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

无论你有着何种境遇或国籍或文化传承,某些问题对于你在此的存在来说是根本性的。一旦生命的某些需求得到了满足——对食物、衣服、居所和安全的基本要求,以及对关系、伙伴和工作的一些心理要求——那么你就开始面对一系列更伟大需求。 一些人直到生命的后期才开始面对这些更伟大需求,在他们充分品尝了世界的快乐和悲伤之后,他们意识到那里对他们来说没有成就。虽然工作、关系和家庭是重要的,但某种更重要的东西开始在他们的生命里呈现。 对某些人来说,这些问题在他们人格形成的更早期以及他们刚开始在世界上确立之时就呈现出来。他们执着于一系列更深刻的需求。他们需要真正感知他们为何身处世界,他们在这里做什么,他们在这里遇见谁,以及他们必须在他们自身内在培养和发展什么,以体验和表达生命中的一个更伟大宗旨。 显然,世界上存在着对生存的奋争。存在着对社会接受的奋争。存在着谋生并拥有一个可持续的工作或事业的奋争。存在着确立自己并在生命的变化境遇里保持稳定的奋争。所有这些都是非常根本性的,代表着一系列需求,可是存在着一系列更深刻的需求,不只是满足生命基本要求的需求,而是真正确立对生命宗旨、意义和天命的一种更伟大感知。 这些问题不是单凭智力能够解决的问题。你或许拥有理论或想法,或抱持着伟大思想家或哲学家或其他你可能觉知的有影响力的人的想法,可是事实上这些问题必须被带到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权威面前。你每天用来思考的智力,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你的体验,它是你身处世界的一个产物。它随着时间推移被发展成一个沟通和评估的复杂机制。 可是你的更深刻宗旨在你来到世界之前被创造。你的天命在你来到世界之前被确立。这不是智力的考虑[领域]。 你的智力必须关注你将如何将你的生命指向一个更崇高方向,以及沿途必须考虑和面对的所有细节。可是意义、宗旨以及这个更伟大宗旨的方向是在一个更深刻层面被确立的。 这一探询不能只是短暂的。它不能只发生在巨大失望、困惑或幻灭的时刻,因为它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探询。它并非你能够抱持一周或一月就希望在此获得真正动力和进步的某种东西。 这需要你内在的一种转变,就好像一个隐形的开关被掀动,突然间另一扇门在你的内在体验里被打开了,你在抱持某些先前你只是间断或偶尔思考的事情,现在它们成为一系列恒久的问题和关注。 你内在有一个更深刻内识,一个更深刻智能,它不是你身处世界的产物,它不是社会性影响和思维及行为模式的一种构建。它是处于世界但不属于世界的智能。我们称之为内识,因为它和你深远洞见和觉知的体验相关。 一旦你开始抱持关于你生命的一系列更深刻问题,你对这一内识的需求将会增长。你将意识到智力只拥有想法,即使它们看似非常深思熟虑的想法,或是有着久远传统有着众多评注者的想法,可它们依然只是想法。 可是你和某种就像你内在一个活生生的临在的东西一起生活着,它确实不是想法的产物。你将拥有关于它的想法。你将试图理解它。你将试图从其他重要人物那里寻求关于它的证据或评注,这是恰当的。可你依然在应对某种超越智力领域的东西——一个更深刻显化,一种更深刻宗旨感,一系列更深刻更伟大的力量。 在此你必须接受你生命的神秘,接受你针对它会感到有点失去控制。你针对它会感到有点缺乏安全感,因为它是更伟大的东西,你只能遵循它并向它学习。别负担你的思想试图包纳这一实相,因为你将无法做到这点。对你来说,当它的范畴和体验增长时,你将看到它将不断超越和压倒你的想法和假设。 你一定不能作为一个消费者、作为一个努力获得想要之物的人去靠近这个,而是以一种神圣的方式去靠近它,因为现在你在面对一个神圣的力量。这要求着重于奉献你自己,而非为自己攫取东西。 灵魂的需求必须通过一系列更伟大力量得到满足。你是谁,此刻你为何在此,你为何被设计成你的样子,包括你思想和特性的所有独特之处,都和一个更伟大宗旨联接着,这个宗旨并非你的发明。 在此你并非创造你的实相。你在允许你的实相在你内在呈现,你在一步步、分阶段地学习它,转变你的生命以适应这个更伟大力量,这样它就能在你内在运动,并通过你表达它自己。 这不是一种消遣形式。这不是一种智力追求。这不是一种爱好或一种迷恋。这是你生命的真正流动,流淌在智力领域之下的一个更深刻流动,就像穿过一幅繁复织物的一条金线。它就像携带着电流的铜线,尽管电线本身被所有包绕它的东西深深隐藏着。 你将开始感到一种对认知的更深刻需求,并非只是去理解,而是去认知某种东西。你的生命正在从你身边经过。时钟正在滴答作响。你正在用尽你的时间、你的精力、你的生命力。它往往被粗心大意地,有时是被不恰当地用掉。它被迅速地用掉。这一时间是宝贵的。你的精力和生命力是宝贵的,你在迅速用掉它们。你在做什么?你只是在穿越时间,试图保持刺激、快乐和舒适吗,还是你的时间得到真正智慧和恰当地投入呢? 你在过你知道你注定要过的生命吗?如果没有,那么这需要一个深刻评估:一种自我检视;一种针对你的活动、你的关系、你的参与的客观审视;你在哪里生活,你和谁在一起;你的活动,你的目标,你的爱好,所有一切。把所有一切拿出来重新考虑。因为它们都在从你吸取能量。你为了它们而迅速地耗费着。 你在你需要在的地方吗?你和你真正需要共处的人们在一起吗?你的工作恰当地服务于你的发展并支持你的发展吗?你的关系在走向你真正需要走向的方向吗?你和你现在联系的人们共享一个更高宗旨吗?你在恰当地关照你的心理和身体健康吗?你是为了正确的宗旨在正确的地方和正确的人在一起吗?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问题,帮助你开展这一深刻评估。 在此重要的是不要寻求他人的共识或赞同,因为如果他们没有感受到这一更深刻运动,他们将不理解它。他们将不赞同它。他们将质疑你。他们将对你投以怀疑。他们将会说:“你怎么了?你曾经是那么有趣的一个人,现在你如此严肃。”他们将希望你做你以前和他们一起做的事情,或是他们为了他们的利益想要让你做的事情。他们将不会认知或尊重你灵魂里的更深刻激荡。别和他们分享你的体验。别和他们分享你的灵感,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将劝阻你。 你现在必须寻求一种不同类型的关系,和正在他们自身内在经历一种非常相似的觉醒过程的人们,和正在开始从一个漫长混乱的睡梦中醒来的人们。你现在需要他们来见证正发生在你内在的过程。你的生命正被一系列更深刻需求、被一个更伟大宗旨的呈现激荡着。 它将改变你的价值观。它将改变你的优先次序。你不再寻求不断的刺激和逃避,而是想要体验你自己以及你在哪里。你将寻求安静超过刺激,寻求关系中的坦诚超过娱乐。你将希望认知,而非寻求逃离你所知道的。 这就像你转了180度的弯,现在一切感觉不同,你和所有事物的关系和位置不一样了。一系列更深刻需求正在呈现,它们需要你的专注和支持。它们需要其他能够尊重你内在这个的人们,而不给它定义或解释。 这就像你在生命里转过了一个拐角。不知怎么你转过了一个拐角,现在你正移向一个略微不同的方向。即使你看起来是同一个人,或许你的境遇并没有很大变化,可是内在的某种东西真正改变了,重新设定了你的生命,以某种微小但非常重要的方式改变了你和宇宙的关系。 很多人谈论他们生命里的伟大改变,可是事实上当伟大改变发生时,它是难以察觉的。你知道一种伟大改变发生了,因为你对一切事物的感觉非常不同。否则,改变只是一种短暂的体验。它产生大量的对话,或许是大量的兴奋,可是没有任何确实的改变。 巨大的改变是难以察觉的。它发生在一个更深刻层面。它不只是一种重新评估或一种新体验。某种东西在内在超越智力领域的一个层面上确实转变了,现在智力必须赶上,重新适应自己并重新调整。 在这些早期阶段你将经历的大部分事情,是针对一个已然发生的改变的一种重新调整。现在你在努力赋予它表达。你在努力理解它和接受它——接受一个转变已然发生并且你对很多事物有着不同的感受这一事实。 正是现在,你必须获得内识的一种更伟大体验,认知它是你内在的一个更深刻思想,一个并非文化或宗教产物的思想。它是处于世界的一个思想,但不属于世界。它和你的智力——作为你社会熏陶的产物和对变化世界的适应的你的社会性思想——形成鲜明对比。 这个更深刻思想是自由的。它不受制于外在世界的操控或诱惑,正因为如此,它是你内在非常强大和可靠的。但它神秘地运动着。它就像地下水,以一种坚定的方式运动着,但却在视线之外。它的水流是纯粹和不受玷污的。 现在开展内识进阶是为了构建你的表层社会性思想和你内在的更深刻内识思想的一个联接。因为你开始回应内识,正是这造成了你内在的转变。现在你必须构建一种有意识的联接,这样你就能获得一种更伟大觉知,并能带着更少的制约,向你确实注定要去的方向更有效地移动。 正是在构建这一联接中,你将找到实力、自我信任和自我接受,从而在你的生命里做出真正的改变——不只是一种装饰性的改变,不只是对你当前存在的一种美化,而是针对你在哪里生活,你如何生活以及你和谁在一起的一种真正转变。 事实上,上帝在召唤你,你必须让自己进入明晰,这样你就能回应并持续回应,就好像你现在正开展生命中的一个全新旅程。 或许你以前感受到这些倾向,但现在某种东西改变了,在此你进入了你生命的一个不同阶段。你依然想要很多同样的旧东西,可是你的感受改变了。你的导向改变了。现在灵魂的更深刻需求正在和你个人的渴望、恐惧和义务进行竞争。你将必须一次又一次,甚至可能每天去选择你将去向哪个方向,哪些需求更迫切、更重要。 你内在的这种挣扎是非常真实的,它在你生命的某些转折点上尤其激烈,因为现在你在对抗你的社会熏陶。你在对抗他人的期望。或许你将必须冲破某些义务和联盟,你将感到害怕和不确定。或许你会怀疑你是否发疯了,可是你没有发疯。你只是在回应一个更伟大召唤。但这启动了一种更伟大动力和一种更深刻的承诺感,不过这是针对隐形且不被认知的事物。正因为如此,它是神秘且难以解释的,正因为如此,你无法向你的朋友和家人解释它。 只有很少见的情况下,你的朋友或家人,以及这里[和那里]的一个特殊的人,能够认知和鼓励你,因为他们认知自由的力量,并认知某些人必须遵循一种更深刻自由。如果你在生命里拥有这样一个盟友,你是受祝福的。可是你依然将必须和所有被你的文化,你的家庭,或许你的宗教,甚至你的国家施加在你身上的力量进行抗争,因为它是对效忠的抗争。 