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原版口述启示(英文):

下载 (点击右键下载)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13年3月12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关于本录音

你在这个音频录音里听到的是天使圣团通过信使马歇尔.维安.萨摩斯讲话的声音。

在此,上帝超越文字的原版沟通,被护佑这个世界的天使圣团转译成人类的语言和理解。然后圣团通过信使发送上帝的讯息。

在这个非凡过程里,启示的声音重新发言了。那文字和那声音就在世界上。这是历史上首次,原版口述启示的录音被提供给你和世界去体验。

愿你成为这个启示礼物的接收者,愿你敞开接收它给你、给你的生命的独特讯息。

新信使
第一部 > 新信使 > 第五章

当然,一个受到召唤并进行准备将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带进世界的人,必然有着一个漫长且非常挑战的准备。这是一个个体无法为自己启蒙的准备。

它必须是来自天国本身的一个召唤。它必须得到天国本身的管理。它必须带领那个被选中的人,从他们先前的生命和思想状态,经历一段时间,进入一种新的生命和一种远更伟大的思想状态。

它是有着很多挑战和很多测试的一个准备。它不是任何个人能为他们自身的教化或自我宣称而发明的一个旅程,尽管很多人尝试过,并且显然未来其他人还将尝试。

上帝信使不是普通人。上帝信使不只是某个从众人里被唤出的人,并被赋予生命里一个重要任务,或被[要求]肩负一个重要讯息,就像一个邮差。而是某个必须来自天使性临在本身的人,被启蒙到世界上,被赋予时间作为一个人实现发展,面对生活在分离里的快乐、危险和失望。

这必须是能够承担这样一个任务的天使圣团的一员。因此绝不要认为上帝信使只是某个被选中并被负担一个伟大重要使命的无知的人。事实不是这样。这个人必须拥有独特的品质以及一个更伟大联盟,从而能够在生命里承担一个如此关键和重要的角色。因为在此,失败有着难以置信的危害,不仅对选中的人,而且对全人类。因为如果讯息不能被正确地接收、诠释和被正确地沟通,那么它已然被腐败了。它将不完整。

因为,你看,讯息需要信使,信使必须拥有必要的品质,以开展如此一个伟大严苛的任务。如果那个人不具备这些品质,那么他们无法散发临在。他们无法肩负这个负担。他们将永远不会无私到足以在沿途牺牲他们自己的需要和快乐。总是这样,如果他们没有被选中承担这样一个任务,那么他们就没有能力完成这样一个使命。

显然,那些遵循信使的人们,包括现在和未来,或许倾向于错误诠释或错误运用上帝致人类的新启示。很悲哀这将会发生,因为人们还不具备明晰、正直和理解,从而能够肩负这样一个讯息超越信使的时代。

正因为如此,某些人被选中和选择,在信使生命的最核心来做到这个。他们同样必须进行准备并满足要求。他们同样必须遵循一个并非他们自己制造的令人费解的旅程。他们同样必须面对巨大的不确定和世界上的对抗。他们同样必须坚持那个愿景和内识之火,无论他们在周遭看到的混乱以及人类追求幸福和成就的可悲本质。

信使的要求是非常独特的。我们现在把它们提供给你,这样你就能理解这个人,这样你或许就能认知什么被要求着,并认知只有一个人被赋予了这个责任去接收并开启上帝新启示的宣言。一旦你理解了这些要求,或许你自己将能够接受这个。

首先,信使——在他甚至知道他是信使或对此有任何概念之前——必须被阻止将他的生命交付给人、地和物。他将需要受到基本教育,但他不能把自己承诺给家庭和事业,直至他启蒙的时刻到来,这将是在他生命的后期,超越他早期的青年时代。因此,他必须被克制,并且他必须克制自己。他必须尊重他自身内在的感受,从而能够被克制。

