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

金钱是大多数人思想里的一个主题。当你在生命里考虑尝试某种更重要和更宏大的事物时,这一主题将自然升起。因此,金钱怎么样呢? 首先,正如和其他一切事物一样,你必须获得和这一资源的一种新关系,并学习把它看做一个资源。为了和你自己、和生命拥有一种新关系,你必须重新评估你和构成你在世界上的实际存在的很多重要特定元素之间的关系——你和爱的关系,你和朋友的关系,你和你的思想及你的身体的关系,还有你和金钱的关系。 金钱是你生命的一个事实;你无法逃避它。你必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应对它,即使你采取一种非常禁欲的存在方式。它是你生命里的一个实际必需品。它呈现着它自己的问题,其中很多你能避免,而有些是无法避免的。金钱是一个资源,人们为之赋予了巨大的意义和重要性。 于是,金钱不是问题。问题是金钱的使用。在此,你必须检视你的动机、你的本质和你的准备。你对金钱的动机,将决定你如何看待它,你给它归结怎样的品质,你如何安排它在你生命里的优先次序,以及你试图用它做什么。你的本质将决定你的性情,并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你看待金钱的方式,以及你觉得它在你的生命里将扮演和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你的准备非常重要,因为这将决定你在处理这一资源上的成熟度,和你试图如何以及为何目的来使用它。 因此,这里有你的动机、你的本质和你的准备。你的准备越充分,你在内识之路上越进步,你将越把金钱用作一个资源,而不试图利用它来构建你的生存或福祉,你的社会地位或你寻求获得的超越他人的任何优势。 在此,我们再次回到动机上。要看待金钱,你必须看着你自己,并提问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事实上,最终你将必须提问最重要的问题,即:“我为何在此?我服务于什么?我必须奉献什么?”以及“我想交流什么?”除非你触及了关于你生命的这些根本性问题,否则你将为了各种混合原因来使用金钱,这使得你对它的感知和理解非常困惑,有时甚至自相矛盾。你将为了生存使用它;你将为了快乐使用它;你将为了打动他人使用它;你将为了获取事物使用它;你将为了摆脱事物使用它。金钱是服务于你的动机的一个资源。它示范你所珍视的东西。 一些人大大宣扬金钱的意义和价值。另一些人完全否定它,认为它是一种邪恶的物质,是某种腐败或把人引入歧途的东西,把人纠缠在危险和不幸的境况里。金钱被某些人赋予神奇的力量,而被另一些人赋予恶魔般的力量。一些人认为它是一种神圣的物质;另一些人认为它只会腐败一个人的福祉和正直。 然而,金钱不是问题,因为金钱只不过是一种传输工具,让一个人能够开展他所珍视的事情和他打算在生命里去做的事情。在此,正是个体的本质和他们自身的成熟度,将决定他们的动机和他们珍视什么。金钱将被用来服务于这个。因此,明智的做法是把金钱看做一种中性的物质,至少在你的关注范畴里。在此你必须理解你为它赋予什么价值。你无法简单地宣称:“金钱是中性的。”你必须理解你当前如何看待它并着手改变这种观点,通过收回你之前赋予它的重要性,并通过认知金钱是一种能被用于很多目的的重要资源。 现在,在此需要记住的一个重要事情,是其他人将继续赋予金钱一种过度的重要性,并为它归结巨大的力量,或神圣或邪恶。因此,即使你把金钱看做一种中性物质,你也必须认识到世界上的其他人并非如此,你将必须带着高度谨慎和考虑来应对它。金钱在世界上代表着力量。这一力量捕获了很多生命,并将继续如此。因此,即使你觉得你和金钱的关系终于到达了一个真正理解的基础,你依然将必须在世界上非常小心地应对它。 金钱是一个重要资源,因为它能推动很多有价值事物的实现。因此,认为它没有意义或没有价值是不明智的。还是如此,重要的是它被放在谁的手里,它服务于什么宗旨,以及它示范什么价值。你将需要它来实现任何事。你将需要它来供养自己,因为金钱是提供生活在世界上所需要的东西的一种传输工具。它注定要被奉献和被接收。 因此,当我们谈论金钱时,我们在讲述一个非常困惑和纠缠的主题,这里充斥着被归结于它的大量重要性——巨大的恐惧、误解、渴望和野心。其中一些关联是被认知和被承认的,而其他一些则是隐秘的,在不被个体认知的情况下施加着它们的影响力。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主题。从很多方面,金钱代表思想的困惑,这是世界上大量苦难和不幸的诱因和自然副产物。这是人们不带内识生活的结果。 当我们讲述你和金钱的关系时,我们在讲述你的生命状况。我们在讲述你的动机,它代表你珍视什么和你在努力做什么。这都基于你认为你是谁,以及你认为你必须在生命里做什么来确保你自己的福祉。因此,当我们讲述金钱时,我们在以最深刻的方式讲述你。 重新评估你和金钱的关系,是一个内省和自我分析的过程。如果这能不带谴责并尽可能客观地得到开展的话,那么伟大洞见就能被得出,一种重要理解就能被确立,它使你能够以远更智慧的方式对待你自己,对待生命里的必要资源,例如金钱,以及对待他人触及你的方式。 现在我将给出一些关于如何有效运用金钱的概要想法。这里的起点是重建你和金钱的关系。为此,你需要知道你当前和它所处的位置。你对此的理解必须基于一个非常坦诚的评估。换句话说,你必须认知你究竟和它处于何种位置——不是你想和它处于何种位置,或你认为你应该和它处于何种位置,而是你究竟和它处于何种位置。如果围绕金钱存在着恐惧和焦虑,这必须被承认。如果你对金钱贪婪或自私,这必须被承认。如果你回避金钱,不想应对它,认为它太强大或太困惑,这必须被承认。在此,你必须拥有一个现实的起点。否则,你无法前行。除非你知道你当前的位置并用它作为一个起点,否则你无法重新评估任何事物。 现在,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太多或太少钱都不是好事。记住,金钱是一个资源。如果你的钱太少,那么你总是处于对它的需求里,它在你的生命里占据了太大的重要性。如果你的钱太多,那么你花费你的生命来保护它、管理它并避免他人触及它。事实上,在这种状况里,其他人应对金钱的方式是一种不断干扰并会危及你的生命,使金钱变成远比它应有的更为沉重的一个负担。正因为如此,富人通常被他们和金钱的关系所支配。不过,穷人同样被他们和金钱的关系所支配。 在此,重要的是寻求发展一种有意义的平衡。多少才足够呢?多大程度上拥有金钱,才能让它成为一个有用的资源,而不变成一个支配性的影响呢?在此,你必须确定你知道什么,而非你想要什么。如果你能遵循你所知道的,这将给你真正的洞见,并将平衡你和金钱的关系。在此,你想要的总是超过你需要的。人们想要的大多数东西,是基于他们当下对损失的恐惧,他们过去对损失的体验和他们对未来损失的焦虑。他们想为自己建立缓冲,来对抗生命的严苛现实,这以他们的内识、他们对自我的感知和他们的坦诚为代价。 因此,需要问自己的第一个基本问题是:“此刻我在和金钱的关系上处于什么位置?”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你需要回顾你过去的体验,并尽可能客观地看待你自己。在此,你需要问自己:“我给金钱赋予什么意义?金钱为我服务于什么目的?我如何能够有效地使用金钱来支持我自己并为世界做贡献?”这都是“此刻我在和金钱的关系上处于什么位置?”这个问题的组成部分。 需要问自己的第二个重要问题是:“我真正需要多少钱?”为了能有效回应这个问题,你必须在自己内在拥有对认知的一种更深刻感觉和体验。否则,你的欲望将决定答案,你将必然再次试图基于你的渴望来成就你的目标和期望,这会再次将你置于和金钱的错误关系里。 多少足够?如果你认真对待这个问题,那么你必然走向第三个重要问题,即:“我在努力实现什么?”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事实上,它是根本性问题之一。“我在努力实现什么?”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决定你需要多少钱,以及你将必须和金钱拥有怎样的关系。一些人需要很少钱来开展他们在世界上的真正贡献,只要足够维持他们的生计——食物、居所、衣服、一点儿娱乐以及一点儿为未来的储备。他们不需要很多。另一些人将需要更多。或许他们将要供养一家人。或许他们将要开设某种业务公司。或许他们将要在世界上成为某种重要事物的倡导者。在此,他们对金钱的需求更大,因为他们必须供给其他人。他们必须供给他们的业务建立。或者他们必须供给他们在世界上的倡导活动。 需求的范畴可以多种多样。如果你在努力为生命中一项重要活动筹集资金,来支持一个使命或一个倡导,那么你需要的资金可能远多于个人所需,然而你不想为金钱所累。因此,对金钱的个人需求差别很大,即使对那些正在学习过一个真正和真实生命的人们来说也如此。 当你问,“我在努力实现什么?”你必须始终意识到,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发展和变化。但是你的答案必须足够坚实,这样你才能立足其上,并用它作为一个参照。它必须是一个基础,即使当它在你的生命进程中进化和改变时。它不能只是一种揣测形式、一系列满怀希望的空想或是一些宏大的个人目标。它必须是某种非常坚实的东西。 同样,你必须评估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如果你决定要做某件远超出你的所及和当下准备的事,那么你关于“你在努力实现什么”的评估对你来说将没有用处。因此,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反映你现在的位置和你现在在做什么。或许你在努力达成某种你所理解的更伟大事物,更多情况下是某种你并不理解的事物。可是你依然处在你现在的位置,你现在在生命里有一系列问题要解决。你知道你必须去做的事,其中一些你正在做,另一些你在忽视或否认,这些是你现在必须去做的。所以,这并非唯有未来能够回答的一个终极问题。它是针对现在的一个实际性问题。 确定你必须实现什么,将帮助你确定你的动机是什么。如果你基于这一理解来重建你的动机,那么你将能重新铸造你和金钱的关系。人们总是拥有动机,可是他们很少负责这些动机的建立。他们只是从他们周遭的环境里接受它们。他们从与他人分享的文化价值观里吸取它们。他们附和着其他所有人所思考和想要的,以及其他所有人在努力成为、去做和去拥有的,等等。在此,你有机会基于你所知道的以及对你来说是真实的东西,来重建你对自己的定义。 金钱是服务于一个宗旨的一种资源。它在服务的宗旨是什么?哦,你可能会说金钱是生活在世界上必不可少的。你必须有饭吃、有地方住并有衣服穿。是的,可这无法解释人们对于挣得、保护和使用金钱的大量投入和参与。你可以过一个非常简单的生命,有足够的食物,有宽敞的居所,有好衣服,还有一点结余。世界上很多人,和你的生活资源相比,只是靠一点零头生活着。他们很多人并未因此而受难。可是当你想超越你自己时,于是这开始强调不断拥有更多和获取更多,于是你感到你必须保护你已经拥有的,并且你必须维护它。这需要越来越多的金钱。因此,拥有更多成为一个不断增长的强调重心,金钱对你来说成为一个更巨大、更黑暗的负担和阴影。 即使富人有时也感到他们很难在财务上跟上需求。他们的花费如此巨大,以至他们必须更努力地工作,花更多时间来保护他们的金钱,花更多时间来投资它、保障它并防止它的损失或浪费。可是从一个纯粹生活和生存的层面上,你需要很少的钱。当你思考它时,这显而易见,但随后你会说:“我不喜欢过一种如此简单的生命。”很多人将那样说。可是我说,为什么不呢?你在努力实现什么?你只想更舒适,拥有更多个人消遣,拥有更多玩乐,不断换更大或更好的房子和更多衣服吗?更多、更多、更多。在此,金钱成为你的一个巨大负担,你无法客观地使用它。它在喂哺一系列的渴望、野心和自我强加的要求,这些可能和你为何身处世界或你真正在努力实现什么毫无关系。 一些人在他们和金钱的关系上忽冷忽热。他们对它产生激情,他们想拥有它,他们要去挣得它,他们要去保障它,他们要去赚很多钱,这些钱将服务于他们,他们把它完全盘算好。然后,他们久而久之开始意识到,这种投入在越来越多地消耗他们的关注、他们的精力、他们的专注、他们的福祉和他们的时间。它在腐蚀他们的关系。它在支配他们的专注和优先次序。于是,他们远离金钱,说:“我要去做非常不同的事。”因此,他们试图在没有钱的情况下生活,或者他们否认它。可是,这正是一个人试图调整他或她和已然成为一种瘾品的东西的关系的做法。看看瘾君子的行为。他们对他们成瘾的东西忽冷忽热。他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和辩护来把自己奉献给它,然后他们否认它,声称他们将解脱自己。之后,他们又说:“哦,我做不到。何苦呢?”他们再次屈服。 金钱是一个工具。除了满足基本生存需要之外,它是一个工具。