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未来进行准备

你总在为未来进行准备,即使你没有思考未来。你总在为未来进行准备,即使你的思想专注于过去。这是因为你的生命在自身之上构建。你今天体验的基于你昨天完成或没有完成的。你明天将体验的将部分建立在你今天能够完成的之上。你的生命构建在过去的基础之上,你此刻正在为未来构建基础。这在你的生命里以及所有生命里都是事实。 当你每天学习变得临在时,你开始更觉知你在为自己和他人的明天构建一个基础。在此你的焦点在当下和未来。你只是从过去吸取示范和例证,因为你已看到和听到很多你还没能使用的东西。现在当你构建当下和未来时,过去成为一个资源。在这发生之前,过去是你的焦点,现在只是维系于过去。在此很难在当下对任何人或任何事物保持临在,未来只被认为是过去的一种投射。换句话说,你认为未来将只是你过去的一种延伸。这让未来看似可以预测,可事实上未来将不同于过去,因为世界正迈进大社区,人类正在它的社会里,它的文化里,它的价值观里和它的优先次序里,经历巨大改变。越来越多人类将受到必要性的驱使,因为它意识到它必须跟上生命的运动。 内识提供你今天需要的和你明天将需要的。它提供这个,因为它带你去向你今天需要去的地方和你明天需要去的地方。它知道你的方向,它将让你保持行进,只要你对它回应。只有当你失去和内识的接触并用你的目标和野心取代内识时,你将偏离轨道并再次发现自己走向不代表你真正天命的方向。 今天为明天构建。然而,未来的生命并非只是过去的结果。未来将发生在人类身上的,不只是人类过去所作所为的结果,因为人类在宇宙里并非孤单存在。因此,你们的过去并非决定你们的天命和你们的进化的唯一因素。从一个更伟大视野和一个更伟大背景来看,人类是一个新兴族群——有希望、智能、在它自己的环境里有技能,可缺乏社会凝聚力并缺乏重要的社会发展。 人类此刻处在它进化的一个非常不稳定阶段。这是一个可以被称为青少年期的阶段。人们感到他们拥有向他们敞开的更巨大力量。他们在学习新技能。他们已获得了他们认为能够支配他们环境的东西。他们相信他们是他们世界里的卓越族群,并假设他们的优越将拓展超越他们的世界进入大社区。然而他们没有所需的凝聚力、合作、对彼此或对世界内和世界外更伟大力量的责任,从而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族群。青少年是一个关键时期。它是有很多风险的时期。你能在一个人的生命里看到这个。你能在一个社会的发展里看到这个。你能在整个族群的发展里看到这个。 因为你生活在世界上,你还无法拥有这一视野,可是当你能够更客观地看待自己时,迟早你将获得它。现在当你看着自己时,根据你从你的环境里学到的一套标准,你认为你或好或坏,你的行动或想法或好或坏。可是内识在决定什么是好是坏上,有着一套不同的标准。它的标准没有谴责。内识对待每个事物是公平的,并根据它的本质和它的发展阶段。在为生活在内识之路上构建一个基础中,你将获得这一新视野和这一新理解。 尽管内识带你以一种临在的思想状态进入当下,这样你能够全然参与并将你全部的注意力给予甚至你生命的平凡境况,可它还给你关于什么正在到来的一种理解,以及你生命中的一种前瞻性能力,并非准确预测未来而是能够感知世界的方向。 你的生命正去向某地。它拥有一个未来和一个天命。世界正去向某地。它拥有一个未来和一个天命。它将如何去到那里,取决于你今天做出的决定以及其他很多人和你一同做出的决定。然而你确实拥有一个天命,这无法改变。你将如何良好地进展到这一天命,依赖你的发展和他人的发展。世界将迈进大社区。人类终将成为一个统一社会。这一迈进是将给你们提供你们最伟大进步机会,还是将奴役你们族群,部分取决于你们。人类的统一社会是一个能够容忍多样性的智慧、慈悲和理解的社会,还是一个有着重视掌控超越一切的冷酷严苛的独裁制度的压制社会,结局取决于你并取决于和你一起的其他人。 然而不要以为因为你拥有一个天命,一切总是预先确定的,因为并非如此。你在走向你的天命,可是你如何行进,你去哪里,你如何准备,将决定结局的本质。例如,你将变老,你将进入你生命的下个阶段,无论是成年、中年或老年。可是那个生命阶段对你来说将是什么样子,将大大取决于你今天如何良好地进行准备,通过你现在在你的生命里采取的行动,通过你对你自身生命发展的理解和领会。 