他必须不进行政治参与。他必须不进行严肃的社会参与。他必须不抱持激进观点。他必须非常健康。他必须在一个健康的家庭里成长,但又能够超越那个家庭以及它的义务和期望。他必须没有任何宗教培训或特定的宗教导向,这样他的想法就不会在生命早期被事先形成和规划。他必须尊重宗教,但不以任何形式和它紧密维系。

他将必须甘愿等待一个非常漫长的时间,等待他真正的伴侣和配偶到来。他必须在他自己内在充分感受这个并认知这个,这样就不会在他应该这样做之前去追求浪漫或关系里的承诺。

他必须不变成一个热情的灵性践习者,因为这会启动预先形成的观念,这些在以后必须被摒弃。因此最好是他阻止自己,甚至是被阻止这样。

他的青年时代将是平凡的,但某些方面又是非凡的。他将不理解他自己或他的动机,因为在这个早期阶段那是不可能被理解的。他将必须信任一种只是偶尔呈现的感觉。

他将必须向往事物但却无法拥有它们,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周围的每个人都在把自己交付给人、地和物时,他无法这样做。

他必须了解关系、人类的热望和浪漫的愚蠢。他必须不带谴责地看着人们在制造所有形式的过失和错误。

他必须等待。在此理解这个非常重要。因为谁能等待?你能够等待,真正地等待那个时间、那个时刻吗?

当启蒙之光如此强有力地照在他身上时,它将洗刷他先前的生命,隔断他的联接,只是恰恰足够充分,这样他就能够自由地开始一个更伟大旅程——一个并非他自己制造的旅程,一个他周遭无人能够理解的旅程,或许除了非常智慧的人之外。

他将必须为这一启蒙进行学习和培训。他将必须开始教授内识之路里令人费解的教程,并开始学习它的基本和主要课程。

他必须智能,但又臣服;有能力,但又为某种更伟大事物做好准备,而不知道它是什么,它为了什么,或它将带他去向何方。

在他伟大启蒙的时刻,他将必须能够维持他内在的镇静,并遵循那肯定会从如此一个不朽的相遇里呈现的指引,世界上很少有人有过这种强度的一个相遇。

只有耶稣、佛陀和穆罕默德曾经以这种方式被冲击过,因为他们同样来自天使圣团,正如这个时代来到这个世界的信使一样。

人们可以宣称他们想要的任何头衔。他们可以假设任何事情。他们可以相信任何事情。他们可以想像任何事情。可是只有天国知道谁来接收这样性质的一个准备,为了什么宗旨,以及最终是为了什么。

于是信使将必须开始拆解他先前的生命,离开他的关系,并开始一个游荡时期。九个月里,他游荡着,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知道他去向何方,只有足够的钱来支持他度过这个时期。

他将必须去向他注定要去的地方。他将必须不严肃参与任何关系。他将必须不逃离,不试图在任何地方保持安全、保障、被爱或被保护。带着一个更伟大天命,他不能把自己交付给这些。

在九个月的结尾,我们再次来到他面前,告诉他开始准备录音,他照做了。这开启了上帝新启示非常早期的传输。然而直到很长时间以后,他才会知道它是为了什么,它甚至为何会发生,因为在一开始并没有保证。

在一开始他并未被赋予他的角色,因为他现在将必须证明他自己,一次又一次。七年的时间里,他将必须证明他自己,并准备接收天使性临在,在一开始时他每次只能短时间做到。

他将必须录音。他将必须向某些人提供我们的证词。

他将必须不断搬到某些对他来说是重要的地方,让他去体验、去了解大社区以及在当今世界上运作的更隐秘力量,包括支持人类和对抗人类的。

他的伴侣将到来,之后很快是他的儿子。他将成为一个父亲和一个丈夫,必须在所有这些方面负起责任,但依然被一个神秘之光指引着,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或天命,因为这些直到非常、非常后期才会被揭示给他。