它服务于什么宗旨呢?你在努力用它实现什么?在此你不仅必须检视自己的目标、优先次序和价值观,你还必须检视世界在要求什么。如果你在认真地寻求领悟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宗旨,那么不要只看向你自己。看向自己并看向世界。世界说:“我需要这个,我需要这个,我需要这个。”你能满足哪个需求呢?确实,需要对世界真正需求和苦难的认知,来引领人们走出对他们想要和不想要之物的陶醉——他们的自我专注。 有时需要一种非常猛然的觉醒。要么是某种非常强有力的事发生在你身上,将你摇晃出你生活其中的这个梦境,这个梦境是关于你想要什么,你必须拥有什么等等诸如此类,要么是你开始和某人参与,这个人的需求非常真实,远比你的需求切实得多,以至它将你摇晃出这个迷雾。这个梦境确实是一种陶醉形式。例如,你可能在考虑购买下一件你喜欢的物品或一橱新衣或一辆新车,然后你遇见某人需要钱来买食物,或是因为没有财务资源而无法就诊健康问题。他们的需求远比你的更正当、更真实、更紧迫。你在琐事上花费大量金钱,而他们需要钱来获得基本和重要的东西。正是需要这种类型的生命遭遇,来把你摇晃出你的自我专注,并让你感到你有某种重要的东西去奉献。 那些只是致力于自我满足的人们,是如此不快乐,如此被驱使,如此沉迷,以至于虽然他们能够示范美丽、权力、影响力和练达,可是作为人,他们真的很悲哀。他们投资在那些无法为他们或他人带来任何真正益处的东西上。 这里的问题并非在于一个人是否有钱。问题在于:“金钱是在服务于一个真正需求吗?金钱是在做为一种有用的资源吗?”看看你们的社会。年轻人想要钱来寻找乐趣和玩乐。老年人想要钱来满足他们巨大的医疗需要,并且假如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话,他们还想要更多的乐趣和玩乐。到处都是这种对乐趣和玩乐的强调。 因此,当我们应对金钱时,我们在应对宗旨。当我们应对宗旨时,我们在应对人们珍视什么以及人们觉知什么。把人们带回到和生命的一种真正参与里,更新他们的感知,即他们来此是为了贡献某种东西、奉献某种有价值的东西并留下一个重要遗产——这是强调重心。除非这是强调重心,否则金钱将是一个问题,而非一个解决方案。金钱将是一个神明或一个恶魔,一个诅咒或一个赐福。它将被灌注神奇和神秘的力量,人们将对它是什么以及用它能做什么感到深度困惑。 你的需求是渺小的。世界的需求是巨大的。当你到达这一领悟时,你将处在奉献并认知你必须奉献什么的位置上。这将被从你的内在拽出来。你不再边穿越生命边问:“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如何能够快乐?我应该做什么?我不应该做什么?”相反,你看向世界,并说:“我不能做这个,但我能做那个。我感到我可以在这里帮忙。我可以在这里做有意义的事。” 你想体验真正的灵性吗?你想拥有有意义的关系吗?你想拥有生命中的方向感吗?你想拥有一种自我价值感吗?那么贡献必须成为你的强调重心。思想的病态源于自我专注。它源于自私。当金钱服务于此时,它成为苦恼的一部分。你只需看看你周围,就能看到无数这样的示范。每个人都在努力拥有更多,然而他们感到痛苦,害怕和自己相处,害怕和其他任何人相处,害怕静心,害怕安静,害怕亲密,他们被驱使着拥有更多、更多、更多,远远超出他们合理的需求。 在本书的很多讲座里,我讲述了世界的状况——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以及正在当今世界上运作的更巨大影响力,这些正决定着世界的进化,控制着它的整体走向。你无法思考这些,如果你依然深陷于你的自我的话——你的欲望,你的需求,你的恐惧。答案不在那里。答案是重新和生命、和智慧、和内识、和内在指引进行参与。很多人迷失在世界事务里,这也很常见。这不是我所讲的。你必须做你内在的工作,你也必须做你外在的工作。在某个节点上,你无法再做更多的内在工作,因此你必须做你的外在工作。这意味着你找到世界上的一个真正需求,并为满足它而努力工作。 我已经阐述了世界更伟大运动,你必须开始意识到它的需求是巨大的。人们问:“我的召唤是什么?”我说:“看向世界。”他们问:“我的宗旨是什么?”我说:“看向世界!”睁大眼睛!不是带着恐惧或空想,而是睁大眼睛!思考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思考恢复环境的需要。思考文化间的相互浸透。思考社会所有的巨大和紧迫需求。哪个在召唤你? 如果你想让自己迷失在奢华和快乐里,你将找不到释怀。随之而来的将是内疚,因为你在浪费世界上的一个巨大资源。可以拥有快乐,可以做有乐趣的事。但是要保持你的责任感。你在此是为了对世界做贡献。世界在此不是为了纵容你并让你感到保障。你将会死。因此,你要做什么来让这次生命成为一次有意义的体验呢?拥有更多乐趣吗?放更多假期吗?买更多东西吗?如果你认为这将满足你的需求的话,那么去和那些比你拥有更多的人相处一下。如果你这样做,你肯定会确信这不是路径。 在自然里,一切事物都是有用的。没有任何东西被浪费。一切事物都在为其他所有事物做贡献。没有任何东西被挥霍。向你们的自然界学习。重新和它参与。你将看到。所有动物都需要某些东西来满足它们的生存和福祉。可是你不会看到它们为自己积累巨大的财富。世界上所有的动物,在世界上都是易感的。除了它们的保护性本能和它们为自己准备的庇护所之外,它们对世界是易感的。它们在世界上参与着。 别迷失在金钱是好是坏或快乐是好是坏这样的想法里。这总会把你引入歧途。转回来问:“我必须做什么?”在此,你看向你的天然倾向性。你评估你的天然能力,同时你看向世界的需求。你将需要做非常简单特别的事,它或许看似不相干,可对于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以及人类社会的统一来说,它依然是做贡献并且是必要的。找到你的角色并履行它,那么你将找到你的成就。不存在其他道路。如果你想知道你的价值、你的礼物和你的本质,这是道路。试图寻求逃离世界、回归上帝的超脱体验,并非道路。上帝派你到此来做事,然而你却想回到上帝那儿! 身处世界,并非仅仅是身在一个你必须找到逃路的监狱里。你将不会在世界上停留很长时间,所以你的逃离是肯定的。你并非永远被派到这里。你来自某个地方,并在回归某个地方,那里非常不同于这个世界。所以,你的逃离是肯定的。可是,当你身处这里时,你能拥有对你的古老家园的一种感觉吗? 得到疗愈的人,是进行奉献并找到场所去奉献的人。如果你知道你必须奉献,但你在找到奉献场所上有困难的话,那么开始对那些需要你所拥有之物的事或人进行奉献。它不必是你将奉献的最终场所,可它是一个起点。你通过奉献来了解你的礼物。你不是等待最终状况的到来,那时,如果代价不太大的话,你或许将奉献。你现在就开始奉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能减轻神经症或自私。在此,你的奉献并非为了你的荣耀,甚至并非为了你的灵性救赎。你奉献,是因为你被需要。你将找到你被真正需要和你能真正奉献的地方。 未来,那将是你的未来,世界的需求将变得更巨大且更紧迫,人们将被迫和彼此分享世界资源,这将远比他们现在所做的更多。他们将被迫和彼此分享他们的传承和他们所知道的。富人将变得更贫穷,穷人将需要更多。你现在所见的人们财富的很多严重不公正将得到平衡,因为资源将缩减,人口将更多。拥有巨大的个人财富,将变得越来越不恰当。除非你在生命里的角色是做一个捐助者,并且你最终把大部分财产捐出去,否则这不恰当并将越加如此。 记住,奉献并非放弃。奉献是将你的资源和你的关注导向需要你的东西。正是这带来福祉和进步,并且你的奉献将远超出它被导向的特别需求。它将提升思维环境。它将对他人投射灵感之波,让他们奉献并逃离他们自身的悲剧。 未来,那是你的未来,将需要越来越多的你。这对你是好事,但如果这一需要没有得到应对的话,这对人类将不是好事。可这对你是好事。它为你提供了真正的可能性,来唤回你的真正价值、你的真正意义和你的真正能力。你的未来意味着你将无法拥有你想拥有的所有事物。如果你想要的东西不恰当,那么你将知道。如果你把自己承诺于此,你将随身带着一种内疚和不负责任感,没有任何人能为你减轻它。 拥有太多和拥有太少一样差,因为你失去了平衡,你和生命及生命资源的关系不正确并需要改变。和金钱保持正确的关系,意味着你和你生命中的真正目标保持正确的关系,并和你周遭的世界保持正确的关系。如果你拥有太多,你将受难。同样,如果你拥有太少,你将受难。两种情况都需要改变和重新调整。你的内识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在你和金钱、和人、和生命的关系里,以及在涉及这些领域的所有特定事项里。失衡召唤着重新调整、重新评估和对你自己的一种新应用。就此而论,富人和穷人一样差。然而,穷人比富人拥有获得幸福的更大可能性,因为富人往往无法被触及。他们已经太多太多地交出了自己,他们太放纵。或许如果他们一下子变得极度贫穷,他们将能重新过他们的生命、觉醒并重新评估他们真正的需求。 拥有太多或太少,都造成不平衡并需要一种重新调整。那些富有并已然意识到这种失衡的人们,可以致力于捐出他们的资源,不是变成穷人,而是变成一个捐助者。富人的角色是成为捐助人。除了成为捐助者之外,没有任何原因变富。如果你在生命里的设计和角色是成为一名捐助者,那么你将需要大量的财务资源,你将需要其中的一小部分来继续你自己的工作,一小部分用于你的快乐和幸福。可是运用这一资源的主要焦点,是对他人奉献,并使他人能够去奉献他们自己。为何让那些生活在贫困里的人变得更富裕呢?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奉献!当富人不奉献时,他们没有为此做出一个典范,结果他们的生命变得颓废和自我毁灭。正是奉献启发着人们,这里必须出现很多伟大典范。对一些人来说,奉献将需要大量的教育。他们必须完成一种非常实用性、学院性的教育。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将需要一种不同类型的教育,一种不同类型的敏感。 金钱,如同智能一样,是一个资源。如果它得到智慧地使用和正确地导向,它能被用于一个更伟大的灵性宗旨,这将赋予它真正的意义和价值。在现实中,世界上几乎每个人都需要调整他们和金钱的关系,因为他们需要发现他们为何在此以及他们在努力实现什么。针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并非是静态的定义;它们是一种不断增长的领悟。即使你发现了关于你当下境况的真理,你也将意识到,当你前行时,对于真理的应用将需要被调整。或许你对金钱的需要将变得更大;或许这将变得更小——这有赖于你在努力实现什么。如果你在建一所医院,或再植一片森林,你将需要很多钱。在此,你给他人机会去奉献,并在他们的奉献和他们的接收里申明真正的价值。而其他一些人,将只需照顾病人和濒死者。他们可能不需要那么多钱。一些人将需要辅导。一些人将需要建造。 有太多的示例,太多以至这里无法详述。但有必要再次确认这一想法,即金钱是服务于一个真正宗旨的有用工具。如果它服务于一个不真实的目的,它将有着一个不真实的意义,并将成为人们困惑和无能的一个源泉。自我放纵地使用金钱的时代结束了。现在是贡献的时代。唯有这才能确立你和金钱、和他人以及和自己的正确关系。 因此,金钱是表达一个真正宗旨的载体。在此,它找到它真正的价值。那么,抓住这个机会,来评估你当下的需求,尽你所能来确定你现在在努力实现什么。让这基于内识,而非仅仅基于你的愿望清单。然后决定你对金钱的真正需要。这将决定你必须在世界上多么努力工作,以及你必须做什么来保障你所需的资源。如果你要求的比你需要的更多,你的工作将比你需要的更多,结果你的生命将失去平衡。有时,你为了一个重要项目必须去赚钱,并且你必须为之非常努力地工作一段时期。但它是值得的。这里的问题并非在于它的难易。而是在于它是否正确。在此,内识是你的指引,因为在你自己内在,你将知道。当事情不正确时,你将感受到。你将知道。当事情正确时,你将感受到。你将知道。你需要被暴露于正确和不正确的事,从而能够拥有这一对比。然后,你能开始感觉或感受你自己的这个“知”的更伟大部分,我们称为“内识”的你自己内在的这个重要参照点。 你将在世界上看到很多错误的事。别谴责它。让它教你来反思你自己内在的内识。让那正确的来启发你。让那不正确的来将你重新导向内识,把你带回内识。世界包含正确的和不正确的。二者都能引领你走向真正的关系。和金钱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等同于和另一个人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以及和你自己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如果它服务于一个真正的宗旨,并满足一个真正的需求,那么它的表达将是真实的,它的价值将得到确认。这是存在于所有类型的关系里的真理。