如果你要遵循上帝置于你内在的更深刻智能,那么这将对你的效忠以及你对其他事物的依恋和承诺带来一种真正的改变。如果你有孩子,你依然将必须抚养他们,你或许必须照顾年迈的父母,可是除此之外,你的首要责任是对内识负责,因为这是上帝在推动你的生命。 你必须遵循这个召唤,即使你不理解它,甚至无法对你自己解释它。正是你这样做的能力——这是当你开展内识进阶时每天构建起来的一种能力——冲破你社会熏陶的约束,冲破他人以及他们的期望的支配,让你摆脱恐惧和依恋,摆脱对那些不再代表你伟大需求的事物的义务。 从这种意义上说,自由不是免费的。它要求你的一种巨大努力,一种不断增长的承诺,一种解放。你不可能遵循一个更伟大宗旨,同时拥有你在生命里想要的其他一切,因为这是试图同时向很多方向前进。这只会让你留在原地,被卡住,好像你被拴在墙上——无法选择,无法移动,无法改变你的境遇或你和他人的协议。 你现在需要的是静心,内在聆听。你必须获得和你生命更深刻流动的一种更强大联接。它不再是一种瞬间和少见的体验时刻,你现在需要和它联接,并构建这个联接,就像你在构建从一岸通向另一岸的一座桥。桥梁不是一天建起的。它们需要大量的努力和一贯的应用。 正因为如此,开展内识进阶非常重要。你并非跳跃着进行,否则你的桥永远不会强大或可靠。最终,你想让一只脚踏在这个世界里,一只脚踏在你的灵性实相里,并知道每个岸是不同的,认知它们有多么不同,但一岸是如何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服务另一岸。 这一觉知和教育并非揣测的产物,而是基于体验的智慧的累积。它是智慧的基础。它并非一套精细的思想体系。 智慧就像一个石头垒起的基础。哲学就像一个树棍扎成的基础。在此,随着生命的一个重大冲击体验,一个巨大失望,一个严重疾病,你理想主义的整个构建可能会崩溃。一个树棍建造的建筑可能在一小时里烧毁,或者在重负、压力或世界的运动中崩塌。 可是你在内识里的基础是通向世界之外的一个联接。它是深刻和深远的。它可能受到撼动和挑战,因为你对它的效忠还不够完全或完整,可是就其自身来说,它能够经受任何事情。 正是构建你和内识的联接是根本性的。它是允许问题未得到解答。它是认知你今天知道的事并坚守它们,但保持一个开放的思想。 你通过支持你确实知道的事,通过保护它们免受他人的怀疑和指责,来构建你和内识的联接。因为在一开始,你没有强大到足以承受社会压力和批评——如果你对你所拥有的更深刻体验不保持审慎的话,这些会被施加在你身上。 内识为你抱持着一个更伟大天命,但首先它必须拥有你的效忠。首先,你必须分阶段地经历一个重新导向你的生命并重新评估你的想法、你的优先次序和你的价值观的过程。这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需要的时间越长,痛苦就越多,可是从本质上说,仍然需要时间去经历重新导向你的生命的这些阶段。 目前,你依然是同一个人。你在其他人看来是同样的。或许你看上去一样,尽管你可能行为有点古怪,可是事实上某种非凡的事情在你内在发生了,现在你在努力应对它、接受它和遵循它。 但它要求你拆除你旧生命的大部分,因为你不能只是在一个旧生命之上放置一个新生命。这更像构建通向一个新生命的桥梁。但你还不知道那个新生命是什么。你和彼岸的联接还不够强大。你还没有走那么远。现在你在遵循着那个冲动去构建那座桥梁,而不知道它最终的宗旨或它最终的形式。 这要求你的思想臣服于一个更伟大力量。你无法主管一切,控制一切,让一切得到解释,因为你在遵循一个更伟大力量。这里必须存在一种臣服,或许这一臣服将逐渐、渐进地发生,但这里必须存在一种臣服。在某个节点上,你意识到,否认这一更深刻运动就是否认你生命的精髓和意义,即使你无法理解它或掌控它或定义它,你也必须遵循它。 如果你不试图抓住它,或利用它做某些事情,或赋予它一个形式或一个定义,那么它就能带着力量和稳定,安全地引领你。可是如果你试图驾驭它、利用它、掌控它、阻止它,那么你的生命将处于一种非常冲突的状态。再多的快乐或个人逃避都无法纾解你的这种冲突。你克服这个的唯一方式是通过遵循你内在的这个力量和临在。 路上将有更多的关口,在那里你将必须再一次选择,因为这是一个有着很多阶段的旅程。你只需关注你当前的阶段。你还没有到达沿途的某些地方。有更多你需要穿越的河,但你还没有到那里,所以不要让自己担心那个。修习静心。修习内在聆听。放下你的不安全感和对答案的需求。保持观察。尽你所能地保持客观。 看着他人,不带嘲讽或谴责,而是看看他们的生命是否在示范一种更伟大内识。无论他们是富是贫,有优势或无优势,看看是否有内识在推动他们的迹象。 这将赋予你完全不同的标准去辨识他人的意图和实相。他们将戏剧性地教导你不带你内在这一指引临在生活的结果。他们的问题,他们的追求,他们的痴迷,他们的沉瘾,他们的压抑,他们的困惑都将赋予你巨大的鼓励,只要你能客观地看待他们的状况,并寻求内识。 因为在生命里,只有内识和对内识的需求。这是生命真正能够向你展示的一切。从这种方式来看,存在着自由或屈服。… Read More

转折点

一旦你开始真正自我坦诚地面对你的生命和事务,那么无论这一认知在当时是多么痛苦,它都标志着你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上,你开始更明晰地看清事物,更愿意去更明晰地看清事物,更自我坦诚地面对你与人们的参与,面对你的计划和目标,甚至最终面对你的根本信仰,这很少受到坦诚地质疑。 这个转折点诞生于受难。它诞生于认知,即认知你试图成功组织你的生命以符合你内心真正感受的努力失败了。或许它满足文化标准以及你的家庭和他人的期望,他们欢呼你是个成功者,可你内心是空虚的。在内心里,你知道你还没有找到坚实的基础。你还没有触及你在寻求的东西。 就算你获得这个世界上代表成功和进步的所有事物——美好的关系,可爱的家庭,美丽的房子;就算你的工作从某方面讲是有意义的,这事实上很少如此,可是如果你没有找到你的宗旨,你的灵魂将会饥饿。你的内心将会受难。你将祝贺你自己并让他人祝贺你,但在内心里,你是恐惧和没有成就的。 这是转折点,你看。你厌倦了受难,厌倦了虚假的理想主义,厌倦了努力奋争那些无法满足你的东西。或许在一个绝望或极度自我怀疑的时刻里,你开始自问:“真理是什么?”你现在这样问,并非是为了和真理赌注,并非是为了和真理谈判,而是因为你以你的心灵和灵魂需要它。 这标志着转折点,并开始回归。一开始,回归根本不明显。你只是在质疑。你在怀疑你过去相信的东西。你在怀疑伴随你成长的价值观,那期待你去采纳和成就的价值观。 你在开始,或许是以非常些微的方式,向你本源的回归,向带你进入世界的更伟大宗旨的回归,它在你过去的努力和联系里从未被思考过。你不知道它是什么,因为你还没有到达那个你能明晰看清它的位置。因为你处在摒弃的阶段,处在拆除你已然创建的不正确、不真实、不代表你心灵和灵魂的事物的阶段。你构建这些事物,是出于方便、权宜、他人期望的压力或是认为只有获得了这些东西和地位你才能够幸福并拥有有意义的关系。 现在乌云围绕着你的梦想、希望和空想,你发现自己陷入一种绝望状态,一种挫败和焦虑状态。或许你认为你在生命中失败了,可是天国将这看做一个伟大的、有希望的征象。或许现在有了一个机会,一个遥远的机会,不过也是一个真正的机会,这个人能够转过这个转弯,继续将真正的坦诚带进他们的努力里,并有勇气释放那些不真实或不恰当的东西。 正是在这个摒弃的过程里,你获得与内识这一你内在更深刻力量的联接,上帝将它赋予你以指引你、保护你并引领你走向世界上一个充满贡献和成就的更伟大生命。或许这个旅程将是漫长的,并有着很多阶段。你无法控制这个过程。你只能通过将这种更伟大坦诚带进你的思想、你的想法以及你与他人的参与里,来加速这个过程。 在这个转折点上,非常重要的是不要与无法理解它的人们谈论它,不要与你的朋友和同伴谈论它,他们或许没有能力认知你在经历什么。更为可能的是,他们会试图鼓励你继续做你以前做的事情,鼓励你别陷入自我怀疑里,鼓励你别陷入他人的说服里。在此,你将看到谁是你生命里真正的自由倡导者。虽然朋友们或许是好意,并且尊重你,可是如果他们无法理解你真正在体验什么,那么他们会成为你进程的巨大障碍。 你来到这个转折点,不只是因为你发现了你那些回报的空虚和你那些追求的失败,同时也是因为天国在召唤你。你开始回归的时刻来到了,现在你生命里有了另一个力量——一个你无法用智力理解的神秘力量,一个你无法与之讨价还价的力量,一个当你前行时它将变得更强大的力量。现在它是你思想里一个微弱的光,但它是一个光,它在针对你生命真正的样貌给出它的启示。并且你必须去应对这所带来的结果。 或许你此刻觉得你在所有方面都失败了,可对于天国来说,这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一个拥有真正前途、真正成就和真实且更伟大关系的生命。现在你在开始回归。可是为了起始,你必须让自己充分放下你过去的参与,从而能够拥有思想的明晰,能够摆脱过去对你有着高度说服的影响力——你很难理解这些力量,但它们对你的思想和行为有着巨大影响。 你需要时间,需要时间重新思考,需要时间在你内心建立充足的勇气去尊重你自身的正直,过去它被遗失了,现在你必须重新获得它——一步一步,一个事件一个事件,一个决定一个决定。现在,你的旅程是一个解开制约你的锁链的过程——摒弃那些无法引领你走向你的真正生命的东西,面对你对自己的背叛以及你对他人的不坦诚,面对痛苦,同时去感受你现在刚刚开始深思的东西的公正性和正确性。是的,这里有着痛苦,但它是救赎的痛苦。它不是在世界上迷失、成为世界的受害者、成为世界的奴隶的痛苦。 你现在需要做决定,非常简单的决定,一个接一个。你无法重建你的生命,因为这不是此刻的目的。现在要做的是解放你自己。是解开那些绑缚和阻碍你的结。是纠正你对某些人的理解,你在对你身处世界的真正本质和宗旨有所思考或理解之前,把自己承诺给了这些人。 你的回归将是坎坷的。它将是动荡的。它将是不确定的。你会发现自己在倒退,必须重拾自己并再次做出抉择。你会在更明晰的映照里看清说服的力量。你越能体验对真理的渴望,它越能在对比中示现你所做出的所有决定,你所制定的所有协议,你所建立的所有联盟,它们与你内在的一个更深刻感觉和认知形成强烈对比。 在此你必须自问:“我在过我注定要过的生命吗?”你必须不停地问,你看,因为它将提醒你,你在经历一个伟大和深远的改变——这一改变超越智力的范畴,超越你智力的能力,超越你的操控和掌握。