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时代


上帝信使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于2007年11月14日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接收

 世界上有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它所召唤的事情之一就是女性领袖的出现,特别是在灵性和宗教领域。现在是时候让某些女性被召唤到这些更伟大角色和责任里了,并且重要的是这要在全世界的不同角落、不同宗教传统里得到许可。

 对你们来说,这或许是个有趣的现象,即在宇宙先进国家里——在你们生活其中的智能生命大社区的先进国家里——在那些存在着男性和女性,或者雄性和雌性差别的地方,在那些特定族群,特质上不是雌雄同体的族群里,女性通常在良知和灵性事务上被赋予优先权。

 这同样代表了一种进步和一种实用性的智慧,因为这一领域里的领袖基本上必须是提供者,他们基本上必须是一个维护者。身为一个宗教领袖,无论是在何种背景下——无论是在一个正式的传统里,无论是在一个领导层级结构里,或是一种更加非正式的背景,应对着小团体的人群——在所有情况下,它都是一个主要专注于提供和维护的角色。

 宗教领域里的创造性,只有当它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实际需要以及为了让宗教教程适应于不断变化的境况时才是恰当的。即使在这里,这也必须非常谨慎地进行,因为人们喜欢去改变被赋予他们的东西,改变它以满足他们的需要、他们的偏好、他们的渴望和他们自己的自身利益。因此宗教领域里的创造力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但是宗教本身,无论它存在于何种背景里,都必须改变和进化。它必须拥有一种更广大的能力,以服务于在他们个人生活中同时在国家和社会层面上正在经历改变的民众。事实上,即使是当这个世界的环境条件在面对降临世界的改变巨浪而发生变化时,宗教也同样必须进行适应和改变。

 在几乎所有情况里,宗教领袖角色的基本任务是作为提供者和维护者。并且他们所提供的东西并非真的是物质性的,而是一种精神性的,是在一个对于所有人类以及大社区其他族群来说都有可能达到的更深刻体验和认知的领域里的。因为上帝在所有有情存有的内在放置了一个更深刻思想——一个在新讯息里被称为内识的思想。

 显然,女性在很多社会中已经在承担更重大的角色,但是依然存在着相当大的阻力,在一些传统里,这根本不被允许。但是,这里必须更多地认知女性的内在力量以及她们由此能够提供的天然能力。因为即使在当今的传统里,女性或许没有成为公认的领袖,但她们大多数情况下是宗教组织以及传统本身的骨干力量。

 男性不应该因此而感到威胁,因为这是对天然能力的利用。当男性继续担当宗教领袖时,给予女性的机会应该被大大地扩展。因为如果一个个体,在这种情况下指一个女性,已经发展了她在领悟更深刻思想并对它做出恰当回应方面的技能——负责任地展开它的方向,不因为她自己或因为他人的期望而去改变它或重新定义它——那么当她获得这种成熟度和这种责任感时,她就能够担当起作为一个宗教领袖的更伟大、更自然的角色。

 很明显,如果你看看过去的这个世纪,你会看到在所有社会的进化里,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女性崛升到过去只有男性才会担当的显要角色上。这是一种天然的进化,并且应该继续下去。现在有女性的国家元首,但是在很多很多传统以及很多的文化里,她们依然被阻止成为宗教的领袖。她们能够成为一个国家的总统,但在许多境况下却不能成为一个牧师或一个拉比或一个伊玛目。

 假如人类能够向宇宙先进族群学习的话,你会看到这是多么的错误。你会看到其他族群必须学习什么以及他们必须如何培养他们的天然智慧和技能,才能在大社区环境里生存和运作,那个环境在本质上是极度竞争和复杂的。假如你们能够从这些实例里得到学习的话,你们就能够看到我们在此所讲的智慧。

 正如我们所提到的,在很多先进社会里,女性是祭司;她们是宗教权威。在这种情况下,在那些和你们非常不同的族群里,女性被确认为对于精神指引或是上帝更加具有接收性,而男性普遍来说——在大多数情况里,指的是男性面向——在物质性或实际性事务上更加胜任。