从他人学习

为了在内识之路上前进,了解世界并找到你的贡献,你必须能够从他人学习。因此,让我们共同探讨这点。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学生,这给你带来巨大的优势,并能从很多方面保护你避免自己的破坏性倾向。宣称和强化你的学生身份,给你带来了最大限度的学习机会,并能阻止你做出过早的结论或认同那些自我安慰的想法。它让你保持开放、柔软、感知、观察并能从很多方面阻止你做出并非代表更深理解的结论。学生身份的本质,是一个人必须等待以获得学习。然而,在这个等待的时间里,这个人必须运用他自己。这个人必须寻求一个准备课程,这个人必须对他人保持高度观察。 这对于学习任何重要的东西来说都似乎是显而易见的。显然,如果你想一想任何你所珍视的技能,你会意识到你需要指引;你需要某种课程;你需要他人的帮助。你还需要很多范例。这是宇宙性的真理,并且有着非常多的应用。然而,当人们看待他们的生命进展时,他们不考虑这点。他们蹒跚而行,在不经意、往往是不情愿中学习着,努力抓住旧的想法,努力维护他们自己,努力缓冲自己去对抗改变、新的互动和机会等。 如果你采取这种积极的学生方式面对生命,那么你就能以一种非常认真的方式前行,你能对你的学习产生必要的责任感。如果你对这种方式保持坦诚的话,你将意识到你会犯错误,并且一些错误是有必要的。你将意识到很多事情必须通过尝试和错误来成就,你必须让自己暴露于其他人的不同观点中,你必须尝试事物并测试它们。这种方式完全不同于努力证明自己或维护你的想法或捍卫你的位置,那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方式并且不会产生真正的学习。一个真正的学生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应对失望和困惑,把它们视为学习和准备的必要组成部分。 要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并发现你在其中的位置和宗旨,这要求你采取一个积极和有意识的学生的位置。在此,如果你能采取这种你什么都不知道并且你想尽可能多地学习的位置,那么这带给你巨大的优势。这让你随着生命行进的方向与生命共同前行,并学习我在这些讲座里所谈到的东西。你不必相信我的话。我邀请你和鼓励你去自己探索这些东西,因为虽然我说的非常正确,但是除非你能自己发现这点,否则它对你毫无帮助。 成为一名学生。成为内识的学生,因为为了穿越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你将需要内识的发现,内识的浮现和内识的引导。实际上,为了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为了找到你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力量,为了发展和这一更伟大力量的关系,以及为了以某种方式和人们重新结合,从而使有意义的关系得以出现并找到它们的充分表达,你将需要去认识和体验内识。 因此,鉴于生命的正常要求以及世界正呈现给你的更伟大机遇,内识就是你的基础,因为它是你内在的更伟大思想。它是你真理的源泉。它是你意义和方向的源泉。没有它,你将盲目地蹒跚而行。没有它,你将生活在荒谬的假设里。没有它,你将寻求安慰和逃避痛苦。这后一种方式的结果,带来了你到处可见的困惑、矛盾心态、不确定、不幸和自我否定。生命中所有有意义和真正的进步,都来自于内识,大多数情况里,人们甚至不知道内识是他们的向导和他们灵感、力量、勇气和动力的源泉。但少数意识到这点并有意识地与内识连接的人们,能够做出非常多的奉献,因为他们在生命中定位自己的方式,使得生命成为被奉献给世界的一个伟大贡献的接收者和推动力。 做一个真正学生的必要部分和主要部分,是从他人学习。这涉及很多事情。首先,你需要那些比你进步的人在你的准备中服务于你,尤其当你变得更进步时,他们甚至会在沿途的某些节点上提供直接的指引。在此,你必须接受自己是一个学生,接受所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如果你试图在大部分事情上,尤其是在学习内识之路上进行自学的话,那么你的进展将是缓慢的、挫败的和无效的。你无法前行。你没有时间盲目地四处游荡,试试这个,试试那个,学点这个,学点那个,采取一种折衷的方式。这就像当事实上一个丰盛的宴席正摆在你面前时,你却在桌子底下捡残渣。当你能够坐在桌前接收内识的礼物时,为何要去捡残渣呢?不要做一个乞者。做一个接收者。做一个学生。 你需要指引。你需要接受那些比你进步的人,不要颂扬他们、崇拜他们或把他们当做你唯一的专注,那么你就能够学习从他们接收并支持他们。向一个导师学习,包括几个方面。它涉及接收、评估和应用。它还包括支持那个人,这是你向他们奉献的方式。尤其是在内识之路上,真正的内识导师依赖这点,因为他们把他们的生命奉献给这一服务,他们值得获得慷慨的支持。别为你的支持讨价还价,而是奉献你知道你必须要奉献的。那么,在这个关系里就不会存在不平等和不确定。 为了学习,你必须和那些比你进步的人以及和那些比你落后的人联接。显然,这是世界上的一个既定事实。然而,很多人努力拥有同等的认同、同等的技能和同等的机遇,而事实是,他们处于非常不同的发展阶段。当你有一个特别的学习焦点时,这非常显著。如果你没有一个特别的学习焦点,这会很难看清。在这种状况里,人们对他们的技能、他们的觉知和他们的能力做出荒唐的宣称。而其他那些更有技能的人,往往否认他们自己的能力。因此,这变得非常困惑,存在着大量自欺。但是,当你尝试某种特别的事情时,例如成为运动员、音乐家、科学家、工程师或医生时,你不会只是四处游荡地捡取支离破碎的信息。你把自己投入到一个培训和准备里。因为在此你有一个特别的焦点,所以你意识到你需要这种准备。你意识到你不具备必要的技能、经验或理解来开展这种形式的服务或贡献。 因此,接受你是一名学生。接受你需要指引,接受你必须从他人学习。你能够接受所有这些,因为它们是显而易见的。这在学习内识之路上同样如此。学习内识之路比成为医生、工程师或运动员更加困难。为什么呢?因为它对个体更加挑战。它要求更多的改变和重新评估。学习内识之路,并非简单地给自己添加某些东西,它将改变你对生命的整个观点。这要求更巨大的勇气。我并非贬低其他那些追求,它们确实非常特别。但是,内识之路更加伟大,它要求更专注的学生生涯,要求更多的开放和更少的假设。 内识之路更为艰难,因为你不确定结果将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上医学院,你知道假如你能通过考试,你将成为一名医生。你知道假如你为成为一名音乐家而开展准备,假如你坚持不懈并通过了考试,那么你至少在技能上是有能力的。然而,当你遵循内识之路时,你不确定你将成为什么样子。显然,你不会拥有一个事业,并成为内识的专业人士。因此,它更艰难,因为你必须带着更巨大的不确定前行。你并非被财富、名望、认同或成就所推动,你必须是被某种你内在更深刻的东西推动着,它说你必须这样做。你向前行,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它将要求什么或者你将获得怎样的优势。 做内识的学生是一个高度专注的学生生涯。你将需要指引。你无法自学内识之路。你无法通过参加研讨会、读书或采取一种折衷方式来学习它。这会让你滞留在外面,而无法进入内院。这让你停留在一个观察者。你能够收集他人准备和他人成就的所有范例。你甚至能够成为一名学者,研究他人是如何在各种宗教传统里达成一种更伟大理解的。但是,除非你能亲身踏上这条道路,否则你只不过是看台上摇着旗子的热情观众——感兴趣,却不愿意亲历旅程。做内识的学生,是做神秘的学生,但这不意味着所有准备都是神秘的。大部分准备是非常实际的。在此,你必须成为一个一贯的、平衡的、运作的、负责任的和非常能干的人。这都要求一种非常实际的发展方式。你不能作为一个做梦者而进入内识之路,因为实际上,当你前行时,你的很多梦想将被证明是无效的,甚至是有害的。那么,你必须转向哪里找到你的更伟大源泉和动力呢?你不能因为想逃避生命的无常而遵循内识之路。内识之路将推动你去面对它们、应对它们和理解它们。你不能为了成就你的理想而遵循内识之路,因为大部分理想将被证明是阻碍着你的真正障碍。 因此,必须存在一种更强大动力,因为你将会有这些失望。你并非试图拥有你想从生命得到的东西,相反,你能够遵循你所知道的,并奉献某种具有更伟大意义的东西。这将赋予你更伟大的意义,并且你将从他人身上看到更伟大意义。在此,慈悲是必要的。你在对待自己的方式上需要它,因为你将经历巨大困惑的时期,有些时候还有失望。 当你学习重新评估你的动机和你当下的理解时,你将学习认知你的局限。除非这些局限被识别出来,否则你将无法前行。很多人不希望他们的局限性被指出来。他们觉得这是对他们骄傲和成就感的一种冒犯。然而,真正的学习要求你辨识你所在的位置。一开始你所在的位置,是做一个初学者,你想学习但所知不多。这在其他教育形式里是多么显而易见啊,然而,让人们在学习神秘时接受同样的事情却是那么困难。在此,很多人非常自豪于他们读过的所有书和他们所有那些微不足道的体验。“哦,是的,我知道这个!”“哦,是的,我知道那个!”“哦,我读到过这个导师。”“我知道这个学校。”他们是初学者。但他们甚至无法做个初学者,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这点。 做一个初学者。不仅做内识的学生,而且做一个初学者!这给了你最大的动力、机会和学习能力。这让你能够接收指引,并不带自我荣耀地为他人奉献,因为的确,与智慧和内识的临在相比,你的骄傲感将是卑微的。实际上,在内识之路上,学生学习的首要事情之一,就是他们知道的非常少,他们把他们的生命建立在各种假设上,很多假设没有被质疑过。实际上,他们通常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很多假设。他们只是追随他人,做出这样和那样的假设,他们奇怪为什么他们在生命中感到如此不安全、如此不确定、如此麻烦,为什么他们的幸福和快乐如此容易受到变化境遇和他人意见的攻击。 如果你把你的生命建立在假设之上,如果你把你的身份和你的意义建立在假设之上,你会感到孱弱易感、易受攻击、自我防卫、心怀怨恨、不确定和愤怒。你会害怕不坦诚,因为你就不坦诚。这是没有基础所带来的结果。成为内识的学生,就是建立一个真正的基础,不是一个想象中的,不是一个幻象出来的,不是一个你在世界上成长过程中无意中捡到的,而是一个你有意识地铸就的,代表着你所认知并且你意识到能够在世界上得到实际示范的真理的基础。为此,你必须检视你自己和你的自身体验,并学习客观地评估自己。这还要求你从他人学习。 人们在教导你生命中不要去做的一切事情。为什么要谴责他们呢?他们是你教育的必要组成部分。他们在节省你的时间。为什么要谴责他们呢?