让这个改变继续。 天国现在在拉动你。每当你选择遵循真理时,你内在的光就会更强一点。即使这意味着重新开始你的生活——没有朋友,没有认同,没有成功和进步的保证——如果这是所需要的,那么你必须遵循。这是真正自由、内在自由的诞生——真正对自己坦诚的自由,认知真理的自由,这一真理似乎超出所有想按自己设计掌控他们生命的人们的所及。 在此你被从众人中拉出,被置于一个更伟大旅程上,但此刻你对终点或结局一无所知。你不知道它将引向什么,或它将意味着什么,或它将把谁带进你的生命。如果你已结婚生子,那就完全取决于内识要求你做什么。当然,你有责任抚养你的孩子,支持他们,但如果你的婚姻与你内在启示的诞生不相和谐,那么你就必须遵循内识,以认知该做什么,该如何前行。这会非常挑战。就仿佛你一开始仅仅为了能够起始,就必须跨过这个更巨大关口。因为你在开始一个新生命,你的配偶可能不想和你一起走,或是不能和你一起走,事实上他们可能对于你内在正发生的改变抱着严重质疑和惊恐。你在威胁你与他们共同的构建。你在威胁你对他们的忠诚。这会在他们的思想里产生巨大焦虑。可是,天国的力量比尘世的义务更加伟大。 在此,你必须一步一步地遵循。在此,关于你的伴侣是否能和你一起在这个更伟大旅程上前行,真相将会变得越来越明显。在一段时间里,你将无法解释你自己,因为你还没有对你的旅程获得足够的理解,从而能够告诉别人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能说的是:“我在遵循我内在的一个更深刻力量和确定性,我必须遵循它,我必须理解它对我的生命意味着什么,以及它将引领我去向何方。” 在这些境况里,回归会非常艰难,但艰难意味着,你所做的决定将具有更重大的影响和更巨大的意义,并且比起你所做的更小、更少挑战的决定来,它将带给你更巨大的力量和智慧。天国知道这一回归。天国在精心安排这一回归。但是必须做出决定和调整并应对其结果的人是你,因此不要以为你是一个盲目的追随者。不要采取一种被动的态度。不要以为你会在所有事情上得到指引,就像你是个小孩子。你必须做出决定。你必须面对结果。你必须代表你自己讲话。 因此,让你与天国的神秘参与对你周围的人保持神秘。除非他们能够理解这种性质的更深刻事物,否则不要提及或讨论。你必须做出你的决定并对它们负责。这样做时,你将发展起勇气、力量和决心以继续前行,假如你只做一个盲目的追随者或是认为你将在所有事情上得到指引,那么这些将无法得到培养。 在回归的过程中,你将会看到,那些指引你的存有们还需要关照其他人,他们无法时时刻刻守着你。是你内在内识的力量,将做出回应,将成为你的力量,将成为你的基础,将在你周围所有人质疑时给你勇气前行。 正因为如此,你学习内识进阶。某个节点上,你必须开始实际的准备,因为唯有如此,你才能一天天地发展力量和联接,你需要它们以接收来自更高层力量、来自天使团的纠正和指导。但是,在他们能够真正指导你之前,你必须拥有这一力量和这一勇气。在此,你必须证明你自己,你看。你必须向他们、向你自己证明你自己,证明你有勇气,你能被信任和依赖去做更伟大的事——超出你理解的事,超出你的恐惧和偏好的事。这就是过一个更伟大生命的含义。 一旦你踏上回归,重要的是你要找到正确的同伴,正确的理解,正确的准备,以及最终找到正确的导师。在此,你有可能再次迷失,因为有很多声音。有很多门。有很多承诺。正因为如此,你内在的内识是绝对根本的力量,因为它只寻求那真实的,而放弃所有其他的提议、机会和诱惑。 在此你的旅程必须得到强化和加速,因为时间至关重要。你没有很多时间。甚至世界没有很多时间。你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准备。你的生命必须被带进平衡和正确的专注及参与里。你越退缩,你就越受难,并会迷失在犹豫不决和左右矛盾里。在此,最好是在不知道结局的情况下继续前行,而不是徘徊彷徨,并希望带上你过去享有的利益,因为这只会给你带来更严重的恶化、受难、不幸以及对失败和失望的更强烈体验。 因此,别以为你在世界上有很多时间。别以为你可以慢慢来。别以为你选择做什么及你如何投入自己并不重要。天国在召唤你。这是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这是为了那个带你进入世界的唯一宗旨。这是为了那个你在过去的所有努力中无望地追寻的东西。 上帝发给世界的新启示能够准备你,因为它不受人类腐败。它不带人类注解。它没有历史重压、人类冲突和误解。在此,内识进阶以尽可能明晰的方式被提供给你。它们是挑战性的,因为你必须参与。你不想让你的思想在困惑和焦虑的迷雾里飘荡。你想尽可能有力地将它带进参与里。你不想让你为你更伟大生命所做的准备变得不认真或是基于矛盾或困惑。 因此,你一旦出发,你就必须真正出发。你必须有决心。某些事物将被证明是虚假的。某些承诺和期望将被证明是不真实的。你必须面对这些。这都是你基本教育的组成部分,你看。为了认知真实,你就必须认知虚假。为了感受什么是真实,你就必须感受什么是虚假。为了坚持真实的,你就必须认知虚假的说服和劝诱。你将随着时间推移获得这些。这被称为构建智慧。 在此,你的过失、错误及你来自过去的遗憾,成为了发展真正智慧的真实基础,因为它们都示范着对内识的需要。它们都超越怀疑的阴影向你证明:你不能回到那些事情里,并且认知了不该做的事,这将把更巨大明晰和专注带给必须去做的事。因为你有一个路径和一个旅程需要去遵循。它有一个特定的方向。它有特定的目标和关口。它不是在世界上无目的地游荡。它不是自由地成为你想成为的或做你想做的而不产生任何后果,因为这不过是混乱。 在此内识成长壮大,因为它是你内心的天国的力量。它是你与上帝的联接。它是天国之光在你内心深处闪耀。你每天回到这里。在所有境况里尝试这一回归,这样它将成长壮大——赋予你它的确定性、它的力量、它的方向以及辨识真假的能力,这你过去无法做到。 在此你的学生生涯必须是坚定的,不是随意的。如果它是随意的,这意味着你依然处于左右矛盾里。你还没有充分找到你确定性的基础,从而能够给你所需的决心去创建和遵循一个新生命,一个受更伟大力量指引并由你内在内识确认的新生命。在此你在你的内在终止了分离,你的尘世思想与你内在内识的更深刻思想的分离。在此,你的灵魂重获它与天国的联接。在此真正的幸福和真实的关系得以建立。在此,你在世界上的真正前途成为可能,而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拥有选择的问题。这是认知你在内心遵循什么的问题。这不是自由地做你想做的事情的问题。这是自由地做你真正知道要做的事情的问题。这是自由的真正意义。在此,你过去所相信的一切,它在你早期的生命里看似非常崇高、有价值、有意义,现在得到了重新定义,因为它有了一个真正的背景和一个真正的意义。自由、救赎、关系、贡献、尊严、宗旨、意义、服务——所有这些现在开始有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意义,因为它们的背景正在得到构建。虽然过去它们只是想法、信仰、希望和愿望,现在它们则成为你生命的基础,这并非因为你信仰什么,而是因为你的生活方式和你所做的事情。 这就是回归。它有不同的关口,因为有很多事情你在沿途必须学习和摒弃,这些事情你此刻甚至还没准备好去面对。你在方法上依然不认真。你不停地让你的思想游荡。你依然涉入那些困惑你并将你引入歧途的渺小活动。你依然带着众多借口和解释给自己权利去做某些伤害你的事。你依然沉迷在自我怀疑、自我怜悯和自我谴责里。你依然习惯性地评判他人,谴责他们的失败,谴责世界不是你想要的样子,因为小事心烦,执着于小事,痴迷于自己和他人。未来还有很多关口,在那里你有机会认知这些事情并让自己摆脱它们。因为一切攸关自由,你看——看的自由,知的自由,依照你内在内识力量行动的自由。 在此,你将发现克制是非常必要的,并且是你必须真正学习认知和运用的首要事项之一,因为你不能想过去那样交出你自己。你不能让自己像过去那样投入到社会参与里。你必须克制你自己。你必须克制你的言谈。你必须克制你的评判和谴责。你必须阻止自己承担不恰当的义务。你必须阻止自己想拥有你想要的东西的企图,它们对你不利,只会更多地浪费你的时间和你的生命。 在此,克制是为了保护你。它是拿走作为混乱的自由,赋予你真正的自由。它在教你让自己坚强,教你如何管理你的思想和想法,如果避免成为你渴望或冲动的受害者或奴隶。这都在将优势、力量和决心回馈给你,给你勇气去面对他人无法面对的事物,去采取你周遭很少人在采取的行动路线,去摆脱你自己对协议、认可和共识的需要。这是一个伟大的自由,但它必须被奋力挣得。有些时候,你必须和自己做斗争。因为一部分的你想要退回到安全和保障里,到没有挑战的事情里。一部分的你依然在那里生活着。但你的更伟大部分必须前行。你那渺小和软弱的部分,必须学习遵循那强大和确定的。这是回归。 回归上帝并非离开世界。它是进入世界里,以理解世界,理解身处世界里的你自己,遵循那指引你的,以奉献你的特别礼物到它们真正被需要的地方,这是智力永远无法真正决定的。 你的工作在这里。未来你将回归你的古老家园,但你的工作在这里。如果它能得到真正应对,如果它能被真正认知,那么它将在世界上赋予你力量、确定性和强大实力。如果它没有被应对,那么你会迷失在困惑、自我怀疑、挫败和失望的海洋里。没有任何事物能够真正拯救你,除非你能臣服于你自身的正直,除非你能臣服于你生命的真理,这会启动回归——回归你来此要做的事情,回归你的真正正直,回归你来到世界之前所拥有的实力和力量,它在你早期生命的困惑、挫败和影响力的混乱中被遗失了。 回归是赐福,但它有时会非常挑战。然而,这一回归所带来的痛苦,比起当你年华老去时,当你生命的承诺变得越来越渺茫时,当你不得不活在你错误决定的后果以及由此带来的你内心的激恼中时,你会越来越感受到的痛苦来,根本不算什么。 问题不在于保持和平和幸福。问题在于活一个真正的生命。这将带给你内在的和平。这将带给你真正的幸福,但它本身将是挑战性的。你不可能单凭向往它就能拥有它。你必须踏上旅程,有着很多进阶的旅程。 这是你生命真正的希望。你挣回你的力量。你挣回你的尊严。你挣回你的辨识力和审慎力。你挣回做正确决策的力量。你挣回摆脱分裂和破坏性参与的力量。你挣回看清何为真实、何为不真实的力量,挣回你所需的对他人的辨识力,以看清他们内在何为真实、何为不真实。你必须重新获得这些。它正等着你去唤回。