当人们活在他们的思想里时,他们受到他们思考的控制,这可能和生命的真正过程毫不相干。他们受到他们的希望和他们的恐惧——这自然并行——的控制。他们很少为未来进行准备,那些确实为未来进行准备的人往往以当下为代价,因为他们担忧并焦虑前方道路上什么将发生在他们身上。然而当你如此受到你自己想法和熏陶的限制时,你怎么能过一个和生命实相保持一致的平衡生命呢? 造物主对这个似乎无法逾越的问题有一个完美的答案。答案已然被置于你内在,像一个秘密货物一样在你内在携带着,等待呈现,等待一种充分的成熟在你生命中发展起来,在此你将能够接受并回应造物主赋予你的伟大赐赠。你为此构建一个基础,在你的关系里,在你在世界上的工作能力里,在你对你拥有一个灵性实相并且世界上存在着超越你想法的更伟大力量的激赏里。 当人们被他们的想法、信仰和态度支配时,当这些代表阻止他们自由接触生命的牢狱铁栅时,他们往往想完全消灭它们。他们不想思考未来,他们不想思考过去。他们说:“哦,过去已经过去,未来不存在。只有现在。”过去已经过去,可它是你今天的基础。未来正在到来,你需要为它进行准备。你在生命里的基础,无论它是内识的一个基础,还是你自身想法的一个基础,将为你未来的存在布下舞台,并将决定你将是否能够成就你在世界上的更伟大天命。 在此,世界教授一件事,内识教授另一件事。众人走向一条道路,可那些正在回应内识的人们走向另一条道路。他们看着其他所有人去向的地方,他们好奇:“我在做正确决定吗?甚至我的朋友们现在在走向和我不同的一条道路。我为何做这个?这是正确的事吗?我在又一次愚弄自己吗?”可是在这种质询和担忧之下,有一种安静的催促让你继续,超越想法和自我定义进入那个荒野,进入纯粹体验,走近内识并学习依赖内识,不带定义并最终和你生命以及你周遭生命的真正运动和流动相接触。 护佑你发展的、作为造物主的天使的隐形存在们,同样在计划未来,因为他们看到什么正在到来。他们知道如果你不充分进行准备,情况将不是你所愿或符合你的利益。他们觉知人们的自满和人们告诉自己的愚蠢事情。他们知道挣扎和磨难。他们知道觉醒所需的强烈渴望和勇气,哪怕是从一个幸福梦境里醒来。 隐形存在们知道情况紧急,他们关心你。他们不仅关注如果人们不做准备的话,什么灾难可能盛行。他们还关注你可能错过你在这个世界上奉献你的更伟大礼物的机会。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更巨大悲剧。它意味着为了你的裨益所付出的那么多努力和工作将走向失败。它意味着那么多的合作、计划和准备将永远无法在此次生命里得到成就。它意味着你将必须回归家园,受到你的精神家庭的再教育,然后再次经历整个过程——出生、婴儿、儿童、青年,然后挣扎着开始面对你生命的更深刻本质和它在这里的使命的实相。 你已然来到这么远。你过去已经进行构建,从而能够学习一条大社区内识之路,思考你的精神家庭的实相,并把你的时间——你的日子和你的小时——用在构建你生命的四支柱上,不仅为了生存,而且为了成为一个平台,让一个更伟大实相通过你并和你一同讲话,根据你在世界上注定的活动。 没有这个,什么是生命,不就是一种生存挣扎,一种将在你尽可能多地努力获取快乐、财产和保障,结果必须逐渐交出一切或一次交出中终结的挣扎吗?工作是那么巨大,回报是那么渺小。假如你并非灵性禀赋,假如你并未带着来自你古老家园的礼物进入世界,那么这里就不会有大问题。你可以简单地到来并活过你的岁月,尽你所能做到最好,犯错误,然后离开。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你为何要付出如此巨大的努力进入这样一个艰难的世界呢?你为何要经历如此一个漫长且似乎不自然的旅程进入身体,学习世界之道,且必须以如此巨大代价照料你的物质生命呢? 这是真正的问题。如果你能哪怕片刻体验你和你的精神家庭的实相,你会看到,他们的爱和在生命里的包融以及他们奉献的维系是完全完好无损的。你为何要离开那里进入像这样的一个世界成为一个挣扎族群的一部分,受到生命无常的烦恼和激惹,受到个体成就的激情驱使呢?你为何要经历如此艰难的出生呢?无论你的生命可能多么好,它的好只是短暂的,它无法以任何方式和你在世界外的更伟大生命相比。 