他将必须在情绪上非常坚强。他将必须稳定。他将必须可靠和可信赖,天天如此,以这种方式构建他的实力,同时构建他和那些派他到这里的存有们的更深刻联接。

他将接收整个教程。他将开始奠定基础,一块砖一块砖,为这个曾被赋予人类的最伟大启示,从人们的个人领域开始,从教导如何接收一个启示、如何学习随着时间推移而活出它并和他人分享它开始。

七年后,他将接收内识进阶,上帝新启示里的准备之书。他将必须能够长时间接收圣团,最后是连续数日,以接收致人类的这个重要教程和准备。

为了做到这个,他将必须搬家,彻底离开他先前的家,永远不归返,带着他的家人,带着在这个伟大事业里协助他的其他人。

从这里,他将必须为启示寻找一个未来的家。他将必须一次次地走遍这个国家,以寻找这个地方,因为不能只是简单地告诉他去哪里。它必须在他抵达时得到体验。因为他必须为他的行动负起全部责任,即使他从上方被指引着。

他不能宣称上帝的天使们在引导他,因为他不被允许这样做。他必须为一切事情负责,为结果负责并为他的行动负责。因为只有某些人被允许知道他生命的真正秘密。

他将必须经历在一个全新地方建立一个家的艰难过程,在那里他不认识任何人,没有联系,没有家人,没有历史,在那里开始接收启示的伟大书籍,并开始召唤人们来协助他。

但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成为一个世界导师。他还不具备这些实力或这一理解。他将必须等待很多年,让启示一步步被赋予他,让启示构建它自己成为一个世界教程,并最终成为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直到后期,他漫长旅程的真正宗旨和意义才被揭示给他。

由于开展这一旅程的巨大压力,他必须经受长期的病患和失去能力。

他将必须召唤某些人来协助他。他将必须抚养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将成为启示里、启示在这个世界的未来里的一个重要人物。

他周围的每个人将必须实现重大的发展,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个。一些人将离去,然而其他人将忠实地守着他。他此刻非常艰难地维持着一个起步的组织,它将负责传播和教导上帝致世界的新启示。

他将必须构建辨识、克制和审慎、稳定、信念、信心的品质,以及在每个转弯处应对小问题及他人真正需求的能力。他将必须成为一个力量支柱。即使在这个对他来说有着巨大不确定的时候,他也必须成为他人的一个力量支柱。

一直以来,他和圣团的联接在成长——缓慢地、谨慎地,从而不会让他无法在世界上运作,而是让他成为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外的那些世界之间的一座桥梁,强化他和这每个世界以及和存在于这每个世界里的存有们的联接。

在此,他不能让自己臣服于上帝,放弃所有的世俗活动,因为他要为伟大的世界活动和在世界上的一个伟大参与构建种子和基础。

在此,他不会成为一个苦行者,从生命中撤离。他将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和一个组织的领袖,与此同时培育着他生命和宗旨的伟大神秘。

他将必须为他所做的一切负责,不向他人揭示他指引的本源或他生命神秘的本质。只有他的妻子和儿子以及少数其他人知道这些事情。

他将必须发展他作为一个导师的技能,不只针对个体,而是针对民众团体,因为他的天命是未来对整个世界讲话。

他将必须慈悲、智慧和能干、谨慎和辨识、耐心,哦如此巨大的耐心,对他自己和其他人。

他将必须发展内在聆听,这样当他服务于他人的需求时,他就能听见和感受内识讲话的力量。

他将必须让人们来了又去,因为并非每个人有实力开展上帝新启示提供的准备。

他将必须坚守他的宗旨和他的方向,历经巨大空虚的时期,那时他听不到来自天使圣团的声音。他将必须构建他自己基于他内在内识的力量。因为他将必须成为某种非常伟大和深远的、世界几乎无法理解的东西的强大载体。

