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原版口述启示(英文):

下载 (点击右键下载)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8年1月17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录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唯一的上帝
第一部 > 唯一的上帝 > 第七章

生活在世界上,一个人必须开始意识到,世界里存在着破坏性力量。如果一个人真正坦诚和自我观察,这个人将意识到,甚至在其自身内在存在着破坏性力量。显然,在你周遭世界上,这些破坏性力量变得显在,并且在贯穿整个人类历史上一直是人类体验的一个组成部分。

如果你注意观察你自己的思绪和倾向,你将明显地看到,你内在存在着破坏性力量。你在你复仇的渴望里看到这个。你在你征服或击败他人的渴望里看到这个。你在你移走或消除他人的渴望里看到这个,无论它们看似多么隐秘。你在你的梦境里看到这个。

你甚至在你改变世界的渴望里看到这个。因为你怎么可能在不移走或消除或噤声那些将反对你的人们的情况下改变世界呢?这是身处一个物质实相里,生活在一个身体里,和其他身处物质实相且生活在身体里的人们进行竞争的一个根本性问题。

那启动了宇宙的存在和扩张的巨大分离,并非出于一个邪恶意志而被创造出来。它并非一个错误。它并非源于邪恶。可是在这个妥协的存在里,邪恶变得不可避免。

它并非是由一个神话人物——某个从恩宠堕落,成为邪恶的源泉和中心的人——制造的一种力量。这显然并非如此,当你想到你自己生活在一个宇宙智能生命大社区里时,那里有数不清的族群,和你如此不同,生活在非常不同的环境里,代表着心理、思维和科技进化的所有阶段。很明显,并非一个个体是所有人的问题的源泉。更确切地说,它是生活在一个妥协、分离的存在里的结果。

因此,你不能把邪恶的存在归咎于任何个体。它是生活在你当前状况里的产物,这种状况不代表你在你的古老家园里的存在,你来自并且你将回归的那个存在。

你来自一个你被认知且不存在问题的实相,进入一个你不被认知且只存在问题和非常少的真正答案的实相。你来自一个完全保障和包融的地方,来到一个没有保障、四处示范着分离的地方。你来自一个你处于和平的地方,现在来到一个你必须生存和竞争,你必须穿越不确定状况和不断变化的境况的地方。存在于物质实相里、存在于一个身体里是完全不同的。

代表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的天使主人,担当着你的古老家园和你当前实相——生活在物质存在里,生活在身体里,必须应对这种实相,它如此不同于你来自的地方——之间的媒介。

在此上帝看似神秘。上帝看似不在。上帝无处可寻。你生活在上帝看似根本不存在的一个存在里,除非一个人拥有伟大的信念。这和你来自的地方并且你将回归的那个家园是多么不同。

你关于上帝的想法,来[自]这个环境,是非常有限的。人们认为上帝就像他们——非常强大,当然,非常智慧,当然,但评判、报复、愤怒和挫败,就像他们。他们以他们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上帝。

因此,任何对上帝的激赏都只是一种近似。没有任何关于上帝的绝对真理源自你当前的存在,因为你当前的存在是不绝对的。它是一个相对实相,它的相对性在于它在运动和变化,它有一个开始和一个终点。然而你来自的地方不变化。它没有一个开始和一个终点。它不变动。它不是不确定的。它不是不可预测的。

因此,重要的是在这里思考,邪恶的存在是生活在这个状况里的结果。它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拿走一个存有的包融感和他们的保障,你把他们扔进一个环境里,在那里他们现在必须生存和竞争,在那里他们为了生存必须破坏其他生物体,在那里他们必须不断应对不确定和破坏危险,在那里剥夺始终存在,且一直是一种持续性威胁,你怎么可能期望他们在一种绝对智慧和慈悲的状态里运作,在每个转弯处都没有恐惧或焦虑侵袭他们呢?