 这不单单是一种人类现象或是这个世界独有的历史先例。它是某种贯穿整个宇宙的真理。在某些先进族群里,男性和女性结合成一个存有,以获得创造所提供的这两方面的技能。但这不是人类的实相,也不需要是,因为男性和女性,雄性和雌性,都拥有着巨大的优点和品质要去培养,并且必须得到培养。

 所以,正因为如此这可以被称为女性的时代,女性的崛起——不仅是政要的地位,不仅是生意或商业事务的领导地位,而真正是在宗教和灵性领域。

 尽管在人类家庭里,女性拥有巨大的优势,她们也存在着弱点和负累。她们很容易被说服。她们很容易受到社会聚合力和共允的影响。她们很容易屈服于面对分歧和反对的困难。并且她们的愤怒和问题会纠结在非常琐碎和微不足道的事情上。但是,尽管有着这一切问题,她们依然拥有一种天然的能力去产生共鸣、去关照、去维持和维护以及去提供生命的更伟大资源,它在特质上是非物质性的。

 因为所有人都有着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精神需要无法通过满足物质需要而得到满足,但是除非物质需要得到了满足,否则精神需要是无法得到大多数人的关注的。但是它们是不同的,你看。一旦你满足了生命一定的物质需要,包括食物、水、居所、安全等等,那么你就开始关注一些更伟大的需要。这些需要在特质上或许是心理性或情感性的,但是心理性需要联接着你的更深刻灵性需要。

 最终,所有人的最伟大灵性需要是相同的,那就是找到并成就你来到世界的特殊使命。这始终是真实的,无论你的文化、你的宗教、你的家庭环境、你的经济状况等等。但是要能认真地、负责任地关注这点,你必须首先满足一定的物质需要。这是先决要求。

 因为物质的提供历史性地落在男性的身上,所以女性得以在其他层面培养提供能力——更大程度上是在心理、情感和灵性层面,并且她们拥有自然的天赋去做这些。那种认为女性将会在供养、在物质需要的提供方面取代男性的想法是愚蠢的。女性的最伟大力量在于同情心的力量,服务的力量。她们同样面临着男性所面对的恐惧、渴望和偏好问题,但是她们依然拥有着这些丰厚的天然优点。否定她们在宗教和灵性领域的机会是一个极大错误,并且是一个代价巨大的错误。

 精神事务和人们的商业或物质性事务是不同的,不应该被混淆。任何情况下,国家和宗教都不应该是相同的。这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是灾难性的。试图将二者结合起来所带来的重大伤害是对宗教本身的,它变成了一个国家工具,被用作一种操控和说服、自以为是和谴责他人的形式。

 人们努力把事情简单化,并让一切都相同,但是事情是不一样的,你看。自然在不同的背景里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它自己,尽管仍然有女性将成为非凡的商业和政治领袖,尽管依然有男性将成为高超的宗教导师和领袖,但是有一个天然导向赋予了雌性、女性这一优势。

 但是,不要以为假如女性领导宗教的话,世界将发生奇迹般的转变,因为这不是事实。但是在所有传统里宗教得以维持以及宗教精神得以维持的机遇会得到加强。

 你依然需要人手来运营组织、处理财政需要、维护基础设施等等,但是当宗教完全和商业及物质需要结合在一起时,宗教的精神就此丧失了。它的道德基础被侵蚀了,它的灵性重心被侵蚀了,它变成了形式化的,死板的,受到规则和条例的控制;它受制于国家、政治力量、经济力量的支配,生命力离开了它。结果它变得陈腐、静止和压制。

 女性在宗教和政治领域有着一个自然的提升。这并不是说所有女性都会在那个领域提升,或者这是所有女性的宗旨。当然不是,但是那些被天生赋予了这一机会的女性——她们在这一舞台上拥有宗旨,真正的宗旨——应该被允许有机会承担一个更伟大角色。