内识将提醒你这个,因为你越靠近内识,你将越感知你拥有世界外的一个起源和一个天命。你越能体验这个并能反省它,你将越感到你在生命里拥有一个使命。这一使命将督促你。它将让你保持前行。它将不让你在你沿途看到的美丽地方安顿下来。它将不让你把你的生命交给你沿途遇见的美丽面孔。它将不让你对你的生命或你的资源做出妥协,因为它必须驱动你走向你的天命。如果你无法回应,那么它将在你内在越来越沉默,等待你能带着张开的双手和坦诚的问题走向它的时刻。 你们的未来在大社区里。这不意味着你们将离开这个星球去别的地方。它只是意味着你们将发现你们在这里不再孤单存在,你们将和拥有更强大思维能力和更巨大社会凝聚力的势力交锋。他们将能够用一个团体思想思考。唯有当人类能够基于内识,在小型民众团体里,发展一个团体思想时,才有真正可能进行有意义的交流,你们才将真正可能拥有力量和洞见从而能够在更巨大势力中间维护你们的独立自主。 这是一个新兴世界在大社区里面对的巨大要求之一。另一个巨大要求是人类必须实现团结,因为你们不能作为一个分散且自我对抗的民众而指望能够参与大社区。在此你们将遇见拥有巨大实力和团结的族群。这些族群不一定拥有内识,他们或许没有智慧,可他们将拥有力量。很多人好奇:“哦,他们为何不来和我们的总统谈话呢?他们为何不来对我们的领袖们讲话呢?”原因是这里没人代表人类族群。这里没有团体思想。一群暴徒不是一个团体思想。一个军队不是一个团体思想。谁能为人类族群代言?谁能代表人类意志?甚至你们最伟大、最强大的领袖们也没有他们民众的支持,很少能够针对任何问题汇聚起民众中的真正共识。因此,来自大社区的探访者们能对谁讲话呢? 内识在此必须建立一个真正社区——不是一个法制社区,不是一个受到操控和强制统治的社区,而是一个受到意志、投入和确定性——即一些特定的人必须维系在一起完成事情——驱使的一个社区。因为即使没有大社区,也唯有一个团体思想能够在世界上成就任何伟大结果。记住,一个个体只是关系的一个潜能,一个关系是在此确立某种有意义和有价值之物的一个潜能。正因为如此你能独自做到它或你能自行找到你的道路的想法是无望和无意义的。它代表分离的巨大谬误和人类此刻面对的巨大磨难和挑战之一。因为人类不够团结,无法有效参与大社区。人类无法找到共识基础从而能够激起对大社区的一种有效回应。人类被迷信和一种有限视野支配着。因为它作为一个族群还不成熟,尽管它有着伟大洞见和灵性亲和力,可人类在大社区里非常孱弱易感。 这是你的未来。如果你无法在你自己内在实现联合,如果你甚至无法和另一个人或和少数人联合,你的生命将得不到成就。你将无法为你生命的第二个伟大阶段构建一个基础。 世界正迈进大社区,你必须进行准备——思想上,情绪上,身体上和精神上。你的未来将不同于过去。你感知这个。你感受它。它带来焦虑、不安和担忧。别只是把你的不安归于你的心理或你的社会或你的过去,因为你正在感受世界的运动,你对此感到不安。你感到不安,因为情况正在变得严重,你知道某些事情必须被做。你可能希望并祈祷某个受启发个体而非你自己将采取行动。然而在某个节点上,你将发现责任是你的而非别人的,未来在召唤你。它在召唤你现在进行准备。甚至你自己的生命在召唤你进行准备,因为你的个体生命和世界上的生命没有分离。 你是谁以及你在这里做什么,直接和世界是什么以及世界需要什么相关。人们不理解这个,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在创造他们自己的实相,因此他们关于更高宗旨的想法是他们最终想做什么,最有趣和最快乐的事。可是你的更高宗旨将永远无法在这里被找到,因为你必须重建和生命的关系以找到你在此的宗旨。在想象的世界里没有宗旨。尽管你可能把你全部的生命和你全部的资源奉献给努力成为、做并拥有那看起来最动人的东西,可是你实际上为了别的某种东西被设计。当你来到那个关口,在此你想把自己奉献给他人并把自己奉献给生命时,当你意识到你无法独自成就你自己,在自我决定的生命里没有成就时,那么你将听到你的精神家庭,隐形存在们将靠近你,因为你在从一个漫长混乱的睡梦中醒来。那时宇宙力量将回应你,因为你在回应它。 世界在召唤你,因为你在这里被需要。你随身带来必要的内识,去开展必须被做的。这是和他人真正联合的基础。你在你的降落伞工具里带来你将需要的,可是你将无法独自开展它。