每一种形式的自我违背,每一种空想的表达和每一个被付诸行动的盲目假设都在被展现给你,只要你能去看清它们——不带批评或谴责,因为批评和谴责很容易。它们是为那些保护他们的骄傲并维护他们自己假设的人而准备的。可是如果你能带着感激、慈悲和理解去看的话,你就能够接收你这部分教育,它是绝对根本性的。 当你能够通过观察别人来加速你的学习时,为何还要浪费你的生命去制造所有那些寻常错误呢?你依然会犯一些错误。你依然必须尝试一些事情。并且一定程度上,你依然必须品尝浪漫、个人权力以及所有这些在世界上被如此赞颂的东西,从而能够发现它们是多么的空洞和匮乏。 别只是依赖你自身的动力和价值观。去观察他人。别以为你和他们有多么不同。你会犯和他们同样的错误。或许你会想:“哦,那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永远不会那样做。”可是基于同样的境遇和同样的劝诱,是的,你很可能会那样做。然而,为什么要经历所有这一切呢?为什么再去制造他人在示范给你的东西呢?然而,如果你能带着慈悲、不带评判地客观观察他们的话,你只会从他们学习。他们是对你喂哺之手的组成部分,但是只有当你定位于一个真正学生时,你才能够从他们的示范中受益。否则,你会说这些人是好人,那些人是坏人,这些人愚蠢,那些人聪明。一个没有致力于教育的人,将会做出这些假设,因为这些假设很容易做出,因为这些假设在自我颂扬。然而,一个学生会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一种智慧得多的方式。 对人们进行观察非常重要,不过必须是以这种方式。谴责很容易;难的是辨识。归类很容易;更难的是不对事物进行解释。宣称你的意见很容易;更难的是改变它们。不想学习的人,选择容易的方式;想学习的人选择正确的方式,无论它容易与否。 当世界在教导你,你所有那些未受内识指引的倾向性所带来的后果和结局时,你怎么能不感谢这个世界呢?即使当人们做出极端自我违背的表达时,那也是关于你的!这带来了慈悲和感激,因为他们在教导你。他们在向你展示选择这条路而非那条路的结局,展示相信这种想法、遵循这些冲动、寻求这类逃避、试图在这种兴趣里迷失自己的结局。只要你能观察他们,他们是在教导你从事这种职业、担任这个角色、拥有这个工作或是处于这种关系里是什么样貌。如果你能从生命丰富的示范里学习,那么它将提炼你对自我的愿景和想法,让你去发现你是谁的本质以及你必须去做什么。 有些时候,你会对他人抱有反感,但这不一定意味着你在谴责他们。这或许意味着,在内识的层面上,你在撤离那个境况。这不意味着你必须保持友爱、快乐、开放并接受一切事物。它意味着你让自己做出回应,但你不去评判。这里存在着巨大不同。你可以从某件事撤离,因为你知道它非常危险或有害,但你不去谴责你所观察的任何人。同样,你可以感受到一种天然的倾向性去靠近某些人,但你不去颂扬他们或是给他们赋予高出他人的价值。 这代表着你能感受到的一种天然吸引力和抗拒力。这给了你对内识直觉的一种感受。不需要任何的评判或谴责。只有是或不是,而非对或错。对或错,是当人们无法体验某个事物的实相或他们觉得必须维护他们自己的回应时所说的话。与之相反,你只是回应,而不是反应。你会被推动着走向某些事物,而远离另一些事物。而对很多其他事物,你只是感到中性。退后一步并让自己感受这一回应,对于学习如何辨识他人并找到你的道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带给你关于内识样貌的体验。 给自己这一自由。让自己变得观察和客观,这样你就能够感受你更深的倾向性。慢慢地,你将能够从这些倾向性里得到学习——它们意味着什么,它们努力带你去向哪里,等等。正是因为你来此是为了一个宗旨,并且你在努力达成某些事情,所以你需要方向。如果你能面对生命,那么你和生命的参与,将教导你关于你的倾向和你的方向。然而,如果你站在路边说:“哦,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你怎么可能有任何方向呢?你必须行进才能拥有某种方向。如果你停滞在路边,不去任何地方的话,你怎么能体验到方向呢?你必须起身去做些事情,去某个地方,并与生命参与。 或许你会觉得愚笨和愚蠢,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然而,任何在接近内识并接受他或她的真正学生身份的人,都必须接受这一体验。这会缓和你的骄傲,并发展思想的真正开放。如果你在努力成为某种样子,做某件事情或拥有某种东西,并且这是你的全部焦点的话,那么你怎么能具有辨识力呢?一切事物的评估,都会根据它如何符合你的想法以及你对必须成为什么、做什么和拥有什么的想象而进行。 辨识力需要客观。客观需要开放。开放需要一种专注于学习而非获取的方式。在此,你在面对世界,而非只是试图利用它。在此,你将需要指引,你将需要认知并受益于错误示范。 你还将需要一些伟大的同伴。在此你必须改变你在人们身上所看重的东西,因为神奇、美丽、魅力、精彩和与众不同并非你所寻求的东西。或许这些代表着你以前对人们的兴趣以及你被吸引的标准。所有这些都必须改变。如前所述,你必须等待一种更深刻的回应。你必须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评估他人,它不同于评判他们。如果你想和他人建立关系的话,你会希望了解他们的能力是什么,他们的倾向是什么。即使是那些你感受到一种灵性共鸣的人,你也必须查明他们是否能够和你参与,以及你们是否有足够的般配性。这需要客观的观察。记住,你在此不是要谴责或赞颂他们。你只是想学习。你在生命中要去向某个地方,你想知道他们是否也能去那里。在此,潜能是不够的。一个人必须真正做好准备、愿意并且能够和你一起走。试图康复某个你爱的人从而使他们有可能加入你,这样做是徒劳的。他们必须根据他们自己的内在指引前进,而非你的督促。他们是因为意识到必须走才走,而非因为要和你在一起才走。 正如向内识学习所有东西一样,在此有一个巨大的重新评估过程,并要发展一种新的方式。这对所有教育来说都是如此。所有学生都必须经历这些。人们在开始他们的学生生涯时,抱着宏大的期望以及各种各样的假设,关于他们能做和不能做什么、学习是什么样子、他们将学什么,以及它看似如何。这些中的大部分必须得到重新评估。在此,你不仅需要获得新的技能,你还需要获得一种不同的思想状态。 这对成为内识的学生来说,更是如此。你以为你知道这会成为什么样子吗?哦,这将有所不同。因此,别试图把你的价值感建立在你的假设是否正确之上。相反,要保持开放,并请求真相向你揭示那些你需要学习的东西,你需要做的事,以及你需要重新评估的东西。如果你这样做了,那么你就能够成为一个拥有真正方向的人,你将能够拥有与他人关系的一个有意义的基础。 做一个真正的学生,要求你不要拥有所有你认为你现在就想要的东西。很多人说:“我很想开始内识的学习,但是我真地想要结婚。我想有一个伴侣。我想实现财务稳定。”他们不接受他们的学生身份。无论你独行还是有人作伴,你都走上这一旅程。无论你的财务资源如何,你都会走。你开始于你现在的位置。如果你添加需求和要求的话,你将阻止你自己。你向前行,因为你必须向前行,无论你是否拥有婚姻或财务稳定。大部分人希望这些东西,但你必须前行,尽管不知道它们是否在等待着你。这需要勇气。这是自尊的一种示范。这带给你真正的正直。这打开你学习的能力。如果你一直在聆听和思考我在这些讲座里所呈现的很多东西的话,你将认识到这是多么重要。 我并不是说你想要的东西是错误的。我所说的是不要承诺去获得它。只是承诺去学习智慧和唤回内识。如果你这样做,那么你所需要的一切将被赋予你——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一切,而是你需要的一切。这是幸福和成就的基础。 环顾你周遭的世界。一些人在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很多其他人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对于那些获得他们想要东西的人来说,他们的幸福和满足是短暂的和瞬间即逝的。那些没有得到他们想要东西的人,在不断抱怨和骚动。在此,胜利者和失败者没有多少不同,因为他们都没有满足他们生命中的真正需要和要求。那些致力于获得钱财、获得关系、获得地位、确保快乐的人们——他们在做非常差的投资。他们到处可见。你能够观察他们。他们在示范你认为最宝贵的品质吗?他们在示范一个基于贡献的启发性的生命吗?他们在通过贡献他们的礼物来发现他们自身的价值吗? 别谴责他们;去观察他们。他们生活在失望里。他们拥有他人想要的东西,但这不足够。可是他们很难摆脱,因为他们投入太多,他们依然希望下一个体验或下一次获取能够以某种方式解除他们的失望,解除他们对为之奉献的东西的无价值感。 内识的学生对内在和外在变得留意和观察。他们学习这样,因为这是必要的。他们寻求一个更深刻方向,他们必须耐心等待它的出现。实际上,等待对他们的发展来说往往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学习等待,你就能学习信任。如果你能学习信任,你就能学习观察。如果你能学习观察,你就能学习认知事物。这是你教育的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在这些讲座里所说的大部分东西,的确超出你的领悟和理解。别试图去理解它,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会以为你理解了,可你并不理解。抑或,当你无法理解时,你会倾向于忽视它、谴责它或谴责你自己。当我说这个世界正在迈进大社区时,我不是要求你去理解我的意思。当我谈到不和谐力量和正义力量,内识之路或发展辨识力和审慎力,勇气和慈悲时,我不是要求你去理解我的意思。基于你现在的位置,你无法完全理解这些东西。 接受这点。如果你能这样,你将拥有你学习的一个真正起点。我不是要求你去理解。我是要求你去学习。成为一名学生。如果你真地想为世界、为你自己学习这些东西的含义的话,如果你想学习和发现是谁派你来此以及你被赋予了什么东西来提供给这里的话,如果你想学习辨识你的本质并学习智慧和有效地和它协作的话,那么成为一名学生。我提供了更宏大的智慧和一个更巨大挑战。一个观察者、一个批评者或一个浅尝者将无法从中受益。但那些接受他们生命中的学生生涯、不断采取这一定位并维持这一定位的人,将是能够实现这一思想状态的人,在这一状态里,所有这些东西都变得显在。 为了看到我看到的,知道我知道的,你必须拥有我的观测点,你必须拥有我必须达成的思想的明晰。为了做到这点,你必须成为一名学生。即使我也是一名学生。在此,大师是相对的。甚至大师也是更高阶大师的学生。 做一名学生,那么你将学习,你将认知,你将能够行动。没有这些,你将被留在真正发现的王国之外。然而,机会是属于你的,一个你现在能够去接收的机会。