 在宗教和灵性领域里,有着管理者,有着提供者,还有观者。让我们用简短的时间探讨这点。

 显然,管理者是那些运营组织、满足组织的实际和财政需要、参与促进组织的教程、机会或利益的人。

 提供者是那些在灵性或宗教领域里,服务于人们的更根本情感、心理和灵性需要的人。

 但是,观者是一个非常罕见的角色,并且需要一个非常特殊的准备。如果某个拥有洞察力天赋的人,没能作为一个个人打好基础,在他们生命的四个支柱上不够强大——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健康、他们的工作和他们的灵性发展——那么他们的洞察力会受到极大的误用和误解。

 多个世纪以来,男性非常惧怕女性的力量和女性在社会和文化里提升的可能性,以至于他们真的拒绝了这些技能的优势和利益。由此,整个文明受到了延迟和限制,它的全部潜能没有得到认知。

 只有很少人能够成为观者,并非所有都是女性,但是这些天赋更大程度上被赋予了女性,当今有些女性注定要成为观者。这是她们的宗旨。这是她们的使命。但是或许在她们的文化和社会里,她们被指派了家庭里的简单维护任务。她们受到她们自己当地宗教和文化习俗的阻碍。她们的更伟大宗旨没有被认知。她们的伟大机遇对她们是关闭的。仅仅因为你生来拥有一个宗旨,不代表世界将允许你去承担它。正因为如此,自由是如此重要——思考的自由,表达的自由,创造的自由。但是最终还是发现你的宗旨并去成就它的自由。

 慢慢地,特别是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女性开始崛起,这代表了在很多文化里女性的提升——并非所有文化,但是在很多文化里。这是一个自然的进化,正如我们所说的。这必须发生。人类族群将因此会变得好得多。阻碍女性,只是指派给她们家庭义务,是一个巨大错误。这将否定人类家庭本可以利用的更伟大资源。

 关于男性和女性、雄性和雌性角色的困惑已然导致了人类发展的巨大延迟,以及久远以来在很多文化里对人们的极度虐待。将女性限制在抚养孩子、家庭义务和最低级的工作机会里,是一个巨大错误,无论它在任何文化里存在着,那个文化都将因此而受损。直至最近,世界上的大多数社会里,女性还只是被当做男性的财产——一个宝贵的财产,但只是一个财产,一个你能够购买、出售或毁掉的财产——这正是人类文明发展如此缓慢的原因之一。

 人类为何用了这么久来真正实现进步呢?这并非简单地因为能源和科技的局限阻碍了你们。这是因为在男性和女性角色上的限制。它是历史和传统的重负。它是对孩子的期待。因此,对于一个注定要成为宗教和灵性里的提供者的女性来说,她的才华怎么可能在一个不允许她在这一领域里承担任何角色的文化里得到认知呢?难道她不会因为无法满足她的文化的期望和要求而遭受磨难吗?

 今天,世界各地有很多不快乐、不能正常运作的人,他们陷入这种境地是因为他们天然的进化受到了扼杀和压制。拥有这些不正常的人给社会造成了什么样的代价呢?不得不负担沉溺以及人们的众多自我毁灭行为给社会造成了什么样的代价呢?给社会造成了什么样的代价?

 但是尚未被认知的更大代价是那些个体没有能够提供和表达他们身在这里的宗旨以及由此产生的礼物,它们不只是他们个人的创造,而实际上是精神的礼物,上帝的礼物。

 现在,许多女性或许出于野心或不安全感而渴望去承担这些更伟大角色,但是这或许并非是注定给予她们的。这是一个确认问题,不应该受到部落或宗教或政治限制的局限。在宇宙许多先进文化里,观者是由长老们确认出来,被选中并为了他们未来的角色受到特殊培训。提供者也同样。拥有技术能力的人也同样。他们的才华在早期被认知,并且他们都被赋予不同形式的教育,让他们进行准备去表达和运用他们天然的能力。

 另一个限制女性提升的非常不幸的现状是,男孩和女孩被过早地放在了一起。他们倾向于模仿彼此。他们相互竞争,他们被催促着承担相互之间的传统角色,限制了年轻男孩和年轻女孩去培养和认知他们自身天然的能力和倾向。每个人都被期望去配对、去建立家庭和去谈恋爱。因此孩子们通过媒体以及通过文化的所有形象被教导着在五岁时就开始谈恋爱。这在当今很多地方都是现实。在这样的影响下,人们的个体才华和能力怎么可能被认知呢?这就像是让所有男孩进行准备成为战士,没有别的可能。这给社会带来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才华的损失,灵感的损失,人们的天然导向的损失。