你将需要你的内识。你将需要他人和他们的内识。你将需要你的能力。你将需要他人和他们的能力。这将不会一下子发生,因为你必须在你自己内在构建一个基础。你必须进行准备。你不能拿一个初学者,给他们一个伟大使命去做,因为他们将失败。你必须首先准备他们。 什么是针对大社区的准备?一个人如何准备生活在一个新兴世界里?一个人如何让自己为人类实现团结做好准备?这些都是重要问题。针对这些问题的答案不在话语或词句里。答案是一个准备本身。你必须开展旅程以达到目标。你必须攀登梯子以爬出洞去。你必须开展能够带你走向生命之山的那个观测点的进阶,在那里你能够清晰地看到并理解你在路径的何处以及这个路径带你到过哪里,并获得对于前方是什么以及它将要求什么的一种激赏。 这被称为在世界上工作。你的基础是构建你生命的四支柱。准备将让你能够这样做。针对大社区的准备是大社区内识之路。唯有一个来自世界外的准备能够让你为世界外的东西进行准备。当今存在的人类宗教、人类心理学和人类灵性理解无法让你为大社区进行准备。尽管它们在人类生命的有限背景里是有用和重要的,但它们无法超越人类生命去应对你们将和大社区进行的更伟大互动。 这些互动并非将发生在遥远的未来,因为它们现在正在发生,并将在未来时代越来越多地发生。大社区势力就在当今世界上,以小型数量,以确定如何维护环境来为他们所用,并决定人类如何能够成为他们联盟的一部分。这些势力彼此不团结,而是代表不同团体。在此存在着对人类效忠的竞争。他们的人数少,可他们的力量大。然而他们的科技并非将赋予他们在这里的统治地位的力量。而是他们的团体思想和他们影响思维环境的能力。 这些团体在内识上不强大,否则他们就不会企图操控人类了。内识绝不会引领一个人或一个团体那样做。然而即使没有内识,集体性思考的力量能够在思维环境里制造主导势力。在此大社区势力将利用人类宗教并影响人类政府来达成他们的目标。他们将充分利用人类的迷信。他们将充分利用人类无知的不利。他们在此不会教导一条大社区内识之路,因为他们不想让人们拥有内识。他们想让人们保持在一种无知和假死状态。他们不想毁掉人类,因为他们把人类视为这个世界资源的一部分。可是他们将不会支持人类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族群。唯有当人类本身能够实现强大和团结时,它的独立自主才将得到确保。 大社区势力不需要武器。他们不需要武装,因为他们拥有思维环境里的力量。当你能够简单地影响人们的行为时,为何还要和某人作战呢?当你能够简单地让他们为你维护他们的城市时,为何还要毁掉某人的城市呢?探访者们珍视你们的环境。他们对你们的创造感兴趣。他们不想毁掉它们。他们也不想你们毁掉它们。可是他们的动机并非为了你们的福祉。这些是不同的势力,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彼此竞争,因为他们代表大社区里不同的效忠。这就像几百年前欧洲不同的国家发现了同一个富饶的热带岛屿一样。他们会为之竞争,因为他们想自己拥有它。他们想利用土著民众,可是他们在那里并非为了土著民众的利益。这是一个好类比,因为你们的历史教导你们这个。它教导你们当更强大势力战胜更弱小势力时发生的灾难。然而你们的历史仅代表人们之间的互动。它不代表人类和其他智能生命形式的互动。你们当前无法与彼此和谐共存,证明你们还没有能力有效应对大社区势力。因为你们是软弱和分散的,因为你们的文化不团结,所以探访者们将试图确立他们在这里的统治。从他们的观点来看,没有其他道路。 你或许会问:“他们是邪恶的吗?”他们不是邪恶。他们只是寻求他们自己的利益并遵循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善良和邪恶在这里不适用。那些想利用你们者相信你们无法控制自己,所以你们必须被控制。如果你们能控制自己,他们就会更谨慎地思考在此的干预,因为你们人数巨大并且你们有能力在你们自己的本土环境里抵制他们。 你或许会说:“哦,我们的政府将聚到一起,团结它们所有的军事力量。”可是你们的政府已经对大社区影响孱弱易感,将不会和影响它们的那些势力作战。 在大社区里,力量在物质和思维环境里被施展。人们知道物质环境里的力量,因为他们已经施展了多世纪,往往给自己造成损失。