经历了更多他健康方面的艰难时期之后,他将开始宣布,接收关于宣言的教程,甚至关于他自己的教程,因为新讯息通过他开始实现成就和完满。

他将必须谦卑,认知这超越他,比他更伟大。然而他又必须有信心,相信他能够开展下一步,而不寻求逃离,就像很多人做的那样。

他的实力是安静的。他不会宣称自己。只有当启示变得完满时,他才开始声明它的实相,并必须承认他确实就是信使。

他将必须克服他自己的不情愿,因为只有不情愿者被选中。因为这个任务太巨大、太严苛、太不确定甚至太危险了,以至人们无法带着真正的理解做出智慧的选择。

他将必须培养天国所要求的必要能力和精炼,这需要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正如所有伟大信使们一样。因为没有人,即使他们被选中,在一开始就做好准备。

这用了信使30年的时间来做到,甚至更长,考虑到他早期的准备。任何有野心或自己做主的人都无法做到这样,无法遵循这样一个难以解释的旅程,运用这样巨大的克制、耐心和稳定。他们将轻易地瓦解,因为他们不具备内在实力或与生命的更伟大联接,来开展这样一个更伟大任务。

他将必须进行准备以应对将这一准备带给一个有着巨大不和谐、恐惧、愤怒和不信任的世界的重大艰难——这里的人们沉迷于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训诫,他们的失败和他们对财富及权力的追求。

他们当中谁能听到上帝再次讲话了,通过这个人?他们或许学习他们的宗教。他们或许甚至成为宗教导师或学者或倡导者,可是当上帝再次讲话时,谁能听见呢?谁拥有谦卑去重新思考他们的想法和信仰呢?谁能聆听他们内心的激荡,而非只是固着于他们的信仰和确信,以及他们在构建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中所投入的一切呢?

他们将不接收信使——他是他们祈祷的答案。他们将质疑他、谴责他和不理会他,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接收他。

当信使前行时,挫败、失望以及投射在他身上的邪恶和抱怨,将被堆积在他身上。甚至现在他就站在一个不欢迎他的世界的关口上,寻求那些能够回应并做好准备成为首批接收上帝再次讲话的实相的人们。

他们将来自每个国家、每个国度、每个文化,一个接一个,而非以大型团体形式。大群民众不会冲向启示。它将开始于一个召唤,一个不仅存在于外在世界,而且存在于内在世界的伟大召唤。他们将必须拥有勇气、信任和智慧以做出回应。

如果他们不做回应,无法回应和满足他们自身召唤的要求,这远比信使的要求更少艰难和严苛,那么新讯息就可能无法在世界上构建一个支持或一个根基,无法按照它注定要做的那样在这个时代服务于世界。

因为人类处在失败的边缘——破坏它生活的世界,陷入绝望,陷入混乱,陷入针对谁将获得世界剩余资源的无休止战争和冲突。

因此这并非一个针对某种遥远需求的启示,而是针对各地民众即刻的需求。因为不带内识的力量生活,就是生活在巨大恐惧和不确定里。就是受难。

信使在此解除那个苦难,赋予民众实力和力量,向他们揭示天国的旨意以及他们的灵性和在世界上的更伟大召唤的真正本质,还有世界将真正从他们需要什么,超越他们为了他们自己的幸福或许想奉献的东西。

他现在正站在这个关口上,召唤世界各地的个体,因为这是一个致全世界的教程,而非只是针对一个部落、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或一个团体。时机至关重要,因为讯息现在被赋予世界。它并非只是以一种随意的方式进行研究,或随着时间推移予以考虑,或在内识如此罕见的学院大厅里被质疑和被辩论的某种东西。

这是致人类的一个紧迫讯息。时间就是现在。需求压倒一切且与日俱增。人类无法看到或认知它必须做什么。没有足够多的民众拥有心灵的确信从而去做真正必要的事情。他们必须被启示触及。他们依然可以是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但他们必须被启示触及——世界上足够多的民众。