 年轻男性和女性应该与彼此有极少的接触,直到他们有时间去理解他们自己,有时间去思考他们自己在生命中的倾向、优势和方向感为止。只是把他们放在一起,促使他们去过早地与彼此发生社会行为,是极度破坏性的。和必须这么早去应对异性相比,对于年轻人来说,要去应对来自整个社会的所有对立性影响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了。

 对于普天下的父母来说,慢慢地,这会变得非常重要,即他们不是对孩子的行为寄予期望和要求,而是应该仔细观察他们的孩子给了他们什么样的征象,来表现出孩子的倾向和优势、弱点和天然能力。有时,这无法被识别出来,直到一个人到达了青年时期。但是给年轻人鼓舞,教育他们去学习内识之路,这样他们就能够接近上帝赋予他们的这一伟大智能,这或许是父母在提供孩子的基本物质需要之外,能够给予孩子的最伟大礼物了。

 如果女性被允许提升的话,今天的世界看起来会是不同的。它不会是奇迹般的美妙;它依然会有很多问题,但是你们今天会拥有更少的人口,并且会更好地做出准备应对正在降临世界的改变巨浪——你们自然环境的恶化,你们气候的改变,世界资源的不断缩减等等。在宗教和灵性领域就会有更伟大、更智慧的领袖。现在这些在自然地发生,当女性寻求获得这些机会时,如果它们真能被提供给她们的话。

 来自上帝的新讯息鼓励女性的提升并承担起这些充满责任的更伟大角色。这里强调的不是权力;它是责任。你寻求更巨大的责任,而不是更高的权力。没有责任感的权力是破坏性的。它是自大的。它是服务自我的。并且它会导致巨大伤害。

 当然会有来自很多男性的巨大抗拒,他们一直害怕女性,害怕女性的崛起对于他们将意味着什么。但是这是一种自然的提升。这并不意味着取代男性或剥夺男性或让男性低于他们真正的样子,因为他们同样拥有更巨大的尚未被认知和唤回的责任。

 如果社会要进步,如果人类要适应世界不断变化的境况,如果要避免更激烈的竞争、冲突和战争的话,那么女性的智慧必须脱颖而出。这些天然禀赋必须获得自由浮现出来,不仅是为了相关个人的福祉,也是为了整个世界和全人类的福祉。

 女性必须摆脱枷锁,她们必须从琐碎、无知和自大里解放她们自己。她们必须学习控制她们的情绪。她们必须学习辨识的智慧。她们必须拥有受教育的机会。她们必须在过去排斥她们的领域里获得更大的责任。男性和女性之间必须拥有足够的信任,以允许这一自然浮现的发生。

 新讯息强调这些,因为它是给每个人提供联接内识这一上帝置于每个人内在的更深刻智能的机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内识的存在,无法对内识提供的指引和保护做出回应。

 因此,开展内识进阶是必不可少的,代表了所有真正灵性发展和宗教教育的根本着眼点。教人背诵经文或是赞美上帝无法真正满足他们的灵性需要。这对于他们未来的角色或许是重要的,这对于他们个人来说或许是意义重大的,但是从根本上说,所有灵性发展和宗教教育的宗旨,其最真实的意义在于建立一个联接,联接你的思维思想,它是世界所有影响的产物,和上帝在你内在创造的那个更深刻思想——以保护你、指引你、让你免受伤害并引领你走向把你带进世界的那个更伟大宗旨——一个唯有内识知道和理解的宗旨,它超越智力的范畴,超越人类揣摩、人类野心、人类神学的范畴。