建立通向一个新生命的桥梁

    在某一个节点上,你会开始意识到这一新启示在此是为了赋予你一个新的生命。它不是简单地进行改进,或是用一种灵性意义的感觉来让它变甜,或是用某种来自上天的祝福来宽恕你的想法、信仰以及过去的行为。     在有些时刻你会开始意识到你正在过的生活真的不适合你。它是一种妥协。这种妥协太巨大了。它太彻底了。它是关于你如何看待自己,你如何看待他人,你如何看待世界的妥协。虽然这一领悟可能会被抵抗,或是被拒绝,并且更进一步的妥协会被寻求,但是实际上它代表着你一个伟大希望的开始。     因为上帝知道,没有内识这一被置于你内在的更深刻智能的话,你会过一种妥协的生活。你会为了安全、为了认可、为了财富和利益寻求妥协。你会寻求妥协以避免嘲讽或批评或谴责甚或社会的排斥。这种妥协会渗透一切,包括你的信仰、你的态度、你的热望、你的活动、你的计划、你的目标。这种妥协会上升到你真的失去和你是谁以及你是什么的联系的地步。     现在你成为了你社会的产物,社会期望的产物,你自身人格思想的产物,但是你已经失去了和你生命更深刻主线和意义的接触。即使你成功了并实现了你的目标,它将是空洞的,那种喜悦将会是短暂的,并且它们以时间、精力、努力为巨大代价,但其回报将是短暂而飞逝的。     这种领悟被如此否认和逃避着,但它是你一个更伟大前途的开始。别抗拒它。别反对它。别抱怨你可能必须在你生命里做出重大改变。你当然会了!因为你正在被赋予一个新的生命——不是一种对你旧生命的稍好一点的演绎,不是简单的新场景或新面孔或新刺激形式。它不是一种表面的改变。它是一种对你具有更大重要性、深度和意义的改变。它是你内心向往已久的一种改变。你已经苦苦劳作了这么长时间。     现在它看似一无所获。看起来你没能实现你文化的期望。你甚至会觉得你就是一个失败者,你没能实现你的家庭、你的文化甚至你的宗教的目标和期望。但是在这种看似的失败里,存在着一个更伟大成功的前途。旧的生命必须挫败你或是你必须挫败它以拥有这个新机遇,你生命的这个新开口,这一新的开端。     很多人只是希望启示就像某种对他们旧生命的附加,仿佛灵性就像他们无趣生活的调味品一样。它是某种他们将要添加的东西。现在他们将成为灵性的,做灵性的事,思考灵性想法,进行一些陶冶性的、提升性的活动。但是,这全都还是为了得到认可。这全是为了寻求更多快乐、更多舒适、更多安全。这种动机和那引导一个人去寻求财富、快乐以及逃避生命的动机没有什么两样。它不是真实的。因此,它无法产生一个真实的结果。这里,我们在讲述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这种新的生命,你还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你还不知道它看起来像什么,因为它是全新的。它不是你的发明。它不是你习以为常的东西。因此你开始非常缓慢地转这个弯。即使你生命里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将这种觉知带给了你,哦,这一旅程有着很多的阶梯来让你有时间去学习、去适应并在你内在获得信心的一个更深刻基础,这样你的生命就能变成是内在指引的,而非外在导向,这样你就能够成为一个拥有力量、优势和正直的人,而非某个模仿他们文化价值观的人。     在此,很多东西将必须被重新学习。它们将必须被重新评估。你的很多思想将必须被重新思考。你的很多坚定信仰将必须被质疑,有些情况下甚至被搁置一旁。这是自由的代价。这是一个人为了拥有机会去过一种更伟大生命、一种真正的生命、一种符合他们内在内识的生命、一种履行他们被派到世界来成就的天命的生命所付出的代价。     在这个转折点之前,你只有一半在活着。是的,你的心脏在跳动,血液在流过你的血管,你的感官在报告你周遭的世界,你在经历你生命的移动,应对责任和义务,并努力寻求某种形式的快乐或纾解。但它是一个空洞的存在。你生命的真正意义和价值尚未被发现。在这个节点之前,内识这一上帝置于你内在来引导和保护你的更深刻智能,将努力让你免受伤害,努力防止和阻止你制造严重和持久的错误和承诺,这些会对抗你在未来发现并过一种更伟大生命的能力。     在此,内识在这个早期阶段看似是潜伏在你的内在,但实际上它依然在努力让你远离麻烦并阻止你把你的生命奉献给另外一个或是境况,或是地方,或是人,以保持你生命的开放。当然很多人处于这个生命历程的早期阶段。那种呈现对他们来说还没有发生。它何时将会发生,它将如何发生,甚至它是否会发生,是某种你无法知道的东西。它是一个神秘。     你看,在这种呈现之前,你真的只是在建立一个基础,以成为世界上一个能够运作的人。你在建立生命的技能。你在体验这个世界的快乐和痛苦。你在寻求快乐、避免痛苦并在沿途发现失望。这一早期准备对你在未来将能够认知什么、成就什么以及对他人沟通什么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即使你在早期阶段会犯的最愚蠢错误也会是非常重要的,它为你提供智慧,教导你什么是真实的,珍视那真实的,帮助你从什么是好的中辨识出什么是看上去不错的,帮助你从什么只是看上去不错的中辨识出什么是好的,帮助你从那些代表你的软弱和不安全感的冲动中辨识出你真实的倾向。     或许在这个早期阶段,你会感到有一个临在偶尔地在注视着你。你会感到有一个临在和你在一起。你会时不时地想到在生命里有某种更伟大的事情需要你去做,但是那个领悟还没有真正敲响。它还没有真正震撼你的基础。它只是某种你在智力层面思考的东西。它还没有真正深入你的内心。     你的失败和你的幻灭在此为你抱持着巨大的希望。你对你自己、对他人、对你付出极大代价得到的巨大乐趣的失望,哦,它铺平了通向这一领悟的道路。并且这一领悟不会只是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它会是某种将改变你生命历程的东西,你不会理解什么在你身上发生了,或是这一改变的特质和宗旨,直到你已经在你旅程的第二个阶段行进了很远之后。     这里将要提供的关于如何生活的指引,是针对你生命旅程的这个第二阶段的。它们并不真正适用于那些尚未通过这一伟大关口、还没体验这一转折点的人们。对他们来说,这似乎是有益的但又是令人困惑的。它似乎是限制性的。它将挑战他们关于自由的想法。它似乎需要太多的努力和责任感,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去付出这一努力或去承担这一责任。他们依然在努力从生命里获取他们想要的、超出他们基本需求的东西。他们在努力从生命里获取他们想要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被派到世界上是为了一个宗旨。他们没有对他们古老家园的记忆,因此他们认为这次生命是最重要的,它是一切。他们想为这个时刻、为他们自己活着。因此,一个人在这一伟大关口之后开始获得的是一种非常不同的觉知。并且这里的生活指引变得不仅是有帮助的,而且对于成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第一个要求是接受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并让诠释保持开放。你将无法理解它。你的智力在参考你过去的和以前的生活。它无法解释现在在你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你现在所感知的冲动以及正在你内在慢慢出现的导向。你的智力会去尝试,但它将无法理解这些的含义。     一些人试图退缩。他们想回到他们认为能够给他们带来一种安全、稳定和自我确定感的无论什么东西那里,但不幸的是,他们现在已经走得太远了,因为那些尝试会被看做是空虚的,它只会将他们拖回他们觉得不称心的以前的生活里——缺乏意义、宗旨和价值。现在他们正在踏上一种新的旅程,并且他们无法定义它。     因此,让这个改变发生。别试图去定义它。甚至不要利用其他灵性传统的想法来试图定义它。让它保持神秘,因为对你来说它将是神秘的。神秘存在于智力领域之外。尊重它。接受它。神秘现在开始在你生命里出现,而在此之前它是被阻止的。以前,你生命里没有任何地方让它来呈现,来指引你、来祝福你并让你做出准备。现在神秘正在开始出现。让这发生。     你将开始感到困惑,首先是关于你该如何处理你和他人的关系,其次是你和你住在哪里、你所做的工作、你的活动、你的爱好、你的兴趣等等之间的关系。让这种困惑存在着。这是健康的。这是自然的。这是过渡的一部分。你在建立一座通向一个新生命的桥梁。你还没有完全地过着那个新生命。你在建立一座桥梁。你正处于过渡中。过渡是令人困惑的,因为你在从一种理解走向另一种理解,从一种生命体验走向另一种生命体验。过渡意味着你无法走回头路,同时你还没有走得足够远从而能够全面前进,因此你必须走在这座桥上,通过这个过渡。     让你的未来保持开放。除了你必须做的那些事情以简单地在世界上维持你自己之外,将各种计划搁置一旁。在此你必须抱有信心,即明晰将会到来,当你感到你做好准备继续前进并愿意向前推进到新领域中时,明晰将会到来。只要你还在犹豫,那么,明晰就不会到来。只要你还在讨价还价,并努力制定某种交易以保留你旧生命里的某些东西,那么明晰就不会到来。这种明晰不会到来,因为你还没有转过那个转弯。这就像是答案在山的另一边,你必须转过那座山去找到它。     这对于智力来说是困惑的,但是现在智力必须臣服于你内在的一个更伟大力量,那个上帝置于你内在来指引你、祝福你并让你为这一更伟大生命做出准备的力量。你依然必须非常负责任,对于你所做的事和你把自己承诺给的事,对于你在生命里指派你自己做的事,对于你如何使用你的时间和精力等等,但是现在有某种更伟大的东西在你内心移动着。     其次,别去告诉你所有的朋友和家人,因为他们不会理解。除非他们中的一个已经转过了这个转弯,否则他们会认为你是愚蠢的,或者他们会认为某种坏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或者你受到了某种他们所质疑的东西的影响。他们甚至会认为你发疯了!因此,你必须尽可能地把这种新体验保留给自己。如果你是幸运的话,那里将会有一个人,或者就在你的家庭里,或是某个你会遇见的将给你提供一个征象去继续前行的人。