可是思维环境里的力量是某种新东西。它是人类教育和理解的一个新前沿。 大社区内识之路让你进行准备带着你完好无缺的真正能力进入思维环境——并非让你成为一个大师,而是让你变得精通和高效,从而让你能够学习守住自己的阵地。在此你或许会说:“哦,这对我来说听起来都太过了,”可这是你们的世界。这是你们世界的天命。这是未来。人们对未来没有准备。他们依然只为自己思考。他们依然想知道他们怎么能抵消他们过去的问题。他们把他们所有的时间和资源奉献给他们的个人利益、他们的个人追求和他们的个人困难。这是现在人类家庭里的巨大无能。存在着巨大风险,因为人类家庭已成长为非常庞大,并以飞快速度用尽世界资源。 重要的是记住,你在此不是只为你自己。你在此是为了你们整个族群。你在此是为了生命。我们的话看似艰难,因为人们依然认为他们在此只是为了他们自己,并主要关注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和目标。我们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重新认识你为之而来的宗旨以及你来此服务的世界。如果这对你是一个挑战,那么你必须评估你当前的位置。如果这看似威胁,那么你必须自问:“为何这样量级的一个礼物会是威胁性的,我在保护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吗?”没有真理,人们守卫着他们对真理的替代品,他们竭力守卫着它们。可是真理在等待你。真理将带你回到世界里。真理将尊重你的伟大能力。真理将尊重你的伟大关系,真理将尊重那些派你来的和那些在等待接收你的存有们。 这里必须有个机会在内识里建立团体思想。这不可能在国家层面被做到,因为人类还没有进步那么远。这不可能在大型团体层面被做到,因为你们的族群还没有进步那么远。记住,在一种青少年状态,每个人都是为自己,即使他们拥有新发现的力量和能力。即使他们像成人那样行动,可他们依然像孩子那样思考。一个成熟的族群是一个已找到它的共同需求和共同疆界并找到团结自身的一个基础的族群。 人类还不是一个成熟族群。你们和植物及动物相比看似壮丽,可它们比你们更古老。无论你们在你们自己的领域里看似多么伟大,可你们在大社区里非常渺小和软弱。在此大社区为你们提供着真正的进步机会和改变动力。它提供着人们找到他们团结的基础,因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面对着大社区干预的困境。大社区能够教你们很多。它能够向你们展示很多。它能迫使你们回应。它的风险和它的机遇比人类家庭过去曾经面对过的任何东西更巨大。为了回应,你们必须有足够多人发展内识里的一个团体思想——不只是一个人。只是这里那里有一个受启发的个体已不再足够。 人类,由于它的部落背景,有能力结合成小型团体,并为一个团体思想建立非常强大的环境。在团体思想里,你并非放弃你的个体性。你们只是集合你们的智力,这样你们的团体就拥有越来越巨大的资源。在此你们验证并支持彼此内在的内识。在此你认知内识比你的个体更伟大,比你们的团体更伟大。在此你旨在运用你的更伟大能力以构建你生命的四支柱并共同应对你们更伟大事业的挑战。 一个团体思想只能被拥有一个焦点和一个共享活动的一个社区确立。它并非在那些否则彼此解离的人们之间的一种周末活动。它并非隔段时间聚到一起并试图找到某个共同基础的一个支持团体。相反,它代表充分和彼此维系的人们组成的一个社区。他们依然都是个体,可每个人现在依照他或她能够贡献的天赋受到重视。因为个体性里有什么价值呢,除非在于事实上你有着个体礼物要奉献?超越这之外,个体性成为你个人的监牢,一个你能生活但无法逃离的地方。 在大社区里,你将发现个体性不被非常高度重视,因为和团体思想的力量相比,个体性是软弱的并总能被克服。正因为如此你们过去的伟大圣人身边有着他们的精神家庭。他们不像个体那样思考。他们不像个体那样行动。他们代表一个团体思想。任何在世界上示范真正灵性力量的人,任何在世界上示范物质力量的人,和任何在思维环境里示范思想力量的人,都代表着团体思想,因为智能的结合和很多思想的聚焦将总是比一个思想更强大。一个思想本身将无法有效验证它自己的体验。在此你到达你个体性的极限。