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关系

所有主要关系都注定持久吗? 答案是是。尽管形式可能变化,但一旦一个主要关系被建立,它将永远延续下去。正因为如此,这些关系如此重要。一旦某个关口被共同穿越之后,你们在关系里就到达了一个恒久位置。形式将改变。或许过了某个节点之后,你们将无法在一起,可你们依然将处在关系里。 思考这个。你怎么可能和你过去结过婚的某人没有关联呢?你们可能无法进一步参与,可是参与的种子依旧存在。参与作为关系的一种世间表达,存在着局限,除非是在某些罕见情况里,人们相伴一生。在此,如果人们拥有足够的般配和动机来实现成长和贡献,那么他们的关系将在超越物质实相之后继续进展。这些人将把他们的婚姻延续到超越这个世界之外。他们将在超越这个世界之外实现结合。 如果一个主要关系不具备这种程度的般配且无法拥有这种程度的成功,那么当你身处世界时,对方将继续存在于你的关系网中。如果你思考这个,你将理解这里所讲。如果你处在一个主要关系里并且它已到达某个关口,那么你将知道,你将继续和那个人处在关系里。或许你们不再能够共同参与。你的关系的成长有着某个终点。然而你能说:“不,我和这个人没有关系。我不认识那个人”吗?你不能那样说。 般配越巨大,对灵性成长的渴望就越巨大,对贡献的渴望就越巨大,你和那个人在关系里就能走得更远。你走得越远,你发现的将越多。很少人在关系里走很远,因为他们很少在生命里走很远。你对关系的体验与你对生命的体验相称。如果你在生命里有着非常有限的目标和非常有限的动力,就不要期望你的关系能超越这些。 你在关系里的强调重心必须是认知和运用你们的般配性。你不知道你的关系将持续多久。如果你们显示了在一起的巨大前途,或许你会认为它将永远持续。这有可能。然而你必须应对这里现在是什么。参与是即刻的。如果你希望保持关系,那么今天去做未来将支持那一可能性的事。重要的是你今天做什么,你今天接收什么,和你今天拥有什么。如果你对你与他人在一起的动机和参与保持坦诚的话,那么就不会损失任何东西而能获得一切。 很多关系不能走远,可它们依然将提供意义,如果这是它们的强调重心的话。一些关系非常浪费。它们一开始就被滥用。然而任何使得灵性成长得到推进、对世界的贡献得到拓展、结合得以创建的关系,都将有着永恒的结果。正因为如此,关系是你对世界的贡献。 你在你的关系里实现的东西,以及你给予他人从而在他们的关系里实现的东西,代表贡献的最精髓,因为这一贡献有着一个永恒的结果。它的效应将继续活化人类。这将继续激发你甚至还没遇见的人们,以及甚至尚未出生的人们。这正是保持内识在世界上的存活,这是你的宗旨。 你今天能够在灵性上成长,是因为过去到来的、你不认识的某个人,做出了他或她的贡献。甚至针对你住的房子和你拥有的物品,某人也做出了时间、精力和资源的贡献。如果你的生命得到真正领悟的话,它是一个充满感激的生命。你拥有的一切和你做的一切——你的自由,你的机会,甚至你的挑战——都是感激的原因。这绝不是一种虚假的感激,而是基于真正认知的感激。 并非所有主要关系将持久,可它们在真理和坦诚里所制造的东西将持久。这是未来关系得以启蒙的种子。一旦关系被启蒙,它们将继续。其最高表达是一个一生一世的主要关系,因为这个的价值甚至超越你的世间存在。如果所有元素都在那里,承诺在那里,勇气和坦诚在那里,那么这将发生。这将是给人类的最伟大礼物。 你何时离开某人? 简单地说,当你无法和某人一起做更多,并且你们无法在世界上一起运作时,你离开他们。如果你不感情用事地看待关系,如果你客观地看待,这显而易见。如果你们无法一起做更多,你们就无法在一起。你将感到完结。你们将依然爱彼此并珍赏彼此。或许因为失望而将存在愤怒和怨恨。然而,关系完结了。 如果你在生命里拥有一种宗旨感,你认出了它并且你体验到自己在参与它,那么关于何时离开某人的问题将变得明晰。这不是基于你喜欢某人与否。这完全不是基于对对方的评判。这里没有评判或谴责。只不过是你们无法一起走更远,试图继续走下去对你们二人来说都有害。爱依旧。一旦被认知的话,感激也将依旧。 基于真理和坦诚离开某人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你必须放弃你的很多理想主义才能做到这样。在此什么失败了,不就是你的理想主义吗?在此的一个巨大例外是,如果你的关系拥有真正前途,而你没有达到它的要求。你如何能做出区分呢?你是在离开还是在放弃呢?内识是区别。内识将在是时候离开时告诉你离开。如果你的内识带你去向别的地方,你怎么可能留在一个关系里呢? 这是完全自然的。或许在离开那人时,你感到好像你失败了,你感到内疚,因为你认为你在放弃。你不确定你是在放弃还是在离开。你不确定你的动机。你不确定结果。你不确定你是否在为未知而放弃某个有着巨大价值的东西。然而,带着内识,这将是明晰的。内识不背负你的理想主义、你的困惑、你相互冲突的目标、你的评估、你的依恋、你的谴责或你的挫败。正因为如此,内识是你生命里确定和方向的源泉。它是你所有奉献的源泉,因为它是作为上帝延伸的那部分你。 内识是上帝通过你在世界上工作。上帝已然在世界上,可上帝如此安静,如此全然临在,如此灌注万物,以至无人能看见上帝。上帝像空气。当空气运动时,你感到它,可你无法看见空气。然而它是你在这里的生命的源泉。你每时每刻呼吸它。 依赖无形来与有形协作。依赖上帝来在世界上完成任何事情。内识是无形的。思考和行动是有形的。如果思考和行动是内识的结果,那么那一思考和行动将灌输着智慧、恩宠和宗旨。 你可能必须离开你爱的某人从而能够前行。你可能需要和你爱的某人守在一起。你可能需要找到一个主要关系。寻找的勇气、留守的勇气、离开的勇气都基于内识之上。你找到关系,因为你知道你必须。你留在关系里,因为你知道你必须。你离开一个关系,因为你知道你必须。尽管其他想法和感受可能被深刻体验,可这一必须能够凌驾于它们所有之上。这是内识的力量。这是带你走出困惑和左右矛盾的东西。这是让你摆脱思想冲突的东西。这是让你摆脱无止境的揣测、对比以及对自己和他人的评估的东西。正是这,简化你的生命并赋予你体验和平、和谐和方向的可能性。 你必须体验的正是这一必须。别害怕必须。必须是在生命里体验必要性。这是活力的源泉。如果没有必要性,就没有活力。内在确信源自必要性,内在必要性。内在必要性被外在必要性激发。正因为如此,你在世界上的参与越至关重要,你对内识的体验和表达将越至关重要。 内识被召唤,因为它被需要。它被需要,因为你的生命至关重要。如果你的生命不重要,那谁还需要内识?你将只是以一切代价来寻求舒适,失败将如影随形。内识激发一个至关重要的生命并在一个至关重要的生命之上兴旺。一个至关重要的生命在内识之上兴旺。 当你们无法再在一起做任何事时,离开那个人。如果这基于坦诚,那么它将是一个坦诚的评估并将召唤一个坦诚的回应。然而,可能会存在很多其他动机而离开一个关系。你离开一个关系,可能是因为你害怕面对挑战,因为你害怕亲密,因为你害怕放弃沉迷,因为你害怕放弃对你自己生命的掌控,因为你想维护你认为对你有益的某种东西。所有这些都可能模仿内识。然而内识将胜出。 如果你否认内识所倡导的,你就把自己置于内在危险里。这就是身处地狱的含义。身处地狱就是不带内识生活,即不带真理和坦诚生活。在此你和恐惧的恶魔一起生活,它们将萦绕你。那时你唯一的逃离是短暂的快乐。你唯一的逃离是保持无意识。这带你越来越深地进入沉迷,越来越深地进入幻想,越来越深地进入不动脑筋。在此你的物质生命被置于危险之中,你越来越成为给他人带来不和谐的一个源泉。这是远离内识的路径。这是远离坦诚、真理和幸福的路径。 你每天都需要内识,你尤其在面对艰难决定时需要它。离开一个主要关系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而且它也可能是一个非常必要的决定。这将要求你筛遍你为自己想象的所有“向往”、“应该”和“必须”从而找到自己内在那个重要认知的位置,即内识。如果你拥有一个坦诚可靠的人员网络来帮助你,这将使事情远更容易,因为他们将给你提供视野和鼓励。如果你参与灵性学习并拥有一位灵性导师,这也将帮助你。来自这两个源泉的影响,能够激发你所知道的,而超越你的喜好和你的恐惧。内识将带你超越喜好和恐惧,正因为如此,它从冲突中拯救你。 世界沉浸在喜好和恐惧里。你的内识将你提升到世界之上。你需要真正的关系来帮助在你内在激发这个。你需要鼓励,你需要挑战。你因为般配和共享宗旨而开始参与一个真正关系。如果般配终止了,你们在一起的宗旨也终止了。于是你们除了为避免孤单和一种内疚或失败感之外,没有呆在一起的原因。这会让你们的相守变得痛苦,因为无论如何你必须在你自己内在面对这些。如果你的关系是逃离真理的一种形式,那么它将遭受所有的后果。 如果你在面对真正有必要离开,那么不要毁掉你们在一个主要关系里已然学到的东西。面对离开的艰难;面对离开的不确定性。利用这个时间允许内识来指引和指导你。允许自己离开已知进入未知。允许自己面对你对自己的谴责。内识将带你穿越一切阻挡它道路的东西,你将与内识一同显现,并摆脱你先前的很多制约,因为它们将已然被清除出你的思想。这是净化。正是在此,你越加成为内识本身的一个倡导者和接收者。正是在此,你学习自由并教导自由。正是在此,你教授那为关系提供一个真正基础的东西。 有时你的行动造成他人的痛苦。这一开始可能难以应对,因为人们如此经常有意地伤害彼此,以至当某件必须发生的事发生并让他人感到痛苦时,你起初可能质疑自己:“我在有意造成这个吗?我在做正确的事吗?”你不想给你爱的某人制造痛苦。在此有必要回到内识。内识穿越所有这些艰难挑战,所有这些艰难转弯,所有这些艰难障碍和所有这种思想困惑。如果你和内识同在,你就在遵循穿越人类复杂迷宫的道路。 如果你必须离开,那么就这样做并找到最有建设性的方式向你的伴侣表达这个。然后你必须离开。在此你面对你自己内在和外在的逆境。你能够带着力量这样做,因为你和内识同在。 内识带你进入关系,维持你的关系,并在某些情况里带你走出关系,没有抱怨也没有评判。你外在生命里一切坦诚和宝贵的东西确认着这个。内识通常不会在一天之内带你走出关系。你的关系将缓慢衰退,有一天你将意识到你必须为了你的福祉和你的伴侣的福祉而离开。服务于你的更伟大福祉和他们的更伟大福祉,将证明这所带来的不安是合理的。 在巨大投资已然被做出的地方,改变是痛苦的。这是事实。如果投资已然被做出,你就无法试图否认痛苦。它将是艰难的。然而如果这一艰难服务于一个更伟大宗旨、一个更迫切需要,它就能够被面对且必须被面对。失望是生命的一部分。你失去你爱的东西。你所投资的东西在变化着。事物没有按你所计划的方式得到解决。你犯错误,并犯着代价巨大的错误。体验失望是活着的一部分。然而,令你失望的大部分事物和真理无关,并且这必须和服务真理的事物区分开来。 真理和幻觉可能看起来相似,直至你探究它们为止。一个是坚实的;另一个是没有实质的。一个坚守;另一个每时每刻变化着。真理不会每时每刻改变。表象每时每刻变化着。人们在移动。上帝是静止的。上帝的想法进入世界,并为真正进步、正向成长和正向改变提供鼓励。真理不会不停移动。人们在不停移动,来试图或是走向真理或是远离它。然而上帝的运动非常稳定和持续。 世界的运动被天体的运动支配着,可是除了罕见情况之外你看不到那些天体,你当然也认识不到它们的影响。它们的影响是恒定和持续的,然而世界的表面是动荡和多变的。 因此,不要把你自己思想和事务的改变与上帝的运动混淆。上帝对你的思想发挥一种影响力,你的思想在对它回应中动荡着。这里的区别在于,你的思想处在否认上帝的状态里,因此它动荡着对抗上帝。可一旦它克服了它的抵制,它开始走向上帝。这将启动某种改变。这将重新安排你的关系。这将重新安排你的优先次序。这将重新安排你的强调重心和你的兴趣。这将给你一种对你自己的新体验,并作为结果,给你一种关于你的生命的新理解。 离开上帝的运动是混乱的改变。走向上帝的运动是建设性的改变。在运动中,改变看似改变,很难看到是什么在影响它。然而在一个关系里,你将有机会看到这些影响力,因为有建设性的改变是逐渐发生的。 关系通常在它们结束之前恶化。有时一个关系根本从未示范过任何般配,或是它的般配性如此有限,以至当它结束时,它突然地结束,因为很少东西将它维系一起。当那维系它的少量东西断裂时,整个事物立刻崩塌。这有可能发生。当关系有着更多维系它们的东西时,如果它们在衰退,它们的衰退将更为渐进。如果某人做了伤害对方的事或做了不坦诚的事,这往往是逐渐衰退带来的结果。这是对损失的一种表达和对困惑的一种表达。在此人们感到变化,他们不知道针对它该做什么。 在此有必要遵循内识之路,因为内识和作为上帝影响的结果的改变保持一致。内识表达真正和有建设性的改变,并让你和这一改变保持一致。这使你能够感受你的生命的运动,你的关系的运动,你的世界的运动,最终是宇宙的运动。 每当发生改变时,人们将失望。每当发生改变时,人们将不快。人们将陷入困惑。人们将陷入怀疑。人们将不确定。在一个变化过程中,你从某种已知走向某种未知。即使那已知是痛苦的,有时它还是被偏好超过未知,所惧怕的未知。唯有当你已然获得了和未知的一种关系并能信任和珍视未知作为一个新稳定、新方向和新意义的源泉时,你才能带着更伟大信念和信心拥抱改变。 关于离开一个关系,摆在你面前的问题是:你在做真实和真正的事吗?你做到坦诚吗?在此痛苦和不安无法被避免。如果你的确需要离开,并且是离开的时候了,如果你的关系无法走更远,那么留下将远比离开更痛苦。你应该尽一切努力在你的关系里实现成功,可如果这些努力都失败了,那么是走的时候了。 一段时间之后,你将理解你为何必须离开,因为理解总是在回顾时到来。面对真正的改变,你几乎从不理解你为何在做你在做的事。或许你将给自己迫切的理由。或许你将基于正在发生之事为你的行动辩护,可你对境况的真正理解将在以后到来。因为当你经历改变时,你处在变化当中。为了理解真正的改变,你必须看到改变的结果,这在之后等待着你。 质疑你离开的动机并质疑你的坦诚。质疑你的关系里正在发生的实相。问自己是否问题能被现实地解决或修复。这些是根本性问题。你将需要向自己提问它们。对此或许你将需要他人的一些帮助。然而这些问题必须被提问。如果你必须离开,你必须面对痛苦,他人必须面对痛苦。在关系里人们很少达成共同协议而分离。如果事情已经恶化,没有任何事可做,那么更有可能一方将采取主动。另一方可能体验到失望,就好像某人在剥夺他们的安定和幸福。 如果一个关系被断绝,造成失望的不是失去爱,而是失去安定。某人将失望,因为他们被扔进未知。他们面对孤独、改变和不确定。在此他们并不担心失去爱。如果关系已经恶化,爱已经丧失。现在爱只能通过遵循真理,并通过重新共同承诺坦诚来重新获得。如果那意味着关系结束了,那么那就是它的意味。只有当丧失坦诚时,爱才会丧失。当丧失有建设性的自我表达——这是坦诚的结果——时,爱丧失了。别担心伤害另一方,而是关注保持坦诚和慈悲。如果你做到坦诚和慈悲,那么你所做的一切将是有益的。 一个关系何时完结? 当一个关系进入了下一阶段时,它完结了。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关系,不要以为它对你来说将完结,因为它曾经是的东西现在必须成为别的东西。你可能以一种建设性方式表达所有需要被表达的东西。你可能和你的伴侣讨论你们之间所有不奏效的事情,一切的失败和所有特殊问题。你可能甚至做出结论,你们无法和彼此做更多的事,尽管在此很少完全达成共同协议。然而,除非关系进入它发展的下一阶段,否则它没有完结。某人将前行进入下个阶段。那时关系将完结。 你们中的至少一方必须进入一个新生命,才能使你们的关系完结。除非它完结了,否则在一起将感到尴尬和不安,或许将激起悔恨、遗憾和怨恨的感觉。旧的关系将依然把你向后拉。你将依然认为针对这个境况你本可以做更多。它将依然好似一个失败,将它的阴影加在你的头上。即使离开是一个巨大释怀,可依然将存在不安。至少你们中的一方,最好是你们二人,都将继续前行进入一个新生命。当那发生时,关系将开始到达一个完结阶段。毕竟,如果一个关系无法继续,那么它必须把你送入某个新事物里,从而能够完成它自己。 有可能两个分开的人长期维持他们关系的不完结,甚至是一生。他们从未向前行进。他们从未在别的任何地方完成他们曾试图一起做的事,他们断开的关系始终是他们生命里一个敞开的创口。 如果你表达了你需要表达的一切,如果你对你自己的困难、错误、缺乏坦诚等等负起了责任,如果你没有把抱怨投射给对方,而是将原因归于你们双方,那么这个创口将开始愈合,为你提供可能继续前行进入和其他人的一种更伟大和更完满的结合里。然而,如果保持抱怨,如果着重怨恨,如果维持不原谅,如果你自己的责任没有被接受,那么伤口将无法愈合,并将成为未来痛苦和不安、焦虑和担忧的一个源泉。 断绝一个主要关系可能非常痛苦,人们往往想尽快结束这一过程,通常是通过绕避痛苦本身。然而,你必须经历这一痛苦,因为这一痛苦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经历痛苦可能非常剧烈,可它不应拖长。如果你完全面对自己的痛苦,它将得到表达并被从你清除出去。然而如果你逃避它,否认它,把它称为别的名字或保持对对方的评判,以阻止自己感受你自己的失败或遗憾感的话,你将无法前行,分离的痛苦将延长。 一个被断绝关系的礼物在于送至少一方进入一个更伟大和更完满的结合。它不必针对两人都发生。可一个人必须被送入一个更伟大结合里。那时关系将完结。如果它为一方完结,那么它为双方完结。尽管另一方可能抱持着怨恨和遗憾,但关系将完结。如果一方带着信心和感激继续前行,那么关系将完结。如果一方能够在一个新关系里成功运用他们在先前关系的创建、维持和完结中所学的一切的话,那么那个先前的关系将完结。如果对方留在怨恨、遗憾和不原谅里,那么他们的伤口将不会愈合,他们将为了实际上能把他们送入未来一个更伟大结合的事而折磨自己。然而那个关系还是完结了。如果它对一人完结了,它就完结了。希望的是它将对双方完结,可这很少同时发生。 一个失败的婚姻将总是留下伤疤和印象。它将塑造涉入者并将成为很多未来决定的基础——或是好决定或是差决定。让一个关系完结并不意味着关系被抹去或它将不继续作为一个范例并施加一种影响。它只是意味着没有回头路。它结束了。你将倾向于回归这个关系,直至你实现了未来的一个更伟大参与。一方可能确信无论如何他将不回头,可除非他们进入了一个更伟大结合并成功运用了他们的学习,否则关系没有完结。 完结一个主要关系需要时间。它需要经历失去的艰难和痛苦。它意味着花时间和自己共处,来整合所发生的事,来重新获得一种自我感,来获得关于所发生之事的一种视野。需要时间来进入一个新关口,在此一个新关系能够被起始。需要时间来开始参与一个新关系,这样过去发生的事能够在未来变得有用。那时你先前的关系将完结。那时你能带着感激回顾你的过去。 关系总是带着感激被完结。这并非意味着每个人都对所发生的一切感觉完全良好。可它确实意味着整体结果是带着真正的感激。然而,这一感激必须真实。如果它只是试图逃避痛苦或面对,那这个关系将保持未完结,并将阻止它先前的参与者们继续前行并开始成功参与新的关系。 来自过去的未完结关系是对当下和人们充分参与的一种主要障碍。为了完结这些关系,你必须面对你的错误,你必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需要时间和整合。在分离的痛苦和逆境里,不可能指望这充分发生。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一种新视野能够被获得,你能看到在构建一个新生命中,你先前的关系如何能够服务于你。这是完结发生的地方。这是价值被认知的地方。 一个关系里的完结代表着一个新开始。在任何分离之后,这到底何时将发生将取决于人们内在发生的自然疗愈过程,以及他们对和平、和谐和真理的渴望。在此疗愈过程可能被延缓或加速,这有赖于那些参与者的动机。可无论如何这将需要时间。 感激始终是任何关系的完结点。真正的感激基于对真正结果的认识。直到你再次进入一个关系,这些结果才能被确定,在此,你在前一个关系里的学习能够得到运用和应用。因此,将需要时间来完结一个先前的关系,它所需要的时间是必要的个人整合、重新评估和自我发现的一个时间。这是一个新开始。在此,对结合的渴望必须被重新确认。在此,体验结合的能力必须被重新发现和确认。在此,先前的错误必须被认识,这样它们就不会破坏任何未来参与。 每个关系都是一个礼物。礼物必须被认知,它的裨益必须被应用。许多关系只是通过教你最初不要做什么来提供一个礼物。一些人走向你只是为了让你拒绝他们。然而,不要把你所有的错误称作是完美或完全有益的。唯有某些面向是有益的,并且你必须始终根据其代价来评估学习。 认识错误、重新评估错误并运用错误带来的裨益,对于你的进步来说至关重要。在此你必须面对痛苦,你必须面对艰难,你必须面对错误,你必须面对自己。这是学习的组成部分。这是成为一个成熟之人的组成部分。这同样也是你的灵性进步的组成部分。… Read More