上帝不期望这个。上帝不期望一个人在这些境况里保持完美,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上帝不期望不可能之事。你或许对自己和他人期望这个,可那是因为你不理解你所进入并且你选择到来的这个实相。

因此,上帝不惩罚邪恶,因为邪恶是不可避免的。这就像惩罚一个孩子的孩子气。这就像惩罚一个傻瓜的犯傻。不存在对邪恶的惩罚。邪恶只会延续一个人的痛苦,让救赎的可能性延迟并更遥远。

人们难以接受这个,当然,因为他们想让上帝为他们复仇。他们无法或不愿执行他们自己认为必须被实施的惩罚,现在他们想让上帝替他们做这个。这又是以个人自己的形象创造上帝的结果,一个像他们的上帝,只是更强大,仅此而已。

地狱是人们创造的一种发明,以惩罚那些他们憎恨和无法忍受的人。可是你已然生活在一种地狱里,你看,分离的地狱。让自己更深地承诺给这种状况,代表更深地堕入地狱。进一步隔离你自己,现在只被你可怕的想像和你对自己、他人及世界的谴责所支配,让你进一步陷入一种本质上是根本艰难的状况。

因此邪恶就在你周遭。它是一种力量。它在思维环境里采取力量形式,说服的力量,你无法看到的力量,可你能够感受,这影响着你的思考、你的情绪和你的行为。

你看,正因为如此个体、团体及整个国家会承诺他们自己,去采取根本破坏性和反成效的行动。整个国家会承诺它自己,去侵略和破坏另一个国家,为了它的财富和它的资源,以国家安全或自我维护为借口。或者它[战争]会在宗教的旗帜下被挑起,认为另一个国家是不敬或邪恶的,认为他们是异教徒,不可救赎。可这都是表达邪恶力量和势力的一种借口。尽管它或许被少数坚定的个体所领导,可其他每个人将随波逐流。

这怎么可能呢?这样一种势力如何能够拥有如此的影响力呢?它是思维环境里的力量,你看。

为了在这个世界里生存,你需要协助和支持,为了获得那种协助和支持,你将做很多妥协——在你和他人的关系里,在你的婚姻里,在你周遭你所有的关系里,在你和你生活其中的国家的关系里。你想要它的协助、保护和认可,因此你遵从它,即使它在做某种可憎之事,显然违背你最真正珍视的东西。

这是在思维环境里运作的邪恶力量,在一个社会背景里表达它自身。它可以被掩饰为对一个人的国家或一个人的家庭的职责,这会导致你做明显违背你内在内识——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置于你内在的更深刻智能——指示的事。对内识的一种背叛,对上帝的一种背叛,对你知道是正确的东西的一种背叛——你将违背这些以获得你认为对你的生存来说必要的协助、保护和认可。这是一种真正的困境。它又是生活在这个分离存在里的一种困境。

世界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它是非凡的。它是发生在每一刻的创造。它是发生在每一刻的变化。如果你能够站在一旁体验它——不担心你自己的生存,不害怕你可能失去或必须放弃什么——它实际上会是一种非凡的体验。可是别把它和你来自并且你将回归的你的古老家园混淆。这无法相比。

因此,你必须接受世界真实的样子。你无法让它像你的古老家园。甚至上帝无法让它像你的古老家园,因为上帝让它成为某种不同的东西。

上帝不是邪恶的作者,可是上帝创造了一个邪恶将成为可能且不可避免的环境,至少是在觉知他们自己必死的智能族群中间。可是上帝给出了对治邪恶的一个解药,它是一个强大的解药,被置于你的内在,在内识的力量和临在里,你内在的一个更深刻思想。不是你用来思考的思想。不是评判和揣测,比较和谴责的思想,而是一个更深刻思想——这一思想就像上帝的思想;这一思想不像你的人格思想那样思考;这一思想看到、等待、知道并带着力量和承诺行动。

这是解药,你看。它是解药,对治你自己内在的邪恶,以及你自己内在和你周遭邪恶的说服,这在世界上是如此普遍和强大。它最终是对治贯穿宇宙的邪恶的一个解药。但它必须在个体内在变得强大。