信任

信任是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一个你可能熟悉的问题。如果你在进步,你必然关注信任的发展以及信任必须建立在什么之上。我们必须讲述你有两个面向,因为信任是你给自己的赋权,在你依然身在这个世界时去参与一个更伟大实相。存在着你的人格面,这是你自来到这个世界时起一直在发展的,还存在着你的非人格面,这是你内在固有的某种东西。你并非发展它;它已然完好无缺。 唯有你的非人格或更深刻本质能够代表内识。如果你试图在你的人格面里发展信任,那么你将会有巨大艰难。这里信任将看似非常复杂或困惑,有着很多逆境和利益冲突。人格面无法信任,因为它孤单和害怕。它的基础不稳定。它的假设是软弱的。它的关联是脆弱和不确定的。它没有信任基础。只有当你的更深刻本质呈现时,信任才能最终在你自己内在被确立,然而你必须拓展信任以允许这一呈现发生。 人们有麻烦,因为他们试图用他们的人格面来成就自己。他们试图成就他们的愿望和他们的向往,并避免那些似乎伤害或剥夺他们的东西。这非常难,因为人格面不参与生命,不理解正在发生什么。 因此,信任变得非常困难。当你自己如此害怕时,你怎么可能信任呢?在一个如此威胁并呈现如此多逆境的世界上,你怎么可能信任呢?你的信任怎么可能真实,而非只是用来支持你的即刻安全感的一种学术练习呢?这是我们必须讲述的。 很明显,信任在学习中至关重要,尤其当你发展内识时。在此你试图接收某种不可理解和神秘的东西。它是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势力,代表内在固有的关系并讲述一个更伟大实相。它指引你走向你从未去过的方向,然而它如此自然。面对这些,你的人格面除了默从、斗争或解离外,还能做什么呢?那是它的三种可能回应。然而当内识变得更强大时,你的人格面必须默从,因为它被阴翳了。 这并非你此刻所处的发展阶段。你在试图建立信任,这样你就能进步。你的信任一定不能基于这个世界,而是基于某种比世界更伟大的东西,因为这里没有信任的基础。你无法将信任建立在改变上。请理解这个。信任必须基于某种恒定和确立的东西。然后真正的信任能够呈现。它需要一个不受可怕表象或负面关联威胁的坚实基础。 这里的困难是如果你生活在人格面里,那么你的结论的唯一可靠信息来源是你的感官报告给你的。生活在人格面里无法代表一个更伟大实相。人格面希望别的某个地方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当你离开这里时你能够去那里,可是它无法代表一个更伟大实相。 因此,生活在这个思想层面的人们非常受限,并从根本上相当害怕。他们必须将他们的稳定和他们的实力唯独建立在他们想法的强大上,他们将发展一个严格的思想构架,并将他们的身份、他们的方向和他们的宗旨建立其上。最终,这个构架将挫败他们。 正因为如此,在为内识进行准备中,你被轻柔地引领出这个构架。这是一个惊人的事实,即内识必须在思想开放并且它的身份挣扎失败时呈现。你们一些人感觉好像你无处可去,你在挣扎或你的生命看似没有目标。你无法生成足够的热情。对于人格面来说,这看起来像死亡和绝望。然而,这是你的上师们一直等待了这么久的机会。它意味着你现在能够回应某种超越你自己的想法、超越你自己的愿望并超越你自己的计划的东西。 人格面在指引和保护存有上的失败,是内识呈现的开始。内识起始于失败——组织和指引你生命的失败,基于你的期望和要求构建你的关系的失败,编排宇宙来适应你的愿望的失败。这一失败是摆脱束缚的一种伟大解放。 人们非常坚信上帝应该到来让世界完全变成他们想让它成为的样子,可是上帝有其他计划。上帝的意志是解放这里的每个人,这样他们就能回归他们自然的家园。因此,上帝并非让世界成为你分离存在的完美地方,而是启动了瓦解你的分离的力量。这非常仁爱。它丝毫不暴力。上帝已然这样做了,因为你拥有内识,因为你无法让你的非人格面服从你的个人愿望。 正因为如此,你的非人格面越强大,你的个人愿望越微弱。正因为如此,你们一些人正在对这个世界失去兴趣。如果你能正确接受这个,你将看到这是你内在真理的呈现。然而,从人格面的观点来看,这确实可能相当可怕。我们希望你减轻你的恐惧并以一种不同方式感知这个。 上帝只关心重建和你的沟通。那是真正重要的,因为那是宇宙。没有那个,你能指望在这里成就什么呢?你的岁月跨度很短暂。你的环境远比你更强大,或看似如此。存在数不清的逆境在破坏你的进程。必须存在别的某种东西。于是,这是你的信任必须导向的地方。 你看到吗?只要你的主要意志对抗你的内识,那么你将处于和自己以及和你的环境的冲突中。你的关系将表达这一冲突。尽管你非常向往彼此间的关系,可如果你拥有它,你将不知道用它来做什么。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困境,然而并非没有解决方案。 轻轻地,轻轻地,你的精神家庭的临在希望减轻你自我决定的负担。你拥有一个比你的目标能代表的更伟大可能性。正是这个,你可以相当自然地对其敞开。然而如果你的思想热烈追求它的愿望,那么它将把这视为一种完全的失败,它将不会遵循这个对你来说如此自然的更深刻倾向。 我们并非把这讲述为被动,因为学习向内识臣服将要求比你以前所认知的更伟大承诺和更伟大水平的自我决心、自我控制以及和他人的参与。这激发你所有的天然能力并赋予它们一个统一的方向。 人格和非人格的差别非常重要。和当你在你的人格观点里时所看的世界相比,当你在你的非人格面里时,你将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时间将静止。你将保持临在。你现在处在一种不同的思想状态里。当你体验这个时,哪怕只是瞬间,这种对比感将赋予你关于你必须达成什么从而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和平的一种倾向。它还将澄清你的价值观,这样你就能在生命中拥有一个真正目标——服务更伟大实相,这样它就能在你内在呈现。 没有内识你无法解决任何事,没有它你将没有信念、信任或幸福的基础。你所有的快乐将短暂、不稳定并容易受到挑战。如果你认真思考这个,它变得相当明显。 然而,你并非没有希望,因为内识和你同在。它有它自己的天命和它自己的路径。你可能将自己拽来拽去,可你无法说服你自己的更深刻面向参与。你看,针对你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始终相当简单,可是你应对解决方案的方式相当复杂。疗愈你并不难,可对你来说难的是想要疗愈。疗愈并非按照你自己的条款或以你自己的方式发生,因为它来自一个比你个人范畴更伟大的实相。它来自你作为其中一部分但无法掌控的更伟大实相。 确实,你需要管理你的想法、感受和活动,这样它们就能依照一种更深刻体验被导向。你将向往这种越来越多地处在非人格面的体验,因为在这里一切安定下来,你能够开始看见。在这里你将拥有信心,因为你的信心基于某种良好确立的东西。你将像一个仁爱的父母那样感知你的人格自我,理解小孩子的哭叫而不受冒犯。你的人格面将最终把自己整合到内识里并找到它正确的贡献。这样,一切将得到成就和统一。 你必须看到,当你生活在你的人格面里时,你无法解决任何事。你将尝试很多伟大解决方案,制定新计划,进入新关系或努力改变你的情景,可是如果你的内识没有去向那些方向,那么你将没有你自己真正存有内在的赞同。你所有的决心将无法动摇你生命的真正路线。尝试这样做会导致失败,这会导致你走向我们所说的真正开放。 因此,正是内识需要你的信任。因为你生活在人格面里,你需要信任你自己的更深刻面向。你无法有意识地在那里过你的大部分生命,然而生活在那里是可能的。这实际上是被赋予你的前途,然而那不是你现在所在的地方。 因此,你越多体验你自己内在的内识,你将越自然地拥有一种宗旨、方向和身份感。伴随你这种体验的每一点递增,它都成为一种永恒的印记。然后你能够回归你的人格面,你的人格思维构架,然而带着一种更伟大一点的视野和一种真理的记忆。 因此,信任以这种方式最容易被解释:你信任你的更深刻本质,当你没有和它联接时。你将看到生命实际上正在为你的利益筹谋。如果你停止试图利用它来实现即刻目标,那么你将能够感知它在为你的利益而运作。 请意识到,你必须发展的信任是对你内在内识的信任,和对上师们的信任,他们在此帮助你激发那个内识并赋予它意义。你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集体过程。此刻你无法充分看到和体验这点。那是因为你处在你的人格面里,它不代表这些。 于是,问题并非是:“我如何能够发展信任?”问题是:“我如何能够接触内识?”内识将为真正信念提供所有必要的动力和理由,这样当你对自己说:“我不需要担心,因为我知道这个状况将得到解决”时,你并非只是给自己鼓点劲;你非常、非常确定。为什么?因为你能看到它在行动。你不带你自己想法地看着。你的思想是开放的。它现在能够感知境况真正的展现。 如果你向往一个关系或是处在一个关系里,那么回归内识,你将能够看到你的下一步是什么。没有这个,你将在高兴和巨大恐惧之间摇摆。高兴和恐惧。高兴和恐惧。向往和失望。向往和失望。 正因为如此,我们对希望在此次生命里拥有婚姻和真正伴侣关系的人们说:“发展内识。”那么你的关系将拥有一个基础,你能够信任这个关系,因为它拥有这个基础。这是智慧的方式。这是为关系进行准备。这是为世界上的宗旨进行准备。 你看,你怎么能够信任我?我只是一个现象。因为你认知我。这正是你如何能够信任我。并非因为你赞同我或相信我或任何类似之事。我只能被认知。你们感知彼此,可是你们没有关系,直至关系被认知。我并非不同。我只是隐形。可是这不意味着你无法和我拥有你们彼此之间能够拥有的同样深刻的一种关系,因为关系存在于内识的层面。你无法指着人们说;“那里有一个关系。”关系是隐形的。它是两个思想之间内在固有的维系。两个身体或许站在一起或彼此摩擦,可那不是关系。你无法看见一个关系。你甚至无法概念化一个关系。它只能被认知。你可以概念化你们在一起的行为,你们共同的兴趣或是你们为彼此抱持的刺激水平,可是这些都非常容易改变,并可能非常迅速地消失。那不是我们所讲述的更深刻品质。我们希望你们激赏彼此,正因为如此我们提供这一洞见。 发展信任中的困难之一是你试图做不可能之事。因此,我们有必要辅导你不要做不可能之事。它们需要大量精力,尽管它们看似激发你的自我决心感。逆境越艰难,奖赏越巨大,你预期的个人回报感越巨大。可是最终,它都成为不可能,你放弃。然后你有机会认知某种东西。 当某种东西是真实的并且你在为它努力时,即使有逆境,可它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一切令你更强大而非更软弱。在此,合作和逆境都更强大地激发内识。你不是变得更软弱,而是变得更强大。你不是变得更解离,而是变得更确定。这为什么?因为你在激发你的非人格面。它变得更强大,你越来越信任它和依赖它。 唯有通过依赖内识,你才能拥有关于它是什么和它能做什么的任何领悟。正因为如此,当学生们进入内识进阶程序时,在某个节点上,我们要求他们依据他们的内识做某些事情——或许是小事情,可然后是大事情,因为这是内识变得更强大的方式。这是信任被真正确立的方式。在你成功这样做之后,那么当你面对生命中的一个新挑战时,你将能够回想你以前的体验。它们将是你需要的示范,即你的信任有良好基础,它确实能够再次做不可能之事。