维持关系

维持一个主要关系的必要标准和基本要求是什么? 首先,你们有必要共享对彼此灵性发展的承诺。其次,你们必须能够在凡俗世界里一起和谐运作。第三点,你们必须应对到来的每个挑战。挑战将一个接一个到来。起初它们也许看似艰难,可它们提供着让你们的关系得以建立的手段。假如得到正确看待的话,这些挑战使你们能够更紧靠一起,同时向外成长。 这提出了坦诚和自我表达问题。重要的是要看到,坦诚意味着知道你所知道的,接受你所知道的,并接受你所不知道的。这是坦诚的基础。很多人认为坦诚就是表达进入他们思想的一切,或是和他们想要的无论什么人自由地表达他们所有的情绪。这不是坦诚,并往往造成一种破坏性结果。 有时你必须表达艰难之事。有时你必须坦白你的真正感受,即使你怀疑这或许在你的伴侣听来是分裂或艰难的。然而,你将发现这些是例外情况,因为你的伴侣并非你的治疗师,不应该被用作你整个自我表达的一个回音板。记住这点非常重要,尤其对于涉入个体发展和灵性成长的人们来说。 你的伴侣不能成为你的一切。因此,你必须去发现——大多通过体验——在你的关系里你能表达什么和不能表达什么,你的伴侣能听什么和不能听什么。要求你的伴侣聆听你要说的一切并面对你呈现的一切是不公平且不恰当的。你自己都无法那样做。没人能那样做。 因此,你的关系将有界限,这些界限必须被建立和认识。每个人的内在生命必须被尊重。它不能被一个人的伴侣任意侵犯。每个人必须被赋予尊重和认知。在此你学习聆听多于讲话。在此你开始更致力于理解多于评判。在此你必须体验你的感受而非只是把它们投射给他人。在此你们必须甘愿以尽可能的容忍一起解决困难问题。这要求你在考虑对方的福祉同时也考虑你自己的。 如果你承诺于你的伴侣的福祉,他们也承诺于你的,那么你们将逃开成长中的关系所面对的很多陷阱。这一承诺必须存在,可它不能被视为理所当然。当你们前行时,它将需要被示范、被重申并被重新检视。记住,你在学习关系。作为一个学生,你必须甘愿观察,认知你的局限并记下你所见的那些事。 在一个婚姻里,你将需要决定你是否将要孩子。你将需要决定你将如何生活以及你将在哪里生活。在此你可能必须做出一些牺牲,并且你将做出。然而,这些牺牲不应背叛你的内在本质或设计。 当你学习体验真理并建设性地表达真理时,你将学习辨识、克制和容忍。这将使你能够前进。当你前进时,你将发现你的参与将比你所曾想到的需要你更多并为你提供更多。 真正的友谊如果要实现强大的话,就必须面对挑战并应对挑战。它们同样要求对对方福祉的承诺。你的商务生涯里的关系也同样。在此你不能为了个人利益牺牲你的关系,而指望结果能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如果你自私,你就不坦诚,因为你为了你自己的利益在隐瞒某些东西。 坦诚是关键,但讲述坦诚并非易事,因为人们对于坦诚是什么有着一种非常局限的观点。他们认为坦诚是知道你感受如何并表达它。坦诚是感受你知道什么并表达它。尽管它们听起来非常相似,可二者之间有天壤之别。 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事需要去维护。另外,有些事你必须注意并觉知,尤其针对你犯错的倾向和你的伴侣犯错的倾向。你们想带出彼此最好的东西,而不忽视那可能有害的东西。这需要技能和成熟。它要求你关照你周遭的生命,并尽可能和你的伴侣分享这个。 身处世界将让你得到准备。生命将让你成熟,只要你不抵制它。可是你必须智慧地参与并甘愿学习关于你的灵性生命、你的思想生命和你的物质生命。你在努力攀登高山,当你前行时,风景变化着。境遇变化着。如果你坦诚,你就能前进。然而,你的坦诚必须进展。坦诚引领你走向内识,因为它是你坦诚的源泉。 问题浮现了:“哪些关系值得维持?”值得维持的关系是值得重新开始的关系。如果你无法重新开始,你就无法维持你的关系。如果你致力于你的宗旨、你的灵性成长以及对方的灵性成长,如果你应对你生命的挑战而不带过多的抱怨,那么你们将或是一起成长,或是逐渐分开。如果你们不具备一个持久关系所需的所有元素的话,那么无论你做什么,那个关系都将无法继续。你越努力让它继续,你将越对自己和他人不真实。因此,一个值得维持的关系是一个值得重新开始的关系。 和某人共享一个宗旨意味着什么? 和某人共享一个宗旨意味着在世界上一起开展某种重要的事。你的宗旨不能只是一个想法或一个概念。在此你确实不能说:“我的宗旨是灵性成长。”那不是宗旨的表达。一个宗旨必须是表达你在生命里特别要做什么。这必须导向行动。构建一个家庭,供养一个家庭,建立一个企业——这是关系能够成长的地方。这是宗旨被表达因而被体验的地方。在世界上开展一项事业是使人们成熟的东西。他们在生命里在做某种真实的事。 很多人致力于想法,因为那容易。你被要求的很少。然而致力于在世界上建立某种东西则要求很多。它考验你。这将向你展示你的关系是否拥有所有正确元素。 伟大的关系被制造;它们并非只是被领悟。因此,有必要根据你们在生命里一起做什么来讲述宗旨。宗旨源自一种内在觉知,但其表达将改变你的理解并塑造它。人们无法因为共享一个理想而走到一起。他们基于一个内在信念而走到一起做某事。一个真实的婚姻也许没有崇高的理想。它也许不致力于拯救世界或任何部分的世界,可如果它拥有一个承诺去供给他人,那么它就拥有一个真正的承诺。它有一个承诺,既要施予他人又要维续婚姻。这一承诺必须产生,一天接一天,有时是一小时接一小时。这是婚姻里的宗旨。 人们往往认为宗旨是宏伟的,诸如拯救世界或走近上帝。那不是宗旨。你的真正宗旨是做超越你理解的一个更伟大计划的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至关重要。然而对你的生命来说它并不渺小;它是伟大的。你不需要成为伟人才能做伟大的事。你只需致力于提供那必要的东西并让自己维持作一个供给者。那么伟大之事就能通过你发生。抚养孩子是一件伟大的事。运转一个家庭是一件伟大的事。经营一个生意是一件伟大的事。应对你的世俗责任是一件伟大的事。很多有着崇高理想的人无法做任何这些事。 因此,当你思考拥有一个宗旨时,思考你们能在一起做什么。正因为如此,浪漫非常令人失望。它除了提供娱乐之外无法做任何事。它的目的是逃避生命,而非参与生命。它需要不停的危险、不确定、兴奋、诱惑和快乐才能生存。那不是生命。当你在浪漫里不再拥有这一刺激时,你的兴趣开始减弱,你走向某个新人来重获刺激。这是不动脑筋和破坏性的。这只会伤害人们。 如果你在生命里做某种有意义的事,你将拥有基础来和他人共享一个宗旨。正因为如此你的第一步是在生命里做某种有意义的事。从现在对你有意义的事开始。这也许不是你最终将要做的事,但它可以是一个起点,甚至在此你也能获得巨大满足。如果你在过一个有意义的生命,你就在为身处有意义的关系做准备。如果你在过一个有宗旨的生命,那么你已然和你的精神家庭,和你的内在上师,并当然和生命里的其他人处在一个有宗旨的关系里。在此婚姻成为一个需要,而非只是一个喜好。生命里作为需要的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什么让一个关系成为灵性的以及我如何能发展这个? 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两方面:一是灵性准备,二是世间成就。每个关系都有可能产生某种灵性呈现,不过它可能非常有限和短暂。如果所有元素都存在并能够在一个持久关系里实现成功,如果真正的婚姻是两个为彼此而设计的人之间原本注定的,那么灵性发现和贡献的可能性是巨大的。然而,无论何种情况,成功必然源自和个人内在生命保持一致并对个人外在生命负起责任。 在此你不能利用灵性逃离世界,你不能利用世界逃离灵性,因为你需要二者。你不能把百分之五十的自己奉献给上帝,百分之五十的自己奉献给世界,因为这绝不会奏效。你就是必须学习当你走入世界时和上帝同在。 灵性并非一种生活方式;它是你生命里一个恒久的临在和一个恒久的觉知。整日冥想、摆弄水晶和聆听铃声并非灵性生命。每周一次来给你倒垃圾的那个人可能过着一个远更灵性的生命。灵性生命是和你同在的临在以及你携带的觉知。这些在应对世俗责任和维护你的内在生命中得到培养。这没有任何神秘;这没有任何玄妙。所有那些和宗教及灵性相关的事物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灵性是你随身带进生命的一个恒久的觉知和一个恒久的临在。在此你必须应对你生命的要求而非逃离它们。正是这使你成熟。正是这使你成为上帝表达的一个值得的载体。正是这使你和他人的关系完整和完满,不断成长并不断更新它自己。于是时间的流逝将不被视为你青春光辉和魅力的失去,而是被视为你的体验、你的贡献以及你和那些构成你的主要关系的人们的亲密程度的深化和成熟。 别寻求一个轻松的生命。别寻求一个没有工作的生命。别寻求一个满是喜悦和美妙、快乐和轻松的生命。那不是真实的生命。如果你在世界上的工作有意义的话,快乐和享受将伴随你。如果你在世界上的工作有意义的话,那么和那个工作相关的关系将是有意义的。所有这些共同协作。 如果一个关系是真正坦诚的,它就是灵性的。这并非意味着你闲坐着谈论灵性力量、灵性物品、灵性形象和灵性层面。如果它没有灌输作为灵性的临在和觉知的话,那都是闲聊。真正的关系和真正的爱产生真正的灵性。在此你知道你在宇宙里并不孤单,不仅因为你和一个人处在关系里,而且因为你和生命、和世界处在一个有意义的关系里。 你被派到这里奉献。如果你在奉献,那么你的灵性在表达自己。如果你没有奉献,那么你是挫败的,你的灵性依然在揣测范畴里。因此,强调重心是你去发现你必须奉献什么。这将教导你关于你的设计。一旦你了解了你的设计,你将了解你的设计师。这是上帝被体验的方式。或许在生命后期的某个时候,当你回顾并看到你做了什么时,你将会说:“现在我知道我是谁了。这是我来此要做的,”你将体验那个设计师。你在世界上的意义是关于你的设计和你的设计师。超越这个世界之外,那是不同的。你来此做某种事,你来此奉献。你来此找到某些人和你结合,来做出你的贡献。如果这被实现了,你的灵性生命已然活跃,觉知将和你同在,临在将和你同在。 让自己关注你在世界上必须做的工作。让自己关注向那些你认出是你奉献中的同伴和参与者的人们敞开自己。将存在你必须穿过的灵性、思维和物质关口。在此你的物质生命将服务于你的思维生命,而你的思维生命进而将服务于你的灵性生命。通过这样,你将得到提升,一切对你来说将拥有宗旨、意义和方向。 灵性修习是重要的。然而你必须决定你是否需要拥有一种正式的灵性修习。在此灵性修习是一种便捷。它将节省你的宝贵时间。然而它必须与有意义的工作以及与和他人坦诚参与交织一起。通过这样,你将收获它的伟大裨益。然而,若是没有一个表达场景,灵性修习就像是不发芽的种子,不产出的庄稼,不带来预期裨益的努力。正因如此,当你讲述灵性时,去讲述世界上的工作和有意义的关系,因为正是在这里,灵性通过人们的爱和劳作而存活着并表达着自己。 那么性和灵性呢? 关于性和灵性有很多问题。人们围绕性的错误和不和谐体验会如此大量,以至他们可能想完全逃离它。有时性是不必要的,那种物质能量,或生命力,将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被表达。这对将保持单身或独身的人,对修道院里的苦行者,以及有时对需要将所有那种能量导入他们工作里的非常有创造性的人来说,是恰当的。 对每个人来说,挑战在于智慧地管理性,因为它代表你的生命力的运动。你必须开始觉知这一生命力,并在你的生命里为它找到建设性的表达。当这一表达被滥用,或被不动脑筋地给出去,或被用于获得一种喜好或利益时,性对人们是有害的。如果性带来和你的配偶结合的亲密以及孩子的繁衍,那么性对你的灵性发展是有帮助的。毕竟,没有性,你就不会来到世界;没人会来到世界。因此,否认你的性冲动很难说是对生命恩宠的明证。然而管理这一重要能量是必要的。作为一个已婚的人,你将时不时地被他人吸引。那是正常的。一些人可能令你兴奋。可在此重申,你必须支持那对你的福祉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在此克制是必要的。你不可能拥有你想要的所有人,你不可能做你想做的所有事,你不可能拥有你想要的所有东西,你不可能去向你想去的所有方向,你不可能拥有你想要的所有体验。如果你去看,这显而易见。因此,把自己奉献给你最高度珍视的东西,那么较少价值的东西或是在过程中被满足,或是被放弃。 你会为了和另一个人的一夜情而抛弃或毁坏一个一生的婚姻吗?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如果你会,你显然不珍视你的婚姻并在寻求以个人满足为名来破坏它。还存在对于性运用的甚至更歪曲的表达,在此它成为一种不利。人们之间的吸引在一定程度上是正常的,可是当人们利用性来获得其他好处时,它变得反常。 如果你理解性的力量和它的重要性,你将不想滥用它。你将想保护它、保存它并智慧地运用它。如果你感到性欲,然而你没有和配偶在一起,那么运用你的性能量来深化你的灵性修习以及在世界上成就事情。毕竟它只是能量而已。它的起源并非性。它只是你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感到的某种东西,它以一种性方式表达自己。你不需据此行动。同样,有时你对人们感到非常愤怒,你想伤害他们。这意味着你会去伤害他们吗?不,如果你想让你的生命有建设性和有意义的话,你就不会。 在此重要的是智慧地运用你的力量。性是一种力量,因为它对人们有影响力。然而,从很多方面来说,性被过分高估了。它被如此高度重视的原因在于人们没有其他东西可以重视。如果你无法接触你生命的真正价值,你将重视本身有着远更少价值的东西。 性是宝贵的,可这只是在于它支持结合和婚姻的表达以及繁衍族群。然而,把性当作你生命的主要表达或唯一兴趣是不正常的并将伤害你和他人。它将扭曲你对其他一切的观点。它将成为一种沉迷,因为它取代了内识。 你与内识将体验的东西,远比你从性体验的东西,要无限快乐得多。并非那一快乐更伟大;只是它更始终一贯。在生命的后期,很多人超越了他们的性,就是因为有更快乐的事情去做。他们的生命力以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 性是好的。别高估它。然而它必须被正确地应用并为了正确的原因,否则它将对你非常危险并非常有害。它将把你绑缚于你无法与之拥有真正关系的人。它将浪费你的生命力。它将破坏你的活力。 专一是必要的吗? 是的,当然。你被自然设计成以这种方式配对。如果你对自己和你的伴侣坦诚的话,就不需要去别的地方。如果存在性问题,那么寻求专业帮助。然而,这始终是一个坦诚问题。你对自己和你的伴侣坦诚吗?你在寻找有建设性的方式表达你的坦诚吗? 每个人都知道专一是必要的,尽管很多人将不接受这个,因为他们害怕他们将以某种方式被束缚。这反映出不坦诚,因为他们对自己不真实且不真诚。关系是对成长和生产力的承诺。如果它只是对个人幸福的承诺,它就根本没有承诺。这一承诺必须始终是给予而非获取。你无法承诺给你将从某种事物接收的东西。你只能有意义地承诺给你能给予某种事物的东西。然后,就取决于你来敞开自己接收作为你的承诺结果的裨益和经验教训。 在婚姻里,专一是必要的。你被设计成如此;这是自然的。如果你违背这个,将存在困难,无论你在婚姻之外寻求什么回报,对你来说都将代价巨大。如果你的婚姻需要认真努力,那么就对它认真努力。如果你的婚姻不适合你,那么摆脱它,但要坦诚。别违背对你自己以及对你的配偶的信任。别以为你能仅仅为了满足你的个人喜好而违反自然对你的设计。 为了身处任何关系,你放弃某种东西。看看你放弃的东西是否值得放弃。真正的个体自由是找到内识并表达内识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身处关系并摆脱自身内在障碍和冲突的自由。这是自由。自由地在你想要的任何时候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是混乱。那不是自由。那将引领你进入分裂性的参与。那将破坏真正的友谊。以这种方式运用自由将破坏你着手创造的一切正面的事物。理解自由,不要用自由作为违背你最佳利益的借口。 还是如此,这都是关于坦诚问题。如果你致力于做不坦诚的事,那么你必须不断欺骗自己和他人。正因为如此关系里的关键词是坦诚。这要求你检视自己——你的动机、你的思考和你的行为。这要求你和他人分享自己,以了解你自我表达的含义并体验自己作为一个贡献者。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吸引。它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可及。作为一个已婚的人,你将有时被他人吸引。然而如果你允许这一吸引支配你的思想并引发你主要关系里的不和的话,这意味着你针对你的主要关系以及那一吸引的本质对自己不坦诚。有很多美丽事物刺激你,有很多美丽面孔诱惑你,可内识不被这些所动。有很多绚丽的消遣看似令人刺激并激起巨大兴趣,可内识不被这些所动。因此,你越多地和内识同在,你将越少纷扰,因而你将越少冲突。一段时间以后,你将意识到这些吸引是思想的一种烦恼。它们折磨你。它们即便有,也往往有着很少前途。它们只是寻求破坏你的主要专注。 一个主要关系是一个正在进展并需要不断发展的东西。如果你在这个关系里是坦诚的并且你的意图是坦诚的,你将拥有认知其他形式的诱惑或刺激的标准,并能够恰当地回应它们。在更广大事物范畴里,你放弃渺小和暂时性的事物来获得某种伟大和永恒的事物。你放弃无法产生任何东西的事物来获得某种能够产生大量东西的事物。 关系是你自己的一项投资。智慧地投资,那么你将成功。差劲地投资,那么你将损失。太多差劲的投资将让你深度贫困。你的内在上师们寻求教导你智慧投资,这样你就能接收你的投资回报。在成功的场景里学习关系课程远好于在失败的场景里学习。一些失败是必要的,以提供你学习中的对比,可成功是更好的老师。除非你觉知真正参与的回报,否则你将继续寻求其他事物。那个已然体验了失败的你,需要拥有成功的体验。这将提供必要的对比,它将帮助你智慧地选择。这将使你能够建立你真正的优先次序和强调重心。这将教导你珍视自己并认知你在生命里的投资的价值。 你应该和你的伴侣分享多少? 最终,你将想分享一切,可是你必须找到有建设性的方式来这样做。不能由他人来支付你自由的代价。自由是一个礼物,自我表达的自由是一个伟大礼物。如果你在世界上生活了一段时间,你将意识到这个礼物多么珍贵。别滥用你的权利,别利用你的自我表达伤害他人。有时这不可避免,因为真理可能激发另一个人内在的痛苦。然而,必须得到检视的依然是你的动机。你可以像尊重自己一样尊重另一个人,却不以另一个人对痛苦的恐惧为由而不表达你自己。在此你必须在你当前关系的界限里找到一种平衡。这里没有精确的公式,只有指引。 非常重要的是你在关系开始时就分享你实现你的灵性宗旨和世间成就的意志,因为这将让你了解你的未来伴侣是否走向和你相同的方向。这在一开始有必要辨识。到后来才发现你们从未走向同一方向是代价巨大的。 因此,当你们一起进展时,尽可能充分地分享你关于你的灵性宗旨和世间成就的目标和价值观。学习在你的关系里建设性地表达你的冲突、你的怨恨和你的愤怒。如果你不表达它们,它们将找到别的更破坏性的表达方式。你总是在表达自己;你无法阻止自己表达自己。重要的是你如何表达自己。这要求考虑他人并检视你在你的自我表达里想达成什么。不能只是说:“表达我自己是我的权利。无论如何我将表达我自己。”这是不负责任的。这是不动脑筋的。这不是身处关系背景里的思考。 保持坦诚并坦诚地检视你如何可以在任何特定状况里最佳地表达自己。某些情况里让人们失望或许不可避免。然而,你将发现,当你学习建设性地表达自己时,尤其针对那些可能对另一个人造成痛苦的感受和想法,在大多数情况里你是能够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的。有时你无法避免它。然而依然是你对和平、真理和灵性发展的意志,将决定一个总体来说正面的结果。偶尔,过程是艰难的。它坎坷,它起伏。然而如果你的动机是为了实现关系里的更巨大亲密,并滋养对方的灵性成长,以及你自己内在的一种更伟大的完整体验,那么你的动机将带来一个正面的结果。 这个建设性的自我表达问题非常重要,因为当你在一个关系里前行时,你将想继续表达你对灵性宗旨和世间成就的渴望,以及你对和你的伴侣结合的渴望。如果这些表达带来不断的冲突,如果你没有建设性地表达它们,或是如果你忽视你的伴侣的一个面向,它阻止此人听到你,那么你的关系里有一个需要被对治的问题。或许你们之间充斥着一个巨大误解,又或许这个关系里有一个缺失的元素。 当你的关系进展时,它将受到考验。然而你自己不需要考验它。生命将考验它。正因为如此你绝不要利用一个关系来实现你自己的个人成长。如果你这样做,你将试图用你的关系做实验,这非常自私。生命将考验一切需要被考验的东西。生命将净化一切需要被净化的东西。生命将向你展示一切需要去做的事。生命将向你展示一切需要被避免的事。… Read More