你将希望分享你的新体验,这些来到你头脑里的思想和想法以及你正在感受到的将你从过去中解放出来的改变的奇异和非凡,但是你必须非常谨慎你和谁分享它,因为其他人不会理解,并且他们的缺乏理解和他们的批评和谴责真的会伤害你,并剥夺你的信心。     从一个外在导向的人变成一个内在指引的人,是一个巨大改变,一开始你会感到非常不可靠。你不会感到非常强大。你对于你在做的事情非常地不确定。你就像大森林里的一个小嫩芽,必须得到保护,直至它获得足够的力量自己站立起来为止。因此在这个开始时期,在你旅程的这个早期阶段,存在着各种危险——过早的结论,对他人的不审慎,自我怀疑,试图去定义你的生命——所有这些都是危险的,因为它们能够阻止你继续前行,一旦这一旅程开始了,你就必须前行。这是非常重要的!想象你在攀登一座高山,那么,一旦你开始达到了一点点高度,那么,你就不会想返回去。你需要前行。     上帝置于你内在的内识将督促你前行,并让你的眼睛保持睁开,你的耳朵保持打开,保持高度警惕,保持高度谨慎。别认为现在上帝将保护你免受任何形式的伤害,并让你避免受伤、失望和悲剧。你必须非常谨慎。这是获得一种更高觉知的一部分。以前你不谨慎。你是鲁莽的。你是愚蠢的、冲动的。现在你必须变得警惕、辨识、耐心、谨慎。这样做时,你会看到你是如何将你的生命、你的时间、你的精力浪费在毫无意义的追求上,在那些不会带来任何解决方案的思考上——自我怀疑、自我谴责、评判他人——以及在大量肤浅的你周围大多数人还在继续的谈话上。     接下来,你必须积聚你的资源,保存你的能量,这样你就有时间独处,去学习静心和聆听。现在你将寻求安静而非刺激。你会发现你周围的社会活动对你来说是烦扰和讨厌的,因为你现在需要些别的东西。你需要聆听。你需要安静。你需要获得和你内在正在升起的力量的一种更强大联接。     这将改变你的优先次序。这将改变你的渴望。这将影响你的决定。你会发现你不再对你过去和其他人一起做的事情感兴趣。那些从来没有真正成就感的事情,现在你只想避开。你会看到它们的空虚,你不会想要它们,它们对你来说将是一种烦扰。对于人们谈话的琐碎和肤浅,还有他们习惯性的对他人的谴责,你会发现是烦扰的。这很自然。     这就是回归到自我,找到你真正的价值、你真正的优先次序、你自然的倾向所代表的含义,而不是任何被加之于你的东西。你会寻求远离他人的时间。你会寻求独处的时间。你不希望有不断的刺激。你将需要信心来做到这一点。大多数人无法安静地坐超过五秒钟,然后他们就又被驱赶出了他们自己。在此你必须坐下来聆听。凝视着大自然。聆听世界的、自然界的声音。    … Read More

自由之旅

灵性从根本上说,是对自由的追寻——离开某些东西的自由,和走向某些东西的自由。 以这种方式来看,画面变得更完整。因为你在世界上拥有一个更伟大天命,一个身处此地的更伟大宗旨,一个你现在没有活出的宗旨,无论你做怎样的定义和宣称。让你摆脱你现在在过的生命,去为一个服务世界的更伟大生命进行准备,这代表了所有灵性发展的核心和精髓。 当然,人们把很多其他目的带入他们的内在生命和他们对神圣的信仰——取悦上帝,拥有良好社会地位,成为宗教或教会社区的一名可敬成员,遵守戒律,成为虔诚者或是成为叛逆者。无论你处于什么位置,你依然还没有冲破你先前的状况。 你或许拥有良好的信仰。你或许参与灵性修习。你或许在寺庙、教堂或清真寺里俯伏敬拜。你或许参加所有的宗教活动,把你的房子填满宗教用品和符号,可是你依然没有摆脱你先前的状况。 这攸关你的内在自由和你的外在自由。你在努力摆脱某些东西并走向某些东西,因为你拥有一个天命,因为你拥有一个更伟大宗旨。 为自由的抗争,存在于很多不同层面上,并代表着个体内在的核心动机,只要他们对自身内在的内识保持坦诚和忠实。为政治自由的抗争,为经济自由的抗争,为社会自由的抗争——人类精神不满足于被束缚,被奴役,只是一味地遵守文化、政治和宗教的指令。 你必须看清你自身对自由的动机,无论你的境遇如何,无论你生活在什么国家,无论政治气候或社会气候如何,无论它宽容还是不宽容,自由还是保守。你在过你知道你必须要过的生活吗?这是问题所在。你答案的坦诚性将非常重要。 上帝可以为你提供开展内识——你内在的更深刻智能——进阶的途径。但上帝无法控制你告诉自己什么,或你允许他人告诉你什么,或去影响你在你自己的理解里所做的妥协或是你为了获取你认为你从他人那里想要和需要的东西而做出的妥协。 因此,对自由的冲动,对自由的渴望,以及对你必须宣称一种更伟大自由的确定性——所有这些必须来自于你。这是困难和挑战的。它将威胁你的安全,你的想法,你的自满以及你与他人相关的安排。它会挑战你想从他人那里获得的肯定,你的社会地位和你在家庭里的位置——所有一切。 可是,你看,从根本上说,你身处世界是为了成就一个更伟大使命,为这一使命准备自己,为这一使命解放自己,获得力量、勇气和正直以开展这一使命,并获得自由摆脱那些妥协你和阻碍你的东西,这样你就能够拥有自由获得参与一个更伟大生命的机会。 如果你能够在一个更深刻层面,在内识的层面上对自己保持真正的坦诚,那么这就是你将面对的真理。但这是一个深远的真理,它远远超出人们思想、考虑以及告诉他们自己的东西。人们想要幸福。他们想要安全。他们想要舒适。他们想要同伴。他们想得到他人的肯定。他们想受到喜爱和欣赏。他们想拥有快乐。他们想拥有安慰。 想要这些东西并没有错,但你内在拥有一个更伟大动机,它无法通过对其他任何东西的追求而被妥协。这代表了你的首要和基本承诺。 如果你能够质询你所有的渴望、恐惧、喜好、需求和假设,那么你就会来到这个根本性真理,即有某种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你无法创造它。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它就在那里,你必须找到一条道路去找到它、发现它并在世界上表达它。这是核心渴望,核心意志,核心需求——你灵魂的更深刻需求。 当然很多人不会走这么远。他们想要容易的东西,简单的东西,愉快的东西,舒适的东西。他们不会触及很远。他们不会以任何深度质疑自己。他们想要舒适和安慰。他们不想非常努力地工作,或是放弃他们所拥有或他们认为他们必须拥有的任何利益。因此他们的正直丧失了,他们对自己、对他们灵魂的更深刻需求是陌生的。 当然,你到处都可以看到这点。这是人类的状况。你看到它在更富裕国家里最悲剧性地显现着,那里的人们与地球其他任何地方相比,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政治自由和社会自由。但是他们没有利用它。他们没有宣称它。他们没有抓住这赋予他们的伟大机遇。因此,他们寻求舒适和快乐,在浪漫和嗜好里放纵自己。他们努力攫取财富,让自己迷失在兴趣和纷扰里。这是多么悲剧性的浪费,那些拥有的人们在浪费他们所拥有的,而那些未拥有的人们在不顾一切地寻求它和需要它。 正因为如此,内识的力量和临在就在你的内在。上帝赋予了你一个更深刻智能。它代表着你从未从上帝分离的那个部分,因此,它可以成为你内在的造物主之表达的一个源泉——你与神圣的联接。 内识不受愚弄。它不受诱惑。它不对妥协回应。它在此肩负一个使命,那个使命就是你的使命。它不会满足于其他任何东西。即使当你满足了生命的基本需求,它仍将推动你走得更远更深。它不会让你满足于其他任何东西。即使你获得了你认为你想要和你必须拥有的所有东西,这种不满足将驱使你向前。因为你必须自由地走向某些东西——去遇见将成为你使命组成部分的人,去发现那个使命必须在何处得到表达以及它必须如何得到表达。 这些不是你能在你的智力里弄清的事情。它不是一种智力追求。你尽可以去尝试理解它,可是你做不到,除非你开展那个旅程本身。它是一个自由之旅。 你在这个旅程上走多远,取决于你自身内在所拥有的坦诚水平。你如何表达这一自由,你将这一自由推进多远,取决于你的自我觉知和你自身内在的坦诚。 在此,坦诚对于自由之旅来说,是如此重要。不坦诚是如此容易,尤其当你获得了富足,当你获得了世界上很少人拥有的舒适。文化将告诉你去追求财富、幸福和快乐,婚姻和家庭——你在周遭所看到的这一切,都往往不受质疑地被盲目遵循和遵守着。甚至你们社会里的叛逆者们都在遵守着它,因为他们还没有冲破藩篱。 人们以为他们知道真理。他们以为他们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因为他们试图利用智力来决定他们生命的宗旨、历程和方向。可是智力是一个暂时性的事物,它是一个非凡的沟通和评估工具,但它无法辨识关于你生命的更伟大真理——你为何在此,以及谁派你来的。对此,你必须超越想法、信仰和假设,进入一种更深刻体验。 上帝把内识置于你内在,从而让这成为可能。它不受社会熏陶的支配。它不被世界说服所说服。它不向那些你认为你必须取悦和你必须服务的人们弯腰。它是慈悲的。它是彻底坦诚的。 在此,坦诚并非是知道你所感受的,而是去感受你所知道的。这讲述了一个更伟大层面上的自由——不只是实现安全和保障的自由,不只是拥有社会优势和舒适的自由。而是为了某种更伟大事物的自由,它推动你向前。它承认你拥有的很多东西,你拥有的很多祝福,你已实现的成就以及你们社会的所有礼物,无论那是什么。可是,自由之旅在推动你走得更远。 光是拥有是不够的。你必须认知。你必须实现与你自身内在内识的更深刻联接。你必须开始过你被派到这里要过的生命,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能真正满足灵魂。 在此你必须继续推进。现在你想摆脱你自己思想里的东西——摆脱恐惧,摆脱妥协,摆脱自我毁灭性的行为和态度,摆脱对无法辩护的事情的辩护,摆脱对他人的取悦,摆脱你自己的社会行为,它们很少是坦诚和真实的。你在寻求与自己内在的一种更伟大参与的自由,以及与世界的一种更伟大参与的自由,当世界的需求和危机升级时,它在召唤你。 这种推动,这种需求,这种触及,对你来说是绝对自然和必要的。然而你会发现,你的朋友并不分享它。他们想留在后面。他们不想攀登这座高山。他们想要幸福。他们想要舒适。他们想管理他们已然拥有的。他们不想质疑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不想质疑他们的价值观。他们不想质疑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他们害怕它!害怕它会从他们唤出某种更伟大东西。 每个生在这个世界的人都走在这条自由之旅上。