你内在内识的力量是不受腐败的。它不受人类世界甚至大社区里的诱惑和诱导所说服或影响,在大社区里,邪恶和冲突的表达存在已久。

凭你自己无法战斗邪恶。如果你试图战斗它,它将诱惑你。你将变得更像它。它将把你从一个和平倡导者变成一个战士。你会发现自己拿起武器对抗你认为被邪恶支配的其他人。

你将变得像他们,因为邪恶喜爱关注。它因为人们的参与而兴旺。它被那些遵循它的人和那些反对它的人赋权。因为如果没有人们的效忠和人们的关注,邪恶就无处依附自己。那些承诺给它的人,需要效忠并需要来自他人的参与。

世界上只有非常少的人真正邪恶,把自己承诺给这种势力,这种力量。可是他们对广大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的破坏性影响力是巨大的。他们的行动对他人的影响,考虑到他们的人数,是巨大的。他们让国家与他国涉入战争的说服力是非常强大的,你看。

你作为一个个体无法与之作战,而不冒着陷入它的说服和它的诱导的危险。试图这样做,就是把你自己承诺给对抗他人。从根本上,它置你和陷你于对抗他人,甚至在一开始。现在你必须与他人斗争,从而去做和去创造你认为正确的东西。

尽管为了一个正义原因反对他人是可以的,可是在这种境况里,它改变你的意志。它改变你的动机,因为你被恐惧支配着——失败的恐惧,没有达成你想要达成之事的恐惧,认为假如你不成功、对立势力将占上风的恐惧。恐惧带来愤怒。愤怒带来仇恨。仇恨带来暴力。暴力带来进一步暴力。

这是一个陷阱,你看。它是一个根本性的谜题。它抓住好人,让他们彼此对抗,改变他们建立和平和合作的真正意志,并显现完全不同的结果。

有一个更伟大智慧生活在你的内在,它不受世界里的不和谐势力,不受他人说服,不受文化甚至宗教的诱导所影响。它是自由的。它是纯粹的。它是明晰的。它只对上帝应答,因为它是上帝的一个延伸。

无论你在试图确立你的隔离,试图在分离里成功和试图让分离奏效上走了多么远,你依然通过内识,你内在的这个更深刻思想,和上帝联接。你无法从它逃离。你无法从它分离你自己。你可以否认它。你可以用很多罩子遮盖它的光明,并生活在黑暗里,可是你无法消除它。它代表你身处世界的宗旨,你和上帝的联接以及你的救赎。

问题是:你将需要多久才开始渴望它并意识到没有它,你无法成功,你无法成就你自己,你无法对世界做出一种真正贡献,这是你身处这里的真正意志。没有它,你无法成就你灵魂的需求。没有它,你无法在你自己内在拥有和平和正直。没有它,你无法和自己,或和他人,甚或和整个世界拥有一个成功的关系。

你或许依然相信军事的力量,武器的力量,强力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个体说服的力量,个体支配的力量,财富的力量,美丽的力量,或聪明和魅力的力量,可是只有你内在的内识拥有真正的力量去重新联合、重新联接、祝福和启发。

世界确立了它自己的神明,它自己的定义,它自己对力量和支配、说服和征服等等的表达。可是你内在和他人内在的内识不被这愚弄。

你无法让内识给你提供你想要的,因为它比你、比你的人格思想——一个充满渴望和冲突、恐惧和忧虑的思想,一个认同所有不确定事物的思想,一个受制于邪恶力量的思想,一个容易受影响且已然受影响的思想——更强大。

可是在你的更深刻内在是内识。你拥有那不变的,你看。正是回归你内在那不变的,是你的救赎,是你的力量,它开始让你摆脱沉瘾的掌握和说服的掌握。

你可以假装成你想要努力成为的任何人。你可以给自己任何名称。你可以给自己确立任何角色。你可以扮演好人或坏人的角色。可是在你内在,有着内识,等待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