建立关系

关系是什么? 关系是当两个或更多人走到一起来成就一个内在的和一个外在的需求。生命就像攀登一座山,你无法独自攀登。一个人你将找不到你的路,一个人你将得不到力量,一个人你将学不到克服障碍。你将需要同伴。你将需要同伴的鼓励、辨识和勇气來识别和消除你的障碍。你需要关系来学习内识之路。 关系满足实现发展的一个内在需求,和实现成就的一个外在需求。单单为了满足一个内在需求去建立关系是不够的,因为关系总是导向世界上的成就。对另一个人的认知或许满足了一个内在需求,可是关系的建立是为了完成事情。因此,它必须拥有一个世间的表达才能变得真实和显现。 你可以说每个人都已在关系里,这当然是事实。然而,从有意义的角度来说,从你在世界上的体验的角度来说,正是你能和另一个人做什么,将确立你们关系的深度、力量和意义。正因为如此,你必须同时认知你内在和外在的需求,并学习必要的辨识力,来看清另一个人在满足这些需求上是否合适。这一辨识在一开始不可能被完全做到,因为你在关系中的大部分发现来自和他人的参与。然而在一开始,某些品质和特征必须在那里。 一个主要关系的标准是什么? 当然这因为这个关系的目的以及你自己在寻找什么而有所不同。一个主要关系意味着你们将分享很多你们的想法、你们的活动,某些情况里甚至是你们的物质身体。非常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一个主要关系创建了一个同时在思维和物质环境里学习的机会。你不在灵性环境里学习,因为在灵性层面上,你不需要学习任何东西。在此,灵性发展只是根据你的灵性生命有多少能够通过你的思想和物质生命散发出来来衡量。 一个主要关系建立了一个独特的思维和物质环境,它要么支持你的灵性呈现,要么阻碍它,要么否认它。因此,首要基本条件之一是对方,你未来的伴侣,必须分享你对灵性进步和对世界做贡献的渴望。这是根本条件之一,但它不是唯一条件。 当人们只是基于一个共享的灵性宗旨或意志感建立一个关系时,他们的关系很少站住脚。它将容易受到各种实际艰难的困扰。通常试图唯独根据这些标准建立关系的人们,将倾向于否认或忽视那些障碍,因为他们为终于找到某个分享他们的灵性宗旨和天命感的人而感到如此释怀。所以在此要非常明确的是灵性宗旨和天命不能成为参与的唯一标准。这非常重要。 在找寻生命配偶方面,你们必须在身体上般配。即使在没有这一亲密成分的关系里,你们能够在身体上共同参与也非常重要。这要求健康,要求你们的生理需要和你们的身体状况彼此平衡。如果一个人非常病弱,而另一个人是健康的,这将限制他们彼此参与的能力。在此,重要的不是你喜欢对方身体的长相,但如果对方的自我维护以及他们在身体上呈现自我的方式与你有着显著差别则另当别论。这会阻碍你们的共同参与。你们的身体必须在它们的健康状况上,在它们的呈现上,有时甚至在它们的年龄上必须般配。 还有,你们必须共享基本的价值观。你们做事的方式必须和彼此般配。这不意味着你们完全相似,但这确实意味着你们彼此没有显著冲突。如人们所说,对立往往产生吸引。然而,在人类关系的世界里他们很少结合。人们或许有着你不具备的品质以及你没有培养的能力,这些可能和你的非常匹配。在此差异会非常有益。然而,尖锐的对比很少能够让你和另一个人有意义或长久地结合。 般配非常重要。你关于自我表达、金钱、健康、事业和供养的价值观——甚至你的世界观——必须与那个人相符。当然,或许存在着差异,这些差异可能非常有帮助,但如果存在尖锐对比,并且这些对比是基于你和对方的本质和设计的话,这将限制你们共同的参与。这会限制你们共同完成任何任务的能力。 因此,别以为共享灵性兴趣就足以建立关系中的一个更高宗旨。同样,别以为单凭身体吸引或般配就足以建立和另一个人的真实联合。也别以为单凭共享的价值观或行为就足够了。记住,你有一个灵性的、一个思想的和一个身体的本质。三者都必须被认知。因为你同时在三个层面上运作,所以一个有意义的关系将需要在所有三个层面上奏效。 由此你可能想,要在一个主要关系里建立更高宗旨可能很难,或是它的可能性相当遥远。这的确是事实。在你生命的历程里,你将拥有很少几个有意义的主要关系,这些关系在塑造你的想法、你的外在生命和你的灵性倾向上将非常重要。正因为如此,如此巨大的重要性被置于你的主要关系上,它们对于你的进步来说要么是一个资产要么是一个不利。正因为如此,在建立和维护与他人的关系上,必须运用大量辨识。 这是智慧的真正含义。智慧是学习如何做事。内识是知道什么必须被做。内识是所有学习的源泉和目标,智慧是实现它的机制。因此,别因为真正的主要关系罕见而气馁。然而,重要的你要知道它们并不多见。你无法和你想要的任何人建立这样一种关系。试图与你想要的人建立一个主要关系,是大量浪费并滥用你的时间和精力的根源。如果某人在身体上吸引你,基于此你感到和他们非常般配,你可能试图迫使你的灵性和思想本质屈从于这一需求。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通过经历许多艰难的境况,你将痛苦地发现,这个关系无法被建立起来。这会耗费你大量的生命,并会带来巨大的痛苦、怨恨和失望。 你初始的决定至关重要。如果你在更充分建立关系之前,就和另一个人在身体上维系在一起,那么你将很难回应内识并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运用辨识。正因为如此,强烈建议你不要和另一个人开始性行为,直至你们更全面建立了你们的关系。你需要在身体维系之前,看清你和对方在生命中是否走向同一个方向,因为一旦你们维系了你们的物质身体,那么会非常难以分开。依恋将升起,这将让你更难客观地判定是否确实能和这个人建立一个真实的关系。 考虑结婚的两个人之间的身体吸引是重要的,但这并非至关重要。至关重要的是,在身体层面上,他们有着相似的年龄,他们有着相似程度的活力,他们确实能在世界上共同开展活动。 你们思想的般配比你们身体的般配更重要。你们灵性的般配是三者中最重要的。记住,在事物真正的协调里,身体服务思想,思想服务精神。在此需要智慧来决定,在任何的参与里,身体有多重要。它的重要程度必须取决于不同的境况,这有赖于关系的宗旨。显然,在一个伟大友谊里,身体吸引可能根本不重要,但身体的活力很重要,因为没有身体的活力,你们将无法一起做些什么。 重要的是在这个节点上做出一个区分。你自己无法建立你和另一个人的灵性般配,因为那由上帝建立。那是依据你的设计并依据你的精神家庭而建立。你可能爱一个人的思想,你可能爱一个人的身体,你可能感到你们在一起能做很精彩的事,可是如果你们在灵性上并非走向相同的方向,如果你们没有处在相似的发展阶段,那么你们的道路将分开。你们的宗旨、意义和方向感将彼此不同。你无法控制这个。你可以控制你大部分的思考和行为,因为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这些。然而,你的灵性方向是设定好的。 大多数人很少觉知他们真正的灵性方向,因此他们所认为的他们能够改变他们灵性方向的能力,只不过是他们能够改变他们关于他们的灵性方向的想法的能力。这是因为在灵性范畴里,你有一个天命。在思想范畴里,你有一个成长和发展的过程。在物质范畴里,你有一个生存、成长和发展的过程。如果你能看到所有这些和谐地共同工作,那么你将看到你所需要的关于建立一个主要关系的标准。 即使你们的灵性维系已然存在,可是你们的思考和你们的身体能力也必须般配。否则,你将体验和另一个人的认知,而非关系。真正的认知意味着你可能认识到某个人和你维系在一起,可是如果没有一个关系,你们无法一起做任何事。在这个世界里,关系是关于你们能在一起做什么。最终,它是关于贡献和服务。 当你考虑和另一个人建立一个主要关系时,看看你们在一起的灵性本质和宗旨是否已然确立。这你无法改变,因为你们要么维系在一起,要么没有。如果你们没有维系在一起,这意味着你的拼块和他们的拼块无法契合在一起。如果你们的拼块确实契合在一起,那么你必须看到你们在思想上和身体上是否足够般配以处在一个关系里。 一个真实的关系在一开始并非完好无缺。它是你们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构建起来的。一个婚姻需要很多年才能成熟。一个伟大的友谊需要很多年来培养。你事业上的一个重要联盟需要很多的岁月和体验才能变得深刻和有意义。信任必须被赢得。生命里的事件将塑造你的品格。它们将在思想上和身体上塑造你。为了构建你的品格,你必须和他人经历这些体验。 在此,重要的是理解,没有伟大的个体;只有伟大的关系。一个伟大关系意味着那些参与者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他们个人喜好的渺小,以应对他们生命的真正要求。这意味着这个关系超越他们的喜好反映着他们的内识,超越他们的渴望反映着他们的确定性。 然而,所有这些必须被正确看待才能被恰当理解。人们往往混淆他们的喜好和他们的更深刻需求。人们会说:“哦,我做这个是因为内识。”可实际上他们做这个是因为他们在这件事上的喜好。 你如何能够分辨不同呢?当你已然体验了你的更深刻需求和你的喜好时,你就能分辨不同。内识的体验完全不同于个人喜好的体验。它是恒定的。它是压倒性的。它是完满的。它是和谐的。它是完全确定的,它没有左右矛盾。相比之下,个人喜好是软弱和摇摆的。它来来去去。它被内疚、怀疑、挫败和冲突困扰着。你可能对你知道的某件事感到左右矛盾、冲突或怀疑,并且你往往如此。可是内识的体验比个人喜好的体验强一千倍。它不改变。 这对哪怕是沉迷体验来说同样是事实。沉迷是在一个人的生命里,个人喜好取代了内识,并成为一个主导因素。没有上帝,就只有沉迷,因为没有上帝就没有真实的关系。什么是沉迷,不就是有意义关系的一个替代品吗?唯一能够疗愈沉迷的就是有意义的关系,因为沉迷是有意义关系的一个替代品。正因为如此,内识是沉迷的唯一疗法,因为内识正是关系的精髓。它为你所有有意义的关系确立宗旨、意义和方向。 为了使一个主要关系得到成功建立,灵性、思想和身体的般配必须充分。你越多地在灵性、思想和身体上认知你自己,你的标准就越能被确立起来。你越多地学习珍视你自己内在的内识,你将越多地致力于满足这些标准,将不会为了拥有和任何人的一种所喜好的关系而忽视它们或否认它们。 般配的基本元素是什么? 前面已经讲述了般配的元素,但重要的是进一步做些定义。灵性上,你们必须走向相同的方向。你怎么知道你们是否走向相同的方向呢?你对生命导向的内在感知,你的天命感,以及你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都发自灵性范畴。它们在思想上和身体上被体验到,但它们发自内识,如果它们是真实的话。如果你感应另一个人,客观地看待那个人,让自己对他们的思考和行为保持观察,你将能够辨识你们在灵性上是否般配。 那些感受到一种灵性维系和般配的人,往往忽视诸如金钱、身体外表、供养、事业或所有这些世俗事情。结果,他们对关系的体验和他们对爱的体验将是有限和短命的。爱是起因,但你对爱的体验将是你们在关系中般配的结果。 为了让一个主要关系能够完满,它必须通过你的物质、思想和灵性生命表达自己。现在,在一开始,与另一个人相关的这三个面向的完全理解,是不可能被认识的,很多事情将必须通过时间、通过体验得到示范。可是在一开始,这三个领域里的一定程度的般配必须被认识。这需要你的大量评估吗?不。它只需要克制、耐心、客观地看并允许你的内识来指引你。 你的内识不反复思量;它不做比较。它不说:“哦,我喜欢这个人多于那个人。”它不评判人。它只说是或不,或什么都不说。因此,那深度智慧的,又是那么简单。内识是伟大决策者,它不带谴责和评判地做决策。它说是和不,而非对和错。对和错是你回应是和不时所说的。对你来说,一些事是对的,一些事是错的。最终,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对的和错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爱和攻击的区别。这并非说他们意识到他们所知的,表达他们所知的,理解他们所知的或示范他们所知的。然而它已然被认知。 一开始,关系中的某些事情必须被认识。如果你去看,如果你对看到真相是开放的,那么你将知道。在此你一定不要混淆知道和渴望。知道是平静和明晰的。渴望是想要和需要。在一种渴望状态里很难看清,因为渴望支配和主导着你。它就像发烧。每当你针对任何人或任何事体验这个时,要非常小心,后退。这是等待并做到客观的时候。 关系旨在在世界上成就某种事情。它是对一个内在需求和一个内在维系的非常实际的表达。因为它有一个实际的表达,所以它必须以一种实用性的强调去靠近。这样,在考虑和另一个人的婚姻时,不要说:“我爱你。没有你我无法活。你是我的一切。”而是看并说:“我感到对你的深爱。我们能在一起做什么?我们将一起走向同一个方向吗?我们能一起度过我们的余生吗?我们能一起良好工作吗?我们能一起应对苦难和失望吗?” 如果你了解对方的生命,你将看到他或她过去做过什么。别以为这个人和你一起将不同行事。或许他或她将做出改善或更有效且更有爱地运作。然而如果你去了解那个人,那将告诉你那些你需要知道的。正因为如此,在走向婚姻时,始终缓慢且谨慎地靠近,并允许内识指引你。别被你想要的所驱使,否则你将对你真正的需求、对对方的需求并对你们在一起的实相是盲目的。 在一个真实的婚姻里,你们将不会用你们大部分的时间四目相对,享受认知的体验。你们大部分的时间将用在一起做事上——非常世俗的事,如应对生存、事业和供养、亲密、健康、金钱、财产、孩子以及照顾他人——很多东奔西跑。这大多看起来并不很灵性。 如果你年长一点、智慧一点,你就能足够知道不要仓促进入一个关系。来自过去的情感痛苦在那里,阻碍着你。结果,你等着看,因为你不想重复同样的错误。你不想嬉戏地走下一个盲目路径,并希望一切将奏效,因为你们如此爱对方。 那么关系中的爱呢? 爱是般配在一个关系里得到示范的结果。认知在灵性层面上示范爱,可关系在思想和物质层面上示范爱。爱是般配的结果。你们爱的深度将是你们在世界上共享表达的深度。你可以在一开始强烈地爱某人,可这还不是真爱。它还不是能够经受生命严酷的一个爱。它可能非常强烈,可它是短暂的。伟大的爱通过共同参与被确立。共同参与通过般配和共享宗旨被实现。你们可能在个体方面般配,可是如果宗旨、动机和勇气不存在,那么这个关系就无法被带进充分表达,你对爱的体验将不完整。在此你爱某人是因为你们能够一起做、分享和表达什么。正因为如此你爱某人。 因此,不要将一个主要关系建立在爱之上。将它建立在你们能分享什么,你们能表达什么,以及你们能一起做什么之上。很多人认为因为你热恋某人,所以你应该结婚。热恋可能示范着一个认知,但不是一个关系。你们的关系尚未确立。它尚未得到示范、表达和证明。有了认知,你们尚未处于关系里。正是通过一起经历事情,你了解到你们是否拥有般配、动机和承诺,从而进入一个真正的关系。 因此,别把你的关系建立在爱之上。爱点燃火焰,可是让火焰燃烧的是你们在世界上共享、表达并示范一个真正宗旨的能力。关系并非建立在一个火花上;它通过爱之火保持存活。在这里,爱是结果。这是非常重要的理解。 你可能会说,共享的表达、奉献和宗旨都是爱的结果。你可能会说,在世界上的共同贡献是伟大的爱的结果。可是这样的看法只有当爱只和上帝关联时才有效。没有这个,你的声明示范着层次的混淆,因此会使你非常容易在你对关系的评判和评估中犯严重错误。正因为如此,重要的是将爱作为你的关系的结果,而非原因。上帝作为爱,是你的关系的原因。然而你对爱的体验将是你们共同参与的结果。 很常见的是,爱被认为是和某人在一起的最重要原因。你爱某人,于是你假想你们必然是配偶,你们必然拥有一个伟大关系,这必然是终极体验。然而,对任何获得了真正成熟的人来说,这将只被看作一个强大刺激,一个认知。真正关系的可能性尚未被确立。 很多人沉迷于恋爱的体验。它是基于认知的一种体验。因此,他们不断寻求认知,以为认知就是关系。认知不是关系。很多人有着这个问题,大多数人在一定程度上都有这个问题,他们反复失望,因为作为认知结果的关系只会令他们失望。它不具备这里所讲的般配和协调的宗旨。别沉迷于认知,因为你能在你每天的冥想里体验同样的认知,这一认知会启蒙你进入内识,而非引领你进入和另一个人的一个分歧且无望的关系。 关系里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能在一起做什么?”你越多地了解自己——关于你的思考和你的行为——你就越能对自己变得客观,你就越能对对方变得客观,你的辨识将越明晰。这种辨识的明晰非常重要,因为人们并非他们看似的样子。几乎所有情况里,人们错误地表现自己,除非他们实现了良好发展并相当成熟。在此内识是你的指引,因此你不需要让你的思想反复思虑。可是你确实需要去看、去听并去学习。 恋爱的陶醉可能是燃起一个有意义关系的火花,抑或是一个短暂和放纵的体验。在此缓慢且慎重地行进。不要因为这一体验就开始性参与。那应该在以后到来,如果它恰当的话。记住,一旦你开始性参与,你和对方在身体上和情绪上一定程度地维系在一起。即使你认为性参与是随便的,它依然让你更加难以有意义地评估你的参与。在此你必须足够关心对方,你必须足够关心你自己。你必须足够关心你的灵性发展和他们的灵性发展,这将要么被这个关系帮助要么被它阻碍。 爱的最高品质是服务另一个人的灵性呈现,即使它意味着你无法和那个人在一起。即使它意味着你们的关系没有成为你一开始可能偏好的那种方式,但这必须是一个恒久的强调重心。并且它将是强调重心,如果你珍视你的生命和他们的生命的话,如果你珍视你的灵性进步和他们的灵性进步的话,如果你珍视你在一个关系里的福祉的话。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你就不想浪费你生命的更多岁月在一个没有前途且无法去向任何地方的关系里。 有必要在关系里体验一定数量的失望,从而了解这些。然而太多失望会阻碍你和限禁你。人们只能克服一定数量的沮丧。如果你做了太多错误的转弯,做了太多错误的决定,那么你克服障碍和选择新路线的能力将随着时间消退。 人们可能想认为他们有充分能力在任何关头改变他们的生命。可这不是事实。正因为如此你现在做什么非常重要。别假设如果你现在不遵循真理,你以后能够遵循它。别做这样的假设。这是一个代价巨大的假设。正因为如此你必须以一种非常冷静的方式、以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并以一种非常坦诚的方式应对关系。 瞬间认知的光辉无法以任何方式和一个有意义关系的价值相比。使得一个关系有意义的,是历经时间的共同参与。这是你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精炼自己并一起拓展自己进入世界的地方。如果般配的元素不存在的话,你无法做到这样。如果般配的元素不存在的话,那么你们的个体设计不般配,你在生命里的参与将受限,无论你爱情的强度。 正因为如此一开始有必要学习辨识。为何花五年来发现你确实无法和这个人结婚,如果你本可以在五天里发现,或是当你的辨识变得更精炼时,在五分钟里发现呢?很多人在五年后,如果他们发现他们的关系无法进行且无法成长的话,他们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可是我不听我所知道的。”他们能够看到对方的这些元素,他们能够看到他们的不般配,可是他们不想看,因为他们想和那个人在一起。他们想要在一起的体验。他们想逃离孤独和隔离。然而独处远比和另一个人不恰当的参与更好。不恰当的参与,如果它维续的话,将破坏你的动力和你的生命力。这非常真实。 那么性呢? 对很多人来说,性是一个难以客观应对的主题,因为他们的很多身份感、自我表达和自我价值感与之关联。性是重要的,可它并非你的价值、你的身份或你的自我表达的源泉。性也根本不是表达这些的最重要途径。性是必须得到正确理解和智慧管理的东西。你的家务必须得到管理;否则,一切变得混乱。你的性必须得到管理,否则它也变得混乱。如果你的性没有得到正确管理,它会主导你的思想并遮盖你理解你的灵性生命的能力。这将让你处在黑暗里。 性,如同金钱和权力,被和很多可怕事物关联起来。一些人将它指定为人类堕落的一个原因。然而性只是生命的一个面向,必须得到正确管理。金钱是生命的一个面向,必须得到正确管理。权力是生命的一个面向,必须得到正确管理。如果性被忽视或错误管理,它将制造问题。金钱同样。它们都是强大的,它们都是有影响力的,它们都是生命的面向。你必须根据你被设计成做什么来管理它们。坐在修道院里的修道者必须管理他或她的性,这样他们就能参加修道院。他们对性的管理不同于一个居士或世俗的人。可是世俗的人也必须管理他们的性,如果他们希望它服务于一个更伟大宗旨的话。性绝不可能是你的更伟大宗旨。如果你相信它是,你就严重忽视了你的思想和你身处世界的真正宗旨。当这发生时,性取代了内识并成为一个沉迷。 性在建立一个主要关系上有多重要?… Read More