在此你也看到你的个体性在何处有着真正的宗旨和优点。在此你看到你的个体性注定成为对他人的一种贡献,而非你自身挣扎摆脱他人的一种荣耀。 人类是青少年,因为它自我执迷,因为人们依然主要为自己生活。人们回应彼此和为彼此奉献的程度,代表着人类族群在这个时间点上的实力。在世界的所有境况里,在人们之间被付出的每个仁慈行动,每个无私行动,每个真正礼物,集体性地代表着人类族群此刻的实力。 如果人类无法有效管理自己,它最终将陷入大社区的统治。这就像你现在在世界上的生命。如果你无法管理你的事务,他人将来为你管理它们。如果你无法指导你自己的思考,他人将试图为你指导它。如果你无法支付你自己的账单,哦,那么他人将不得不为你支付它们。这就是生命的事实。这正是在宇宙四面八方的智能生命里发生的。你们的世界也不例外。这在你们自己世界的领域里发生着,它在大社区里发生着。它是生命的一个事实。 内识寻求让你强大,这样你就能做出你自己的决定,智慧且有效的决定。可是内识认知你的决定本身将不会在世界上带来服务任何人或任何事物的一种伟大结果。你必须和他人结合来做到这个。你必须联合你的智能。你必须贡献你的真正礼物和你的特别天赋并将它们和其他人的合并。这创造一个团体思想。这是力量。这让事情能够在人类体验的每个层面上得到实现。即使没有大社区,这也会是事实。可是因为有一个大社区,现在这被要求着。 从一个更伟大观点看,你们向大社区的迈进代表着救赎,并非因为你们来自大社区的探访者们在此拯救你们,而是因为他们将要求你们,通过境况并通过只是他们在世界上的现身,最终醒过来,组织你们自己并发展成熟。这个成熟过程将不容易,就像从一种青少年状态变成成人一样不容易。青少年当他们意识到他们有着制约、局限和责任时;当他们意识到没人将为他们做一切并且生命有着要求和后果时,他们长成成人。这是使青少年成熟的东西。这是使一个青少年族群成熟的东西。 因此,大社区是你们的救赎,因为它将给你们基础和一个伟大共同目标,在其上组织你们的民众并学习共同合作,因为你们现在都将共享相同的挑战。大社区干预和世界环境的崩溃——这两个巨大事件将影响人类团结并迫使它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实现。 假如人类在宇宙里孤单存在,假如它从未遇见其他智能生命,那么似乎你们可以继续鲁莽地生活并和彼此竞争。可是即使这个也有一个终点,因为你们会很快用尽你们世界的资源。这会迫使人们走到一起,因为你们无法承担毁掉彼此,因为为此所需的资源太宝贵了。你们将必须达成一个协议。就像沉船后在一艘救生船上的人们,你们将必须确立一个共同目标、团结和一个有效的生存计划。因此,假如世界上没有大社区势力,假如你们世界依然好似在广袤太空里漂浮的一个孤单浮尘,你们依然将面对巨大关口,在此人类族群必须实现成熟。生存将激励你们。 在大社区里,你们将不只面对生存,因为你们的资源将被耗尽,而且还要面对独自自主的问题。现在你们的对手不是彼此,是来自大社区的势力。他们将不让你们掠夺这个地方,因为它太宝贵。从他们的视野看,你们就像一个争吵部落生活在一个宝贵地产上。它现在被你们,同样被他人珍视,直到存在对它的竞争,你们才将意识到它多么宝贵。 我们在描述世界现在的样貌和它将来的样貌。你知道这是事实,即使它对抗你的想法和信仰,你的希望和你的愿望。我们给你提供你知道的,而非你想要的。我们给你提供你必须知道的,以成就你在此的天命并帮助维护你的族群。一个族群要成功迈进大社区,它必须为大社区进行准备。它必须学习将它的灵性资源应用到大社区作为环境组成部分的一种状况里。因此,存在着学习大社区内识之路和大社区灵性的一个伟大召唤。这个教程是来自造物主的一个礼物,让人类能够开展它发展的下个伟大阶段,在此它准备迈进大社区。这是针对一个伟大需求的一个伟大答案。这是针对人类此刻所有问题的完美回应。 因此,当你自问:“我是谁,我为何在此?”还要提问:“世界去向哪里,我必须为此做什么?”那么你将拥有所有正确问题。如果你只为自己提问,你的质询将不完整,你将不理解答案。如果所有问题都呈现,你将理解答案,因为你将理解你的困境。尽管你将看到你需要为自己学习和生活在内识之路上构建一个基础——为了你的福祉,为了你的幸福,为了你的成就,为了你自己在此的价值和意义的救赎——你还将看到你为了你们整个族群而需要它,你这样做是为每个人而非只为你自己。