 在你存有的真正层级里,思想必须服务精神,而非颠倒过来。你的身体服务你的思想,你的思想服务精神,你的精神服务上帝,这是它的天然设计和倾向要去这样做。就是这样。但是假如思想试图利用精神,那么思想就变成了虚假的领导者。它无法提供真正的宗旨、意义和方向。它只能强化结构和规则,这或许是必要的,但从这个意义上这成为了专横和压迫。信仰取代了灵感。服从取代了服务。坚持取代了认知。

 正因为如此,当今世界的宗教在很多方面并没有服务于它的根本宗旨,那就是带人们更接近上帝。带人们更接近上帝,意味着你带他们更接近上帝置于他们内在的东西——不是一个理想中的上帝,不是一个关于上帝的信仰,不是一个关于上帝的传统信仰,而实际上是接近上帝置于他们内在的东西,这在新讯息里被称为内识。

 只有内识知道你是谁以及你为何在此,你在世界上试图找到谁,你在寻求成就什么,你的礼物最终必须被赋予哪里,你沿途必须采取的步骤,你必须避开的吸引力,你必须做出回应的机会,要去的地方,不要去的地方,要遇见的人,不要接触的人,要拒绝的诱惑以及必须去遵循的你内在更深刻诱惑,它是上帝所赐的诱惑。

 这一挑战同样面对着男性和女性。针对开展内识进阶的障碍同样面对着男性和女性。但是大多数地方的女性仅仅是在机会上就存在着一个更大劣势——她们内识的价值根本没有被赋予很高的地位。她们只是被用作她们家庭、她们文化、她们村庄、她们部落、她们国家的工具。这必须改变,否则人类将无法进步。你们将维持一个原始的部落文化,无法在资源不断缩减的世界上运作;非常容易发生竞争、冲突和战争;你们的宗教将继续作为国家的一个工具——受到历史和传统的束缚,扼杀精神的真正表达。

 当然,今天的宗教在其道德教义以及在维护和提供一条体验每个人的神性特质以及那个神学特质对每个人的要求的路径上,是极其重要的。但是在很多地方,宗教陷落了,陷入国家统治下,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和国家结合在一起。这是不可以的。这是非常不健康的。

 所有来到世界的上帝的真正信使,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是脱离国家的。无论他们被视为圣人或是异教徒,他们必须摆脱政府和文化的支配自由地运作。或许他们调整他们的教程这样他们能够有机会去教导、去提供,但是他们在一个非常不同的体系下运作着——一个上帝置于他们内心的内在指引系统,一个活在每个人内心作为他们最伟大潜能的内在指引系统。

 人类贫困的一个巨大悲剧,它如此肆虐着当今世界并且在未来有可能越来越严重,那就是这些人的伟大资产将永远不会被发现,将永远不允许浮现出来。伟大的科学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宗教领袖,伟大的人类公仆都将被束缚在贫困的枷锁下。不仅他们的生命被牺牲并被限于一种悲惨的状态里,而且他们的社会同样将遭受苦难。因为社会为了实现进步和前进所需要的智慧被拒绝了。这不仅是人类的苦难,这更是贫困的悲剧。

 你正在迈进女性的时代。是时候让女性浮现出来了——负责任的、有道义的、智慧的女性。但是她们也必须学习内识之路。她们也必须聆听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去真正理解什么在推动她们在生命中担当一个更伟大角色。这一理解已经存在于世界的某些地方,但是它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法触及的。它是罕见的。它是无价的。别低估了它的威力。

 未来人类的很多伟大领袖将必须是女性。这是她们的天命。这是她们必须做的。如果这被否定了,那么人类将无法进步。它将继续陷在历史、传统、冲突和战争里。作为提供者和维护者,女性更多地投入到建立和平和合作上。在一个传统意义上,她们必须使家庭运转,她们必须让家人团结在一起,她们必须直接地、亲密地照顾人们。在此你看出这些优势了吗?在宗教和灵性的领域里,这是伟大技能得以呈现的地方。不过这发生在一个更广大背景里。女性依然可以拥有家庭,但是她们有着更大的责任在她们注定服务的无论何种特定境遇里去照顾民众。