你的宗旨和灵性召唤

你来到世界是为了一个宗旨——唤回你的内识,表达你的内识以及确立和他人真正的关系。这是你的宗旨以及这里每个人的宗旨。你的召唤是这个的一部分。你的召唤是源自你内识的你的更伟大工作变得显在的地方。它源自你在内识里的准备,它源自你对内识的准备就绪,它源自你和你自己内在内识的婚姻。这使得和他人的真正婚姻成为可能。 你的召唤代表要在世界上开展的一系列特殊任务。这代表你生命的工作。要想拥有任何意义的话,它不能源自你的想法。它必须发自你内在的内识。并且你必须处在能够接受它的一个位置上——接受它的挑战,接受你可能必须放弃什么才能接收它,接受它将必然提供给你的裨益。 你带着一个宗旨来到世界。在你发展的某个阶段,你在生命中的召唤将呈现。在这一呈现之前,你或许构建了伟大想法,关于你在世界上是谁,世界必须是什么,你必须是什么,你将做什么,你将拥有什么以及他人应该做什么等等。像这样的想法在一开始可能有帮助,因为它们让你对真理的渴望保持存活。然而,最终这些想法必须让位给实相。在此你的理想主义死去,这样内识就能在你内在呈现。这并不意味着希望死去。它只是意味着现在希望拥有了它表达的一个真正基础。它并不意味着你的热情死去。它意味着你的热情有了一个真正基础,从而能够在世界的冲突和磨难中生存。 你已然承诺身处世界。你已然承诺给你的精神家庭和你的内在上师,他们是你精神家庭的高阶成员。他们是已然完成物质实相里的学习的你精神家庭的成员。现在他们必须协助那些留在后面的人,这样你的精神家庭就能向前进。因此,你已然和你超越世界之外的精神家庭共享一个宗旨。你已然在世界外拥有婚姻,你已然在世界外拥有承诺,你已然在世界外拥有一个实相。你的角色是把所有这些带进世界,因为世界是人们忘记了内识、婚姻、宗旨和承诺的一个地方。它是人们想象他们是谁并想象他们想要什么的的一个地方。 你在生命里必须拥有宗旨因为宗旨是生命。如果你承诺给你的想法,那将是你的宗旨。如果你承诺给你的个人成就,那将是你的宗旨。如果你承诺给冲突,那将是你的宗旨。如果你承诺给避免痛苦体验,那将是你的宗旨。你不可能没有宗旨,因为你不可能没有意义。世界上的所有活动都是在寻求意义,即寻求宗旨并最终寻求关系。 一个人你没有真正的宗旨、意义或方向。一个人你没有真正的身份。然而,作为表达一个更伟大实相的个体,你确实拥有宗旨、意义和方向。你存在于你自己内在,但你并不孤单。你只能在你的想象里是孤单的。你只能在空想里独自生活。当空想通过它的局限和它内在固有的失望被认知时,一个更伟大真理将呈现,你将看到你已然在生命里拥有一个更高宗旨。 当你体验内识的渴望和能力增长并拓展时,你在生命中的召唤将呈现。在此你将看到有某种特殊事情需要你去做。在此你的形状和设计变得真正有意义,因为你能看到你被多么完美地设计以完成你来此要做的。这导向自我接受,因为在此你意识到你因为一个你以前没有认识的任务而被特殊制造。这将终止自我谴责。 你不必决定你的召唤是什么,尽管你将试图这样做。它将自然呈现。当它呈现时,它可能根本不像你以为它将是什么。真正的灵性召唤在它的表达上很少是宏伟的。然而它的精髓是内识,因此它给他人同时也给你自己提供意义和价值。 一些人想象拥有一个灵性召唤将把他们确立为一个灵性王子或公主,一个先知或一个拥有巨大声望的领袖,一个有着伟大超自然力量的人或一位灵性大师。这几乎从未如此。正因为如此没有大师生活在世界上。放弃成为大师。放弃这些幻想。你将发现你在生命里的真正婚姻、真正宗旨和真正召唤将非常简单。它们将指向你究竟是谁以及你究竟能做什么。你将高兴那将被要求你的东西正是你将自然想提供的东西,因为你已然拥有它。 在理想主义里,你对自己的期望可能是严酷或伟大的。可是在内识里,你的期望和你对贡献的渴望保持一致。在此你意识到终于你为自己想要的和上帝对你想要的完全一样。然而,这只能通过内识才能被认知。它只能通过在此阐述的必要进步和发展才能被认知。 当你对更高宗旨的体验成熟到某个节点时,你的召唤将呈现。然而,非常重要的是你的召唤只有当你准备好开展它时才呈现。如果你的召唤在你做好准备开展它之前就呈现,你将感到巨大困惑和沮丧。它将成为你的一个巨大问题。正因为如此上帝的计划设计成当你准备好时,你的召唤将呈现。因为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比认知你的召唤却无法成就它更糟糕的?思考这个。 上帝计划的确立是为了你的成功。计划的确立是为了通过内识的表达和示范而使内识在世界上保持存活。计划被确立,这样真正的婚姻就能祝福所有的关系。计划被确立,这样每个个体拥有一个机会实现进步并为他人做贡献。 因此,要高兴你在生命中拥有一个更高宗旨,因为这意味着你的生命是有意义的而非混乱的。它意味着你在这个世界之外拥有一个起源和一个天命。它意味着生命是永恒的,即使它经历这个短暂的世间存在阶段。因此要感激,你唤回自己的那些关系,你将能够保持,因为一旦你认识了另一个人,你不会忘掉那个人。你在此实现的进步是永恒的。会退化的只是你对自己的评估。会被抵消或否认的只是你在世界上实现你的天命的能力,由此浪费了你宝贵的时间。 你愿意再次经历出生和儿童时代而只是到达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吗?谁愿意再次经历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或七十年的准备?你不想再次经历所有这些。因此,充分利用你现在的位置。你的更高宗旨和你同在。别定义它。它将定义你。你的召唤在等待你。别定义它,因为当你准备好时,它将呈现。 然而,为了让它呈现,你的召唤将需要其他某些个体同样做好准备。这是因为你和你的精神家庭协同工作,因为你的内识依照一个更伟大计划工作。你的进步,尽管主要在你的肩上,同样依赖你将与之开始有意义参与的某些个体的发展。如果他们不发展,那么你无法成就你的宗旨。这是非常重要的理解。在此你有一个伟大责任,因为你开展你的发展并非只是为你自己,同时也是为了你的精神家庭。正因为如此,如此巨大的强调被置于你的发展上。如果这只是一个自私的追求,它将没有价值。 你的更高宗旨肩负着这一责任。正是这让它强大。正是这让它必要。在任何时刻,你可能感到你自己的努力不值得。可是你爱的那些人是值得的。需要关系提供背景和动力让你去奉献。需要关系提供灵感让你去奉献。需要关系让你能够看到你拥有一个礼物。 接受你的更高宗旨即使它没有定义。它是你每天能够在自己内在感受的一个力量。接受你在生命中的召唤,即使它还没有被意识到,因为它在等着你。在此你只需遵循内识并维持你在世界上的实际性职责。在此你不需要根据当前的目标计划你的未来,而只是设立暂时的目标以保持你的专注和你的发展。 当你在生命中的召唤开始呈现时,你将越来越多地看到,即使你的儿童时代也包含着这个更伟大真理的元素。你将看到即使在早期发展阶段,真理的种子和真理的光明始终和你同在。然而它们和那些早期阶段的很多其他事情竞争着。现在竞争逝去了,因为它无法和内识保持一致。如果你能够完成发展的各阶段,你将和内识保持一致。当你这样做时,你将成为内识本身,因为在生命的终点,只有内识在那里迎接上帝。