然而大部分人因为压制性的环境无法走很远。政治压制,极度贫穷,麻木了精神,麻木了灵魂。他们在挣扎于拥有生命的简单和基本事物,这占据了他们所有的时间和精力。 这是一个巨大悲剧,这是人类未能实现更长足进步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些注定为世界做出更伟大服务的生命,正在贫穷和压迫的重压下被浪费和压榨着。 至于那些拥有更良好境遇的人们,很多只想富足自身,并与他们周遭所见的贫穷隔离。那些更富裕阶层的人们,他们的礼物和他们的机遇被如此浪费在空虚的追求、无意义的奢侈和放纵上。 世界提供着大量机会,让人们迷失于此。但是每个人依然走在一条自由之旅上,即便他们迷失了道路,即便他们屈服于他们的境遇或他们的渴望和放纵。灵魂的需求没有改变。内识的方向没有改变。对更伟大自由的催促,现在不但是外在自由而且是内在自由,没有减弱。 这种渴望,这种意志,这种愿望,诞生于你自己内在的内识之火。这团火对你来说有可能变得遥远和未知,但它不会泯灭。它不会熄灭,因为你无法熄灭它。你可以靠近它,也可以远离它。它要么被你认知,要么不被认知。你要么感受到它,要么没有。你要么思考它,要么不思考。 从根本上说,对一个更高宗旨的表达,是你对上帝、对人类和世界的服务。这超越你对自己的服务或你对你直系亲属的服务。你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服务你自己和你的家庭,但现在,优先次序转换到一个更高层面上。 不过,自由和坦诚依然维系在一起。有些人想要服务上帝,甚至认为他们在服务上帝,可是他们内在不自由,他们对自己并不真正坦诚。他们认为他们的自由是服务一种意识形态或一种信仰体系,劝信它,交流它,可是他们内在并不真正自由。他们被个人需求驱使着。他们依然是智力的奴隶。他们没有冲破思想的藩篱。因此他们对上帝的服务尚未实现,尚未真正实现。它看似在服务,但它还未真正实现。然而如果他们对自己变得坦诚,怀疑他们的信仰,质疑他们自己的假设,那么通向自由的路径就开始再次为他们展开。 当然,还有些人只是专注于政治自由、经济自由或社会自由。这是为很多民众的一种非常重要的贡献,这或许是他们的终极宗旨,但问题是,他们自己内在是自由的吗?他们的动机是基于对人们的爱和慈悲呢?还是基于愤怒和敌意,怨恨和遗憾呢?他们的礼物是真正和真实的呢,还是被败坏和污染的呢? 你无法在一种更深刻层面上推动另一个人,除非你自己在那个层面上被推动着。那些领导政治自由运动的人,往往自己变成好斗者,总是与反对者进行斗争,总是试图推翻监督和统治权力。他们不自由。他们愤怒。他们不顾一切。他们的内心充满毒液。 这怎么可能服务于民众的福祉呢?即使他们引发了一场变革,推翻了压制权力,可什么样的政权将取代它的位置呢?这将是一次受到真正启发性的个人引导的真正社会变革呢,还是只是统治阶级本身的一种转换——从一个组织向另一个组织的权力转移呢? 正因为如此,你必须带着明晰的眼睛去看,带着一个安静的思想去听,这样你就能够听到和看到,并确定你在周遭听到和看到的真相和真实性。 拥有一种自我教化的位置很容易——提供服务,牺牲自我,完全装饰成人类的一名真正公仆,一名自由战士,一个服务更伟大目标的十字军战士。可是,什么在激励你以及什么在妥协你,将给结局带来一切改观。 你可以用财富、自由和权力——社会权力,经济权力,政治权力——的承诺来推动民众。你可以推动民众去做某些事情。你可以组织民众运动。但确是你自身动机的本质,将决定你是否能成为灵感的一个源泉,你是否能点燃他人内心对真正自由的渴望,而非只是操控民众的热情和他们的压制性境遇,来服务于你的自身利益或获取。 国家付出巨大代价改换政府,丧失生命、遭受苦难、民众流离失所,却发现现在他们只不过处于另一套压制权力之下。这个改变真正值得吗?它值得那必须为之付出的代价吗?人民的生活得到真正改善了吗?真正的自由得到保障了吗? 带着明晰的眼睛去看。为了产生更伟大的结果,必须存在一种更伟大灵感。否则,全是冲突和剧变,可人类的状况没有得到改善。 你走在一条自由之旅上。如果你无法在自己内在对此做出回应,你就无法满足于财富和同伴,快乐和舒适。它将要求你自由地离开某些东西和自由地走向某些东西。 你必须拥有自由去敞开你的思想。你必须拥有自由去开展内识进阶,并允许内识保护你和指引你走向一个更伟大生命。你必须拥有自由对自己保持坦诚,并摆脱否认这一自由或是使它更难达成的那些影响、关系和境遇。 你必须拥有自由完全地和自己同在——面对你的局限,你的障碍,你的遗憾,你的错误,你的优势,你的弱势——所有一切!你必须摆脱恐惧和逃避——习惯性的逃避——它在所有这些岁月里阻止了你去接触你的更深刻本质。 你必须拥有自由与他人同在,并修习一种更巨大的中立性,这样你就能听到他们,看到他们,知道他们,能够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回应他们,并能认知该如何与他们相处,如何参与,何时参与,何时不参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在此,自由就是在所有这些事务里遵循内识的指引。你想摆脱那些冲动和那些恐惧,那些习惯和那些行为,它们阻止你真正和人们同在,向他们敞开,对他们保持观察,在一个更深刻层面上对他们保持回应。 你的评判,你的反应,你的不原谅,你的态度,你的信仰——所有这些阻挡着你对自己、对他人和对世界保持临在。因此,你必须在你自身内在,在你的关系里,获得摆脱这些东西的自由。 你通过对自己保持坦诚来唤回自由之旅,并通过问自己:“我真的过着我注定要过的生命吗?”你不给自己你想要的答案,而是更深入地聆听内在,让你最信赖的朋友和盟友回应这个问题,并思考你告诉自己的东西或是你感到你被给出的答案。 问自己:“我在我生命中需要在的地方吗?我和我需要联系的人在一起吗?我在参与对我来说是有宗旨并必要的活动吗?我在良好运用我的时间吗?我应该身处这个关系和这个关系吗?” 检视你所有的关系,寻求来自自身的一个更深刻回应,一种更深刻坦诚,一种更深刻清算。不是去玩味生命以获取它的利益,而是深入生命以寻求它真正的真理和方向。不做一个懦夫。不做一个傻瓜。不做他人愿望或你自身文化熏陶的奴隶。 这是坦诚。坦诚带你回到自由之旅,回到你生命未尽的事务,回到摆在你面前的核心活动和重要追求,以及针对你的内在生命和外在生命必须要做的工作,从而带你更靠近关于你是谁和你为何在此的真理。 当你开展这些进阶时,你在启发他人开展这些进阶。你强化那强大的,你弱化那软弱的。你的生命成为一个示范,这最终会比你试图对他人说或做的任何事情更重要。 比起你此刻在做和在奉献的来,你还有那么多要去做和去奉献,如果你对自己坦诚的话,你知道这是事实。与坦诚的参与,带你回到你通向自由的旅程上——离开的自由,走向的自由,内在的自由,外在的自由。 内识将指引你采取某些行动。你必须自由地采取这些行动。 内识将向你揭示关于你自己以及你周遭人的某些事情。你必须自由地思考这些事情并做出回应。… Read More

通向一个新生命的旅程

伴随着新启示,生命重新开始了。这如同生命的一个新发布。它是一个新希望。它是一个来自上帝的新启示,现在带着造物主的大爱被赋予,现在带着对人类困境、艰辛、动乱历史和破坏倾向等的深刻慈悲被赋予。对于能够回应的每个人来说,对于现在再次被造物主之手、之爱触摸的世界来说,这如同拥有了一个新开端。 这展开了一个旅程,这一旅程将被那些能够回应新启示、接收它的指导、学习它的教诲并自然地与他人分享这一智慧的人们开启。 这注定不只是可以被揣测,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学院、咖啡馆、餐厅里被辩论的一门哲学。这样做的人们,并没有在回应启示——他们缺乏深刻、缺乏坦诚、缺乏全心全意。与造物主的和解是一个旅程,你看——开展内识进阶,开始将个人的生命带进秩序和明晰,化解来自过去的困境和不谅解,开始一个新的历程,用一个伟大启示来指引个人、指导个人和保护个人。 对于那些能够接收的人,和那些将从能够接收的人受益的人们来说,这就像被赋予一个新生命的礼物,因为这个礼物在思想和思想之间产生共鸣,并被那些开始回应的人们示范着。这是一个正变黑暗的世界里的一个伟大希望。这是给予正在失去希望和自信的人类的伟大前途。 信使在世界上。他今天就在这里。但他是位老人了,在他身处地球的剩余岁月里,他将宣布新启示,把它带给民众,这样他们就能聆听和理解。他将讲述人类的伟大前途。他将讲述人类的巨大挑战。他将讲述做为上帝的伟大和最有力赐赠、活在每个人内在、等待着被发现的内识力量和临在。他将讲述开展内识进阶。他将讲述引领个人生命进入秩序,并重新确立个人的正直和内在确定性。他将讲述为一个新世界进行准备——一个环境、经济和政治动荡的世界。他将讲述遵循那个有力而无惧的,它是伟大的赐赠。 他将讲述这些,你看,以赋予人们信心并示现那条道路。因为这不只是一个承诺,你看。这不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他拥有那个准备,因为它是上帝新启示的组成部分。他讲述被示现、被揭开面纱的上帝——大社区的上帝;你生命的上帝;你心灵的上帝;你记忆、深刻记忆的上帝;你古老家园的一个上帝;你更伟大未来的一个上帝;你的救赎的一个上帝;你的源泉的一个上帝:为了一个更伟大宗旨派你进入世界的一个上帝,你尚未发现这一宗旨,但它在等着你。现在你有了希望和伟大机会去发现它,并开展进阶,伟大的进阶,以通向它的实现和成就。 通过这样,你在世界上不再迷失。这就像海里一条被捉住的鱼。你被神圣的伟大吸引力钓起,被你内在内识的力量钓起,内识只对此做出回应,因为这个更伟大力量除了对它的本源外没有任何其它承诺。 这是你救赎的希望。无论你的生命变得多么艰难或不快乐,无论你过去做过什么,无论你有多少遗憾,这就是你的救赎。因为你内在的内识不受世界玷污,不受你自己的误解和困惑玷污。它在你内在保持着纯净。 这意味着上帝不受世界历史和宗教历史的玷污。你内在那个纯净不受所发生之一切的玷污——人类不快的历史和你不快的历史。上帝在被重新体验着,就像一个新上帝——对你而言是新的,但祂永恒不变。 你开始了有着很多进阶的旅程。你开始学习如何指引你的思想,而非被它指引。你学习如何带着内识的确定性做出真正的决策。你学习如何让自己摆脱某些并不代表你在此的天命或更伟大宗旨的境况和义务。 