大社区

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是一个或许在智力上难以理解的主题。然而,如果这个讯息激起你内在一种更深刻情绪,那很好。当我们讲述超出个体关注范畴的事实时,最重要的是你不要根据你的想法揣测,因为想法本身无法解释实相。正因为如此,如果你感到你更深刻情感的激荡,那是好的。 当我们讲述世界上的关系和事业时,人们对这些事情拥有一种更即刻和直接的体验。对于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的体验不是很容易触及。它很有趣,人们在一定程度上着迷于它,可是当你回到你的日常个人生活中时,它似乎不是很相关。然而,它和你的日常关注非常相关,因为它和你们世界正在走向的方向相关。 首先,让我讲讲我们所说的大社区是指什么。人类,不知不觉中,是这个区域里众多世界组成的一个更巨大联盟的组成部分。区域是物质实相里的一种太空划分——你们局域的宇宙,你可以说。在事物的更广大范畴里,它并不很大,然而和你们的量度相比,它很大。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希望让我们呈现的信息非常脚踏实地。当然,它并非真正脚踏实地,然而它和你的体验非常相关。它是你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面向的原因在于,这个世界,这个星球,正在经历向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迈进的过渡。这是它的进化阶段和它在历史上的位置。这或许看似非常远离你的个人兴趣,然而我可以向你保证它和现在正发生的一切事务直接相关。 为了经历这一迈进,你们的世界必须在科技上加速并在它的部落文化和文明里体验一种崩塌。当我们说到部落时,我们并非只是讲述土著民众。我们在讲述国家现在正熔入彼此,因为当一个世界经历向大社区的过渡时,出于必要性,它必须统一它自己的民众。这是进化性的。它发生在智能生命被播种的所有世界里。 因此,如果你见证你们世界里的事件,你将看到你们世界正冲向一种尖峰体验。每个人都感受到这个,可是并非很多人知道它是关于什么。正如在所有重大转折点上一样,灾难、天启和弥赛亚的到来被预期着。这在过渡时代总是发生,因为人们感到他们必须给出某种解释来说明这种更深刻改变体验。 非常重要的是你拥有这一观点,因为它允许你超越你自己的感受和关注的个体存储,去体验你的环境和你的关系。如果你被你自己的焦虑和希望支配,那么你将无法看到正在发生什么。你将无法感知生命真正的运作和进化。 当然,你的个人问题必须被应对,你的个人困境必须随着时间推移找到解决方案。然而这一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是意识到你的生命在一个更伟大背景里运作。这对于你在一个更广大民众社会里的个体运作来说是事实,同样对于你们世界在一个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里的运作来说也是事实。 大社区为何重要?每个人都知道它的存在。你的信仰体系或许涵盖它或许不。你的想法或许讲述它或许不。它或许是个人兴趣的一个主题或许不。然而每个人都知道它存在着。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在它些微的太空探索里,在它快速的科技发展里,在它部落文明的崩塌里,将不可避免地迈进大社区。非常重要的是看到这点,因为如果你对抗正在塑造你们世界的进化力量,那么你将和你自己的生命宗旨不相协调。 讲述世界上的更高宗旨是我们所有论述的一个中心主题,可是更高宗旨不能基于理想主义。它不能基于你认为世界应该怎样,因为那没有基础,你将欺骗自己和他人。你的更高宗旨基于现在正在发生的真正进化进程。发现更高宗旨就是发现你建设性地服务于此的角色。如果你思考这些,它们将带你超越你自己的个体关注和愿望范畴。这是健康的。重要的是你的世界要求你的关注,然而它必须以一种特别方式要求你的关注。 人类执迷于它自身,就像青少年执迷于他或她自身。人们在到达成年时实现成熟,主要因为他们开始负责超越他们自身的一个更广大实相并回应他人的需求。这代表你们世界现在的困境。它正迈进一个更伟大实相,然而它依然执迷于自身。这里有着非常严重的危险和非常伟大的机遇。 你们很多人近期感到情绪上被莫名其妙地感动。你或许认为这是你自己的个体发展,可那无法解释一切。你对自己说:“某种事情正在发生,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能感受它。我知道某种事情将要发生,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 大社区正在这里产生巨大影响,随着岁月流转,它将越发如此。现在存在大量揣测,关于你们的世界将经历巨大灾难、崩溃等等。我们希望驱散这其中的大部分,因为这是投射。然而,确实你们将经历比你们曾经认知的一种更巨大改变。毕竟,当你们看到宇宙并非基于你们时,你们的宗教和你们的社会强调的价值何在呢?这一认知将大大改变事物。它还将统一你们的世界,因为你们的世界现在将有一个更重大问题去应对。 当我们谈论大社区时,我们在讲述理解上的一种巨大过渡。在此你意识到你所渴望触及或是你所崇拜或理想化的上帝,并非人类。事实上,上帝甚至不像一个人那样思考,因为上帝不能那样做。在此你意识到你只是创造的组成部分。现在这变得远更明显,这要求对世界的一种更伟大远见和对宗教及灵性发展的一种更广阔的视野。 你看,你的宗教传统只是以人类为中心,可是你已然是一个大社区的组成部分,你在此次生命之前的古老传承同样包括在其他世界里的生活。正因为如此你们很多人在适应身处这里上有着很大困难。对于你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你的传承存在于这个世界之外,身处这里对你来说是陌生的。你现在为何身处一个对你来说似乎如此古怪,如此艰难并如此另类的世界呢? 那是因为拥有这一背景的人们,有着一个重要贡献要为这个世界向大社区的迈进做出。他们必须贡献的正是他们的传承,而非只是他们的想法。然而除非他们找到这个,否则他们将被严重异化,他们将很难面对他们自己的性情和本质,这在很多方面似乎和这个世界不匹配。 迈进大社区带来爱和内在固有关系的一种拓展。它还意味着你的个体生命在一个更伟大背景里被看待,你的个体问题能够从一个更广大观点被理解。 现在世界上存在战争,因为部落文化正在崩溃。世界必须,出于必要性,成为一个统一社区。为何如此?这会如此是因为这是进化。这在智能生命殖民的无论任何地方是完全可预期的。当这个伟大转折点到来时,它将是一个巨大压力和发展的时代。这是你们很多人在自己内在感受到的——压力和发展。改变很少是优雅的。 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的对抗将被外来的艰难阴翳。你或许会说:“我们不需要更巨大艰难。我们有着足够多艰难。不要更多艰难!”可是更巨大艰难能够解决更渺小艰难。很多针对你们人类艰难的执迷,将在面对一个更广大挑战时消解。这在很多方面对你们民众来说是好的。 我们以及你精神家庭的成员涵盖很多地方的生命。我们一起带来理解的一种更广大拓展,对很多形式的生命的一种更伟大激赏,和对四面八方的真正灵性发展所面对的艰难的一种觉知。 大社区并非由都在急切等待着来此启发人类的开悟个体构成。你们外来的邻居和你们共享很多同样的艰难。如果他们像你们很多人希望他们的那样开悟,他们就不会身处物质层面了。因为他们存在于物质层面,所以他们本质上都有着和你们同样的艰难。尽管他们的物理、生物和心理过程有着很大差别,可是他们不完美,因为他们依然处在物质实相里。他们的科技进步不一定意味着他们在他们的内在生命里、在灵性事务里是进步的。科技发展是有问题的。它是不同于一个族群内在的灵性发展的一种发展。实际上,你们的世界在灵性上相当进化,这与这里很多人所认为的形成对比。你们非常进化,非常富有。 大社区里存在艰难,正如这里存在艰难。它们只是在一个更巨大规模上,就是这样。这个区域里存在着你们必须意识到的对立势力,因为这个世界之外的生命并非如此异于你们这里的生命。冲突存在着,联盟存在着,背叛存在着,灵性临在在四面八方工作着。因此,别太涉入戏剧性事务里。最重要的是灵性临在在工作。 你们世界正在经历你个体正经历的同样问题。它只不过是你自身的一个更广大画面。大社区只不过是你们世界的一个更广大画面。如果你要在一个大社区背景里运作,那么你必须在内在和外在进行准备,主要是在你的观点和你思考的基础方面。 进入大社区就是进入一个更广大互动范畴。如果你像青少年一样理想化,你将误解状况并做出虚假假设,这只能通过艰难和错误而被摒弃。可是如果你带着一个开放的思想进入这里,认知你知道的多么少并急切学习,那么你将找到你需要的辅导。 正如我说过的,你们的世界正从科技上、经济上甚至政治上为迈进大社区进行准备。就好像人类不知不觉中在冲向某个汇合点。你无法完全解释这个,除非你在一个更广大背景里看待它。 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对于大社区的重要性。我将就此讲述一些事情,然而我不想激起无聊的揣测,因为那没有帮助。不过我确实希望激发你超越你自己的个人范畴去思考,这样你或许能见证某些确实在发生的事。 关于一个大社区的这种想法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可是人们不想谈论它。它要么似乎和他们的个人需求不相关,要么它太奇异以至他们害怕其他人将嘲笑他们。然而人们确实拥有他们更深刻的感受。 为何大社区没有都登陆这个星球并呈现他们自己呢?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问题。首先,大社区由很多文化组成,只有少数甚至知道你们的存在。只有两三个曾经来过这里,因为你们这个区域是广袤的,太空旅行是非常缓慢的。其次,你们的民众太暴力,一种外星势力的存在显现在你们面前,会同时威胁他们和你们。主要是为了自我保护,所以你们的邻居没有在这里更引人注目地显现他们自己。你看,你们就像一个小村庄,将要发现它自己处在一个更广大世界中间。你们的小村庄从未面对一个更广大世界,可无论如何你们生活在其中。 在你们的文明存在于这个世界之前,大量事情在这里发生过。你们近代的文化只存在了数千年。这个世界在它的原住人口中从未实现过统一。人们讲述存在于早期的诸如亚特兰蒂斯和雷姆利亚的更伟大文明,可这些只是殖民地,实际上非常小。然而,自从它们的时代起,这个世界被某些正义媒介用作一个储藏库。为什么?因为它在气候和环境上适宜,因为巨大的地下储藏库在久远以前被建立,完全不被原住民所知。 很多这些储藏库被迷失了,因为这个世界物理气候和地质的变化。然而,一些储藏库非常安全地隐蔽着。那里储藏的不只是一个古老殖民地的遗物,而且还有之后被带到这里储藏和保管的物品。你们的一些探访者知道这个,并对这些非常感兴趣。