发展阶段

内识是你发展的主要参照点。因此,有必要根据你和内识本身的关系来考虑发展阶段。内识是你存在于世界上的真正自我。你无法领会它或概念化它,不可能理解它的含义、它的价值或它的宗旨。然而,你能够并且你必须越来越多地体验它。内识之路里的教程关注内识的唤回以及通过内识服务世界。 你和内识的关系的发展通过三个阶段发生,这里将以一种概括的方式予以讨论。第一阶段是否认内识。第二阶段是培养内识。第三阶段是表达内识。这些是大致分类,每个类别里你将发现其他两个类别的映像。例如,在第一阶段里,主要专注于否认或压制内识,可是个体仍将拥有他们表达内识并且他们在唤回内识的一些瞬间。同样,在第三阶段里,在表达内识里,将存在内识被抵制或否认的时候。然而,总体上,人的发展可以被视为落入这三个类别。重要的是根据你和他人的关系看到这意味着什么。 第一阶段可以被称为否认内识。人们尚未觉知内识的存在,他们将根据他们的想法和他人的期望寻求成就。一旦一些基本生存要求得到了满足,这个第一阶段将起始。在此人们尚未觉知他们在否认他们自己内在的内识。相反,他们在试图确认他们认为他们想要的或应该做的。在此他们不一定是恶意的。他们只是不知道比这更好的。每个人都开始于这个阶段。 第一阶段关注根据一个人的个人想法的个体成就。它主要关注获取。在此个体获得足够自由去尝试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他或她自己的生命。在此这个人在学习某些早期形式的独立。正因为如此这个阶段是必要的,正因为如此它不能被绕过。尽管在此人们开始学习实现独立,可他们依然在强化他们对他人的依赖,因为他们在试图根据他们发现有吸引力的其他人的想法去生活。 这主要是一个摒弃时期,在此事物被尝试并证明要么不令人满足要么不可能实现。这把人们扔回他们自己并导致失望和困惑。围绕这个大量愤怒会升起,因为很多看似如此有价值、如此被珍视并且如此值得的事物证明是无价值或非常令人沮丧的。这个阶段会持续非常漫长的时间,甚至一生,人们将一次又一次地试图通过努力获取某些他们相信对他们的幸福来说必要的东西来成就他们自己。他们将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一次又一次地发现失望。很多人处在这个阶段。然而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依然挣扎于基本生存需要,甚至没有到达这第一个发展阶段。 这第一阶段是一个试错时期。很多关系将为了各种形式的满足而被尝试:性满足,伴侣关系,财务获利,共享政治或社会观点,甚至婚姻本身。在此,人们将一次又一次在关系里试图利用另一个人来成就他们的野心。这将一次又一次证明是痛苦的,破坏性的并令人失望,因为那个人将为了一个相似目的利用他们。一旦这些目的曝光,会产生大量沮丧甚至敌意。人们将感到被利用和误导。他们将感到受骗并非常幻灭。这是一个幻灭期。这是一个必要的探索时期,可当它延长时,它是不幸的。 这是一个浪漫优先于关系的时期。浪漫是试图利用一个人来成就关于自身的一个想法。浪漫可以发生在个人亲密关系里。它也可以发生在应对生意以及关系被确立的任何人类活动场景里。浪漫通常将是主要吸引力,直至涉入个体学习珍视他们的内识并学习了一些必要的辨识课程为止。 浪漫的困难在于你不想认识另一个人。你只想那个人证实你关于他们的想法。如果那个人看似证实了你的想法,你将支持他们。如果他们没有,你将根据你的想法否认他们。可是你依然没有处在亲密能够被真正确立的位置上,因为你还没有体验和那个人的亲和力。你只是被他们的某个面向吸引,它契合你的一个计划,一个你要么觉知、要么不知不觉中在你自己内在确立的计划。 当关系进展,那个人证明是一个真实的人而非只是一个好想法时,这会导致巨大困惑和失望。你发现你对那个人感到失望,或者他们开始对你失望。你对他们失去兴趣,或者他们对你失去兴趣。有时是双方的,可通常一个人先于另一个人失去兴趣。当这个人失去兴趣时,另一个人可能感到他们的渴望增强了,要维持这个关系。这会非常强烈并非常艰难。 这个关系尚没有一个充分的基础来持续。它并非完全错误,因为它有真理的元素,很多这些元素可能相当重要。然而,关系,尤其如果它导向婚姻或生命伙伴关系,当建立在一个非常片面或微小的基础之上时,无法生存。当这个关系失败时,你被扔回你自己,有时带着巨大的苦涩和不幸福。在此你有机会重新评估你在关系里的动机和决策。这是某些非常根本和实际的智慧能够被获取的一个时候。这绝对必要。除非大量学习在这第一阶段发生,否则不可能实现关系中的成熟。 在一些社会里,人们拥有大量自由和彼此互动,那里会有很多机会并且大量尝试被做出。很多人会成为喜爱对象。在此学习可以得到加速,这会很有帮助,可是它有它的危险,因为有那么多迷人的人你可以依恋,你会花远更长久的时间在这些境况下学习。然而,最终,失望将带你回到你自己。在此,你可以重新评估你想要一个关系的动机和你的行为和你在过去参与中的决策。 在此你必须面对自己。如果你只关注他人的动机、行为和决策,你将无法看到你自己的。正因为如此你必须利用这些失望期来内省和自我评估。如果你能不带谴责地这样做,你将能够认识你犯过的错误,你将看到它们在未来如何能够被纠正。如果你能不带苦涩或谴责地从这些失望里学习,你就能获得一种非常实用的智慧,这在未来将对你有极大的价值。 这不只是一个失望期,它也是一个自我发现期。正是在这里,你开始客观地看待自己。你质疑自己。你观察自己。你挑战你自己的想法。你挑战你自己的假设。当你这样做时,你开始意识到你的很多直到此时一直支配着你的生命的想法和假设,根本不是你的想法,而只是你从他人收集或你从整个社会接受的想法。很多这些想法来自你的父母。因为你还没能确立你自己的独立思考,你只是接受其他人的想法,往往是无意识地,毫不怀疑地。 在这个长期的试错、失望和自我发现时期,你开始看到你自己内在有一种有能力认知事物的思想品质。你开始看到你的思想不只由态度和信仰构成,它还拥有一种认知品质。或许你对此的最初发现相当简短且无规律。然而当你学习带着一定客观性观察你在关系里的参与时,你将看到一部分的你知道你何时将犯错。一部分的你知道你在犯错。一部分的你知道你应该去这里而非那里。一部分的你知道要阻止你自己和这个特别的人参与或避免那个特别的状况。这是内省的结果。不带谴责地对自己保持客观,能够给你带来这个。在此你开始看到一部分的你认知真理。然而这只是内识的一种非常外在的显化,因为内识远比这更伟大。 这第一发展阶段会相对强烈。浪漫的力量会极其强大,因为它看似一种救赎形式。这被一个事实实体化,即浪漫的初始体验如此高涨并会看似非常壮丽和宏伟。堕入爱情正是你把自己留在后面并短暂超越你的自我限制的地方,正是你在另一个人的临在里、在一个更广大背景里体验自己的地方。在此你暂时越过你自己的界限,可是你还无法超越它们生活。正因为如此初始体验无法得到维持。无论多少努力被做出以重建初始体验,它都无法被维持。你无法远超越你自己的内在界限生活,因为事实上你尚未真正成长。你只是拥有了一个尖峰体验,为此你给那个人指派所有的价值和意义。然后你将想留住那个人并保护那个关系从而让你再次拥有那个尖峰体验。在此爱更像一种陶醉形式,它示范着非常痴迷的行为。唯有通过失望,一种爱和关系的更伟大体验才能为你呈现。 对于内识学生来说,这个试错、失望和自我发现的时期可以被大大加速。有意识地成为一名内识学生意味着你现在已找到你自己内在的一个参照点,通过时间并通过很多体验,你正在学习信任和珍视。这是你的内在指引。它超越你的喜好、你的渴望、你的恐惧、你的强制、你的冲突和你的艰难。它是一个持久的真理和爱的源泉,因此它代表真正的关系。 这第一阶段非常重要,然而这里会有大量艰难和抵制。你在这第一阶段停留多久,取决于你对真理的渴望以及你将需要在自己内在解决多少东西。然而每个人必须通过这个阶段。甚至超越这个阶段以后,你还将学习这个阶段的某些课程,因为有关内识的辨识课程持续整个路途。 在这个阶段的终点,某种非常重要的东西改变了,它让你能够进入第二阶段。部分来说,它是你学习,或更明确地说是你在关系中的摒弃,带来的一个结果。然而它也是你内在某种东西发生的结果,因为在你内在,内识被启蒙了。你的外在体验和你的内在体验把内识带到一个节点,在此它能够起始在你内在呈现的第二阶段。这带你来到第二个发展阶段,即唤回内识的阶段。 在第二个发展阶段,你在辨识和决策上的学习继续着,因为你越来越多地看到一部分的你是智慧的,一部分的你是不智的。那个不智部分的你需要向那个智慧部分的你学习。在此你将越来越多地看到你在根据并非你自己的、而是你从你的环境里不假思索接受的想法和信仰生活着。你越来越多地看到没有真正关系的浪漫是无望的,将总是注定驶向痛苦和失望。你将看到一个关系必须拥有一个更伟大宗旨或一个更伟大焦点,而非只是个人吸引,才能生存并提供真正的意义。你将看到初始的浪漫尖峰体验并非关系,而顶多是两个个体间的一种认知体验。 所有这一学习是关键和至关重要的,它持续贯穿所有发展阶段。将第一和第二阶段分开的是内识的呈现。内识现在开始发挥一种更强大影响。它是你将越来越多感受的东西。你将不只是在重要决策时刻感受它,你将更多地在日常生活里感受它。过去是你内在一个微小光亮的小火花,现在成为一小团火。它在你的觉知里依旧不占主导。它依旧不是你甚至会思考的某种东西。然而你将越来越多地感受它的效力。 在此,如果你开始对自己客观,你将意识到你过去尝试的很多东西确实没有意义并将无法满足你的更深刻渴望。在此关于你在生命里的身份和宗旨的一个深刻质询将开始升起。它将不只是哲学兴趣或随意提问的结果。它将越来越多地和你生命的实际价值、意义和宗旨相关。在此,通常不为你所知的是,你的内在上师更加走近并开始发挥一种不同类型的影响。大部分情况里,你将不会通过认出任何特别形式的身份而认知你的上师们和你同在。然而将存在越来越多的一种临在体验。 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的过渡实际是巨大的,尽管就像所有伟大过渡体验一样,它大多不被留意。只有结果将被留意。只有你理解和体验里的一种改变将提示一个真正转变发生了。你的思考改变了。你的感受改变了。你的价值观改变了。你的生命导向改变了。你的优先次序改变了。你甚至可能在身体上改变了。你可能改变了你的外表。可是无论你这样做与否,你内在的某种东西改变了,并且你开始觉知它。 因此,这样说是不正确的:“昨天我在阶段一,今天我在阶段二,”因为你将不知道。事实上,这个关于发展阶段的讨论只是给你一个总览,而非设立一个标准体系,让你通过它来评判自己和他人。请记住这点;它相当重要。这只是给你一个总览,让你看到人们的发展如何必须根据内识来测量才能拥有任何意义。 内识,当你靠近它时,将变得越来越强大和包融。在此你对它的观点将变得拓展并更激赏。就像攀登一座山,当你不断登高时,你看到一个越来越伟大的全景。你获得关于你曾在哪里以及当你继续攀登时你去向哪里的一个更伟大视野。 在第二阶段,你开始认识你自身内在的一个真正对比。对比是在什么是想要或相信的与什么是知道的之间。最终,在这第二阶段里,你将意识到这一对比是完全的,一个巨大鸿沟存在于想要的和知道的之间。当这被认识时,对你来说,它将是一个伟大归家。然而在那发生之前,和内识不符的渴望将看似和内识本身竞争,并将在你内在制造一种非常难以和解的分歧。 在第二个发展阶段里,你的教育价值开始越来越被强调。在此你意识到为了让你实现进步,你将需要某些个体的帮助,他们通过他们的专业能力或他们的综合智慧,能够担当导师并在你的发展中担当真正的助手或向导。在此学习变得更少混乱,并有着更伟大方向。 这一教育相当重要,因为在你知道的和你除开内识之外所想要的之间,将存在越来越多的一种差别。换句话说,在内识的实相和你内在的不和谐势力之间,将存在一种越来越多的差别。这会导致大量困惑,因为你仍将倾向于认同你内在体验的一切。你将倾向于认为内识的力量是你身份的一部分,不和谐势力也是你身份的一部分。通过大量学习,你将看到唯有内识的力量代表你的真正身份,不和谐势力只是代表你道路上的障碍。 人们往往认为他们的一部分这样说,他们的一部分那样说。他们的一部分想要这个;他们的一部分想要那个。他们的一部分想走;他们的一部分想停。他们认为这都是他们的一部分,可这不是。 当你学习认同内识时,你一定不要谴责那不是内识的。记住,有三个存在层面——物质的、思想的和精神的。在此你必须依然珍视你的物质和思想实相。别因为你在发现一个灵性实相而否认这些或贬低它们。每个都需要其他来实现成就。物质的需要思想的,思想的需要精神的。每一个都是它之上的更伟大实相的载体。这是真正整合发生的方式。 在这第二阶段的日常生活中,将存在困惑,往往是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你过去认为真实的很多东西证明是不足的或完全虚假的。你过去相信的东西正在改变,现在你不知道该相信什么。过去,在第一阶段,你完全基于你的愿望和想法构建你的身份认同。现在你看到你的愿望和想法的局限,某些情况下是错误。现在你不知道在什么之上建立你的身份。内识在你内在还没有强大到让你意识到它是你的身份。 在此你必须带着信念前行。在此信念成为一个真正元素。因为你在越来越多地体验内识,尽管是间歇性地,你必须拥有信念,即这代表你内在一个主导和恒久的真理,即使你无法在很多时候体验它。你的决策将经历一种逐渐的转变。结果,在日常生活基础上,事物或许非常令人困惑。这没什么。 在此你的内在上师采取一个更积极的角色来帮助你,因为他们看到你的身份感、宗旨感和意义体验正经历一个巨大转变。他们现在站在你身旁来提供他们的力量,有些情况下直接对你讲话。无论你是否觉知他们,他们发送想法到你的思想里来帮助你。 当你身在世界时,你将看不到来自你内在上师们的这一协助是多么至关重要,因为世界是人们看似分离并单靠他们自己的一个地方。然而,如果你撤出世界,你意识到人们并非独自站着,而实际上被支持他们的很多其他存有支撑着。世界有一个演员表,超越世界之外,有一个配角演员表。一旦你更清晰地看到这个,它将赋予你庆贺、力量和自信的伟大动因,因为你将意识到正在支持和协助你的资源是多么伟大。 第二阶段会相当令人困惑,因为本质上,想法和内识在竞争你的注意力。有时难以区分二者,有时你混淆它们。有时你不确定真理究竟是什么,因为你过去认为是真理的东西挫败了你或证明是不充分的。在此你意识到要么你过去理解的真理是错误的,要么你对它的理解不够伟大。在此你的学生生涯受到测试。在此你必须把自己投入到学习里,而非简单地捍卫你的假设,或将你的身份或福祉感建立在证明是自我安慰或此刻赞同的想法之上。在此存在对自我检视的一个真正需求,因为你现在的学习正在加速。在此,在你知道的和你想要的之间,在内识世界和空想世界之间,存在着越来越被显示的一种对比。 第二阶段有很多陷阱,第一阶段甚至第三阶段也同样。如果你是智慧的,你将寻求那些能够帮你穿越你的这个发展阶段的那些个体的辅导。任何事情无法被独自做到。你需要关系来实现你的进步和你创造的一切。因此,你现在必须有意识地寻求帮助。然而,你将发现你周遭的很多人没有能力帮助你。他们可能依然处在第一阶段,不理解你在和什么挣扎。你现在在挣扎着发现某种努力在你内在呈现的真实东西。如果别人没有体验这个,他们能为你做什么呢? 当你进步时,在你的关系里练习更伟大辨识变得更为重要。在此你意识到你无法成功地和你发现令人愉悦的任何人交往。你无法和有吸引力的任何人堕入爱情。你无法和庆贺你的任何人结成同盟。这第二阶段是一个越来越辨识的时期,因为对辨识的需要在那里。你需要找到唤回内识中的盟友。你需要那些和他们内在生命接触的人们。你需要正在体验第二个发展阶段的人们。他们将寻求你,正如你在寻求他们,因为他们同样无法再满足于局限的关系。正如你自己一样,他们现在需要有着远更伟大能力的关系。 在第二阶段,你依然珍视浪漫,你还没有充分学到浪漫是无望的。结果,你可能依然试图在第二阶段找到浪漫。你依然有着很多想法,你把你的身份认同基于其上,并且你将试图活出这些想法。因此,绝不要以为你已然摆脱了对浪漫的渴望。现在某种并非只是空想的东西在竞争你的注意力。某种并非只是想法的东西开始在你的生命里发挥自己。你将感到你自己内在有两个竞争势力。你现在开始更觉知你自己和你的环境,更觉知你和他人的参与,更觉知你自己的动机和你在关系里的决策过程。 某个节点上,你开始认识到你需要成为一名内识学生。在此内识开始拥有真正的意义,因为你意识到一部分的你知道。然而正是这一部分的你,你可能对其有着非常少的体验。这种认知质素以及当你体验它时你的意识的质素,和你正常的思想状态形成直接对比。你正常的思想状态被强大势力支配着——被恐惧和渴望,被努力得到某种东西或离开某种东西,被努力拥有舒适并避免痛苦,被努力拥有快乐并避免困惑。在第一发展阶段,你在寻找逃离自己。现在你意识到逃离是不可能的。在此你开始考虑这种可能性,即你以前努力逃避的,正是你未来可能想拥抱的某种东西。实相现在开始看起来有益,而非是威胁或剥夺性的。 正是此时,你的内在上师开始走近,因为你的启蒙召唤他们走向你。当你开始觉醒时,你的内在上师来到你身边。他们以前从一个遥远的距离观察你,可是现在他们在你生命里的参与开始更活跃且更必要。有时你可能开始体验到某个存有和你在一起。你可能常常拥有这种模糊体验,可它很少是清晰和明了的。或许你将感到某个存有和你同在,一个临在。或许你只是将感到你并非独自一人,并将由此获得力量和鼓励。在第二阶段,当你学习通过内识和人们关联时,你将开始越来越多地体验这个临在的力量。 你和你的内在上师的关系完全基于内识,根本不是基于浪漫或空想。当你开始珍视真正的关系超过暂时的刺激时,你将开始改变你对浪漫的态度。或许一开始将有失望,可是现在你在寻求某种更持久、更稳定且更真实的东西。你在寻求一种更深刻且更持久的滋养,而非短暂的刺激。你不想再次体验你过去失望的痛苦。结果,你将开始更小心地选择你的关系。 在此重要的是观察人们,从而在你开始和他们参与之前更多地了解他们。关于性,这相当重要。当你学习更加辨识因此在你的决策上更加智慧时,最终你将只想和你能够与之实现完全结合的一个个体拥有性接触。这代表智慧。因为,事实上,这是性的目的。性是为了更生族群并和一个真正伴侣建立结合。只是为了消遣或暂时刺激的性不再是愉悦的,并被认识到会导致严重失望甚至从疾病角度来说的身体危害。 这第二个发展阶段是一个巨大重新评估的时期。它是一个通过对比进行学习的时期。在此内识就像一个小幼芽,可它破土而出因此开始被注意到。然而在第二阶段,你依然抱着对浪漫可能性的信念,因为你过去正是把你的希望放置于此。没有内识,浪漫似乎是最有希望的东西。没有浪漫,生命似乎是空虚的。在第二阶段,你意识到通过唤回你和内识的联接,一个远更伟大的前途被提供给你。或许你将不会以这种方式思考它。或许你仍将从对自己保持真实或和另一个人体验真正结合或找到更伟大幸福的角度来思考它。这些都是内识的表达,因为内识是它们的源泉。内识是生命中真正亲和力的基础。 在第二阶段的结尾,你意识到你必须和能够认识你的更深刻灵性本质并且他们自身拥有对灵性发展的强调的个体交往。在第二阶段的开始,或许这并非强调重心。你只是希望和你感到更舒适、更协调、更受到确认且更安全的人们在一起。可是当你在第二阶段里前行时,你开始珍视持久的关系超过浪漫,持久的同伴关系超过即刻的刺激。你开始珍视般配超过美丽或兴奋。 在第一阶段,你和他人之间的对比看似非常刺激和兴奋。和某个不同于你的人在一起,看似非常令人兴奋。然而,事实上,对立最初可能对彼此非常有吸引力,可是在亲密关系领域里,他们很少能够和彼此和谐共存。尽管你需要一定量的对比来学习,可是般配和共享方向是和另一个人的持久且有意义关系的绝对基础。在第一阶段,你可能和某个完全不同于你的人堕入爱情,因为你珍视对比。和他们在一起令人兴奋,因为他们打开了你过去从未体验过的场景。在此确实会有大量刺激、兴奋和空幻的期望。可是你迟早发现,没有真正的般配和共享方向,你们在一起无处可去。你们没有参与的基础,你们的差异将不再令人兴奋,现在将成为不和谐、冲突和解离的一个来源。 记住你就像一张拼图的一个拼块,如果你无法和另一个拼块契合,那么你绝不会在一种亲密关系里和那个人轻松相处。你绝不会和那个人感到在家的感觉。你绝不会和那个人感到充分的联接。在世界上,感到在家、和自己和平相处并感到联接,都和你在此的宗旨相关。世界并非一个永恒实相;它是一个暂时的实相。世界是一个你来此工作并完成事情的地方。正因为如此你被某些人吸引而非其他人。正因为如此你无法对每个人有相同感受。正因为如此你和不同人的参与将是不均衡的。 当你靠近内识并开始获得一个更伟大观点时,这将变得如此显在,以至你将好奇你怎么会迷失它。你将看到你过去只是闭着眼睛走进生命。你的强调大多是关于活出你的梦想和渴望。你将看到你的很多关系是不真实的,你的目标是不真实的,你的态度是不真实的。你以前抱持的很多东西是不真实的。然而,带着对内识的一种觉知,你将看到甚至在第一阶段,内识就和你同在,你在你有限的能力里回应着它。你将看到你在关系中的部分强调是真实的,真理在那里显现。它只是还无法茁壮成长。你没有准备好。对方没有准备好。然而在第一阶段里,真理的种子在那里。 阶段二是大多数内识学生将参与的阶段。在此你处在学习区分真理与幻想,内识与信仰,关系与浪漫,满足与热情,持久协调和联接与暂时刺激的过程中。在阶段二里,你开始认识到你拥有一个独特的形状,是一个比你自身更伟大的某个事物的组成部分。如果你看不到你契合某个地方并是某个事物的组成部分,你怎么能确定你的形状呢?没有这一觉知,你将只是根据你的想法和他人的期望来塑造你自己,并将对你的真正本质和设计毫无概念。在阶段二里,你开始拥有感知,即你有一个内在固有的设计。一旦你意识到你有一个设计,你就意识到你有一个设计师。这将开始确立对你的最根本关系,你和上帝的关系的一种觉知。然而即便在此,你和上帝的关系也无法提供对你和他人关系的逃避或是取代它们。因为上帝把你派进世界来唤回关系,学习关系的课程,学习唤回并遵循你的内识,这样你就能记起你和上帝的关系并在世界上表达那一关系。 第二阶段确立对比。它给你一种新的视野感知。在此你将被诱惑去否认错误。你将被诱惑去谴责错误。你将被诱惑去抛掉错误。你可能对自己冷酷和愤怒。你可能对他人批评和评判。然而在阶段二里你学到,渺小的能够代表伟大的。你学到所有显化的错误代表着对内识的需要。这鼓励接受、原谅和慈悲。然后你能够开始接受你自己的所有面向,学习对它们之间的一种工作关系拥有一个感知。这导向自我整合、自我接受以及由此产生的自爱。 人们往往认为自爱和自我接受是一种被动形式,在此你不再需要工作。你可以和自己去休假或度假。可是真正的自我接受非常不同于此。在此你意识到你的缺乏自尊和你的错误倾向需要纠正,并且这是表达你自身内在那真实和有意义的东西的机会。这基于你对内识的体验,因为这是内识看待错误的方式。这为第三阶段即表达内识准备道路。 阶段三的开始代表强调重心上的另一个整体巨大转换。在此一个人开始辨识他们已然拥有对生命的一个承诺和生命中的一个宗旨。即使这个承诺和宗旨没有得到定义和充分示范,可是存在着对它们的实相的一种恒久感知。在此那个人承认:“我在此为了做某事。我在此为了服务某事。” 一些非常少见的情况里,人们生来拥有对这一承诺的一种觉知。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通过前二个发展阶段的学习和摒弃而呈现。第一阶段里,承诺只是要更幸福或更好,根据一个人自己的信仰和希望以及他人的信仰和希望。在阶段二里,人们开始拥有一种感知,即他们可能拥有一个更高宗旨,可是他们还看不到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对他们更高宗旨的觉知依然和他们的个人成就计划在竞争。在第三阶段,这一竞争开始减弱。依然存在一个个人计划,可是它无法再和作为生命最宝贵资源和动机的内识竞争。 在第三阶段,强调重心是巩固学习并精炼你的辨识力。在此关系的价值变得至关重要,因为你无法承担和错误的人交往。在此你必须非常客观地面对你对他人的喜爱。你将对某些人感受到爱和巨大喜欢,可是你将无法与之参与。在此你需要那些能够帮助你发现、精炼并表达你更高宗旨的人们。 第三阶段是一个有前途的阶段。在此真正的力量开始在你内在呈现,针对关系的基本标准也在升起。在此你的生命变得重要,不只对你个人,而是它对于他人的价值以及作为表达真实和良善的一个载体。在此对服务承诺的强调并非以任何方式自我牺牲。相反,它源自一个事实,即你在寻求拥有对真理、坦诚和在生命中的包融的一种越来越伟大的体验。并非只是你想为上帝放弃自己,而是你想体验你和上帝的关系。你想体验这一关系。你体验这个的能力产生一种对他人奉献的真正动机,因为你只能通过给予来持续体验上帝。 第三阶段对你的挑战主要是关于辨识和精炼。你将越来越多地感到对给予的承诺和渴望,可是你必须找到在哪里给予以及如何给予。这要求耐心、辨识和发展你的能力。你的外在生命将需要实现稳定从而让内识在你内在呈现。这需要时间。 在阶段三里,你和你的内在上师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强大和重要。在此你不只是一个学生,而且你在准备成为一名贡献者,罕见情况下,是成为一名老师。在此你通过示范教导。这可以在任何专业里被做到。它可以用语言或不用语言被做到。它可以以一种正规方式作为一名专业老师被做到,可往往并非如此。它通常通过你的工作被表达,这越来越多地成为对你内在内识呈现的一种表达。这是你的灵性召唤开始呈现的时候。… Read More