 不要因为来自上帝的新讯息是通过信使到来,他是一个男人,而阻止你去接收这里给出的讯息。因为这个男人,这个信使,认识到了对于女性力量的需要。如果你能够把真正的灵感和个人野心区分开,那么你就能够看到这里的意义。如果你能够摆脱制约着当今许多男性和女性的关于他们彼此关系的权力竞争,那么你就能够看到这里所包含的智慧。你能够看到我们话语的意义。因为我们不是对智力、对你的社会条件、对你作为一个个人的野心进行讲话,而是在对你的更深刻特质讲话——上帝在你内在创造的特质——这一特质不是社会、政治和宗教条件的产物,而是你内在神性的创造。这不只是一个潜能;它是一个更深刻智能,远比你的智力更加智慧。

 但是有太少人发现了它。有太少人认识到内识和他们思维思想的区别,因为你是谁,并非你的思想。不是你的想法和信仰。你的想法和信仰只是你穿越生命的方式的组成部分。你是谁及你是什么超越了这些。但是世界上有几个人理解这一点呢?

 当你谈论拥有一种和你自己的关系时,你是在谈论拥有一种和你的思想以及和你的身体的关系。那另外一个自我是谁,不就是你的真正自我吗?

 女性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并非是成为与男性竞争权力的牺牲品,因为那只会是破坏性的。它不是取代或压倒男性,因为那是破坏性的。它是关于承担更巨大的责任。在某些情况下,这意味着那名女子,那个个体,必须没有男人、没有家庭地向前行进。在这方面是没有保证的。

 你的灵性召唤就是你的灵性召唤。你无法和它做交易。被召唤到一个更伟大服务的女性必须没有陪伴地走进未来。她们无法带着一个男人来保护她们、供养她们并让她们保持渺小。或许她们将会拥有与一个男性的伟大伴侣关系,或许不会。这有赖于内识以及她们自己的个体设计和召唤。

 我们阐明这点,这样女性们就会理解她们是在把和男性的关系放在她们的伟大召唤之前。这是女性所存在的弱点之一,它被社会性地施加给她们,但也代表着一种正常的人类需要。但是有时即使是正常的人类需要也必须被一种更深刻的灵性、神圣需要所取代。这必须是第一位的。

 这对于男性和女性来说都是真理。如果你要在生命里找到你的召唤,那么你必须把它置于最高的优先次序。如果你来此的宗旨要求这一点,那么它就是最具价值的。满足你的社会义务或你的生理需要与此相比并不重要,我的上帝,因为我们在讲述灵魂的需要。发现它在世界上、在这个世界境况里的宗旨并去成就它,这是灵魂的需要。这会重建你的神性特质。这会成就你对上帝的承诺。这会终止你内在的冲突。这是你真正特质实现整合的地方。这是你的身体服务你的思想同时你的思想服务你的精神的地方,因为它们被设计成这样。这是你的生命成为一体的地方。这是你承担更伟大责任的地方。这是对灵魂需要的满足。

 我们正在迈进女性的时代。接受它。拥抱它。思考它。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将教导你关于它的伟大意义以及它对于人类所处的这一进化节点来说为何如此重要。因为这不是终结的时刻。这是一个新开端的时刻。这是人类实现统一和团结的时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人类从它在世界上制造的巨大危险以及从来自周遭宇宙其他智能生命形式的竞争里拯救出来。来自上帝的新讯息详细描述了这两个重大现象意味着什么以及为何必须带着勇气和决心去面对它们。

 新讯息被发送到世界上,以让人类为一个不同于过去的未来做出准备。因此,对于女性来说,她们必须拥有一个不同于过去的未来。同时,男性也必须拥有一个不同于过去的未来。这是一个人类统一和合作的时代,因为这是人类在这个时刻的巨大需要。

 越来越多的人生活在一个资源日益缩减的世界里,这一状况将需要这一点,并且这是很好的。这是必要的。这是为了尽量减少人类的苦难并远离竞争、冲突和战争的巨大诱惑所必需的。女性注定要在这个伟大变迁中扮演一个更伟大角色,让世界进行准备得到重建,让人类为它在大社区里的未来和天命进行准备,在那里人类的统一和团结以及女性的崛起将是必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