这将让你能够做出牺牲和成就来开展必要的准备。在此,你自由地和内识同行,即使内识导向和你以前认为你要走的不同方向。你为他人这样做。你为你的精神家庭这样做。你为全人类这样做。 人类要成为大社区里一个智慧和有效的参与者,它必须实现团结,它必须获得一种大社区理解和视野,它必须学习大社区灵性意味着什么。 大社区里的独立不是一项权利;它是一种特权。就像你们世界里的国家一样,独立不是一项权利;它是一种特权。你自己的个人独立不是一项权利;它是一种特权。当你认为它是一项权利时,你认为生命欠你这个,你忽视了一个事实,即你将必须为之努力、维护它并为了一个良好原因利用它。 大社区内识之路是给你的,但它不只给你。它是给全人类的。它一开始将不被理解,因为它呈现生命中的更巨大问题,人们内在和世界内在固有的问题。它将挑战人们的理解。它将挑战他们的部落信仰。它将带给他们不只是前途,而且还有大量工作和准备。大社区内识之路是给整个族群的一个梯子。这并非意味着每个人都将学习它,因为那不必要,可是如果足够多人学习它,他们将能够为整个世界提供智慧。这一智慧现在被需要。内识现在必须被发现。它现在被需要。它在你的生命里被需要,它在世界上被需要。你需要它,他人需要你去唤回它。他人需要它,你需要他们去唤回它。你现在需要找到你真正的关系,从你的精神家庭被派进世界来和你在一起的那些个体。你必须找到他们。他们在寻找你,随着每天的过去,需求和寻找变得更加紧迫且更加重要。 你没有所有时间来下定决心并开始面对你的更深刻倾向,因为现在时间宝贵,不应被浪费。大量时间已然被遗失,这让你们作为一个族群的状况更加艰难。在你的生命里大量时间已然被浪费,这让你的困境现在更加艰难。 当房子着火时,每个人必须参与。一些人将承担更伟大角色。一些人将承担更渺小角色。一些人只是简单地在送水线上传递水。重要的不是谁是英雄或谁是女杰,因为所有人一起工作。真正要紧的是火被扑灭,房子被挽救。… Read More

关口

When we speak of spiritual purpose, Knowledge and the world’s emergence into the Greater Community, it is necessary to realize that you will go through some very important thresholds as you progress and develop. Indeed, you now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develop to an extent that few have had in human history. Life is calling upon this development not just for one or two individuals in the human family, but for many because many are needed now to cultivate and nourish a Greater Community perspective and understanding. Many are needed to lead humanity forward, and many are needed to contribute their Knowledge so that humanity can join together, unite itself and reach a greater level of cooperation and integration. Evolution calls for this. Many people are being called into service now. Many people have come to the world to give and to assist in this great emergence—at all levels of society and human interaction.