邪恶问题和不和谐势力

现在有必要探讨一个严肃重要的主题,这一开始可能难以理解。它是邪恶问题和不和谐势力。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主题,因为针对它存在大量恐惧和忧虑,还有大量否认和很多扭曲观点。 世界上存在不和谐势力。它们对抗生命的联合。它们对抗生命的进化。它们对抗内识的工作。它们对抗内识的唤回。这些势力产生于世界之内和世界之外。它们对抗生命的联合和进化,从这种意义上说,这些势力是邪恶的。它们是破坏性的。它们寻求分离那必须结合的,它们寻求结合那必须分离的。 因此,准确地说,世界上存在着邪恶。接受这个是根本性的。因为除非这被接受,否则你将大大低估对抗势力,它们影响你和对抗你,鼓励你对抗你的内识并对抗上帝。低估那对抗你的是绝对不智的。世界上存在着对抗势力。认为这些势力不存在是一个巨大错误。一些人试图认为如此,从而让自己摆脱一种焦虑感。他们此刻认为物质世界的实相表达着神圣实相。然而这是一个严重错误,导致否认物质生命实相并否认你自己的内在体验。这一否认是极度自欺的。它源自恐惧和不愿面对显而易见。 接受生命里的邪恶实相,一开始看似是压制性和否认生命的,然而不应如此。内识男女不以这种方式看待不和谐势力。他们把这些势力看作只是世界存在其中的生命条件的组成部分。 你来到世界来做一个贡献。冲突和对立是必须被认识和接受的条件之一。因为除非问题能被认识和接受,否则解决方案怎么可能被辨识和应用呢? 因此,唤回内识的首要进阶之一是学习认识存在的问题,看到世界的样貌,看到你的样貌并辨识正在影响人类思考和行为的势力。确实,存在着良善势力,也存在着对抗良善的势力。人们很难客观地应对这个实相,因为关于它存在着那么多恐惧和负面想象。 然而,说存在着上帝和对抗上帝势力的一场战争是不准确的。根本并非如此。物质宇宙只是上帝被否认的一个地方。这一否认的积累效应就是可以被称为邪恶的东西。邪恶并非源自产生所有邪恶的一个个体。邪恶源自基于恐惧、敌意和内疚的对分离和解离的渴望。这在世界上有着一种积累效应,因为世界同时是一个物质和一个思维环境。 邪恶存在于思想领域,并在身体领域表达自己。它不存在于存有或上帝的领域。它代表思想的深远困惑,它必须被认作世界上的一个运作势力。它是你在某些地方比其他地方更能感受到的一个势力。它在某些个体内在比其他个体内在更多地运作着。邪恶是一个势力。它完全掌控的那些人成为邪恶的一个表达,尽管他们的本质依然是神圣的。他们对抗生命、生命进化和他们自己的内识。 你将很少发现全心全意奉献给这个势力并服务于它的个体。然而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这个势力的影响,每个人必须对付它。你无法通过否认或把它称为其他名字来对付它。你无法通过认为它只是你混乱过去的结果或它只是存在于你的心理困难领域来对付它。这样思考它可能给你一种暂时的力量和掌控感,可这是一个严重错误,因为它将导致你低估世界上这个势力的力量和它对你的潜在影响。 你必须接受邪恶作为物质生命的一个条件。它是你必须应对的某种东西。它的很多影响和诱惑是你必须开始觉知并带着客观性和冷静去应对的某种东西。这一客观性只能来自内识。内识不受邪恶存在的威胁;它只寻求以一种建设性方式应对它。 内识能够在世界上开展爱和关系的唤回。然而,如果你寻求通过野心不带内识地这样做,你将引领自己进入巨大危险并将为自己确立严重失望。在此你会给自己并给他人制造灾难,无论你的良好意图。没有内识的良好意图导致灾难。 内识是你的内在指引和你的指引之光。内识包含着智慧,指示你在何处和如何应用自己以及和谁在一起。内识不因邪恶的存在而沮丧,它也不受邪恶的影响。你的内识是你内在携带的神圣影响的力量。它是神圣影响力量的原因在于它比世界上的其他任何影响更伟大。它是你自己最重要的面向。因而,它是你最伟大的礼物和成就源泉。 不和谐势力以很多方式在很多场景里表达自己。这一表达有着很多特别形式,可它们都发自对抗上帝和生命联合的渴望。不要以为上帝恼怒这些势力,因为上帝无法愤怒。不要以为上帝将惩罚这些势力或它们的支持者。它们的支持者已经通过从上帝分离在惩罚自己了。 地狱是什么,不就是上帝被否认的一个地方吗?地狱是什么,不就是上帝会被认为不存在的一个地方吗?身处地狱就是不在关系里,上帝是所有关系的总和。因此,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身在地狱里,根据他们出离关系的程度。因为没有关系,你只拥有你的负面想象,这将萦绕你并引领你遵循不和谐势力。 当内识在你内在被唤回时,你将能够认识你自己内在的和谐力量并以一种不断增长的方式确认它、支持它和表达它。这带来对不和谐势力越来越大的免疫。然而,这要求你客观地认识不和谐势力,不否认它们或称它们为另一个名字,以感到针对它们的一种虚假力量或掌控感。 一些人相信邪恶只是他们自己内在的某种他们能够纠正的东西。这不正确。带着内识,你能够纠正你自己遵循不和谐势力的倾向,可是你无法纠正不和谐本身。带着内识,你对世界上的内识和世界的进化做出一个贡献。并非单凭你自己就能够转变世界。当每个人都贡献他们的礼物时,世界将被转变。你的礼物的贡献将感化他人贡献他们的礼物。你有一个重要但渺小的部分要扮演。你的部分是必要的,从而让他人去做他们的部分。被召唤成为内识学生的你,被召唤去做你的部分。做你的部分是你内在和世界内在的内识的最终表达。 邪恶起源于世界之外。这是因为你生活在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里。这如此显而易见。然而,大多数人难以看到,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世界是唯一存在的地方。他们认为只有上帝和世界,或天和地。这是在一个极度局限的背景里思考,并将给你关于不和谐势力是什么以及它们来自哪里的极度局限的理解。 不和谐势力起源于发动物质宇宙创造的分离。本书的目的不是讨论这个,并且你也无法完全构思它。分离的起源只能在分离本身终结时被辨识。唯有那时,它的宗旨才将被充分理解。揣测这个是没有帮助的。然而,重要的是你学习坚持你自己内在的内识并在存在对抗势力的你们世界的有限背景里贡献内识的礼物。 承诺服务不和谐势力的个体既存在于大社区里,也存在于你们世界里。他们的确信力和他们的能力决定了他们的影响力范畴。某些情况里,超越这个世界之外的不和谐势力在影响这个世界里的不和谐势力,因为世界外的那些是更强大势力。 在应对这个主题时,恐惧、不确定或否认或许在你内在被激起。然而这里所呈现的讲述着那存在的。你选择如何应对它取决于你。可是那存在的存在着,无论你选择如何回应它。内识男女选择应对那存在的,而非否认那存在的。他们这样做以保持他们的自决力。 一些大社区势力在这个世界里运作着。一些人现在刚刚开始发现这个。因此,绝对至关重要的是拥有一种大社区视野,即从一个更广大观点看到世界正在发生什么的能力。 所有智能生命被内识实相和不和谐势力之间的对抗困扰着。在这个物质实相层面上存在着二元性。否认这个就是试图体验这里不存在的一个生命。带着内识你将体验一个新生命,可是内识并非源自对你物质实相的否认。物质实相是思想一个根本性冲突的一种表达。这个冲突同时在思维和物质环境里被表达。你思考什么导致你做什么。如果你的思想里存在困惑,这个困惑将通过你在世界上的行动表达自己。 认为自然是邪恶的是不准确的。那是不正确的。自然只是一个运作的实相并将运作,只要那些参与者继续参与。当你可以和上帝在一起时,为何在世界上?因为你必须唤回你内在的内识。世界是同时存在对内识的渴望和对内识的否认的一个地方。对内识的否认正是生成和再生成邪恶和不和谐势力的东西。内识被否认因为分离被珍视。内识被否认因为个体希望从生命解离。这一解离往往以生存的名义被辩护,可这是虚假的,因为在内识里你已经在生存并将一直生存。 有很多反对遵循内识的争辩。有很多对分离的辩护。有大量的信仰和揣测支持你从你最深刻认知的解离。人们珍视的很多东西直接和间接支持着从内识的这一解离。这在大社区的其他世界里同样是事实。因此,不要以为人类是一个败坏的或有罪的族群。人类只是和大社区其他所有族群一样,处在某个进化和思维和物质发展阶段。 有必要学习如何应对不和谐势力,这在你们世界里颇为运作着,并给这里的所有思想投以巨大影响。一开始你有几件事可以做。首先,当你学习辨识它们并且当你发现自己处在它们似乎盛行的境况里时,你必须学习不在情绪上和这些势力参与。不爱它们。不恨它们。不拥抱它们。不逃离它们。你能够变得客观,因为你内在的内识是客观的。不搜寻这些势力也不付出所有代价来躲避它们。内识将让你远离它们,除非在某些情况里你将能够以一种积极方式贡献某种东西。 接下来,别试图概念化邪恶或把它单单指派给一个存有或一个实体。如果你这样,你将要么让它比它真正的样貌更可怕,这发生在大多数情况里,要么你将试图缩小它或限制它,从而当你靠近它时感到自我肯定。和你个人相比,不和谐势力远比你更强大。为何如此?因为它们被很多思想支持着。唯有带着内识,你能够克服你自己内在的不和谐势力并在你周遭投以一种积极影响来抵消它们。 没有内识,不和谐势力能够粉碎你。因为除非一个思想灌输着内识,有力量影响其他思想里的内识,否则一个思想能够做什么来对抗如此众多的思想呢?正因为如此挑起对抗邪恶的战争是无用的。挑起对抗邪恶的战争就是低估邪恶并高估你自己。这必然导致失败和完全的沮丧。然而,带着内识你能够在艰难境况里贡献某种积极的东西。因为你内在的内识激发所有其他思想里的内识,即使它们暂时性地奉献给不和谐势力。在此你激发他人内在的内识。无论你在生命里的贡献形式如何,这是它价值的精髓。 世界在任何时刻表达着这些对抗性势力的状况和互动。它就像对立之间的一个平衡。你的角色是向一个积极的方向移动平衡。如果你不发挥这一影响,你将成为不和谐势力的要么一个无意识的同谋要么一个实际的支持者。任一情况里,你个人都无法在生命里采取一个中立位置。唯一真正有益的位置是坚守内识,因为内识不被邪恶触及,而是寻求贡献那良好的。没有内识,生命对你来说将好似战争。可生命不是战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解。 必要的是你思考这里所讲的。从某个视角上,这里所讲的一切完全显而易见,可是如果你没有这一视角,你可能发现它难以理解,因为你还无法看到和认知这意味着什么。然而,获得你能看到这个的观测点将使你能够携带上帝的伟大和善良。这将使你能够在存在冲突的一个环境里变得有效力。然后你将能够看到什么激发人们内在的内识和什么对抗人们内在的内识,什么产生有意义的关系和什么破坏有意义的关系。 正如所讲,内识将引领你以某些方式和某些个体参与。不和谐势力将鼓励你以其他方式开始和某些人参与,然而结果完全不同。内识将鼓励甚至要求对世界的一定领会和理解。不和谐势力将要求对世界的一种不同领会和理解。内识产生所有建设性的思考和行动。不和谐势力产生其他种类的思考和行动。真理和取代真理的那些事物都在思维和物质环境里产生运动。在这些领域里,你必须同时应付内识和不和谐势力。 不和谐势力相当强大。别野心勃勃地认为你能够独自和它们战斗。别以为你能通过给自己一个关于你的能力的宏伟观点来克服你自己内在的恐惧,因为没有内识,你的能力在对抗不和谐势力中将完全无效。 在此有必要学习什么在世界上产生力量。世界上,力量是思想专注的结果。换句话说,一个更专注的思想将更强大并将能够影响更少专注因而更少力量的其他思想。在此专注是焦点。这非常重要。一个思想越专注,它越聚焦。它越聚焦,它越被导向。它越被导向,它的影响力将越强大。因为你生活在一个思维环境里,这是一个思维影响的世界。在此,如果你不发挥对你自己思想的一种影响,你的思想将只是受到其他思想的影响。你将只是沿着大多数思想思考的方向被拖拽。 于是,自由是独立于大众意识去思考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来自内识。在此你将不会陷入战争而是将成为一个观察者,贡献那有益的。作为结果,你将成为世界上一个真正积极的影响力。 你的思想越专注,它对生命的影响越强大。你的意志越被导向,它对他人的影响越强大。然而那些更专注于效忠不和谐势力的人,将对你有着更强大影响,如果你较少专注,如果你较少聚焦,并且如果你较少坚决的话。 这是在一个思维世界里的思想层面的力量。物质世界里的力量是一个身体能够纯粹通过力量和武力战胜另一个身体。在思维世界里,是同样的——某些思想制服其他更软弱且更少专注的思想。 内识同时服务于思维和物质环境。它让你能够专注并给你的专注提供一个有意义的宗旨和一个强大的表达。内识不仅提供必要的思想赋权,而且它提供着内识力量本身。现在你和上帝一同思考。你和宇宙一同思考,而非只是作为一个个体。你的个体性现在变得有意义,因为它表达一个更伟大实相。没有这个更高宗旨,你的个体性只是一个生存机制并将内在固有地恐惧。作为结果,它将受到并受制于不和谐势力的影响,它的主要动机是恐惧。 恐惧解离;爱结合。两种力量都引领你走向和某些人的特别参与,不过是为了不同的宗旨并有着完全不同的结果。那些服务不和谐势力者处于关系里并为了这个宗旨和其他个体维系。这是事实,因为任何事情,无论真实或想象,都无法在没有关系下做到。你必须寻求他人帮助你,因为你寻求做的无法独自被做到。在此内识和不和谐势力的实相都通过关系找到表达。正因为如此关系如此重要,因为它们在世界上既是贡献也是破坏的表达媒介。 你如何应对你自己内在的不和谐势力?答案总体上非常简单,可它需要大量的应用和很多发展进阶。答案在根本上是成为一名内识学生,因为内识是你自己内在的平衡和和谐准则。它也是指引源泉,建设性地引领你穿越那否则看似不可思议地复杂和冲突的状况。内识给复杂带来简单,给不和谐带来和谐,给解离带来联合。内识集中你的思想并强化你的身体,这样你就能在这两个领域里实现强大,因为你必须强大。 学习认识邪恶存在在哪里,不否认它或称它为另一个名字。不试图将它缩小成某种你感到你能控制和支配的东西。然而不要以为你在面对邪恶时是软弱和无力的,因为带着内识,你能够在你自己内在克服它。正因为如此你必须成为一名内识学生。这至关重要。获得这一更伟大视野将使你能够认识问题还有解决方案。 不要战斗邪恶,因为当你这样做时它将诱惑你。只是带着野心,你将战斗邪恶并且它将总是获胜。因为很多情况下它的支持者曾经是对抗它的战士。换句话说,很多那些现在支持和代言邪恶者曾经对抗过它。因此,内识男女不制造冲突而只是找到有意义的方式和冲突一起工作来支持和促进生命中的解决方案。 别低估不和谐势力的力量或说服,因为它们也会讲述上帝和爱和基督、穆罕默德和佛陀,但却带着一种不同的强调并为了一个不同的目的。它们也利用所有良善的,但却为了另一个目的。正因为如此内识男女必须随着时间推移发展伟大的辨识和理解。你不能只是有着对事物的一种简单观点。你必须拥有一个更伟大视野以认识什么是真理。否则,你将只是攻击、贬低或逃避世界上那破坏性的,以感到安全。 认识你自己内在的不和谐势力的影响。当你成为一名内识学生时,你将能够带着越来越伟大的明晰做到这样,因为你将在你自己内在意识到那寻求内识的和那对抗内识的。然后你将学习看到什么在你自己内在以及在你周遭世界里创造这一对抗。这将给你一种直接洞见和一个客观观点,看进不和谐势力以及它们如何影响你和他人。你将看到你的政治和社会想法、你关于上帝和世界的想法以及你对自己的评估如何受到这些不和谐势力的影响。在此某种看似有益的东西可能实际上服务于这些势力。你采取的任何位置的价值取决于你采取它的目的以及那个目的背后的动机。带着内识,你将能够看到这个。没有内识,这将远更艰难。 没有内识,人们把他们的实相和身份建立在他们的想法和他们在世界里的联盟之上。他们将倾向于捍卫这些,即使这些想法和联盟没有益处。他们将捍卫这些,即使结果是危害性的。这使得更难客观看到和行动。正因为如此内识是你的救赎。没有内识,你迟早肯定会陷入不和谐势力,无论你的良好意图。 没有人会完全陷入不和谐势力,因为不和谐势力不代表上帝的意志。可是在一个生命周期里,一个人的生命可能完全受到这些势力的支配。事实上,很多生命如此。甚至当这些个体离开世界时,他们将处在一种自欺状态并将在这种状态里再次进入世界。然而无论他们去哪里,内识和他们同行,因为事实是你无法从内识分离,即使你的思想和生命完全表达着对它的对抗。 无论你去哪里,内识和你同行。因此,内识被认识和接受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它是不变和永恒的。不和谐势力并非不变和永恒,尽管它们在生命里不断地被再生。最终,它们将让位于内识的力量和临在,可这会需要很长时间。需要的时间越少,人们的受难将越少。需要的时间越少,内识在世界上的表达将越伟大。 那个现在正学习成为内识的一个初级学生的你,必须学习认识你自己内在的不和谐势力。一些情况里,很显然这些势力在那里表达自己。其他情况里,将不明显。唯有通过学习内识之路,通过实验和错误,并通过和他人建设性的参与,你将能够学习如何辨识你自己内在的不和谐势力以及如何建设性地应对它们。这将需要时间并将遵循很多阶段。然而发展你和内识的联接,对你的福祉并对守护你带进世界的礼物来说至关重要。 世界是对内识的渴望和对内识的对抗共存的一个地方。对内识的否认在此似乎占主导。这看起来好似如此。然而,相信这个就是低估内识的力量。记住,世界本身是一个暂时性的地方,你在这里的存在同样是暂时性的。鉴于世界的存在,你在此是如此短暂。假如内识不存在,你将没有超越世界之外的生命,你将如同一根蜡烛,迅速燃掉自己且不再来。确认内识,确认着你超越世界的生命。这确认着你的精神家庭,你和你的内在上师们以及内识本身的临在的关系。因为世界上的一个短暂生命能够对一个永恒生命做什么呢,不就是在对自己的觉知里暂时地阻碍它吗? 你在世界上的生命是你现在在这里的生命,你必须把自己奉献给这个。然而,你越多地觉知你的永恒生命,你将越多地允许它通过你在世界上表达它自己。然后你将理解你真正力量的本质。然后你将看到对抗内识只是一种可怜的自我惩罚形式。