远早在这一更伟大宗旨被认知之前,你就将开展这些进阶来给自己自由,重获你迷失的生命,重获你的力量与自信。因为你的更伟大宗旨不只是一个宏大定义。它是一个天命。但是为了走向你天命的方向,你必须充分摆脱过去,这样你就能带着一个更伟大灵感前进。因此你开始那个旅程。 尽管所有人都必须学习某些东西,但每个人的旅程是独特的,针对他们的情况、他们的本质、他们的历史及他们的境遇。从这方面来说,每个旅程是独特的,但所有人都在学习同样的东西,并在摆脱同样的东西。 在回归上帝的过程中,你不会迷失在分离里。它开始让你与他人以一种深远而有意义的方式重新联合。正是在这里,你天命的关系将会浮现。正是在这里,你将找到真正的同伴,不是基于熟识或你的个性,而是基于一种更深刻共鸣,即你们能够在这个旅程上互相帮助,你们在共同开展这个旅程。虽然它是神秘的,并超出智力的范畴和所及,但你们彼此支持着,去做先前从未做过的事,并有勇气和信心开启生命中一场新的冒险。 在此,你的最伟大关系将会形成。在此,你的更伟大力量将被换新。在此,你将学习带着慈悲和客观,而非带着恐惧、渴望和谴责,看待世界。在此,你将看向你的过去——无论它多么混乱——去获得它能提供的无论何种智慧,因为它在教导你过一个没有内识的生命、一个没有宗旨的生命、一个没有真正方向的生命意味着什么。如果你能客观地运用它,那么现在它就能服务于你。 这证明,你必须回应你生命的更深刻召唤,你必须认识新上帝,即揭开面纱的旧上帝,并回应上帝置于你内在去遵循和体验的东西。在此,你开始解决你生命的困境,这样你就能重获你的力量,它在过去被迷失了——迷失于人和境遇,迷失于无望和无意义的努力,迷失于对自己及对他人的不谅解和谴责。 现在你开始唤回这失去的力量,你生命这失去的部分,因为你未来将需要这一力量去面对一个充满更巨大改变和不确定的新世界。你将需要这一力量去克服你自己的恐惧和软弱,它们过去一直缠绕和限禁着你。 因为现在,你踏上了一个旅程。你能知道这个旅程,因为你感受到它,因为某种东西在你内心深处搅动。这是你个人启示的初始,当你前行时,它将越来越多地展现,并且只要你在前行,它就将继续。只要你坚持开展进阶,你就将登上这座高山。你将找到你的道路。你将解开那些束缚着你、将你留在谷底的牵绊。你将看清必须做出什么决策,以及如何看待来自过去的失望和遗憾。 你将不理解这个旅程,因为它超出你理解的范畴。但你将感受到它。你将感知它。有些时候,你将认知它对你生命的绝对必要性。另一些时候,你则必须坚持这一感觉,并找到能够帮助你做到这点的其他人。这是向你内在那个伟大的自然回归。 在此上帝并非召唤你出离世界,而是以一种全新方式身处世界——不是做为一个软弱可怜的人;不是做为一个你文化和宗教的愚蠢追随者;不是做为一个被逐入工作或战争的人,而是做为一个带着更伟大宗旨被派进世界的人——做为一个贡献者,做为一个能够带给他人他们无法给予自己的东西,并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给你周遭人们的生命带来解决方案和力量。 这一需求非常巨大并与日俱增。人类的苦难、不幸和贫困与日俱增。团体及国家间针对剩余资源发动战争的风险与日俱增。因此对救赎的召唤是强烈的,并且这必须通过一个来自上帝的新启示在全世界重新响起。 正在聆听和阅读这些的你,是首批回应者。它是来自你生命本源的一个召唤,对你的那个部分,你的那个更深刻部分讲话。正是这,将给你力量去回应,去经历不确定的时期,去解决先前似乎无法解决的事情,并让你解脱过去无法解脱的东西。因为你现在正走在那个旅程上,你看,一个有着很多进阶的旅程。 内识知道这条路,但你的智力则必须追随,因为它注定要服务你内在这个更伟大力量,因为它自身不可能是这个力量。上帝在召唤你回应。在你的内心,你将回应。 在此,你将了解宇宙中的生命。在此,你将了解宇宙的起源。在此,你将了解创造的奇迹。在此,你将在宇宙一个更广大生命场景里,获得对人类进化的一种全新理解。 在此,你将发现过去从未被教导或揭示给人类的东西,只有某些圣人或被选中的个人除外。在此,你将获得关于人类天命的一个更伟大教育,以及在宇宙中实现人类自由必须做到什么,宇宙中自由是罕见的,存在大量的权力竞争。 在此,你将学习超出你个人兴趣的东西。在此,你将发现你正生活在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一个重大转折点,一个巨大挑战和艰难的时代,但对挣扎的人类来说同时也是一个伟大前途的时代。在此,你将超越你的恐惧和你过去的执迷去看。在此,你将超越你先前的想法去看。在此,你将拥有一扇朝向一个更伟大生命和一个更伟大天命的窗户,它只能通过一个来自上帝的启示被揭示给你。 这个启示现在正被赋予全人类。它并非只是被传授给一两个人。它正在被赋予,因为信使正在世界上,并且上帝再次讲话了,以赋予人类关于它的实相、它的更伟大前途以及它必须面对和克服的挑战的一个更伟大理解。 这是全人类的旅程。但这同样是你的旅程。因为你并非拥有一个在这之外的旅程。你的角色将是渺小的,但也是伟大和重要的,这一角色有力量救赎你和重建你,赋予你尊严和宗旨,以及对你的财富和更伟大能力的一种真正感知。 这是上帝换新和重建你的方式。它不只是通过相信某些事或拥有某些想法。它是通过开展旅程,你看,并通过参与你内在的更深刻内识,当你开展内识进阶时,你将学着这样做。 人类需要开展一个更伟大旅程,以准备生活在一个环境动荡的新世界,一个资源缩减和人口增加的世界,一个战争和竞争风险比先前任何时候都更巨大的世界。但正是在这样的世界里,人类出于必要性——巨大的必要性——能够最终意识到它必须实现合作,以拯救人类文明,保障它在宇宙中的位置,这个它现在必须应对和理解的宇宙。 并非是你被召唤出来走上一个旅程,而其他所有人走向另个不同的地方,因为所有人都被召唤着走上这个更伟大旅程,扮演他们渺小但重要的角色。但为了做到这点,你必须拥有你内在天国的力量来指引你。你必须拥有你内在内识的更深刻力量来引领你前行,带你穿越巨大不确定和困惑时期,并应对他人的困惑、怀疑和批评。你比你意识到的更需要这个更伟大力量,以及它将赐赠给你的一切,这些是你无法为自己制造的。 唯有上帝知道如何引领你走向那将救赎和重建你的东西。你无法想清楚这个。它不是一个想法、一种哲学或一个人类发明。上帝赋予你那个路径,并召唤你回归。现在这正带着伟大明晰被赋予,因为讯息是纯粹的。它没有被人类历史、人类操控以及人类接纳时的折衷所玷污。它是纯粹的。它是完整的。它是完满的。它的范畴是宏大的。然而它又赋予你生命中需要迈出的下一步。 因为所有宇宙之主对你的心灵和你的灵魂讲话,你内在最私密的地方,世界都无法触及的地方,世界无法腐败或接管的你那个部分。 这是你的自由。这是你的力量。这是你的天命。这是你来到世界前准备着手做的事。这是你离开世界时将反思的事。其它一切将被遗忘。那时不再重要。 在一个天空正变黑暗、充满更巨大焦虑和困惑的世界里,你必须拥有这一确定性。但它必须是一种真正的确定性。它内在必须有着天国的力量,它必须得到你全心全意的支持才能把它自己完全揭示给你。 这个旅程将给你这种机会,在每个转折点上再次、再次、再次地选择这一启示,在那里你将停下来,不确定该做什么,担心这可能会要求什么。唯有通过向前迈进,穿过那道门,跨过那个关口,你才会发现,你在遵循那最自然、最容易遵循的东西,并且你做其它任何决定都是在决定重新进入困惑,陷入生命的阴影之中。 一部分的你是软弱的,一部分的你是坚强的,一部分的你是愚蠢的,一部分的你是智慧的。显然,你那个软弱的部分必须遵循你那个坚强的部分。你那个愚蠢的部分必须遵循你那个智慧的部分。这就意味着要开始内识进阶,回归对你生命来说是根本性的东西,并开展这个旅程,它是你在生命中曾经开展并将能开展的最重要旅程。 别看向他人寻求暗示,因为你现在正被本源召唤着。别追随大众,因为他们迷失了。但你被召唤着,以被唤回、重建和换新。看向你的生命。聆听你的内在。因为你知道你没有过你注定要过的生活。你没在成就你真正被派来成就的宗旨。这是一种更深刻坦诚,它有力量克服左右矛盾、不确定、恐惧以及对他人首肯的需要。 这是上帝重建你的方式,通过从一件接一件事中解放你,这样你的思想就能自由,这样你就能拥有你内在天国的力量带你前行。因为你必须成为一个越来越黑暗世界上的一道光。你必须有力量、有信心做到这点。你必须有力量在一个喜悦和幸福似乎正在消失的世界上,体验伟大的喜悦和幸福,因为这是你给予他人的礼物的一部分。 在此,启示一天天、一步步重建你,当你学习给你的事务带来力量和宗旨时,当你学习了解你们周遭宇宙中的生命以及人类进化的意义时。在此,甚至你的错误都在服务于你。他人的错误在服务于你,提醒你对内识的伟大需求,以及对接收和唤回你更伟大生命的需求。 这就是那个旅程。这是天国的力量。这是全人类的希望。如果足够多人能够开展这个旅程,并在这个旅程上实现进步,那么人类的希望就会增长;人类的力量就会增长;人类的勇气、宗旨和正直就会增长。这对峙着看似正在崩塌的一切——人类文明,以及人类的力量、潜能和创造力。 这就是那个旅程——你的旅程,人类的旅程。这是在你生命的凡俗境遇里,正在你内在工作着的天国力量。这就是那个礼物,它奉献、它重建、它换新、它解放、它滋养你周遭人们内在的更深刻确定性。

一个新生命的礼物