这个世界被认知拥有某些重要信息。 重要的是你依照你自己的内识来思考这一想法。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坐拥一个宝藏,可甚至不知道它。你们将不会觉得这个宝藏很有用。你们甚至将不知道如何使用被储藏在这里的物品。然而,它们被放置和保存在这里以妥善保管。这是你们将迈进大社区的原因之一。另外,你们必须为了你们自己的生存迈进大社区。 你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知道这点。没人必须告诉你们。这个世界有着某种战略重要性,可是你们被审视着,主要因为这是一个拥有武器的新兴世界,因为人类在本质上是激进的,因为这里埋藏着对他人有巨大价值的物品。没人想征服你们的世界。这太难做到,并太难管理。你们的邻居几乎无法管理他们自己。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在他们自己的世界上是统一的。如果你们要开展太空旅行,至关重要的是你们的星球成为统一社区。那是一个要求。所有世界都经历这个。它们必须实现统一,从而可以超越他们的领土之外进行沟通,否则他们无法这样做,他们的科技将变得破坏性。 你们作为一个族群必须继续拓展。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被放置在你的内识里的,是和你的角色相关的某些信息,如果这能够被发现的话。它和即将到来的事件直接相关,因为你被置于这里,是希望你的内识能够被激发,这些礼物能够在正确的时间被奉献。所有时代和所有地方的灵性发展都必须根据个体被置于的那个世界的进化而发生,不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个体发展,而是为了生活在那里的所有生命的福祉。你的个体本质和性情非常适合成就你的职能,可是如果你的职能不被你认知,那么你将不理解它们的相关性。 大社区现在和你在一起。所有这些关于外星生命的强调是非常近代的。所有对外星人的描绘,胡乱的揣测和空想,大多是无用和荒谬的。然而它的种子是真实的。为何现在这都在发生?你或许说:“这对我来说有何不同呢?我不关心。我有我自己的问题!”然而大社区正在从情绪上影响你,它正改变你的境遇。 这个世界的人们非常关注和平,可是现在不可能和平。你知道为什么?这是因为我所讲述的。我们始终为和平工作,可是我们认知改变非常有压力。它涉及决策、承诺和调整还有一些牺牲。这对于一种个体层面以及一种更伟大层面上的改变来说都是事实。为何现在不可能和平?因为你们的世界正努力统一自己,你们的世界上拒绝这个的所有派系将挑起战争。很悲哀这是事实。 别要求每个人在和平里安定下来。你将在对抗这个世界的暗流。我们从不倡导冲突,但你必须理解,冲突在巨变时代升起。你们世界的每个伟大进步,都伴随着巨大的骚乱和动荡。这并非因为改变要求这样。这只是因为人们无法超越他们自己去看。 如果你看,你将看到。可是如果你能看到的一切就是你自己的想法,那么那将是你看到的一切。如果你不思考,你将看到那里是什么。如果你执迷于你自己的思考,你将看到你自己的想法。我们想激发人们不带思考地看,这样他们就能看到那里是什么,并直接回应它,就像你们的动物那样。它们没有轻率思考的负担。 大社区必须通过内识靠近。如果你从智力上揣测它,你将发现你自己要么喜欢这个想法要么不,可这丝毫无关你知道什么。因此,我们的主要强调是内识的发展,这样你就能接触你内在被认知的,你不知不觉中携带的这个珍贵货物。除非这发生,否则你的生命将没有道理。它将看似没有目标和一贯的方向。你将拥有的唯一一贯性,是你知道你为了某种原因在走向某种东西以服务某种更伟大势力。 你越和内识同在,世界将越少影响你,因为世界无法触及内识。可是内识能够触及世界。内识不受世界影响。它拥有唯一宗旨和唯一方向。当它在个人内在呈现时,那个人变得统一和专注,然后承诺是自然的。除了承诺之外你无法成为任何东西。承诺是生命。不承诺是死亡。你无法做出承诺。你可以宣誓要努力承诺,可是你的真正承诺来自你内在。它承诺你。当内识呈现时,关于承诺你将没有任何选择。你的内识是完全承诺的。 内识是你拥有的一个礼物,可它也是你的真正存有。它已然对你的生命有一个计划,一旦被激活,它将开始以一种远更直接的方式发挥自己。你将意识到你不需要决策的负担,因为内识将越来越多地激励你,指引你和指导你,优雅而有力地。然后你将能够拓展一个人能够奉献给另一个人的最伟大礼物。你的内识将激发他们的内识,你将见证这一伟大事件。这是真正的疗愈,因为当这发生时,那个人的迈进将开始,他们将在他们依然生活在世界上时,进入一个更伟大实相。很难看到你已然是某个更伟大事物的组成部分,它非常深刻地影响你。并非你将成为某种事物的组成部分。你已然是了。你已然是一个更伟大物质实相和一个更伟大精神实相的组成部分。 你为何需要上师?因为你无法自己培养内识。它远比你更强大。它认知你已然是某种事物内在固有的组成部分,因此分离已经结束。它不像一个分离思想那样行事。它不执迷于生存。它没有防御。它是精神家庭的力量和上帝的力量在物质里的显化。 我们在这里,因为这个时代的灵性教程必须涵盖世界的状态。你们都被置于历史时空里。你的内识和你的宗旨包含针对一个特别时代的特别应用。尽管灵性进步是宇宙性的,但它总是被放置在历史中。你来到这里是特别为了一个宗旨,以一种特别能力在这个时代进行服务。因此,你应当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否则你将看不到你的宗旨感的相关性。因为宗旨讲述服务一个比你自身个体实相更伟大的实相,所以你必须超越你的个体实相去看,否则宗旨将只是一个想法。 请聆听我们的课程,我们将告诉你关于大社区里的一个族群,它的进步远远超越你能想象的,然而他们没有内识。他们没能在事件发生之前觉知它们。他们没有准备。他们是科技发展的专家,然而他们陷入一个他们不理解的大社区里,因为他们没有内识。因此,他们无视他们周遭的势力。尽管他们签订合同为其他族群制造设备,可是他们不理解其他族群的意图,也不想知道。他们隔离且无知,结果,他们的文明不复存在。这一损失是一个重大损失,甚至对于精神家庭来说。它是一种退步。然而因为真理源于超越时间之外,所以救赎将发生。可这是一个丧失的机会。 如果你在你的生命里没有激发内识,你的生命是一个丧失的机会。当你离开时,你将对此反省,正如这另一个世界上的观者们一样。他们无法改变他们的世界。他们无法智能地向他们自己的民众讲述内识。隐形存在们联系过他们,他们在物质生命里得到发展,然而观者们讲述的事情获得很少关注。他们的族群创造了一种有着巨大威力的设备。他们创造它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发明能力和他们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他们生活在地下,他们希望学习一种不受物质障碍阻碍的旅行方式。它有着非常实用的益处,然而他们不知道这对于其他族群意味着什么。因此,他们对于他们在做的是无知的。这个世界的观者们如何能够劝阻他们整个族群——他们对于这些新发展非常兴奋——呢? 重要的是你理解你们的世界正在它自己内在和外在迈进大社区,你正和它一同迈进。迈进总是有着某种危险因素。 对于你们那些一直寻求找到一个地方来奉献你们感到你们所拥有的某种东西的人们来说,大社区将和你在世界上的宗旨感非常相关。你无法在寻常事物范畴里找到它。你必须以一种更广大方式思考。当我们讲述大社区时,我们在讲述关于一切事物的一种更广大视野,当然包括你自己在内。 你的角色并非预先注定,可是一旦你的宗旨被发现,它将激发你的思想和身体,并指引和指导你和某些人为了某些宗旨进行参与,这些宗旨甚至比你自身的发展更伟大。这是身处世界的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这正是你主要为之奋斗的东西。 因此,当我讲述大社区时,我在讲述它和你在世界上的宗旨相关。这个世界无法停止走向它要去的地方;它必须去那里。你无法停止;你必须去你要去的地方。如果你的天命通过智慧得以实现,它将是建设性和提升性的,你将前行。然而,如果你干涉它,和它斗争,要求它成为它不是的样子,那么你将和你的世界或和你自己不相和谐,因为你的内识和掌管这个世界的内识完全联合。正因为如此,我们始终讲述内识是最重要的。它不是想法。它根据你的更深刻思想行动。它是一种更伟大直觉。 我们不想吓唬你。我们想让你以一种更广大方式思考——并非理想化,并非想让你的世界成为你想象它应该的样子。你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你怎么能想象它应该为了什么呢?它将永远不是天堂。它对你来说将永远不会完全是家园。你只是到访这里。这是让某种特别事情发生的一个特别的地方。如果你能放下你的想法,那么你将开始认知事物,就是认知事物——你在巨大悲痛或重大决策的时候曾拥有的那种罕见体验。然后这一能力,它是你的真正思想,将不受对抗地活跃起来。 人们为何要出去为他们自己制造这些可怕状况呢?这是因为他们想制造一种状况,迫使内识浮出表面。内识将不会在寻常境况下在一个执迷的思想里浮现。当一切如你所愿时,你非常愚蠢。你半睡眠着。那不是呈现内识的状态。然而,如果内识不浮现,你将走极端来呈现它。这就像分娩某种你携带并孕育的东西一样。 你看到吗?大社区将完全改变你关于上帝的想法。它将完全改变你关于宗教的想法。你将看到上帝不执迷于人类。你将看到上帝比你曾思考的更广大,你将必须作为一个更伟大实相的参与者去思考。这是一个伟大祝福。 这个世界的国家为何总是威胁彼此?它们和彼此如此相似,然而它们指责彼此是最大邪恶。什么将解决困境?它们爱彼此,可是它们无法结合,所以它们争斗。正因为如此人们争斗。他们无法分离。他们无法结合。所以他们争斗。这正是美国和苏联之间发生的。它们无法结合,可是它们无法分离。它们将必须结合,让我告诉你。它们将结合,因为它们将意识到它们完全相像,在未来的岁月里,它们将越发相像。为何它们将结合?因为它们将面对超越它们疆域之外的一个大社区。这或许是这个世界上的救赎恩宠。人类将必须应对一个更广大问题,它比如此相似的国家间存在的差异更巨大。 灵性进步发生在四面八方。正因为如此精神家庭的上师们服务着所有世界。如果你曾拥有天赋遇见过被指派给你的上师们,你将意识到他们并非都是人类。为何如此?这不就是为了呈现你的内识,它讲述一个更伟大实相和一个更伟大社区,它带你超越你的个人范畴并允许你进入生命吗?我们赋予进入生命如此巨大的重要性。 假如内识的发展被误解为只是在一个个体层面上,这是不幸的。内识将使你的个体自我更和谐、统一和一贯,但这只是为了有能力去服务更伟大事物。所有人内在都有一个上帝种子,可种子必须萌芽并拥有沃土在其中呈现。 因此,当我说大社区时,别四处想着太空飞船。那不是重点。我希望你根据你在生命中的体验思考这个。当你观察他人时,观察他们对自己的执迷。他们对关系不开放。他们无法参与生命。他们的主要关注是生存和满足。那是一个非常绝望的状态——身处生命但又隔断。… Read More