你和未知的关系

在你自己内在的一个非常深刻层面上,超越你的喜好和你的想法,你知道很多你还无法解释的东西。 你和未知的关系极为重要,因为你和远超越你的概念和视觉范畴的某种东西关联着。这个的伟大不应以任何方式给你一种自我膨胀感,而是应该启发对宇宙里真正存在的广袤关系网络的敬畏和尊重。 你既和你已遇见的个体也和你没有遇见的个体拥有关系。你和其他世界的个体拥有关系。你和超越视觉领域之外的你的精神家庭拥有关系。这并不等于说你和每个人拥有一个关系。说你和每个人处在关系里是不准确的。确实你和所有生命关联。确实你和所有生命维系。确实你从根本上和所有生命是一体的。然而,你在世界上的关系必须被理解为在一个有限背景里以一种特别方式运作着。世界是一个有限的背景。你在世界上的活动基于为了特别宗旨和某些人一起的特别活动。 在此你和未知的关系作为一个背景。你来服务世界因为它开始迈进一个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你在一个过渡时期到来服务世界,或许这是,就人类而言,它整个存在中的最重要时期。这个过渡期将在接下来的150年里发生。它将完全和充分改变人类生活的每个面向。它将要求人类理解和思考的一个完全转换。它将从根本上改变你关于上帝、进化、个人发展和社会责任的想法。 迈进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意味着你将必须面对宇宙其他智能生命形式。在此你将意识到世界并非一个孤立的地方。这将要求你重新检视你关于社区和关系的想法。和大社区的这一相遇将改变人类的活动和行为。最终,随着你们环境的恶化,这将要求世界所有国家结合成一个更团结的人类社区。创建一个联合世界社区将是必要的,以面对和应对你们疆界外的生命实相。 你和未知的关系包括你和其他世界的某些个体的关系。他们同样被派到他们的世界上为这个时代进行准备。因此,你和他们共享宗旨。你和正处在发现他们的内识并认知他们的更高宗旨的过程中的任何人共享宗旨。 你拥有一定范畴的觉知。超越这之外,你只能揣测。然而,在纯粹体验的领域里,你能体验那超越理解并超越你的感觉范畴的东西。实际上,一个真正的体验将总是超越这些限制。因此,你能拥有关于你和未知的关系的一个深远体验——一个深远体验!并且如果你作为一个内识学生进行准备的话,你将能够拥有这个体验并有建设性地整合它。 你和进化力量处于关系里。这为你在此的特别角色赋予基础和意义,因为你在某个时代来到世界和某些个体一起完成某些任务。理解世界的进化极为重要。除非你能看到世界正准备迈进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并且这是你能够拥有的关于世界进化的最重要视野,否则你将不理解事情为何发生。你将倾向于抵制改变以维护那些过去看似更有益和和谐的东西。 确实,不幸的是你们的环境正在受到冲击和恶化。然而这发生在智能生命进化的所有世界里。它是成长的一个不幸副产物。在你们世界的例子里,这确实将是不幸的,因为这将造成这里生命品质的严重恶化。然而,从一个积极方面上,它也将要求创建一个更团结的世界社区。那分裂国家的和那分离民众团体的,现在将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因为每个人都面对某些基本艰难——生存的艰难和维护社会凝聚力的艰难。 每个人将参与应对这些艰难。旧的偏见和分离线将被激化,可是世界的紧迫需求以及来自大社区激进族群的干预将阴翳个体和区域性的不和。这将迫使民众走到一起。人们现在正无意识地制造一个将要求这样的状况。这是因为他们是一个更伟大进化势力的组成部分。在不破坏环境下创建一个联合世界社区是可能的,这确实将更好。然而,人们将确保他们实现他们的天命,他们将这样做,即使是通过破坏性方式做到。他们将做任何事来实现他们的天命。 在你自己内在的一个非常深刻层面上,你知道这些。在你自己内在的一个非常深刻层面上,超越你的喜好和你的想法,你知道很多你还无法解释的东西。那是因为你和未知处在关系里。未知和你处在关系里,它将影响你的生命,今天,明天和每一天。 带着内识,这能够被体验,尽管你无法从智力上理解它。内识比你的思想更伟大。它的智慧远超越人类理解。它的能力远超越人类能力。因此,和内识参与就是和生命里可能的最伟大力量参与。它让你和上帝参与。这使你能够体验超越你否则能体验的任何事物的一个更伟大的爱,一个更伟大的自由和一个更伟大的宗旨。 世界正迈进众多世界组成的大社区。正因为如此你们的社会正在改变。正因为如此你们的关注正在改变。你们社会的形象、优先次序和问题都反映着这个。 你和上帝的关系是你未知的,因此你和未知拥有一个关系。你和其他世界的存有的关系是你未知的,因此同样在此你和未知拥有一个关系。你和那些你尚未相遇的人们的关系是你未知的,因此同样在此你和未知拥有一个关系。然而在你的觉知里不为你所知的,能够在你的内识里被深刻体验。因此事实上它们并非未知。它们只是未被认识。 正因为如此内识的唤回是关系的唤回。当你唤回那未被认识的时,你意识到它已然是已知的。在此你关于你自己,你的社会,你的世界以及宇宙的内识能够完好无缺地呈现。唯有通过时间,你将通过你的体验确认这个。因此,时间是为了确认内识。时间是为了让你意识到你知道的。这是时间的宗旨。 你是未知的孩子。你是未知的创造者。你的世界被未知统治着。你的行动被未知激励着。超越人类观念,人类揣测和人类欺骗,这肯定如此。如果你能不受这些限制地运作,你对和生命以及和他人的关系的体验将变得动态、有意义、有宗旨并在它们的表达上有充分建设性。你将不需要创造破坏性的环境来从中学习。你将不需要破坏你的安全和福祉感从而迫使你自己意识到一个根本性真理。 你不必拥有一个概念性构架来理解未知。在此有价值的是你的体验。你的想法只能帮助你为这个体验进行准备。重要的是你要理解你同时与已知和未知处在关系里。这赋予你对内识的一种真正动力,并给你的概念性构架设置一个界限。这个界限是重要的,以赋予你思想和平并恰当地指引你的思维和身体能量。因为如果你不试图理解未知,你就能把自己奉献给已知,这必须是你首要的聚焦和专注领域。这样做将自然地携领你前行。然后那未知的将逐渐被认识,通过简单地遵循你的内识并向前迈出你发展中的每一个进阶。 试图认知未知将是没有成效的。通过把你的注意力给予那已知的,未知将成为已知。问自己:“我真正知道什么?这要求我什么?我今天必须为此做什么?”这三个问题是根本性的,从而让你开始和已知参与。因为那已知的是你此刻能够理解的你内识的一部分。它的总体目标和宗旨以及它与生命的总体关系可能无法理解,然而它今天对你揭示的是可以理解的并且需要你完全的参与。 接受你知道的,就是遵循内识之道。这将揭开未知,让它被你认知,并带它进入你的理解范围。在能够被认知的和能够被理解的之间做出这一区分非常重要。此刻,你知道很多你无法理解的事情。这将不会给你很多帮助,直至你的理解增长。 你和未知的关系是一个基础,为你和已知的关系提供方向和强调。这要求你成为一个完善的学习者。这要求你成为一个内识学生。做一个内识学生意味着你尽可能充分地让自己和已知参与,并且你允许未知存在,而不试图为自己定义它。在此你的生命同时拥有切实的应用和伟大的神秘。在此你负责做那需要被做的,并且你被赋予自由去体验那比你对自己和世界的理解更伟大的东西。 为了在你的生命里拥有上帝,你必须允许神秘存在并开始和今天有意义的东西进行参与。在此你能够更多地体验未知并让自己有效地和已知的以及和能够被认识的参与。这使你能够成为上帝和世界之间,神圣和世俗之间的一座桥梁。你生命里的更高宗旨将提供这个机会并将在这里确立它。这允许你处在和上帝的动态关系里。这意味着你是生命织物的组成部分,上帝能够通过它流动。因为上帝是生命的流动。上帝是生命的爱。上帝是生命的体验。于是你是上帝被表达的媒介。作为结果,你的生命同样得到充分表达,因为你没有和上帝分离的生命。上帝寻求在你内在找到表达,这是在世界上得到成就的含义。在你自己内在,你是一个更伟大表达的一个渺小表达。这意味着你无法和生命分开。这代表你和未知的关系。

你和内识的关系

至此我们讲述了内识。我们赋予了它最伟大的价值。现在让我们直接讲述它。 我们必须从不同的观测点去接近内识,因为它非常伟大并以很多方式表达自己。于是你必须对它的实相还有它的功能拥有一种概念。 内识是超越物质和思维的你真正的自我,你真正的存有,你真正的存在。它是依然作为上帝的一部分的你的那个部分。然而它是你拓展自身进入你的思想和物质生命里的那个部分,即思和做的领域。然而内识拥有一个职能,在此它代表通过内在指引的灵性力量。你内在携带着这个,尽管你不拥有它。 你内在的内识和他人内在的内识结合在一起,因此不存在分离的内识。不存在“你”的内识和“我”的内识。可能存在你的评估相对于我的评估。可能存在你的领会相对于我的领会。 可是内识本身在所有个体里是完全统一的,因为这是人们已然内在且全然结合的那个部分。它拥有一个职能,因为它在世界上拥有一个宗旨。可超越这个职能之外,它是纯粹的体验,永恒且完满。 通过你的内识而来的是所有灵性进步、思维发展和物质成就的方式,因为你的内识拥有宗旨。它是通过你的个体思想讲话的更伟大思想。然而你是这其中的一部分,因为它是你的真正自我,可它不是与他人的自我分离的一个自我。 因此,绝不要以为你的高我是一个分离的自我。因为你内在的内识和存在于物质之外的你的灵性上师们内在的内识结合着。它作为潜能存在于世界所有的思想里。当思想开始觉醒时,它们的内识觉醒并变得远更活跃。 这是内在指引的精髓。尽管你可能从你的灵性上师们接收讯息,可正是你的内识将指引你,因为你的上师们对你的思想讲话,可是你的内识已然存在于你内在。因为即使是在世界的分离状态里,即使是在你自己的想象里,这会完全从生命隐藏你并从你隐藏生命,内识和你在一起。 你只能和你与之真正结合的东西拥有真正的关系。正因为如此,你无法和你的想法、你的想象或你试图在世界上确立以服务于它们的任何事物拥有一个真正的关系,因为不真实的东西无法被确立和维持。企图确立它和维持它将造成所有形式的受难、牺牲和代价。 那个习惯于受难和牺牲的你可能一开始带着那种焦虑回应这个教程。然而,如果你将接收哪怕我们提供给你的一小部分,你将迅速认识到,你被我们提供的东西即刻赋权,即刻确认。 你的想法可能没有被赋权和被确认,你的假设可能受到挑战,你的参与可能被带进质疑,可是你的心灵将开始发光。当它发光时,它将弥漫你。那时你将意识到你不孤单,在有着无限物体的宇宙里,你被认知。 思考之前,是内识。思考之后,将是内识。不要以为于是思考是无用的。它绝对必要,因为你拥有一个思想。认为思考无用就像在说移动你的身体无用。你拥有一个身体;因此,它必须学习以一种建设性方式移动。你拥有一个思想,它必须学习以一种建设性方式思考,因为你生活在一个物质和思维实相里。 然而你作为组成部分的一个更伟大实相希望通过你在世界上表达它自己,这样你就能体验你自己的伟大和他人的伟大,你就能在你身处世界时拓展精神家庭的体验,你就能在你身处世界时体验你的古老家园,从而闪耀并唤醒所有依然沉睡的思想。 于是这是内识的神秘,因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终极贡献是一个人的内识点燃另一个人的。这是神秘的,超越人类思考的理解。然而,正是这赋予人类思考所有的价值、宗旨、意义和方向。正是这让短暂的成就拥有永恒的价值。正是这唤回宇宙里的关系。 当你的内识开始被辨识、被接受并成为你内在指引的一个源泉时,它将变得越来越强大,让你越来越难以犯错。当它变得更强大时,它将激发其他思想对它们自己内在的内识敞开。这是最即刻和自然的教导形式,尽管其他教导形式是必要的,从而为此进行准备,因为思想必须进行准备并且身体必须进行准备,为内识。 你其实并非和内识拥有一个关系,因为你自己就是内识本身。可我们在讲述你尚未体验的一个“你”,尽管你可能拥有对你内在生命的伟大的瞬间一瞥。 你不可能身在世界并拥有对内识的一种长久体验,可你不需要对内识的长久体验。你只需要坚守内识。因为内识拥有如此的力量和量级,如果它在你的体验里延长,你将无法在物质里运作。 正因为如此你害怕你的内识。你害怕内识还因为你感到它会破坏你的计划和筹划,以及喜好的结局和喜好的关系,而实际上它将只是调整一切来为你带来和谐和幸福。 你必须坚守内识,间歇性地你将体验它的力量。可是当你和它坚守时,它的影响将施加给你,你将越发感到确定该做什么,去哪里,和谁在一起,表达什么,克制什么,奉献什么,保留什么,何时走,何时停。对你来说这将是自然的认知,因为这一自然认知是内识拓展它的影响到你的思想之上并通过你的思想到你的身体之上的一种外在显化。 于是所有伟大活动代表这个。所有伟大思考代表这个。所有伟大贡献代表这个。 为何某人的活动持续启发着那人生命之后的数代人?为何一个人的话语超越他们的生命存在着,启发并鼓舞着那些后来者?因为它们灌输着内识。为何一个人的贡献持续滋养着生命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因为它灌输着内识。为何某些关系结果成为供给、滋养和启发他人的一个源泉。因为那个关系灌输着内识。 当你的思想变得更加简单和直接,因而更加强大时,内识开始照射出来,因为它是你内在携带的光。 内识思考,可它不像你的思想那样思考。它不争辩。它不比较。它不做对比。它不揣测。它不想象。它是安静的,当它思考时,它认知。当它认知时,它行动。 因此,它同时处于一个和平和活动的状态,这是当你身处世界时你将有机会达成的一个状态。它的和平没有底端,没有终点。它深不可测。它启发强大行动的能力在世界上无以伦比。它鼓舞创造性或有成效思考的能力在世界上同样独一无二。 你对内识的体验是你对上帝的体验。它将在你的关系里升起,因为你的关系将让你为内识进行准备,只要你恰当地参与它们。你的关系是你将看到你的内识的效力和影响的地方,这就是内识本身。 如同关系以及我们至此所着重讲述的所有其他领域一样,你对内识有着很多想法——大多数是无用的,一些是危险的。那是因为体验被想法或理想主义取代了。因此我们希望让你摆脱你的想法,如果它们是妨碍的话,并鼓励那些支持你唤回内识的想法。 因为内识是所有真正成就、幸福和关系的精髓,所以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是唤回它。在此除了停留在困惑和不确定里之外你别无选择。在此你的选择是有限的,因此是非常强大和后果严重的。在此你的选择是有限的,因此你处在带着力量和权威做抉择的一个位置上。 唯有你的内识认知上帝。唯有你的内识能够被你认知。你的想法能鼓励你走向内识,或者它们能阻止你并带你离开内识。可是它们并非内识本身。 世界上没有任何想法能够包含内识,可是内识包含着所有有着真正裨益和价值的想法。在世界上看似如此渺小的你,肩负着一个如此伟大的可能,肩负着一个如此伟大的潜能。 正因为如此我们强调精神家庭,因为精神家庭能够点燃彼此的内识,因而提供着进入灵性觉知和力量的真正启蒙的背景。 假如你能看到这对你的幸福和福祉多么重要的话,你绝不会阻止自己唤回内识。因为内识关心你、爱你并保护你;指引你走向恰当的参与,带你绕开分裂或不恰当的参与;鼓励所有有建设性的决策,阻止所有破坏性的行为和思考;尊重所有关系并指引你走向你必须开始与之参与的那些个体。 内识点燃内识。因而,内识男女是世界上最强效的力量。他们的贡献将是即刻的、深远的和持久的。尽管他们的行动可能伟大,或非常谦逊和平凡,可他们所做的一切将灌输着内识,因而他们将在世界上示范上帝的临在。 因此,当我们讲述内识的伟大时,别以为我们讲述你在世界上承担一个伟大角色。因为内识在最简单的活动里,在最简单的姿态里,在最平凡的行动里,在最简单的生命里,在最卑微的工作里表达它自己。因此并非你做什么。是你通过做它所传达的体验。 于是你必须学习渴望内识并发展体验内识的一种能力。有意义的关系也同样。你必须发展对它的一种渴望和体验它的一种能力。 发展一种能力的组成部分是放下阻碍你拥有这一体验的那些现在占据着你的事物。因为如果你已经负载着你自己的必需物,你怎么可能接收一个新体验呢?如果你的思想完全受到它自己的评判和不原谅的奴役,它怎么可能接收恩宠和幸福的体验呢?如果你确定另一个人是什么,你怎么可能体验他们的实相呢? 因此,唤回内识更多的是一种摒弃而非一种学习。它更多的是放弃那痛苦的而非获取新资产。它是完全自然的,所以它不剥夺你任何有意义或有用的东西。它是完全自然的,所以它不要求或完全依赖你的自我控制和自我发展,尽管这些是必要的。 内识赋予你世界上的伟大力量和权威,可同样也要求谦卑,因为你将始终知道你的思想在服务一个更伟大力量。尽管你将被要求对你的身体和你的思想施展远更强大的管控,但你将知道它们服务于一个超越你的控制或定义的更伟大力量。因此,你被赋予所有力量和权威在你自己的范畴里实现主权。然而,你看到你的范畴是为了表达你作为其中一部分的一个更伟大范畴。 于是这终止了分离,因为它终止了权力竞争。因为没有上帝,你将努力成为上帝。你将努力决定你的需求并满足它们。你将努力掌控你的环境。你将努力掌控他人来维持你的生存。你将努力根据你的喜好改变世界和宇宙。你将努力发挥你对你自己的掌控。如果你失败了,你将折磨自己。你将根据你的率性赋予生命和杀死生命。 带着内识,所有活动被赋予伟大前途。带着内识,所有先前的错误被弥补并被赋予真正方向。内识是你内在一个活生生的力量。事实上,内识是你内在的生命。它是你内在的上帝。你是它的第一受益者。因为内识在你生命里的第一运用是给你的生命带进和谐和平衡,因而给你的关系带进和谐和平衡。 可是内识的力量,和内识的目标,远更伟大。因为你从你的古老家园带来的礼物并非是给你的。它们是给他人的。这将需要和他人的参与来将它们从你带出,因为独自一人你无法触及它们。它们就像你内在一个隐藏的宝藏,另一个人抱持着钥匙。同样你抱持着他人宝藏的钥匙,因为没有你,他们无法独自找到它们。 内识和你坚守,每个时刻,每个境况里,每一天,每个地方,和每个人在一起时。当你学习和内识坚守时,当你摆脱你自己的谴责和主导想法时,你将学习拥有静心。带着静心,你将发展辨识,因为你将能够看到和听到并运用你的身体作为一个侦查工具和一个沟通工具。 你不是惩罚你的身体去开展你思想的严苛想法,而是你的身体将成为一个工具,通过它你可以区分那真实的和那不真实的。你将能够确认什么是真诚的,你将能够把疗愈带给那分裂的。 带着内识,将越来越难以犯错,因为内识成为你的意识觉知里的一个更强大力量。甚至在无意识里,内识在为了你的利益发挥它的影响,在你的决策里指引你等等。 然而一旦你学习接受内识并坚守内识,它的力量在你内在变得越发显在。你将在你开始关系之前看到关系的结局。你将知道你是否应该和他人起始关系。你将辨识和世界的一种健康的有成效的关系。你将开始学习恐惧和谨慎的区别,因为恐惧是对世界投射负面想象,而谨慎只是觉知一个错误可能被制造——它们彼此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你需要谨慎而非恐惧,因为谨慎将不会以任何方式激怒你的思想或破坏你的内识。它是面对世界的一种健康途径,因为它是带着辨识和觉知的途径。 因此,在你自己内在寻求内识,在你和他人的关系里寻求内识,在你和世界的关系里寻求内识,作为回报,所有这些将把内识赋予你,向你展示内识和伪装成内识的一切事物的不同,向你展示内识和作为被珍视的信仰的一切事物的不同。 因为内识和思考必须被区分开。尽管有成效的思考发自内识,可它根本无法以任何方式在力量或权威上与之竞争。因为你的思考是你独有的,可内识是所有人共享的。 因而,最伟大的贡献灌输着内识。无论它是一个想法,一个物质创造;无论它是一个艺术或科学形式;无论它是一个社会或政治确立,它将灌输着内识。 一个开始灌输着内识的生命是一个在世界上永远闪光的生命。这是基督。这是他们的内识开始照进他们的努力、他们的思想生命和他们的物质生命的每个面向的男女的生命。他们被充分点燃了。 不存在伟大的个体,可存在着伟大的关系,因为内识的点燃和内识的散发只发生在关系里。不要以为一个个体能够伟大。一个个体只能在关系的背景里伟大,因为只存在伟大的关系。 你是伟大的,因为你和另一个人的关系的程度,可你是真正伟大的,因为你和你的精神家庭的关系,你是终极伟大的,因为你和上帝的关系。 当我们在我们的书中前行时,我们将阐述内识表达自己的很多方式,我们还将阐述你可以开始在你自己内在培养内识的很多方式,通过学习区分内识和你的偏好思考,通过学习允许内识在每个情况里服务你,它将这样做。 然后你将看到,当我们前行时,答案已经在你内在。它只需要你拥有和他人的有意义参与来把答案带出。它还将向你展示为何你无法独自找到真理,为何你无法独自找到你的灵性实相,为何你无法独自回答你是谁和你为何在此的问题,唯有通过和他人的有意义参与,这些事情才能被认知,这些问题才能被回答。 这将最终给你已知的生命带来和谐、平衡和理解,并将讲述你和未知的关系,它是超越你当前范畴的更伟大关系场景,它超越这个世界之外等待着你。 因为理解你天命的价值,即使你无法理解你的天命本身,将赋予你所有鼓舞,因为你在为某种最伟大量级的东西而努力。认知这个将赋予你世界上的所有勇气,因为世界无法以任何方式剥夺你那伟大的。