上帝的新启示在此不是简单地为你当前的存在增添价值,或是确认你当前的想法和追求。它在此不是确认世界的宗教,或遵从它们的信仰或期望,因为上帝不受制于这些。它在此不是确认你的期望,因为所有宇宙的创造者当然不会受制于此。 事实上,来自上帝的新讯息在此是为那些能够真正回应它的人们提供一个新生命,为他们提供构建一个有意义生命的更伟大基础——一个受启发的生命,一个被内识指引的生命,一个拥有真正的关系和与世界的有意义参与的生命。 在此角色没有被指定,而是人们被赋予了那个基础,这样他们内在的内识,那上帝赋予了他们来指引他们的更伟大力量,就能对他们变得显在,这样他们随着时间推移就能学习去信任它和遵循它,以穿越生命的艰难及他们在一个资源缩减和更不安定的新世界上将必须面对的更巨大艰辛。 人们来到新讯息,想看看它是否符合他们的信仰、他们的想法和他们的期望。它当然不会如此。人们来到来自上帝的新讯息,想利用它做为一个资源来获取他们想为自己获取的东西,可是新启示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更伟大计划和前途。 人们来到新讯息,希望能找到必要的智慧来纠正他们的错误,并让他们当前的投资获得利润和意义,但新讯息在此是赋予他们一个新的生命——不只是加在一个旧生命上的新想法,不只是让他们当下体验的苦涩味道变得更美味并更可接受的甜味剂。人们期望得太少且想要得太少,他们的期望不符合启示的意义和力量。 人们来到上帝的新启示,想看看他们如何能够即刻利用它,就好像它只不过是人们能够用来努力改善他们生活的一套工具。但是他们无法改善他们的生活,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他们去向何方,他们的假设和信仰很可能并不符合他们生命中的更伟大宗旨和真正方向。 人们或许认为上帝是伟大和不可思议的,但他们企图利用上帝做为一个仆人或役童来服务于他们的渴望、他们的希望和他们的艰难。他们说:“哦,上帝能为我做什么?上帝的新启示将为我做什么?” 你能看到这种质询说明他们的态度和方式是不恰当的。没有敬畏。没有尊重。没有领悟他们在面对某种远大于他们的理解,远超越他们的期望、他们的价值观和他们的偏好的东西。因此,上帝能为他们做什么,不就是通过生命的变化和生命的失望,来鼓励他们带着更清晰的意志和更坦诚的方式走向这个伟大参与吗? 新讯息在此是为了拯救人类免受灾难,在宇宙里免遭征服,因为你们正开始迈进一个生命大社区,一个你们一直生活其中、现在必须学习去应对的大社区。 它在此也是为了给个体赋予一个新体验、一个新基础,并给他们机会重建他们的生命,救赎他们自己,以及运用他们的能力和他们自身内在的内识力量来服务于一个需求和艰难正与日俱增的世界。 许多人已经放弃了对更伟大意义的寻求,或者他们从未培育过这个。对他们来说,新启示将成为一种好奇,或是一个谴责对象,一个他们能够投射他们的恐惧、评判和不满的东西,却从未真正理解他们在面对什么。 自然,针对新启示会有各式各样的反应,但重要的是那些带着坦诚意向、带着谦卑和挚诚的人们,能够意识到上帝启示的力量和效力,以及它对他们能意味着什么——重建他们,赋予他们一个更伟大宗旨和方向,这已然活在他们的内心。 你无法发明宗旨和方向,因为它是内在固有的,你看。它是你更深刻本质的蓝图的组成部分,它超越智力的范畴。它超越争辩和揣测。你可以不停地与它争辩,但这仅仅意味着你不理解。 重要的是那些真诚地走向启示的人们,他们在一开始就能理解,他们在应对某种拥有更伟大量级的东西。它不只是众多教程中的一个。它不只是将赋予他们生命中所期望之物的一个有希望的东西。它完全是另一个层面。正因为如此,它是一个来自上帝的新讯息,是当今世界唯一来自上帝的讯息。 这并非意味着新讯息将为你制作一个新生命,并赋予你一个角色去扮演,因为这必须来自你的内在——在你和你自己之间,在你和你与生命的参与之间。 很多人将需要新讯息做为他们修习和专注的中心。一些人将被召唤来直接服务新讯息,因为这是他们的召唤。但对很多其他人来说,它将给予他们力量来辨识一个更伟大方向,给予他们一个更伟大内在力量和实力来做出必要的决定,转过必须转过的转弯从而能够开始走向一个积极且有意义的方向。 当今世界有很多人知道他们必须为某种事物进行准备,他们感到被召唤进行一个更伟大参与,他们感知他们的生命比日常世俗活动更加重要。一些人将无法在世界上的宗教传统里找到他们的路径,因为他们在为世界上的某种新事物进行准备,并受其召唤。他们更多地与未来联接着,而非过去,未来在召唤他们,在拉动他们前行。 有些人注定要接收上帝启示并学习它和应用它。他们不会在其他任何地方找到他们的路。如果你注定为某种如此量级的事物而生,那么你将无法在其他任何地方找到满足和成就。你尽可以去尝试,你尽可以去努力相信你能相信的东西。你尽可以像暴君那样试图改变你的生命,但你依然无法实现重要参与,除非你的生命在指向正确的方向,并且那注定给你的参与的本质能够被清晰地辨识和接受。 启示正是要为这些人提供一个新生命,不仅仅是对他们的旧生命的一种提升,不仅仅是为他们过去做的或没做的事的一种辩解。它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安慰告诉他们:“哦,你很好。你所做的都很好。没事的。” 不。启示将让你的错误更显见,让你的失望更明显,让你的缺乏方向被更深刻地感知。它一开始甚至会增加你的受难,直至你能辨识启示的真正礼物,并认识到你现在正开始一个更伟大旅程,或许你已在这个旅程上行进了一段时间,现在你正向前迈出一大步。 在此,没有妥协的空间。你不能与上帝做交易。你不能与你自己的宗旨和天命做交易,因为你无法改变这些。你只能逃避它们,否认它们,或是经历接受它们并宣称它们的过程。 你的宗旨将如何被表达,这有赖于世界变化的境况。因此在这方面,并非一切都是预先决定的,当然不是。你的成功或失败不仅基于你的参与,而且基于那些注定在你生命里扮演重要角色的人们的参与和准备。如果他们在此失败了,这将影响你的结果,因为你的进步有赖于其他某些人的发展。 这不是你试图实现自我开悟的一种个人追求。它是为一个更伟大宗旨与他人实现一种联接和一种结合。如果他们失败了,这将影响你的结果。如果你失败了,这将影响他们的结果。正因为如此,失败在此有着非常严重的后果。 你依然像生活在分离中那样思考,因此你无法看到你的天命与他人绑定在一起。你将必须在生命里找寻的正是这些人。他们将没有吸引众人的魅力个性、漂亮面孔和优雅社会举止。他们将甚至不是你能爱上或你与之有着某种过往关联的人。那些人大多不会分享你的未来,即使你与他们有着一个遥远的过往关联。现在你将需要内识,因为在你内在唯有它将知道。它将看到。它将回应。 如果那个人没有准备好,哦,这对你来说将是一个悲剧。这并非意味着你的生命结束了。它只是意味着另一个计划将必须为你确立起来。结果,你的旅程将更加漫长、更不确定。 有很多东西需要摒弃。有很多熏陶对于个体来说不仅是反建设性的,而且其实是破坏性的。有很多驱使性期待导致你承诺你自己,在你甚至认知你在生命里做什么之前,在你和内识建立联接之前,唯有内识为你抱持着你的更伟大宗旨和天命。 上帝永远不会把这些揭示给智力,它是受社会熏陶、非常不可靠、非常软弱、非常容易受到其他力量说服的你的思想的那个部分。不,那个礼物被赋予你的一个更深刻部分,它不受世界的影响,不受你变动的感受和态度、你飘移的情绪、你的希望、你的恐惧、你的狂喜、你的穷困的影响——不受任何这些的影响。它活在【你的思想的】海洋的深处,而非动荡的表面。 开展内识进阶由此变得至关重要,否则你的生命将继续是一种徒劳的追求——追逐人、追逐许诺、追逐野心、追逐梦想、追逐希望,总在逃避恐惧,害怕你会迷失和孤单,害怕你的生命将永远无法整合到一起。 内识存在于渴望和恐惧的范畴之外,正因为如此它是可靠的。正因为如此它是强大的。正因为如此它是不变的,你无法改变它。然而这代表着你的救赎——无论你想或做或做过或没做过什么,救赎力量活在你的内在。 上帝不必弄清你的状况。宇宙之主不会专注于你的生命。但上帝把内识置于你内在,它抱持着你的宗旨和方向。它将找到你必须找到的人。它将给你的生命带来纠正、平衡与和谐,只要你在必要的时候能够辨识它、遵循它并应用它。 正是这创建着一个新生命——不是有了一点提升的旧生命;不是带着一个新信仰体系的旧生命;不是配上一套新衣或配上一个对所有事物的花哨的宗教解释的旧生命;不是一个为了成功而精心装扮起来的悲哀的人;不是一个孤独、隔离的人,现在就因为你总在说和做正确的事而变得被社会接受了。你不只是他人信仰的一个公告板。有一个为你准备的更伟大前途。 上帝关心你,因为上帝在赋予你一个新生命。否则,上帝会让所有人动摇并失败而丝毫不关心。这实际上正是人们所相信的,因为如果你认为上帝的启示在数世纪前已被提供了,上帝没有别的话要对人类说了,那么你必然断定,当人类现在集体性地面对它过去从未面对过的关口时,上帝真的不关心,而且没有更多话要说。 你将如何应对一个衰落的世界呢?你将如何应对来自宇宙、在此从人类的软弱和分裂中捞取好处的掠夺性族群的干预呢?你将如何应对世界在前所未见规模上发生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呢?如果你对自己是坦诚的,你最终将不得不承认你甚至毫无头绪。然而这就是世界的境况,这就是你和所有人将必须面对的境况。 做为新讯息的一部分,上帝发来了为新世界的一个准备。上帝发给你这些规划和这个准备,以开始建立一个新生命。有给予整个世界及世界上的每个人的讯息。还有给予那些感知他们在世界上拥有一个更伟大宗旨和天命的个人的讯息。你将必须决定这是否是针对你讲话。 上帝没有发明你的想法和信仰。上帝没有创建你的偏好和你的恐惧。上帝没有创建这个世界,它是所有人的偏好和恐惧的产物。你不能因为人类的社会境况责备上帝。你不能因为战争和残酷、剥削、奴役以及贫穷责备上帝。这都是人类的创造,基于贪婪和无知,基于没有足够多人对他们周遭的世界做出足够的贡献。 可是上帝确实在你内在创造了内识的临在,只有上帝的新启示明确指出这点,这里没有历史的覆盖和人类的诠释来遮蔽你的理解。溪流是清澈的。讯息是纯粹的。你在从它的本源接收它,它不是为了人类消费而在几个世纪之后做出的一个诠释。 为了拥有一个新生命,你必须进行工作。它不是贴在你身上的一个符咒。它不是服用某种神奇药剂就让一切变得不同。它不是一种沉迷或陶醉的形式。 你将必须进行工作。你将必须甘冒风险。你将必须做出决策。你将必须让其他一些人失望。你将必须让你自己的目标和野心失望。你将必须改变你的计划。 正是这样,你变得强大。正是这样,你实现你内在的统一。正是这样,你遵循一个声音,而非遵循你思想里的许多声音。正是这样,你的真正效忠从你其他的承诺和义务中显现出来。 正是这样,你唤回你的力量和你的自信。正是这样,你不再愚蠢行事,把你的生命浪费在愚蠢和无意义的事情上。正是这样,你知道该选择和谁在一起,该如何抵御生命中带你走向他方的诱惑。 你变得强大,因为内识在你的内在。你忍耐艰难,因为内识在你的内在。你能面对痛苦和损失、疾病和甚至是来自你在意的人的拒绝,因为内识的力量在你的内在。当你遇见另一个发展了这种力量的人时,你们的关系将完全在另一个层面上——它在世界上是非凡的,它能创造比你独自一人所能制造的远更伟大的事物。 上帝赋予你力量的源泉,但你必须运用它的指引,你必须发展个人技能,这让你能够成为内识的一个载体——一个拥有力量和正直的人,一个能够启发他人并能给他人带来信心、安慰和方向的人。 这是上帝的新启示。这是它注定要产生的东西。现在世界上必须涌现很多坚强的贡献者,否则人类将面临一个严重和急速的衰落。 让这成为你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