讯息。他们认为他们真地非常高尚、进步并受到极大赐福。看看这些人,看看他们的沟通。内识只会对内识做出回应。因此如果你内在的内识不做回应的话,你最好继续前行。

    已经有一些人宣称他们自己在启示里是马歇尔的合作伙伴,说他们拥有讯息的一部分,而他拥有另一部分。他必须去否认他们。因为他们都是错误的。

    你会听到这些人,他们会在你们当中站起来,甚至声称他们是大社区之路的使者,称一个人不够,必须有很多的信使。然而,我们已经明确声明这不是启示被带进世界里的方式。这不是真正启蒙发生的方式。

    一些人会说:“哦,这都是关于马歇尔的。他在声称他是那个人,并在否认其他任何声称同样拥有灵性礼物的人。”但这是不正确的。马歇尔已经被选中。他没有选择他自己。他只是否认那些声称和他分享这一权威的人,因为他被要求这样去做。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想成为特别的,甚至一些人如此希望灵性上的特殊性,以至于他们相信他们在灵性上是特别的,并且他们的特殊性得到了更伟大灵性力量的确认和指定。他们会看着马歇尔说:“是的,是的,他是我们中的一员,是众多使者中的一员。”他们甚至对那些追随他们的人说:“哦,是的,你也能够成为一名使者。只有敞开你自己,把你自己交出去。”

    这不是关于马歇尔的。尽管他被赋予了一项特殊的任务,而且是一项独特的任务,但这不是关于他的。因为当马歇尔去世后,他所留下的东西将是伟大的、深刻的并且是持久的。这是他作为一个真正使者和真正信使的真正证据,因为这一讯息并非是关于他的,并且它比他更加伟大。他或许是世界上关于这一讯息的最佳权威;他或许是这一讯息的导师,但是这一讯息更加宏大。它并非是关于他的。马歇尔拥有特殊的力量,但他不会宣称它们。没人会真正知道他是谁以及他是什么,除了那些非常靠近他的人以及极少数能够通过这些神圣著作认出这点的人之外。

    因此,要小心那些前来声称他们也是大社区之路的使者的人们。因为他们是自我欺骗的,某些情况下,他们或许受到引领他们的人的欺骗。

    只需要一个人来传递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并且这个人将承担一个重大负担,面对生命中的巨大艰难,并将作出很多的牺牲。他们不会是野心勃勃的。他们不会是自我宣称的。那些被选中的人从来不会具有这些品质。

    需要一个人带来这一讯息。需要很多的人来实施这一讯息、证实这一讯息并示范这一讯息。这是所有其他人的任务。从很多方面来说,他们拥有一个更加容易的任务,一个更加快乐的任务,尽管这个任务同样具有巨大的挑战。

    一个人必须运用强大的辨识力和审慎去发现他们在生命中的真正道路,因为有很多种的选择被呈现给他们。有很多的诱惑。一些自我指派的灵性导师声称他们能够让你成为一个灵性导师。他们能够让任何人成为一个灵性导师,就好像他们拥有指派和指定上帝使者的力量一样。他们会说:“是的,你也拥有一个来自上帝的讯息;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来自上帝的讯息。来参加我的研讨班,我会示现你如何去做。”他们认为他们能够提供这一方向,并赋予他们的追随者这些特殊的礼物。他们会说:“是的,每个人都拥有来自上帝的一个独特礼物。”这事实上是正确的。但是,这并非是指成为一名使者。

    因此要非常小心。真正的导师和真正的学生往往并不引入注意,因为存在着那么多由宣称他们自己的人所制造的噪音。同时,因为干预和安抚计划的特质,你必须对这些事情非常小心。因为干预的倡导者更有可能是那些服务自我并寻求证实他们自己的人们。

    他们都使得真正使者的道路更加艰难,因为现在人们存在着失望和怀疑。人们认识到很多导师的虚伪,现在他们怀疑所有的导师,因此当真正的使者到来时,唉,他要承担这种冲击。他会因为其他很多无法真正证明他们自己的人的失败,而受到怀疑、诽谤和指责。

    我们有必要提供这一洞见,因为人们不理解灵性任命的特质。他们不理解你是被选中的,并且你无法选择你自己。他们不理解谁被选中,他们为何被选中以及作为一个使者真正意味和要求着什么。

    有很多东西能够在很多层面上被教授,并且你可以去教授,只要你不把特殊的力量或礼物指派给你自己。别把自己称为来自上帝的使者或信使。因为每当你认为你是一个使者或信使时,你可以肯定你是在指派你自己,而不是被指派的。

    造物主对于谁被选中是极其小心的。那些被选中的人将非常不情愿做出关于他们真正是谁以及他们是什么的宣称。他们在所有的噪音以及所有那些人们对他们自己、他们的教程和他们的讯息做出的狂热声明中间,会显得不引入注目。真正的学生必须非常非常耐心地去寻找真正的导师,因为真正的导师是罕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