因此信使处在巨大压力之下,需要以非常有限的资源和支持来做到这个。他总是在应对不确定,你看,以及一个巨大挑战。他不能过一个安宁的生命。他不能让自己陷入长期的冥想。因为他被召唤到世界上的一个伟大服务,世界的需求是深远的并与日俱增。他是拥有上帝答案的那个人。

这是他的实力、他的耐心和他的决心真正被需要和被要求的地方,否则他会崩溃和瓦解。他会把自己投入某种疯狂且不恰当的路径,或被他人劝诱,他们会想为了他们自己的自我重要和想法来利用他和他的启示。

没人理解信使的生命。可是我们把这些提供给你,这样你就能开始激赏这个人是谁,[他]必须做什么,以及[他]必须开展的漫长旅程。那个对一切没有耐心的你,无法想像这所要求的耐心,这所要求的克制,以及这所要求的实力和责任。

上帝想让你理解启示的过程。上帝想让你理解信使的生命,如果你能够的话。上帝想让你用你的心灵感受这个,而非只是用你的想法辨识它。

上帝想让你知道启示的重要,以及对于信使还有那些和他坚守、和他一起行进了那么久的人们——经历漫长的他必须保持隐晦以进行准备、构建、学习的时期——来说,需要什么才把它带进世界。

这些人是启示的圣徒,并非因为他们如此光芒四射,而是因为他们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所示范的忠诚,和推动他们生命的勇气和承诺。

通过和你周遭的每个人以及每件事进行对照来看着这个,那么你将开始看到对于你的生命来说这个的力量和意义。因为你也拥有一个更伟大天命和宗旨,并能向信使的生命学习。可是你没有被召唤做他被召唤做的事情。你没有被派到世界上做他被派到世界上做的事情,而是以简单和谦卑的方式协助他及其他人,但是带着一个伟大精神,带着信使至今所示范的伟大实力和耐心。

天国带着伟大激赏看待他,然而也带着巨大需求。天国把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看作他成功的关键。天国带着伟大意志看待那些被召唤到启示的人们,因为他们现在是重要的,甚至比他们认知或意识到的更重要。

天国的旨意是上帝的讯息以一种及时的方式被赋予世界,让足够多民众进行准备,以面对正在降临世界的巨变,以及人类和宇宙生命的相遇,这一实相当今世界无人理解。

正因为如此,作为启示的组成部分,上帝揭示了宇宙生命的实相和灵性。上帝揭示了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的巨浪,这样人们就能得到警示和告喻,并被赋予这个更伟大视野,这将给他们的生命和活动带来更伟大明晰、宗旨和意义。

上帝并非只是让你为天国进行准备。上帝让你进行准备去应对真正的世界和正在到来的、世界上很少人能够看清的那个新世界。

你同样必须拥有谦卑去接收启示。你必须拥有实力和坚持不懈去开展内识进阶。你必须拥有勇气带着尚且无法被解答的问题生活。你同样必须活出那个远远超越你的智力和你的理解的召唤。你同样必须构建你生命的四个支柱——关系支柱,工作和供养支柱,健康支柱和灵性发展支柱——信使必须去做并且长期以来一种在做的所有这些事情。

当你自己开展这个旅程时,你将更全面地理解他的生命,并看到它是多么真实的挑战,它有多么巨大的回报,它对于你的理解以及你对自己的想法来说是多么令人困惑。因为它的宗旨是带你超越这些东西进入一个更伟大生命,一个更伟大服务和身处世界的一个更伟大宗旨。

信使现在正在世界上。他是一位老人了。如果你能在他在世时见到他,了解他,将他的示范抱持在你的内心,并接收他启示的礼物——这将赋予你那个你始终在其他事物里寻求的生命——的话,那将是一种巨大荣誉和祝福。

天国祝福他,并祝福所有能够接收他的人们。他是一个谦卑的人。但在天国里他被认知,他和那些在过去祝福并指引过人类的伟大信使们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