更伟大宗教

首先,我们将探讨更伟大宗教,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发展内识是这个教程的一个主要主题。内识、关系和沟通弥漫所有真正的活动,真正的发展和真正的进步。它们引出你的灵性本质和天命。它们召唤你和上帝的关系,不过它们也必须被持续应用到生命的很多实际面向。 因为你被派到这里是为了一个宗旨,而不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发展,所以你对世界的贡献是一个重要因素。当你接收时,你必须奉献,这在这个世界之内和之外持续着。这一程序在所有世界上发生,而非只是这个世界。因此,上帝的计划必须涵盖生活在很多不同种类环境里的很多不同种类存有们的需求。更伟大宗教如何与执迷于人类事务和这一个世界的你相关呢?它因为三个原因直接相关。 首先,你并非完全是人类。你并非只在这个世界里实现你的主要发展。你在内识里累积的东西,不只包含你的人类存在,而且包含你的非人类存在。因此,唤回内识就是唤回这些重要记忆。它们并非关于个体创伤或历史事件的记忆。它们是关于在真理中被确立的关系的记忆。因此,如果你要唤回你的内识到底是什么,那么你必须进行准备去体验你自己的这个面向,否则你将永远无法把你体验的东西整合到人类生命里。否则,你对内识的唤回对你来说将越发异化。你将感到越来越疏离世界,这不是我们的宗旨。 因此,你必须接受你的人性,你同样必须接受你在更伟大秩序里的位置。唯有这样,你能够在这里充分整合你自己,服务这个世界本身的需求,然而又保持一种这里缺乏的更伟大视野。 更伟大宗教和你相关的第二个原因是你们的世界正迈进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这是伟大过渡。它是一个如此伟大的过渡,以至你无法想象它的后果或它将多么大地影响你的思考和你的世俗活动。 第三个原因是你需要一个更广大视野来领会上帝的工作。上帝并非人类。上帝并非像一个人那样思考。上帝并非以你们的形象被制造。上帝没有形象。所有生命的本源涵盖所有生命。别以为上帝执迷于你的生命而排除其他生命。为了开始靠近上帝的智慧,即上帝的内识——你抱持其中一个渺小但重要的部分——你必须开始拥有关于生命本身的一种更广大视野。 人类进化只是生命本身的一个面向。你无法只从一个面向认知整体。人类生命并非映照所有生命,然而所有生命的映照在你的内在。因此,宗教,实际上是对上帝临在以及你和上帝的关系的体验,必须解释生命的更伟大面向。 这对于你作为人类来说同样非常重要,因为为了成为真正的人,你必须拥有这一视野。假如做为人类就是你的全部的话,你就无法拥有视野。作为人类,在很多面向上,是非常矛盾的。它是一种非常自我专注和青少年的状态。如果你要理解和激赏上帝派来帮助你的那些人的本质,那么久而久之你将开始分享他们的视野,并在一个更广大规模上看到进化意味着什么。那么你将开始理解你的职责并认知在地球上成长意味着什么。 人们往往为他们的灵性发展设立终极目标,并试图活出它们。这非常狂妄和危险,因为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这并非上帝的计划,让你因为过度设定你生命中的真正目标而失败。 你们很多人感受到和神圣联合的一种渴望,以及服务一个更伟大宗旨的一种渴望。当然这很好,然而如果你希望服务一个更伟大宗旨并体验一种更伟大源泉,那么你必须学习这意味着什么。你无法定义道路。 人们企图完美,因为他们确认错误,可他们不知道完美。你无法从错误中认知完美。你只能认知错误。完美并非消除错误。它是获得智慧、慈悲、能力、容量和爱。消灭错误不会制造完美。如果你能够在一个更广大规模上看到进化,你显然会调整你对自己的期望。 当离开此次生命时,那些达到看似完美的少数个体,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新起点上。然而他们不再需要身处这里。他们并非超越他们的人性,而是现在必须和宇宙中的身份相遇。为此,他们将需要伟大协助。 他们的天命和他们的道路并非你的关注。你的关注是你即刻的生命,你做决策并据此行动的能力,你保持辨识的能力,以及你的宗旨和身份感。 人们常常问:“我为何需要内在上师?”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你并非知道一切。是的,你相信很多很多事,可你的内识只是一个小小的光。你相信通过完美你的个性或身体,你将实现伟大高度,然而我们向你保证,你将实现巨大挫败。一个完美的人格可能不比一个不完美的人格拥有更多内识。实际上,你们世界的伟大导师们非常臭名昭著——并非完美人格。那不是强调重点,尽管有些调整要在你的行为和思考中做出,当然如此。 完美你的行为以满足你的标准,并非内识之路。内识不是想法。它是体验。它是关系。它是上帝。上帝是关系。它是同类之间,同种之间的相互吸引。那是一种实用定义里的上帝。 因此,在此我们给出更伟大宗教这一想法。它为何更伟大?更伟大不意味着更好。它的更伟大只是因为它涵盖一个更广大实相。你必须理解生命的进化,而非只是人们的进化。你无法从智力上理解这个,因为它远更广袤和包纳,可是你能体验它,你能认知它在你的日常生命里意味着什么。 人们被派到这里并非为了达到终极实相。那不是你的宗旨。你身处这里的宗旨是完成身处这里。你以为你能从大地走向天堂,而错过中间的所有进阶吗?但愿,如果你的进步是真实的,那么你将拓展你的能力并拥抱一种更广大生命体验,如此更广大以至身为人类太受限了。为什么?因为你将参与太多关系。 你们的世界将成长超越它对自己的迷恋,这是成熟的一个必要阶段。因此,一种对宗教的更伟大体验,或者我们可以说,一种众多世界的宗教,是恰当的。它不仅对于一种更伟大视野是恰当的;而且它对理解你们将遇见的来自大社区的那些个体是恰当的。他们不一定像你们一样思考。他们并非都友好。你们对他们来说就像他们对你们来说一样陌生。你必须带着内识看待他们。这是视野。 我们之前说过,人们需要内在上师,因为他们并非知道一切。一些人需要内在上师,可永远不允许他们的临在被认知。对于其他一些人来说,最好他们的上师永远不要被认知。然而所有人都有内在上师。你几乎无法产生足够的能量来穿越生命,更不用说在其中提升自己了。你必须拥有协助。接受这一事实非常重要,并将给你如此一种支持、恩宠和激赏感。它还意味着你拥有一个重要的宗旨,而且你并非知道一切。 确实内识必须通过体验被获得。它不是一个智力追求。你的智力并非被创造来理解宇宙。它被创造来穿越你物质生命的琐事,在此它变得相当老练。然而它无法激赏被感受的和被认知的。因此,别不恰当地运用这一智力能力。它有它真正的应用,那是一种有用的应用。然而你必须寻求一种不同途径。 因此我们的工作在本质上是宗教性的,因为它应对上帝。它应对一个更伟大生命。在这个世界上,你无法靠近最伟大生命;你只能靠近一个更伟大生命。你必须经历进化阶段。你不能跳过它们所有。你不能。 如果现在这能被领会,那么你将能够认知需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你将看到你真正的参与和你真正的要求,而不会把不可能的负担放在你的肩上。这非常重要。带着不可能的负担,你甚至将无法认知什么至关重要,这将造成失败,这将加重你的痛苦。我们不期待完美的行为。可是如果你坚持你自己绝对荒唐的成就,那么我们就无法非常有效地帮助你。有比你更伟大的存有们在管理宇宙。 因此,你要做的工作将是关于在现有的宗教传统里体验上帝的工作,包括在这里以及在大社区里。这为何重要?这不只是思想的痴迷。它的重要是因为它激发和你精神家庭的接触,包括在这里和在大社区里。它重建古老记忆,这对你在生命中的延续、完整和包融体验是如此至关重要。 人们始终在寻求他们的精神家庭。他们在个人关系里寻求它。他们在政治事业和宗教事业里寻求它。他们在和平里寻求它,他们在战争里寻求它。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寻求什么,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孤单存在是一种可怕的命运。 然而你不孤单。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你不孤单,那些那时和你在一起的存有们,现在和你在一起。重获这一记忆就是重获对可见范畴里的生命以及这之外的生命的觉知。然后幻觉的屏障开始消解。然后你能够开始领会灵性临在,而非只是感受它。然后你的感知开始精炼。假如你不在这个世界里,做出正确决策将远更容易。可是你在这里。你在一个物质身体里采纳了这个世界的自然居所,可是真正感知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为了为接下来的一百五十年里将到来的事件进行准备,为了为接下来的一到三千年里将到来的宗教进行准备,大社区修习将被分享,以服务你们自身的发展。它们并非从哲学上被分享,而是作为修习被提供。它们并非只是通过智力揣测而产生。它们启蒙你去体验内识、灵性临在和接触。这些修习是古老的。它们的宗旨是让你能够重获你的古老记忆,重获对你在这个世界里的真正朋友以及你在其他地方的真正朋友的觉知。由此将涌出一种更伟大宗旨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修习被分享。 这是宗教体验。宗教体验推进并使一种不断成长的观点成为必要。如果你阅读你们宗教的历史和已知的历史,尽管它很简短,你将看到一种发展。你将开始看到一种确切的拓展,因此它延续着。 这里的宗旨是内识。这里没有要崇拜的人。这里没有英雄。我们保持隐形。你无法崇拜我们。随着时间推移,你将理解这里的智慧,以及为了让我们有效运作,这是多么至关重要。即使你们世界上那些走了很远并贡献了他们的内识的伟大人物们,也不寻求成为崇拜偶像。被忽视的是他们的内识。人们害怕内识,然而内识是宗旨。 如果你渴望内识,去寻求它。你无法定义它。你无法预测结局。你寻求它,因为这样做对你是自然的。因为你的内识包含关于你的创造者、你的帮助以及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的记忆。

Religion as Education

As revealed to Marshall Vian Summers on December 9, 1988 in the USA We are going to treat the subject of religion with a particular emphasis—as an arena of education rather than as a system of belief or a set of ideas or hopeful expectations. As education, religion requires the introduction of new ideas and… Read More

Provoking Change

As revealed to Marshall Vian Summers on November 14, 1988 in the USA Obviously, change is something that is happening all around you, but We want to focus on the kind of change that you yourself must instigate. There is much change that is happening to you that is beyond your control, not only in… Read More

Achievement and Relationship

As revealed to Marshall Vian Summers on November 11, 1988 in the USA We would like to speak about achievement and relationship. Sometimes people are uncomfortable with the things We say. To a certain degree, this cannot be helped because not everyone likes everything. Sometimes We put a little pebble in your shoe, so to… Read More

Healing

As revealed to Marshall Vian Summers on September 23, 1988 in the USA Healing is a subject We do not often address because of how people approach it. There are many ideas—even philosophies—about healing. Beyond the purely mechanical repair of the physical body, there is a great deal of speculation on the cause and nature… Read More

Perception

As revealed to Marshall Vian Summers on September 12, 1988 in the USA In The Greater Community Way of Knowledge, answers are not always easy to find. Things are not always immediately accessible. This is because you must go deeper. You must penetrate things that are simple and obvious to find what is really a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