你和你的精神家庭的关系

你的精神家庭是什么?你的精神家庭的构成包括迄今为止你在物质生命里的整个进化中已经充分唤回的关系,以及你现在和将来注定要唤回的那些关系。你的精神家庭是你的学习团体。这意味着你不只是一个个体,你还是一个团体的组成部分。因为你在生命里尚未充分唤回关系,所以你无法充分唤回你和上帝的关系。你必须首先唤回你和他人的关系,从而走向充分体验你和上帝的关系。 当你对关系的渴望和能力增长时,你对上帝的领会和激赏同样将增长。正因为如此存在着对上帝的很多不同体验,并且部分这些体验可能看似彼此相当矛盾。这是因为人们在领会和体验上帝的能力上的不同。在此有着一个渺小的上帝,一个中等的上帝,一个伟大的上帝,一个壮丽的上帝,最终是一个无限的上帝。正因为如此,争论关于上帝是无用的。你必须意识到人们有着不同体验能力,因此将得出不同结论。顺便说一下,你对上帝的理解永远不应是一个结论。这将使它能够成长和拓展。 你来到世界上以服务你的精神家庭。你精神家庭的一些成员现在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中的一些在其他世界上,一些根本不在物质实相里。你来到世界是为了你自身的进步以及你的团体的进步。当你的团体进步和拓展时,它将能够和其他团体结合,然后,就像河流彼此结合,进入越来越巨大的水体,你将找到你通向上帝——即所有关系的源泉和天命——的归家之路。 你的精神家庭的实相非常重要,尽管它将不易理解。在此强调必然在体验而非想法。确实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你才能充分理解它。这个精神家庭的想法的价值是,它向你展示你有一个重要贡献要为他人做出,你对灵性进步的渴望并非是自私的,而是源于真正贡献和奉献。在这种光照下,你将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将有某些人,或许只有少数几个,你能够与之完全结合。在此你们的结合将如此内在固有,如此完整且如此和谐,以至它将和你与其他人尝试的参与形成完全对比。在此你在找到你精神家庭的成员,在此你将需要学习如何开始正确参与,这取决于你们将一起共享的活动。你或许找到你精神家庭的一员,可是你们或许无法共同参与,因为你们都没有准备好。 这些关系将教导你关于上帝,因为它们是内在固有的。你们以前就认识彼此。然而你们彼此的体验并非源于过往生命体验,而完全是超越物质实相之外的创造。你和很多并非你精神家庭组成部分的个体有过过往生命体验。你的精神家庭是一个小型团体。然而你和成千上万个体有过过往生命体验。 精神家庭的体验是非常罕见和特别的。如果它能被正确辨识,如果你和那个人的参与能够被正确确立,那么它能够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在此有可能和你精神家庭的另一个成员犯严重错误。可是在这个关系里,贡献、发现和进步的可能性是如此巨大以至它代表一种非凡体验。 别以为你已经遇见你精神家庭的一员,因为这只能被认知,在此它的价值将只会由你们能够一起做什么决定。如果你是拼图的一个拼块,那么你的精神家庭是已然结合的一大块拼体。遇见你精神家庭的一员确认着你的设计,你的形状,以及你们一旦正确参与时你能够多么完美地和另一个人契合。这个关系确认你的更高宗旨以及你和上帝的关系的实相。它提醒着你的古老家园。它提醒着你来到世界之前关于服务世界以及你的精神家庭的协议和承诺。在这个关系里的参与激活你的灵性本质并召唤你的能力的切实发展。这点燃你内在的精神力量和责任,因为它们必须始终彼此相伴。 你不需要问自己:“我喜欢的这个人是我精神家庭的一部分吗?”那不重要。在此重要的是在你的生命历程中,几个个体将来到你临近,将激活你古老家园的古老记忆,并将从你唤起你几乎从未在你自己内在辨识的一种力量。这些关系极为强大,它们必须得到正确理解,因为在这里犯错的代价会非常巨大。 引入你精神家庭的实相的价值还有着第二个重要裨益。它给你关于你在生命里的真正进化的一种更广大视野。认知你已然和一定数量的个体结合,并意识到所有进化能够根据体验关系的范畴和能力来测量,那么你就能开始看到进化过程。在此你将看到你和他人的互动对于你的福祉是多么必要,它们对于你在生命里的成功和赋权是多么重要。 遇见你精神家庭的一员将给你最伟大可能去体验你能在世界上拥有的和另一个人的真正关系。那是这个相遇的价值。可是伴随这一认知而来的是责任。在此最重要的是要求你感知这一关系并正确参与其中。因此,成就越巨大,要求越巨大。 你是一个不断成长的团体的组成部分。当你的团体成长时,它能和其他团体结合。通过这样,宇宙回归完整和合一。那时你们世界众多拼块组成的拼图和广大宇宙里更多拼块组成的拼图汇聚一起形成一幅伟大画面。 你有可能通过和另一个个体完全结合来体验上帝的实相。这是你在世界上能够体验的任何其他事物无法比拟的。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无法在价值、量级和持久裨益上与之竞争。然而这一体验将不持久,因为你们的参与必须成长。一个精神家庭的两个成员相遇的宗旨是激活内识并产生真正贡献。如果这一贡献没有呈现或是如果它的发展没有深化,那么你们彼此的认知将是初步的并将不会持久。为了让这个关系被真正激活,你们二者都必须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你们共同的宗旨。唯有那时体验才会回归并成长。 理解你的精神家庭的价值的第三个面向是强化这一想法,即你无法随机和人们结合。你的拼块将和他们的不契合。尽管你们可能彼此非常相爱,并拥有一种亲和力和精神共鸣的伟大感知,可这个关系将没有这一更伟大维度。这将给你必要的标准,以辨识那些你将需要与之参与的个体。这将阻止你涉入一个分裂性的或不恰当的关系,这是世界上人类不幸的一个巨大原因。 存在着一个计划,因为计划服务于内识的唤回和真正关系的唤回,所以它召唤和特别的人的特别参与。因此别通过试图重新安排世界来符合你关于完美或完整或联合的想法,来假装你是上帝。这样做将只会再次欺骗你并迫使你利用关系来满足你的理想主义,这迟早将要求你成为一个压制者或一个错误的受害者。这并非对你的计划。这并非上帝对你的旨意,这并非你的内识召唤你去做的。 你或许认为你的想法代表关于爱、和谐和和平的真理。尽管拥有伟大想法在一开始可能是必要的,从而给你一种正面强调,可它们以任何方式都无法与真正体验竞争,并必须只被视为一个初始步骤,迟早必须被超越。因此,你将需要超越你关于你的关系的想法,这样你就能真正体验它们。在此你将需要超越你关于另一个人的想法以体验另一个人。你将需要超越你关于世界的想法以体验世界。最终,你将需要超越你关于精神家庭的想法以体验你自己的精神家庭。 引入这个新理解的第四个裨益是你的精神家庭现在和你同在。那些不在物质实相里的存有现在和你同在,你能体验他们的临在。这将是你对灵性临在的体验。你的内在上师们将帮助培育和滋养这些不断增长的联盟,这样你对灵性临在的体验以及你体验与他人的亲和力的能力就能成长。 你的精神家庭现在和你同在。因此,不可能孤单。尽管你的身体可能没有和你认识的其他身体在一起,尽管当你身在世界时,你可能看似和你爱的人们分离,可是你的精神家庭,那些你超越其他所有人爱着的存有们,现在和你同在。你们将彼此分享想法,因为你们的思想是结合的。想法将从他们的思想进入你的思想,想法将从你的思想进入他们的思想,因为你们是结合的。让他们成为你精神家庭的组成部分的,是你已充分和他们结合以参与一个更伟大联盟。这个联盟超越你的生命。这正是它多么伟大。它是一个永恒的确立。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把你从你的精神家庭分离。即使当你身处世界时,你滥用了和你精神家庭一名成员的关系,可是你们两人无法分离。这是真正奉献的一个种子。这让你的关系能够达到它的最高表达,即表达你和上帝的关系。你并非在概念或理论上这样做,而是通过投入、奉献、般配和贡献。 你精神家庭的实相被引入的第五个原因是它提供着体验上帝的最伟大、最即刻的方式。最伟大喜悦、最伟大力量、最伟大赋权和最伟大贡献来自这个。因此,别以为你的精神家庭是某种晦涩的想法。它是你福祉的源头。它是你关系的最伟大确立。它代表你还未能体验的真正亲和力。它代表当你身处世界时关系的最伟大机会。 每个人都是一个精神家庭的组成部分,尽管并非每个人都准备好体验他们的精神家庭。你和谁注定相遇在你来到世界之前就预先确定,因为存在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将所有分离存有组织到一个进化流中,在此人们在越来越高层面越来越包融地结合,直至上帝被触及,即全然结合的体验。你与彼此的关系能力和范畴越伟大,你体验上帝的能力和范畴就越伟大。 分离存在于世界上,可这只是为了分离能够被超越。因为上帝不否认存在于世界上的东西,而是为了你的利益去运用它。你利用分离来分开。上帝利用分离来结合。你利用分离来成就自私目标。上帝利用分离来成就个体。上帝不否认你创造的,上帝只是给它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给你的身体和你的思想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给你的情绪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给你的想象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给你所有的思想和身体技能一个更伟大宗旨。上帝不说你的分离不存在。上帝说:“我将利用你的分离来帮助你。” 非常重要的是你看到这里的区别。那么你将不会混淆终极实相和暂时实相,因为它们不可比。它们完全不同。别混淆物质实相和精神实相,因为它们不同,你必须在每个领域里有所不同地运作。例如,当你身处物质实相时,你必须学习谨慎,因为很容易伤害自己或毁掉你的身体,哪怕因为意外。可是你在精神领域里不需要运用同样的谨慎。在此你必须学习辨识,可是以不同于辨识物质事件的一种方式。因此尽管所有领域有着相似之处,可它们的特别职能是不同的。当你学习这些时,这将对你变得显在,将不需要你的大量揣测。 如果你将根据这里呈现的理解思考你的精神家庭,你将开始意识到它非常、非常重要。你在世界上寻找你的精神家庭。那是你在这里的宗旨的一部分。假如你没有精神家庭,你身处关系的动机就会相当随机。你就没有真正能力去辨识和谁在一起以及不和谁在一起。就不存在结合计划;就不存在唤回计划。就不存在灵性发展的真正方向。你就不会有内在上师,因为他们代表服务你的精神家庭的力量。这只会把你留给基于恐惧、喜好和便利来和他人结合,这很难为一个有意义的生命提供一个基础。这很难让一个关系在身处世界的挑战和艰难中生存下来。看看你周遭的分裂关系,意识到它们的巨大代价。要高兴另一种方式是可能的。要高兴你是一个精神家庭的组成部分,因为这给你必要的辨识力去寻找那些你必须与之一同学习并且你注定与之参与的个体。 精神家庭存在着,因为上帝有一个计划。这些精神家庭看似分离,可这只是为了分离能够终止。因此,要高兴你可以找到你注定要参与的那些个体,你不需要试图和你无法契合的那些人结合。要高兴在你和他人的参与里,完美被赋予你。因为即使在世界上,完美也能以这种方式被体验。 你的精神家庭和你同在。你不孤单。他们在此服务你,滋养你,赋权你并给你真正的辨识能力和你关系中的正确参与。他们在此给你必要的鼓励和技能以成为世界上的一个贡献者。他们把你派进世界进行奉献并为了一个更高宗旨唤回某些关系。他们并非把你派进世界只是为了让你学习逃离生命,因为无法从生命逃离,直至你的真正关系被唤回。关系是你唯一能随身携带超越世界的东西。你所有的世间财产、物质身体、你名字的重要性以及你为自己确立的无论何种声望的荣耀,当你离开这里时都被放弃。 永恒的是关系的唤回。正因为如此你有一个精神家庭,因为这些是你已然唤回的关系。上帝希望当你身在这里时,你只唤回某些关系。一旦这些被唤回,你的工作将完成,你将带着这些个体回到你的古老家园,你的精神家庭将成长。假如每个人这样做,那么每个人都将被包融,他们将能够结合。 那个几乎无法和彼此结合的你,不能被指望和广大人类结合,当然无法和上帝结合。然而那不是世界的要求,那不是世界的学习环境。世界的学习环境是让你学习在真正宗旨里和另一个人结合,受到内识指引,尊重你的精神家庭。通过这样,内识将在世界上保持存活。通过这样,你在此的宗旨将得到成就。通过这样,那真实和真正的将继续在世界上活跃,并将指引世界的进化。

Conclusion

As revealed to Marshall Vian Summers on January 1, 1989 in Albany, New York All encouragement is given to you who have come into the world to seek true relationship. There are many specific elements in initiating, maintaining and completing relationships that have not been mentioned in this book, yet they are related to wha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